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

时间: 2020-06-14 20:34:39 分类: 今日小说

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

   《被迫马甲[重生]》作者:鹿林枫栖

 
  文案:
  第一行排雷:主攻文,曲云臻攻,风致渊受。
  穿越后从普通人奋斗成八荒魔尊的曲云臻重生了,重生成了浮罗岛上真仙的独子。
  浮罗岛背景:全员女修,都是乐修,唯一的男修曲云臻,还是个废灵根。
  曲云臻:不慌,本尊还能抢救一下!容我换号重来!
  以为自己还有救的曲云臻发现,只要他想换号,就会随机披马甲,简直酸爽。
  前八荒之主好心塞。
  曲云臻:行吧,我弃疗,收个徒弟养老吧。
  于是他收了重生前追着自己砍的最强剑修当徒弟……
  收徒后的曲云臻:养什么老,全修真界都该是我的主场,大家燥起来!
  拜师后,身边总有奇怪人士出没的风致渊:我的师尊果然哪里不对……
  本文又名:《师尊今天掉马了吗?》
  《师尊靠骚操作养成最强剑修》
  《看起来宇直的徒弟养着养着突然就gay了,一定不是本尊的错》
  《我成为修真界最强后穿回了原世界,我的徒弟他喵的也追过来了?》
  男主是真天选之子。
  天选之子骚断腿咸鱼攻X外冷内热天骄剑修受
  祝小可爱们看文愉快,发现问题,可以留言反馈,作者君看到就会处理的喔!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云臻(封胥之),风致渊 ┃ 配角:各种马甲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尊今天掉马了吗?他以为没有。
 
第一章 魂玉之争
  《十二仙洲本纪》曰:“烛照太阳,幽荧太阴。阴阳相合,大道归一。得道者可破虚空,逆乾坤。道成之时,十二仙洲同坠,星河倾覆,神魔之力皆不可阻之。”
  苍白的手合上《十二仙洲本纪》,手指染着不知哪个魔物的血迹,在书封上留下一道印痕。
  一身玄衣的男人抬头看向火狱上空同升的日月,双目射出锐利光芒。
  男人脚下,宛如鲜血的岩浆遍布,无数枯骨在岩浆中沉浮,很快没入沸腾的岩浆,化为一缕青烟消失。
  这就是八荒最可怖的火狱,也是被整个修真界围剿的魔尊封胥之的末路。
  当然,末路这一说,封胥之本人一笑置之。
  他自穿越至八荒,一路斩妖除魔,成为八荒共主,只为夺得一线机遇,如今,这机遇就在眼前。
  封胥之还记得自己穿越来此界那日,日月同升,星河倾覆,流星坠落。
  那时没有达成的十二仙洲同坠的成就,封胥之想,他终是可以达成的。
  将手中的书丢进岩浆,八荒之主长啸一声。
  玄衣烈烈,英俊高大的男人双目转为猩红,一柄火红长剑自火狱出现,携流光落入封胥之手中。
  封胥之握住长剑,剑身嗡鸣,宛如凤凰啼叫,火狱岩浆彻底沸腾。
  封胥之一剑斩下:“开!”
  携着星河之力的一剑,直将火狱对半剖开,沸腾的岩浆被强横的剑气拍开,激荡在一片焦黑的火狱之中,露出下方幽暗的深谷。
  深谷中,有什么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无匹的威压自深谷传来。
  封胥之仿若无觉,纵身跃下,片刻后,又自地底深渊跃出。
  男人站在火狱中,张开手掌,露出掌心中暗红的玉石。
  “圣兽烛照陨落凝出的魂玉,是本尊的了!”
  将魂玉收起,封胥之忽感觉一道杀气直奔自己而来。
  随着杀气而来的,还有一道幽寒剑气。
  封胥之挥剑抵挡,幽寒的剑气碰撞到火焰长剑之上,浇灭了长剑之上火焰。
  与此同时,天空落下雪来。
  “风致渊。”
  封胥之皱眉,唤出来人名字。
  一人踏着风雪落地,手中长剑缠绕着一片风霜,他对封胥之颔首:“八荒之主,别来无恙。”
  “别,看到你来我就有恙了。”
  封胥之顿觉牙疼。
  十二仙洲,有一正一邪两个疯子。
  魔道的疯子,正是两千年前异军突起,靠杀戮一统八荒,奠定魔尊之位的封胥之。
  而正道的疯子,就是魔尊眼前冷淡俊美的青年,风致渊。
  风致渊此人,出身不明,拜师弟子全是女修的浮罗岛,因为长相过于俊美,引得浮罗岛女修春心萌动,浮罗岛真仙曲凝香亲传弟子曲意如,甚至欲与风致渊结成双修道侣。
  然后,风致渊就叛出师门了——曲意如正是他的师父。
  曲意如爱慕自己弟子,欲结道侣不成,就开始追杀风致渊。
  风致渊也是个狠人,为表示自己绝不会对曲意如有意,直接转修无情道,曲意如还步步紧逼,风致渊直接斩杀了曲意如。
  亲手斩杀自己的师父之后,风致渊擦干净所配灵剑沁霜,面色如常道:“若诸位想为曲意如这般没有师德之人报仇,我自当奉陪。”
  彼时浮罗岛真仙曲凝香归来,查清楚曲意如爱慕弟子风致渊,意图逼迫弟子与之双修的前因后果,长叹一声,放了风致渊归去。
  风致渊自此一战成名,继一统八荒的魔尊封胥之之后,有了疯子之称——要知道,被风致渊斩于剑下的曲意如,可是十二仙岛无数男修爱慕的仙界第一美人!
  风致渊无情无欲,专注剑修,在脱离浮罗岛之后,一直于十二仙岛游历。
  彼时封胥之为了查清楚自己穿越到此界的真相,也在十二仙岛修行,两人遇到过数回,为争抢魂玉,屡屡拔剑对战。
  封胥之成名已久,实力强横,结果都是他从风致渊手下夺走了魂玉。
  两人虽然动过手,却又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不过,再多的惺惺相惜,在这种情境下,封胥之都高兴不起来。
  他刚被正道追杀落入火狱,靠正道注入火狱的灵力开启了火狱阵法,借此拿到了烛照魂玉,风致渊就冒了出来,封胥之可不会以为对方是跑火狱散步来的。
  果不其然,风致渊视线顿在封胥之手中魂玉上。
  剑修眼神冷漠:“魂玉,给我。我护你逃出火狱。”
  封胥之闻言失笑:“小子,我从你手里抢到了十枚魂玉,你觉得,第十一枚,你能从我手里抢走?”
  他将魂玉抛起,魂玉闪烁着润泽光芒落入掌心,封胥之对风致渊挑眉。
  风致渊横剑,眼神冷冽满含杀意:“没关系,你已经重伤,只要我斩杀了你,十一枚魂玉,就都是我的了。”
  “到时候,我就能凑齐十二枚魂玉。”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十二枚?太阴幽荧的魂玉,在你身上?”
  封胥之闻言吃惊。
  太阴的魂玉不是已经因为意外消散在火狱中了么?
  仙籍记载,只有十一枚魂玉融合,才能牵引出消散的第十二枚魂玉的力量,进而十二枚魂玉融和成整体。
  风致渊是哪里得到的幽荧魂玉?
  风致渊为封胥之解惑:“我即幽荧之魂转生。”
  言罢,灵剑蕴风霜之力,袭向封胥之。
  封胥之万万没想到,风致渊竟然是幽荧魂玉转世为人这般古怪的存在!
  收集齐了十一枚魂玉,本该消散的幽荧魂玉变身大活人,封胥之生出不祥的预感——他大约是回不了家了。
  集合十二魂玉,他才能打开时空通道,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在好不容易收集到十一枚魂玉,只差融合召唤出最后一枚魂玉,这枚魂玉却成了一个大活人!
  那他还怎么回家?
  回家无望的魔尊一瞬间心态崩了。
  他在反手一剑攻退风致渊之后,冷笑:“你来都来了,不如我把你当做NPC干掉,不知道幽荧魂玉能不能掉落。”
  说着,魔尊身上燃起冲天魔焰,手中长剑也化为一团烈火,隐隐可见凤凰盘旋在剑上,魔尊一剑斩下,凤凰呼啸着扑向风致渊。
  风霜遇到凤凰彻底消融,魔尊双眼转为猩红,把剑丢到一边,一拳轰向风致渊。
  那一拳蕴着血意,风致渊一惊——他一直都以为魔尊是位厉害的剑修,如此看来,魔尊武修之道竟也是十分强悍!
  自觉以肉身无法相抗,风致渊面色终于有了变化,他挥剑抵挡,而后急速倒退。
  剑气遇到魔尊消失不见,魔尊浑身萦绕血光,他大笑,带着肃杀之意:“小朋友,别逃走啊,让本尊和你好好玩玩!”
  也好看看,正道的疯子,和他这位穿越来的魔道的疯子,谁疯的更彻底些!
  风致渊对上魔尊嗜血的红眸,心下一沉:“是我不敌你。”
  他竟然没想到,魔尊走的是肉、身成圣的路子,看魔尊周身隐隐扭曲的空间,可见他肉、身实力之可怖。
  眼看风致渊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封胥之停下。
  “不是要杀死本尊夺取魂玉么,这么快就怂了?”
  风致渊闻言,眸光一闪,抿了抿薄唇。
  在发现自己实力不敌魔尊之后,他就没任何斗志,他一旦被逼至绝境,就会酿成大祸,不如在意识尚且清明之时,让魔尊将他斩杀。
  纵观修真界,有实力在他爆发之前制住自己,杀死自己的,也只有八荒之主的魔尊。
  封胥之也是看不懂风致渊,他心念一转,将随身携带的十一枚魂玉取出。
  “算了,不杀你了。谁知道杀了你魂玉能不能掉落,毕竟这又不是网游,来,趁着你在,今天还是太阴太阳重聚之日,我先试试,能不能成功引出幽荧魂玉的力量,将之融合。”
  风致渊听不懂魔尊之语,抬眸看向对面那一身魔气的俊美男人,淬着冰芒的眸子颤动一下。
  封胥之抱着最后一点期待,引动了魂玉的力量。
  十一枚魂玉悬浮起来,一枚一枚点亮,魂玉中出现隐隐约约的妖兽影像,与此同时,魂玉开始向封胥之汇聚。
  风致渊看着引动魂玉力量的魔尊,神色一变:“你要干什么?”
  “让星河倾覆,十二仙洲同坠,以此,踏破虚空,离开此界。”
  封胥之悬浮在看空,血色双目看向风致渊。
  风致渊仰头,对上那双血色瞳孔,眸子缩了缩。
  他想说什么,只是魔尊视线已经掠过他,投向火狱外的无尽星河。
  封胥之自来到此界,就开始寻找回到地球的方法,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必须尝试。
  十一枚魂玉被激发,全部化为流光没入封胥之身体,与此同时,风致渊身上溢出点点光芒,汇聚入封胥之身体。
  封胥之眼睛一亮——幽荧魂玉的力量被引出了!
  风致渊光芒全部汇聚于封胥之身上后——
  刹那间,天摇地动,星河倾覆。
  待意识回笼,感觉身体异样的沉重,封胥之扶额,睁开了双眼。
  入目是随风浮动的白纱,檀香袅袅,若有若无的乐声随风飘入耳。
  封胥之面色一沉——显然,他没有回到地球。
  就在封胥之面沉似水的时候,一个悦耳女声道:
  “师弟,你身体不好,若是感觉累了,自可回去休息,你这般辛劳了一天,师傅回来,又该担心了。”
  封胥之挑眉,看向说话的人。
  那是一个长相极为美丽的女仙,身上带着一个箜篌玉佩,观之衣饰,似是一个乐修。
  封胥之一愣,看向自己的手。
  那是一双孱弱无力的手,封胥之心里一沉,探寻自己的身体。
  只有微弱的灵力,且灵力驳杂无序,那金丹分明是借助外力凝成,随时会溃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隅一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剑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蓮笙 9瓶;2321784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二章 抢徒弟
  这不是封胥之自己的身体。
  他从地球穿越而来,本体资质不凡,很快就从练气期冲击到了金丹期,而后毫无障碍的修炼到了渡劫期,渡劫后方成了魔尊。
  现在这幅躯体,却是废灵根。
  就在封胥之震惊之时,一大段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汇入神识。
  封胥之眼前发黑,他以手扶额,环视一圈,发现自己正处于仙门收徒大典。
  封胥之身居高位,坐在正中,身边一左一右都坐着貌美非常气质不凡的女仙,再看两人和殿中众人配饰,接收了身体记忆的封胥之,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他变成了浮罗岛一众女修中唯一的男修——
  浮罗岛真仙曲凝香早死的儿子,曲云臻。
  浮罗岛是乐修聚集地,门中弟子全部都是女修,独独只有一个男修,浮罗岛真仙曲凝香之子。
  原来,曲云臻生来就是废灵根,为护住儿子,曲凝香只能把曲云臻安置在浮罗岛教养,各种仙丹灵药喂了无数,才让曲云臻成功结丹。
  只是,曲云臻不光是废灵根,悟性也极差,即使结丹了,一样不敌其他筑基期修者,曲凝香又费尽心思找了神器十二羽凤尾琴,让曲云臻与神器常伴,感受神器之威,试图以此让曲云臻修为提升。

【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本页完)

  • 更多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推荐免费小说
  •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日期:06-14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文案 遇到不平之事,你会怎么做? 黎白:揍他丫的! 这样犯法诶,不太好的。 黎白:偷摸揍一顿,再扭送官府。 黎一穷二白白为了赚取灵石还债,被迫屈从,抱着自己的清风剑开始了异世穿梭。 为那一个个不甘之人消除怨气、平不白冤屈之事。 #...

  •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穿越) by 月之熙日期:06-14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作者:月之熙 文案: 追爱三年眼瞅就要持证上垒的周恒,这天回家突然被拒绝婚前摩擦的高冷影帝慕容青跪地求怜,憋坏的周恒崩了,当晚来了个婚前全垒。 嗨完第二天。 慕容青眼角噙着泪,一脸哀求:恒爷,不要拔我父亲的氧气管,求求...

  • 情敌们都争着和我炒cp[穿书] by 好好假期日期:06-14

    《情敌们都争着和我炒cp[穿书]》作者: 好好假期 文案: 【经过反复考虑,决定这个故事到这里作为前传,上半部撒花结束。学院篇将在第二部 将以全新形式为大家呈现,敬请期待~】 微博@睡前精神食粮 乔伊意外穿进一本abo题材的万人迷文中,成为了幼年期炮灰反...

  • [洪荒同人]嫦娥上仙性别男 by 一道墨迹日期:06-14

    《嫦娥上仙性别男》作者:一道墨迹 文案: 白修是星际时代的银兔一族,毛茸茸、圆滚滚,通体雪白。 结果他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草,一觉醒来穿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世界规矩特多,还不准他变兔子。 白修只好委委屈屈地把耳朵藏起来,努力当一个时代好新人...

  • 慢吞吞和急性子 by 寻烬日期:06-14

    《慢吞吞和急性子》作者: 寻烬 文案: 1.季凛和郑漫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好朋友 郑漫做什么都慢,走路慢,吃饭慢 季凛有时候忍不住说他:你怎么这么慢?你干脆别叫郑漫了,改名真慢吧! 郑漫觉得这个哥哥他就话很多,而且干什么都急冲冲的,让人看着就心惊胆战...

  • 《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上一篇
  •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预览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文案
    ——遇到不平之事,你会怎么做?
    黎白:揍他丫的!
    ——这样犯法诶,不太好的。
    黎白:……偷摸揍一顿,再扭送官府。
    黎·一穷二白·白为了赚取灵石还债,被迫屈从,抱着自己的清风剑开始了异世穿梭。
    为那一个个不甘之人消除怨气、平不白冤屈之事。
    #看到这个苦主了吗,我是来替她复仇的#
    #看到这把剑了吗,我武力值超高的#
    搞事的同时,顺便搞了搞事业——
    #啊啊啊啊啊那灿如流星一般的人啊为什么只留下了一部作品啊!!!#
    #大将军威武霸气名留青史#
    1.揍那个影帝(完)
    2.揍窃据山河者(完)
    3.揍那一家子(完)
    4.揍所谓的神(完)
    5.末日绝望微亮(完)
    -----
    排雷:
    1. 涉及现代古代,不是替人重生改命,是一切发生之后黎白前来解决反派的事情
    2. 瞎扯淡,无cp,没感情线
    3. 冷漠剑修有剑就行
    4.一切皆为架空,任何世界都是瞎扯
    5.不喜欢可以离去不必告知,没有文是所有人都喜欢的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看我这把剑,飒不飒 
    1、揍那个影帝 一
    黎白有点紧张,他懵逼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哪里?为什么跟我的世界差别如此之大?师兄你把我扔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我还联系不上你?
       他低着头,看了下右手里的三千界——一个灵器。这也是送他穿梭了世界的器物。
       抬起头,眼前是来来往往造型各异的人们,但从衣着上来看,就全是文化和风格的撞击。
       露胳膊大腿、长及腰、宽袍大袖、齐胸衫裙、光头袈裟……应有尽有。
       黎白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他们凌苍派的门派服饰。浅葱色与群青、苍青为主调,不怎么活泼,稍显沉稳,压了压黎白跳脱的气质。
       他听见周围的人在不断地说着什么,人流量极大。
       “喂?哎对我在云州,嗯,来旅游的。”
       “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师傅你骑快点啊!”
       “奶茶小笼包奶茶小笼包奶茶五分甜加芋泥珍珠要四季春打底的!”
       “哦哦哦哦哦哦我刚才看见那个演武则天的明星了!”
       声音嘈杂,古香古色中掺着奇奇怪怪的装饰,还有一些特殊的造物,有人耳朵边塞了个东西似乎在千里传音,还有人手里拎着散发香味的食物。
       这特么,都是个啥?
       黎白略屏着呼吸,一派泰然的表情下,是几近绝望的内心。
       我单知道,每个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不一样。
       师兄!你个王八犊子!
       他仰头,没啸出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三千界里,有一个修仙界,灵气充足,追求道法者甚多——修仙的那种法。
       黎白身为凌苍派第一剑修——别名打手,在此界享有盛名。
       前日,他练剑时候又把山上的主殿给砸了,一剑下去,殿分两半,格外厉害。
       弟子们:“哇哦哇哦哇哦,师叔祖厉害!”
       黎白作高深状:“雕虫小技,雕虫小技。”
       下一瞬,掌门师兄扛着自己的剑就过来了:“黎白——你丫给我站住别跑!”
       弟子们看着师叔祖被掌门追得到处乱蹿,好好一个道骨仙风的人,就这样成了疯跑的兔子。
       弟子们:“日常之一,淡定淡淡定。”
       见多了,接受良好,他们各自散开继续练习剑法和道法。
       被掌门捉住的黎白惨兮兮赔笑:“我错了我错了。”
       掌门冷笑:“劈我大殿?阵法都给我劈没了!很得意是不是?”
       黎白:“反正是幻化出来的,师兄你再搞一个不就行了吗?”
       掌门骂骂咧咧:“老祖飞升前就多余收了你这么一个!年纪小,闯祸倒是不少!”辈分还踏马的贼高!
       黎白:“老祖也是你师父,谁叫你不飞升,留在这里当掌门。”
       掌门怒吼:“我还不是因为你!都走了谁教你练剑!都走了谁能管着你!”
       在八级大风中巍然不动的黎白:“师兄,消消气,会老的。”
       掌门:“赔钱——!”
       ·
       赔就赔嘛,习惯了。
       凌云峰上就黎白一个人,整座山头都是他的。原本物资丰饶,后来在他修炼的过程中,逐渐变成了一座秃山——打架损坏公物,是要赔钱的。
       黎白发现,自己没灵石了。
       掌门在一侧冷笑:“哼哼,没钱了吧?快乐吗?作死生涯遇到难关了吧?”
       黎·一穷二白·白恳切道:“师兄,你看,我是你最小最可爱的师弟……”
       掌门打断他:“老子没你这个师弟!”
       黎白:“……”这就过分了,我有你这个师兄不就行了吗?
       掌门哼哼:“前天毁我药田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黎白:“师兄,生疏了,我们亲兄弟……”
       掌门面无表情:“明算账!”
       黎白:“……”都怪那些新入门的弟子!天天叨叨着山下的俗语,看,我那么单纯善良大度的师兄,都学坏了!
       掌门突然道:“啊对,你六师兄最近缺人手,他有钱,你去赚了再来赔我。”
       黎白:“???”
       ·
       被扔去了隔壁山头——渺云峰,独占一山的风归,也是黎白的亲师兄之一。
       都算是师叔祖的辈分了,掌门为了门派不乐意飞升,挂了个名当荣誉掌门,但大家都习惯性喊他掌门。现今管理一应事务的,其实是他的大弟子,也是凌苍派现任正式掌门。
       六师兄风归则是飞升了又下来了,说是上面不好玩,不知道他怎么搞了搞,安然无恙地下了界。
       那一天,整个修仙界的人都震惊了:原来,还能再回来的?
       其实已经算是仙人之躯了,风归回了凌苍派,现在就是整个门派的镇派之宝——只要有他在,就没人敢来挑衅。
       还吸引了不少人来报名学艺,毕竟也算是唯一一个拥有仙人的门派呢。
       黎白摸到了渺云峰,风归正在院子里晒太阳。
       “师兄?”他探头探脑的。
       风归闭着眼睛,淡淡地嗯了一声。
       “听说你最近道法参悟颇深,”黎白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话音一转,道明了来意,“缺人干活?”
       风归却不买账,直接问:“又砸什么东西了?”
       黎白咧嘴笑:“我这么老实……”
       风归:“主殿?”
       “……”他蔫了下来,“你知道啊?”
       风归:“嗯,感受到了。”
       黎白看了看他,阳光下几近玉质的肤色,斜斜看去,似乎要透了光。
       他略带担忧:“你最近,没事儿吧?”
       风归睁开眼睛,从下至上地看着他,语气清淡:“死不了。”
       黎白放下心来,脚一踢,坐在了旁边的小板凳上:“没灵石了,给个活儿吧?”
       打量了他三瞬,风归:“也行,凑合能用。”
       黎白:“???”不是,你讲讲清楚,师弟我也算是剑修第一人,怎么沦落到凑合了呢?
       风归是个道修,道法精妙,剑法也不错。他们的师父是个惊艳绝才之人,道法第一,剑法第一,凌苍派当年也是修仙界内堪称三大门派之一的。
       可惜,死的死,伤的伤,飞升的飞升,倒是没落了一点。
       ——风归回来之后,鉴于他已成为了仙人,虽摸不清底,在大众心里,已然被认作是无人能出其右了,生生把凌苍派又给带了起来。
       黎白:我六师兄,天下第一!
       风归慢悠悠道:“最近新炼了个小玩意儿,还有点意思。”
       他炼器上说自己第二,就没人敢自称第一。黎白的清风剑还是风归给的。
       炼器和炼丹的,可真有钱啊!
       黎白点头:“哦。”
       风归:“我也懒得去,就你吧,勉强能用。”
       “……”黎白憋了憋,还是屈服在了灵石势力下,“要我来测试吗?”
       风归:“唔,这个有点复杂,不是以前那些东西。”
       黎白没钱了就会来找六师兄干活,灵器、阵法、符咒……他劈或者是被劈,来给风归检测效果。
       黎白:“啊,那还请六师兄,细细道来。”他从兜里摸出来一把瓜子,准备听长篇大论。
       ·
       新器物——三千界。
       能被风归取成这么厉害名字的东西,自然有其不凡之处。鉴于黎白脑子不好使,他没逼逼些有的没的,只简单介绍了一下功能。
       “可以穿梭到其他世界去,把你送过去,再接回来。”风归说道,“我可以精研道法,看这天道运行。唔,反正你不懂,就不多说了。”
       黎白:“……”手里的瓜子突然就不香了。
       风归:“到其他界要契机,我这边收了一些能用到的怨气念力,循着这东西,能让你准确过去,避免迷失。”
       黎白:“……师兄,我卖艺不卖身的。”
       风归微笑:“穷逼没资格挑三拣四。”
       黎白:“……”我恨!
       风归:&l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文案 遇到不平之事,你会怎么做? 黎白:揍他丫的! 这样犯法诶,不太好的。 黎白:偷摸揍一顿,再扭送官府。 黎一穷二白白为了赚取灵石还债,被迫屈从,抱着自己的清风剑开始了异世穿梭。 为那一个个不甘之人消除怨气、平不白冤屈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