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

分类: 书库

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

   《夏凉[种田]》作者:头置簪花

  文案
  傅居言一觉醒来,成为了一个被叔父一家卖入农门,嫁给了一个带着儿子的毁容猎户,又被恶婆婆逼至撞墙自杀的哥儿身上。
  被卖,种地的,毁容丈夫,后儿子,有个恶婆婆,自杀,哥儿!!
  对此,傅居言一万个不愿意。
  cp:忠犬攻X彪悍受 排雷:双性生子。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美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居言 ┃ 配角:预收文《兼职两份替身后我火了[古穿今]》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实力发家
 
第1章 
  又是一夜加班后,接连三天两夜不得好眠,纵是一向注意身体的傅居言也撑不住了,边幅凌乱倒头便睡下了,再次清醒时却是被一阵尖锐的吵闹声和鼻间散发的阵阵臭气弄醒的。
  且不说那让人难以描述的污臭味,单单是那尖锐的女声就让他颦起了眉。
  四肢酸软,似梦非醒间,傅居言只听那尖锐的女声嚷道:“……那个躲懒偷闲的懒货!就知道吃闲饭,……什么?!给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吃?大嫂你脑子进水啦,把这么好的白面馒头给他吃?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的过今日呢,也不怕瞎了这白花花的银子!”
  接着是锅碗撞击的声音,伴随着女声不间断的骂骂咧咧,“恁多银子买回来个要死要活的东西,累的我们又是花钱请医又是买药煎熬,怎么不一头撞死了干净,省得祸害我们葛家!……二哥也是个软性的,要我说,当初买回来就该灌两副药再饿上几天,我看他还有没有力气寻死寻活!”
  傅居言被吵得阵阵头疼,艰难地睁开眼,想要叫人闭嘴,这一睁眼就愣住了,昏黄杂乱的茅草屋,破破烂烂的一张木桌,一把椅子,零星几个矮凳,阴暗的光线让这一切看上去都透着诡异的气氛,他硬撑着坐起来,再看看身上的棉被,大红的颜色,烂俗的样式,布料上面那大大的“囍”字格外刺人眼目。
  扶着昏沉的脑袋,他头痛地想,这是怎么回事?随即一阵更为剧烈的头痛袭来,脑海中零碎的片段一股脑涌了进来。
  杨巧容被妯娌刘秀英一通不依不挠的胡搅蛮缠,只好歇了给二弟媳拿些吃食的心思,二弟又去山上两天没回来,这家里又是这个样子,她愁眉苦脸地进屋,发现屋里的人醒了,顿时大喜,“言哥儿,你醒了?快躺下,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傅居言已经从刚刚原主的记忆中了解了一切,不由暗叹一声,狠狠吐了口浊气,看向床边这个将近而立的妇女,舔了舔干燥的唇,“没事,……有水吗?”
  杨巧容先是愣了一下,瞄一眼傅居言,见他脸色平静,不再像前两天一样一醒来就寻死寻活,以为是他想通了,顿时喜不自禁,“哦,有,有的。你等着,我去给你端来。”
  “那个,我想洗个澡,顺便帮我烧点水吧。”
  杨巧容忙高兴地应下出了屋。
  傅居言面无表情地躺下,实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没想到他一觉醒来就穿越了,还穿到个有夫有娃的穷苦农家子身上,有夫! 有娃! 穷! 种地的!这要是看小说,简直是处处戳他雷点,如今换成了真实上演,他只觉得头更疼了。
  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句身体是被远亲叔父一家卖到这里的。原主一家因为家乡被战乱波及,不远万里来投奔远房亲戚,原主的父母却在逃难途中不幸感染瘟疫而死。原主独身一人幸运地找到了要投奔的叔父家,却没想到是刚离虎口又入狼窝,叔父家虽碍于脸面收留原主,这两年来却对他非打即骂随意役使,等得知不远处半山村的葛家二子要娶妻时,更是五两银子就把人卖给了葛家。
  没错,这个世界上男人、女人、哥儿三种人并存,哥儿既可以娶妻也可以嫁人,只不过论体格比不上男人强壮,论生育比不上女人能生,所以哥儿的地位非常低下,至少在农家眼里是这样。
  很好,傅居言默默咬牙,又多了一个让他痛恨的雷点。
  如果单单是这样也算是原主的幸事,原主显然也是这么想的,脱离了压榨逼迫他的叔父一家,嫁给一个据说是打猎好手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有一个孩子,但这就更不是问题了,哥儿本身生育困难,男方有一个孩子至少他不用担心家婆的刁难,这日子不怕比在叔父家难过。
  但不幸的是,这家的家母也是个刻薄吝啬的,比之叔父一家有过之而不及。来到了葛家原主才知道,原来这葛家老大老二不是葛家母葛赵氏(古代女子出嫁后,入了宗祠的,都会冠上夫家的姓氏,为了区分,一般没有皓命等衔的妇人都会在夫姓后加上自己的姓氏,比如刘秀英也被称为葛刘氏,其他大抵以此类推。)亲生的,而是葛老爹的前妻葛王氏生下的。
  葛家老大老二的生母在生了老二葛正修后没两年就去世了,一年后两人的爹就娶了同村的葛赵氏,葛赵氏一进家门就苛待两个孩子,亲爹也不管,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孩子磕磕绊绊的长大,老大娶了媳妇生了两个孩子,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老二也靠着一身体力能养活自己了,日子不算那么难过了,老大却在五年前落水死了。
  之后老二就去服了兵役,葛赵氏没了两人撒气使唤,就越发嫌弃老大的妻子葛杨氏和其膝下的两个孩子,认为三人是她的拖累。等老二服完兵役回来伤了容貌还带回来一个非亲非故的拖油瓶之后,葛赵氏就更是闹翻了天,要不是看在老二身强体壮,下地干活、上山打猎都有些本事,这老太是绝不能忍着老二带回来的孩子的。就这样,那也是整天看两家人不顺眼。
  葛老太膝下有两男一女还有一个哥儿,长子葛正田,在各家各兄妹中排名老三,娶妻葛刘氏刘秀英,生有一子。下面唯一的女儿已经出嫁,剩下的次子葛正林和哥儿葛正书都未娶亲。这样算来,葛赵氏嫡亲孙辈只有一个刘秀英所出的男孩,家里成天跑着三个丈夫前任葛王氏的嫡亲孙辈,也怪不得葛老太恨得牙痒。
  这样眼里容不得人的家婆,原主嫁过来的日子可想而知,又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哥儿,平日里受尽了葛老太的各种刁难欺侮。
  葛老太以哥儿难以生育为借口,处处苛待原主。原主看不清葛老太的想法,还真以为是自己没有本事,性情更加阴沉寡言,为人不喜。傅居言却看得清楚,这葛老太吝啬那点娶妻置办各类物事的银两不说,就是冲着葛正修是他继子这件事上,就不可能给继子找个女人过来生娃给她添堵。而且,据说就连给原主叔父一家卖他所得的五两银子,似乎都是葛正修自己掏的。葛老太在这桩婚事里头,也就摆了张嘴张罗两下罢了。

【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本页完)

--免责声明-- 《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版权归原作者,《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夏凉[种田] by 头置簪花》这篇小说su3057-1。

<small id='su3057-1'></small><noframes id='su3057-1'>

  • <tfoot id='su3057-1'></tfoot>

          <legend id='su3057-1'><style id='su3057-1'><dir id='su3057-1'><q id='su3057-1'></q></dir></style></legend>
          <i id='su3057-1'><tr id='su3057-1'><dt id='su3057-1'><q id='su3057-1'><span id='su3057-1'><th id='su3057-1'></th></span></q></dt></tr></i><div id='su3057-1'><tfoot id='su3057-1'></tfoot><dl id='su3057-1'><fieldset id='su3057-1'></fieldset></dl></div>
              <bdo id='su3057-1'></bdo><ul id='su3057-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