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重生) by 长松

时间: 2020-06-14 20:33:34 分类: 今日小说

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重生) by 长松

   《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作者:长松

 
  文案:
  冯星遥是冯家走失多年的正牌少爷。
  他无意豪门争斗,一心只想搞创作,能忍则忍,能让则让,努力把自己活透明。
  但他的亲弟弟还是处处刁难他、针对他,窃取他的作品,害他死于非命。
  重生后,冯星遥想通了:
  我让着你,你才是盘菜;我不让着你,你算个蛋?
  沈征稳居A市富豪榜NO.1,年轻英俊有魅力,是圈里无数男女的白月光。
  ——包括冯星遥的弟弟。
  某活动上,沈征突然当众向冯星遥求婚。
  亲弟弟:“冯星遥,你敢!”
  冯星遥:“嗯,我真敢。”
  既然你那么怕我抢,我就抢给你看看。
  后来,冯星遥结婚了。
  新婚夜,专心搞事业的他,纳闷地看着沈征:“咱们只是商业联姻,不用那个吧?”
  沈征单手解领带,勾唇一笑:“你是对结婚有误解,还是对‘我喜欢你’有误解。”
  看文指南:
  1、双重生。受:内向孤僻,偏执冷漠,极度缺乏安全感。
  攻:温柔绅士城府深,间歇性自恋,精致的完美主义者,对朋友和家人极度护短。
  2、本文:苏、狗血、无脑甜、攻无原则宠受。请自备避雷针,被雷到概不负责。
  3、背景架空,凡是与现实不符的地方,全是私设。
  4、微博@码字工长松,比心!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星遥,沈征 ┃ 配角:一大堆 ┃ 其它:情有独钟
  一句话简介: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第1章 
  “冯家说,他们还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不要了,让我们自己处理。”
  “什么?这可是亲儿子!”
  “……死人,还管什么亲不亲。”
  耳畔是猎猎风声,恐惧席卷全身,冯星遥想跑却动弹不得,他大张着嘴,拼命地想呼救,但没能发出一声。
  突然,属于金属的冷光闪入眼底!
  “救命!”
  冯星遥猛地睁开眼睛。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少爷,小少爷回来了,太太叫你下楼吃饭。”
  冯星遥起身坐在床沿,脚心触到柔软的地毯。梦中的呐喊只是唇齿间的一句呢喃,没有人听见。他揉着剧痛的眉心,视线无意识地扫过窗台柜上的台历。
  随后,混沌的大脑找回清明,他一时忘了呼吸。
  *
  楼下的餐厅里,帮佣已经布置好晚餐,撤出了餐厅,女主人任湘君独自立在桌前,调整不够端正的碗筷,听到脚步声,她抬头看向来者,笑容满面道:“睡了一天了,早饭午饭都不吃,是不是不去叫你,你连晚饭都要睡过去?”
  冯星遥心情复杂地看着任湘君。
  任湘君是他的后妈。
  在外人眼中,任湘君是温柔贤良的模范继母,待两个继子视如己出,十年如一日的寻找走失的继子,并且为了培养他们,不生自己的孩子。
  但是在冯星遥眼中,任湘君却没传说中那么好。
  与其说他被接回冯家,更可以说他是被困在冯家。任湘君表面待他和善,却从没真正关心过他。
  就像此时此刻,任湘君明知道冯星遥在经历什么,仍然无视冯星遥明显的倦容和憔悴,轻松地跟冯星遥开玩笑。
  跟上辈子一模一样。
  冯星遥冷着脸,沉默地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下。
  任湘君对冯星遥的冷漠态度毫无反应,她笑容不变,对冯星遥继续说道:“等一下就开饭,志轩去换衣服了,马上就来。”
  “我已经来了!哥你下楼了?妈说你睡了一天,太能睡了。”
  冯星遥倏地回头,对上冯志轩灿烂的笑脸。
  冯志轩,他的孪生弟弟,也是他痛苦的制造者!
  冯星遥以为做好了心理准备,情绪不会有太大的波动。可一见到冯志轩,心底的愤怒和不甘还是喷涌而出。
  他幼年遭遇绑架,亲耳听见绑匪说,冯家放弃救他了。好在他命大,逃过一劫,被养父母收养,度过了快乐的十年。
  在那之后,他被带回冯家。
  养父母再也联系不上,他在冯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虽然承认他的身份,生父却对他十分冷淡,连假装的客气都没有。冯志轩把他当假想敌,总以为他回冯家是为了争家产,对他处处挤兑防范。他不止一次听见别人背后议论他,叫他废物,连冯家人都默许了这个称呼。
  这些冯星遥都能忍,他对冯家的财富丝毫不感兴趣,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时装设计。
  但是连这点空间冯家都不给他。
  冯家对兄弟俩实行高压管控,对冯星遥的喜好更是严厉禁止,说那是下等人才干的,他应该干什么,听安排即可。
  冯星遥反抗不了,只好掩藏自己,听话,少言,无视冯志轩的排挤和刁难。他只想降低在冯家的存在感,偷偷攒钱,远走高飞。
  没想到冯志轩发现了他的秘密,把他私自攒钱的事捅给了任湘君,冯星遥所有账户被冻结,私藏的作品被收走。
  这还不算,没过多久,冯星遥看见冯志轩获得“锦绣新人奖”的新闻。
  锦绣奖是A国时装设计方面最高水准的比赛,有专门为新晋设计师开辟的比赛板块,可以说,新人奖离锦绣奖,仅一步之遥。
  冯星遥是打算自己参加比赛的。
  而他要参赛的作品,却挂着冯志轩的名字,拿了奖,转发得到处都是。
  现在的场景,是冯志轩获奖新闻满天飞之后。冯星遥多年隐忍功亏一篑,对未来的憧憬也被打击得粉碎。
  冯志轩却对冯星遥的愤怒置若罔闻,甚至还回家装出兄友弟恭的样子,陪任湘君吃晚餐。
  *
  上辈子的这顿饭,冯星遥一口没吃。他心有不甘,当面跟冯志轩撕破脸。
  本来他以为,任湘君并不知情。就算在饭桌上知情了,因为她毕竟不是亲妈,应该不会干涉兄弟间的过节。
  冯志轩说:“我只是随便用用你的图而已,你至于这么小心眼儿吗?你还上网曝光我,把我那些黑粉煽动得集体高、潮,天天发私信骂我,你知不知道我很烦啊?我还没找你赔我精神损失呢。”
  听了这话,冯星遥差点气晕过去。他的确注册了ID,上网曝光冯志轩盗图,但实际情况是,他被冯志轩的粉丝无休无止的谩骂了好几天,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哪怕是他的证据。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所以他才迅速消瘦和憔悴。太难受了,明明他是受害者,还被人追着骂的感觉,太难受了。
  不等冯星遥骂,任湘君突然出声:“志轩,这次是你做得不对,快跟你哥道歉。”
  冯志轩乖巧道:“哥我错了,对不起。”
  任湘君满意地点点头,随后转向冯星遥,语重心长道:“星遥,你看志轩已经知错了,我会罚他,扣他生活费,你别生气了好吗?”
  冯家每个月都会给兄弟俩生活费,但是这钱并不是给他们任意挥霍,所有花费都在任湘君的监管之下,包括冯志轩成名后赚得钱。所以这钱扣与不扣,对冯志轩没影响。
  紧接着,任湘君又说:“星遥,你们闹下去,我跟你爸爸也会很伤心,你们是亲兄弟呀,你们彼此才是世界上最亲的人,别闹了好吗?不过是几张图纸而已,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其实说到底,你影响他的名声,对你也不好,以后继承了家业,你们还要相互扶持呀!你爸爸说了,我们给你一笔钱,你出去散散心,购物,旅行,都由着你。”
  冯星遥听懂了任湘君的话。
  原来任湘君是知情的。父亲也知情。
  她表面上责备志轩,实际上是怪他不懂事,在网上“泼脏水”,败坏冯志轩名声。她在暗示他老实点,以后冯家还能给他口饭吃。
  他们三口才是一家人,弟弟的星途和名声最重要,他的创作和心血算什么。
  “不,我不接受。”冯星遥这么回答任湘君,随后转向冯志轩,“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
  然后他就离开了餐桌。
  原本他只觉得憋屈,气愤,想讨个说法。但是这场谈话后,他却改变了想法。
  他要维权!他要彻底摆脱冯家的控制!
  之后的几天,冯星遥奔波于求助的路上。
  他咨询律师,律师劝他不要起诉;他去报警,人家没法受理;他连相熟的网友,被他当朋友的网友都找了,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这个绝望的世界留给他最后的声音,是冯志轩的一通电话。那时,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律师愿意跟他聊一聊,他正开车前往见面地点。
  冯志轩在电话里对他说:“冯星遥,你还折腾什么啊?
  你还看不出来吗?当年爸妈选择了我,现在依然选择我,冯家有我一个儿子就够了,你是多余的。一个多余的人,怎么可能让你继续闹啊?
  不如我告诉你该怎么做,你滚出冯家吧。为什么不滚呢?因为钱吗?还是因为地位?拜托你认清自己的身份,凭你也想跟我争吗,不要太贪心。
  我真是很讨厌你那张跟我一样的脸,从一开始就讨厌,看见你就恶心。”
  这是冯志轩的心里话。
  可是冯星遥来不及开口,一辆逆向行驶的车就撞上了他。
  *
  老天待他不薄。
  跟记忆中一样,任湘君替冯星遥接话:“羡慕你哥有时间睡觉吧,快来,今天特意做了你爱吃的。”
  “还是妈疼我。”冯志轩笑眯眯的走到冯星遥跟前,似乎感受到冯星遥不善的视线,他问,“哥你怎么了?看着我干什么?”
  干什么。
  是个好问题。
  他明知道冯星遥正在被粉丝网络暴力,但他还是能做到毫无愧意,跟冯星遥假装亲昵。
  冯星遥心里翻滚着各种极端的报复手段,还没想好用哪一种,身体已经先他一步做出反应。他右手握拳,快准狠地袭向冯志轩!脆弱的鼻梁骨在他拳下变形,冯志轩猝不及防,后退了好几步,弯着腰痛苦地捂着鼻子,声音失真地痛呼:“嘶啊!你疯了!”
  事发突然,任湘君愣了几秒,才惊诧着扑到冯志轩身边:“志轩!你还好吗?星遥!你干嘛打他!”
  冯星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活动了下关节和手腕,因为用力,指骨有些疼。但是不要紧,重新长出的利爪,陌生却锋利。
  他舔舔唇角,轻笑了一下。
  冯志轩害他那么惨,收点利息而已,至于大惊小怪么。
  他抬眼迎上任湘君责备的目光,似是而非道:“他抢我女朋友,太不厚道了。”
  冯志轩疼得眼泪和鼻血乱齐。他气地闷声反驳:“你胡说什么?我哪抢你女朋友了!”
  任湘君又气又急,根本没细想这话的逻辑:“胡闹!你还是小孩子吗?”
  她心疼地扶着冯志轩,给冯志轩抽了一大团纸巾:“志轩你怎么样?我这就给医生打电话,让他们来给你看看。”
  “算了,是我不好,让我送他去医院吧。”冯星遥适当表现出关心。
  冯志轩总在任湘君面前装作对他关怀备至,这套两面三刀的功夫,冯星遥学以致用。他几步走过来,半搂半扶着冯志轩,“医院有设备能检查,可别被我打坏了。”
  任湘君想想有道理,立马说道:“行,去咱们家关系好的私立医院,你先扶志轩去车上,我去拿外套,马上就来,不许再闹了!”
  她都忘了使唤帮佣了。
  冯星遥:“好。”
  支走了任湘君,他低声问冯志轩:“还疼吗?”
  筋骨断裂的疼痛愈加明显,冯志轩捂着鼻子,被冯星遥挟持似的走去车库,听到这话,他火冒三丈:“冯星遥你等着,我不会饶了你!”
  冯星遥不为所动,甚至语气轻快地说:“你不是讨厌跟我长得一样吗?现在不一样了,你鼻子歪了。”
  冯志轩被人戳穿了心底,恼羞成怒,想挣脱冯星遥的桎梏反击,却发现冯星遥比他想象的力气大,他还得捂着鼻子,根本挣脱不开。
  只听冯星遥继续说道:“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会让你非常、非常难受。”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车前,冯星遥松开冯志轩,站在车边打开门,这时任湘君的脚步声已经由远及近,冯星遥淡淡地问道:“你喜欢沈征吧,明天晚上,你打算怎么去见他?”
  两种声音的叠加,让冯志轩的表情从狰狞到慌张,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冯星遥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冯志轩的狼狈,再次勾唇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O(∩_∩)O哈哈~比心!
  以防有人不看文案,我把说明再贴一遍:
  1、双重生。受:内向孤僻,偏执冷漠,极度缺乏安全感。
  攻:温柔绅士城府深,间歇性自恋,精致的完美主义者,对朋友和家人极度护短。

【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重生) by 长松】(本页完)

  • 更多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重生) by 长松推荐免费小说
  •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by 楚执日期:06-14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作者: 楚执 文案: 1. cp:温柔男神攻x阴狠暴戾受 . 景存因为意外被拉进攻略游戏里攻略里面的反派npc要让那些悲惨命运的反派爱上他然后再把反派杀了。 . 未攻略前:他把反派从湖里救出来,反派上岸后反手把他推进了湖里。 他每天兢...

  • 反派他没有疯(穿越) by 大尖椒日期:06-14

    《反派他没有疯》作者:大尖椒 【本文文案】 我发现 我妈是《穿成反派亲妈》这篇文的主角。 我爸是《穿成反派他爸》这篇文的主角。 我女朋友是《穿成反派女人》这篇文的主角。 我未来还没有出世的女儿是《穿成反派女儿》这篇文的主角。 而我,是那个反派。...

  • 穿成全虫族最渣雄主 by A穿地心日期:06-14

    《穿成全虫族最渣雄主》作者: A穿地心 文案: 季远征穿书了,穿进了一本虫族文。 在这里,雄虫们数量稀少智商奇高,掌握着星际时代的命脉,领导并压迫着雌虫。 而季远征就是权势滔天的雄虫天才,收了全星际最优秀的军雌幸言上将做雌奴,并对其进行了惨无人道...

  • 我不想努力了/抢了我妈的男友(穿越) by 菲尼克斯P日期:06-14

    书名:我不想努力了[穿书] 作者:菲尼克斯P 备注: 原名《抢了我妈的男友》 童星丁霖穿书了,穿成了女主的儿子。 原文里,女主找了个豪门男友,而男主成了家产争夺的最终胜者。 只要等到女主嫁入豪门,丁霖就成了男主亿万家产的继承人了。 丁霖盘算着成为男...

  • 史前亚兽征战海洋(穿越) by 农卡日期:06-14

    书名:史前亚兽征战海洋 作者:农卡 文案: 哈密乘游轮进行全球探险时,轮船被冰川砸中侧翻,在睁眼他,竟然来到了史前 一片冰川上,为了活下去,哈密挖了个雪洞刚要把自己埋进去,就被什么东西咬住双腿拽出来回头一看,卧槽,好大的黑蛇啊啊啊啊! 藤岩是一...

  • 《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重生) by 长松》上一篇
  •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by 楚执--预览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by 楚执-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作者: 楚执

      文案:
      1.
      cp:温柔男神攻x阴狠暴戾受
      .
      景存因为意外被拉进攻略游戏里攻略里面的反派npc…要让那些悲惨命运的反派爱上他然后再把反派杀了。
      .
      未攻略前:他把反派从湖里救出来,反派上岸后反手把他推进了湖里。
      他每天兢兢业业地熬药帮反派治病,反派把他当熬药做饭的工具人。
      他在危急时豁出性命去救反派,反派毫不犹豫地用他当靶子挡剑……
      景存:“我#%@:)”?
      2.
      攻略后:他看了路过的京州第一美人一眼,美人第二天被划花了脸。
      他在训练场上教男主驯服烈马,一月后男主被废了双腿。
      某个世界里他对他们的儿子关心超过反派,一年后反派亲手把儿子毒成了傻子。
      景存:“……”再忍忍,等任务全部完成就好了。
      3.
      等到他完成全部任务回到现实世界,俊美斯文的少年找上门来,赖上他要求让他负责。
      景存:“再说一遍你哪位?”
      少年阴冷一笑:“游戏里捅了我那么多次,这么快就忘了?”
      景存:“……”草。
      ps:#1v1,he,受都是同一个人#
      #双向治愈救赎#
      #无逻辑向,考究党勿喷#
      内容标签: 强强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存,宋知初 ┃ 配角:预收文《万人迷总攻生存指南》 ┃ 其它:快穿主攻
      一句话简介:后来我跟反派好上了
     
    第1章 拯救落魄omega皇子01
      景存因为扫了路边的二维码,当天便出了车祸被拉进了手机里的攻略游戏。
      脑海里多了一道机械的声音,“叮,宿主只要全部通关,就能返回现实世界回到车祸发生前。”
      景存以魂体状态看着自己被撞飞几米远的尸体,在心里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系统。
      他问道,“要攻略的都是哪些人?”
      系统231,“叮,每个世界的反派npc。”
      景存,“怎样算攻略成功呢?”
      系统231,“叮,让他爱上你,然后杀了他。”
      景存,“???”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脑海里的系统发出了几声尖锐的滴滴声。
      “叮,第一个世界启动中…”
      “请宿主做好准备,3,2,1。”
      ……
      一阵天旋地转,混合的记忆碎片涌进景存脑海里。
      这个世界是架空王朝,主角二皇子出身低微,母妃是卑贱的宫女,在宫中备受排挤。而二皇子凭借着前期的藏拙与表面投靠太子l党,暗地里不断发展自己的势力,最后解决了所有对手,成功登上仙乘国的皇位。
      反派七皇子是主角二皇子夺嫡中最强的对手。七皇子与主角同样出身低微,但是相较于主角在宫中受到的排挤与欺压,七皇子的命运则要更悲惨些。
      七皇子母妃生前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圣宠盛极一时,有不少嫔妃嫉妒的眼红。待到他母妃逝世后,皇上对七皇子逐渐冷淡下来,嫔妃们暗地里针对七皇子,皇子们也想着法子欺负他,更有甚者,从七皇子少时便在他体内下了毒,让他成为了无法练武的废人。
      仙乘以武为尊,七皇子体内久积毒素,身子比平时人还要差些,不仅没法练武,生个小病还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虽然七皇子隐而不发后期慢慢崛起,但是这一过程无比艰难,远比主角二皇子付出的要多的多。
      不过最后七皇子还是输给了主角二皇子,落了个饮鸩酒身亡的下场。
      看完完整的故事线,景存心里对七皇子颇有些同情,世界线是围绕主角发展的,如果没有主角光环,夺取皇位的必定是反派七皇子。
      ……
      “让你过去把那丧门星推进湖里,你还愣着干什么?”
      景存腿弯处被人狠狠地踹了一下,踹地他向前趔趄了一下。他眼前一黑,眼前视线逐渐聚焦,看清了不远处湖边的人影。
      系统为了方便,每个世界穿的人物都与他同名同姓。这具身体是当朝景将军的嫡子,景将军本来有意送原主去禁军里训练走将士的路,奈何原主从小娇养惯了不愿意吃苦,非要跟一众京州子弟混在一起,景将军宠儿子,依了原主把原主送去宫里给皇子当了伴读。
      这日夫子在课上提问,三皇子答不出来,夫子随口点了一旁的七皇子,七皇子答了出来,得到了夫子的一番称赞。
      三皇子一直不待见七皇子,心中更加怨怼,放了课后领了一众跟班尾随着七皇子过来了,打算找个机会教训七皇子一番。
      一直到了湖边,三皇子见机会来了,让景存过去把人推进湖里。七皇子不会水人尽皆知,他让景存在旁边看着,等到人快沉下去了再救上来。
      不远处的少年身影挺拔俊逸,眉眼垂着看着沉静的碧绿湖水,神色之间颇为落寞。
      身后三皇子还在催促,表情颇为不耐,“景存,本皇子让你赶紧过去,你当没听见呢?”
      景存在脑海里问系统,“我能不去吗?”
      系统231,“叮,宿主目前不能ooc呢。”
      意思是要去,毕竟原主心中对七皇子也十分看不上,没少帮着三皇子欺负他。
      景存朝着贺锦弦的方向走过去,心想大不了等三皇子他们一走,自己就立刻把人救上来,跟贺锦弦赔罪一番。
      他尽量放轻了脚步,周边微风拂过杨柳枝,吹来一阵淡淡的山茶香。
      他没有注意到前方不远处的人眼角瞥了他一眼,唇角微微向上勾起讽刺之意。
      等到了贺锦弦身后,景存轻声道,“七皇子…对不住了……”
      贺锦弦转过身,景存趁他未反应过来,猛然伸手一推,把贺锦弦推进了湖里。
      水花荡了一片,“砰”地一声贺锦弦整个人落进了湖里,他呛了水挣扎起来,衣衫墨发尽湿,面上一片苍白。
      景存对上湖里那人漆黑的眼眸,里面宛如深不见底的幽潭,让他莫名感觉到几分寒意。
      他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身后不远处传来几声兴味的笑声,三皇子的一群跟班嘲笑了一番贺锦弦的狼狈姿态,三皇子听的尽兴,带着人走了,临走时给了景存一个颇为赞扬的眼神。
      “……”
      景存等到人都走完了,二话不说跳进了湖里。
      漫天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汇了过来,此时春意料峭,湖水里一片冰凉,衣衫被浸透传来刺骨的冷意。
      他跳下来的地方是一处亭台,亭台修的高,要想救人需带着人游到另一处的岸边。
      景存游到贺锦弦身边,用手环上了贺锦弦的腰,带着贺锦弦朝着岸边游。
      不知这人是有意还是无意,景存感觉手边的人沉甸甸的,似乎跟他作对般地不停朝后挣扎,让他游得格外艰难。
      景存好声好气道,“殿下,我也不过是听令行事,您没必要同我置气,等上了岸我任凭您处置。”
      “这湖水冷人,你身子不好,待久了会生病。”
      不知他说的话触到了哪个点,贺锦弦的神色冷了下来。
      景存带着他游到了岸边,好不容易把人连托带拽地带到岸上,他松开了贺锦弦,正要开口再解释两句,贺锦弦看他一眼,景存愣了一下,“殿下,我……”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贺锦弦漆黑的眼眸注视着他,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景存感觉到肩膀处一股痛意,贺锦弦往前轻飘飘地一推,把他推进了湖里。
      贺锦弦面上一片讽刺,转身时身形晃了一下,看也不看景存一眼便走了。
      全身再次被冷水浸透,景存口鼻处都进了水,呛得他不停咳嗽,胸口处不断起伏,被贺锦弦这一波操作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在脑海里忍不住对系统道,“这人有毛病吗??我好心好意救他他还把我推下来,我推他又不是故意的%#@:)…”
      系统231,“叮,宿主是否要查看目标人物当前好感度?”
      景存浑身湿冷难受,他爬到了岸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好感度多少算爱?”
      “60算好感,80算喜欢,100算爱。”系统231,“目标人物:贺锦弦,当前对您好感度:—999。”
      “目标人物对您反感度过高,当前无法检测,所以按—999算。”
      景存,“……”
      他看着空中漂浮的一片片云彩,靠近阳光处晕染上了淡淡的金色,透过云间洒下来几缕光线来,折射在山茶花白净的花瓣上。
      “这任务还怎么做。”景存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处高枝上的山茶花,“能直接换一个世界吗?”
      系统231,“叮,系统维护中。”
      景存,“……”艹。
      他从地上撑着站起身来,脑海里骂了系统几句不中用的东西,朝着方才贺锦弦离去的方向走过去。
      贺锦弦那身板肯定受不住冷水,他不放心,想跟上去看看,尽量刷点好感度。
      绕过雕绘着龙纹凤麟的梁柱,朱红色的宫墙在山茶绿叶间斑驳,景存在转角处看到一片玄色衣角。
      他隔着不远的距离跟在后面,看着那人扶着墙的指尖隐隐泛白,身形不稳地撑着墙,下一秒便失力晕倒在了地上。
      景存叹了口气,大步走上前,在贺锦弦身旁蹲了下来。
      七皇子如今不过十五六岁,五官尚未长开,不过依稀能看出来日后必然会生的十分令人惊艳。此时少年双眸紧闭,鸦羽般的睫毛轻微颤l动,淡红色的唇角微抿,面容一片苍白。
      景存掐了这小玩意儿的脸一下,揽过人的后颈和小腿,把人整个横抱起来。
      他跟着系统的指示一路抱着贺锦弦去了玉簪殿,宫殿偏僻,朱红大门泛着暗沉,木制的匾额上三个褪色的大字,殿里零星几个奴才,见人进来了敷衍的行了一礼,任由他抱着人进了正殿。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作者: 楚执 文案: 1. cp:温柔男神攻x阴狠暴戾受 . 景存因为意外被拉进攻略游戏里攻略里面的反派npc要让那些悲惨命运的反派爱上他然后再把反派杀了。 . 未攻略前:他把反派从湖里救出来,反派上岸后反手把他推进了湖里。 他每天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