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 by 星河白昼

时间: 2020-06-14 20:34:44 分类: 今日小说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 by 星河白昼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作者: 星河白昼

  文案:
  【人傻钱多披着小狼狗皮的奶狗攻X 外表温文尔雅内心腹黑的黑兔受】
  一中有两大佬,校霸沈弋,校草许洵
  据说两个大佬互看不顺眼,关系十分不好
  某天,沈弋拿走了许洵的水杯,把他的水都喝光了
  群众:他们是真的关系不好,沈弋就是想把许洵给渴死
  某天,校园宣传片拍摄,许洵第一次愿意公开出镜,而摄像是沈弋
  群众:他们是真的关系不好,许洵答应拍宣传片就是想把摄像的沈弋累死
  诸如此类两个大佬关系不好的事例,每个眼睛雪亮的群众都可以列举一长串
  女生送许洵的礼物,沈弋总是顺手拿走,从来不说谢谢
  校花找沈弋想表个白,沈弋只是上个厕所,许洵平和微笑着说瞎话:他急性肠胃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院……
  直到某天,两个万年朋友圈都是一片死寂的大佬同时更新了同一张合照
  照片上,两个本该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对视着笑得很甜
  被冰冷的狗粮泼了一脸的群众:……!!!
  原来大佬从未真正地互虐过,他们只是一直很努力地在虐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弋(攻),许洵(受) ┃ 配角:预收《成了假粉后和爱豆HE了》可戳专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听说大佬又在认真互虐(虐狗)?
 
第1章 误会
  八月,盛夏弥留的暑气,在这个时候被释放地满满当当。
  A市的一条小巷子里,梧桐满荫,一个少年站在被树撑开的阴影下,划开不断翁动的手机页面,指骨修长的手无意识地搭上前额。
  “弋哥,你到那了吗?”
  听筒里传来一道由于过度迫切而显得音量过大的声音,沈弋下意识把手机拿的离耳边远点,才轻应道:“嗯。”
  “那你看到了那家伙吗?”
  闻言,沈弋眉心微皱地向对街看去。
  灿烂的阳光穿过透明的橱窗折进狗咖店里,给柜台前忙碌着制作咖啡的人,勾勒出了一层清晰明朗的轮廓。
  光线映照下的面容清俊秀气,少年身上散发着一种儒雅温柔的磁场,如同三月拂过山岗的清风。
  有一个面庞微红的女孩走上前去,目光羞怯又含着期待地问了句什么。
  沈弋看见少年手上的动作微顿,摇了摇头,又略带歉意地解释了些什么,随即女孩带着明显的失落之意黯然地离开了。
  “弋哥,你还在吗?”
  李巍的声音再次从听筒里响起的时候,沈弋才从微凝的思路中回过了神来。
  “嗯,看到了,不过,他看起来不大像……”
  沈弋说到一半,对面的人就急不可断地打断道:“哎,弋哥,他那种斯文败类,骗骗小姑娘可以,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我不会,但也不能找错人,你有他的照片吗?发来给我确认一下。”
  “他那些照片,早就被我妹妹给删光了,连备份都销毁地个一干二净,不用照片,我问你几个问题确认一下就好。”
  “……那你问。”
  “你面前的这家店,是不是叫第四十五号狗咖?”
  “嗯。”
  “店内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嗯。”
  “他是不是长了一副斯斯文文,俊秀儒雅,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
  沈弋又抬眸看了眼店内的许洵,看起来确实人畜无害:“嗯……”
  “那就没跑了,就是这个王八蛋把我妹这次害的这么惨。”李巍愤然不平的声音从听筒响起,连带着些嘈杂的声音。
  似乎夹杂着女孩歇斯底里的哭泣。
  李巍瞬间有些慌张道:“弋哥,我妹又情绪崩溃了,我得去安慰她,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小弟了。”
  沈弋按了按有些发痛的额心,点头道:“放心。”
  “mua~弋哥,我爱你!”
  “我不爱你。”
  沈弋果断道,便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时间,十点五十,还要再等等。
  再等了约莫十分钟,另一个女孩走进了狗咖,柜台前的男生脱下了自己的服务生服,和她交接了一下,便走了出来。
  沈弋立刻敏锐地跟上前去。
  不知是烈阳的缘故,还是心理原因,没走几步,他便觉得额前隐约溢出了一层薄汗。
  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试图跟踪一个人,还是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男生。
  一层略带心虚的紧张感浮上心头,是从前打群架都未曾有过的诡异感觉。
  片刻恍惚间,走在他前面的男生已经拐进了一条人少的巷子里,沈弋也跟了进去,但面前的人却倏然消失了。
  他正迷茫地四顾着,就听见一道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好,请问你跟着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沈弋转头,便见少年客气礼貌中带着疏离的神情。他纠结于措辞而微微发愣的间隙,许洵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面前的男生个子很高,甚至比他还高出小半截,大概有一米八几的样子。
  这人生的极为好看,五官精致,眉目如画。只是神态微凛,隐隐透着一种桀骜的冷意。
  哪怕此刻露出了些许怔愣的样子,也带着无法言喻的压迫力。
  许洵虽然有过被狂热追求他的女生,一路跟踪到家的经历,但对于面前的人,他实在想不通他为何要跟着他。
  想着对方既然选择了直面自己,应该也不会想绕弯子,沈弋便直接道:“你认识李茜吗?”
  “李茜?”这个名字勾起了许洵的部分回忆,他下意识点了点头,问:“她怎么了?”
  在许洵点头之后,沈弋的表情明显笼上了一层阴霾,声音也低沉地可怕:
  “她前天半夜在家割脉,送去医院抢救,昨天刚醒过来,到现在情绪还是不稳定,你不觉得你欠她一句道歉吗?”
  许洵被问的一头雾水,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只是本能地作出回应:“虽然我同情你朋友的遭遇,但为什么我要和她道歉?”
  看着面前的人情绪并无任何起伏,沈弋只觉得胸腔内的愤怒之火愈烈,激烈反问道:“难道你觉得自己给她造成的伤害,还不足以换来一句道歉吗?”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我又没对她造成伤害,为什么要向她道歉?”许洵表情无辜困惑的表情,在沈弋看来更为讽刺刺眼。
  他压抑已久的情绪都在一瞬间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无声地倾泻而出。
  他双手抓着许洵的衣领,把他向前一扯,逼他直视着自己双眼,质问道:“玩弄别人的感情很好玩吗?敢做不敢认?”
  出乎他所料的是,即使有些被他这番粗鲁的动作惊讶到,许洵一双清亮的眸子里也是一片坦荡,半点惧意都无。
  只是平稳沉静地回他道:“没做过的事情,为何要承认,怎么?你还想屈打成招吗?”
  “你!”沈弋攥紧的一只手,青筋猛然暴起,拳头也在须臾挥舞了出去。
  巷口一声惊呼陡然传来,沈弋的拳头最终只是擦着许洵的面颊过去,在他耳畔擦起一阵强劲的拳风。
  “天呐,你,你要对许洵哥做什么?我已经拍下了照片,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报警!”
  之前在狗咖里见过的女孩,此刻站在二人面前,声音因为惧意颤抖着,面色却坚定道。
  “你叫他什么?他叫许洵?”
  难道,自己从头就找错了人,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凌峰?
  沈弋的大脑在一瞬之间空白一片,怔愣之际,面前的人已然挣开了自己的束缚,走到了找来的女生面前。
  “你,你真的叫许洵?不叫凌峰?”沈弋还是未从方才的惊愕中缓过神来。
  许洵尚未答话,他背后的女生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工牌来,举到沈弋面前。
  他看见印着面前人的脸的照片旁,第一栏文字清清楚楚地印着两个大字:许洵。
  宛如一道惊雷,把他的大脑刹那间劈的嗡嗡作响。
  “这是他的工牌,我是给他送工牌,才找到这里来的,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至于你说的凌峰是我们店里的同事,但他几天没来上班了,你有事找他,不要乱迁怒别人。”
  “我……”沈弋想张口说些什么,喉间却干涩地不行,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艰难地吐出三字:“对不起……”
  “小微,走吧。”
  许洵整理了一下自己褶皱的衣领,话音依旧是平静的,仿佛这不过是一场掀不起半点波澜的闹剧。
  说着,他收起工牌,转身和女生继续前行,只留沈弋一人呆滞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裤兜里的手机适时响起,沈弋稍回过些神,接了电话。
  听筒里是李巍有些着急的声音:“弋哥,你没去找那人麻烦吧?”
  “你可千万别去找啊,我刚刚才得到确切消息,凌峰那小子好像知道我最近要对付他,请了几天的假,最近都是他店里的同事代班。”
  听沈弋半天没有回应,李巍略带担忧问:“该不会,弋哥,你已经找完人家的麻烦了吧?”
  半晌,电话那边才传来沈弋森冷的低气压嗓音:“李巍,你死定了。”
  “不是,弋哥,你听我解释,喂?喂?”
  挂断电话,沈弋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艹!”
  因为李巍的盲目自信和不靠谱,他竟傻傻地去找一个,与这件事情本无半点关系的陌生人的麻烦。
  他几乎不用细想都能猜到,自己方才在许洵眼里是有多么地滑稽可笑,又是多么地无理取闹了。
  李巍求生欲满满地想说些什么,挽救自己愚蠢的过错,可回应他的只有那听筒里冰冷机械的“嘟嘟”声。
  他还想给沈弋回拨一个电话,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拉黑。
  弋哥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明明是炎炎酷暑里,此刻李巍却觉得手脚冰凉。
  果不其然,那天晚上,李巍刚登上某竞技游戏,就收到了沈弋发来的1V1对决邀请。
  李巍颤巍巍地点下了接受按钮,本来还想着弋哥在气头上,要不然就顺着他的意,示个弱,让他消气就好。
  事实证明,他无疑是多想了。连着几盘下来,他尚来不及作什么动作,就已经被精准爆头。
  平日大佬的实力已足以让他畏惧,更何况是暴走状态下的大佬。
  经历了一番“惨无人道”的碾压之后,李巍觉得自己灵魂都快隐隐有出窍的态势。
  就在他担心自己是否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的时候,沈弋终于放过了他。
  于此同时,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提醒,微信界面上显示:您已成功添加对方为好友。
  总算把人加回来了,李巍看着游戏界面上一连串惨痛的败绩,忽然觉得一晚上的苦楚都有了意义。
 
第2章 赔罪
  沈弋和李巍返校的那天,学校公告栏已经张贴出了,文理分班后的班级表,看表的人把公告栏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过沈弋并不用去挤,纵使前面砌起了一座人墙,他依旧能够凭借身高和视力优势,在一堆名字里找到自己。
  李巍羡慕不来,费劲地踮了会儿脚,已经耗费了他几乎全部的气力,此刻他只能哀求沈弋道:“弋哥,帮我也找找吧,这我也太难了。”
  “不用找了,我看到了,你和我一样,都在理科一班……”沈弋说着,正准备收回视线,声音却夏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自己名字正上方的那个名字,和记忆里某个时间震撼过自己的,重叠在了一起。
  “许洵?”沈弋一时未收住情绪,脱口而出。
  李巍听沈弋说出许洵的名字后,也有微微吃惊:“弋哥,你也知道许大佬啊?”
  “他也是我们学校的?你认识他?”
  “对啊,承包了我校高一年级,一整年大小考试第一的学神,谁不知道。当然,弋哥你除外,你高一一年都怎么来学校上课,不知道也在所难免。”
  “本来我还担心,我们两个同一个班,带班的班主任会不会太可怜了点。现在觉得,有了学神本神,或许还是有救!”
  李巍说这话时有多轻松惬意,沈弋听得就有多心情沉重。前不久刚闹过误会,现在又要出现在别人面前,这该有多尴尬。
  一到新班级,他特意找了一个偏后的靠角落的位置坐下,不停地转笔,试图转移注意力,放空自己。
  身旁的李巍突然轻撞了他胳膊一下:“弋哥,你看,这就是我说的许大佬!”
  沈弋两指间夹着的笔,在一瞬间坠落在桌面上,敲击出清脆的声响。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 by 星河白昼】(本页完)

  • 更多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 by 星河白昼推荐免费小说
  • 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日期:06-14

    《被迫马甲[重生]》作者:鹿林枫栖 文案: 第一行排雷:主攻文,曲云臻攻,风致渊受。 穿越后从普通人奋斗成八荒魔尊的曲云臻重生了,重生成了浮罗岛上真仙的独子。 浮罗岛背景:全员女修,都是乐修,唯一的男修曲云臻,还是个废灵根。 曲云臻:不慌,本尊还...

  •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快穿] by 风在这里日期:06-14

    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文案 遇到不平之事,你会怎么做? 黎白:揍他丫的! 这样犯法诶,不太好的。 黎白:偷摸揍一顿,再扭送官府。 黎一穷二白白为了赚取灵石还债,被迫屈从,抱着自己的清风剑开始了异世穿梭。 为那一个个不甘之人消除怨气、平不白冤屈之事。 #...

  •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穿越) by 月之熙日期:06-14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作者:月之熙 文案: 追爱三年眼瞅就要持证上垒的周恒,这天回家突然被拒绝婚前摩擦的高冷影帝慕容青跪地求怜,憋坏的周恒崩了,当晚来了个婚前全垒。 嗨完第二天。 慕容青眼角噙着泪,一脸哀求:恒爷,不要拔我父亲的氧气管,求求...

  • 情敌们都争着和我炒cp[穿书] by 好好假期日期:06-14

    《情敌们都争着和我炒cp[穿书]》作者: 好好假期 文案: 【经过反复考虑,决定这个故事到这里作为前传,上半部撒花结束。学院篇将在第二部 将以全新形式为大家呈现,敬请期待~】 微博@睡前精神食粮 乔伊意外穿进一本abo题材的万人迷文中,成为了幼年期炮灰反...

  • [洪荒同人]嫦娥上仙性别男 by 一道墨迹日期:06-14

    《嫦娥上仙性别男》作者:一道墨迹 文案: 白修是星际时代的银兔一族,毛茸茸、圆滚滚,通体雪白。 结果他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草,一觉醒来穿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世界规矩特多,还不准他变兔子。 白修只好委委屈屈地把耳朵藏起来,努力当一个时代好新人...

  •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 by 星河白昼》上一篇
  • 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预览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

       《被迫马甲[重生]》作者:鹿林枫栖

     
      文案:
      第一行排雷:主攻文,曲云臻攻,风致渊受。
      穿越后从普通人奋斗成八荒魔尊的曲云臻重生了,重生成了浮罗岛上真仙的独子。
      浮罗岛背景:全员女修,都是乐修,唯一的男修曲云臻,还是个废灵根。
      曲云臻:不慌,本尊还能抢救一下!容我换号重来!
      以为自己还有救的曲云臻发现,只要他想换号,就会随机披马甲,简直酸爽。
      前八荒之主好心塞。
      曲云臻:行吧,我弃疗,收个徒弟养老吧。
      于是他收了重生前追着自己砍的最强剑修当徒弟……
      收徒后的曲云臻:养什么老,全修真界都该是我的主场,大家燥起来!
      拜师后,身边总有奇怪人士出没的风致渊:我的师尊果然哪里不对……
      本文又名:《师尊今天掉马了吗?》
      《师尊靠骚操作养成最强剑修》
      《看起来宇直的徒弟养着养着突然就gay了,一定不是本尊的错》
      《我成为修真界最强后穿回了原世界,我的徒弟他喵的也追过来了?》
      男主是真天选之子。
      天选之子骚断腿咸鱼攻X外冷内热天骄剑修受
      祝小可爱们看文愉快,发现问题,可以留言反馈,作者君看到就会处理的喔!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云臻(封胥之),风致渊 ┃ 配角:各种马甲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尊今天掉马了吗?他以为没有。
     
    第一章 魂玉之争
      《十二仙洲本纪》曰:“烛照太阳,幽荧太阴。阴阳相合,大道归一。得道者可破虚空,逆乾坤。道成之时,十二仙洲同坠,星河倾覆,神魔之力皆不可阻之。”
      苍白的手合上《十二仙洲本纪》,手指染着不知哪个魔物的血迹,在书封上留下一道印痕。
      一身玄衣的男人抬头看向火狱上空同升的日月,双目射出锐利光芒。
      男人脚下,宛如鲜血的岩浆遍布,无数枯骨在岩浆中沉浮,很快没入沸腾的岩浆,化为一缕青烟消失。
      这就是八荒最可怖的火狱,也是被整个修真界围剿的魔尊封胥之的末路。
      当然,末路这一说,封胥之本人一笑置之。
      他自穿越至八荒,一路斩妖除魔,成为八荒共主,只为夺得一线机遇,如今,这机遇就在眼前。
      封胥之还记得自己穿越来此界那日,日月同升,星河倾覆,流星坠落。
      那时没有达成的十二仙洲同坠的成就,封胥之想,他终是可以达成的。
      将手中的书丢进岩浆,八荒之主长啸一声。
      玄衣烈烈,英俊高大的男人双目转为猩红,一柄火红长剑自火狱出现,携流光落入封胥之手中。
      封胥之握住长剑,剑身嗡鸣,宛如凤凰啼叫,火狱岩浆彻底沸腾。
      封胥之一剑斩下:“开!”
      携着星河之力的一剑,直将火狱对半剖开,沸腾的岩浆被强横的剑气拍开,激荡在一片焦黑的火狱之中,露出下方幽暗的深谷。
      深谷中,有什么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无匹的威压自深谷传来。
      封胥之仿若无觉,纵身跃下,片刻后,又自地底深渊跃出。
      男人站在火狱中,张开手掌,露出掌心中暗红的玉石。
      “圣兽烛照陨落凝出的魂玉,是本尊的了!”
      将魂玉收起,封胥之忽感觉一道杀气直奔自己而来。
      随着杀气而来的,还有一道幽寒剑气。
      封胥之挥剑抵挡,幽寒的剑气碰撞到火焰长剑之上,浇灭了长剑之上火焰。
      与此同时,天空落下雪来。
      “风致渊。”
      封胥之皱眉,唤出来人名字。
      一人踏着风雪落地,手中长剑缠绕着一片风霜,他对封胥之颔首:“八荒之主,别来无恙。”
      “别,看到你来我就有恙了。”
      封胥之顿觉牙疼。
      十二仙洲,有一正一邪两个疯子。
      魔道的疯子,正是两千年前异军突起,靠杀戮一统八荒,奠定魔尊之位的封胥之。
      而正道的疯子,就是魔尊眼前冷淡俊美的青年,风致渊。
      风致渊此人,出身不明,拜师弟子全是女修的浮罗岛,因为长相过于俊美,引得浮罗岛女修春心萌动,浮罗岛真仙曲凝香亲传弟子曲意如,甚至欲与风致渊结成双修道侣。
      然后,风致渊就叛出师门了——曲意如正是他的师父。
      曲意如爱慕自己弟子,欲结道侣不成,就开始追杀风致渊。
      风致渊也是个狠人,为表示自己绝不会对曲意如有意,直接转修无情道,曲意如还步步紧逼,风致渊直接斩杀了曲意如。
      亲手斩杀自己的师父之后,风致渊擦干净所配灵剑沁霜,面色如常道:“若诸位想为曲意如这般没有师德之人报仇,我自当奉陪。”
      彼时浮罗岛真仙曲凝香归来,查清楚曲意如爱慕弟子风致渊,意图逼迫弟子与之双修的前因后果,长叹一声,放了风致渊归去。
      风致渊自此一战成名,继一统八荒的魔尊封胥之之后,有了疯子之称——要知道,被风致渊斩于剑下的曲意如,可是十二仙岛无数男修爱慕的仙界第一美人!
      风致渊无情无欲,专注剑修,在脱离浮罗岛之后,一直于十二仙岛游历。
      彼时封胥之为了查清楚自己穿越到此界的真相,也在十二仙岛修行,两人遇到过数回,为争抢魂玉,屡屡拔剑对战。
      封胥之成名已久,实力强横,结果都是他从风致渊手下夺走了魂玉。
      两人虽然动过手,却又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不过,再多的惺惺相惜,在这种情境下,封胥之都高兴不起来。
      他刚被正道追杀落入火狱,靠正道注入火狱的灵力开启了火狱阵法,借此拿到了烛照魂玉,风致渊就冒了出来,封胥之可不会以为对方是跑火狱散步来的。
      果不其然,风致渊视线顿在封胥之手中魂玉上。
      剑修眼神冷漠:“魂玉,给我。我护你逃出火狱。”
      封胥之闻言失笑:“小子,我从你手里抢到了十枚魂玉,你觉得,第十一枚,你能从我手里抢走?”
      他将魂玉抛起,魂玉闪烁着润泽光芒落入掌心,封胥之对风致渊挑眉。
      风致渊横剑,眼神冷冽满含杀意:“没关系,你已经重伤,只要我斩杀了你,十一枚魂玉,就都是我的了。”
      “到时候,我就能凑齐十二枚魂玉。”
      “十二枚?太阴幽荧的魂玉,在你身上?”
      封胥之闻言吃惊。
      太阴的魂玉不是已经因为意外消散在火狱中了么?
      仙籍记载,只有十一枚魂玉融合,才能牵引出消散的第十二枚魂玉的力量,进而十二枚魂玉融和成整体。
      风致渊是哪里得到的幽荧魂玉?
      风致渊为封胥之解惑:“我即幽荧之魂转生。”
      言罢,灵剑蕴风霜之力,袭向封胥之。
      封胥之万万没想到,风致渊竟然是幽荧魂玉转世为人这般古怪的存在!
      收集齐了十一枚魂玉,本该消散的幽荧魂玉变身大活人,封胥之生出不祥的预感——他大约是回不了家了。
      集合十二魂玉,他才能打开时空通道,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在好不容易收集到十一枚魂玉,只差融合召唤出最后一枚魂玉,这枚魂玉却成了一个大活人!
      那他还怎么回家?
      回家无望的魔尊一瞬间心态崩了。
      他在反手一剑攻退风致渊之后,冷笑:“你来都来了,不如我把你当做NPC干掉,不知道幽荧魂玉能不能掉落。”
      说着,魔尊身上燃起冲天魔焰,手中长剑也化为一团烈火,隐隐可见凤凰盘旋在剑上,魔尊一剑斩下,凤凰呼啸着扑向风致渊。
      风霜遇到凤凰彻底消融,魔尊双眼转为猩红,把剑丢到一边,一拳轰向风致渊。
      那一拳蕴着血意,风致渊一惊——他一直都以为魔尊是位厉害的剑修,如此看来,魔尊武修之道竟也是十分强悍!
      自觉以肉身无法相抗,风致渊面色终于有了变化,他挥剑抵挡,而后急速倒退。
      剑气遇到魔尊消失不见,魔尊浑身萦绕血光,他大笑,带着肃杀之意:“小朋友,别逃走啊,让本尊和你好好玩玩!”
      也好看看,正道的疯子,和他这位穿越来的魔道的疯子,谁疯的更彻底些!
      风致渊对上魔尊嗜血的红眸,心下一沉:“是我不敌你。”
      他竟然没想到,魔尊走的是肉、身成圣的路子,看魔尊周身隐隐扭曲的空间,可见他肉、身实力之可怖。
      眼看风致渊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封胥之停下。
      “不是要杀死本尊夺取魂玉么,这么快就怂了?”
      风致渊闻言,眸光一闪,抿了抿薄唇。
      在发现自己实力不敌魔尊之后,他就没任何斗志,他一旦被逼至绝境,就会酿成大祸,不如在意识尚且清明之时,让魔尊将他斩杀。
      纵观修真界,有实力在他爆发之前制住自己,杀死自己的,也只有八荒之主的魔尊。
      封胥之也是看不懂风致渊,他心念一转,将随身携带的十一枚魂玉取出。
      “算了,不杀你了。谁知道杀了你魂玉能不能掉落,毕竟这又不是网游,来,趁着你在,今天还是太阴太阳重聚之日,我先试试,能不能成功引出幽荧魂玉的力量,将之融合。”
      风致渊听不懂魔尊之语,抬眸看向对面那一身魔气的俊美男人,淬着冰芒的眸子颤动一下。
      封胥之抱着最后一点期待,引动了魂玉的力量。
      十一枚魂玉悬浮起来,一枚一枚点亮,魂玉中出现隐隐约约的妖兽影像,与此同时,魂玉开始向封胥之汇聚。
      风致渊看着引动魂玉力量的魔尊,神色一变:“你要干什么?”
      “让星河倾覆,十二仙洲同坠,以此,踏破虚空,离开此界。”
      封胥之悬浮在看空,血色双目看向风致渊。
      风致渊仰头,对上那双血色瞳孔,眸子缩了缩。
      他想说什么,只是魔尊视线已经掠过他,投向火狱外

    《被迫马甲[重生]》作者:鹿林枫栖 文案: 第一行排雷:主攻文,曲云臻攻,风致渊受。 穿越后从普通人奋斗成八荒魔尊的曲云臻重生了,重生成了浮罗岛上真仙的独子。 浮罗岛背景:全员女修,都是乐修,唯一的男修曲云臻,还是个废灵根。 曲云臻:不慌,本尊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