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镝 by 凉蝉(下)

分类: 今日小说

狼镝 by 凉蝉(下)

 

第106章 热念

  靳岄回梁京之后极少出城,寥寥几次也都是为了扫墓祭拜。贺兰砜有宁元成的腰牌,一路顺利,并未受到阻拦。

  飞霄载着两人在初冬的冷夜里奔跑,靳岄披着狐裘,被贺兰砜抱在怀中,忽然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

  他那时候年纪还小。裘辉同靳云英定亲后,常常会到家里来找靳云英说话。靳家没有大户人家的诸多规矩,纵使有规矩也根本困不住靳云英,她常常牵着马儿跟裘辉会面,俩人要不就逛街,要不就出城跑马。靳岄不过八九岁年纪,正是最亲近姐姐的年纪,靳云英在他眼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女侠,他不顾母亲阻拦,总是死乞白赖抓着姐姐的马儿,要跟他俩一起出去玩。

  裘辉只好带上他这个甩不脱的跟屁虫。偶尔跟靳云英拌了嘴,还得讨好靳岄让他从中调和。

  “这条路一直往前走,有一个小湖泊。”靳岄指着前方说,“湖边有梅园,二三月时很美。”

  此时梅园只有枯秃秃的枝干,夜里冷冷地支楞着。此间主人安排两位老翁看守,但天气太冷,俩人早躲得无影无踪。贺兰砜和靳岄下了马,牵着飞霄走进梅园。城外比城里冻得多,霜气挂在树梢,人一张口就是一团白气。

  灯火昏暗,好在天上正悬着十六的圆月亮,照得地面霜雪般白。

  靳岄跟他聊起自己的诸般安排,一切进展均顺利,距离他计划中的那一r.ì是越来越近了。

  “纪ch.un明和卫岩帮了我许多忙。”靳岄说,“他们花将近两个月时间,各处秘密搜集问天宗的钱银往来之讯。梁太师至今毫无察觉,我只盼他最好永远不察觉。”

  纪ch.un明与卫岩合作调查问天宗,明夜堂也帮了不少忙。两人完全是依赖明夜堂的江湖人脉,才得以绕过朝中万千眼线,谨慎小心地摸查探索。而卫岩在与纪ch.un明分开后,再不登门见靳岄,靳岄原本以为他会拒绝,但纪ch.un明与卫岩详谈几次之后,卫岩竟然答应了。

  贺兰砜听岳莲楼提过纪ch.un明和卫岩的事情,问:“这两人见面……不打架么?”

  靳岄笑道:“我也怕哩。但纪ch.un明让我放心,他懂得轻重缓急。如今这两人平r.ì鲜少来往,也不知究竟如何。卫岩已经是成了家的人,纪ch.un明……”

  一句话未说完,贺兰砜把他按在树上,低头吻他。“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一直说别人。”他装作愠怒,低声说,“我不高兴了。”

  靳岄忙抱着他,摸摸蹭蹭。贺兰砜正要跟他讲自己最近学汉文的进展,靳岄却又说起纪ch.un明:“你可能不知道。先前我和纪ch.un明是在杨松儿案子里认识的。那案子和刑部尚书有关,纪ch.un明、卫岩在他家中搜出了一个紧要证物。那证物对我有极大用处,我正是依靠它才从盛可亮口中问出问天宗的事情。”

  贺兰砜听得认真。

  “当时纪ch.un明不肯给我,费了我好大一番功夫。”靳岄靠在他胸前,轻叹一句,“他那时刚正不阿,做事一板一眼,江湖、庙堂分得清清楚楚,犟得可恨又有趣。如今不到一年,连他也变了。”

  “变不好么?”

  “我也变啦。”靳岄仰头笑着说,“我可以利用白霓来左右游君山,我还利用纪ch.un明来说服卫岩参与到这调查之中。为了目的,我已经成为不择手段之人。”

  贺兰砜低头注视他,拨开冷风吹乱的鬓发,低声问:“那你什么时候利用我?”

  靳岄不答,只是看他。贺兰砜这人总让他意外,无论是说的话还是做的事。这头驰望原的邪狼总有自己的逻辑、自己的原则,轻易就能打破靳岄加诸自身的束缚枷锁。他甚至怀疑,自己做的一切事情在贺兰砜眼里都是正确的,绝不必质疑。

  几乎同时,他想起了贺兰砜曾说的话。靳岄心中一叹:他差点儿忘记了,高辛人用生命来信任自己的勒玛。勒玛胜过他们的生死,胜过大地和苍穹的规则,更别谈人世俗律。

  他吻贺兰砜的下巴,嘴唇触碰贺兰砜未清理干净的细小胡茬,贺兰砜皱了皱眉,嘀咕一句“亲错了”,按着他下唇令他张开口,舌头像蛇一样潜进去。唇舌摩擦的感觉令靳岄战栗,他有那么一刹那似乎听见了雷声,像那r.ì在燕子溪小舟之中曾听过的雷声。

  厮磨半晌,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在彼此眼里读到了同样的渴望。贺兰砜忽然弯腰,一把将靳岄扛在肩上。靳岄吓了一跳,揪着他衣服:“放我下来!”

  贺兰砜哼地一笑:“等我找一张床。”

  他把人扔上飞霄,自己也跨上马背。靳岄差点坐不稳,颤巍巍找好位置时飞霄忽然冲了出去。他一把抓住缰绳,贺兰砜直接把他揽在自己怀里,粗声粗气:“你用那东西习练过了么?”

  靳岄忍不住大笑,马儿穿过树林,往回飞奔。贺兰砜怕他冷,紧紧地将他压在自己怀中,把手伸进他狐裘,威胁道:“不许笑了。”

  靳岄仍旧笑,贺兰砜撩起他袍角,手往衣下探。马背颠簸,靳岄很快就笑不出来,扣住贺兰砜的手腕:“别动……”

  入城后城门便关了。眼看前头就是那小院子,陈霜坐在墙头打喷嚏,远远看见飞霄小步跑来便立刻落地。

  “贺兰砜,你把人拐到哪儿——”

  陈霜一句话没说完,贺兰砜直接抱着靳岄跳下了马。他仍将靳岄扛在肩上,只回头应一句:“今晚我在这儿过夜。”

  靳岄臊得脸红,掐不到贺兰砜的脸就去掐他的腰。贺兰砜嘶地吸气,在他t.un上拍了一掌,另一手已经推开房门。

  陈霜眼睁睁看着那两人进门,连灯烛都没点。他也不敢再靠近,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声音。与飞霄面面相觑后,他牵着缰绳,一边低声骂贺兰砜,一边往明夜堂后门的马厩走去。

  靳岄房中一片漆黑,只有透窗的月光亮得像雪。贺兰砜把靳岄放在床上,不敢用大力气。靳岄张开手脚看他,两人在暗处对了几个眼神,靳岄又笑了起来:“天爷爷,你让我明天怎么面对陈霜?”

靳岄就在朵楼中跪着,贺兰砜身受重伤,在地上跪趴片刻已洇出一小滩血。岑融盯着靳岄的眼睛,发现他双目赤红,那双从来不甘不平的眼睛里,头一回对自己流露出哀求和恐惧。

  他能拿捏贺兰砜的生死,他还能让靳岄害怕。岑融心中有一霎的欢快舒畅,但这种快意很快便消失了,他怔怔看靳岄,被心头复杂情绪搅得愈发躁乱愤怒。他成了天子,世上所有人都是他的臣民,就连他无法收服控制的靳岄也必须下跪叩拜。成王的喜悦原本应该被靳岄哀求的眼神烧得愈发凶猛,但岑融心头没有半分快活。他撕碎了那封信。

【狼镝 by 凉蝉(下)】(本页完)

--免责声明-- 《狼镝 by 凉蝉(下)》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狼镝 by 凉蝉(下)》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狼镝 by 凉蝉(下)》版权归原作者,《狼镝 by 凉蝉(下)》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狼镝 by 凉蝉(下)》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狼镝 by 凉蝉(下)》这篇小说su5740-1。

  • 更多狼镝 by 凉蝉(下)推荐免费小说
  • 狼镝 by 凉蝉(中)Hot.

    第57章 泛舟 靳岄一言不发,低头细看盟约。 来碧山途中,他已隐隐预料到会有这样一r.。订盟之事本来由龙图钦全权...

  • 狼镝 by 凉蝉(上)Hot.

    文案 元康三十二年,大瑀、北戎订萍洲之盟,靳岄以质子身份前往北戎。 在白雪皑皑的驰望原上,他遇到了一个烈火般...

  • 图灵禁区 by 指尖的咏叹调(下)Hot.

    第45章 其实此时的病房外。 楚英纵呆呆地坐在牧江天旁边, 内心十分沉痛。 时夜小学弟的过去竟然这么沉重!? 生来...

  • 图灵禁区 by 指尖的咏叹调(上)Hot.

    文案:【黑客文,主攻】 世界第一黑客signale于15天内攻破全球黑客大师挑战赛官网,在首页刻下【飞鱼市属于种花家...

  • 心甘情愿ABO by 日鉴夜忙(上)Hot.

    文案: 一觉醒来,我爸把我过户了 秦塬:我们现在在一本户口本上,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我:呃我爸把我过户了,你...

  • 《狼镝 by 凉蝉(下)》上一篇
  • 狼镝 by 凉蝉(中)

    第57章 泛舟 靳岄一言不发,低头细看盟约。 来碧山途中,他已隐隐预料到会有这样一r.。订盟之事本来由龙图钦全权...

<small id='su5740-1'></small><noframes id='su5740-1'>

  • <tfoot id='su5740-1'></tfoot>

          <legend id='su5740-1'><style id='su5740-1'><dir id='su5740-1'><q id='su5740-1'></q></dir></style></legend>
          <i id='su5740-1'><tr id='su5740-1'><dt id='su5740-1'><q id='su5740-1'><span id='su5740-1'><th id='su5740-1'></th></span></q></dt></tr></i><div id='su5740-1'><tfoot id='su5740-1'></tfoot><dl id='su5740-1'><fieldset id='su5740-1'></fieldset></dl></div>
              <bdo id='su5740-1'></bdo><ul id='su5740-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