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

时间: 2020-06-14 20:32:06 分类: 今日小说

[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

   书名:和赤总谈恋爱

  作者:十三朝
  文案:
  降谷絵連,25岁,恋爱经验:01。
  所谓的初恋居然还是那种渣到烂的劈腿男。
  闻说她一遍遍的惨痛相亲经历,大家都说絵連是渣男磁石本石了。
  ……直至她在那个喝醉的晚上重逢高中时的笔友赤司。
  于是,两位笔友在酒店面♂基后的翌日早上。
  絵連:……等等,昨晚我到底干了什么。
  赤总:距离开会有点时间,我们去扯个证吧。
  絵連:?????
  #cp成年赤司,女主是透哥他妹
  #这文透哥走《零的日常》风
  #BG #简单粗暴的甜宠文
  #赤司骗了女主,他们开局没有一/夜/情
  内容标签: 少女漫 娱乐圈 黑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降谷絵連,赤司 ┃ 配角:社会你透哥,爱豆们,大爷,柳,黄濑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阿征他想宠你很久了
 
第1章 
  Rainbow电视城,大楼下。
  [赤司:我在电视城楼下等你。]
  [绘连:欸……?!为什么?]
  [绘连:但我这边导演还没开始和剧组的训话…/__>\]
  [赤司:没关系,慢慢来。]
  [绘连:抱歉我会尽快的!]
  一天的拍摄工作结束,听完导演与服装部又臭又长的拍摄后检讨,降谷绘连就提起自己的包用跑的离开了公司。
  “……大家辛苦了!”
  “嗯,降谷今天也辛苦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趁着那从电视城高层到地下的十来秒空隙,绘连又用手机的前置镜头检查了下自己的仪容,补了唇膏又拨弄了下前额的刘海。
  毕竟每天在长达十小时的拍摄后,她作为爱豆们的形象指导,自己的形象倒是会因为工作内容太多而显得有点凶残。
  虽然平常是不会在意这些……但假若要和那个人见面的话,就不一样了。
  把随身镜收好之后,降谷绘连又望了眼手机上的LINE聊天室,上头“赤司征十郎”的用户名称对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刺眼陌生。
  ……毕竟这个号,她可是今天早上才在酒店和他交换得来的啊。
  在那之前,她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和这个人有任何交杂。
  “哈啊……”她感觉有些压力地叹息一声。
  ……
  …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从高层抵达大楼底层。
  自知早已让赤司等候多时的绘连心里很有逼数的奔跑着从电视城的大门离开,在被冬日的冷风糊了一脸后,往前没走多远,她就已眼尖地瞧见那辆属于赤司征十郎的高档黑色迈巴赫了。
  对!就是名车!迈巴赫!
  呜……这辆车真的让她看多少遍都不习惯啊QAQ!
  不论是那车身一丝不苟的哑色喷漆还是那黑防窥玻璃与那极低的底座,这种配置的车在日本来说根本没多少人会拥有,就连是他们公司的高层或顶级爱豆,估计也没几个人开得起。
  她想,若不是她今早就被赤司送上班了,她此刻肯定会被这辆车吓到的!
  紧张的情绪油然而生,因为不知道他特地过来找她的原因为何,绘连就只能鼓起勇气用最轻的力度敲了下他的车窗。
  末了,又突然担心自己这个行为会不会太KY……毕竟她敲的可是名车的车窗啊名车名车……
  但幸好,在她作出那样的行为后,身为车主的赤司也没在意,只是缓缓地摇下了车窗,一双赤色的瞳眸貌似还噙着一丝温和的笑意。
  看他心情不错,绘连的紧张感也随之轻减了,她礼貌地对赤司笑了笑,又询问:“赤司桑,抱歉让你久等了……但你找我做什么?是我今早把什么漏在你车子上了吗?”
  绘连的声音很轻,战战兢兢的样子实在让她像小动物般惹人怜爱。
  他的脸有这么吓人吗?没事还不能找她?她的反应甚至让赤司有点怀疑自己,他莫不是洪水猛兽。
  他有些无奈地望着她,接着又垂眸低笑了一声,语气温和:“……外面冷,你先上车。”
  ……
  …
  赤司的车里。
  无法拒绝赤司的邀请,绘连最终还是抱着自己的包包一脸紧张的二度爬上了他的黑色迈巴赫。
  而他看了眼那个坐在他副驾上坐立不安的少女,嘴角一勾,就相当绅士的主动为她将安全带拉出来戴上,同时,耐着性子询问:“吃过晚饭了?”
  “还没有,我在检讨完毕后就下来了。”因为她不敢让他等太久。
  “那正好,我订了餐厅。”赤司的笑容很满意。
  “……欸?”她有点懵逼。
  后来,她又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未免过于失礼,就忙地一脸抱歉的低下头去。
  而赤司被她那一脸战战兢兢、受宠若惊的样子给逗笑了,就摇了摇头安慰她:“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有些话想同你商量。”
  说完,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就回到主驾位上坐好踩油门把车开出去了。
  窗外的景色快速倒退,或许是注意到她怕冷在搓手,在把车倒出去之后,赤司还刻意把车里的暖气调高了一些,实在体贴到不行。
  几乎没遭受过如此贴心对待的绘连有些困惑地望向隔壁的男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因为不想打扰他开车而住了口。
  尤其……此刻她的脑海还是一团乱麻啊。
  毕竟最近对她而言,事情真的太多了。
  首先是接近年末、公司那能做死人的工作量,接着是在圣诞前夕撞破她地下恋的男朋友的劈腿现场,然后就是突然收到的高中同学聚会邀请……
  然后就是……因为在同学会上喝太多断片了而在翌日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正以衣衫不整的状态和只穿着裤衩的赤司睡一起!浑身酸痛的!
  对,就是早上起来看见人就在旁边的那种!
  不知道还以为是八点档呢!原来是她的人生啊!
  但!是!
  若是和她发生关系的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但她睡的这位可是他们洛山高校赫赫有名的贵族赤司家独子,作为传奇一般被所有人尊敬着的学生会长啊!
  在高中的时候的他和她别说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衡线了,都算得上是云泥之别了。到底昨晚的她是何德何能才会把赤司给睡了?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虽然她这边是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搞没了,但因为对象是赤司,所以她居然反过来觉得是自己对他失礼了、没给对方添麻烦就好了——在她眼中,她和赤司就是有着这样的差距。
  然而,这是为什么呢?
  她身旁的这个男人比起嫌弃她……竟是反过来做出主动送她上班、接她下班以及交换联系方式的行为?
  现在还说有事情和她商量……降谷绘连偷偷瞄了眼那正以从容姿态开名车的男人,眼神写满不解与凌乱。
  明明她和他唯一的交杂,也就高三同班过的关系罢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
  “……到了。”
  就在绘连一个人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回想解析了一遍之后,赤司也就驾着她到达目的地了,他以熟练的动作将车子完美停泊好,就相当绅士的凑过去想为绘连解开安全带。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她实在不习惯被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就刻意抬手打断了赤司。
  ……对,她怎么说也得多从这个人面前夺回一些主导权。
  降谷绘连微蹙着眉头将安全带解锁,接着又相当礼貌乖巧的率先下了车。
  而面对少女刻意制造出的距离,赤司不置可否,也只是维持着那个充满风度的笑容独自下车。
  “我订了一家和式餐厅,你应该不讨厌吧?”而在等候升降机的时候,他还不忘风度翩翩的搭话。
  “嗯,我都没关系。”只要不是太贵的餐厅,她是没所谓的。
  ……
  …
  和风餐厅,包厢。
  怀揣着各种不习惯的感觉与他并肩一起走,她终于和赤司抵达预定好的包厢。
  坐在他的面前,绘连望着他一脸自然地点好了菜,看气氛貌似稳定下来了,她就干脆直入正题。
  “赤司桑说要对我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她已经快要被他那副淡定给逼疯了。
  而本正在用热毛巾擦手的赤司动作一顿,一张俊朗的脸就缓缓抬起。
  他对绘连勾起一个业务式的友善笑容:“降谷桑希望我现在就说吗?”
  “嗯。”她咽了口唾沫。
  “但你看起来很紧张,”赤司眼神带笑:“我担心一旦把话说出口,你就没办法吃饭了。”
  “你要对我说那么可怕的事情吗?”绘连脸上写了一丝不好。
  “噗,”他有些忍俊不禁:“倒也不是。”
  他慢悠悠地把自己的热毛巾折叠好放回原处,低垂的眼帘下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而绘连看他似是有点迟疑,眼神就着急了起来:“赤司桑?”
  “嗯,没什么,”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好的烧酒,望着小巧的酒杯里澄澈的液体,他的语气就放轻了一些:“我只是觉得,或许我也需要一点勇气才能把话说出口。”
  他的语气依旧是那么从容优雅的,“他需要勇气”这一点,真像是他为了缓和气氛而制造出来的玩笑。
  然而,绘连在那之后却见他一个人闷闷地把烧酒给喝下了。
  他看起来,居然真有几分需要“壮胆”的感觉。
  或是说,他看起来遇到什么困难了?
  她都有点后悔了,因为她刚才的提问貌似让赤司陷入了困扰。
  “要不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吧。”何况她也因为他而莫名紧张起来了。
  “不,既然降谷桑希望现在就听的话,我可以现在就说。”
  赤司放下酒杯,再次抬起眸来时,眸中的锐气似乎减了几分。
  看赤司的眼神似是变得柔和了,绘连也逐渐适应与他对视。
  “我记得,昨天在同学会上听说,降谷桑你现在是单身状态吗?”
  “啊……嗯,是的。”
  没想到打开话题的第一句是这个,名为单身的利箭狠狠戳中了降谷绘连的小心脏——说起这个,她前男友和公司小爱豆在客厅纠缠的画面几乎就要被全部勾起了。
  绘连有些心不在焉地摩挲着茶杯的边沿。
  “你还好吗?”赤司观察到她的小情绪。
  “嗯,只是没想到明明双方都作出要来年互相拜访家长的承诺了,结果还是这样。”
  绘连越说越觉得委屈,就只好喝一口热茶提提神。
  而赤司理所当然的抓住了她的重点,没一会儿,又对她勾起一个礼貌的笑。
  “很困扰吗?”
  “对,因为之前都和母亲提起过了…之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撇除失恋和被背叛的苦楚,想起没有男朋友带回老家,她也是特别尴尬——绘连眼神写满绝望。
  而赤司打量着绘连脸上的表情,知道她心中的烦恼,一会儿,又风度翩翩地开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边刚好有一个对你我来说恰到好处的建议。”
  “嗯?”这是突如其来的恋爱相谈吗?
  “不知道降谷桑,你要不要考虑和我结婚呢?”
  他的声音不温不火,但眼神却是格外炽热。
  而那本来还在喝茶的降谷绘连被一口热茶噎着,压抑着把滚烫的热茶都喷在赤司脸上的冲动,绘连就这样激烈的咳嗽了起来。
  体贴的赤司自然是见缝插针的向少女递去了擦嘴用的毛巾,而后者却没有悠哉接下毛巾的余裕,反而是捂着嘴用懵逼的表情望着赤司,良久,才知道发出两个音节:“………………嗨以?”
  绘连:O口O……
  他刚才说什么?结婚?结婚是什么?和谁?什么回事?
  绘连加载中……(1%)
  绘连加载中……(15%)
  绘连加载中……(30%)
  绘连加载中……(56%)
  绘连加载中……(99%)
  ……
  …
  加载失败。
  ……
 
第2章 
  东京,某高档和式餐厅。
  她叫降谷绘连,25岁。

【[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本页完)

  • 更多[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推荐免费小说
  • 银子小姐注孤生[综] by 拌葱白菜日期:06-14

    《(综漫同人)银子小姐注孤生[综]》作者:拌葱白菜 文案: 银子小姐无个性。但她能在一秒内制作甜点塔;用木刀砍翻强大的敌人;无论伤得多重看漫画就能变成打不死的小强;把头伸入自动贩售机就能穿越世界 我对于参加什么敌联合中二社团毫无兴趣,我也真的没...

  • 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日期:06-14

    《假千金是真锦鲤》作者:宝棠 文案: 乔依从小就福运旺,她一出生,家里的公司股票涨停了一个月,父母高兴地说她是小福包。 娇养了二十年,突然发现不是亲生。 养父母瞬间变脸,真千金来势汹汹,未婚夫立即退婚。 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却只见她随手买张彩票...

  • 厂督给我当夫君 by 擎天姑娘日期:06-14

    书名:厂督给我当夫君 作者:擎天姑娘 文案: 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当做兄长即可,把陆府当做自己家,安安心心住下来便是。 一年后,陆铭对她说:念念,你让我在心中念你千...

  • 我先动的心 by 应栀日期:06-14

    ================= 书名:我先动的心 作者:应栀 文案: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 我的保镖先生求预收 作为豪门大小姐,褚焉的人生过得潇洒恣意,即便是选秀出道,也要做最红的爱豆。 就算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褚焉也觉得这不是大事。 直到褚焉在自家大哥...

  • 肆意掠夺 by 初醺日期:06-14

    书名:肆意掠夺[娱乐圈] 作者:初醺 文案: 谈霁选秀走红,凭借实力一跃成为顶流, 舞台上的他耀眼璀璨,舞台下的他礼貌待人,可只有知情人知道,这位公子哥远没有表面上乖顺。 让他发自拍,他撒娇,姐姐,你哄哄我嘛。 让他录制节目,他撒娇,姐姐,我不想...

  • 《[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上一篇
  • 银子小姐注孤生[综] by 拌葱白菜--预览银子小姐注孤生[综] by 拌葱白菜-

       《(综漫同人)银子小姐注孤生[综]》作者:拌葱白菜

      文案:
      银子小姐无个性。但她能在一秒内制作甜点塔;用木刀砍翻强大的敌人;无论伤得多重看漫画就能变成打不死的小强;把头伸入自动贩售机就能穿越世界……
      “我对于参加什么敌联合中二社团毫无兴趣,我也真的没有写过《完全自杀手册》这种奇怪东西,以及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秃头披风侠……”
      “还有职业英雄我是不会当的,就算你们把英雄执照塞给我、甜食和漫画书都不限量供应,我也绝不屈服!”
      “……等下,真的不限量?”
      “真香。”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银子小姐身上粘了许多甩不掉的烂桃花。
      “你说什么?告什么?什么白?你想告我脸太白?!”
      所以说,靠实力单身凭什么进修罗场?!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银魂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坂田银子 ┃ 配角:个性社会的英雄们,秃头披风侠,异能力文豪,其他动漫乱入角色 ┃ 其它:少年漫,异能,都市异闻
      一句话简介:靠实力单身凭什么进修罗场?
     
    第1章 、重要道具必须好好守护啊!
      空间略显局促的占卜屋里,蒙着深紫色绒布的长桌上摆着一方绒垫,绒垫上托着一颗水晶球。
      一位用斗篷包裹自己,只露出了下半张脸的女性占卜师正把手搭在水晶球上,对眼前的客人侃侃而谈:“事情开始在中国的轻庆市,一则报道‘发光的婴儿’降生的新闻。在那之后,全世界都出现了超常现象,‘幻想’逐渐变为‘现实’。如今全球总人口有80%都——”
      “你怎么不从天地初开说起呀阿姨。”客人不耐烦的打断了占卜师的废话。
      占卜师微微一顿,接着平心静气的说道:“这位塌鼻子四眼仔同学,你很没有耐心啊,连这种基本的世界观介绍都听不下去,还想考上大名鼎鼎的雄英高中?”
      被形容为塌鼻子四眼仔的客人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生。不,不能说普通,那好歹也是一个明明领了龙套剧本却生了颗龙傲天之心的可悲少年。
      在普通的中学当着普通的坏学生,然后心比天高的企图升学到雄英高中去。
      他并非想要成为英雄,而是想要得到英雄的名望和特权。
      就是这样毫无自知之明的路人罢了。
      然后这个无知路人狠狠的拍了一把桌子站起来,左手捏成了拳头,瞪着占卜师恶狠狠威胁道:“我能不能考上雄英,跟听不听你在这里废话连篇有关系吗?你侮辱了我,最好马上跟我道歉,否则我就让你这个破占卜屋再也开不下去!”
      说完,拳头的表面就冒出了许多尖刺,这是他的个性,用来打架和恐吓都非常给力。
      占卜师一伸手,从桌案下捞出一把刻着“洞爷湖”三个字的木刀,也站起身来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不得了,自尊心强过头也就算了,一张嘴就能喷出这么令人火大的话。”
      “怎么,要打架?那我正好拆了你的破地方!”
      长桌被一脚踢翻,水晶球砸落在地上,瞬间裂成了三半。
      占卜师垂目扫了眼无辜遭殃的水晶球,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你说打架?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单方面想要教育你一下罢了。”
      木刀挥动,哀嚎声起。
      中岛敦企图走进占卜屋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个鼻血狂流的中学生一边“嘤嘤嘤”的擦眼泪一边从占卜屋里飞奔出去。
      这种场面令中岛敦犹豫了一下,他捧着手里的饭盒,在确定地面上没有溅落鼻血之后才慢腾腾的进入了占卜屋。
      中岛敦是个灰发的青年,有一双具有猫科动物特征的金黄色眼睛,目前正处在该念高中的年纪。
      不过当然,之所以强调他是该念高中的年纪,正是因为他并没有在念书,反而是在这间小小的占卜屋担当助手,并且是没有工资的那种助手。
      要问他为什么会甘心如此,是因为坂田小姐好心收留了他,否则他现在还在街头流浪。
      “那个,坂田小姐,午饭已经买回来了。”中岛敦小心翼翼的说。
      “哦,放桌上吧,我等下吃,去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上。”占卜师把长桌扶正,抬起手摘下了斗篷的兜帽,暴露出了她的整张脸。
      那一瞬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惊艳。
      她有着一头银色的帅气短发,发尾微翘,一双暗红色眼眸,五官精致,长相很有元气,活力满满又酷感十足。
      不过在一些非常特殊的角度,她的眼睛看上去会像是无精打采的死鱼眼,但那也无损于她的气质,只是增添了更多的慵懒感。
      她随手丢开了穿得并不舒服的斗篷。当失去这层神秘遮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一点也不像个占卜师了,反倒像是一名街头小混混。
      为什么说是小混混呢?因为她穿在黑色短袖外面的那件白底蓝花和服,一只袖子挂在肩膀上,另一只袖子则系在腰间,是很标准的坏女孩打扮。
      她从占卜屋的角落里拖出一个修理箱,翻找出胶水开始粘被摔成三半的水晶球。
      中岛敦出去挂好“暂停营业”的牌子,转身回来,有些在意的问:“坂田小姐,刚才发生的是……?”
      “刚才?我只是看客人缺少社会的毒打,作为长辈就好心的帮了一把而已。”银发红眸的女子满脸都是不当回事。
      “这个根本不是帮忙吧,客人报警的话要怎么办啊?而且坂田小姐也没有很年长不要这么老气横秋的说话啊。”
      “放心好了,那家伙使用了个性,报警的话也是第一个抓他。而且我当然很年长了,我都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
      “坂田小姐原来已经、已经三十岁了?!”中岛敦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吓得结巴起来。
      完全看不出来啊,如果坂田小姐愿意换一身高中生的衣服,各方面都会是无可争议的高中生,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
      “你这家伙是笨蛋吗喂!看也知道我不可能是三十岁吧?我,坂田银子,是永远的十八岁啊十八岁!给我好好记住!”
      坂田银子这么吼的时候气势汹汹的,吓得中岛敦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连连点头。
      很快,坂田银子就粘好了水晶球,她把工具收起来,然后把水晶球小心翼翼的摆好晾干,这才掀开饭盒开始吃午餐。
      中岛敦也取了自己的那一份开始吃。
      如果今天不出更多的意外,这大概又是万事占卜屋普通而寻常的一天。
      当然,那只是如果。
      坂田银子把吃完的饭盒往中岛敦面前一推,懒洋洋的趴到窗户边往外面眺望。
      事情发展到这里都还算一切正常,但是紧接着——坂田银子突然浑身一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物,整张脸刷的惨白一片,她一把抓起斗篷胡乱盖到脸上,然后推开另外一边的窗户就要往外钻。
      中岛敦直觉不妙:难道是刚才被打的客人真的报警了?警察来抓坂田小姐了?那我怎么办?
      这么一想他也开始慌了,急切的喊道:“坂田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小声一点啦笨蛋敦敦!”坂田银子冷汗淋漓的回过头,给了中岛敦一个警告的眼神。“你就守在这里,跟她说我不在。”
      “等等,她是谁啊?”中岛敦伸出尔康手,眼睁睁的看着坂田小姐身手敏捷的翻出窗户,眨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独自留下的中岛敦整个人脑子都乱了起来,他无法想象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而且最关键的是,坂田小姐为什么要那么害怕?她究竟看到了谁?
      难道是债主?坂田小姐欠了对方很多钱?
      仔细想想坂田小姐真的挺穷的,用来占卜的重要道具水晶球摔坏了都舍不得花钱换新的。
      又或者是不好拒绝的追求者?
      坂田小姐的长相绝对是蛮受欢迎的那种,遇到麻烦的追求者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又或者是……不不不,不能再想了!
      无论是哪种情况作为助手的自己都肯定会脱不了干系啊!
      而且是坂田小姐好心收留了自己,自己才得以有吃有住,所以无论坂田小姐要躲避的麻烦是什么,自己都得抗住才行啊!
      胡思乱想的中岛敦突然灵光一闪,迅速把桌面上坂田小姐吃完的饭盒藏到了桌子底下,然后捧起了自己的盒饭。
      紧接着,挂在占卜屋门外的风铃发出一阵悦耳的响声,为了方便客人出入所以长期不上锁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拉开。
      作者有话要说:  耶!第一章 !
      关于银子充当占卜师,玩的当然是性转篇的梗啦,(让银子在个性社会开万事屋感觉也很没钱途的样子。)以及银子的外貌设定也是来自性转篇。(275-277集/437-441话)
      期待大家的评论和收藏ing~
      ——
      感谢
      漆黑的小矮人扔了1个地雷
      扑倒倾城小受扔了1个地雷
     
    第2章 被索要签名是一种什么体验?
      坂田银子缩头缩脑的快速穿过了三条街道,确认自己背后并没有一个可怕的女孩子追上来,才稍稍放心,摘掉了胡乱罩在头上的斗篷。
      和随口欺骗中岛敦时说的不同,坂田银子的真实年龄其实是22岁,她面相显嫩,换一身衣服就能伪装高中生,若是披上斗篷挡住脸,则假扮风韵犹存的大妈也毫无压力。
      作为一个成年人,坂田银子的工作就是依靠经营占卜屋混日子,她对于事业或者理想都没有任何追求,在这个人人想当英雄的年代里算是条超没救的咸鱼。
      别看银子揍客人时毫不犹豫,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一样,其实她最讨厌的就是惹麻烦,平时生活都是很低调的。
      “低调”这个词绝非银子罔顾事实自己给自己贴的标签,无论是街边甜点屋的老板还是没有身份的黑户中岛敦,每个认识银子的人都很认可银子的低调。
      至于她为什么那么低

    《(综漫同人)银子小姐注孤生[综]》作者:拌葱白菜 文案: 银子小姐无个性。但她能在一秒内制作甜点塔;用木刀砍翻强大的敌人;无论伤得多重看漫画就能变成打不死的小强;把头伸入自动贩售机就能穿越世界 我对于参加什么敌联合中二社团毫无兴趣,我也真的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