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美人计里的美人儿 by 乐绍凌

时间: 2020-06-14 20:32:45 分类: 今日小说

穿成美人计里的美人儿 by 乐绍凌

   书名:穿成美人计里的美人儿

  作者:乐绍凌
  文案:
  连微一朝穿书,亲身体验了一把美人计。
  ——作为那个美人。
  原主倾国倾城,被自家舅舅送给敌军守城的大将军,伺机刺杀。不过三日,就惨死将军手中。
  连微掐指一算……她现在正坐着的,怕不就是去将军府的马车。
  一边是全然把自己当作工具的舅舅,一边是情况未明的敌营。
  连微:我只想做一朵纯良的小白花,安安静静泯然众人。
  可为什么偏有人逼她去接近符骞?
  ——
  符骞坚定地认为被突然送到自己身边的美人有问题。
  谁家美人儿被人劫持,上一秒还哭得我见犹怜,下一秒就给了匪徒一下?
  美人危险,他要敬而远之。
  直到他身陷绝境,即将刀刃加身,美人儿白裙带血,眉眼锋锐,送了他一条生路。
  符骞艰难发问:
  “你……为什么要救我?”
  “符骞在,肃州城才能在。”
  此后,所有执拗一夕崩塌。
  不按套路出牌大美人×闷骚执着大将军
  小剧场:
  连微:我是靠智商吃饭的!
  符骞:……嗯。
  连微:但他们都说我妖姬祸国!
  符骞:(轻笑)他们瞎说。
  连微:就是!我哪里祸国了!
  符骞:嗯,你没祸国。
  你只不过是,惑了我。
  食用注意:
  1.是双C甜文
  2.新手上路,或有错漏,请多包涵!
  3.平时日更,有事会请假~
  4.全文架空!!!
  一句话简介:美人她计上心头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女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微,符骞 ┃ 配角: ┃ 其它:美人计
  ==================
 
第1章 穿成惨死的炮灰?!
  车轮声有规律地响着。女孩子们轻细的嗓音在耳畔嗡嗡地绕,连微在半梦半醒间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像是赶蚊虫似的想要赶走这些烦人的声音。
  “阿微,你醒啦?”细细碎碎的私语声停了,一道女声从旁响起,见连微只是皱了皱眉,并没睁开眼,声音的主人伸出手,在连微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
  这手冰凉,连微残余的一点睡意也被她赶跑了,她腾地坐起身,正对上被猝不及防惊得向后微微一靠的小姑娘。
  “阿微,怎么啦,做噩梦了吗?……你吓我一跳。”
  连微眨眨眼,松了口劲儿,向旁边倒去,正靠在马车破旧到甚至有点漏风的车壁上。丝丝缕缕的寒意激得她尚未痊愈的身体一颤,只得重又找了个不那么透风的角落。
  “没事。”她无视了还在一跳一跳地疼着的额角,朝重又凑近,面有忧色的小姑娘摆摆手,“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好很多了。”
  刚来这里时快要把人烧傻的高热确实是好很多了,剩下的头疼……也不知道是因为没好全的病,还是因为眼下的境况。
  连微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
  刚到这个世界,她就是在这辆马车上待着。马车破旧而脏污,在坑坑洼洼的小土路上吱吱嘎嘎地晃悠着往前走,也不知是要去哪里,从拉车的马到坐在车上的人都一样的没精神。
  险死还生,连微很知足,对身处的环境本来并没有什么意见。直到昨天夜里,他们乘坐的马车和另一辆马车会合,两波人一起在驿站休息时,她偷听到了两名驾车人的谈话。
  “……马上就要到了,娄兄你这一波虽然看着不光鲜,但质量却是相当不错啊。”
  “那还用说,好模样的姑娘在哪都是个稀缺货,哪里肯随便拿出来。也只有这些贫民家的才会奔着将军的名头,想拿女儿去搏一搏富贵。”
  “可不是,我去的那片,一听是符骞将军要人,一个个哭的什么似的……要我说这到处都在打仗,与其把娃娃放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兵痞子害了,还不如送去将军府呢……”
  接下来两人还说了什么,连微就一句也没听清了。她满脑子都是刚刚飘进耳朵的两个字。
  符骞。
  那不是她死前不久才看的一本权谋小说《策天下》里,一个以性情狠戾闻名的将军的名字吗?
  这位将军在书中几乎是武力值的天花板,而与此相对的,他的脾气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天花板——狠辣多疑,阴晴不定,连跟随自己多年的弟兄也能一言不合说杀就杀。他独特的癖好——收集各种少女进将军府,更是给他招来了无数骂名。
  因为走进他的将军府的少女,就再也没有被家人见到过。
  这么一个角色的结局自然也不算好。敌人用了个离间计,让他的主公吴胤同他离了心,之后又策反了他身边的一名心腹,轻而易举地就把这人杀了。
  从出场到领便当,描写符骞的文字不过短短数章,这人实打实的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配角。要说为什么连微还能记得这么清楚……
  她抽了抽嘴角,脑海中闪过闺蜜向她推荐这本书时说的话。
  “阿微阿微!你看看《策天下》嘛,里面有人和你同名同姓哦,还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呢!”
  连微爱美人,于是就这样被引着去看了这本书。而看完以后深深感觉受到欺骗的连微当时就差点没把闺蜜狠狠揍上一顿。
  无他,这位与她同名同姓的确实是个大美人,但更是个实打实的炮灰。
  美人连微家破人亡投靠舅舅,还没安生几天,就因为容貌被舅舅送进了将军府。不仅如此,身为一方诸侯的衡安儒更是给了她一个艰巨的任务——刺杀符骞。
  美人连微空有容貌,内里不过是个长在深闺多年,突遭大变还未能成长起来的弱女子。不要说下手刺杀了,她一见面就被符骞看出了不对,头身分离地死在了这位符大将军的手下。
  与自己同名同姓的角色死得如此惨烈,她会记不住害死“自己”的罪魁祸首才怪。
  在昨晚听到谈话以后,连微已经偷偷出去洗干净了脸,用驿站的铜镜确认了自己的容貌。脸上沾染的污泥被洗净,凌乱的头发理好归整,便露出了遮掩之下的真容。
  连微在穿书之前是表演系的高材生,平时见惯了美人。她对美色早就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但看着镜中的脸,她还是难以抑制地呆了——这张脸的容貌实在是犯规了。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这身体看起来年纪不大,不过十六七岁模样,还未完全长开。但这完全不影响她的殊色:
  修眉,朱唇,每一寸每一分的肌肤都如被大师精心打磨的美玉,恰到好处,一双盈盈美目顾盼神飞,美得极有侵略性。加上眼尾一颗小小的痣,给原已有十分艳色的脸上又多添三分风情,真真是宜喜宜嗔,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也让听到“符骞”二字起就心生不详预感的连微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
  她怕是穿进了那本小说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美人连微身体中。
  这实在是再坏不过的消息。
  书中描写连微最后的惨死之状,简直令人想想都心头发寒——
  “那张润白光滑的美人皮被剥了下来,盛进楠木精雕的匣子里,由人送回了衡安儒府上。而连微面色狰狞,死不瞑目的头颅则被高高悬起,同其他意图刺杀却死在符骞刀下的人一起,守望着将军府外的天空。”
  真是……变态啊。
  若要在这么个凶险的世界里活下来,必须先想好退路。连微啧了一声,默默盘算起来。
  舅舅衡安儒,也就是《策天下》的主角,是个标准的枭雄。亲情对他而言远没有势力和地盘重要。从这有死无生的任务就能看出来,他对连微这个外甥女只是□□裸的利用。若逃走,即使能安然回到衡安儒身边,等待着她的也是被再次送人的命运。
  符骞那边,先不说被征过去的少女们最终都如何了,以符骞那人阴毒狠辣的性子,自己另有所谋的事儿一旦被窥破,只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实在太过危险。
  那独自在外生活呢?连微琢磨着,以自己多年手工烘焙爱好者的水平,开个点心铺子大约还是——
  “哐啷。”
  马车碾过了什么东西,蓦地一震,把她的神思从中拽了回来。这几天里马车行走的路越来越平坦,应该是正向着符骞所在的城池驶去。这样的震动已经越来越少见了。
  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车里有几个女孩子被惊动,低声议论了起来。
  马车在她们说话间已经停在了路边,车外传来了隐隐杂声。连微正坐在车窗旁,闻声探头去看,就见几个穿着破旧短打的汉子不知何时已围住了马车,为首的汉子手中拿着一把刃口有些锈迹的柴刀,嘶声叫道:
  “车上的人听着,大家都不容易,俺也不想为难你们,交出一半口粮,就放你们过去!”
  ——是遇上劫道的流民了。
  汉子虽生得高壮,但面色蜡黄,双颊微凹,显然生活得很是艰难。他身后的人则连他也不如,只是占了一个人多势众,倒也颇有劫道的样子。
  但这在驾车押送她们的娄飞眼中,这显然还远远够不上威胁。
  他对看见有人拦道,也一并停了车走上前来的同僚嗤了一声,抱怨道:“都用了这么辆破破烂烂的车,居然还有流民凑上来。能把百姓折腾成这样,我看这地界的属官可以自杀谢罪了。”
  “毕竟不是将军辖下的地界,不好插手。”同僚笑了一声,随意道,“别管这么多,赶快打发了,时间还有点紧呢。”
  “嗯。”娄飞应道,从怀里摸出两个银锞子朝为首的汉子抛了过去,“赏你了,让道吧。”
  流民生活艰难,娄飞也不吝啬舍一点儿小钱让他们好过一些。
  汉子接住银子,正要后退,旁边的人却朝他使了个眼色,用手肘捅了捅他胁下。
  他们出来劫道,能找到个合适的主顾不容易,家里又多有妻儿难以为继,放过这一个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又有收成了。汉子想到这儿,心下一狠,几步就向已经起动的马车追去。
  不等他追到,车上人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一鞭子甩来。看着轻轻巧巧没什么力气的鞭梢打在地上,陡然扬起满天尘埃,全然遮住了前路。汉子不得不停下来捂住口鼻,再抬头时,马车早已不知道驶去了哪里。
  “总有些不知好歹的人…”甩出这一鞭子的娄飞翘着腿闲闲坐在辕座上,嘟囔声穿过厚重的车帘,钻进连微耳中。
  连微默默拉上车帘,同时把“逃走以后开个点心铺子为生”的选项从心中的小本本上划掉。
  这个世界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差,先不说她的手艺是否合当下人的口味,这些饥困交加的百姓们,真的还有买点心的余力吗?
  既然都有公然劫道的人,恐怕自己会先被当成个点心掳走。
  合计来合计去,最终竟然还是乖乖跟去将军府这一条最为靠谱。连微在心里暗叹一声,打定主意演好一个胸大无脑的花瓶角色。她自己不说,还有谁能平白把她打成个刺客不成?
  ……
  马车又晃晃悠悠走了半日,便可听见喧闹人声了。
  连微探头,发现一路上的破败土屋和枯黄秋草已经不见踪影,眼下的路和路旁民居说不上多精细,却也能算的上是整洁了。远远的能看见有高大的城墙横亘前方,细细密密如蚁的人流在城门外聚集,都是天暮排队等待入城的。
  走的近了便可看到这些人们虽也满身疲惫,却不像之前偶尔擦肩的难民一般浑身死气和绝望之色,和三日来看到的荒凉景象大不一样。
  连微有些惊奇,还想细看,她们所乘的马车却没有留下来排队。娄飞与守城的小将说了两句,又出示了怀中凭证,小将便打开一道侧门,径直放了两辆马车进去。
  进城以后,又穿过一座集市,转了数个弯。哒哒的清脆马蹄声在平坦的青石路面上没响多久,就渐渐慢了下来。
  “吱嘎——”一扇院门打开,拉了她们一路的大棕马垂着脑袋,踢踢踏踏地进了院子。娄飞和什么人寒暄两句,一翻身从辕座上跳了下来。
  “下车了。”他有些懒散又有些低沉的声音从车旁响起。他敲了敲车壁,力道透过薄薄的木板,就像打在她们惴惴不安的心尖上一样,“官人府到了。”
  新人报道打滚求收求评~
  以及,预收看一眼嘛!!!戳专栏收藏呀~
  帅气大女主把小狼狗撩成小奶狗的故事~
  ————以下文案↓————
  《将军她假死回来了》
  岑宁身为大昭镇国将军,一柄大刀走天下,张狂恣肆,无法无天。
  一朝马失前蹄,身受重伤在山野隐居修养一年余,出来就赶上了自己的祭日。
  ——大家都说,镇国将军一年前就为国捐躯啦!

【穿成美人计里的美人儿 by 乐绍凌】(本页完)

  • 更多穿成美人计里的美人儿 by 乐绍凌推荐免费小说
  • 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by 岁岁荣日期:06-14

    书名: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作者:岁岁荣 文案: 被认回祝家两年后,江一念嫁给了帝都人尽皆知的病秧子。 所有人都觉得她爹不疼娘不爱,没享两年福,后半生还得守活寡,真的可怜到家了。 然而 小可怜江一念鞭抽厉鬼,脚踩妖魔,掏出一叠灵气逼人的符箓:倒霉符...

  • 妖皇他又凶又娇 by 团子来袭日期:06-14

    书名:妖皇他又凶又娇 作者:团子来袭 文案: 梵音只是出云山一名低阶弟子,因为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被战败后的仙门选为献给妖皇的宠姬。 还美名其曰,潜伏妖界,静待时机跟仙门里应外合。 传言妖皇残暴嗜杀,性情诡谲,梵音怂的一比。 但逃跑无门,她迫不...

  • 反派都是我迷弟 by 月离争日期:06-14

    书名:反派都是我迷弟 作者:月离争 文案 穿成一本男频爽文里的同名悲情女配,按照原文轨迹,从小缺爱的段舒会被主角在破旧宾馆里夺走第一次,因为怀孕养胎不得不在毕业前一个月退学,主角孕期出轨,带着小三把她气流产,最后拥有金手指的主角名成利就。 花...

  • 穿成总裁文里的女配后 by 尘尾日期:06-14

    书名:穿成总裁文里的女配后 作者:尘尾 文案: 程月亮网上冲浪的时候无意点开一本总裁文,而她穿过去的身份则是男主的炮灰未婚妻。 按照剧情她将会因为排挤女主而受到所有男配们的讨厌,包括男主也解除了婚约。 剧情正进行到男主扔下千万支票,让她签下协议...

  • 白月光与伏特加 by 张小素日期:06-14

    《白月光与伏特加》作者:张小素 文案: 电影学院校花虞晚凭借神仙颜值和一段演技精湛的短视频火了。 此后却走上了黑红的道路,各种撕逼买热搜,负|面新闻满天飞,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娱乐圈大佬财阀太子宋琰,桀骜不驯,嚣张狠厉,出了名的薄情寡义。 却在...

  • 《穿成美人计里的美人儿 by 乐绍凌》上一篇
  • 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by 岁岁荣--预览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by 岁岁荣-

       书名: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作者:岁岁荣
      文案:
      被认回祝家两年后,江一念嫁给了帝都人尽皆知的病秧子。
      所有人都觉得她爹不疼娘不爱,没享两年福,后半生还得守活寡,真的可怜到家了。
      然而——
      “小可怜”江一念鞭抽厉鬼,脚踩妖魔,掏出一叠灵气逼人的符箓:“倒霉符、驱鬼符、转运符、引魂符、净化符……了解一下?”
      众人:虽然听不太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还有些人:再厉害又怎样?不还是得守活寡?
      直到他们瞠目结舌地看着“命不久矣”的病秧子徒手将厉鬼撕碎,嚼吧嚼吧吃了,抬眸扫向他们:“嗯?刚刚谁说念念要守活寡来着?”
      众人惊慌逃离。
      真的是瞎了眼,一连看错两个人QAQ
      大佬隐藏得有点深嘤嘤QAQ
      没过多久,江一念的名字响彻帝都,不是因为她是谁家女儿,也不是因为她是谁家媳妇,只是因为她是江一念。
      某帝都贵女:“江大师救了我的命,是我的大恩人!”
      某连锁酒店老总:“江大师救了我全家的性命,是我全家的大恩人!”
      某娱乐圈大佬:“江大师道法高深,是我们全公司的大恩人!”
      围观群众瑟瑟发抖:???怕了怕了,告辞!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异能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一念,裴恒修 ┃ 配角:接档文《修真团宠穿成小可怜》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玄学大师的婚后日常
     
    第1章 新生
      江一念撑着下巴坐在窗前,盯着半空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搞清楚现状:她这是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一千年前,她本是玄一派首席大弟子,于天下大乱之际奉师命出山,领着一众师兄弟四处奔走,捉拿作乱的鬼怪,后被大祈朝年轻的帝王尊为国师,受万民之敬仰。
      可是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十分厉害的邪修,师兄弟尽被他所杀,江一念敌不过,为保护皇上,她最终选择和邪修同归于尽。
      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江一念收敛心神,起身去开了门。门一开,一个英俊的男人映入眼帘。
      “准备好了吗?该去用餐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到自己与这人的关系,江一念愣了下神。
      这是她昨天刚刚成婚的对象,裴恒修。
      裴家是帝都底蕴深厚的四大世家之一,行事低调,却不容小觑。裴恒修则是这一辈中最小的一个。
      他多智近妖,年纪轻轻就建立了庞大的恒月集团,但自身却是个实打实的病秧子,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家修养,公司明面上也交由姐姐打理。
      而这一切都源于当年,他的母亲宋淑媛在怀他的时候,遭到不明身份人士的攻击,险些丧命,早产生下他。
      先天不足的裴恒修从小体弱多病,珍贵药材吃了不少,却丝毫不见好转。
      这些年反而愈发严重,吹不得风,淋不得雨,还受不了强光,身体常年冷得像冰,大夏天的还要裹棉袄。
      为此,裴家请了不少专家来给他看病,得到的却都是对方摇头晃脑的惋惜,甚至还有医生断言以他的身体状况,很难活过三十岁。
      这么些年来,裴家人为他操碎了心。
      直到三个月前,裴家老爷子早年一个擅长占卜的好友找上门来,推算一翻后,说他体质特殊,半只脚踏入阴间,必须找到一个与他体质相合的人成婚,才有可能逆转阴阳,否则别说三十岁,恐怕连二十五岁都撑不过。
      而这个所谓体质相合的人,正是江一念。
      想到这里,江一念抬头打量着他,裴恒修长相十分出众,五官立体精致,棱角分明,只是那不见一丝血色的脸,却给他平添了一种病态和柔弱,但看着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
      此时已至盛夏,他却还穿着一件立领毛衣,脚踩毛拖,笔直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如同一株挺拔的松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令她奇怪的是,她竟然丝毫看不穿他的命途。
      虽说她更擅长降妖捉鬼,但对于算命看相也是略知一二,不至于一无所获。
      难道是因为他们成婚了,命途相连?江一念暗自猜想。
      众所周知,医人不自医,天师也一样,再怎么厉害的天师也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怎么了?”裴恒修微微诧异。
      “不,没什么。”江一念摇头,“走吧”。
      江一念跟在他身后,期间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虽说他们昨天结婚了,但那不是出于爱情,而且此时她的脑海中,前世记忆居多,这一世反而模糊了。
      宋淑媛远远看着两个相貌同样出众的年轻人一前一后走来,心里百味杂陈,她不知道让这两个不相爱的人结婚是对是错。
      但她别无他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儿子走在她前面,所以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要试上一试。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说不定哪天这两人就处出感情来了呢。
      宋淑媛安慰自己,收起脸上的愁绪,冲她笑了笑:“一念过来了,饿了吧,先坐会儿,马上就开饭了。”
      “好。”江一念应道,却没有立即坐下。
      不一会儿,裴家其他成员陆续到来,裴老爷子一挥手,示意大家坐下:“都站着干嘛,坐下吃饭吧。”
      老爷子一开口,众人纷纷行动,拉开凳子坐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人都错开了江一念旁边的座位,把它留给了裴恒修。
      裴老爷子暗暗点头,对两人道:“你们小两口既然已经结婚了,往后的日子就好好过,小五要是有哪里做的不好的,你尽管告诉爷爷,老头子替你收拾他。”
      裴恒修听着爷爷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却没有说话,他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恐怕是没有以后了,家人这般大费周折,他终是要辜负他们的。
      至于江一念,她虽然不适应妻子这一身份,但玄门之人讲究因果,这门亲事是她自己亲口应下的,没觉醒记忆之前的她也是她,所以她认,遂点了点头。
      看着她不像排斥的样子,裴家众人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了一半。
      虽说这门婚事冲喜的意味居多,但作为家人,他们还是希望小夫妻俩能修成正果,一辈子平安喜乐。
      用过餐后,众人陆续散去,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平时难得一聚,这次也是因为裴恒修和江一念两人结婚,一家人才聚在了一起。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江一念也回了房间,反锁房门,盘腿坐在床上,运转玄一派独门心法,尝试再次引气入体。
      时隔千年,华夏大陆灵气有所复苏,灵气比千年前充裕了许多,引气入体本该更轻松才是,这次反而比前生那次还难,灵气每每还没入丹田就逸散开来。
      江一念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引导灵气冲刷堵塞的筋脉。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脸上浮出一层层黑色的污渍,一股刺鼻的味道渐渐地在房间里弥漫开来,透过门缝逸散到走廊。
      房门外,裴恒修纠结地看着紧闭的房门,搭在门把上的手,抬起又放下,也不知道他那小妻子在里面干了什么,味道这么重。
      臭味越来越重,重到常人难以忍受,他终是忍不住后退几步,捂住口鼻,快步离开,却也没有走远,转身进了隔壁书房,分神留意这边的动静。
      沉浸在修炼中的江一念虽然察觉了他的到来,却没有理会,耐心地将体内的点点灵气纳入丹田。
      “轰!”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充足,喜欢的可以放心追^_^
      推一下我的预收文,喜欢的可以先收藏一下
      《我靠种田暴富了[重生》
      作为《真假千金》里面的真千金女主,夏知墨却惨遭穿书女配打脸。
      亲生父母不认,与养父母关系破裂被扫地出门,最后还被假千金的疯狂爱慕者撞死街头。
      重生回来的夏知墨表示:这破千金我不当了,爱谁谁,回老家种田去!
      没想到灵气复苏,老家的庄园成了其中一个灵气点。
      从此,古井化灵,井水变药泉,包治百病。
      院里,各种神奇的植物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养在井里的百年老龟也拥有了锦鲤的属性,百求必应。
      夏知墨:感觉小钱钱正在前方向我招手,美滋滋~
      小剧场:某一日,夏知墨正在院子里烤番薯,一只胖鸟从天而降,掉进了火堆里。
      夏知墨闻着烤肉香,两眼放光:“老天加餐,不吃岂不是不敬?”
      刚刚醒来的司玖奋力挣脱,一句“关爱野生动物,人人有责!”脱口而出&lt/font
     
    第2章 聚灵鱼(捉虫)
      某一瞬间,游离在江一念身边的灵气仿佛突然找到了去处一般,疯狂地涌入她的丹田。
      成功了!
      江一念勾着唇,倏地睁开了眼,墨色的瞳孔中迸出惊人的光亮,空气中弥漫的阵阵臭味也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毕竟排出了这一身杂质,对她的身体和今后的修炼都大有好处。
      江一念迅速收拾好自己,洗干净了衣服和弄脏的床单,晾在阳台,然后从桌面上拿了一张银/行/卡。
      她准备出门买点药材,补补身子。这一世的身体素质太差了,她修炼了这么久才堪堪入门而已,太慢了。
      出门时,正好碰上在花园浇花的宋淑媛,她是个艺术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鲜少出门,一是性格原因,二来也方便照顾生病的小儿子。
      宋淑媛放下喷壶,叫住了她:“念念这是要去哪?我让恒修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出去买点东西,很快回来。”江一念拒绝了她的好意,转身就走。
      “等等。”宋淑媛拉住了她,嗔怪道,“你这孩子走那么快作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让老王送你去吧,早点回来,等会儿该吃午饭了。”
      这次她没有拒绝,裴家大宅离市中心不近,她又不会开车,走路去确实费时间。
      “才一会儿

    书名: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作者:岁岁荣 文案: 被认回祝家两年后,江一念嫁给了帝都人尽皆知的病秧子。 所有人都觉得她爹不疼娘不爱,没享两年福,后半生还得守活寡,真的可怜到家了。 然而 小可怜江一念鞭抽厉鬼,脚踩妖魔,掏出一叠灵气逼人的符箓:倒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