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镝 by 凉蝉(上)

分类: 今日小说

狼镝 by 凉蝉(上)

  文案

  元康三十二年,大瑀、北戎订萍洲之盟,靳岄以质子身份前往北戎。

  在白雪皑皑的驰望原上,他遇到了一个烈火般炽热的人。

  .

  ——————

  贺兰砜问过靳岄,如果靳岄回了家乡,是否会想自己。

  靳岄只是诧异:“获得自由的奴隶是长足了翅膀的大鹰,我不会想你。”

  但他又反问:“如果我真的逃回去,你会用北戎最锋利的箭s_h_è杀我吗?”

  “狼镝不攻击朋友,它只刺穿敌人的心脏。”贺兰砜正擦拭手中狼镝,闻言抬头,“我永远不会把它对准你。”

  .

  他们最终都食言了。

  ——————

  1>>>HE,HE,HE。虐不虐见仁见智,俩人都是赤诚的好小伙子。

  2>>>贺兰砜(fēng)vs靳岄(yuè),强强,异族少年与质子。识于幼时,同赴天地。

  3>>>镝(dí):箭头,也指箭矢。江湖+庙堂,剧情+感情。HE。

  4>>>醉眼青天,把酒同欢。这是一个我没写过,但一直很想写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兰砜,靳岄 ┃ 配角:各族不明真相的吃瓜同胞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异族攻&质子受

    立意:驯狼

  ==================

第一卷 寒野 

第1章 质子

  “噔——”

  箭头擦过贺兰砜耳朵,刺入木桩。

  蒙眼布条应声落下,贺兰砜睁开双眼,不远处有几位笑得前仰后合的骑马少年。

  为首那位戴着狼皮帽,外袍系在腰间,徐吕皮腰带上有数串金珠玉带,叮当轻响。

  “服不服!”那少年大吼,“我才是驰望原第一弓手!服了就跪我,喊我一声大王!”

  贺兰砜被缚在木桩上,手脚都用吃了水的牛皮绳子缠紧,勒得他动弹不得。血从耳郭滑下,一路滚到锁骨与胸膛,但他咬紧牙关,目色狠辣,冷冷一啐:“呸!”

  少年双目瞪得溜圆,举弓再度对准贺兰砜。弓上新搭一支箭,箭头鎏金,r.ì色中煌煌生光。

  “浑答儿,这可是金禾箭……”有少年提醒,“要是被你阿爸知道……”

  浑答儿给了那人一拳,再度举箭:“你听清楚了,我手中这支是金禾箭,北戎天君赐给我阿爸的!我再问一句,服不服!”

  金禾箭箭尖篆刻一只振翅金雀,雀喙尖锐,隐隐透出些幽绿色。

  贺兰砜记得,此箭箭心中空,里头藏着毒药,是杀人夺命的利器。

  “……想让我跪你,也得将我放了才行。”贺兰砜大声说,“你们这样绑着我,我想跪也跪不下来。”

  浑答儿兴奋道:“那你是服我了?”

  贺兰砜点头。

  浑答儿一张脸涨得发红:“不成,我不信你,你先喊一句大王。”

  贺兰砜面无表情:“浑答儿大王。”

  浑答儿举弓和随从大声欢呼,挥手让伴当都则去解开贺兰砜身上绳索。

  都则方才被他打了一拳,半张脸肿得老高,畏畏缩缩去解绳。牛皮绳子干了,紧得厉害,把贺兰砜手腕脚踝勒出淤红色痕迹。

  都则掏出小刀割断贺兰砜右手绳子,耳侧忽然嗡的一响,整个人立时横飞出去。小刀脱手而出,被贺兰砜一把抓住。

  “物归原主!”贺兰砜抓住小刀,满脸得色,瞬间已挑断手脚皮绳。他就地一滚,举拳往倒地的都则胸口砸去。

  金禾箭破空而来,伴随浑答儿的怒吼。都则吓得惨叫,贺兰砜忙揽紧他肩膀一翻,金禾箭当的一声扎入土中,正是方才都则右腿的位置。

  都则脸色惨白:“你这臭箭法!是要杀我么!”

  浑答儿有些尴尬:“我是要救你——别让汉生子跑了!”

  贺兰砜长手一伸,已抓起那支金禾箭扭头狂奔。

  驰望原大雪初停,举目茫茫,北方的库独林山脉与南方英龙山脉一色银白,如两面巨大屏障,将驰望原夹在当中。

  贺兰砜化作一滴飞速移动的墨点,数匹骏马追逐其后,呼喝之声不断。圆胖落r.ì嵌于山脉峰谷,将雪白大地染作一片热红。

  鞭声破空,贺兰砜躲闪不及,背上狠狠被抽了一鞭子。他跌进雪中,仍紧紧抓着金禾箭。

  少年们纷纷下马,压制着贺兰砜把他翻过来。枕着冷雪,贺兰砜背上痛感渐渐麻木,只不住挣扎喘气。

  浑答儿气得眉毛都飞到了额角,他抠开贺兰砜手指,夺回金禾箭。

  “汉生子,你不晓得自己手脏么!”浑答儿屈膝压在贺兰砜胸上,砸了他一拳,“你怎么敢碰我的金禾箭!”

  贺兰砜被绑在木桩上晒了一天,十分虚弱,背上又在渗血,被浑答儿揍得头昏脑涨,全无还手之力。

  身后不远就是一条溪,浑答儿拎着贺兰砜头发把他砸在岸边。贺兰砜脑后嗡嗡作响,落地时砸碎了溪水上薄薄的冰壳,寒冷冰水浸着半个脑袋,他骤然清醒。

  浑答儿一手举着金禾箭,一手按住贺兰砜额头。金禾箭发出轻响,箭尖的雀喙张开一道细缝,隐隐有绿色浆液盈于其中。

  “你那汉人阿妈是个瞎子,怎么就生出了你这样一双狼眼睛?”浑答儿冷笑道,“我浑答儿今r.ì倒要瞧瞧,是你的狼眼睛厉害,还是北戎天君的金禾箭厉害!”说罢攥着金禾箭往贺兰砜眼中c-h-ā去。

靳岄扑进了峡谷之中。积雪深重,他已经辨认不出方才摔下来是那个方位,只能胡乱在雪中翻找。

  “丢了什么?”岳莲楼走进雪地里,笑道,“我帮你。”

  此时风雪正盛,但满天雪花没有一片能落在他身上,它们总在距离他身体寸许位置便消融成蒙蒙雾气。一时间,岳莲楼仿佛被轻雾笼罩,仿似一位雪尘中的飘然仙人。

  靳岄震惊地看着他的双足。

  岳莲楼是赤足踏入雪地的。但凡是他双足踩踏过的地方,积雪融化,露出了底下枯黄色的衰C_ào。

  “……化ch.un六变。”靳岄低声道,“你是明夜堂的人。”

【狼镝 by 凉蝉(上)】(本页完)

--免责声明-- 《狼镝 by 凉蝉(上)》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狼镝 by 凉蝉(上)》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狼镝 by 凉蝉(上)》版权归原作者,《狼镝 by 凉蝉(上)》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狼镝 by 凉蝉(上)》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狼镝 by 凉蝉(上)》这篇小说su5738-1。

<small id='su5738-1'></small><noframes id='su5738-1'>

  • <tfoot id='su5738-1'></tfoot>

          <legend id='su5738-1'><style id='su5738-1'><dir id='su5738-1'><q id='su5738-1'></q></dir></style></legend>
          <i id='su5738-1'><tr id='su5738-1'><dt id='su5738-1'><q id='su5738-1'><span id='su5738-1'><th id='su5738-1'></th></span></q></dt></tr></i><div id='su5738-1'><tfoot id='su5738-1'></tfoot><dl id='su5738-1'><fieldset id='su5738-1'></fieldset></dl></div>
              <bdo id='su5738-1'></bdo><ul id='su5738-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