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

分类: 今日小说

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

 文案: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第一人称 - 现代 - 虐文

  所有人都可以不爱我,唯独你不行。

  #南景市惊现碎尸,变态杀人魔引起社会极大恐慌#

  九江大桥下发现了一个装有男x_ing尸体碎块的裹尸袋。经赶到现场的法医确认,逝者死亡时间于一周前。尸体已高度腐烂,身体部分可以实行拼接,但少了关键的心脏与头颅。通过基因比对,警方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并在一系列的排查之后将凶手锁定为死者的青梅竹马谯疏。

  y-in郁美人律师攻谯疏×矢志不渝医生受程璟

  双视角第一人称。

  阅读提示:

  1.书名有象征义。该隐是《圣经》中亚当的长子,后因杀害自己的弟弟亚伯而获罪流放。

  2.本文几乎全篇皆是变态的撕裂哲学,是攻的回忆与幻想。攻以为自己杀死了受,j.īng_神开始失常,慢慢发展为严重的j.īng_神疾病,当然最后会好的,结局HE(但也许不是你们想的那种HE)

  3.程璟没有死。

  4.第一人称第一人称第一人称。

楔子

  跳下来的时候许久未开过的蓝色百叶窗吹进了些风,掀起了室内画架上的白纱

  “砰”的一声,我从背后二楼的房间跳到了一楼。

  跳下来的时候许久未开过的蓝色百叶窗吹进了些风,掀起了室内画架上的白纱,露出画纸的一角来。

  不算很高,也就四五米的样子,所以我跳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受伤。

  只是,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光脚。逃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了,没来得及穿上我的棉拖鞋。但也有好的地方,起码我换下了我的天蓝色睡衣,免除了被路人当成疯子的危险——虽然我也的的确确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这是个静养的好地方,落地后我最后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这栋白色的建筑。一如它的颜色所象征的那样,在我心里,它无疑是神圣的,因为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承载了我一些不可告人的愿望。

  但,这毕竟不是我想要的家。

  我搓了搓手,拍掉了手心里沾上的沙土,掏出兜里的手机预约了一辆出租车,并且在备注上写了一句话:

  “不爱说话,开双闪等我。不要主动跟我聊天,否则差评。”

  我每回坐出租车,都很烦司机们没话找话的属x_ing,我不愿跟他们天南地北地聊天,只想拉下帽子把自己盖住,摒弃外界的所有关注。 所以每回付款下车,司机跟我说记得打五星好评的时候,我总是只打两颗星。

  这个专门用来吓唬爱跟乘客搭讪的司机的方式还是那个每天早上八点钟准时拿着呈药的托盘进门硬逼着我吃掉那五十六颗药丸的人告诉我的。

  总之,我就是这样一个不通情理很没素质的人。

  站在路边的时候,我有点后悔自己没穿鞋就出来了,甚至还产生了“要不还是回去吧”的可怕念头。因为如今正值隆冬时节,天寒地冻,天气冷得吓人,我光着脚踩在水泥路上,脚底下还咯着些刺脚的沙子,心里觉得难受得很。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如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香。

  这是元代诗人王冕的一首咏梅诗。

  梅花最高洁的,最傲岸的,总是喜欢在这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节里粲然开放。

  洁白花朵上的幽幽冷香顺着烈风飘进我的鼻子里,我像在沙漠中渴了许久后终于见到了绿洲一样贪婪地呼吸着这一难得的冷香。

  路上只有一个路灯在亮着,闪着微弱的光。最近这几天太yá-ng都没怎么出来,估计是这太yá-ng能平板路灯里储存的电力不够了。

  这地方僻静,偏远,很少有车来,所以即便预约到了车,车也不会那么快赶过来。

  已经十分钟过去了,车还没有来,说实话,我有些急了。因为如果再晚一点儿的话,我一定会被人抓回去。

  或者,再晚一点,我盯着自己冻得青紫的脚丫子想,我也许就会自己回到二楼去了。

  虽然药很难吃,尤其是那瓶产自欧洲的进口药,但我捂着鼻子塞进嘴里然后再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水的话也是可以勉强喝下去的。

  但我不愿睡在那二楼的冷冰冰的房间里,瞪着没有睡意的双眼看着满墙的惨白,桌上的花瓶里就连一朵鲜花都没有,瓶底的水甚至因为放置的时间过久而出现了一些腐臭的味道。每天除了吃药睡觉之外就没别的事干了,也没有畅快的自由,只有中午吃完饭后的半个小时才被允许出来放一会儿风。尽管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但那便是我们很多人的难得时光了。

  正当我想要躲到左前方开盖的垃圾车的后面静静等待车牌尾号为1065的出租车过来时,我终于听到了右边传来了清晰的鸣笛声,晕黄的光亮闪过了我的眼睛,接着我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司机探出头来,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中间还夹着一根红塔山牌子的烟,市价也就二十多块钱一包,不算贵。为什么我会知道他抽的是这个牌子的烟呢?因为一会儿上车后我在垃圾桶里看到了被丢弃的包装纸。

  他扯着烟嗓冲我大声地喊:“兄弟,那个不爱说话的是你不?”

  一股浓浓的陕西腔扑面而来。

  这让我想到了我的大学时代,那时我们班上有一个陕西的男同学,他以他们那片黄土高原上的醇厚口音成功带跑了我们班的很多说得一口流利的一级甲等普通话的同学。

  北方的口音,总是很容易影响人的。这也是它们的独特魅力。

  我听到三楼传来了打开窗户的声音,顿时察觉我的计划可能会被发现,于是趁那人探出头来时我来不及应那位尊敬的司机师傅就急也似地钻进了车里,坐稳后拿着手机拍了拍他的座位,喊道:“去郁顿庄园。快!”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楼上的这位邻居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上周刚被家里人送进来的,蜈蚣一样的八厘米伤疤斜斜地横亘在麻子脸上,一看就不好惹。若是被他发现我出逃了,一定会毫不留情地通过大声喊叫的方式来让住在一楼的保安来把我扭送回去的。

此刻我只觉得手心发烫,仿佛手里拿着的不是轻飘飘的纸张,而是燃烧着地狱烈焰的血红烙铁。

  这是一本写满了字的r.ì记本,从封面的磨损程度以及纸张的泛黄程度可以知道这本r.ì记本陪着主人走过了漫长的时光。

  我像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一般一页一页地翻开,仿佛我正在上帝面前领取圣餐。

  “2010年2月20r.ì,星期六,晴。

  今天哥哥教我弹了我最爱的钢琴曲《致爱丽丝》,哥哥的手真的好好看,我一下子竟然看痴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跟我说了什么。等我从好听的曲子中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摔门而出了,怎么好好的就生气了呢?而且晚饭时哥哥也没怎么理我,吃得也很少,阿姨说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我们要多吃一点才能长高高。哥哥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呀?”

【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本页完)

--免责声明-- 《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版权归原作者,《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该隐 by 佛爬墙爱爬墙》这篇小说su5915-1。

<small id='su5915-1'></small><noframes id='su5915-1'>

  • <tfoot id='su5915-1'></tfoot>

          <legend id='su5915-1'><style id='su5915-1'><dir id='su5915-1'><q id='su5915-1'></q></dir></style></legend>
          <i id='su5915-1'><tr id='su5915-1'><dt id='su5915-1'><q id='su5915-1'><span id='su5915-1'><th id='su5915-1'></th></span></q></dt></tr></i><div id='su5915-1'><tfoot id='su5915-1'></tfoot><dl id='su5915-1'><fieldset id='su5915-1'></fieldset></dl></div>
              <bdo id='su5915-1'></bdo><ul id='su5915-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