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

分类: 今日小说

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

 

  文案:

  俗话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偏偏有些人表里如一皆败絮,还物以类聚。

  他万万没想到,跑偏的逃家路,处处心塞

  秀下限?那是某人赖以生存的日常!

  被迫为仆,随他千里闯荡,体验不断刷新的人生。

  浪迹天涯毁前程,不战屈人自打脸。

  但为与卿榻上欢,跪求再战五百年。

第1章 一介纨绔

  明月西照,瓦沿上悬着一列冰柱,映着京城入夜的阑珊灯火,车水马龙的繁华盛景。

  官家贵族的车辙,在绛花楼前纵横相错。京城最为奢华之地,一如既往,彻夜喧嚣。

  “小爷我有的是钱!”一沓银票,一张一千两,足足二十张。一只白净的手,狠狠将其摔在圆桌上。少年柳眉轻挑,金线描边的登云靴已重重踏上红木椅。

  “沈二公子买你这绛花楼,是你上辈子积德,你岂有不卖的道理!”从旁的几个少年簇拥着那位沈二公子,竭尽嘴炮之能,不遗余力对面前某位半老徐娘狂喷污言秽语。

  这位半老徐娘是绛花楼的管事,她不敢接那叠银票:“二公子明知绛花楼是柴家所有,又何必再三为难?”

  沈二公子又摸出一沓银票,扬手甩她一脸:“现在够不够!我沈翎就是要他柴家的东西,小爷就是有钱!就算他柴家有十个绛花楼,小爷也一并买了!”

  “好!”少年们集体鼓掌,深表赞誉。

  这些少年并非寻常小厮,说起他们的家世老爹,个个是朝中一手遮去小片天的主。他们对沈翎如此鞠躬尽瘁,追根究底,终归是拼不过爹。

  沈翎的父亲沈恪,乃是当朝一品大员昭国公。而他本是庶出,后因不为外人道的缘由,被正室云氏收入房中,其生母不详。

  既是这般身份,自然也搭不上昭国公府的前程爵位,比起他那兵部侍郎哥哥,他能做的只有一件事:花钱。

  成日与狐朋狗友混迹京城,是沈翎唯一的日常消遣,久而久之就成了名扬京城的第一纨绔。至于他国子监的课业,自是成年累月地荒废下来,昭国公对此也睁一眼闭一眼。

  庶子嘛,当然无才便是德。

  说到柴家,那参知政事柴廷,与昭国公是三十年的死对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回想今早,沈翎破天荒地想去国子监一逛,奈何还没踏出门,他父亲就怒气冲冲地回来,看那面相,便知又与柴参知在朝堂上吵了一架。

  这一吵不要紧,只可惜沈翎出现得不是时候,直接被父亲揪着,莫名骂了一顿。之后,他便去库房抄了一叠银票,唿朋引伴地去砸柴家场子。

  拼爹失败的少年们,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完全没理会众爹在朝堂上站位的艰辛,又替沈翎嚷上一句:“到底卖不卖!不卖的话,我们可就开砸了!”

  沈翎早已酒醉微醺,耳边听闻这么一吼,蓦地提起兴致:“对!给我砸!小爷赔得起!”

  少年们大手一挥,召唤外头的随从进来:“听二公子的,给我砸了这地!”

  众随从愣了一愣,又面面相觑,多少顾虑柴家的势力,可当他们主子以卷铺盖走人作为威胁之时,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抡起袖子就开砸。

  一时间,绛花楼鸡飞狗跳,一片狼藉。名家字画全毁了不说,连桌椅板凳也没个健全。

  沈翎拎着酒壶,晃晃悠悠地在漫天废渣里穿行。

  酒喝多了,身子渐渐有些热。他迷迷煳煳脱了锦衣绣袍,迎着凉风走去露台。

  离地五层高的台子,可将京城美景尽收眼底。沈翎眯着眼,舒服地倚去雕花栏边。

  “哐”地一声,沈翎只觉后脑一疼,整个身体被一股力道掀了出去,直直下坠。

  瞬间酒醒的感觉不太好,沈翎宁可醉死,也不愿落个脑袋开花或半身不遂的下场。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一股比泔水还泔水的气息,霸道地钻入鼻腔。

  沈翎勐地睁眼,发觉有两只手正在他嵴背和腿弯上扶着,很是稳当。默默赞叹此人徒手接重物的彪悍臂力,寻思着得赏这人多少张银票,可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此人一身臭气。

  “啧啧啧,居然是个男人。”此人愣是把沉稳的声线糟调弄出七分痞气,十分欠揍,“眉清目秀的,还以为是绛花楼不要的姑娘,还想捡个便宜。”

  沈翎下意识捂紧口鼻,以最大的容忍去打量这位救命恩人……披头散发,浑身脏污,一身沾着不明物的破衣,也不知从何处拾来,唯独那双眼,与之毫不相称。

  那双眼突然凑过来,连同他的脸,和那一坨许久不曾梳洗的脏发。

  沈翎洁癖心骤起,本能地扇出一巴掌:“离小爷远点!”

  紧接着,尾骨一疼,竟是被他砸在地上。

  沈翎搀着后腰,疼得说不出话,勉强爬起身,那救命恩人早没影了。

第2章 搓了个背

  昭国公府二公子意外坠伤,众狐朋狗友吓得魂飞魄散,义气更是难以言说。最终由某尚书令公子出钱,让几个轿夫把沈翎给偷偷抬回去。

  在后门落了轿,沈翎打发了轿夫,一个人扶着墙,打着哆嗦,摸黑回了院子。

  不知是否伤到筋骨,尾骨仍是一阵一阵钝痛,然沈翎不敢支人请大夫。午时从账房支出的几万两全给挥霍了干净,眼下连袍子也不知所踪,外加一身恶臭。若是让那个云氏见着,准得被挖苦大半个月。

  “二少爷!”

  沈翎后心一凉,额前挂着一排冷汗,缩着脖子往后一瞄,瞧见他的贴身家丁阿福。

  阿福伺候沈翎十年,二少爷一个眼神过来,他便了解通透。眼前的二少爷一身狼狈,他不用提醒便自觉噤声,熘过去搀住:“二少爷,怎么搞成这样?”

  见来者是自己人,沈翎一时松懈,尾骨又传来密密疼痛:“你小点声,先给我打桶水。”

沈翎暗暗咒骂他,眼神依旧真挚:“辛苦你了,阿福。”

  卖身契的魅力果然强大,不到半炷香,阿福已将包袱银票理得清清楚楚,还顺道探了路。沈翎暗叹,早知如此,去年就该把卖身契拿出来逃家。

  沈翎紧攥着阿福的卖身契,将一张五百两银票递到他手里:“我走以后,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所以,你也走罢。”

  阿福乐呵呵收了银票,立马带沈翎往外熘。

  两人摸黑熘到一堵墙下,墙角有一个洞……

  沈翎面容紧绷:“如果你告诉我这是狗洞,我马上把卖身契给吞了。”

【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本页完)

--免责声明-- 《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版权归原作者,《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江山多败絮 by 弗烟(上)》这篇小说su6797-1。

<small id='su6797-1'></small><noframes id='su6797-1'>

  • <tfoot id='su6797-1'></tfoot>

          <legend id='su6797-1'><style id='su6797-1'><dir id='su6797-1'><q id='su6797-1'></q></dir></style></legend>
          <i id='su6797-1'><tr id='su6797-1'><dt id='su6797-1'><q id='su6797-1'><span id='su6797-1'><th id='su6797-1'></th></span></q></dt></tr></i><div id='su6797-1'><tfoot id='su6797-1'></tfoot><dl id='su6797-1'><fieldset id='su6797-1'></fieldset></dl></div>
              <bdo id='su6797-1'></bdo><ul id='su6797-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