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指南 by 肆夭柒

时间: 2020-06-14 20:32:12 分类: 今日小说

婚后热恋指南 by 肆夭柒

   《婚后热恋指南》作者 :肆夭柒

  文案:
  [1]
  商界大佬陆景行是出了名的高冷禁欲,不论是名媛淑女还是明艳女星他一概不理,上任六年折损芳心无数,人称“莫得感情的加班机器”。
  不料一朝结婚,冷面阎王突然成了狗粮发放机,光秀恩爱还不够,还想组织大家一起嗑cp。
  狗仔前一秒曝光:“鹿为集团董事长陆景行牵手神秘女郎,疑似已同居。”
  大佬下一秒发文:“不是神秘女郎,是我太太,我们的cp超话是这个,记得每天签到。”
  网友:???
  [2]
  阮瑭二十一岁时,遵守婚约嫁了一位据说很不近人情的大佬。
  本以为婚后会过上平平无奇莫挨老子的生活,没想到却被宠成了小公举。
  哭了老公哄。
  饿了老公喂。
  被抱到大腿上叫“心肝小宝贝”。
  最后,她发现老公竟然是她遗忘多年的初恋。
  阮瑭:“如果我们没有婚约了,还会再遇见吗?”
  大佬:“会,我答应过你,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去找你。”
  【先婚后爱/再续前缘/1V1双C】
  【食用小贴士~】
  1、男女主有娃娃亲,女主幼时失忆过,在主角未成年时期没有亲密行为描写;
  2、年龄差七岁,女主是大学生,会有一些大学校园情节;
  3、日常向小甜饼,主要是两人腻腻歪歪甜甜甜,没有特别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的情节。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瑭,陆景行 ┃ 配角:各位亲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甜就完了。
 
第1章 婚前
  “听说没有,阮瑭被人甩了!”
  “哪个阮瑭?”
  “还有哪个阮瑭,中文系学神系花,那个整整三年各院男神谁都追不到的、高冷的一批的阮瑭啊!”
  高岭之花翻车,众人喜闻乐见。
  一时间,燕城大学校园论坛的各大板块都在讨论这件事,一篇名为【三角恋不敌校花,阮瑭黯然退场】的帖子更是直接被顶上了热门。
  [卧槽!纪辰甩了阮瑭?真的假的,他不是刚跟校花在一起吗?]
  [所以说阮瑭爱而不得啊,她想追纪辰,可人家纪辰喜欢的是白恋……阮瑭之前拒绝了那么多追求者,现在报应来喽~]
  [扯几把淡!阮瑭要是喜欢纪辰那个逼王,我特么直播吃翔!]
  [怎么就扯淡了?众所周知阮瑭一天天恨不得离异性八百米远,跟有恐男症似的,唯独跟纪辰一起上过自习,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心疼阮瑭,纪辰这什么眼光啊,人家阮瑭又拿国奖又保送研究生的,多牛逼啊!]
  [学习再好有什么用,男人都喜欢可人疼的女孩,她成天板着一张冷冰冰的死人脸,哪有白恋甜啊!]
  [Emmm,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阮瑭比白恋好看吗?阮瑭多有气质啊,而且身材巨好!白恋……有点小家子气吧?]
  [楼上我也,超喜欢阮瑭这种冷艳挂的大美女!]
  [嘁,阮瑭那长相一看就不安全。]
  [错失了这么个高富帅,阮瑭这会估计要怄死了吧。]
  “……”
  对此,阮瑭本人一脸懵逼。
  她跟纪辰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怎么还扯出情感纠葛了?
  525宿舍的其他三个姑娘也在翻那个热帖,被满屏的阴阳怪气呛得根本抑制不住想骂街的心情。
  商宛宛:“淦!一起自习个鬼啊,那明明是纪辰蹲点等你,还你上赶着追他?这谁造的谣啊?”
  阮瑭无奈一笑:“不知道。”
  她和纪辰是在图书馆认识的,当时碰巧要借同一本书,就随口聊了两句。后来纪辰就总卡着时间去自习室找她,还几次暗示自己单身,问她理想型什么的。
  纪辰的言外之意她不是很确定,但是这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她实在不喜欢,于是很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想交换联系方式的请求。只是她没想到,就这寥寥几面居然会被曲解成这样。
  “这帖子节奏带的也太明显了吧,全是捧白恋踩你的,认不认识啊就说三道四的,有毛病吗?”隋彤皱着眉,“糖糖,要不然咱回帖辟个谣吧?”
  没等阮瑭应声,甄灵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卧槽!纪辰回帖了!”
  [法学院-纪辰:谢谢大家对我和小恋的关注,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哇哦,这话很耐人寻味啊。]
  [这不就相当于承认了吗!阮瑭就是追过他啊!]
  四个姑娘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言难尽。
  甄灵总结陈词:“他可真不要脸啊。”
  说话间,一个穿着新生纪念T恤的女孩轻轻敲了敲半开的宿舍门,有点害羞地朝阮瑭挥手:“学姐,我来还笔记。”
  阮瑭走上前接过本子,请她进屋坐:“不是和你说用完放学院楼前台就行吗,不用专程跑一趟的。”
  大一新生都住在新修的宿舍区,离她们这老区还挺远的,走路要二十分钟。
  女孩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我担心放前台会丢。”她抬头望着阮瑭,眼睛亮晶晶的,“阮学姐,你的笔记记得好好哦,我们班同学都惊呆了,大家都特别感谢你!”
  “没什么,不用客气。”
  女孩有点脸红,从背包里拿出一瓶豆奶塞到她手里:“我听说你喜欢喝这个,就带了一瓶,谢谢学姐的笔记,学姐再见!”
  阮瑭捧着豆奶,看着小学妹匆忙跑走的背影,轻轻笑了笑。
  “哎呀,我们阮学神又收获了一枚小迷妹,”商宛宛搂着她的肩膀,“看到还有这么多专心学习不搞八卦的乖孩子我就放心了……话说你还辟不辟谣了,那帖子现在都快炸了!”
  “不了,”阮瑭把豆奶放到桌上,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这种事情说不清的,大家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我越反驳他们越会觉得我心虚。所以就爱谁谁吧,没关系~”
  商宛宛看着她波澜不惊的表情,默默把“手撕虚伪渣男,还燕大昭昭青天”这一提议咽了回去,感叹道:“真不知道我们家糖糖最后会喜欢上什么样的男人……哎?你穿外套干嘛?”
  阮瑭:“我晚上有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干嘛去?”
  阮瑭想了想:“算是……相亲?”
  “相亲?!”甄灵震惊,“花季少女英年早婚?”
  隋彤:“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阮瑭把几乎跟她身高一样长的围巾一圈圈缠在脖子上,勉强露出了一张素净的小脸,她看了眼窗外染上晚霞的碧空,喃喃道:“大概是……天降老公。”
  -
  三十分钟后,阮瑭在九溪餐厅门前下车。今晚七点,她要和她的未婚夫见面——第一次见面。
  说起这桩婚事,阮瑭感觉还挺魔幻的。一周前接到舅妈的电话时,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位“有夫之妇”,原来外公在她周岁时曾给她定了一门娃娃亲,男方是外公好友的孙子,比她大七岁。
  按理说都过了二十年,这种有封建色彩的“玩笑话”应该不会有人当真的,可她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却十分郑重地携礼登门,表示想要履行婚约。
  对方通过舅舅舅妈询问她的意愿,她当时惊呆了,不过思前想后,好像也不是不行。
  她没谈过恋爱,也没把恋爱当作必要的事情,原本计划的就是毕业后去相亲,或者独身。但现在既然有机缘,能完成外公的心愿也挺好。
  于是她就同意了。
  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塞着耳机在附近转悠了几圈,六点五十分左右才整理好仪容走进餐厅。
  穿着银白色唐装的侍者在门厅站成两列向她鞠躬:“阮小姐晚上好。”
  阮瑭心下微诧,礼貌地点头回应。
  一位清隽的中年男人走上前恭敬道:“阮小姐,我是九溪的总经理何年,陆先生已经到了,请您随我来。”
  “有劳。”阮瑭点头道谢,心说不愧是燕城第一的中餐厅,这服务态度,连总经理都亲自出来迎宾。
  何年颔首还礼,领着她穿过门廊。
  九溪向来名声在外,阮瑭曾听隋彤说过,纪辰的“男神”之名就是从他在校内网晒了一张在九溪的用餐照开始的,因为九溪的位子常年排满,光有钱都不一定约得到。
  但现下她却觉得有点奇怪,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就像没人一样。
  何年惯会察言观色,看出她的疑惑后适时地开口:“今天陆先生包场,九溪只接待您和陆先生这一桌。”
  包、包场?
  阮瑭惊讶地睁大眼,不是就一起吃顿饭吗,怎么这么隆重?她后知后觉地开始紧张,但还没等她整理好情绪,何年已经躬身帮她拉开了包厢门。
  然后她就看见了一道挺拔的背影。
  那人个子很高,腿又直又长,她盯着看了一会,心说所谓的“太平洋宽肩”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何年叫了一声“陆先生”,那男人转过了头。
  阮瑭眼睛一亮。
  第一感觉是,我天,好帅!
  第二感觉是,这张脸好冷。
  “很冷?”男人开口问。
  “啊?”阮瑭吓了一跳,她她她刚才没把心里话说出来吧!
  “你的脸很红,”男人又说,“冻着了?”
  “哦,”她松了口气,揉了揉发烫的脸颊,“还、还好。”
  男人朝她走近了几步,停在一段不会让人感到冒犯的距离外问候:“你好,我是陆景行。”
  “陆先生好,”她礼貌颔首,“我是阮瑭。”
  言罢抬头,两人四目相对。
  阮瑭觉得他似乎有片刻的失神,但转瞬即逝,仿佛只是错觉。
  陆景行沉默了几秒,说:“请坐。”
  侍者送上了净手的热毛巾和饮品。
  阮瑭看了看自己面前盛在卡通熊杯子里的温豆奶,又看了看陆景行面前明显更“成人”的柠檬水,对九溪为顾客选择饮品的参考标准有些不解。
  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甜而不腻的口感逗留在舌尖,竟然是她小时候喝惯的味道。她惊喜地捧住玻璃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暖意由口腔蔓延至五脏六腑,冰冷的手指也渐渐回温。
  包厢里很安静,陆景行礼貌地没再说话,专注地看向对面。
  小姑娘的肤色很白,眼尾上挑,鼻子挺翘,是偏冷艳疏离的长相。可此时她的两个脸蛋儿都红扑扑的,就冲淡了那股清冷气,再加上头顶的丸子头,活脱脱一颗娇嫩可人的红苹果。
  等小姑娘放下了杯子,陆景行才开口:“怎么过来的?”
  阮瑭无意识地舔了舔唇角:“打车。”
  陆景行眼神一凝,目光缓缓从她沾湿的嘴唇转向她还未恢复血色的指尖,又说:“九溪门前就是出租车落客区。”
  阮瑭怔了怔,莫名听出了几分疑问的意思。她顺着陆景行的视线看了眼自己冻得发白的手,恍然道:“哦,我在外面转了一圈,太早到……怕失礼。”
  陆景行没说话,目光沉沉。
  阮瑭被他看得有点吃不消,不自觉地攥紧了胸前的玉坠:“怎么了吗?”
  “你跟我不用在意这些。”
  阮瑭没懂。
  陆景行望进她眼里,一字一顿道:“你是我的未婚妻。”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肆夭柒,第一次发文,请各位读者老爷多多关照!喜欢请收藏哦!
  1v1小甜饼,不坑,祝大家开开心,平安顺遂!
 
第2章 婚前
  阮瑭心头猛地一跳。
  陆景行的声线很低,带着点磁性,“未婚妻”三个字被他念得有缱绻的味道味甜,字字敲击在鼓膜上,通过听觉神经传递到大脑,一路麻痒。
  她搞不清楚这种感觉从而何来,因为陌生所以本能地回避,她别开眼:“知道了。”
  陆景行没再说什么,示意侍者上餐。
  九溪的菜品据传是燕城一绝,是以阮瑭对这顿晚饭尤其期待。
  随着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被端上来,她原本平静的眼神也憋不住似的越发生动。糖醋浇汁的酥肉、炖的软烂的小排、还有下饭的酱骨,这竟然是一桌她想念多时的家乡菜。
  阮瑭的表情是克制的、动作是优雅的,但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什么都藏不住,吃到喜欢的菜式时连那两扇颤巍巍的睫毛都透着满足感。
  陆景行看得高兴,自己不知不觉间也多夹了几筷,直到阮瑭放下餐具,他才跟着擦了擦手,让侍者把碗盘撤下。

【婚后热恋指南 by 肆夭柒】(本页完)

  • 更多婚后热恋指南 by 肆夭柒推荐免费小说
  • [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日期:06-14

    书名:和赤总谈恋爱 作者:十三朝 文案: 降谷絵連,25岁,恋爱经验:01。 所谓的初恋居然还是那种渣到烂的劈腿男。 闻说她一遍遍的惨痛相亲经历,大家都说絵連是渣男磁石本石了。 直至她在那个喝醉的晚上重逢高中时的笔友赤司。 于是,两位笔友在酒店面♂基...

  • 银子小姐注孤生[综] by 拌葱白菜日期:06-14

    《(综漫同人)银子小姐注孤生[综]》作者:拌葱白菜 文案: 银子小姐无个性。但她能在一秒内制作甜点塔;用木刀砍翻强大的敌人;无论伤得多重看漫画就能变成打不死的小强;把头伸入自动贩售机就能穿越世界 我对于参加什么敌联合中二社团毫无兴趣,我也真的没...

  • 假千金是真锦鲤 by 宝棠日期:06-14

    《假千金是真锦鲤》作者:宝棠 文案: 乔依从小就福运旺,她一出生,家里的公司股票涨停了一个月,父母高兴地说她是小福包。 娇养了二十年,突然发现不是亲生。 养父母瞬间变脸,真千金来势汹汹,未婚夫立即退婚。 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却只见她随手买张彩票...

  • 厂督给我当夫君 by 擎天姑娘日期:06-14

    书名:厂督给我当夫君 作者:擎天姑娘 文案: 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当做兄长即可,把陆府当做自己家,安安心心住下来便是。 一年后,陆铭对她说:念念,你让我在心中念你千...

  • 我先动的心 by 应栀日期:06-14

    ================= 书名:我先动的心 作者:应栀 文案: 『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 我的保镖先生求预收 作为豪门大小姐,褚焉的人生过得潇洒恣意,即便是选秀出道,也要做最红的爱豆。 就算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褚焉也觉得这不是大事。 直到褚焉在自家大哥...

  • 《婚后热恋指南 by 肆夭柒》上一篇
  • [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预览[综漫同人]和赤总谈恋爱 by 十三朝-

       书名:和赤总谈恋爱

      作者:十三朝
      文案:
      降谷絵連,25岁,恋爱经验:01。
      所谓的初恋居然还是那种渣到烂的劈腿男。
      闻说她一遍遍的惨痛相亲经历,大家都说絵連是渣男磁石本石了。
      ……直至她在那个喝醉的晚上重逢高中时的笔友赤司。
      于是,两位笔友在酒店面♂基后的翌日早上。
      絵連:……等等,昨晚我到底干了什么。
      赤总:距离开会有点时间,我们去扯个证吧。
      絵連:?????
      #cp成年赤司,女主是透哥他妹
      #这文透哥走《零的日常》风
      #BG #简单粗暴的甜宠文
      #赤司骗了女主,他们开局没有一/夜/情
      内容标签: 少女漫 娱乐圈 黑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降谷絵連,赤司 ┃ 配角:社会你透哥,爱豆们,大爷,柳,黄濑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阿征他想宠你很久了
     
    第1章 
      Rainbow电视城,大楼下。
      [赤司:我在电视城楼下等你。]
      [绘连:欸……?!为什么?]
      [绘连:但我这边导演还没开始和剧组的训话…/__>\]
      [赤司:没关系,慢慢来。]
      [绘连:抱歉我会尽快的!]
      一天的拍摄工作结束,听完导演与服装部又臭又长的拍摄后检讨,降谷绘连就提起自己的包用跑的离开了公司。
      “……大家辛苦了!”
      “嗯,降谷今天也辛苦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趁着那从电视城高层到地下的十来秒空隙,绘连又用手机的前置镜头检查了下自己的仪容,补了唇膏又拨弄了下前额的刘海。
      毕竟每天在长达十小时的拍摄后,她作为爱豆们的形象指导,自己的形象倒是会因为工作内容太多而显得有点凶残。
      虽然平常是不会在意这些……但假若要和那个人见面的话,就不一样了。
      把随身镜收好之后,降谷绘连又望了眼手机上的LINE聊天室,上头“赤司征十郎”的用户名称对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刺眼陌生。
      ……毕竟这个号,她可是今天早上才在酒店和他交换得来的啊。
      在那之前,她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和这个人有任何交杂。
      “哈啊……”她感觉有些压力地叹息一声。
      ……
      …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从高层抵达大楼底层。
      自知早已让赤司等候多时的绘连心里很有逼数的奔跑着从电视城的大门离开,在被冬日的冷风糊了一脸后,往前没走多远,她就已眼尖地瞧见那辆属于赤司征十郎的高档黑色迈巴赫了。
      对!就是名车!迈巴赫!
      呜……这辆车真的让她看多少遍都不习惯啊QAQ!
      不论是那车身一丝不苟的哑色喷漆还是那黑防窥玻璃与那极低的底座,这种配置的车在日本来说根本没多少人会拥有,就连是他们公司的高层或顶级爱豆,估计也没几个人开得起。
      她想,若不是她今早就被赤司送上班了,她此刻肯定会被这辆车吓到的!
      紧张的情绪油然而生,因为不知道他特地过来找她的原因为何,绘连就只能鼓起勇气用最轻的力度敲了下他的车窗。
      末了,又突然担心自己这个行为会不会太KY……毕竟她敲的可是名车的车窗啊名车名车……
      但幸好,在她作出那样的行为后,身为车主的赤司也没在意,只是缓缓地摇下了车窗,一双赤色的瞳眸貌似还噙着一丝温和的笑意。
      看他心情不错,绘连的紧张感也随之轻减了,她礼貌地对赤司笑了笑,又询问:“赤司桑,抱歉让你久等了……但你找我做什么?是我今早把什么漏在你车子上了吗?”
      绘连的声音很轻,战战兢兢的样子实在让她像小动物般惹人怜爱。
      他的脸有这么吓人吗?没事还不能找她?她的反应甚至让赤司有点怀疑自己,他莫不是洪水猛兽。
      他有些无奈地望着她,接着又垂眸低笑了一声,语气温和:“……外面冷,你先上车。”
      ……
      …
      赤司的车里。
      无法拒绝赤司的邀请,绘连最终还是抱着自己的包包一脸紧张的二度爬上了他的黑色迈巴赫。
      而他看了眼那个坐在他副驾上坐立不安的少女,嘴角一勾,就相当绅士的主动为她将安全带拉出来戴上,同时,耐着性子询问:“吃过晚饭了?”
      “还没有,我在检讨完毕后就下来了。”因为她不敢让他等太久。
      “那正好,我订了餐厅。”赤司的笑容很满意。
      “……欸?”她有点懵逼。
      后来,她又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未免过于失礼,就忙地一脸抱歉的低下头去。
      而赤司被她那一脸战战兢兢、受宠若惊的样子给逗笑了,就摇了摇头安慰她:“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有些话想同你商量。”
      说完,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就回到主驾位上坐好踩油门把车开出去了。
      窗外的景色快速倒退,或许是注意到她怕冷在搓手,在把车倒出去之后,赤司还刻意把车里的暖气调高了一些,实在体贴到不行。
      几乎没遭受过如此贴心对待的绘连有些困惑地望向隔壁的男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因为不想打扰他开车而住了口。
      尤其……此刻她的脑海还是一团乱麻啊。
      毕竟最近对她而言,事情真的太多了。
      首先是接近年末、公司那能做死人的工作量,接着是在圣诞前夕撞破她地下恋的男朋友的劈腿现场,然后就是突然收到的高中同学聚会邀请……
      然后就是……因为在同学会上喝太多断片了而在翌日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正以衣衫不整的状态和只穿着裤衩的赤司睡一起!浑身酸痛的!
      对,就是早上起来看见人就在旁边的那种!
      不知道还以为是八点档呢!原来是她的人生啊!
      但!是!
      若是和她发生关系的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但她睡的这位可是他们洛山高校赫赫有名的贵族赤司家独子,作为传奇一般被所有人尊敬着的学生会长啊!
      在高中的时候的他和她别说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衡线了,都算得上是云泥之别了。到底昨晚的她是何德何能才会把赤司给睡了?
      虽然她这边是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搞没了,但因为对象是赤司,所以她居然反过来觉得是自己对他失礼了、没给对方添麻烦就好了——在她眼中,她和赤司就是有着这样的差距。
      然而,这是为什么呢?
      她身旁的这个男人比起嫌弃她……竟是反过来做出主动送她上班、接她下班以及交换联系方式的行为?
      现在还说有事情和她商量……降谷绘连偷偷瞄了眼那正以从容姿态开名车的男人,眼神写满不解与凌乱。
      明明她和他唯一的交杂,也就高三同班过的关系罢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
      “……到了。”
      就在绘连一个人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回想解析了一遍之后,赤司也就驾着她到达目的地了,他以熟练的动作将车子完美停泊好,就相当绅士的凑过去想为绘连解开安全带。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她实在不习惯被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就刻意抬手打断了赤司。
      ……对,她怎么说也得多从这个人面前夺回一些主导权。
      降谷绘连微蹙着眉头将安全带解锁,接着又相当礼貌乖巧的率先下了车。
      而面对少女刻意制造出的距离,赤司不置可否,也只是维持着那个充满风度的笑容独自下车。
      “我订了一家和式餐厅,你应该不讨厌吧?”而在等候升降机的时候,他还不忘风度翩翩的搭话。
      “嗯,我都没关系。”只要不是太贵的餐厅,她是没所谓的。
      ……
      …
      和风餐厅,包厢。
      怀揣着各种不习惯的感觉与他并肩一起走,她终于和赤司抵达预定好的包厢。
      坐在他的面前,绘连望着他一脸自然地点好了菜,看气氛貌似稳定下来了,她就干脆直入正题。
      “赤司桑说要对我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她已经快要被他那副淡定给逼疯了。
      而本正在用热毛巾擦手的赤司动作一顿,一张俊朗的脸就缓缓抬起。
      他对绘连勾起一个业务式的友善笑容:“降谷桑希望我现在就说吗?”
      “嗯。”她咽了口唾沫。
      “但你看起来很紧张,”赤司眼神带笑:“我担心一旦把话说出口,你就没办法吃饭了。”
      “你要对我说那么可怕的事情吗?”绘连脸上写了一丝不好。
      “噗,”他有些忍俊不禁:“倒也不是。”
      他慢悠悠地把自己的热毛巾折叠好放回原处,低垂的眼帘下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而绘连看他似是有点迟疑,眼神就着急了起来:“赤司桑?”
      “嗯,没什么,”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好的烧酒,望着小巧的酒杯里澄澈的液体,他的语气就放轻了一些:“我只是觉得,或许我也需要一点勇气才能把话说出口。”
      他的语气依旧是那么从容优雅的,“他需要勇气”这一点,真像是他为了缓和气氛而制造出来的玩笑。
      然而,绘连在那之后却见他一个人闷闷地把烧酒给喝下了。
      他看起来,居然真有几分需要“壮胆”的感觉。
      或是说,他看起来遇到什么困难了?
      她都有点后悔了,因为她刚才的提问貌似让赤司陷入了困扰。
      “要不还是等

    书名:和赤总谈恋爱 作者:十三朝 文案: 降谷絵連,25岁,恋爱经验:01。 所谓的初恋居然还是那种渣到烂的劈腿男。 闻说她一遍遍的惨痛相亲经历,大家都说絵連是渣男磁石本石了。 直至她在那个喝醉的晚上重逢高中时的笔友赤司。 于是,两位笔友在酒店面♂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