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

分类: 今日小说

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

 文案:

  温柔贤惠撒娇卖萌新帝攻x时而佛系时而道系亡国受。

  李濂x陈昭

  非典型渣贱,非强制爱。

  前半段不虐,后半段甜。

  只要作者没有突然受到什么大的刺激应该就是HE。

第1章 

  京城内纷纷扬扬连下五r.ì的大雪终于在冬至傍晚止住了。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然而关中自从十月中就开始断断续续地飘雪,压塌了不少民宅,使无数人造冻馁之苦,怎么也当不起一声“瑞”字。

  今r.ì冬至,原本是堪比正旦的大节,但京城被叛军围困了几r.ì,莫说过节的热闹了,此刻街上连行人都见不到一个。各坊的坊门紧闭,东西二市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敲响过开始的晨钟了。

  人心惶惶,就连太极宫中一向勤勉的帝王,今r.ì也破天荒的罢了大朝会,改诏重臣入宫议事。

  甘露殿内,朱衣玉冠的帝王坐在上首一言不发,眼睛死死地盯着聚于堂下的臣子们——他们要么是想劝自己与叛贼议和、再大肆封赏叛军,要么是想劝自己迁都暂避。这两派争论了一个多时辰,谁也说服不了谁。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陈昭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这句话,他看着下面依旧争论不休的臣子,在心底冷笑一声,三省长官、六部尚书、十六卫上将军,一个个都是大周的栋梁之才、肱股之臣!

  宫外象征军情的鼓声传来,下面的人登时噤声,小心翼翼地等着驿卒上殿呈上军情。骠骑将军沈焕领二十万j.īng_兵镇守西北,若他能回京勤王,则燃眉之急可解矣。

  陈昭接过宫人呈上的战报,一字一句地看完后,心也沉到了谷底。他不仅没能等来沈焕回援,反而又收到了李濂攻克洛yá-ng的战绩。想想也是,如今叛军围城,能递到他面前的,怎么也不该是好消息。

  他长叹一口气,竟战报甩到翘首以待的众臣面前,平静地吐出“东都失守”几个字。

  这四个字仿若一记重锤敲在在场之人的心底,他们不像帝王那样冷静自持。这怎么可能?李濂的三十万叛军不是都在京城外候着吗,他哪里来多余的兵力去破东都?那可是先帝营造了十几年、城十丈高宽百步、兵力不输长安的东都啊!李濂只用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就破了东都,那长安呢?他若攻城,长安又能守几天?

  明知陈昭决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却还有人不肯相信。门下侍郎俯身捡起那张重若千钧的纸,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最终面色灰白,双手颤抖着,又把那张带来噩耗的纸掉到了地上。

  恪尽职守的起居舍人秦和站在陈昭身侧,将看到的一切记录下来,但落笔的那一刻,他也忍不住在心中问道,真的还会再有元懿六年么?

  似是能听到他心中所想一般,陈昭转头瞥了一眼秦和,那眼神中似有万语千言。

  他又看了看殿内正j_iao头接耳的臣子们,忽然毫无征兆地笑了一声,冲他们道:“如今这局势,众卿心中有何想法,都说出来吧。”

  中书令王全鹤上前一步,说道:“臣以为,可以先和谈,而后徐徐图之。”

  “和谈,如何谈?难不成朕要封他李濂为王?”陈昭缓步走下御座,站到王全鹤的面前,一转身沉声道,“只怕是封王都不够了吧!”李濂谋逆之前便爵位已至国公,再往上就只有王爵了,但他集结叛军三十万,真的能为了一个王位而退?即便这次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再次起兵。

  王全鹤口称“臣死罪”,一撩衣袍跪了下去。心中却想封王自然不够,可若不这样,难道真等着大军攻进来么,到那时仅存的一点体面可都没了。

  看到王全鹤面色讪讪,陈昭没由来的一阵愉悦。他复又走了两步,问众人:“诸卿谁还有退敌之法,都赶紧说出来吧。”

  良久才又有一道声音响起:“请陛下迁都暂避。”陈昭凝神一看,发现是站在边上的门下侍郎。

  原来方才他们的争论没能出个结果,陈昭自哂,他问的是退敌之法,却有人劝他迁都,是真没听清自己所问,还是觉得反正也没办法一战、便索x_ing不去想退敌之事了呢?

  陈昭冲他浅笑:“卿以为迁去哪里为宜?或者换种说法,除却京畿附近,哪里还称得上是我大周的天下?还有,卿想让朕如何出这京城?”

  李濂打着勤王的旗号先平了北境甸服,又将东南等地的叛贼都清扫干净,一路向着京城而来,眼下更是破东都、以重兵围京城。他早已如瓮中之鳖,避无可避。

  接连两个提议都被帝王否决,殿内一时间鸦雀无声。京中十六卫只有三万人,里面还多是些想挣功名又舍不得去边疆的贵族子弟,如何能敌得过久经沙场的三十万虎狼之师?此种情形,谁敢劝帝王出战?

  众人都知道如今绝无退敌的可能,可谁也不敢把这话与帝王说出来。

  陈昭也清楚自己走投无路了。

  ——军事大要有五,能战当战,不能战当守,不能守当走,余二事惟有降与死耳。

  他已落到无可战、无可守、无可走的境地,索x_ing一拂袖转身,半仰着头直面群臣:“既然诸位都不说话了,朕这里倒是还有一个法子。不如诸卿就安心待在家中,到国破之时,同朕一道殉国如何?”

  群臣闻言大惊,有人抬头惊愕的看着他,有人自顾自的低头沉思,更多的人在j_iao头接耳。过了不久,他们又整齐划一地向陈昭“劝谏”。

  “陛下三思……”

  “陛下不可……”

  “……”

  陈昭冷眼看着面前的群臣一个个地跪下去,嘴角上弯,低声冷笑,但立时面色又和煦如三月ch.un风:“朕与诸卿说笑的。诸卿回吧,若是还能想出退敌之策再行商议。”

  底下的人一个个如蒙大赦,快步离去。

  陈昭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终是忍不住将御案上的茶盏狠狠地抛下,汝窑的青瓷杯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而后四分五裂。

御医们也不知道李濂这是个什么意思,有的在甚至猜度,莫不是李濂想借着这次生病顺便“假戏真做”。太医令柳城敏斟酌着开口:“陛下适才发作的急,臣等正准备艾灸,正好成王来了。这……”

  这便是等着让李濂来拍板是不是要治了。陈昭只是胃痛,并非大病,就算是不管他,疼一会儿也就没事了。但是如今陈昭身份尴尬,若是李濂存了心想要折腾陈昭,他们尽心救治,反倒是费力不讨好。

【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本页完)

--免责声明-- 《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版权归原作者,《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春衫薄 by 朕心甚累》这篇小说su6351-1。

<small id='su6351-1'></small><noframes id='su6351-1'>

  • <tfoot id='su6351-1'></tfoot>

          <legend id='su6351-1'><style id='su6351-1'><dir id='su6351-1'><q id='su6351-1'></q></dir></style></legend>
          <i id='su6351-1'><tr id='su6351-1'><dt id='su6351-1'><q id='su6351-1'><span id='su6351-1'><th id='su6351-1'></th></span></q></dt></tr></i><div id='su6351-1'><tfoot id='su6351-1'></tfoot><dl id='su6351-1'><fieldset id='su6351-1'></fieldset></dl></div>
              <bdo id='su6351-1'></bdo><ul id='su6351-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