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

分类: 今日小说

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

 文案看第一章 阅读提醒~

第一章 

  囤积数r.ì的灰雾终于在迈入七字打头的月份时短暂撤退,重庆某一隅知名景点拨开雾罩显露真实面貌,唯一瞻仰参拜的游人在距离其百米开外的山崖对岸的江滩上支起画板,神色肃穆地往调色盘中挤了半管子中铬黄颜料。

  今年新生的暑气在雾散后张牙舞爪地盘踞了慈母山的周遭,崖上的慈母庙在午后的r.ì光下迸发出刺目迷眩的金光。都说重庆的夏天厉害得很,高温裹着浓雾能把人闷晕在江滩上,来往的货轮绕是汽笛摁得再响亮,也叫不醒一个被重庆酷暑击倒的外地人。

  午后三时,辜骁端着画盘才立了十来分钟,刚提笔往画布上戳了两个油点,左右眼角就滑下两道生理x_ing泪水。他只知慈母庙素有“小寺慈光”的美誉,却不曾想它根本没有慈爱世人的打算,任由自己一身的金光戎装扎瞎胆敢抬眼窥视它的蝼蚁浮萍。

  辜骁等了一周,好容易等尽山间雾散,今早睡到十点一刻,出房门时遇见买菜回来秦夏,他兴高采烈地说,羙江的雾快散了,对岸的慈母庙已经能窥得一角金色飞檐,掐指一算,r.ì暮时分,“慈光普照”的胜景将再现人间。他本非慈母村人士,却已将慈母庙的胜景攘为己有,颇为自豪。

  自然,“慈光普照”的景色并非稀世罕有,只不过近半月来,重庆大雾迷江,能见度太低,长江里撞船事故都出了好几起,它的支流羙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但退一万步来说,即便重庆雾散天清,白r.ì高悬,慈母庙门前依旧门可罗雀,游人寥寥,这座据传已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庙地处偏僻,离重庆城区十万八千里,只一条高速轻轨延伸至五公里开外的天堂镇,下辖的慈母村仅有一条通往镇区的公路,倒不是说j_iao通不便,可实在无甚吸引游人的亮点,教人吃饱空闲跑来慈母村参拜这座来历还需打上问号的破庙。

  不过如今也不能C_ào率地替它烙上破字,辜骁拿手背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心想,起码这过分炫目的金光名不虚传。秦夏说镇政府的人为了振兴天堂镇的旅游业,斥巨资重新给外墙斑驳的慈母庙漂上一层金漆,材料别致,数十年不褪且反光质感一流,谁敢直视一眼,双目自动流下懊悔的泪水。

  辜骁称不上懊悔,但却有些懊恼,恼自己少带一顶木奉球帽,重庆的烈yá-ng着实毒辣,他把身上的衬衫解开,披在头顶,勉强敢胆大包天地端详慈母庙的身姿。

  “慈光普照”不能全说是天堂镇胡诌出来的招徕手段,他们也是有史可依,往上数个几百年,慈母庙据说确实庙身贴满金箔,香火鼎盛,每r.ì黄昏r.ì暮,天际s_h_è来霞光,照得整座庙宇金光大绽,普照羙江,其旷世盛景震撼人心,一如真有菩萨下凡,普度众生。

  史料上如是记载,自那金箔被薅完后,谁也无从考证。

  羙江上的孝子桥轻轻摇晃,一位老翁赤着脚挑着竹筐没入了慈母山的山径中,辜骁用余光瞥了一眼孝子桥,只见它橙黄的桥索铁锈簌簌地往江里落去,宛如撒下一盆辣椒面。这人眼终究敌不过r.ì光的威慑,辜骁垂下眼帘,眯着眼虚浮地望着江面。慈母庙的金光恩泽着羙江的每一寸水面,江面波光粼粼,像是嵌满碎钻,跃出江面的游鱼也是周身披金,鲜活十足,以至于一片硕大的枝杈慢吞吞地从辜骁眼皮子底下漂过时,他也无动于衷。

  那半浮在水中的枝杈上缠绕着一坨色泽乌黑的水藻,随着流水的律动而轻微沉浮,底下似乎还若隐若现地缀连着一块白色的物体。辜骁以为自己多心了,手中的笔刷也停顿下来,直等那片枝杈快要彻底从眼前漂过时,他才用自己1.5的良好视力肯定,黑色水藻下埋的是人的皮肤!而那坨也并非什么水藻,而是人发——

  他无暇多做思考,扔下调色盘和笔刷,一个箭步冲出,球鞋在江滩的碎石子上踏出摩擦刺耳的噪音,紧接着噗通一声,他一个猛子扎入羙江,被汗水浸透的衬衫可怜兮兮地飘落在江滩的青苔上。

  羙江的水绝不比长江的浅多少,幸而辜骁也是曾参加过钱塘江冬泳少年组比赛的选手,深谙水x_ing,又庆幸今r.ì无风无浪,水流走得和缓,故而他游到江中扯住枝杈时,还能留七分力往回游。挂在枝杈上的人不知生死,一头长发模样宛如被人摁头淹死在水中的女鬼,颇为y-in森。但即便是一具死去多时的浮尸,辜骁也得拖回到岸上,然后报警。

  快要游到岸边时,枝杈忽的一轻,辜骁回头,见那具“浮尸”缓缓地脱离攀附物即将没入江中,当即大骇,自己也猝不及防灌了口江水,当他抛开枝杈转头去抓“浮尸”时,恰好“浮尸”整个没顶滑入江中,辜骁只来得及揪住对方水藻般s-hi滑的长发,缠在五指间,随即拼命地往回划。

  待到得江岸边,一手攀住滑腻的青苔石块,一手扯紧“浮尸”的长发将人拖出水面,辜骁咳了两声,满嘴尽是江水的腥气,他抹了把脸上挂沥的水渍,随后半跪着转身,去查看“浮尸”的样貌,将s-hi黏的头发一把拨开,显露出来的人脸登时吓得他脚腕一软,一屁股坐在了膈应的碎石上。

  一张乌黑的脸。

  辜骁惊疑地凑过去,见对方双眸紧闭,嘴唇泡得起皱,全脸上好似抹了一种黑色的颜料,遮得五官无法辨清,脖子上缠了一条带花纹的丝巾,身上的黑色印花T恤被勾得千疮百孔,许是方才的枝杈做的孽,下半身穿着一条膝盖处带破洞的浅蓝牛仔裤,脚上没有鞋。

  应该是才落水不久,没被泡烂,辜骁立马爬起来去替他做心肺复苏,双手j_iao叠在对方胸口下狠狠地摁压了几下,随后凑近那张乌黑诡谲的面孔,略带一丝犹豫是否要真的嘴对嘴碰上去……迟疑间,他闻到了一丝略带甜味的信息素的气味,这人不会是——

  辜骁将他脖子上的丝巾往下扒拉了两寸,发现他颈侧的腺体上布满齿痕,经由江水的浸泡,未愈合的齿痕蜷起表皮,红肿发炎了。

  是一个被完全标记过的Omega,且他的Alpha脾气不小,占有欲更是炽烈,竟把自己的Omega咬成这样。

  此时江滩上忽的吹过一阵微风,碎石上躺着的Omega颤动了一下嘴唇,辜骁立即收起琢磨的心思,重新替人摁压了几下胸腔,待得弯腰去渡气时,对方倏地张开了嘴,哇啦一大口江水喷在了辜骁脸上,只听得一声干呕似的长吟,这黑面人倔强抬起的头颅又砸回了地面,彻底没了声息。

“庙里肯定不安全了,你早些走吧,他失踪肯定会有人来找的。”

【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本页完)

--免责声明-- 《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版权归原作者,《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欲爱溺山河 by 萧九凉(上)》这篇小说su6413-1。

<small id='su6413-1'></small><noframes id='su6413-1'>

  • <tfoot id='su6413-1'></tfoot>

          <legend id='su6413-1'><style id='su6413-1'><dir id='su6413-1'><q id='su6413-1'></q></dir></style></legend>
          <i id='su6413-1'><tr id='su6413-1'><dt id='su6413-1'><q id='su6413-1'><span id='su6413-1'><th id='su6413-1'></th></span></q></dt></tr></i><div id='su6413-1'><tfoot id='su6413-1'></tfoot><dl id='su6413-1'><fieldset id='su6413-1'></fieldset></dl></div>
              <bdo id='su6413-1'></bdo><ul id='su641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