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

分类: 今日小说

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

 

  文案:

  仙门名士裴谨是公认的天之骄子,目中无人、傲慢薄情,最看不上的,当属野路子白决。

  更受不了的是,白决与一个长相和他一样的灵识搞在一起,借着他的身体同那人卿卿我我,让他恶心透顶。

  裴谨对白决放狠话:就算裴听遥是我的灵识,我和他品味不同,我变成狗都不会看上你!

  后来那缕灵识归位了,裴谨抱着心灰意冷的白决装成裴听遥去吻他,看见宿敌黯淡的眼中乍然重现的光彩,心里又苦又酸,不是滋味。

  #裴谨我醋我自己#

  #裴谨我一生孤傲从不低头!#

  #裴谨为爱当狗#

  也曾一剑惊破九重天,对站着没动的白决却失手刺空。

  众修士:不怪裴谨,怪只怪白决蛊力太强,谁见谁栽!

  白决:救命啊,我真没想蛊谁QAQ

  恃美不小心行凶受(白决)x高岭带刺野山椒攻(裴谨=裴听遥)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决,裴谨(裴听遥)┃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真没想蛊惑众生

第1章 楔子

  裴谨一剑朝白决刺来时,白决站在原地没有动,看他的眼神有些痴迷。

  凶剑枉清狂反- she -出无情的冷光,堂皇华丽的裴氏剑堂陈列着上千把正气凛然的名剑,但没有一把盖得过枉清狂这么重的戾气。堂中几百个仙门修士寂然无声,他们毫不怀疑这一剑下去,白决就血溅当场,全无还手之力。

  那可怜的孩子看上去也就刚刚成年,或许这辈子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和裴谨这般大人物,单薄的身躯孤零零站在剑堂中央,平白叫人心疼。

  从裴谨的角度却看得清白决并无一点惧意,甚至在走神。

  这样痴迷的眼神裴谨见得多了,爱慕的疯狂的隐忍的,他是堂堂剑皇之子,是《仙门名士录》前十里最年轻的那个,是剑无虚发、见血封喉的崖岛神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满堂修士皆来自五湖四海的知名仙府,又有哪一个是他对手?

  可白决的痴迷不是为他,他知道。

  白决透过他,看着另外一个人。

  这一剑刺空了。

  在场的修士顷刻炸开了锅,愕然互觑,无不惊呼:“怎么会这样!”

  “那孩子究竟是不是白决?白决向来鬼把戏多!难道他使了什么手段,我们没看清?”

  “可是……那可是裴谨啊!剑门首绝,崖洲裴谨?我没看错吧?”

  议论中心的白决一无所觉,动都没动一下,维持原状站在中央,对着近在咫尺的裴谨,恍惚露出一个熟稔的微笑来。裴谨脸色当即一沉,横过凶剑,削下白决一缕发丝。

  青丝萎地,无声无息。

  轻飘飘的头发却如同惊堂木砸在众人心上,使得满堂重归于寂,而白决眼神聚了焦,像是从一场好梦里倏然惊醒了。

  只余下枉清狂嗡嗡震响,戾气四溢,裴谨覆手一拍将它收回鞘中,极力压着不叫它再出声。凶剑便是凶剑,原地跳一跳,都教人心也跟着颤一颤,就连剑堂里的其他宝剑也轻微抖动。裴谨衣袖中的拳头攥紧了,抿了抿唇,遽然转过身,好半天才平下了气,环视众修士,朗声道:“如诸位所见,他不是枉清狂的主人。”

  枉清狂的主人便是白决。

  有人憋不住往前一步放马后炮:“我就说他不是白决!仔细一看,两人长得也没有那么像啦。”

  其实是很像的,裴谨知道。现在站在他眼前这个人,骨骼均亭,眉清目秀,明明脸瘦的棱角分明,颊边却还有婴儿肥。最惊艳的还是那双眼睛,眼尾上挑,整体走势却下垂,一时间竟说不出是无辜多些还是妖媚多些。

  被这双眼望一下,还不是他说怎样就怎样。

  和十六七岁的白决长得一模一样。

  白决在仙门成名晚,曾经又只是个普通的中洲人,今天的修士们认不出来,也情有可原。

  “是啊,”有个修士上来安慰地拍拍白决的肩,“洛笙小友长得乖巧可爱,哪像那白决一脸妖媚相。”

  当众讲白决的坏话是很容易引起广泛附和的,纵使那坏话是纯粹的主观定罪,并无道理。立刻就有人接道:“就是!我就觉得白决当初看我,总有要勾引我的意思!幸好没被他蛊到,否则我也会向那些可怜虫一样,被他害得生不如死!”

  白决下意识睨了那说话的人一眼,没认出他是谁,心中很是疑惑。

  他真没学过什么蛊术,他这个人是挺博闻强识的,什么道派法系都学过一点,技多不压身嘛。就唯独传的沸沸扬扬的蛊术,是真没接触过,也不知怎么就传开了去。

  没想到裴谨不客气地兜头泼冷水:“白决就算喜欢勾引人,有什么必要勾引你?许就是往人群里扫了一眼,扫到了你,不必自作多情。”

  在大家同仇敌忾声讨白决的劲头上,裴谨为一个罪人说话实在不合理,更何况那罪人还是裴谨一向看不惯的人。只是裴谨向来毒舌,扫- she -起来不分敌友,没少祸从口出,那些事迹众人早有耳闻,姑且没有惊讶。

  谁知裴谨怼一句还不够,又补一句:“他眼神向来不好。扫到了你,其实是在看路也说不准。”

  换做别人,此刻定要被群起攻之地损一句:看看,你是不是也被那姓白的给蛊了。

  但既然这个人是裴谨,那么他就只是嘴皮子痒了想怼人,并不是为白决说话。因此那被怼的修士只好悻悻闭上了嘴。

  白决颇为意外,刚才枉清狂出现时,他还以为自己一定会暴露了,不知道为何,枉清狂躁动了一下,就没有动静了。

  这样也好,说不定,枉清狂生他的气,怪他当年折断了它。

  只是裴谨为何要把断剑重铸,他实在不得而知。

  他和裴谨总是见面就想打架的死对头,从前他还是个名声不错的修士时,两人就没少和彼此作对,就算不动手,也要说些难听的话把对方气死才好。真没想到,他现在名声差到这地步,裴谨没落井下石,反而肯替他说话呢。

“已经开始不舒服了么?”陶漱叹气道,“原则上讲的确是冲突,你如果不废除过去的法术,恐怕会- xing -命堪忧,除非……”

  陶漱脸上闪过一抹犹豫之色。

  “除非什么?”

  “没什么。”陶漱摆摆首,“对你来说还是太危险了,等你拜了师,把此事和你师父如实相告,入门时她自会替你洗清经脉,之后,你专心结丹即可,不会再不适了。”

【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本页完)

--免责声明-- 《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版权归原作者,《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哪知他一剑太温柔+番外 by 不是红糖》这篇小说su6857-1。

<small id='su6857-1'></small><noframes id='su6857-1'>

  • <tfoot id='su6857-1'></tfoot>

          <legend id='su6857-1'><style id='su6857-1'><dir id='su6857-1'><q id='su6857-1'></q></dir></style></legend>
          <i id='su6857-1'><tr id='su6857-1'><dt id='su6857-1'><q id='su6857-1'><span id='su6857-1'><th id='su6857-1'></th></span></q></dt></tr></i><div id='su6857-1'><tfoot id='su6857-1'></tfoot><dl id='su6857-1'><fieldset id='su6857-1'></fieldset></dl></div>
              <bdo id='su6857-1'></bdo><ul id='su6857-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