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

时间: 2020-06-14 20:35:06 分类: 今日小说

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

 

当前被收藏数:14639 营养液数:16941 文章积分:293,785,344
  《有耻之徒》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文案:
  沐青上山静修,途中捡到一只狐妖。
  狐妖当晚就化形了,妖冶美艳,纤腰玉腿不着寸缕,无骨似的伏趴在她身上,蓬松的尾巴散漫地轻晃摇动。
  沐青:“……”
  正派宗师x不受教化九尾狐
  1、师徒文;
  2、另类养成狐妖,修真背景不修真。
  本文原名《无耻之徒》,因不合规范改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青,白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尊怎么脸红了?
 
第1章 昆山
  元月,洛城昆山。
  山间寒风不绝,纷扬的雪愈发大了,都快将光秃秃的树枝压弯在地,放眼望去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山头的梅花依旧傲然,艳红遍布四处。
  崎岖的山道上,身穿白衣的女子几乎与满山的雪融为一体,很难被发现,她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一步一步踩着雪,不慢不紧地朝山上走。
  女子名叫沐青,是浮玉山的女修士,凤灵宗的二长老,此番是来昆山静修,怀中的白狐是途中捡的。
  白狐背上受了伤,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焉头耷脑地安生趴着一动不动。
  严冬的昆山寂寥,万籁俱寂,空阔的山谷间仿佛只有这一人一狐存在。风有些大,寒冷刺骨跟刀子似的直刮,白狐应当是有点怕冷,便往沐青怀里拱动了下,蓬松的尾巴收起搭在身上,再将自个儿卷成一团。
  沐青垂了垂眼,不着痕迹瞧了下,没做理会。
  山道蜿蜒曲折,上到山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彼时的天色已昏暗,夜幕就快降临。
  梅林深处有处简陋的屋子,推开房门,里面已经四处蒙尘,沐青顺手就施了个除尘咒,一瞬间把这里变得干干净净,然后抬脚进去。
  把白狐放在床上,施咒治疗。沐青修为高,治一只小狐狸自然不在话下,只是这只白狐身上已经带了妖气,不能与普通狐狸相提并论,伤得还挺重,一次治不好,得留几天。
  门一关,四面的墙壁将外头的严寒风雪遮挡住,里面就没那么冷了,白狐在棉被里窝了许久,待稍微有了些许力气,才倏地将脑袋拱出被子。
  屋子里光线太黑沉,沐青起身点灯,昏沉的光线照在她脸上,镀出一层柔和的光晕。她生得好看,身形高挑气质出尘,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连点灯的动作都带着淡然处之的闲适,瞥见白狐露出脑袋,只用余光瞧了下,倒没过多关注。
  点完灯,她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已经彻底天黑,待掸去身上的落雪才进门,原本没精打采趴着的白狐倏地惊醒,尾巴一扬,不由自主地摇了摇。
  沐青依然没有看它,而是兀自做自己的事,先忙活了一阵,再用传音符给宗主回话,大致是在禀报自己今日的行程,通知宗里已经抵达昆山。
  白狐歪着脑袋好奇地盯着,见沐青说完话的刹那间,传音符突然化为灰烬,当即瞪大了眼,疑惑不解地看了又看,跳下床,小心翼翼地走到沐青面前,试探地用爪子去扒拉她。
  沐青这才有所回应,低了低眼,问:“做什么?”
  白狐闻声抬头,直直瞧着,像是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晃动了两下尾巴。
  有的妖兽没化形之前一直藏在深山野林,未曾受过教化,没有接触过复杂多变的人世,宛如还不会下地走路的孩童,更多的是保留着原有的兽。性。它放下了爪子,绕着沐青走了两步,用脑袋拱了拱对方,有点讨好的意思。
  或许是在感谢救命之恩。
  沐青收回视线,依旧不予回应。
  。
  白狐还挺通人性,吃过东西后又回到床上倦懒地趴着,它没有趴在床中间,只占了床角的一小块地方,剩下的留给沐青。
  沐青在蒲团上打坐,阖眼静修。
  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都不带动一下的,修行之人讲究清心寡欲,不为外物所扰,静心打坐是基本功,一个时辰不算久。
  等不到人过来,白狐尾巴轻晃了下,起身,过去,到蒲团边卷起身子趴下,把尾巴落到沐青腿上搭着。它倒是一点不生分,这才半天,就主动巴挨上了,而且还时不时就轻轻扫动一下尾巴,丝毫不安生。
  沐青眉头微蹙,可到底还是没理会,继续闭着眼睛,直至静修结束,才出声说:“把尾巴放下去。”
  白狐偏头,非但没有把尾巴放下,还再次不懂规矩扫了扫,都快缠到她的腰上。沐青用手拂了一下,将它乱动的尾巴挡开,低低说:“安生些。”
  它才没动了,将尾巴放下来。
  不过安分只是一时的,兴许是在这了无人烟的荒芜之地待得太久,见到人就觉得新奇,白狐总是有意无意地想亲近沐青,不论沐青做什么,它都形影不离地跟着,走哪儿跟哪儿。
  就连去山洞的温泉池洗澡,它都步步紧跟。
  山洞就在不远处,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
  沐青每年都会来这里静修,对周围的地形早已熟稔,她没有阻拦白狐跟着,径直走在前面,等真进了山洞,先将石壁上的火把点上,再一个不注意,伸出素白的玉指在白狐身上轻轻一点,直接把白狐定在池边的大石上。
  其实白狐是只母狐狸,就算跟着一起下水也无所谓,当年沐青才进凤灵宗当弟子那会儿,七八个女弟子挤一间房睡觉,洗澡只能去澡堂洗,都是女的,没什么好避讳,何况这还只是一只没化形的妖兽。不过这都是以前了,陈年旧事,如今的沐青可是修真界第一宗师,哪可能还让旁人与自己一块洗,妖兽都不行。
  白狐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感觉自己动不了了,琥珀色的眸子瞬时紧缩,半晌,好像明白了这是沐青下的定身术,随即委屈地呜呜叫,声音又低又弱。
  沐青不为所动,只道:“安静待着,很快就回去了。”
  白狐小声又呜了一次,可惜动弹不得,叫也没用。
  沐青本来可以将它留在屋内,独自过来就行,但还是让其跟着,她自己都想不通缘由,大概是一时心软,正如下午在山腰处会费力把奄奄一息的它救下,还带到山上医治。
  池边的大石呈倾斜状,白狐在斜面的一边,正正背对着温泉池,后面的一切都看不见,只能瞧见四周的石壁。
  燃烧的火在跳动,将池边的身影照在石壁上,白狐正在极力尝试挣脱定身术的束缚,可不论怎么试都没用,它有些泄气,最后干脆放弃了。
  可不经意间,它忽然瞧见了石壁上的影子,知道能从那里看到沐青在做什么,霎时好奇地盯瞧着。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温泉池不停地往外冒热气,整个山洞雾袅袅的,沐青没在意这些,径自脱衣下去,温暖的水漫过胸口,暖意乍然袭遍全身上下。
  她背抵着池边歇了会儿,才慢悠悠掬水往光滑白皙的脖颈间浇。
  这般阴冷的天,在热水里泡着会舒适许多,不多时,待洗得差不多了,合上眼小憩片刻。
  山洞里安静异常,除了外面呼啸的风声,就只有缓流的水声,沐青屏气凝神,小憩的同时运转了下灵力,就在她快要运转完毕的时候,忽然噗通一声响。
  一睁眼,就瞧见本该定在池边大石上的白狐落水了。
  应该是不会水,白狐急急地在池中扑棱,可惜什么都抓不到,只能往水里落。
  沐青拧眉,不知道这孽障是怎么解开定身术的,见它就快完全沉下去了,顺手一捞,将其从水中提起来。也许是被吓到了,白狐竟然轻而易举就从她手上挣脱,再用尾巴卷住她的手臂,就那么借力一跃,直接用两只前爪勾住了她的脖颈,死死地抱着。
  不仅如此,还将尾巴卷在沐青身上。
  沐青俨然没料到这一遭,这么多年了,其他人连近她身都不能,今天不但被一只还没化形的狐妖破了灵术,还被对方严丝合缝抱住。
  她一时愣了,须臾,才习惯性地沉声喝道:“放开!”
  以往在凤灵宗,她严肃时就是这般对待宗内的弟子。她向来正派清冷,皎皎如明月孤高,严苛起来简直要人命,是以凤灵宗的弟子们多多少少都对这位沐宗师持有畏惧敬重之心,莫说呵斥了,就连她皱一下眉大家都会识趣地不去招惹。
  然而白狐不懂,非但没有一丝自觉,反而愈发放肆,更加用力地勾着,后爪还蹬了蹬。
  毕竟是妖兽,怎么也开了灵智的,这样不太合适,沐青不好跟一只没受过教化的孽障计较,念及它什么都不懂,只好动手把它拉开。
  可就在此刻,意外横生。
  不知是太过惊怕还是怎么,狐妖竟一下子就化形成人了。
  火光在这时忽地一闪,山洞内倏地暗沉了两分,沐青还没来得及回神,就感觉到一具暖热柔软的身子紧紧贴合着自己,刚化形的狐妖身无余物,就那么光裸着,纤腰玉腿不着寸缕,无骨似的趴在她身上,温度灼。烫。
  应当是化形来得太早,时机不对,导致白狐化形不够彻底,耳朵和尾巴还没能消失,而且那尾巴还随着她身形的改变而变大了不少,比之前更为灵活。白狐迷茫地眨了眨眼,散漫地轻晃摇动了下尾巴,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自己化形了,就下意识动了动。
  她还不适应人的躯体,本来是想支起身子的,结果只轻轻扭动了下。
  与之紧贴在一起的沐青登时身形一僵,怔愣在原地。
 
第2章 孽障
  这般亲密无间的姿态,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温热气息,何况是她那样乱动,突如其来的触感像烧红的烙铁,热烫得令人害怕。
  狐妖生得美艳,头发是银白色的,与本身的皮毛颜色一致,红唇细眉,一双桃花眼顾盼生情,细腰不足盈盈一握,胸前的两弧饱满,一双长腿玉白修长。
  她周身都被水浸湿,妖冶的脸颊也在淌着水,由于一直不松开,她双手还死死抱着沐青,脸也伏在沐青颈间,应该是还沉浸在落水的余惊之中,脸色吓得微白。
  深居山野的妖怪不知人间事,更不懂礼义廉耻,骨子里兽性不改,举止就分外越距,不仅乱动,紧接着还把沐青抵在池壁上,尾巴倏地入水缠在对方腰间。
  沐青当即回神,将白狐一把推开。
  白狐不曾防备,一下子倒进水中,温泉池水面荡漾晃浪,溅起些许水花。
  然而很快,她湿漉漉的从水里直起身来,手扶着池边,睁大桃花眼不解地直直看着沐青,红唇一张,喉里溢出细碎的呜呜声,很是委屈,随后又凑过去,用尾巴紧缠住沐青推自己的那只手,脸上的神情透露出不满,不过没有要伤害沐青的意思。
  白狐浑身都是水,头发湿答答垂在胸前,恰恰将不该看的地方遮挡住。
  沐青心里一紧,待瞧清楚眼前的场景,慌乱地别开脸,挣脱尾巴的钳制,手一挥,隔空照明的火把灭了,山洞里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仅洞口处泄进微弱的月光,但不足以照亮里面。
  “离远点,”她沉声说,“别挨过来。”
  白狐一怔,疑惑了片刻,还是要过去。
  可没等靠近,再次被定住。
  眼前有什么倏尔闪过,窸窸窣窣一阵过后,一只手伸过来把她捞出去,对方只抓着她的肩膀,没有触碰其他地方,在出水的刹那间将外衣裹在她身上。
  这日夜里,从山洞回到小屋,白狐是被裹在外衣里抱回去的,沐青一点都不温柔,一进门直接把她扔床上,然后找了身衣服给穿着。
  白狐穿衣服那会儿倒是省心,安生老实,穿好之后就不太规矩了,沐青一出去,她就胡乱地把衣襟扯开,一件一件地扒开细细地看,稀奇万分。
  以前从来没穿过衣服,她不明白为何要在身上套这么多层软布,而且她对自己化形后的身体也好奇得很,想要瞅瞅到底什么样,于是两三下就把外衣扒掉。
  有的妖怪刚化形就是这个样子,懵懂无知,苛责也没用,他们习惯了本体,哪会凡人那一套,莫说穿衣了,不少妖怪化形后连走路都不会。
  沐青推门进来就撞见这一幕——白狐全身上下只剩亵衣,双腿半跪地坐着。
  听到吱呀的开门声,白狐的耳朵不由自主地动了下,尾巴高高翘起,不住地摇晃。她停下了扒亵衣的动作,抬头看来,撞进沐青眸黑如墨的眼中。
  端着热茶的沐青僵硬如木头,杵在原地憋了半天,斥道:“孽障!”
  白狐似懂非懂地瞧着这边,偏了偏头,似乎是在思索这两个字的意思,一会儿,有样学样,口齿不清地说:“孽……障……”
  沐青当即沉下脸。
  。
  一人一妖的相处不大愉快。
  白狐总是巴挨着沐青,黏乎得紧,沐青却不愿意与她有过多的接触,打算让她明早就离开,就故意冷落。可惜白狐没眼色,照旧一直跟着,由于不适应人形状态走路不方便,她便变回本体在沐青周围守着,不肯远离一步。
  白狐名唤白姝,她只知道自己叫这个名字,却记不得怎么来的,山中修行的日子太过漫长,许多年的事早已忘记,连自己修行了多少年都想不起来了。
  沐青是她见过的第一个人,救了她的性命。
  她趴在床头,侧头看着旁边。

【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本页完)

  • 更多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推荐免费小说
  • 一目余生(GL) by 秦寺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23064 营养液数:11330 文章积分:358,597,568 《一目余生》作者:秦寺 文案: 上班第一天,佟瑶打扮得体,还戴副黑框眼镜装得沉稳努力。新公司环境优渥、福利丰厚钱多事少。 一切都好。 如果眼神似寒刀的领导不是她昨晚的一夜/情对象就更好了...

  • Alpha他不够凶猛 by 大雪丰年日期:06-14

    《Alpha他不够凶猛》作者:大雪丰年 文案: 文案一: 穿越到一万年后星际世界的垃圾星球上,还成了幼崽孤儿!在这两眼一抹黑的未来科幻世界里,李瀚感觉很懵逼! 开局一个人,装备全靠捡垃圾,李瀚表示很无奈。 这是一个披着星际背景皮的日常成长故事,也是...

  • 那个学渣转性了 by 景鸿日期:06-14

    《那个学渣转性了》作者: 景鸿 文案: 季萧寒和严陌,安城一中有名的两大男神。 严陌这人桀骜不驯,十分能打,就是成绩差,看不惯季萧寒这样的学神。 季萧寒长得好看也能打,却不爱惹麻烦,不想搭理严陌这样的校霸。 然而,季萧寒越是不搭理,严陌就越是喜欢...

  •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 by 星河白昼日期:06-14

    《全校都以为我们是死对头》作者: 星河白昼 文案: 【人傻钱多披着小狼狗皮的奶狗攻X 外表温文尔雅内心腹黑的黑兔受】 一中有两大佬,校霸沈弋,校草许洵 据说两个大佬互看不顺眼,关系十分不好 某天,沈弋拿走了许洵的水杯,把他的水都喝光了 群众:他们是真...

  • 被迫马甲[重生] by 鹿林枫栖日期:06-14

    《被迫马甲[重生]》作者:鹿林枫栖 文案: 第一行排雷:主攻文,曲云臻攻,风致渊受。 穿越后从普通人奋斗成八荒魔尊的曲云臻重生了,重生成了浮罗岛上真仙的独子。 浮罗岛背景:全员女修,都是乐修,唯一的男修曲云臻,还是个废灵根。 曲云臻:不慌,本尊还...

  • 《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上一篇
  • 一目余生(GL) by 秦寺--预览一目余生(GL) by 秦寺-

     

    当前被收藏数:23064 营养液数:11330 文章积分:358,597,568
      《一目余生》作者:秦寺
      文案:
      上班第一天,佟瑶打扮得体,还戴副黑框眼镜装得沉稳努力。新公司环境优渥、福利丰厚钱多事少。
      一切都好。
      如果眼神似寒刀的领导不是她昨晚的一夜/情对象就更好了。
      “……”
      #开会就开会请别动手动脚的##夜里你喘息哭泣着小声讨饶白天就翻脸把我骂成狗??#
      活泼有趣X精明强势御姐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佟瑶,顾青云 ┃ 配角: ┃ 其它:一句话简介:精明强势御姐受
      一句话简介:精明强势御姐受
     
    第1章 
      夜色朦胧,月光透过半拉开的窗帘缝映进来,银亮亮的,分外皎洁。佟瑶眨了几下眼,迷糊地望着自己不熟悉的环境。
      她忽然猛地转过脸去。
      身边果然静静地躺着一个陌生女人。
      闭着眼,睡得正熟的样子。
      她脸上的残妆已经淡到几乎不见了,皮肤透白,长而浓密的睫毛如蝶翼下有浅青色的眼圈。
      身子侧着睡,是那种双肩微环住自己的睡姿,依稀可见白皙修长的脖颈处泛粉的痕迹。昏暗的光线掩盖不出美人的气质。
      佟瑶心完全吊起来,喉咙发干。
      她想起来了,今天闲着无聊晃到死党开的酒吧里喝酒来着。
      酒吧大半都是常客。佟瑶刚进去,一眼就在三三两两的散台客人里看见了她。
      光线变化,看不清五官面容。
      她独自看手机,打扮和行为举止像是本该在咖啡厅办公却来错了地方,背脊直挺的弧度优雅而严肃。
      佟瑶在吧台边等着,偷瞄了她好久,灌下几杯酒后终于下定决心去搭讪了。
      原本只想拿个联系方式认识认识,谁知道气氛正好……两人之间的对话她忘得七七八八。
      她那被酒精弄迷糊的脑子里只剩下那种温存的感觉。
      “……”
      佟瑶有点清醒后,半秒犹豫也没地起身摸自己的衣服,她一番动作,轻手轻脚不敢吵醒床上的人。
      夜色掩饰着她走到玄关再到关门离开的所有动静。
      佟瑶走出酒店,辨别清回家的方向,拿出手机边给蒋君雯打电话边走着。
      电话没被接通。
      她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半。
      毫不犹豫地继续拨。
      连续几个连环夺命电话后,终于被接起来,“姑奶奶,你有什么事?”
      声音沙哑,明显是睡梦里被吵得受不了才接的。
      佟瑶,“你怎么在睡觉?不用加班的吗。”
      她脑子里一直还稀里糊涂的,被夜风吹着,渐渐越来越清晰……女人的体温,两人之间的时而激烈时而温存……
      其实跟蒋君雯打电话,纯粹是在刻意驱散脑海里残存的旖旎。还有一丝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情的心慌。
      “你个傻叉,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蒋君雯以为她玩爽了忘记时间,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明天七点半就要去公司报道的,迟到了别来找我哭!滚!”
      “……”
      佟瑶被她凶得一愣。
      电话被挂断。
      她听着那头的忙音,脸色猛变,旋即立刻拔足狂奔。
      惨了惨了,完全忘记明天还要上班了!
      天边的浓黑一丝一丝被抽走,越来越淡,没过多久就有薄薄的微光透出云层。
      佟瑶跑到家门口,边拿钥匙边算着仅剩的可怜睡觉时间。又忽然想起来,家里到下午六点为止都停水。
      她心凉,进门就赶紧开水龙头试了一下,水管里果然只虚虚弱弱地流几秒就没了。
      没办法洗澡,没办法卸妆。
      佟瑶叹气,想着先泡杯茶冷静冷静。
      找了一圈,瓶装水上周就喝完了。
      她拿着热水壶,无奈地用水龙头里的余量艰难地接一点水,两个水龙头接完,水壶里离够烧一杯茶的水量还差一点。
      她又走进淋浴房。
      单手拨开壶盖,将壶口仔细地凑着底下的水龙头。
      打开水,头顶的花洒顿时喷出冰凉凉的自来水。
      佟瑶只觉得脑袋一湿,目光望着凑在底下的水壶,脑子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水壶里没有接到水,为什么花洒开了。
      难道她是在洗头吗?
      感觉哪里不对。
      就在她快要想明白的时候,花洒上的水流开始变成水滴,一下一下砸着她的头。
      很快把她浑身淋了个透。
      “……”
      大脑放空的佟瑶浑身抖了抖,沉默好几秒。
      —
      佟瑶带着换洗衣服敲开蒋君雯的家门,终于洗了个热水澡。坐在小吧台,边擦头发边喝着咖啡。表情呆愣愣的。
      想着晚上的事。
      这圈子不大,她在酒吧里混熟脸后认识了不少人。
      知道那种事情很正常,大家都是健健康康的成年人,你情我愿,没什么的。
      佟瑶脸并不差,从小到大也有不少人追,却硬生生单身到这个年纪,连跟别人嘴碰嘴的经验都是光荣显赫的零蛋。
      没想到昨晚一下上全垒。
      实在有点缓不过来。
      “滚去吹头发,”蒋君雯被她闹得也睡眠不足,喝光手里的咖啡,目光很凶,“要上班了。”
      —
      低调的黑色宝马车驶出小区。
      佟瑶靠着椅背打瞌睡,她早晨还是习惯靠浓茶提神,咖啡没什么作用。
      蒋君雯给她讲着公司里的大小事情,有种比她还紧张的意思。
      公司招人时简历一向筛得狠,内部推荐才帮佟瑶塞进的面试。她跟佟瑶穿一条裤子长大,这辈子就那么个死党,很想分开上学那么多年后,大家最终能再在同公司工作。所以对她这实习期非常上心。
      “我知道了,”佟瑶边打瞌睡边听着,“总之就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
      蒋君雯听她懒懒散散的语气,不由敲敲方向盘,警告说,“你面试合格后这两天,我右眼皮总跳。你给我发誓,必须好好干。”
      佟瑶见她满脸严肃的样子,表情收了收,清嗓子,手在脑袋旁举了举保证说:“请组织放心,鄙人已经做好了卧薪尝胆、艰苦奋斗,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的准备了!”
      “你别乱用成语。”蒋君雯见她认真也就放心了,转而笑,“公司里漂亮妹妹可多了,肯定有桃花。佟瑶,你要主动,知道吗?”
      “……”
      她说得是没错。
      昨晚是佟瑶第一次主动,去搭讪了,然后就成功上全垒了。
      蒋君雯在开车,没留意到佟瑶瞬间变幻复杂的表情,打趣说,“你可真牛,每周都去酒吧打卡坐着,酒托似的,还啥也没捞到。我本来以为你不用两天就会被哪个姐姐骗上……”
      “闭嘴,”佟瑶努力从牙缝里透出来的心平气和说,“你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蒋君雯:“什么?”
      “到了。”佟瑶没理她,视线望着前面景色,语气感叹地说,“兜兜转转那么多年,我竟然又回到这片来了。”
      车子停下来。
      佟瑶没等她停稳就快快地下来了,下巴微仰,望着自己即将入职的这栋办公楼。
      高大漂亮的建筑物。
      一阵大风把厚厚的云翳推来,光线暗淡下来的高楼顿时黑压压的,然而气派不减。几扇窗户开着,底层的几楼隐约能看清在活动的人影。
      佟瑶高中坐公交车回家的路上,会经过这里。
      那时候晚自习结束,她出校门就已经过十点了,这栋楼里依旧亮着灯。
      街上的人都西装革履打扮精致,附近全是高端商铺,来往豪车常见。
      霓虹代替闪烁星光,在夜色里有种辉煌的美感。
      没想到一恍眼,她即将成为里面的一员。佟瑶慢慢才有了些紧张的感觉。
     
    第2章 
      “去吧,你千万要小心别犯错。”
      蒋君雯来来回回,各种提点都是让她没机会犯错。
      倒不担心她的工作本身。首先佟瑶不笨,其次是她进的市场部内勤组据说每天喝喝茶,打打杂,闲着没事儿做几页PPT等下班时间到就可以了。
      到了部门,时间已经不早了。
      佟瑶算是踩点来的。
      她刚要进去,擦身而过的人转头看了她一眼,问说,“你是来我们部的?新人?”
      佟瑶转过脸,望着她,快速又小幅度地点点头。
      “李染,你的同事。”
      李染想跟她握手的,刚伸手就发现自己的手腕缠了圈蓝绳子,于是收回手潇洒地甩了甩那员工证,“你办好入职手续了吗?”
      佟瑶刚摇了一下头,她就说,“我带你去办吧。”
      没等她客气,李染就爽朗地笑了下,“反正我整个上午都没事情干,顺便再带你转转我们公司吧。你看着年纪挺小的,几几年的?本地人吗?”
      佟瑶接完话,就自自然然地跟这个叫李染的前辈聊起天来了。
      于是被带着去办入职。
      回来挑工位入座。
      “你先把东西放放吧,”李染指指整片办公区,“没摆东西的位置你都可以坐。本来应该张姐给你安排的,但她还没有来公司。”
      佟瑶:“那我就先……”
      “先坐吧,我估计她懒得管你坐在哪儿,”李染打断她的话,“随便挑张空桌。”
      佟瑶听话地走过去,挑了张比较偏的办公桌。
      李染看着她选的地方,表情微妙了两秒,但什么都没说。
      继续介绍:“我们老大的办公室是最里面的那间,走廊右转尽头。然后再旁边是张姐的办公室,西边那间旁边是杰哥的,今天不巧,他们都出去办事了。”
      李染带着她绕一圈

    当前被收藏数:23064 营养液数:11330 文章积分:358,597,568 《一目余生》作者:秦寺 文案: 上班第一天,佟瑶打扮得体,还戴副黑框眼镜装得沉稳努力。新公司环境优渥、福利丰厚钱多事少。 一切都好。 如果眼神似寒刀的领导不是她昨晚的一夜/情对象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