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

分类: 今日小说

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

第93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两个主子为失去的孩子郁结于心,小主子熬着,大主子也熬着,作为贴身伺候的奴才,全安和福全自然也跟着熬着。

  福全还好,只需要守着寝殿的小主子,这几日云德更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寝殿,福全肩上的担子自然轻了不少,全安跟在皇帝身边,天子近前无小事,横枝末节都是大事。

  最焦心的是还要- cao -心大主子,更是熬得眼眶都青了。

  小主子不愿见陛下,陛下又实在放心不下,每日里总是要遣全安来回内殿过问数次,孙敬也是一日两次的平安脉,请脉之后即刻回话。

  福全刚从小膳房出来,迎头就看到全安步履匆匆的踏上殿门前的丹陛,忙迎了上去,“大总管。”

  全安侧头看来,看见他手中端着的汤盅,眉心一紧,“殿下还未进膳?”都已是午时末了,前些日子,陛下与殿下一起用膳,午膳都是午时正准时用的。

  福全摇摇头,“已时正的时候,殿下好不容易睡了两刻钟,醒来之后云侍卫陪着说了一会儿话,这膳食传了两遍,都原封不动的撤了出来,云侍卫方才让备了些参汤。”他扬了扬手中的托盘道。

  “就今早用了一小碗梗米粥,一直到此刻?”早朝之后,他便回来询问过晨间之事。

  福全神色焦虑得点头颔首。

  全安跺了跺脚,“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大总管,要不还是让陛下来见见殿下吧,这样避着不见也不是办法,无论想什么法子,总得让殿下进膳歇息,否则就是铁打的也经不住这么苦熬啊!”

  “云侍卫陪伴殿下十几年,都无法劝慰殿下释怀,如若让陛下来,只怕更会适得其反。”全安摇头。

  “可……难道就这样熬着吗?殿下的身子经得住这样熬多久?”

  “你以为就殿下一个人熬着吗?”全安苦笑,“陛下他……”

  云德从殿中走出来,对着全安拱了拱手,“大总管。”

  “云侍卫,殿下可是睡下了?”看见云德,全安忙问道。

  云德摇摇头,“大总管,你去请皇帝来吧。”

  “啊!?”全安听闻云德的话,诧异不已,“云侍卫,这……这是不是不妥?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殿下他……不愿见陛下……”这人不是也不愿让陛下来这内殿吗?怎么今日竟会松口,主动让他请陛下来?

  孙敬说以殿下如今的情形,只怕是受不得任何的刺激,所以,陛下才不得不避不相见,否则以陛下对殿下的在意,哪里会让他一个奴才前来过问殿下的情形?

  云德苦笑一声,“如若可以,我到宁愿让他们一生一世永不相见,就此斩断这段孽缘。”那人将主子逼到这种地步,如若可以,他真的希望就此斩断孽缘,让他们一生一世再也不相见,让主子忘却这段屈辱,回到以往的日子,可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徒然。

  全安只是笑笑,并未言语。

  他只是一个奴才,此事没有他置啄的余地。

  “主子心结难解,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说到此处,云德的神色有些难看,张了张嘴,他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

  “劳烦大总管去将人请来一趟吧。”

  云德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儿,他是不愿见到那人来纠缠主子,可是连着这几日,那人连面都不露,只是遣个奴才前来询问主子的境况,他心中又隐隐是难以抑制的怒意,主子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一切皆因那人而起,可是主子如今这般模样,那人却瞧都不来瞧一眼,又难免觉得那人薄情!

  听着这连称呼都不愿出口的话,全安也是无奈。

  当年这云侍卫陪着小殿下一同入宫,后来又跟随小殿下远走西北,若真的要论起来,只怕小殿下对这个云侍卫是当父辈一样敬重,这人自然也是把小殿下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看见殿下如此,心中的疼惜定是远胜于任何人。

  陛下当初把人强留在身边时,这人敢冒大不敬,甚至触怒天颜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由此可见一斑他对小主子的疼惜,恼怒陛下也……算得上情理之中罢?

  可是也如同他所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但……需要解这铃的又何止是小殿下一人?

  *

  “……咳咳……他当真如此说?”玄湛垂目看着手中的奏本,语气波澜不惊。

  “千真万确。”全安颔首。

  玄湛垂目不语,似乎在看手中的奏本,又似乎在思量,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不断。

  全安见状,疾步上前奉上茶水,待玄湛将那阵咳嗽,他才斟酌着开口,“陛下,奴才觉得,云侍卫说得没错,解铃还须系铃人,您和小殿下的心结,旁人无论怎么开解都是徒劳,能解开彼此心结的,也只有您们自个儿。”全安顿了顿,“殿下一时之间无法承受,不愿见您虽说是情理之中,可是如若这样一直避而不见,这心结始终横亘在您和殿下之间,没有释怀的一日,这终归不是办法。”

  互不相见,各自煎熬,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朕……不想逼迫他。”其他的不伦,此事却太过残酷了,他已然伤他至深,如今让他再次逼迫于他,他何其忍心?

  “陛下,您不愿逼迫他,难道您想逼死他吗?”全安皱皱眉,相当不敬的说了一句重话。

  “全安!”

  “陛下,您就是治奴才的罪,奴才也要说,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您这般不是爱殿下,而是害了他!”全安无畏的道。

  “放肆!”玄湛砰的一声将手中的奏本砸在御案之上,“以下犯上,全安你好大的担子!你真以为朕下不了手杀你吗?”

  全安直直跪倒在御案之侧,“奴才不敢,可是奴才句句发自肺腑,就算您杀了奴才,奴才也要说,陛下,您这般不是爱殿下,而是害了他,您不愿逼迫于他,却是要逼死他,殿下自降世便父亡母亡,孤苦无依半生,陛下您若真心爱护他,就该疼惜他爱护他,而不是这样糟蹋他,如若不然,就请陛下您高抬贵手放过他吧,放他离开这重重深宫,放他回西北,从此再不纠缠。”

“额……”秦正阳顿时有些词穷了。

  “好了,别指望那劳什子的君臣同乐了,咱们喝咱们的酒吧。”瞧着对面折- she -过来的打探目光,王辅臣取过酒壶给好友斟上一杯,故意将那君臣同乐提高了些音,免得对面的左相大人拔尖了耳朵。

【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本页完)

--免责声明-- 《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版权归原作者,《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山河恸之龙眷+番外 by 君太平(下)》这篇小说su6796-1。

<small id='su6796-1'></small><noframes id='su6796-1'>

  • <tfoot id='su6796-1'></tfoot>

          <legend id='su6796-1'><style id='su6796-1'><dir id='su6796-1'><q id='su6796-1'></q></dir></style></legend>
          <i id='su6796-1'><tr id='su6796-1'><dt id='su6796-1'><q id='su6796-1'><span id='su6796-1'><th id='su6796-1'></th></span></q></dt></tr></i><div id='su6796-1'><tfoot id='su6796-1'></tfoot><dl id='su6796-1'><fieldset id='su6796-1'></fieldset></dl></div>
              <bdo id='su6796-1'></bdo><ul id='su6796-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