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

分类: 书库

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

第70章 一群二狗子

  越凉的求救心声没有被听见,过了两日,他已经离平原和巨木水泽很远了。

  这支狼族极擅隐藏踪迹,他们只在冰面行进,且专挑下着小雪的地方走,踏出的路不出一刻就会被雪遮掩,还懂得利用捕到的鱼消除气味。

  越凉当真无奈了,他现在喊也喊不了,逃又逃不掉,只能寄望着太炀快点发现他被绑架。

  他现在的身份是“彩礼”,所以虽然受制于人,但待遇还是不错的,起码狼族这两天一点吃的都没找到,还用存粮把他喂饱了。

  越凉双手被绑着,只能就着看守狼兵的爪子吃烤鱼,满嘴焦香,周围负责盯梢他的狼馋得眼巴巴吞咽口水,恨不能抢过来吃。

  狼族首领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扇了每只狼的脑袋一下,“吃吃吃,就知道吃!怎么不想想如何能把白虎族搞定!咱们这次出来可是下了血本的!”

  一只被他拍了脑袋的小狼嗷地捂住头,委屈道:“首领,这只老王八太能吃了,都快把咱们的存粮吃光了。如果三天后还不能走到北庙,就只能把他烤来吃了。”

  “不行,这次出行本就没有优势,咱们唯一能让白虎族看的就只有实力了。听说前些日子玄武族有两位祖神苏醒,现今已大不同,抓了献给白虎肯定能得到尊重!”狼首领信心满满。

  小狼有些犹豫,“可是,这次前去招亲的部族有很多,也不知有没有机会……”

  狼首领一拍他的脑袋:“懦弱!长他人志气!”

  说着,往前跳了一步,向大家展示他虬劲的肌肉和厚实的皮毛。又长大嘴巴,露出一口闪着寒芒的利齿。

  “白虎族崇尚力量,像我这般的狼一定会博得青睐!”

  身旁一群小狼欣喜地附和道:“是的是的,首领在极北威名远扬,上门女婿是当定了!”

  越凉一边吃着烤鱼,一边打断了这群兴奋的狼的对话,“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要给谁做上门女婿?”

  一头小狼鄙夷地皱皱鼻子,“就是白虎族的族长越皓,他父神最近在帮他张罗着娶亲。你竟是连越皓都不知道吗?”

  越凉无辜地摇摇头。

  狼首领是个热心的,托腮苦思许久,为他解答道:“那你认识刺牙吗,刺牙是我族前任首领,曾任越皓副官,在极北享有盛名,这总该知道吧?”

  越凉眨了眨眼,又是摇头,还说:“真是抱歉,我连你们都没听说过。”

  这下子,所有的狼都不服气了,居然有人还不知道冰原木狼族的威名?在冰原和极北陆地没有分开以前,统治整个极北的可是他们他们木狼族,之后的六翼神什么的,哪能同他们相提并论!

  木狼族有清楚且可查证的上古发源史,有祖神们留下的修炼心法和秘术,还深谙极北生存之道,当玄武族还住在树上的时候,他们已经建起几层楼高的石头房子,派遣商队同中原人族进行贸易了!

  这样一支称霸极北的神兽族,眼前这脏脏兮兮的老王八竟不知道?

  一群狼崽围着越凉,七嘴八舌地给他把木狼族族史扒了一遍,听说他有些年纪,又拉了祖上好几位上神出来撑腰,偏就不信几十万年的祖史还能比这老王八的年纪小了不成。

  狼首领一直数到底,越数越汗颜,因为他已经快把所有的先祖都拉出来了,越凉还是摇头,说年代太近。直到最后说出木狼族的始祖是奎木狼,当年天覆后率众逃到极北,族名也是取于他的神号。

  越凉这才恍然大悟,一副欣喜和善的面容,笑道:“是奎木狼啊,我知道,他是一只勇敢的狼。”

  前世时天帝曾派座下星宿前往四方听候差遣,奎木狼被分到玄武族的大殿当差,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绝无怨言,踏实肯干,越凉一直觉得这孩子极有当长工的天分。

  奎木狼到他殿里当差时不过百余岁,还是个稚嫩的小家伙呢,当时他方同太炀结契,也没自己的幺幺,就把奎木狼当做半个幺幺来养了。后来奎木狼也长成了一位忠义的神将,助他征战四方。

  现如今故友不再,但他的后代都这么大,这么多了,可谓是沧海桑田。

  越凉感叹不已,望向这群狼族的目光立刻变得慈祥起来。

  狼首领见自己终于说服越凉,令其承认木狼族的族威,骄傲得鼻子都快翘上天了。拍了拍越凉的肩膀,对他说:“你既识得我族先祖,虽为彩礼但我必不会亏待你,等我们走到北庙后,你就有花草吃了。”

  越凉本想解释一下玄武族并不吃花草,只是从前因着条件艰苦才不得已采花做糯团吃,然而他很快反应过来狼首领的后半句话,诧异道:“你们要带我离开极北?不行啊,快放了我吧,否则真会有麻烦的。”

  “我契侣脾气不大好,被他发现你们带我走了,要来打你们的。”

  狼首领哈哈大笑,周围的小狼也幸灾乐祸地笑起来,皆轻蔑地看着他。狼首领不以为意,“他要来,就让他来啊,我们正好抓一双去,哈哈哈!”

  这些年轻人啊,吹过几场风雪就以为自己能扛得住天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心中盘算着如何出逃。

  最好还是快些回去,别吧误会闹大吧。

  哎。

  .

  此时,距离越凉千里之外的玄武族驻地里,舜苍,东秦,还有其他几只小玄武们都挤进越凉家中,担忧地围在榻边。

  太炀正疲惫地躺在榻上,他刚打完架回来,身上的伤倒无甚大碍,只是耗费的灵力需要一些时间涨回来。

  愿巫那个疯婆子只顾撕扯,待他们打到最后也没透露出一点有用的线索。

  他的胸口处有两处危机灵脉的剑伤,但愿巫被他斩了鲛尾,且打起来时荡出去的灵力被鸿钧封印弹回来,抽在身上当真不好受。

  他离开前,愿巫匍匐在地上,张嘴呕出一口暗红的血,裂开嘴哼笑道,“想不到这辈子我还是输给了你,罢了,罢了。”

  “只是,我就算输了也不会让你二人好过。我令越凉想起前世令他痛苦的回忆,且那些都与你相关,你若有信心找回他,便去吧。”

玄武族的辞典里就没有“沾花惹草”这四个字,他们将忠贞视为最高美德,就算因事所需,明知道是假的也不愿上去。越凉摸摸鼻子,一时间不知道是先高兴好,还是先烦恼好。

  这条暗藏在骨子里的准则对他同样适用,一想到要在擂台上为了另一个人去打架,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在为不是太炀的人争取,他浑身上下就都膈应得慌。

【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本页完)

--免责声明-- 《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版权归原作者,《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玄武重生日记+番外 by 元夜(下)》这篇小说su9975-1。

<small id='su9975-1'></small><noframes id='su9975-1'>

  • <tfoot id='su9975-1'></tfoot>

          <legend id='su9975-1'><style id='su9975-1'><dir id='su9975-1'><q id='su9975-1'></q></dir></style></legend>
          <i id='su9975-1'><tr id='su9975-1'><dt id='su9975-1'><q id='su9975-1'><span id='su9975-1'><th id='su9975-1'></th></span></q></dt></tr></i><div id='su9975-1'><tfoot id='su9975-1'></tfoot><dl id='su9975-1'><fieldset id='su9975-1'></fieldset></dl></div>
              <bdo id='su9975-1'></bdo><ul id='su9975-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