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

时间: 2020-06-14 20:34:33 分类: 今日小说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文案
——遇到不平之事,你会怎么做?
黎白:揍他丫的!
——这样犯法诶,不太好的。
黎白:……偷摸揍一顿,再扭送官府。
黎·一穷二白·白为了赚取灵石还债,被迫屈从,抱着自己的清风剑开始了异世穿梭。
为那一个个不甘之人消除怨气、平不白冤屈之事。
#看到这个苦主了吗,我是来替她复仇的#
#看到这把剑了吗,我武力值超高的#
搞事的同时,顺便搞了搞事业——
#啊啊啊啊啊那灿如流星一般的人啊为什么只留下了一部作品啊!!!#
#大将军威武霸气名留青史#
1.揍那个影帝(完)
2.揍窃据山河者(完)
3.揍那一家子(完)
4.揍所谓的神(完)
5.末日绝望微亮(完)
-----
排雷:
1. 涉及现代古代,不是替人重生改命,是一切发生之后黎白前来解决反派的事情
2. 瞎扯淡,无cp,没感情线
3. 冷漠剑修有剑就行
4.一切皆为架空,任何世界都是瞎扯
5.不喜欢可以离去不必告知,没有文是所有人都喜欢的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看我这把剑,飒不飒 
1、揍那个影帝 一
黎白有点紧张,他懵逼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哪里?为什么跟我的世界差别如此之大?师兄你把我扔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我还联系不上你?
   他低着头,看了下右手里的三千界——一个灵器。这也是送他穿梭了世界的器物。
   抬起头,眼前是来来往往造型各异的人们,但从衣着上来看,就全是文化和风格的撞击。
   露胳膊大腿、长及腰、宽袍大袖、齐胸衫裙、光头袈裟……应有尽有。
   黎白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他们凌苍派的门派服饰。浅葱色与群青、苍青为主调,不怎么活泼,稍显沉稳,压了压黎白跳脱的气质。
   他听见周围的人在不断地说着什么,人流量极大。
   “喂?哎对我在云州,嗯,来旅游的。”
   “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师傅你骑快点啊!”
   “奶茶小笼包奶茶小笼包奶茶五分甜加芋泥珍珠要四季春打底的!”
   “哦哦哦哦哦哦我刚才看见那个演武则天的明星了!”
   声音嘈杂,古香古色中掺着奇奇怪怪的装饰,还有一些特殊的造物,有人耳朵边塞了个东西似乎在千里传音,还有人手里拎着散发香味的食物。
   这特么,都是个啥?
   黎白略屏着呼吸,一派泰然的表情下,是几近绝望的内心。
   我单知道,每个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不一样。
   师兄!你个王八犊子!
   他仰头,没啸出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三千界里,有一个修仙界,灵气充足,追求道法者甚多——修仙的那种法。
   黎白身为凌苍派第一剑修——别名打手,在此界享有盛名。
   前日,他练剑时候又把山上的主殿给砸了,一剑下去,殿分两半,格外厉害。
   弟子们:“哇哦哇哦哇哦,师叔祖厉害!”
   黎白作高深状:“雕虫小技,雕虫小技。”
   下一瞬,掌门师兄扛着自己的剑就过来了:“黎白——你丫给我站住别跑!”
   弟子们看着师叔祖被掌门追得到处乱蹿,好好一个道骨仙风的人,就这样成了疯跑的兔子。
   弟子们:“日常之一,淡定淡淡定。”
   见多了,接受良好,他们各自散开继续练习剑法和道法。
   被掌门捉住的黎白惨兮兮赔笑:“我错了我错了。”
   掌门冷笑:“劈我大殿?阵法都给我劈没了!很得意是不是?”
   黎白:“反正是幻化出来的,师兄你再搞一个不就行了吗?”
   掌门骂骂咧咧:“老祖飞升前就多余收了你这么一个!年纪小,闯祸倒是不少!”辈分还踏马的贼高!
   黎白:“老祖也是你师父,谁叫你不飞升,留在这里当掌门。”
   掌门怒吼:“我还不是因为你!都走了谁教你练剑!都走了谁能管着你!”
   在八级大风中巍然不动的黎白:“师兄,消消气,会老的。”
   掌门:“赔钱——!”
   ·
   赔就赔嘛,习惯了。
   凌云峰上就黎白一个人,整座山头都是他的。原本物资丰饶,后来在他修炼的过程中,逐渐变成了一座秃山——打架损坏公物,是要赔钱的。
   黎白发现,自己没灵石了。
   掌门在一侧冷笑:“哼哼,没钱了吧?快乐吗?作死生涯遇到难关了吧?”
   黎·一穷二白·白恳切道:“师兄,你看,我是你最小最可爱的师弟……”
   掌门打断他:“老子没你这个师弟!”
   黎白:“……”这就过分了,我有你这个师兄不就行了吗?
   掌门哼哼:“前天毁我药田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黎白:“师兄,生疏了,我们亲兄弟……”
   掌门面无表情:“明算账!”
   黎白:“……”都怪那些新入门的弟子!天天叨叨着山下的俗语,看,我那么单纯善良大度的师兄,都学坏了!
   掌门突然道:“啊对,你六师兄最近缺人手,他有钱,你去赚了再来赔我。”
   黎白:“???”
   ·
   被扔去了隔壁山头——渺云峰,独占一山的风归,也是黎白的亲师兄之一。
   都算是师叔祖的辈分了,掌门为了门派不乐意飞升,挂了个名当荣誉掌门,但大家都习惯性喊他掌门。现今管理一应事务的,其实是他的大弟子,也是凌苍派现任正式掌门。
   六师兄风归则是飞升了又下来了,说是上面不好玩,不知道他怎么搞了搞,安然无恙地下了界。
   那一天,整个修仙界的人都震惊了:原来,还能再回来的?
   其实已经算是仙人之躯了,风归回了凌苍派,现在就是整个门派的镇派之宝——只要有他在,就没人敢来挑衅。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还吸引了不少人来报名学艺,毕竟也算是唯一一个拥有仙人的门派呢。
   黎白摸到了渺云峰,风归正在院子里晒太阳。
   “师兄?”他探头探脑的。
   风归闭着眼睛,淡淡地嗯了一声。
   “听说你最近道法参悟颇深,”黎白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话音一转,道明了来意,“缺人干活?”
   风归却不买账,直接问:“又砸什么东西了?”
   黎白咧嘴笑:“我这么老实……”
   风归:“主殿?”
   “……”他蔫了下来,“你知道啊?”
   风归:“嗯,感受到了。”
   黎白看了看他,阳光下几近玉质的肤色,斜斜看去,似乎要透了光。
   他略带担忧:“你最近,没事儿吧?”
   风归睁开眼睛,从下至上地看着他,语气清淡:“死不了。”
   黎白放下心来,脚一踢,坐在了旁边的小板凳上:“没灵石了,给个活儿吧?”
   打量了他三瞬,风归:“也行,凑合能用。”
   黎白:“???”不是,你讲讲清楚,师弟我也算是剑修第一人,怎么沦落到凑合了呢?
   风归是个道修,道法精妙,剑法也不错。他们的师父是个惊艳绝才之人,道法第一,剑法第一,凌苍派当年也是修仙界内堪称三大门派之一的。
   可惜,死的死,伤的伤,飞升的飞升,倒是没落了一点。
   ——风归回来之后,鉴于他已成为了仙人,虽摸不清底,在大众心里,已然被认作是无人能出其右了,生生把凌苍派又给带了起来。
   黎白:我六师兄,天下第一!
   风归慢悠悠道:“最近新炼了个小玩意儿,还有点意思。”
   他炼器上说自己第二,就没人敢自称第一。黎白的清风剑还是风归给的。
   炼器和炼丹的,可真有钱啊!
   黎白点头:“哦。”
   风归:“我也懒得去,就你吧,勉强能用。”
   “……”黎白憋了憋,还是屈服在了灵石势力下,“要我来测试吗?”
   风归:“唔,这个有点复杂,不是以前那些东西。”
   黎白没钱了就会来找六师兄干活,灵器、阵法、符咒……他劈或者是被劈,来给风归检测效果。
   黎白:“啊,那还请六师兄,细细道来。”他从兜里摸出来一把瓜子,准备听长篇大论。
   ·
   新器物——三千界。
   能被风归取成这么厉害名字的东西,自然有其不凡之处。鉴于黎白脑子不好使,他没逼逼些有的没的,只简单介绍了一下功能。
   “可以穿梭到其他世界去,把你送过去,再接回来。”风归说道,“我可以精研道法,看这天道运行。唔,反正你不懂,就不多说了。”
   黎白:“……”手里的瓜子突然就不香了。
   风归:“到其他界要契机,我这边收了一些能用到的怨气念力,循着这东西,能让你准确过去,避免迷失。”
   黎白:“……师兄,我卖艺不卖身的。”
   风归微笑:“穷逼没资格挑三拣四。”
   黎白:“……”我恨!
   风归:“三千界会将条目和意图悉数告知,等你到地方就晓得了。”
   黎白怀疑道:“师兄,你不会,也搞不懂这东西吧?”
   风归死亡微笑:“一切进步,都是在实践中得到的。”
   黎白跳了起来:“你别想骗我!就是说你压根不确保这东西是靠谱的!我不去!”
   风归无所谓:“反正砸了主殿的又不是我,听说阵法都破了啊?小师弟剑法精进了不少啊?师父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那肯定高兴。”
   黎白:“……我知道你是在讽刺我。”
   风归:“下个月就是各门派的仙门大比了,此次在我们这里举办,你要是修不好,掌门可能就把你挂在门匾上,当招牌了。”
   黎白:“……”
   他屈辱地应了:“我去!”
   我想师父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都欺负你最亲爱的小徒弟啊啊啊啊啊!
   ·
   于是黎白就出现在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他抵达的地点,是在一个荒地,四周没有人。不太清楚这里是什么情况,黎白就没敢动用道法,而是循着声音和感觉往一个方向走,没多久就到了一个城池里。
   其实那片一人高的荒草地,也能算是在这个城池里的,黎白感应了一下,周围是圈了很宽阔很长的一道墙的。
   剑收拢在脊背里,他向来是以身养剑的。
   黎白穿着宽袖衣裳,长发束于头顶,简单地以一枚玉扣固定,相貌清隽,飘飘然如浊世仙人。
   傻愣愣地看着跟自己没什么相似打扮的一众游客,黎白不太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三千界倒是给了他这个世界的讯息,说是要来帮人·复·仇的,可是,这里看着也不像是那什么的目的地啊?
   师兄,你这破玩意儿,真的没坏吗?
   路过的姑娘窃窃私语,看着他时脸上难掩激动。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小哥哥好俊啊!”
   “在这里拍戏的明星吗?这脸真好看,还没出道吗?我怎么没印象啊?”
   “哦哦哦你看他古装,设计得真好看,话说这是哪个剧组的,看这样子就不错啊!”
   还有人光明正大地拍照,黎白不太懂她们在做什么,便没有阻止。
   一个胆大的女生上前来问他:“小哥哥,你是在这里拍戏的吗?哪个剧组啊?”我以后看你戏啊!
   黎白后退一步,跟她拉开距离:“戏?不是,我来找人的。”
   女生遗憾,那穿成这样可能是个人爱好吧。她随即又问:“需要帮忙吗?我可以借你手机打电话。”
   黎白看着她举起手里的方形黑色物体,不太懂这是什么。
   但并不妨碍他的拒绝:“不必了,我自己可以的。”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本页完)

  • 更多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推荐免费小说
  •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穿越) by 月之熙日期:06-14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作者:月之熙 文案: 追爱三年眼瞅就要持证上垒的周恒,这天回家突然被拒绝婚前摩擦的高冷影帝慕容青跪地求怜,憋坏的周恒崩了,当晚来了个婚前全垒。 嗨完第二天。 慕容青眼角噙着泪,一脸哀求:恒爷,不要拔我父亲的氧气管,求求...

  • 情敌们都争着和我炒cp[穿书] by 好好假期日期:06-14

    《情敌们都争着和我炒cp[穿书]》作者: 好好假期 文案: 【经过反复考虑,决定这个故事到这里作为前传,上半部撒花结束。学院篇将在第二部 将以全新形式为大家呈现,敬请期待~】 微博@睡前精神食粮 乔伊意外穿进一本abo题材的万人迷文中,成为了幼年期炮灰反...

  • [洪荒同人]嫦娥上仙性别男 by 一道墨迹日期:06-14

    《嫦娥上仙性别男》作者:一道墨迹 文案: 白修是星际时代的银兔一族,毛茸茸、圆滚滚,通体雪白。 结果他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草,一觉醒来穿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世界规矩特多,还不准他变兔子。 白修只好委委屈屈地把耳朵藏起来,努力当一个时代好新人...

  • 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日期:06-14

    《慢吞吞和急性子》作者: 寻烬 文案: 1.季凛和郑漫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好朋友 郑漫做什么都慢,走路慢,吃饭慢 季凛有时候忍不住说他:你怎么这么慢?你干脆别叫郑漫了,改名真慢吧! 郑漫觉得这个哥哥他就话很多,而且干什么都急冲冲的,让人看着就心惊胆战...

  •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 by 朱不厌日期:06-14

    《我就喜欢你对我爱理不理》作者: 朱不厌 文案: 【校园清冷男神攻风流嚣张少爷受(受痴汉)】 全京城最风流、最嚣张、最放浪的郁大少最近突然不飙车,不泡吧,也不撩妹了。 狐朋狗友们致电嘲笑:怎么,浪子回头了? 郁大少翻了个白眼,烦躁地点了根烟,刚递...

  •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上一篇
  •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穿越) by 月之熙--预览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穿越) by 月之熙-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作者:月之熙

      文案:
      追爱三年眼瞅就要持证上垒的周恒,这天回家突然被拒绝婚前摩擦的高冷影帝慕容青跪地求怜,憋坏的周恒崩了,当晚来了个婚前全垒。
      嗨完第二天。
      慕容青眼角噙着泪,一脸哀求:恒爷,不要拔我父亲的氧气管,求求您。
      跪在床边求饶命的怂逼懵了:啊?青哥,你说啥?岳父大人怎么了?
      后来才知道慕容青记忆被记忆鸟植入虐文,无一例外惨受正被渣的戏码。
      从此,慕容青在·求求你我陪你睡我什么姿势都会·,周恒在·你不用这样我爱你的人多过你的身体,真香·的路上越走越远。
      1.被姐姐渣掉的霸道总裁 √
      2.怀孕后渴望被标记的Omega √
      3.替嫁后失了身又丢了心 √
      ……
      强宠指数:★★★★★
      爽耐指数:★★★★★
      千年狼妖每天都只想吃肉不想做人攻×高冷禁欲却被刷各种骚人设影帝受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恒,慕容青 ┃ 配角:南蔺,南睿,雷焱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爱你的人多过你的容颜,真香。
     
    第1章 霸总的替罪羔羊1
      锃亮如镜的电梯里,站着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目测身高一米九。
      他笔直的站姿使狭小的电梯间更显逼仄,上身剪裁合宜的银灰色衬衣烫熨的平整,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他身上鼓囊雄骜的肌肉线条。
      尤其右臂随意拢起袖子后,露出的小半截古铜色手臂,有种撑破皮肤的肌肉勃发感,极具视觉震慑!
      他的身型过于粗犷,不是当下受人追捧的鲜肉小奶狗款,但长相堪称完美。
      剑眉星目挺鼻薄唇,从轮廓到五官无一不若雕刻大师手下的鬼斧神工,像是从古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帝王,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他凌厉桀骜又高贵俊美的脸上尽是——
      傻逼笑!
      还有39天,欸嘿嘿。
      还有39天,就是他和青哥结婚的大好日子,终于快要持证上车了。
      想想都他妈的要硬。
      周恒傻笑着,脑子猝不及防闪过前天才上映的电影《寻妖诀》,青哥是主演。
      有一段戏,慕容青斩杀一个蛇妖后染了一身青血,在就近的温泉洗污,里面有两分钟上裸镜头。
      这段戏周恒已经截图存档,不多不少一百二十张。
      手指一划,美人沐浴图就出来了。
      俊美的脸,白白的肤,薄薄的肌,窄瘦的腰,两点粉,人鱼线。
      水痕在漂亮的脐上打个圈,顺着人鱼线汇入水面消失不见,引人遐思。
      结了婚就能看到水下面的……
      舔屏的周恒西裤有点绷不住了,传出嘶嘶声。
      忙把本来用做数日子的手机塞兜里,一个娴熟的一指禅后,周恒呲呲牙。
      他就是个小可怜,看男朋友的美好肉.体还要去电影院,没开始意淫就被呐喊声刺穿了耳膜,差点没把狗胆吓出来,剩下半场只能傻不愣登的挤在人堆里生闷气吃干醋。
      哼……
      拍这种戏都不给他说,看他到家怎么收拾他。
      周恒用舌头顶顶牙尖,一副凶残的模样扯了脖子上的领带,扔到左臂的西装外套上。
      随着电梯开门声,他大步跨出电梯,脚步又轻又急,和着难掩的欢喜。
      一百九十六小时又二十好几分钟没见到青哥了,想的他心肝肺都疼了。
      周恒住的是顶层超大墅房,36楼,一梯一户,出了电梯就是入户花园,接着就是大门,周恒往门口一站,三秒人脸识别后房门滋的一声自动打开。
      屋子里灯火通明,周恒一眼就看到站在玄关吊灯下的慕容青,清瘦高挑,俊逸非凡,身上的暖淡黄色家居服把他衬的比以往温和柔美太多。
      周恒嘴角一扬,眼底的炽热还未蕴开,便迅速收回。
      对于前天上映的电影,他真的很、吃、醋!
      他的身体不让他看,却让全天下的人看!
      周恒忍住冲到对方身上磨蹭的冲动,抿唇装冷傲,抬起大长腿,两步跨到慕容青面前,带着压迫感。
      慕容青的身体明显颤了一下,抬头时似乎不敢瞧周恒的眼睛,慌里慌张接过周恒手臂上搭的西装外套和领带,挂在一旁的实木衣架上。
      目光睃在慕容青泛点红的修长脖颈,周恒牙根痒痒:哼哼,心虚了吧,今天不多讨几个亲亲我不姓周!
      接着就见慕容青白皙的脸在他面前一晃,整个人矮半截。
      等周恒反应过来,慕容青已经跪在他脚前半米处,俯身给他递上拖鞋。
      远远超越了毕恭毕敬。
      周恒当场吓懵了。
      青哥啥时候给他拿过鞋啊,用鞋拔子摔过他脸倒是真。
      周恒呼吸一下子加重,他舔了舔唇,从居高临下的视角,慕容青几乎是趴俯在地。
      就算装生气,周恒也不敢享受这待遇啊,他自然不敢真脱了皮鞋把脚伸出去。
      不算逼仄的玄关,空气像是凝固了。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青放下拖鞋后收回去的手,又轻颤着伸出来,白皙干净的指节似乎有些迟疑的抚上周恒锃亮的皮鞋边缘,声音微哑:“恒爷……”
      周恒的脑子一下子炸了。
      他木偶似的顺着慕容青的手劲儿抬脚,傻不愣登看着慕容青小心又娴熟的给他脱去皮鞋,换上拖鞋。
      这待遇……
      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他的青哥那就是漆黑天穹上最耀眼的茭月啊,是无数人放在心尖的白月光,生来就该受众人虔敬膜拜。
      周恒喉咙干的要命,目光赤.裸的略过慕容青头顶的发漩,看着他因跪伏而拉长的腰股线,和露出的小半截尾骨处,白嫩色气。
      周恒差点原地爆炸。
      慕容青给周恒换好拖鞋,跪着把皮鞋放在一旁的鞋架,才缓慢起身。
      起身后,往后退了一步,背贴着墙,又是一副恭敬模样,像个佣人。
      周恒磨磨牙,伸手搂住慕容青的腰,一边往客厅走,一边低头把脸拱在慕容青脖颈,深嗅慕容青颈间的味道,覆盖着慕容青本身清甜味的是他惯用的沐浴露味道,应该是刚洗过澡不久。
      他闷声问:“青哥,吃饭了吗?”
      慕容青颈间一热,腿有点软,他顿了顿脚,手臂无处安放的悬在身侧,下巴低垂,带着点颤音小声说:“吃了。”
      青哥难得屈尊,周恒又珍惜又心疼,哪里敢找茬,他直接搂着慕容青坐到沙发上。
      “青哥,我好……”周恒刚暗戳戳捏了把慕容青的软腰,还没来及诉相思苦就见慕容青从他怀里站起来,说:“恒爷,我、我给您倒水。”
      如果刚才是自己听错了,那现在这声‘恒爷’是怎么回事?
      叫他恒爷的不在少数,但这称呼从慕容青嘴里叫出来,真是一万个怪异。
      周恒黏在慕容青屁股上的眼睛若有所思:情趣?角色扮演?青哥之前说要送给他惊喜,不会是……
      慕容青在餐桌处倒了一杯茶,放在茶碟里,双手托着茶碟,小步走来。
      搞的挺隆重。
      而且,走到周恒身边,又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把茶杯递到周恒面前。
      小兔子一样望着周恒,眼底有点湿漉,是周恒不曾见过的楚楚动人。
      周恒噎了噎,他的青哥,道行太深了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命啊。
      他掩饰住内心澎动,猛地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个精光,任由水珠顺着嘴角流到喉头转半圈滚到胸肌间,哑声说:“过分了啊,青哥。”
      说完,周恒撑开腿,大咧咧的朝着慕容青耍流氓:“你这样勾引我,我会炸的!”
      慕容青眼睑垂了一下,对上绷出大凸的鼓囊,脸瞬间烧了起来。
      他惊慌失措的接过周恒用指勾着的空茶杯,起身端回餐桌。
      看上去是真害羞。
      没挨踹的周恒总觉哪里不对,他对着慕容青盘正条好的美背的用舌尖顶顶上颚,最终还是自虐的弹了下他的小畜生,起身。
      “我去洗个澡。”
      顺便撸一发,为了不犯罪。
      周恒没想到的是,慕容青‘噗通’打翻了茶杯,接着一边道歉一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您放水。”
      说着,便扶稳杯子快步往楼梯处走。
      “还有这福利。”周恒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低声嘟囔着跟上:“看来,你知道我有多生气,既然这样,下次不准再拍露点戏,脖子以下通通不行,要不我让经纪人导演编剧助理统统下岗。”
      走在前面的慕容青没听清周恒底气不足的威胁,只听到生气两个字,就吓的呼吸都敛了。
      这套顶楼别墅位于三十六层,单层两百平,一共两层半,超大,四间卧室都在二楼。
      周恒住的主卧最大,朝东南,大落地窗,看夜景非常Nice,全屋音控,逼格高。
      慕容青是十天前才搬来的,当时两个人刚定下结婚日子,周恒软磨硬泡撒泼耍赖才把人求来。
      慕容青坚决不和周恒同房,周恒不敢得寸进尺,让出宽敞舒适的主卧,但慕容青还是住进了隔壁卧室。
      入住两天一夜,慕容青就出国拍戏了。
      周恒耍骚被慕容青踹了命根子,在家休养了三天三夜。
      此时,周恒盯着慕容青爬楼时扭摆的屁股,眼里闪动狼光,贱戳戳的摊手隔空揉揉揉。
      主卧门大敞着,慕容青心思沉重的踏进去一步,这才回过神似的,连忙转身贴着门,给周恒让路。
      正耍贱的周恒吓了一跳,忙把贱手缩进裤兜,掩着心虚,对慕容青撇嘴:“怎么,反悔了?”
      说完见慕容青果然不说话,周恒失望的对人工智能说:“小青,放……”
      慕容青却转身钻进浴室:“我、我马上去。”
      这难道是野蛮男友变温柔人.妻的节奏,周恒半天回不过神。
      “主人,”人工智能很有烟火气,和慕容青清隽温润的嗓音似像非像:“请问您有什么吩咐,是放歌吗?放洗澡水?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作者:月之熙 文案: 追爱三年眼瞅就要持证上垒的周恒,这天回家突然被拒绝婚前摩擦的高冷影帝慕容青跪地求怜,憋坏的周恒崩了,当晚来了个婚前全垒。 嗨完第二天。 慕容青眼角噙着泪,一脸哀求:恒爷,不要拔我父亲的氧气管,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