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

时间: 2020-06-14 20:31:55 分类: 今日小说

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

   《假千金是真锦鲤》作者:宝棠

  文案:
  乔依从小就福运旺,她一出生,家里的公司股票涨停了一个月,父母高兴地说她是小福包。
  娇养了二十年,突然发现不是亲生。
  养父母瞬间变脸,真千金来势汹汹,未婚夫立即退婚。
  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却只见她随手买张彩票,就中了十六亿。
  爬个山散心,能发现罕见古化石。
  就连她给亲父母盖厕所拉来的一堆石头里,都能开出帝王绿。
  众人眼睁睁看着她亲父母家日子越过越好,养父母家却屡屡受挫。
  不仅如此,就连养父母都高攀不上的大佬,都对乔依青眼有加,转眼把人圈进自己地盘里。
  宠,宠,往死里宠。
  这是个“你不懂的知识我全都会,你攀不上的关系都叫我姐妹,你追不到的男人叫我宝贝,就连你捧的明星都争先恐后给我唱堂会”的故事。
  【食用指南】
  ★据评论区说有点沙雕;
  ★平行架空,金手指粗,带娱乐圈但不当明星;
  ★大女主,有cp没男主;
  ★福运小仙女×商界大佬。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女配 爽文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乔依 ┃ 配角:新文求收《你无法预料的CP我都能HE[快穿]》感谢!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假千金变真千金。
 
第1章 乔依的决定
  深夜,叶宅的书房,叶乔依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盯着书桌上的一份文件。
  这是一份亲子鉴定,前面的明细她看不懂,但最后一行红字她是懂得的。
  不支持她和叶氏夫妇的亲子关系。
  时间是在三个月前。
  难怪最近他们看自己的目光不对劲,常常在一起说话的时候,看到她出现,就突然止住话题,敷衍地赶她走。可是为什么,他们不在刚刚确认的时候就告诉她,自己不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非要等三个月?
  很快,叶乔依知道了答案。
  曾经对自己关爱有加的父母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叶母别过脸不作声,似是懒得多看她一眼。
  叶父则是板着脸,冷声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乔依,你不是我们的孩子。”他顿了顿,语气放缓了些,“我们已经找到了亲生女儿,会在明天接她回来。今天晚了,你收拾收拾,明天中午前离开吧。”
  竟连一天的时间都不留给她。
  叶乔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的,她以为自己会失眠,却头沾枕头就睡了个昏天暗地。
  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做了个极长极长的梦,醒来时天已大亮,她的头隐隐作痛。
  抚额坐了好一会儿,叶乔依才从脑中纷乱的梦境记忆中梳理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她,竟然是一本书中的人物。当然了,从她被叶家扫地出门来看,她不仅不是主角,还是个处处跟主角作对的恶毒女配。
  昨晚的梦就是自己被叶氏夫妇叫到书房的画面作为开场的。
  她一开始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心酸地想,这件事给自己的心理打击果然太大了,现实里遭遇了不够,还要在梦里再经历过一遍。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件事太过刺激才会在梦里重演一回,谁料梦越做越长,竟然把她的人生都走了一趟。
  她梦到自己在今天并没有听叶父的话,在规定时间离开,而是趁着他们去接亲女的时候,主动搬到客房住,等他们回来,就苦苦哀求叶氏夫妇让自己留在这里。
  “住客房也可以,住下人房也没问题。妈妈,爸爸,不要赶我走!我会对姐姐好,不跟姐姐抢。”终于成功留在叶家。
  梦里的她哭得痛彻心扉,根本没有注意到养父母眼中的痛恨与鄙视。
  而后的一切就更荒诞了。
  叶家真正的千金前二十年都长在贫苦的乡下,初来乍到,根本无法融入现代社会的生活。她作为鸠占鹊巢的冒牌货,费尽心力讨好她,帮助她,引导她,鞍前马后地伺候她,带她进入本市名媛圈,只为了能刷到叶父叶母的好感,能让她以养女的身份继续留在叶家生活。
  谁料真千金并不领她的情,把叶乔依所有的帮助和引导,都当作是下马威,是对自己的轻视与炫耀,咬牙发狠总有一天要把她踩在脚下,不让她再继续有“嘲弄”自己的机会。
  她也确实做到了。
  真千金经过一年的刻苦努力,很快就能抛开叶乔依,独自游走在当地上流社会间,不再与她捆绑出现。所有人都对她赞不绝口,认为她不愧是叶家的女儿,毕竟“龙生龙,凤生凤”,叶真千金天生高贵,不同凡人。
  就连与她订婚的未婚夫尚宇涛,都不知在什么时候被真千金所吸引。在她到了婚龄,想要完婚的时候,轻蔑地斥责她:“叶乔依,你这样虚荣的不顾一切向上爬的女人,怎么可能嫁到我们尚家?”
  梦境冗长又压抑,叶父叶母对她不过薄留几分面子情,叶家真千金又恨她入骨。唯有一直没有解除婚约的尚宇涛帅气的脸曾是整个梦境里唯一的亮色。
  而此刻,他摆出甜蜜的微笑,伸出手,牵过真千金:“只有像惜妍这样努力又善良的人,才配做我的妻子。”
  她惶恐又焦急,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她争,她闹,她向所有可能的人求助。
  但尚家和叶家已经达成共识,她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不自量力。这一通操作,不仅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对她敬而远之,也作没了叶父叶母的最后一点情面,正式赶她出叶家。
  “你已经抢了惜妍的童年,现在还想要抢她的丈夫吗?”
  她无处可去,心里苦闷,跑到酒吧喝得烂醉,被人捡尸后,染上了那方面的病。
  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她在乡下的亲生父母从村里大老远地赶来,将她接回去好生照顾。却也因为再没有富足的生活条件,得不到好的治疗,没几年就郁郁而终了。
  死前的寂寞无助是如此真实。叶乔依揉着额头,心绪随着梦境回忆起伏不定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平静。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做了这么令人窒息的梦,她都要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一份努力。
  梦里的她拒绝回到亲生父母身边,死皮赖脸地留在叶家,给叶家亲女当个使唤丫头,有落得什么好下场吗?最后若不是亲生母亲接了她回去,恐怕她到死都没人收尸。
  叶父叶母知道真相后三个月都瞒得滴水不露,竟然是因为他们暂时找不到亲生女儿,还想着若是找不回来,就把自己继续养着,也算有个后代。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自己和叶家的亲女是被一个脸盲护士无意抱错,在这个荒诞故事里,她也是无辜的。
  叶父叶母若是没能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就也要断了叶乔依真正的亲缘,又是何其自私冷漠。
  虽然没能亲眼见到,但叶乔依已经对自己那对素未谋面的父母充满了好感。
  她决定了,她要去找他们。至于叶家,她是不想再待了。
  ……
  叶乔依下楼的时候,叶宅的主人们已经都出门了。
  静悄悄的大宅子里,仅有几个下人在尽职尽责地做着自己的事,见了她,纷纷停了手中的事给她行礼,目光或是担忧或是难过。
  与他们一一颌首作别,叶乔依穿过富丽堂皇的大厅,走到门口,一直照顾着她起居的陈阿姨迎上来,表情复杂地说:“大小姐,不是,叶小姐……乔依小姐,太太让我查看一下你的包……”
  陈阿姨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个字时,已几不可闻,想是难以启齿。
  叶乔依理解她的不易,爽快地将双肩背包卸下来,主动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摆在门厅的柜面上:“这是我去年拿的数学奖状,这是我前年拿的钢琴奖杯……”
  背包不小,里面的东西也不少,却样样都是并不具备什么金钱价值,却对叶乔依很有意义的。
  看着与先生、太太的猜测不同,并没有夹带珠宝、手表等贵重物品,反而全是这些代表着少女累累收获和过往回忆的纪念物,陈阿姨脸上都是羞愧与难堪,好像被搜包打脸的人是自己似的。
  叶乔依把东西装好,回头看见,不由抱了抱她,温声说:“陈阿姨,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有机会我就去看你。”
  她说的是去,不是来,意思就是不想再回到叶宅了。
  陈阿姨听懂了,强笑道:“好,我送乔依小姐出去。”说着就往前几步去开门。
  叶乔依想说不用了,这间宅子真正的大小姐即将归来,家里还有许多事要做,不必为了自己这个假千金耗费时间,但看到她带着期盼和不舍的眼睛望着自己,还是心软地一点头。
  陈阿姨刚打开叶宅大厅大门,就听见一阵优越的引擎声自远处而来,转眼就到了眼前。
  叶乔依缓步走出去,就见昨晚她还亲热称之为爸爸妈妈的叶氏夫妇小心护着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女下了车。
  大概是没想到会迎面撞上她,叶氏夫妇根本没有抬头,全副心力都投注在身侧的人身上,察觉到少女脚步一顿,这才恍然看到叶乔依就立在门口。
  叶母的脸僵了一下,马上向怀中半搂着的少女解释道:“乖乖,别怕,妈妈跟……跟乔依说好了,今天她就搬走,不会影响到你的。”
  叶父也马上从另一边迎上来,把她们娘儿俩护在身前:“是啊,乖乖别怕,她马上就走了。”
  叶父说完抬头,有些嫌弃地对陈阿姨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大小姐拿行李。没点眼力见儿。”
  走得近了,叶父就把一切看得很清楚:陈阿姨正在为即将搬走的叶乔依开门。
  他很不高兴:这个人是不想干了吗?知不知道谁才是给她发工资的?竟然放着正牌大小姐不迎接,反而去给叶乔依开门,真是不知所谓!
  端人饭碗就受人管。主家有令,陈阿姨只得歉疚地看了叶乔依一眼,低着头快步走下台阶去做事。
  夫妻俩护着少女,像是拥着宝贝金疙瘩,而把一手养大的叶乔依,当成了会吃人的洪水猛兽似的。
  叶氏夫妇说的话不好听,做的事也不好看,但已经在梦境里死过一回的叶乔依不欲节外生枝,对于他们刚才的夹棍带棒不想理会,她从台阶一旁走下来,只想快速离开这里。
  车子停得很近,叶家三口加上忙碌的陈阿姨,把出路堵了一大半,叶乔依想要离开,只能从他们身旁绕行。
  经过叶氏三口身边的时候,叶乔依目不斜视。
  曾几何时,叶氏夫妇也这么关爱她。到底是叫了二十年的爸爸妈妈,对他们,叶乔依心里本该存着浓浓的依恋的,可经过昨晚的梦,她有再多依恋也都淡了。
  叶母第一时间别开脸,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看过来:“等等。”
  她指着叶乔依的背包说:“这装的是什么?这么大一包。”
  说着伸手拦下她,口不择言道:“我说怎么我们回来了你还没走,原来是搬东西去了!你有什么行李需要收拾?让你拿几身衣服都是我们好心了,拿个身份证需要多少时间?拖拖拉拉到现在。”
  她越说越觉得是那么回事,自己点点头:“没错。早上我们出门的时候,你还亲亲热热叫我们爸爸妈妈,现在要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肯定心里有鬼!”
  叶母看着眼前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白嫩娇美,想到身边的亲生女儿前二十年却住在贫穷落后的农村,风吹日晒,不由一阵心疼。
  她越想越气,拦住叶乔依,转头训斥:“小陈,让你好好检查,你怎么让她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出去?到底是不是不想干了?还不快点过来!”
  像叶家住的别墅,都自带入户车库,有电梯直达内部。叶氏夫妇今天会选择在大门前停车,也是存着让失散多年,终于找回的女儿堂堂正正从大门进的想法。
  本来是个好兆头,谁料到会迎面撞上假女儿,叶母心里头十分不痛快。
  她本来对叶乔依多少有几分感情。到底是一手娇养大的,叶乔依又漂亮又聪明,是个出色的女儿,向来给自己长脸。只是想起今天去接亲女回家时看到的景象,想到她偷走了亲女的富贵人生,自己的亲女代她受苦二十年,就气不打一处来。
  叶乔依的目光终于看向她。
  她可以理解叶母对于亲女被抱错的愤怒和伤心,却不能任由她借题发挥贬损自己的尊严。
  多年的良好教养深刻骨髓,叶乔依很想帅气地回嘴,告诉她自己的人格不容侮辱,却张了张口,怎么也说不出一句伤人的话。
  要是叶母不再继续说伤人的话就好了,这样她就不必回嘴了。
  她无奈地想。
  转眼叶母就被口水呛到,咳得眼泪都出来了,腰都弯着怎么也直不起来,只拿手指着她,示意陈阿姨搜包,见陈阿姨迟迟不过来,她一边咳着,一边伸手来扯。
  谁料指尖刚碰到包身,叶母的手就扭曲得跟鸡爪似的,竟是抽筋了。
  叶乔依:???
 
第2章 乔依的愿望
  叶母又是呛咳,又是抽筋,在叶父和亲女的拍抚下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抬眼一看,叶乔依已经不在眼前了。

【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本页完)

  • 更多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推荐免费小说
  • 厂督给我当夫君 by 擎天姑娘日期:06-14

    书名:厂督给我当夫君 作者:擎天姑娘 文案: 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当做兄长即可,把陆府当做自己家,安安心心住下来便是。 一年后,陆铭对她说:念念,你让我在心中念你千...

  • 我先动的心 by 应栀日期:06-14

    ================= 书名:我先动的心 作者:应栀 文案: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 我的保镖先生求预收 作为豪门大小姐,褚焉的人生过得潇洒恣意,即便是选秀出道,也要做最红的爱豆。 就算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褚焉也觉得这不是大事。 直到褚焉在自家大哥...

  • 肆意掠夺 by 初醺日期:06-14

    书名:肆意掠夺[娱乐圈] 作者:初醺 文案: 谈霁选秀走红,凭借实力一跃成为顶流, 舞台上的他耀眼璀璨,舞台下的他礼貌待人,可只有知情人知道,这位公子哥远没有表面上乖顺。 让他发自拍,他撒娇,姐姐,你哄哄我嘛。 让他录制节目,他撒娇,姐姐,我不想...

  • 燃吻 by 遇时日期:06-14

    书名:燃吻 作者:遇时 备注: 正文完,下本开《温柔火》 分手第八年,安澜惨兮兮地站在骨科室门口 安澜:医生,我觉得我这条腿快断了 男人从病历本上抬眸,面色淡漠:那就断了吧 安澜: 年少的一场喜欢,安澜爱得轰轰烈烈,追到时清和之后 她曾扬言:我这辈子都...

  • 先花他一个亿 by 五月锦日期:06-14

    书名:先花他一个亿 作者:五月锦 文案: 靠败家续命的小可爱X只想追妻的珠宝设计师 顾初初穿成继承千亿遗产,人人艳羡的豪门千金。 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宠她上天,未婚夫是科技新贵,与她青梅竹马。 然而,她刚穿过来就确诊患上绝症,一周后会变成植物人。...

  • 《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上一篇
  • 厂督给我当夫君 by 擎天姑娘--预览厂督给我当夫君 by 擎天姑娘-

       书名:厂督给我当夫君

      作者:擎天姑娘
      文案:
      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当做兄长即可,把陆府当做自己家,安安心心住下来便是。”
      一年后,陆铭对她说:“念念,你让我在心中念你千千万万遍。”
      沈婉柔:兄长,当初说好的拿我当幼妹呢???
      陆铭:真香。
      他本是镇国公府的世子,风光霁月,名满京华,却因一场冤案,世代忠良的陆家被满门抄斩,唯剩他一人。蛰伏五年,他是东厂厂督,更是世人口中的“玉面阎王”。
      她本是高门贵女,安富尊荣,奈何家道中落,一朝从天上的云,跌落成地上的泥。无家可归,便如那无依的浮萍。
      孤身一人很冷,可是与你相偎,便是暖。
      这世间万般皆苦,唯有你一人是甜。
      ******
      男主是真男人!!!
      1v1,sc , 甜宠撩!恋爱小甜饼系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铭,沈婉柔 ┃ 配角:预收文《侍卫大人今天动心了吗?(重生)》求收藏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来和厂督谈恋爱!
     
    第1章 大雪
      永康六年的冬,天冷得不像话,鹅毛般的雪花絮絮下着,纷纷扬扬,纷纷扬扬。
      一驾朴素青篷马车缓缓驶过寂若无人的长街,深厚积雪在车轮下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车外严寒,车内却也因少了褥子和炭火的加持而冰冷冻人,熙春搓了搓手,打破一路来压抑着的沉默:“姑娘,走了这许久,陆府当是快要到了吧?”沈婉柔听了似是才微微回过神,素手掀起车帘往外看了看:“马车入巷,两边皆是府邸,富丽不足却胜在清幽,不似普通民宅。”熙春点点头,心中有数。
      马车辘辘前行,不消一刻便停在了一处位置较偏的府门前,熙春和拂冬先下了车,折过身来扶自家姑娘。沈婉柔在府前站定,抬头便见牌匾上刻着的两个遒美健秀的大字——“陆府”。
      已连续下了半月大雪的京城,天地间只剩下一片明晃晃的白,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席卷细碎的飞雪扑面而来,吹得人面上生疼,拂冬又将沈婉柔身上的斗篷紧了紧,一双美目满含担忧。沈婉柔知她所忧,握住拂冬放于自己领口的手,轻轻地对她笑了笑,红唇无声吐出两个字:“无事”,遂转身随着门前早已候着迎接的小厮入府。
      熙春、拂冬二人跟随其后,看着自家姑娘纤细单薄的背影,都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想她们家姑娘,本也是官家出身的千金小姐,父亲虽不是肱骨大臣,却也位居两淮盐运使,是顶顶风光的人物了。姑娘的姨母又是京城冯家兵部左侍郎的嫡妻,昔日荣华,自不必说。
      盐运使一职,油水颇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只可惜自家老爷本是一介清贫书生,家中并无贵人,大难来时,便也只能被舍弃当成政治的牺牲品。从锒铛入狱到问罪砍头,一切都来得太快,使人毫无招架之力。
      可怜了自家小姐,生母走得早,老爷人到中年又是个贪图享乐的,这些年来对小姐关心甚少。若说还有哪个惦记着小姐的长辈,那便是每年都要接小姐去京城住上一段时日的姨母了。可这次沈家遭了难,小姐写给往日亲近姨母的书信也久无回音,若不是少时相熟的原镇国公世子,如今的东厂掌印太监陆铭出手相助,姑娘怕是早已被送入了教坊司。只不知,这今后在陆府的日子,又将是怎样一番光景了。
      沈婉柔一面走着,一面细细打量着入目之景。陆府占地不广,但内里别有洞天,楼台楼阁,小桥流水,架构精巧、错落有致,所见皆是一番典雅景象,可见设计这院落的主人必定是不落俗套的。
      领路的小厮是陆铭身边的长随,自陆铭甘为宦官时,便一直侍奉左右,至今已有五年之久,他心中由衷为主子身边终于能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出现而感到欣慰,嘴上忍不住也提点了两句:“姑娘别看咱们厂督在外冷峻寡言,实则是个心善的主子,从未苛待过下人,待人也是极有礼的,姑娘稍后如常应对便是。”
      闻言,沈婉柔知这小厮是善意相告,遂微微笑着点头示意。心中思忖,这小厮应当不知自己与陆铭其实相识,她昔年曾常来京城的姨母家客居,而京城冯家的冯老爷子官至太子太傅,与镇国公陆老爷子二人交情颇深,两家为世交,故沈婉柔与陆铭便也以兄妹相称,昔日相处,融洽自得,如今,却都是物是人非了。
      说话间,几人转眼便至花厅。只见厅中一位约莫二十三四的青年男子正端坐梨花木圆桌边,身着苏绣月华锦衫,外罩妆缎狐肷褶子大氅,绣着雅致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发间上好的羊脂玉簪交相辉映。而此时,他正慢慢饮着盏中热茶,雾气氤氲,柔和了他如画眉眼,清隽出尘。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便是沈婉柔看到陆铭的第一眼时心中所想。
      “沈家婉柔拜见陆厂督。”沈婉柔在距陆铭五步时停下,深深一福,这见礼行得庄重又虔诚,含了千万分的感激,千万分的尊敬,又有着丝丝缕缕的羸弱和几分我见犹怜。
      陆铭其实在沈婉柔进花厅前就已经看到了她,他看着她从长廊那头娉婷走来,看着她如云墨发随风轻轻拂过如花秀靥,看着她一身素净藕荷色衣裙裾蹁跹,就这样看着她走来,时间仿佛刹那间静止。
      八年前也曾有一名女娃笑着向他跑来,让他帮忙捡一下落在高处树枝上的纸鸢。彼时旁人都道镇国公家的世子年纪轻轻却沉稳持重,人前寡言少笑,孩童见了无不避之,这女娃却胆大得很,拿到纸鸢后还笑眯眯向他道谢。
      那年,他十五,女娃八岁。之后偶有做客冯府亦或是赴宴时,也见过数次那女娃,每次她碰着他,便甜甜地喊一声“世子哥哥”,颊边漩起两个小小梨涡。
      他的母亲,也就是镇国公夫人,因是内眷,故得以常常前往冯府与冯家夫人来往,对这个讨喜的小女孩甚是喜爱,还曾和他开过类似于“沈家女娃长得玉雪玲珑,好是可爱,以后出落成豆蔻少女,必是花容月貌。娘亲帮你把她讨来做媳妇儿可好?”的玩笑。
      他当然不会对母亲的调笑上心,只内心也是喜爱这样活泼开朗的女娃的,他愿意把她当成幼妹,在她需要庇护时给予她一方天地。
      他就这样看着她长大,看她一路从垂髫稚子长成如今的豆蔻少女。
      思绪飘远,又收回。再看她时,其实还是能从这张脸上找出当年女娃的影子。还是那双清澈见底的翦水秋瞳,盈盈漾着水光,不动声色间俘获人心。眉如远黛,肌肤胜雪,双唇不点而朱。确如母亲所言,豆蔻少女如今出落得闭月羞花,宛若春日枝头的花骨朵,鲜嫩多娇。
      只是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万人敬仰的镇国公府世子,她也不再是那个稚嫩年幼,无忧无虑的官家贵女。在这样的天寒地冻里,在这样深切切的大雪天中,千丝万缕的情绪如潮水般涌来,险些将他淹没,那感觉,像是狠狠握了一把雪。
      看着眼前还在福身的少女,他胸口生了一抹怜惜:“沈姑娘不必多礼。”
      他稍稍侧过头,长随陈禹便主动上前搬了把椅子请沈婉柔坐下,少女坐稳后,他又徐徐开口,声如碎玉相击,温雅低沉,“沈姑娘与我本是旧识,虽一别五年,却无需生分多礼。此番接入府中是为护姑娘安稳无虞,姑娘暂且住下,若有所需可向府里张管家提,尽管把此处当做自己家便是。若有事为难,也可来听潮轩寻我。至于日后是走是留,但随姑娘心意。”
      沈婉柔静静听陆铭说完,端放于腿上的双手禁不住悄然攥紧袖口,她深深吸气,依然止不住心口处翻腾着席卷着汹涌着要溢出的感伤与感动。自家道中落、亲人一一离世至今,短短时日内她尝到太多人情冷暖,就连往日里最疼爱她的姨母也袖手旁观,天地茫茫,竟没有一所她的容身之地。
      连日来累积着的情绪顷刻间爆发出发,她本以为自己的泪早已流干,本以为已足够坚强,可此时却是悲恸难忍,泪水珠串似的滑落,沈婉柔轻轻侧过头,抬起一边衣袖遮面:“实在对不住,让厂督见笑了,我往日……往日并不如此般的。”
      陆铭留意到那小扇似的睫毛间莹润一片,知她是勾起了家破人亡的悲苦之情,心中一软,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从未哄过少女的他难得犯了难。
      “陆府冷清,一人进餐难免落寞,若姑娘不弃,日后用饭便一起在这花厅用可好?”陆铭试着另起话头,同时从怀中掏出了一方帕子。
      陆府的确冷清,沈家姑娘来前,只有他一个正经主子。如今这刚失至亲的姑娘正处于莫大的伤痛和无助中,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陆铭愿意在这时给予她一些慰藉和关怀。
      沈婉柔怔怔看着身前的一方缎面锦帕,洁白素净,其间隐隐有淡淡木香。
      谁能想到,在外威名远扬、雷霆手段的东厂厂督,当今天子手中使的最好的一把利刃,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她感激接过,飞快地拭了拭眼角,顺从应下,嗓音细软:“自然是好的。”
      陆铭颔首:“姑娘今日进府,怕是对府中不甚熟悉,等下让陈禹领路,去你的院子里瞧瞧,看看还有无物件需要添置。”
      男人如斯细心,沈婉柔心中更暖:“多谢厂督。”语毕,她起身站好,又是盈盈一福:“厂督大恩,婉柔永记于心。”
      陆铭闻言,面上神情一柔,摆了摆手:“去吧。”
      沈婉柔便领着熙春和拂冬,随着领路的陈禹一道去了她在陆府的新居所——嫣然苑。
      赐她嫣然苑,是让她笑口常开的意思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撒花~
      感谢大噶这么好看还来看我的文章!
      擎天有存稿,所以会日更哒~
     
    第2章 馋嘴
      嫣然苑虽不大,却胜在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北靠碧叶湖,南边就挨着陆铭的听潮轩,两座院落间修一条青竹小径,别有趣味。
      屋内明显是经过用心挑选布置的,妆台上的胭脂水粉、

    书名:厂督给我当夫君 作者:擎天姑娘 文案: 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当做兄长即可,把陆府当做自己家,安安心心住下来便是。 一年后,陆铭对她说:念念,你让我在心中念你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