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亡 by 花卷

分类: 今日小说

溺亡 by 花卷

 文案:

  在溺亡中得到救赎

第1章 

  受叫何似,小名囡囡。

  攻叫徐知谨

  小混混叫向天。 ????

  1

  受从小长在长长的巷子里,他家住在巷尾,终年y-in暗潮s-hi。他娘是寡妇,城里最漂亮的寡妇,最风S_āo的暗娼。

  受是他娘不懂事的时候留的种。

  他娘恨受,又很爱他,打了一巴掌自己却掉眼泪,哆哆嗦嗦地道歉。

  受很小的时候就看着他娘身边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甚至学会了坐在墙头,面不改色地听屋子里的ji-ao 床声,然后转头去给他娘收拾弄脏的屋子,洗床单。

  受漂亮,像个剔透的瓷娃娃,身上干干净净的,会露出最腼腆乖巧的笑容。

  其实里面已经烂透了。

  2

  受的母亲虽然是出来卖的,但是对受保护的很好。

  受从小就长得漂亮,像个洋娃娃,粉雕玉琢,嫖客见了,都夸他漂亮。

  受只会弯着眼睛笑,两只手放在腿上,好乖地说,谢谢叔叔。

  来得人多了,不乏有特殊爱好的,拿露骨的眼神打量受,凑过去,一脸和蔼地和受说话,还拿糖给他,一只手却偷偷摸上受的小腿。

  受的妈妈出来看见了,脸色顿时就冷了,提起扫帚就抡了过来,狠狠地抽嫖客背,一边打还一边骂,老混蛋,什么东西,打他儿子主意!

  女人撒起泼来凶得要命,嫖客被抽得乱蹿,指着受的妈妈说,疯婆子。

  受妈妈倚着门,又艳又俏,满头时下正兴的大波浪卷,像报纸上的女郎,却泼妇似的。她掐着细细的腰,啐了口,尖着嗓子骂男人让他滚,整条巷子都能听见她的声音。

  男人要脸,不肯和个女人破口大骂,灰溜溜地就滚了。

  受妈妈冷笑一声,扔了扫帚,袅袅娜娜地又回去了。受还坐在院子里,她见了儿子那张脸就烦,哒哒哒地踩着拖鞋过去,揪他的脸,骂他,别人给块糖就让人摸,干脆和她一起卖算了。

  受脸颊都被掐红了,眼里溢出水珠,呜咽着道歉,说对不起妈妈,我错了。

  受的妈妈看他掉眼泪就恼怒,搡了他一把,骂他,没出息的东西。

  受跌在地上,举着糖给他妈妈,说,妈妈不要生气。

  他妈妈狠狠拍开了,涂红的指甲在受手上刮出一道红,手背白白嫩嫩的,一下子渗出血珠。他妈妈看着,心疼了,慌慌张张地蹲在受面前,捡了糖剥开塞受嘴里,不住地说,乖啊,宝宝,不疼了,不疼了。

  受咬着糖,眼神温顺柔软,含糊不清地说,好的妈妈,我不疼了。

  后来受的妈妈回了屋子,受吐出糖块,糖块是甜的,吸引了成群结队的蚂蚁,受舔了舔手背的抓痕,抬起脚慢慢踩在了爬满了蚂蚁的糖块上,碾了碾。

  3

  攻是来这个南方小镇过暑假的。

  他第一次来,住的是镇上最漂亮的小洋楼,离家隔了两条弄堂。

  爬上受家楼顶,正好能看见攻家楼上的花花C_àoC_ào。

  受头一回见攻就是攻在楼上浇花。

  受在楼上晒床单,满手s-hi漉漉的,他拿水搓了好多遍,闻了闻,一股子肥皂的清香,可总觉得还有j.īng_液的味道。

  受不喜欢。

  他妈妈不在家。受拿了他妈妈的指甲油,伸出手指,每一根都细致地涂红了,艳艳的。他身上穿的是白背心,细胳膊细腿的,很瘦,肋骨裹了层薄薄的皮r_ou_。

  受涂了妈妈的指甲油,腿上还穿了丝袜,丝袜纤薄,穿在他身上,伸长了腿,有种青涩畸形的r_ou_欲。

  y-in天,天蒙蒙的,刮着凉风吹走了暑热,有大雨欲来的架势。地上白水管蛇似的蜿蜒着吐出水,漫到受脚下,他曲起腿坐在藤椅上,脚丫子一晃一晃的,手搭在扶手上,有些孩子气的懒散天真。

  他抬头,就看见了远处的攻。

  少年人身姿挺拔,白衬衫挺括干净,和这镇子里的拥挤潮s-hi格格不入。

  受歪着脑袋对他笑了起来,摇了摇手,红的指甲,白的手指,艳得触目。

  攻冷冷淡淡的,一张脸没什么表情。

  4

  攻第二次见受的时候,是在巷子口,过堂风y-in凉凉的。

  受蹲着舔冰棍,天气热,吃的没有化的块,甜腻的糖水流了满手。他在和他身边的几个少年人说话。都是镇上长大的少年,一水儿的背心大裤衩,哒哒哒地拖着旧拖鞋。

  有个少年凑过去给受擦手,二人很亲近,他抓着受的手腕,擦他的指缝,身边几个人笑嘻嘻的,显然习以为常。

  受嘟哝着说,还没吃完呢。

  他伸出窄窄的红舌头,舔了上去,哧溜哧溜的,满足又快乐。

  他面前的人笑,少年长得英气,眉宇间透着股子痞劲儿,是镇上出了名的小混混。他管受叫得好亲热,好像将他当成了娇娇的漂亮鸟儿,鸟停在他掌心里。

  受就对他笑,又乖又甜,管他叫哥。

  小混混看着他红红的嘴唇,伸手压在唇面搓了搓,嘴唇柔软,冰凉凉的,s-hi乎乎的气撩着指头,搔得心尖儿发痒。

  小混混说,囡囡嘴唇好软。

  囡囡是受的r-ǔ名。受小时候老生病,老人说叫个女孩儿的名字,好养活。

  受张着嘴巴啊了声,给他看自己的嘴唇,舌头。

  攻正好路过,听见受说话。

  一口吴侬软语的南方腔,声音细细柔柔的,像在撒娇。

  受抬起头,先看见攻的一双长腿,天气这样热,攻依旧穿得齐整,衬衫长裤,翠竹似的挺拔。

  受扒拉下小混混捏他脸的手,又去看攻,攻已经路过他走了。

  小混混好吃味,不高兴,看谁呢?

  受明目张胆地看,坦诚又烂漫,扬了扬下巴,说,他呀。

  小混混说,他有什么好看的?

  受笑盈盈地说,长得好看啊。

后来那个人转身走了,什么都没有说。

  攻说:“他住哪儿?”

  受扯了扯手腕上的铁链子,铁链子长,锁在了床头,他一动,链子就咣当作响。

  这是一间旧房子,门窗关着,风雨大,簌簌地敲击着玻璃。

  小混混拖了张木椅,椅子角刮着粗糙的地面,刺耳又沉闷。他坐在椅子上,垂着眼,看着虎口的咬痕,他捂着受嘴巴的时候,受咬的,咬得深,留下了两列牙印。

  受惊惧地缩了缩,小声地说:“哥,你想干什么?”

  小混混被他退缩的模样刺得心口都发疼,他皮笑r_ou_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伸手抓着受的脚踝将他拖到自己面前,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轻声说:“囡囡,我说过,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拿狗链子把你拴起来。”

【溺亡 by 花卷】(本页完)

--免责声明-- 《溺亡 by 花卷》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溺亡 by 花卷》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溺亡 by 花卷》版权归原作者,《溺亡 by 花卷》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溺亡 by 花卷》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溺亡 by 花卷》这篇小说su5906-1。

<small id='su5906-1'></small><noframes id='su5906-1'>

  • <tfoot id='su5906-1'></tfoot>

          <legend id='su5906-1'><style id='su5906-1'><dir id='su5906-1'><q id='su5906-1'></q></dir></style></legend>
          <i id='su5906-1'><tr id='su5906-1'><dt id='su5906-1'><q id='su5906-1'><span id='su5906-1'><th id='su5906-1'></th></span></q></dt></tr></i><div id='su5906-1'><tfoot id='su5906-1'></tfoot><dl id='su5906-1'><fieldset id='su5906-1'></fieldset></dl></div>
              <bdo id='su5906-1'></bdo><ul id='su5906-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