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

分类: 书库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


  如今见顾衣拿出账本来,她还以为自己的法子生了效,迫的顾衣终于走上了正道,因此喜不自胜。
  一连学了两个时辰,天都落黑了,顾衣才合上账本。
  薛氏欣慰道:“这才有一府千金的做派。你要是不会打理内务,迟早会惯的那些奴仆心往野了去,背着你干些偷鸡摸狗的混账事。”
  “女儿受教了。”顾衣点头。
  顾争凌还未回来,晚膳要等他回来才能用。薛氏怕她饿着,让小厨房先给她炖一盅甜汤填补肚子。
  她笑着辞了:“父亲走时,叮嘱我吃雪参汤。我贪嘴您这里的饭食,拖到现在还没吃,现在正好去用了它,顺便换身衣裳。”
  “也好。”薛氏叫自己院里两个婆子,给顾衣打着灯送回去。
  顾衣回到小院,就命人去拿自己的雪参汤。香草想说什么,被顾衣使了个眼色制止了。

  外头不知为何慌乱了一阵,过了一炷香时间,小厨房的张厨娘才红着脸进来禀告:“姑娘,对不住,那碗参汤婆子我没看住,竟给撒了。”
  顾衣冷笑着“哦”了一声,也不答别的话,只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上下盯着张厨娘打量。
  片刻后,张厨娘再也忍不住,咕咚一声跪到地上,磕头道:“姑娘,婆子我撒了谎,参汤根本不是撒了,是不知道被谁偷吃了去。”
  香草奇道:“不管是撒了,还是被人偷吃了,总归是你没看住,罪责都一样,你为何要骗姑娘说是撒了,凭白多一层罪过?”
  张厨娘结结巴巴辩解:“姑娘马上要出远门,婆子怕姑娘为此动怒,大动干戈调查,以至于晚上不得好好安歇。”
  “调不调查是姑娘的事,何须你操心?”香草朝张厨娘身上啐了一口,“凭你敢撒谎骗姑娘,就该狠狠打十个嘴板子。”
  张厨娘自是磕头求饶,看着十分可怜,只是顾衣还是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对香草的愤恨。
  香草这个丫头满眼都是她,根本不通人情世故,在她的小院连个朋友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廖婆子能轻易害了她。
  “骗我自然不对,但念在你伺候我多年的份上,这次先饶了你。”顾衣温柔轻笑,挥手,“你且下去休息吧。”
  张厨娘感激不尽,慌忙退下。
  “姑娘,为何不重重惩治她?您再大度下去,她们都要变成刁奴了!”香草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原本就圆的脸蛋,更是圆上加圆。
  顾衣瞧她模样可爱,忍不住笑出声。
  “姑娘还笑!外头那些丫头婆子,看见张婆子全身而退,还不定怎么议论您蠢笨好糊弄呢?”
  “议论的好,我还怕她们不凑在一起说呢?”
  “姑娘!”香草忧心道,“您今个是怎么了,好脾气也不该在这个时候使。今天她们敢骗您,敢吃您一碗参汤,若不狠狠惩治,明日说不得就要爬您头上作威作福了?”
  顾衣冷笑一声:“谁说我不打算狠狠惩治?”
  “那您还放张婆子走?她走了,您还怎么查?”
  顾衣抬手朝东南角一指:“你去瞧瞧谁在茅厕里出不来,不就知道谁偷吃了我那碗参汤?”
  香草恍然大悟:“您今日没赏了廖婆子吃参汤,还命我偷偷放泻药,原来是要出手收拾廖婆子了,姑娘好手段。”
  “先别急着夸我,等会,你还有得夸呢。”
  廖婆子被人从茅厕里揪出来,双腿发软,已然没有多少气力,却仍然梗着脖子大喊:“姑娘吃我的奶水长大,我吃她一碗参汤怎么了?就算到了老爷面前,老爷也不会因为一碗参汤发落我。还不快拿开你们的脏手,扶老婆子我回屋躺着。”
  众人将她揪到顾衣面前,逼迫她跪在台阶下,都拿眼小心瞧顾衣的脸色。
  “廖妈妈说的对,我吃你的奶水才有了今日,待你和其他奴仆自然不同。一碗参汤而已,我自该孝敬你。”
  廖婆子满意道:“姑娘知道念着我老婆子,甚好。”
  “只是……”顾衣话锋一转,“只是我孝敬你,是我孝敬你。你偷吃,犯了府上的规矩,就得按府上的规矩走,我一个不掌权的姑娘家,怎么好坏了府上的规矩?”
  顾府规矩,凡是盗窃,一律捆了发卖。
  廖婆子见顾衣不似往日耳根子软,忙磕头求饶。顾衣丝毫不为所动。
  众人暗暗琢磨,廖婆子这次的坎儿怕是过不去了,想不到廖婆子平日里在顾府作威作福,竟然败在一碗参汤上。
  下人们有的暗自庆幸,有的紧锁眉头,正琢磨呢,廖婆子却又被顾衣叫到屋里关起门说话。
  不一会,廖婆子欢欢喜喜出来,直言自己没事了。众人疑惑,又见外院过来几个粗壮男丁,将负责采买的裴婆子等人捆了,直接发卖。
  事情毕,顾衣自去主院等候顾争凌回来,留香草在院里看好戏。
  顾衣走后,先是廖婆子像张厨娘发难,说张厨娘告发她,要不然姑娘怎么会那么快便发现是她偷吃了参汤?
  两人带着各自的心腹扭打在一起,这边还没打完,裴婆子等人的儿女找上小院来,见了廖婆子就拳打脚踢。
  说是廖婆子为了保住自身,把裴婆子等人贪了院里花草钱的事推出来挡刀,如若不是,应该发卖了廖婆子,怎么关上门跟廖婆子说了几句,廖婆子没事了,姑娘立刻要追究起账本上的漏洞来了?
  卖了他们母亲,这辈子说不定就再没相见的机会,这不等于直接杀了他们的亲人吗?
  十几人在小院打的你死我活,动静颇大。顾争凌刚回府,就听说有人在他姑娘的院里打架,过来一瞧,盆碗摔了个满地,花花草草早已作践的不行,打架的人皆是面目狰狞,浑身是血,看戏的人也一脸惴惴,整个小院哪儿还有以往平静安详之态,简直成了血腥战场。
  顾争凌大怒,将参与此事的所有人捆了,一并找人牙子发卖,立马就卖出府,谁也不许求情。
  经此一事,顾衣不但除去了廖婆子,护住了香草,也彻底整顿了她的小院,甚至是顾府。
  主人家这么一发狠,整个顾府去了近三成的奴仆,少不得要重新采买仆人。新买的奴仆跟谁也不熟,原来府里拉帮结派的风气自然少了。旧奴经此敲打,敛了不该有的心思,从此也要本本分分做事。
 
第3章 暴富
  此事得益最大的,不是顾衣,而是薛氏。
  她地位尴尬,虽说头上没有女主人,自己就能做府里的主,可有些旧奴并不是真心臣服。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本页完)

--免责声明--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版权归原作者,《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by 锦重(3)》这篇小说su9991-3。

<small id='su9991-3'></small><noframes id='su9991-3'>

  • <tfoot id='su9991-3'></tfoot>

          <legend id='su9991-3'><style id='su9991-3'><dir id='su9991-3'><q id='su9991-3'></q></dir></style></legend>
          <i id='su9991-3'><tr id='su9991-3'><dt id='su9991-3'><q id='su9991-3'><span id='su9991-3'><th id='su9991-3'></th></span></q></dt></tr></i><div id='su9991-3'><tfoot id='su9991-3'></tfoot><dl id='su9991-3'><fieldset id='su9991-3'></fieldset></dl></div>
              <bdo id='su9991-3'></bdo><ul id='su9991-3'></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