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

分类: 今日小说

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

 

  文案:

  西方记者跑得快,力压大院第一痞帅。

  骄阳烧不穿我的心脏,我只更爱他。

  一段【腹黑偏执混血忠犬骚攻】努力掰弯【钢铁直男傲娇炸毛渣受】的幼驯染长跑。

  我流大院竹马,顺便说一下有几对副CP,其中一对双子,注意避雷,谢谢。

  欢迎评论收藏,论坛同步完结。

楔子

  陆安城抱着姑娘扭进家门时,大哥陆守国正在听部队里给自己打报告,一转头就看见安城急不可耐地边扒姑娘的衣服边找姑娘的小嘴来啵。

  “我说你能不能注意点,上楼行吗?”

  陆守国真是没眼看,他堂堂军人一身正气,这让电话那头队里的人怎么想?免费听了老陆家一场活春/宫?

  陆安城身下压着的小美人也不大好意思大庭广众之下亲热,推推搡搡,揉着陆安城的脑袋各种哄他回房:“城哥,咱们还是上楼去吧!”真是千娇百媚柔情似水。陆安城只得停活,搂着姑娘上楼去了。虽然他脾气不太好,但总的来说还算听话,特别是大哥工作的时候,还是别把人惹急了。

  但陆安城回房和姑娘亲热了还不到十分钟,刚热完身连洞都还没进,房门就被人连着啪啪狂拍,吓得他鸡儿都半软了。

  陆念陞在外头大叫:“城哥!城哥——”

  陆安城气得咬牙切齿,一边骂娘一边从姑娘身上下来,边走边喊:“你他妈敲个屁啊!谁赶上好日子死了要你来我这报丧啊!”

  他一把拧开门,陆念陞就站在外头,看见陆安城裸着来给他看门,就知道坏了哥哥的好事,有些不知所措。但当下情况紧急,容不得他多想:“城哥啊——”

  “我不在这吗喊什么喊,谁死了慢点说。”

  “不是啊我是说程哥!程谦阳下周要回来了!”

  “什么?!不早说!”

  陆安城听见这个消息,恍如晴天霹雳,瞬间觉得哪儿一紧,连爱都没心思做了,赶紧打发了姑娘走人。得了,这下好,原来要死的是我。

  念陞站在门口看二哥紧张地踱来踱去,又瞧了眼手上一堆习题,心里直抽自己嘴巴,不知为什么要管上这些破事。一定是刚才被白晏套路,脑子浆糊了。他抽了抽嘴角小心翼翼开口问:“哥,要不你出去……躲两天?”

  陆安城停下脚步,过来踹了他一腿:“躲?他回来不要把整片区掀过来找我啊?我上谁地儿躲去?”

  陆念陞想那要不就你从了给人- cao -吧。但这话他哪敢说啊,二哥不得把他皮扒了。

  “对对,这不成,你一走程哥肯定得找我,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陆安城见他身后还背着书包,稍稍冷静下来,点了一支烟,坐在床头揉眉心:“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就程家啊。”念陞老老实实答话:“我刚才回来,程爷爷就和我说,诶呀阿生啊,你程哥下周就要回来喽,我心里头这个高兴的啊,你回去叫上你大哥二哥,后天一块来家里吃团圆饭。”嗓子掐得还像模像样。

  到底是做了大半辈子的老邻居。

  陆安城哼了一声,不再说话,静静吞云吐雾。

  他只管低头抽烟,念陞拿不准他的心思,正纠结消息带到了能不能走,他忽然就抬了头:“我还是去避一避吧,低调行事,签个证就走。”

  “要是程哥问起来呢?”

  “就说我死了。”

  ……

  坐在佛罗伦萨开往五渔村的生死出租车上时,陆安城回忆了一波和程谦阳的孽缘。他越想越不得劲儿,逮着司机险些把他滚下崖给鬼子鱼当饲料的机会用英文一顿骂,把意大利小伙子吓得不轻,觉得这个中国人不太好惹,停车时使劲赔礼道歉,还少算了些车费。

  陆安城在韦尔纳扎的巷子里漫无目钻来钻去,他庆幸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不然这破地方的渔民可能得因为几杯洋啤和他杠起来。他是出来躲人不错,但也想借此机会散散心,没料想不光国内旅游业爱做虚假广告,这些外国佬也来这套。

  陆安城顺着小道走,放眼就望见据说近七百年历史的小港口,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格外祥和。

  他非常不屑,心想,这港口又小又破,也就咖啡馆和附近的葡萄园好些。他走得近了,站在鹅卵石路上,想凑近了看,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喊声。

  那声音光听就知道是谁的。

  陆安城一个哆嗦,暗骂了声娘。

  人还是找来了,他现在不知道出国避难还有什么意义,只能在心里把那些知道他行踪的人挨个在心里剐一遍,然后转身面对现实。

  不远处悬崖小屋的露台上就站着陆安城最不想看见的人。

  他举着罐可口可乐,朝自己做了个干杯的动作,卫衣的帽绳在海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一头微卷的棕金发更加凌乱。

  程谦阳逆着光,笑容满面地在阳台上拿鸭舌帽招呼陆安城。

  他问:“嘿,帅小伙儿谁呀?”

  他说:“哟,这不是我们家安安吗。”

第1章 躲还不行吗

  陆安城自认为和程谦阳小的时候就是普通的邻居,普通的朋友,普通的玩伴,而已。

  对于发小这种说法,陆安城认为必须从喝奶就开始算。而那种打光屁股起就特别铁的哥们他有一大把,里头没有程谦阳。程谦阳是后来的。

  所以当程谦阳和别人说他俩是竹马之交时,陆安城就说,听他放屁。

  陆安城是在院里长大的,老陆家有三个孩子,全是儿子。陆安城上头有个大自己七岁的大哥,下面又有个小自己十岁的弟弟。都说夹在中间最不得宠,他从小就深得体会。

  不过老三好像也不怎么样,估计是儿子生多了,陆家大家长也觉得没意思,一心想要女儿,结果老三生出来还是个带把的,老陆就特别郁闷,收拾收拾回部队去了。陆妈也是关爱文工团的花朵儿胜过三个小子,所以除了大哥,安城和弟弟基本疏于管教。

“你在想什么?”程谦阳眉眼弯弯,笑着绕到他身后,边推边说:“我们马上就要回国了。”

  巷口果然有人等着,程谦阳和接头人用意语交流了几句,转身把陆安城塞进车里,自己紧贴着上了后座。“安安,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但是咱们现在先不说,回国了再说。”

  这一点陆安城倒是和他想到一块。人身地不熟不好随便说话,小心隔墙有耳,回头就被人卖了。

【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本页完)

--免责声明-- 《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版权归原作者,《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我心安存骄阳+番外 by 日鉴夜忙》这篇小说su5818-1。

<small id='su5818-1'></small><noframes id='su5818-1'>

  • <tfoot id='su5818-1'></tfoot>

          <legend id='su5818-1'><style id='su5818-1'><dir id='su5818-1'><q id='su5818-1'></q></dir></style></legend>
          <i id='su5818-1'><tr id='su5818-1'><dt id='su5818-1'><q id='su5818-1'><span id='su5818-1'><th id='su5818-1'></th></span></q></dt></tr></i><div id='su5818-1'><tfoot id='su5818-1'></tfoot><dl id='su5818-1'><fieldset id='su5818-1'></fieldset></dl></div>
              <bdo id='su5818-1'></bdo><ul id='su5818-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