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

时间: 2020-06-14 20:34:11 分类: 今日小说

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

   《慢吞吞和急性子》作者: 寻烬

 
  文案:
  1.季凛和郑漫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好朋友
  郑漫做什么都慢,走路慢,吃饭慢
  季凛有时候忍不住说他:“你怎么这么慢?你干脆别叫郑漫了,改名真慢吧!”
  郑漫觉得这个哥哥他就话很多,而且干什么都急冲冲的,让人看着就心惊胆战
  郑漫叹气:“你别急呀。”
  吃饭也是,走路也是,恋爱也是
  急什么,我又不会跑掉
  2.中二时期,季凛留了一头杀马特长发
  被郑漫嫌弃了
  于是伤心欲绝的去剪头
  直接剃成了寸头
  意外的讨到了喜
  郑漫摸着他的脑袋,笑:像猕猴桃
  后来
  季凛梗着脖子,僵着后背,破釜沉舟的朝郑漫表白
  刚剃完头发,脑袋清凉
  季凛强忍着羞耻,诱惑他:“跟我在一起,天天给你摸猕猴桃!”
  郑漫:“噗!”
  3.学校女生对着肌肉兄贵爆衣视频发出鸡叫
  季凛看了,陷入沉思
  晚上郑漫正在淋浴,羞耻到耳朵都红得快滴血的季凛挤进浴室,撑着墙,低沉的开口:“想摸吗?”
  说着撕开自己的衣服
  郑漫:……
  郑漫:我刚刚想问你为什么要把衣服剪一个口子,我现在知道了
  郑漫:故意压着嗓子说话难受不?
  郑漫:你不羞耻吗?
  季凛:……
  很羞耻,并且现在更羞耻了,想钻到地下去
  他委屈巴巴:那你摸不摸嘛
  遂摸了个爽
  *****
  大概就是两个萌宝从小豆丁时期,一步步走过来的过程吧
  季凛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凛,郑漫 ┃ 配角:预收《娘子不可以》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急性子喜欢慢吞吞
 
第1章 
  小学一年级第一次期中考,季凛就考了全班第一,成为班里第一个拥有红领巾的小朋友。
  戴上红领巾的季凛自觉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拒绝了爸妈送他上学的安排,说他要自己去上学。
  季凛妈妈和郑漫的妈妈是一个厂里上班的,季凛和郑漫又是同学。
  郑漫妈妈听到季凛的话,灵机一动,说那正好,你和漫漫一起去上学啊!这样你们也有个伴,热闹。
  郑漫在一边,抓着花生正剥着,闻言“啊?”了一声,还完全在状况外。
  花生壳的碎屑落在他身上,季凛看着,皱眉,走过去帮他拍干净了,跟他说:“那我明天早上去你家找你,你早点起来。”
  郑漫一动不动的,等着他拍完,软软的应声:“好啊。”
  一年级没有早读课,第一堂课是早上八点钟。
  从郑漫的家走到学校,郑漫要走十三分钟,季凛要走七分钟。
  早上六点钟的时候,郑漫妈妈还在睡觉,就听到楼下有人敲门。
  这会天已经亮了,但太阳还没升起来。
  她打着呵欠揉着眼睛去开门,隔着门问道:“这么早,谁啊?”
  门一拉开,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小豆丁季凛朝她问了个好,正色道:“阿姨好,郑漫好了没?”
  郑漫妈妈被他这仗势弄懵了,连声道:“你也好你也好。”
  然后朝着屋内看了眼。
  安安静静的。
  郑漫当然还没起。
  他一般上学都是七点钟起床,现在离起床的点还差一小时呢。
  但是人小凛都过来了,总不好说漫漫还在睡觉,你再等他一小时吧?
  于是郑漫妈妈先招呼他进来了,又去喊郑漫起床,说小凛哥哥已经过来了。
  郑漫睡眼朦胧的,被他妈伺候着穿好了衣服鞋子,又跟着他妈妈出来洗脸。
  郑漫妈妈给他脸盆倒水的时候,他就跟坐在客厅,板着个脸的季凛打了声招呼,说:“你好早呀。”
  季凛皱着眉,嗯了一声,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
  郑漫有些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个表情,正要问,他妈妈已经试好了水温,喊他过去洗脸。
  于是他收起了疑问,乖乖走过去,等着妈妈给他洗脸。
  洗完脸,郑漫妈妈又给他挤好了牙膏,递到他手里,让他刷牙,然后自己转身去给郑漫收拾书包了。
  一边收拾着,郑漫妈妈一边就问季凛,说:“小凛呀,你作业写完了没有?”
  季凛点头:“写完了。”
  “都会写吗?”
  季凛:“会。”
  正含着一嘴泡沫的郑漫朝他投来钦佩的眼神。
  “哎呀,小凛就是聪明,”郑漫妈妈叹气,“我们漫漫昨晚写到了十点钟,还没写完,不知道这作业怎么写。”
  她笑着弯下腰,朝季凛道:“小凛有空的话,教一下弟弟好不好啊?”
  季凛微红着脸,嗯了一声,问道:“哪里不会?”
  郑漫漱完口,走过来,拿着书指了指:“这里,这里,还有这个,都不会。”
  他刚刷完牙,嘴里全是牙膏的香味。
  橙子味的,甜甜的。
  有几点沫子还沾在嘴边,没有擦干净。
  季凛看了,手指发痒,小跑到水龙头边,打开水,把手帕沾湿了,又跑过来给他擦嘴。
  郑漫妈妈已经去厨房做早餐去了,没注意到这边的事。
  郑漫仰着头,任由季凛给他擦着嘴,还在那小声的继续说道:“作业好难做呀……”
  季凛认真的给他擦着嘴:“不难。”
  他掰着郑漫的脸看了看,确定没有遗漏了,才收起帕子,朝他道:“我待会教你。”
  郑漫眼睛一亮,开心道:“好啊!”
  季凛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作业本,皱眉道:“这上面写了答案啊,你不是不会吗?”
  郑漫红着脸,呐呐道:“这个是爸爸写的。”
  郑漫写作业写到了晚上十点,题目做不出来,爸妈让他睡觉,他不去,红着眼睛耸拉着肩膀,抽抽搭搭的说作业不写完老师会生气。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写,算也算不出来。
  爸爸耐心教了他好几遍,他都没听懂。
  最后爸爸没了耐心,直接大手一挥帮他写了,然后哄着他去睡觉。
  睡之前妈妈还安慰他,说老师不会发现这是爸爸写的,爸爸模仿你的字模仿得很好。 [由WwW.susuxSw.CoM整理]
  结果还没到老师面前,在季凛这里郑漫就露馅了。
  他咬着下唇,捏着衣角,不知道该怎么办。
  季凛的眉头皱得好深,好像在生气。
  郑漫鼓起勇气,好半天才憋出几个字:“……对不起。”
  声如蚊鸣。
  得亏现在安静,季凛耳力又好,不然还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季凛还没说话,他自己先把自己弄得快哭出来了。
  就很先发夺人。
  搞得季凛都不好说得他了。
  但郑漫这个样子肯定是要不得的。
  季凛沉默着坐在那,等着郑漫吃完饭,又看着郑漫妈妈给郑漫擦嘴,之后两人一起出门。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快七点了。
  郑漫从告诉他作业是爸爸写的之后,就一直很忐忑。
  吃饭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他。
  还被季凛说了,让他吃饭别东张西望,饭掉到衣服上了。
  出了门,看不到妈妈了,他才伸出手指拽了拽季凛的袖子,闷声闷气道:“我错了,凛哥哥你别气了……”
  他走路也走得慢,季凛都放慢脚步了,他还是有些追不上。
  小跑了几步才追上季凛。
  季凛转过身子,看向他:“那你改不改?”
  郑漫被他严肃的表情吓到了,连忙正起神色回答:“我改的。”
  然后就被下了一堆命令。
  比如早上要自己起床,不要让妈妈来喊。
  要自己穿衣服穿鞋子,自己洗脸。
  牙膏也要自己来挤。
  不会写的作业留着第二天问凛哥哥,不许让爸爸帮忙写。
  “你都七岁了!怎么还可以跟小孩子一样!”季凛生气道。
  郑漫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我,我还没满七岁呢……”
  然后被季凛瞪了一眼,把他其余的话瞪了回去。
  郑漫委屈巴巴。
  就算七岁了也是小孩子啊。
  怎么不讲道理呢。
  他低着头,拉着季凛的袖子,跟着走了一截路,又慢慢的蓄起了一点勇气,沉了沉心,嘟囔道:“我不会自己穿衣服。”
  一抬头,又收获季凛的怒目一枚。
  他被吓得后退了半步,还是鼓起勇气,继续嘟囔:“也不会穿鞋。”
  “洗脸的毛巾拧不动。”
  “牙膏放在架子上,太高了,拿不到。”
  “自己不知道时间,妈妈不喊起不来。”
  ……
  季凛的脸肉眼可见的越来越黑。
  郑漫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最后没了声音。
  他跟着季凛走到校门口,路上季凛一直没说话。
  他也不敢再开口。
  心里懊恼得要命。
  完了,凛哥哥肯定觉得我好没有用,讨厌我了,不肯理我了。
 
第2章 
  这还是2006年,九年义务教育刚开始实行免除学杂费。
  这之前,学校并没有强制要求必须在校吃午饭,原因是有些贫困家庭,交了学杂费,再交伙食费,可能负担不起。
  学杂费免除的第一年,学校开始鼓励同学们在学校吃午餐了。
  但也只是鼓励,并没有强制。
  很多家里为了省钱,还是没让孩子在学校吃。
  季凛和郑漫两家并没有贫困到负担不起伙食费的程度。
  事实上,两家人住在镇上,两家父母双方都在打工,家庭条件在这里还算是不错的。
  不过学校的伙食毕竟不如自己家里的,所以两个小豆丁还是在家里吃饭。
  上午最后一堂课还没下课,郑漫爸爸就出现在了学校门口。
  季凛隔着窗户看到了校门口的郑漫爸爸,于是又气鼓鼓的瞪了郑漫一眼。
  郑漫不敢怒也不敢言。
  今天早上,他俩第一个到教室的。
  郑漫这才知道,教室的钥匙是季凛保管的,他每天都要最早过来,开门开窗透气,然后把昨天放学的时候,值日生搞完卫生,摆到桌子上的椅子放下来。
  “凛哥哥负责开门”这件事,就让郑漫好羡慕好佩服季凛。
  这时候的小孩,对于很多事没什么了解,但是“负责”这两个字,听起来就很厉害。
  别人都没有教室的钥匙,只有他有。
  大家上学来早了,都只能在教室外面等着,凛哥哥却可以开门,而且今天来教室的时候,教室外面有好几个同学,都在等着季凛,看到他之后都涌上来,喊他,说:“你总算来啦,我们等好久了。”
  季凛倒是没什么表示,还很不耐烦的轰他们。
  倒是把郑漫弄得激动得不行。
  大家都在等!!!
  厉害!
  而且他们前几天上课刚听老师说过雷锋的故事,说我们要向雷锋叔叔学习,要做好事。
  凛哥哥这不就是在做好事吗!
  要不是郑漫今天跟他一起来上学,都不知道教室里的椅子原来是季凛搬下来的,也不知道要不是季凛开窗,教室里原本是有不好闻的味道。
  他每次上学进教室,教室都整整齐齐,门窗都开着,之前还一直在想,值日生搞完卫生不是这个样子啊,为什么来上课的时候就变样了?
  郑漫甚至奇思妙想的偷偷以为关上门的教室,到了夜晚就会自己变化。
  就像动画片里,到晚上就会出去冒险的文具一样。
  他还把这个想法当成一个秘密,一直在心里想,却没有跟人说过。
  因为怕说出去被教室里的桌椅听到了,会吓得它们不敢再冒险了。
  结果原来不是它们自己动的,而是凛哥哥搬的。
  遗憾之余,更多的是对季凛的崇拜。
  做好事,不留名。
  凛哥哥好厉害啊!
  他跟在季凛后面,帮着忙,小声跟他说:“凛哥哥你好像雷锋叔叔。”
  季凛顿了一下,红着耳朵,哼了一声,十分不屑于虚名的模样。
  把教室的桌椅复原之后,他又把书本从书包拿出来,招呼着郑漫坐下,然后把那些郑漫说不会写的题目,一个个给他讲解。
  季凛说得很认真。
  郑漫听得也很认真。
  季凛讲完,问他:“现在懂了吗?”
  郑漫抬起头,一脸茫然。
  季凛:“……”
  季凛沉下气:“没听懂没关系,我再讲一遍。”
  他细化又细化,十分钟后,耐心问郑漫:“现在懂了没?”

【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本页完)

  • 更多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推荐免费小说
  •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 by 朱不厌日期:06-14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作者: 朱不厌 文案: 【校园清冷男神攻风流嚣张少爷受(受痴汉)】 全京城最风流、最嚣张、最放浪的郁大少最近突然不飙车,不泡吧,也不撩妹了。 狐朋狗友们致电嘲笑:怎么,浪子回头了? 郁大少翻了个白眼,烦躁地点了根烟,刚递...

  •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by 溪南有竹日期:06-14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作者: 溪南有竹 文案: 【娱圈扒组V:扒妹上线啦~今日扒点为圈内著名花瓶,具体如何请跟随扒妹一起来818】 圈内著名花瓶谢景霖,16岁男团出道,18岁团队解散,在团期间说得好听是团里的颜值担当,实则是个花瓶。散团后从大众视线...

  • 恋爱法则 by 秦三见日期:06-14

    书名:恋爱法则 作者:秦三见 备注: 一段飞行,一次相遇。 沈徽明知道,成年人的一见钟情实则就是见色起意。 他对那个叫索炀的空少见色起意了。 索炀在一本书里看到如下几段句子: 1.肯定有谁在三万英尺的高空摆弄我们的命运。 2.卧室里的哲学家与夜总会里...

  •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by 溯流回川日期:06-14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作者: 溯流回川 文案: 这一片校区有两大传说。 一是附中校霸裴允,一挑十毫发无损的事迹流传甚广。 二是三中校草秦昼,家境贫寒,体弱多病,一学期有半学期请病假。 高二开学的时候,裴允转学了,两大传说成了同桌。 刚开始,同班...

  • 完美离婚[娱乐圈] by 五军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31426 营养液数:23032 文章积分:1,073,609,280 《完美离婚[娱乐圈]》作者:五军 文案: 谁都知道,娱乐圈如今最热门的恩爱夫夫是袁星洲和叶淮。这俩人同团出道,后来团队解散,二人便立刻去国外结了婚。 据说叶淮原本是高冷男神,对袁星洲却...

  • 《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上一篇
  •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 by 朱不厌--预览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 by 朱不厌-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作者: 朱不厌

      文案:
      【校园清冷男神攻×风流嚣张少爷受(受痴汉)】
      全京城最风流、最嚣张、最放浪的郁大少最近突然不飙车,不泡吧,也不撩妹了。
      狐朋狗友们致电嘲笑:“怎么,浪子回头了?”
      郁大少翻了个白眼,烦躁地点了根烟,刚递到嘴边,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又掐灭:“滚你的,家里有小孩呢。”又看了看手里的烟,“啧”了一声,“老金贵了,烟都抽不得。”
      朋友们见郁寒确实心烦气躁,不敢触虎须,没敢再提。
      过了一段时间,狐朋狗友估摸着这小孩该走了,于是欢乐地约上郁大少,准备来一场庆祝酒会。
      电话打过去,没人接。
      再打,挂断。
      再打,关机。
      狐朋狗友们纳闷上门,敲门半天才有人应。
      郁寒慢吞吞地从楼上走下来,脚步迟缓,神色疲惫,声音还有点沙哑:“什么事?”
      “你们家那金贵的小孩走了没?走!浪起来!”
      郁寒掀了掀眼皮:“浪什么浪?一天天的,都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郁大少不着痕迹地揉了揉腰。
      狐朋狗友:???
      阅读提示:
      ①高冷淡定攻×嚣张跋扈受(隐藏痴汉属性),主攻林尘攻,年下。
      ②大家看书愉快呀!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尘、郁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看什么看,没见过抖M吗
     
    第1章 洗衣服
      “儿子啊,衣服不会洗就扔掉重买,可千万别再放在房间里,让人有机可乘啊!”微信消息的另一头,林母语重心长,心里还是不放心,又给儿子卡上转了二十万。
      林母坐在椅子上,想到闺蜜家里那个风流成性的儿子,又道:“老林啊,你说咱们家尘尘这么好看,不会被那郁家小子惦记上吧。”
      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消息:“离郁家那小子远一点。”
      林父正在翻看文件,闻言翻页的手一顿,罕见地放开了工作,沉吟片刻:“你说得有道理,我得跟老郁打个招呼。”
      京市,S大,双枫林。
      此时尚是初秋,枫叶尚未红透,微风轻拂,青黄橙红的树叶沙沙作响,一时盖住了女生羞涩而紧张的告白。
      “你说什么?”少年侧身而立,眉眼如画,浅色的薄唇一张一合,声音如清泉过涧,清透而微凉。
      棠琴一下子看呆了,等反应过来,本就绯红的脸颊更是通红如血,声音反而更小了。
      林尘眸色淡淡,声音清冷如水:“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本英文书,今天本来是准备去图书馆还书的,路过双枫林被眼前人拦下来,等了半天不见回应,他微一点头,起步继续向图书馆走去。
      棠琴低着头给自己做了好一番思想准备,也没具体听到林尘说了什么,内心忐忑不已,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秉着即便是被拒绝也一定要亲眼看到的想法抬头,眼前只有两棵枫树还在沙沙作响。
      **
      “又来还书了?”图书馆的管理员已经认熟了林尘的脸,没办法,长得这么好看又喜欢看书的男生,想不眼熟都难。
      林尘点点头,没有说话。
      聊了几次,管理员也清楚眼前这个男生的性子,只笑着扫了码。
      等到林尘离去,管理员身后的另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走过来感叹了一句:“长得真好看啊,要是我上学那会儿班里有这样的男生,我也不至于单身至今了。”
      管理员摸了摸自个儿下巴,自恋道:“其实我大学时也算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
      “你?”女性工作人员上下扫了他一眼,随后,挺直腰背姿态潇洒地转身走回了工作位置。
      “林尘——”孟驰从教学楼出来,刚好看见林尘从图书馆门口出来,追上来揽住了林尘的肩膀:“今天的创业讲座你怎么没去听?来的可是风盛娱乐的副总,据说他在学生时代就和同学一起创立了风盛娱乐,投资拍摄的电影没有一部不火的,简直是圈内的点金圣手,就算你对娱乐圈不感兴趣,听一听他的创业理念也不错啊。”
      林尘推开孟驰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冷静道:“今天要还书。”
      “哦,是那本什么人工智能那个?咱们现在才大一吧,专业知识都没学完就开始做拓展阅读了?没必要吧。”
      孟驰的脸一垮,想他在初高中虽然算得上班里的活跃分子,但由于天生脑子好考试从来没有掉过第一名,他面上虽然不说,但心里还是颇为得意的,但自从来到大学后,别说第一了,同为计算机专业,林尘已经可以靠开发软件赚钱了,而他却还老老实实地跟着老师学习计算机基础知识,可谓打击不小。
      “而且你对人工智能这么感兴趣,就更应该听一下今天的讲座了,今天过来的郁寒,虽然和朋友一起开了个娱乐公司,还规模不小,但和他一起开公司的朋友秦讯,其实是咱们学校计算机系的大牛,专攻人工智能的,还得过不少国际性重量级比赛的大奖,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跑去开了娱乐公司。今天他也来了,人还挺温和的,一点也没有总裁的架子,你应该去见见的,说不定有什么新想法也说不定。”
      孟驰现在想起秦讯笑容温和地跟他细心解释计算机方面的难题都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对方竟是一点也没有觉得他作为一个娱乐公司的总裁为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解答疑惑有什么不对,难道当总裁的都这么平易近人?
      林尘没有回答,他当然不会说就是因为今天来的是郁寒,所以才没有去。
      想起刚来郁家的第一个晚上,对方在家门口满脸笑意地与第不知道多少个女朋友拥吻告别,林尘就觉得这个男人的讲座,颇不靠谱。
      他的朋友也是。
      林尘是晚上的时候才看到林母的消息的,他平时不怎么玩手机,而且因为每次开手机都会有一大堆消息弹出来,索性开了静音模式,有重要的事情也只有打电话才接得到。
      幸而班长孟驰和他关系不错,而且为人热情,没事都能打几个电话过来吐槽八卦一下,有重要消息更是通知得飞快。
      他先是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将所有的红点都点开,然后又查看了银行卡上的信息,上次给某个公司修复系统漏洞的钱已经打到了卡上,除此之外,父母分别给他的卡上打了二十万块钱。
      林尘对着手机上“衣服不会洗”这五个字沉默半晌,想起自己刚刚洗澡丢在衣篓里的衣服,突然朝浴室走去。
      “尘尘,快来喝牛奶,阿姨正要给你端上去呢。”
      楼下,魏岚端着一杯热牛奶,朝林尘挥了挥手。
      林尘刚刚洗完澡,穿着宽松的睡衣,领口露出锁骨,白皙的脸上带着尚未散去的红晕,睫毛纤长,眼眸清冽干净,整个人看上去比陶瓷娃娃还精致,魏岚看着就赏心悦目。
      唉,比起家里那个整天吊儿郎当不着家的纨绔祖宗,还是乖巧的小娃娃更讨人喜欢。
      魏岚端着牛奶,脸上的笑容莫名慈祥了
      几分。
      林尘默默地走过去端起牛奶一饮而尽,谢过魏姨之后,迈向浴室的步伐大了不少。
      “唉,真羡慕晚韵啊,有这么可爱的儿子天天在跟前,心态都得年轻不少。”魏岚总算明白郁寒他奶奶对郁寒这小魔王的溺爱了,长得好看的娃娃,谁不想多宠几分呢?
      林尘走到浴室后,才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魏姨的笑容,林尘总有一种自己被当做三岁娃娃照顾的错觉,明明他也有一米八了。
      郁家有专门的保姆负责洗衣服,因此衣服在换下来之后,并不会立即放进洗衣机,而是等保姆来处理,该干洗的送去干洗店,洗衣机洗不干净的预先将污渍洗掉,需要手洗的就手洗,因此林尘的衣服还在衣篓里。
      林尘面色严肃地拿出自己的衬衣,他今天写字的时候,不小心把墨水甩在了上面,准备自己先洗一洗。
      第一步,应该是先给洗衣液。
      林尘倒了洗衣液。
      第二步,应该是手洗。
      林尘……愣住了,手洗,应该怎么洗?他只知道洗手。
      不过这难不倒林尘,他上网搜索了一个洗衣服视频,很快掌握了洗衣服的精髓——“搓”。
      不过,林尘搓了半晌,发现墨水不仅没掉,他的手反而被搓得通红。
      林尘愣了一下,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看到视频里有弹幕说洗衣液不够,还得再给一点,林尘于是猜测衣服上墨水之所以洗不掉,是因为洗衣液给少了。
      于是林尘又倒了一些洗衣液进去。
      又搓了半晌,发现墨水依旧没掉。
      林尘看看视频里的衣服由脏变新,再看自己手里的衣服,从干变湿,从平整变成褶皱遍布……
      原来他真的,不会洗衣服!
      林尘失魂落魄地走回了房间,第一次没有告诉母亲自己钱够用,沉默地,收下了这二十万。
      第二天来到学校,林尘破天荒主动找了孟驰搭话:“孟驰,你会洗衣服吗?”
      孟驰正在微信上和新找到的妹妹聊天,闻言随口接了一句:“洗衣服谁不会啊,洗衣液一倒,搓两下不就洗干净了吗?”
      “洗不干净。”林尘严肃道。
      “怎么可能洗不干净!我家保姆就是这么洗的。”孟驰跟妹妹发了个亲亲,说下次聊,转身反驳道。
      “就是洗不干净,我昨天试过。”林尘说。
      孟驰道:“那肯定是你洗的方法不对。”
      “没错,我看着视频洗的。”
      “怎么可能呢?衣服就是用洗衣液一搓就洗干净了啊!”孟驰急急说道。
      “洗不干净。”林尘声音很冷静。
      “那就是你洗的方法不对。”孟驰坚持。
      “我洗的方法没错。”林尘也很坚持。
      坐在两人前面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作者: 朱不厌 文案: 【校园清冷男神攻风流嚣张少爷受(受痴汉)】 全京城最风流、最嚣张、最放浪的郁大少最近突然不飙车,不泡吧,也不撩妹了。 狐朋狗友们致电嘲笑:怎么,浪子回头了? 郁大少翻了个白眼,烦躁地点了根烟,刚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