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离婚[娱乐圈] by 五军

时间: 2020-06-14 20:33:44 分类: 今日小说

完美离婚[娱乐圈] by 五军

 

当前被收藏数:31426 营养液数:23032 文章积分:1,073,609,280
  《完美离婚[娱乐圈]》作者:五军
  文案:
  谁都知道,娱乐圈如今最热门的恩爱夫夫是袁星洲和叶淮。这俩人同团出道,后来团队解散,二人便立刻去国外结了婚。
  据说叶淮原本是高冷男神,对袁星洲却格外宠溺。而袁星洲也日日思念爱人,张口闭口“淮哥”如何如何。
  就在大家为这甜美的爱情流眼泪时,叶淮回国了。
  袁星洲正在直播做任务,被节目组要求去接机。
  于是几百万观众看到,叶淮一脸冷漠地玩着手机,跟袁星洲擦肩而过。
  跑来吃狗粮的CP粉:“???”
  好像哪里不大对的样子。
  ***
  叶淮跟袁星洲是一对协议婚姻的假夫夫,这种操作在娱乐圈里很常见。叶淮没当回事,并打算这次回国先解除协议,好安心发展自己的事业。
  谁想回来后,发现这事儿不好办。
  有人单方面艹恩爱人设艹过头了。
  传说中,他是一个宠夫狂魔。
  叶淮面无表情地看着某人。
  对此,袁星洲含泪保证:“你放心,这婚肯定能离!我一定会完美地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玛丽苏小白文,没有原型!没有原型!没有原型!】
  【不接受KY!】
  【排雷】
  同性可婚背景。
  娱乐圈相关内容胡诌为主,无原型勿考究。
  (龟毛强迫)攻X(一心想红)受
  叶淮是攻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星洲,叶淮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先婚后爱,情有独钟
  作者简评:
  谁都知道,娱乐圈如今最热门的恩爱夫夫是袁星洲和叶淮。这俩人同团出道,团队解散之后,二人便立刻去国外结了婚。后来叶淮留在国外深造,袁星洲孤身闯荡娱乐圈,并向大家讲述二人的甜蜜恋爱。然而就在大家开心磕CP的时候,叶淮回国了,随后俩人被爆出所谓淮洲夫夫不过是袁星洲单方面的草人设。本文从小攻回国开始写起,中间穿插俩人在团内时的互动回忆。文笔通顺,风格轻松自然。俩人感情水到渠成之时,事业也在步步高升,是篇值得一看的甜爽文。
 
第1章 
  袁星洲刚下戏,手上还戴着黑色皮套,身上穿着民国时的军装军靴,大檐帽下的五官高冷英俊,帅得人腿软。
  经纪人李遇推门进来,看他这副装扮,不由愣了愣。
  自从《迷城》开拍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来探班。之前导演给他打电话夸过袁星洲,说小伙子扮相好,入戏快,演戏特别灵。李遇以为对方是在商业互捧,倒没料到袁星洲扮起来的确让人惊艳。
  也难怪这两年会蹿红。
  “别自恋了。”李遇很快回神,催促道,“节目组的车一会儿就到了,你快去卸妆。”
  袁星洲早就瞥见他进来了,闻言“哦哦”两声,有些诧异:“不是说12点才开始直播吗?”
  “或许是怕堵车,提前了。”李遇道,“你一会儿准备下,估计会问你跟叶淮的事情。”
  袁星洲闻言一怔,随后放下手机,对着镜子摘手套:“我觉得我戴帽子还挺帅的,回头你给我买个大檐帽吧?”
  “你怎么不要个燕尾服呢?还大檐帽……”李遇问,“叶淮这几天给你打电话了吧?”
  袁星洲知道他的脾气,这下见糊弄不过去,从鼻子里闷闷地“嗯”了一声。
  “就随便谈谈。”李遇拿出手机,边回消息边道,“节目组找你,就是冲着CP话题度高来的。你自己先在脑子里组织组织,想想一会儿从哪儿开始聊,以前的也好,最近的也罢,自己有个谱儿。别总说之前的那些了,都快成段子了……”
  他说话语速快,一条信息发完,抬头再看,袁星洲已经去更衣间了。
  李遇眉头一挑,心想,又来这套。
  作为华娱公司的经纪人,李遇手下有三四个艺人,袁星洲在其中算是最省心的一个,事业心强,不怕累,通告接多少跑多少,但就是不得李遇喜欢。这其中性格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
  他经常会有些无关紧要的小要求,诸如买个帽子,换双鞋子,明明十分固执,说话的口气却又总带着讨好,仿佛旁人不答应就是欺负他一般。而当遇到不想面对的事情时,这人更是会直接走开。虽然最后也会照李遇吩咐的去做,但这种反应就让人很不爽。
  李遇心里清楚,袁星洲这种性格,这大概是跟他的经历有关。
  袁星洲的星路并不顺。他原本是选秀出道,十九岁便拿了歌舞节目的冠军,实力不错,运气却不好,节目刚结束就赶上了经纪公司内斗,无缘无故被冷落两年。
  两年后时来运转,被公司编入当时大火的待出道男团S.T,但又因跟队员不熟,造人排挤,成了团里有名的“团欺”。
  李遇曾看过S.T团的舞台表演,袁星洲始终是最不起眼的一个。直到后来S.T解散,袁星洲跟队友叶淮爆冷结婚,这才突然有了热度——粉丝脱粉回踩,队友冷嘲热讽的黑热度。
  那大概是袁星洲最火的一次,打开网页到处都是他的黑料,什么学队友爱好的copy鸡,讨好公司高层的小舔狗,团队里的奸细,队员们的洗脚婢,人前温柔善良人后阴狠狡诈,心思歹毒满肚子坏水……简直是个综合各路反派恶行的集大成之人。
  李遇那时便觉得,网络攻击的杀伤力不可小觑,一般人若经历这样的三起三落,能心态不崩已属难得。像袁星洲这种始终隐忍一言不发的,必定是比常人更能忍,也比旁人更软弱。
  他实在不喜欢这样的人,所以经过一段时间交涉之后,他跟同公司的另一位经纪人达成了一致。
  下个月,袁星洲就交给对方来带了。
  李遇轻轻舒出一口气,从旁边拖过一把椅子坐了会儿,没多久,就听外面有人在说话。
  《Surprise》的节目组果然提前来了,比约定的早到了半个小时。
  李遇见节目组的导演也在上面,连忙起身迎了出去。
  “袁星洲在卸妆。”李遇笑道,“大家先在休息室稍等下,喝口水,他一会儿就过来。”
  “不着急,我正好有点事,就提前了一会儿。”导演姓杜,微胖,光头,说话的功夫往一侧偏了下身子,露出了后面的摄像。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李遇瞬间了然,现在已经开始在拍了。
  “星洲最近怎么样?”杜导问,“有一阵子没见他了。”
  李遇道:“一直在拍戏,自从进组后就不出去了,每天除了读剧本就是健身。”
  杜导:“应该适当放松下,星洲太拼了。”
  “他这个角色动作戏多……”李遇带人到化妆间休息,张罗着工作人员给大家拿水,假装不经意道,“叶淮昨天还说,星洲有腰伤,不要训练过度。”
  《Surprise》是最近网络人气很高的一档直播节目,受邀者都是话题明星。节目内容很简单,由网友们投票选出任务卡内容,再由明星们直播完成。当然在直播之前,明星不会知道自己会执行什么任务。
  袁星洲最近两年才火,之所以被选中,便是因为他跟叶淮的CP话题。李遇心中清楚,很上道地把话题引了过去。
  杜导笑了起来:“这小两口……叶淮以前可不这样,当年在S.T团的时候,他当时叫什么来着……”
  有人笑着接话:“冰山冷男。”
  “对,我外甥女追星,迷得不得了。”杜导笑着摇头,“年轻人的称呼有意思。”
  叶淮当年在T团中既不是C位,也不是队长,对人对物极为冷淡,然而他偏生长了个顶配男神的脸,随随便便往哪儿一杵,都能成为人群的焦点。所以自始至终,他的粉丝和人气都是团内绝对第一。
  袁星洲跟叶淮在台前从未有过互动,因此后来突然结婚,几乎令所有人跌破眼镜。但谁也没想到,就在大家疯狂攻击袁星洲的时候,后者会因祸得福——有位大导便看到了黑粉做的恶搞动图,发现这个小伙子跟自己剧本里的配角意外契合。于是大手一挥,让人找他来试戏。
  大导对于粉圈爱豆的是是非非向来不关心,袁星洲外形绝配,演戏又颇有天赋。之后便稀里糊涂地转了型,接连拍了几部剧。
  这几年下来,他的水平虽然忽高忽低,角色最好的也是男二,但挡不住几部剧相继大爆,热度自然而然涨了起来。
  人一红,是非就多。
  媒体们揪着他以前的黑料挨个求证。
  袁星洲脾气好,便一条条解释。当问到他跟叶淮的婚事时,袁星洲时隔三年,终于给出了正面回应。
  “我俩,其实谈了一段时间……然后才领的证。”袁星洲那天被一堆记者堵在某颁奖礼后台,缩在角落里小声道,“他对我很好。”
  记者没想到他会突然爆料,个个如同点了火的爆仗,炸开了。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的?”
  “可以问下,是谁先表白的吗?”
  “有没有求婚呢!”
  “叶淮怎么从来没说过?你们公司是知情的吗?”
  袁星洲被四面八方的追问逼得有些窘迫,他茫然四顾,发现里三层外三层都是陌生人,只得又往后缩了缩,边提醒记者注意安全,边挨个回答。
  “恋爱是从团队出道一周年,圣诞节那天开始谈的。”
  “是叶淮先表白的……”
  “有求婚,但没有外人,求完婚我们就领证了。”
  “公司不知情,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想这么多……”袁星洲笑了笑,“再加上那时候团队要解散了,我们的心情都很低落。”
  人们的好奇心是很难满足的,他回答了一些问题,便会有更多的问题砸过来。袁星洲很快发现挨个回答问题不现实,然后他听到人声嘈杂中,有个声音清脆地问:“那叶淮喜欢你什么?”
  袁星洲愣了一瞬。
  他与叶淮虽然在同一个团队,但叶淮外号是“叶神”。神能爱上凡人吗?尤其是像他这样被大家排挤讨厌的。
  这的确值得一问。
  “他……”周遭渐渐安静下来,袁星洲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灰姑娘,如今王子不在,他需要自己证明,自己曾经有过一双水晶鞋。
  袁星洲微微垂眼,短短一瞬,又抬起头来,对大家笑了笑。
  “他说过很多,说喜欢我的性格,也说喜欢我的手,还说过对我是一见钟情……”袁星洲道,“我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的。等他进修回来,你们也替我问问他。”
  这番回答十分完美,也令人意外。
  谁能想到高冷男神竟会主动表白?他俩到底怎么走到一块的?
  粉丝们该跑的都跑光了,该骂的也早骂完了,三年时间,公众对这对爆冷的CP只剩下了好奇和窥探欲。
  “上周的娱乐圈最甜CP投票中,袁星洲跟叶淮的“淮洲”CP夺了第二,跟第一名的“雏菊”夫夫只一票之差。”杜导笑了笑,“叶淮知道吗?”
  “星洲告诉他了,”李遇道,“叶淮说低调点好。”
  俩人正说着,便听有人敲门。
  袁星洲已经卸了妆,换了一身牛仔裤和短袖T恤出来。
  他的皮肤很白,李遇发现他很心机地给胳膊肘和手腕处扫了腮红。
  “导演好,摄像大哥好,”袁星洲跟几人打招呼,表情有些懵懂,“我们这个直播,要怎么录?”
  “已经开始了,你现在就在直播间里,”杜导道,“跟摄像去做任务吧,车上有任务卡。”
  袁星洲便又一脸茫然地跟着三个摄像上了节目组的车。
  做任务的时候经纪人和助理都不能跟着。李遇虽不喜欢袁星洲,职业素养还是有的。摄像走开后,他拉了一下杜导,“老杜,这孩子最近训练受了点伤,您多照顾照顾。”李遇顿了顿,问,“任务难不难?”
  “放心吧。”杜导往车上看了一眼,安慰道,“他的是最轻松的。”
  “你的任务最轻松了。”摄像大哥甲把任务卡递过来,又对司机道,“走吧,现在去机场,时间正好来得及。”
  车子迅速驶出,转上高速。
  袁星洲从手机屏幕上悄悄打量了自己一眼,见自己的发型没有问题,脸上轻扫过的“高潮”腮红效果也很赞,这才拆开任务卡。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完美离婚[娱乐圈] by 五军】(本页完)

  • 更多完美离婚[娱乐圈] by 五军推荐免费小说
  • 妖怪花店 by 春雨杏花白日期:06-14

    《妖怪花店》作者:春雨杏花白 文案: 末日预告发布之后,安予年就和同事一起,把时不时骚扰他们的顶头上司暴打了一顿。 然后,他就被辞退了。 得知这个结果的安予年无所畏惧:反正都要末日了,工作还有什么用?辞就辞! 谁曾想末日来临之后 小贩A:苹果二十...

  • 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重生) by 长松日期:06-14

    《我抢了死对头的白月光》作者:长松 文案: 冯星遥是冯家走失多年的正牌少爷。 他无意豪门争斗,一心只想搞创作,能忍则忍,能让则让,努力把自己活透明。 但他的亲弟弟还是处处刁难他、针对他,窃取他的作品,害他死于非命。 重生后,冯星遥想通了: 我让...

  •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by 楚执日期:06-14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作者: 楚执 文案: 1. cp:温柔男神攻x阴狠暴戾受 . 景存因为意外被拉进攻略游戏里攻略里面的反派npc要让那些悲惨命运的反派爱上他然后再把反派杀了。 . 未攻略前:他把反派从湖里救出来,反派上岸后反手把他推进了湖里。 他每天兢...

  • 反派他没有疯(穿越) by 大尖椒日期:06-14

    《反派他没有疯》作者:大尖椒 【本文文案】 我发现 我妈是《穿成反派亲妈》这篇文的主角。 我爸是《穿成反派他爸》这篇文的主角。 我女朋友是《穿成反派女人》这篇文的主角。 我未来还没有出世的女儿是《穿成反派女儿》这篇文的主角。 而我,是那个反派。...

  • 穿成全虫族最渣雄主 by A穿地心日期:06-14

    《穿成全虫族最渣雄主》作者: A穿地心 文案: 季远征穿书了,穿进了一本虫族文。 在这里,雄虫们数量稀少智商奇高,掌握着星际时代的命脉,领导并压迫着雌虫。 而季远征就是权势滔天的雄虫天才,收了全星际最优秀的军雌幸言上将做雌奴,并对其进行了惨无人道...

  • 《完美离婚[娱乐圈] by 五军》上一篇
  • 妖怪花店 by 春雨杏花白--预览妖怪花店 by 春雨杏花白-

       《妖怪花店》作者:春雨杏花白

     
      文案:
      末日预告发布之后,安予年就和同事一起,把时不时骚扰他们的顶头上司暴打了一顿。
      然后,他就被辞退了。
      得知这个结果的安予年无所畏惧:反正都要末日了,工作还有什么用?辞就辞!
      谁曾想末日来临之后……
      小贩A:苹果二十一斤,苹果二十一斤!
      小贩B:大米两块一斤,大米两块一斤!
      房东:小年啊,这个月的房租,你也该交了吧?
      安予年:(ΩДΩ)
      没有工作的安予年只能去楼下贴着招工告示的花店寻找机会,然后,他就开始了和买花顾客斗智斗勇的生活。
      顾客A:这盆花真的不能便宜一点吗?一口价,三百万!再多我真的买不起了!
      顾客B:这盆花有成精的迹象吗?我想要能成精的那种,钱不是问题。
      顾客C: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不如加入我们门派?活五百年不是问题!
      安予年:……
      安予年:老板,有人砍价,还有人想拐你的员工!
      顾客ABC:告辞、告辞。
      备注:
      *神秘花店老板攻X天赋异禀“普通”青年受
      *1V1,HE。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末世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予年,逄祈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末日修仙,妖怪花店
     
    第1章 
      【紧急通知。海城所有交通将于下午六时全部停止,请市民提前回家。】
      【紧急通知。今晚二十三时起全国范围内都将迎来极端天气,在接到下一个通知之前,请所有人在归家之后,不要外出。】
      【紧急通知……】
      安予年和同事抱着纸箱站在楼下的时候,刚好是中午十二点。
      街道对面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新闻,配合着手机里时不时出现的极端天气弹窗警告,渲染出浓浓的山雨欲来的气息。
      可惜不管新闻写得多紧张,该上班的人依然上班,该炎热的天气依然炎热。
      安予年身边的同事抬头,先是看着连云朵都找不到一丝的天空,然后又看了一下太阳,瞬间被刺痛了眼,表情惴惴地收回了视线:“小安,你说万一没有末日,我们怎么办?”
      安予年很想腾出一只手来拍拍他的肩膀,不过他看了眼自己沉重的箱子,还是遗憾作罢:“洲哥,你打那老混蛋的时候,打得爽吗?”
      张洲的脸上马上露出了梦幻般的表情:“那当然,从我进公司第一天起,我就幻想着有一天能暴打那个老混蛋。成天对新人动手动脚,什么玩意啊!”
      安予年轻舒了一口气:“那不就结了,他是关系户,不会走的。既然他不会走,那就是我们走。与其再拖个一两年,被他占尽便宜才离开,还不如现在暴打他一顿呢!”
      安予年和张洲是大学同学,毕业一起进的这家互联网公司。
      他们从进公司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上司不是个东西,可没办法。
      安予年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他初中的时候母亲得了病,为了给她治病,家里能卖得都卖光了。眼见得就要债台高筑,那个一个人带大孩子的女人,就趁着儿子不在的功夫,把呼吸机给拔了。
      因为这个原因,安予年总算没去借高利贷,但还是欠了亲戚不少钱,所幸他成绩好,班主任不忍心他辍学,一路帮他联系,让他最终念完了大学。
      大学毕业之后,安予年就开始给亲戚还钱。因为这个原因,哪怕上司动手动脚,他也忍了下来。
      不过所幸那家伙也只是偶尔动手动脚恶心人,过的也不敢做,不然安予年怀疑,自己早就因为打人被辞退了。
      只是他忍了一年、两年,在他终于还清欠债,末日预告又降临之后,他到底还是没忍住,和张洲一起找一个僻静的巷子,把上司给打了。
      结果不出他们所料,这欺软怕硬的家伙完全不敢报警,只是对靠山吹了耳旁风,把他们辞退了。
      “哟,这不是我们的安大才子和张大少爷吗?怎么站在这里,像个丧家之犬一样?”
      安予年安慰完张洲,正准备走,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阴阳怪气的男声。安予年懒得回头,对方却不死心的跑到他们前面,探头去看他们抱着的纸箱:“哟,所有东西都在这里呢?你们不会真的相信那个‘末日预告’吧?”
      安予年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人得意洋洋的脸,用纸箱把人轻撞开:“不好意思,你挡我的路了。”
      那人被忽视也不生气,反而笑嘻嘻地说道:“这明明是极端天气的预告而已。网络上说是‘末日预告’,你们居然就信了?我觉得吧,你们这深信不疑因此和上司闹翻的样子,像极了小学生。”
      安予年对他的话语充耳不闻,继续往前走。
      他当然知道这只是极端天气的预告,可是这预告……未免也太让人不安了一点。
      这预告从半年前开始铺垫,时不时有专家采访流出,说今年可能会出现持续较久的极端天气。
      之后是半个月前,社区工作人员上门,给每家每户都发了易保存的粮食,说是地方粮食库存需要更新,所以旧有库存就分发给了大家。
      再来是一周前,所有官方网站都发了通知,声明从今天零点起,国内所有航班、火车、省际班车全部停运,恢复时间未定。
      而后手机、电视开始循环极端天气的预告,声称今晚二十三点,由于地球磁场的变化,全国都会迎来暴雨,局部有龙卷风冰雹,让所有人戴在家里不要外出。
      因为这些预告,一时间网络上什么声音都有,尤以“末日预告”的说法流传最广。
      支持的人觉得如果不会末日国家怎么可能反应那么大;反对的人觉得如果是末日怎么地球上有一大半国家没有反应。
      这两方人马在网络上厮杀得如火如荼,谁也说服不了谁。
      安予年是第一种言论的支持者。
      虽然现在艳阳高照,万里无云,但他还是相信,暴雨会来的,末日也会来的。
      所以,他决定把东西放回家之后,就去超市看看能不能再买点吃的存放在家里。
      下午三点,安予年站在超市里,看着空荡荡的超市,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他说怎么没有人排队也没有人哄抢呢,原来超市已经空了?
      旁边的工作人员看他长得好看,没忍住上前,安慰了一声:“小伙子,你还是早点回家吧,社区发的东西,够我们吃好几天了。如果真的那什么,是吧,那也不一定有命吃这些东西……”
      安予年觉得她说得很对,于是他礼貌地道了谢,搭上公交车准备回家。
      根据通知,市内交通的最后一班是傍晚六点,他觉得自己还是早点回到租住的房子比较好,以免到时候人太多,他挤不上公交,反而要步行回去。
      晚上八点,安予年在电脑前无聊地刷着微博。
      西部的人民表示今天的夕阳好美丽,让人诗兴大发;东部的人民表示今天的月亮好美丽,没有一片云遮挡,让人想出门遛弯。
      安予年也往窗外看了一眼,可惜他的位置看不到月亮,但也看不到云。
      楼上似乎在聚会,一群人把地板踩得砰砰响,安予年抬头看了一眼,又把注意力转移回电脑上,放弃了和网线那端的人讨论编程问题的打算。
      算了,都要末日了,自己就宽容一点,忍他们一晚上好了。
      晚上十点五十九,距离预告的时间还有一分钟,安予年躺在床上发呆。
      他关上了窗户,但是没有拉窗帘,所以他依然能看到窗外落进来的灯光。
      他默默在心里倒数着时间,准备等倒计时结束,再决定自己是在床上长眠,还是起来继续玩电脑。
      晚上十一点,安予年的倒数计时正式结束。
      随着倒计时的结束,一道惊雷从天而降,随后周遭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安予年怔怔地听着楼上传来的尖叫声,恍惚间意识到是停电了。
      他想掏出手机看时间,结果手机还亮着,信号的位置却打了个叉。
      他陡然一惊,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窗边,发现窗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狂风呼啸,听得安予年心里一片茫然。
      难道末日……真的来了?
      .
      狂风暴雨来得突然,安予年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但他发现并没有。
      他重新回了床上,没一会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他隐约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站在窗口,窗外有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然后雷电停了,云也散了开来。
      因为这个有些奇怪的梦,安予年醒来的时候有些愣愣的,险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他看了眼窗外,雨停了,太阳似乎也照常升了起来。
      他轻舒一口气,起床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没有变成丧尸,长舒了醒来后的第二口气。
      不过令人不安的是,电没有恢复,信号也没有恢复。
      安予年没敢出门,也不敢贸然用水,只是啃了几口饼干,然后猫到窗前静观其变。
      正午十二点,开始有人出门,安予年看着那个人,然后一抬头,发现对面那栋楼好几户的窗户旁也有人。
      他们看着楼下,就像自己看着楼下一样。
      安予年总觉得这个场景有点诡异,楼下的那个人似乎也发现了,他搓了搓自己的手臂,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小区外走去。
      半个小时后,这个人抱着一盆花回到了小区。
      有人忍不住下楼,向他打听起了外面的情形。
      这个人四下环顾,发现附近的阳台上探出了无数的头,瞬间背后一凉。
      他生怕自己不说这些人一会要找上门,干脆扬声说道:“除了我们小区附近那家花店,其他店铺都没有开门,所以我就进去找店员问了问情况,然后、然后买了一盆花……”
      安予年听着这个人的话,不由得怔愣了一下。
      小区附近的花店?他是说那家平时都没有顾客的花店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逻辑上来说依然是每天中午十二点更新,如果不能更新会提前请假。

    《妖怪花店》作者:春雨杏花白 文案: 末日预告发布之后,安予年就和同事一起,把时不时骚扰他们的顶头上司暴打了一顿。 然后,他就被辞退了。 得知这个结果的安予年无所畏惧:反正都要末日了,工作还有什么用?辞就辞! 谁曾想末日来临之后 小贩A:苹果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