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

分类: 书库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


  她这边安心歇了,任娇柔却用红漆盘盛了几样好菜,哭哭啼啼去了柴房。
  范婆子已经缓过劲儿来,被任娇柔拿去堵嘴的布巾后,破口大骂。
  任娇柔哪里能听范婆子骂人,一个劲儿地抱怨范婆子糊涂,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一边骂范婆子连累她,一边又透露出顾衣准备将范婆子乱棍打死的事,绝口不提顾衣让她做选择的事。
  “是我连累了姑娘。”范婆子懊恼不已,她言道,“姑娘倒也不必太害怕,你出去后只说我给顾衣下毒,并不是要害顾衣,而是想借谋害顾衣,让你在顾家无法立足。”
  任娇柔眼前一亮:“怎么说?”
  “我给顾衣下毒这事,本就说不过去。谁寄人篱下,都只有狠狠巴结主人家的,哪有下毒谋害主人家千金的?必然有人琢磨不透这一点,你就抓着这点,说我对你早有怨言,看似是在害顾衣,实则是在害你。如此一来,他们只有同情你的份儿,哪里还会怪你?”范婆子悲声道,“姑娘啊,这一关你虽能顺利过去,可日后我便不能陪着你护着你了,你一定要多长个心眼,不要再头脑简单,任人欺辱!”
  任娇柔没想到范婆子临死前还未自己谋算,一把将人抱住:“我一定为你报仇!”
  天彻底黑透,没有月光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夜色沉的像是像是一口大钟,压的人喘不过气。
  几个人行色匆匆,将范婆子从柴房拉出,直接出了府门。范婆子手脚皆被捆着,嘴也被堵的严严实实,拖出去的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丝毫动静。
  香草提着一盏白兔花灯,为顾衣照亮身前的一方青砖。
  她们身后的院子里回荡着任娇柔的哭诉声,院里的人都被任娇柔找出来诉苦,说是范婆子要害她。顾衣听得心烦,跑出来送范婆子最后一程。
  这个婆子着实可恶,为了一己之私,便要害别人背上恶名。
  对于顾衣来说,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
  但顾衣又念她是个忠心的,决定饶她一命。杀人这事,顾衣再作,心里这关也迈不过去。
  “虽说免了她一死,可送去大漠当马奴,恐怕生不如死。”顾衣勾唇冷笑,“能不能活命,活的像不像个人,就看她本事了。”
  香草道:“姑娘心善,阿弥陀佛,会有福报的。”
  福报?顾衣摇头,她不信这个。
  人活的好与坏,全凭自己去谋,去做,去争。
  “如果真有福报,我做了这么多好事,怎么没见过福报?”顾衣笑着回房,嘴里轻轻哼着小曲,心情愉悦。
  她和香草走后,一个矮小的身形悄悄出了府门。
  第二日,顾家收拾东西启程回皇城,出城后在一处茶肆歇脚,见店小二正神色惶恐地与另一桌客人说话。
  “一个老妇人,就死在前面不远。不知是得罪了什么仇家,应该是活着的时候被丢进了狼群,昨儿三更还能听见她的惨叫呢。哎哟,我的菩萨,提起来我就心惊。”
 
第14章 回府
  一路上顾衣他们听到的稀奇事儿不少,这次也没多想,只是听一耳朵罢了。
  眼看年关越来越近,北疆的风雪也越来越大,回程的路比他们想象中要难走得多。
  为了年前能回到皇城,大家一心赶路,就连来时频频抱怨骨头都被颠散了的顾衣,也没多说什么,不管多累,她都咬牙坚持。
  倒是梁温娇气,一到饭点必要大家停下,还不肯只吃干粮,在市集就要下馆子,在野外就让人把备好的鸡鸭拿出来烤着吃。
  气的张管事几次想拿棍子打他,都让顾衣给拦了。
  顾衣不是心疼梁温,她是在救张管事的小命。
  托了梁温的福,顾衣也不必那么辛苦,一天总算有两三次喘口气的机会。
  任娇柔一路上几乎不怎么露面,顾衣拨了个丫头照顾她。丫头每日把吃食送到马车上,除了到客栈休息,她的脚就没挨过地。
  香草还笑话梁温:“瞧你,比任姑娘还像娇滴滴的千金呢!”
  梁温随她取笑,该如何还如何。
  紧赶慢赶,总算在除夕这天回了顾府。大管事顾文墨接到消息,早早率着众人在门外迎候。
  众奴仆磕了头,才有人搬了小矮凳,扶顾衣下马车。
  顾衣抬眼瞧,果然看见不少新面孔,想必这些都是薛氏在她走之后买的新仆。
  这些人经薛氏的手进来,日后自然是听薛氏的话。只要薛氏疼她,任娇柔就在顾府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正要进府,就见几个丫头婆子搀扶着薛氏从二门出来了。薛氏披着狐裘大氅,额头系着缀珍珠绒毡大红抹额,发髻松松垂在脑后,一副病歪歪的模样。
  顾衣快走两步,扶住她的手:“姨娘这是怎么了?”
  薛氏还未开口,身旁张管事家的便说:“老爷年关要出远门,姨娘心焦,大病一场。”
  怪不得没瞧见他父亲。
  顾衣纳闷,她怎么记得原著中,顾争凌这个年关并未出门。
  剧情怎么不对劲?
  “姨娘身体不适,就该好好待在房里,出来做甚?”
  薛氏含笑捏了捏她的手,这是她们两人才有的亲密动作,有些话不用说出口,彼此也明白。她走了两个月,薛氏怎能不想她?要是身子爽朗,恐怕就要去城门迎她了。
  两人说话的工夫,任娇柔轻移莲步,也走了过来。
  薛氏靠在顾衣身上,看着任娇柔笑道:“来了远客,怎能不出门迎接?”
  任娇柔在阳乐县时就已经打听好顾府的情况。与她父亲交好的同僚不少,她之所以选择顾府,不仅仅是因为顾争凌位高权重,更是因为顾府没有一个正经的女主人。
  当时范婆子同她分析,顾衣尚小,不足以管家,也好哄好骗。薛氏不过一个妾室,位从奴仆,即便她是客,也比薛氏尊贵。
  他们进了顾府,日子应该是最好过的。
  谁曾想,顾衣小是小,却也厉害的很。
  她本来瞧不上这个姨娘,但已然得罪了顾衣,她不得不拉拢薛氏,让自己在顾府多个靠山。
  “娇柔见过薛姨娘。”任娇柔向薛氏行了个福礼。
  薛氏忙要侧身让开,却被顾衣拉着,生生受了任娇柔的礼。
  “好姑娘,好姑娘!初次见面,我也未曾备下厚礼,这个红玛瑙璎珞,虽不算名贵,可上面宝石颗颗剔透,也算难得,希望任姑娘万万不要嫌弃。”
  薛氏身后的丫头打开一只楠木盒子,将里面的璎珞展示给任娇柔看。
  任娇柔谢过,丫头收下。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本页完)

--免责声明--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版权归原作者,《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19)》这篇小说su9991-19。

<small id='su9991-19'></small><noframes id='su9991-19'>

  • <tfoot id='su9991-19'></tfoot>

          <legend id='su9991-19'><style id='su9991-19'><dir id='su9991-19'><q id='su9991-19'></q></dir></style></legend>
          <i id='su9991-19'><tr id='su9991-19'><dt id='su9991-19'><q id='su9991-19'><span id='su9991-19'><th id='su9991-19'></th></span></q></dt></tr></i><div id='su9991-19'><tfoot id='su9991-19'></tfoot><dl id='su9991-19'><fieldset id='su9991-19'></fieldset></dl></div>
              <bdo id='su9991-19'></bdo><ul id='su9991-19'></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