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

时间: 2020-06-14 20:35:23 分类: 今日小说

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

   《刑侦:全城戒严》作者: 小断秋

  本文文案:
  深沉内敛忠犬攻X又皮又怂小霸王美人受
  (刑警头子X心理专家)
  强强he沙雕甜文,案件紧凑程度极其飘忽不定,为感情服务
  =
  作为一个沉默寡言但善于动粗的靓仔,刑侦队大队长徐季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冷不可攀的。
  后来刑侦队众人知道了他还有个外号叫哆啦A梦,知道了他睡衣上画着一堆大白熊,知道了他床单是卡通版。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讲述者方可棠:“因为是我买的啊。”
  #这个实习生不简单,或许应该叫嫂子#
  #别讨论了别讨论了徐队来了#
  #那我只能随个份子钱#
  #我怎么感觉徐队还没把人追到手啊#
  =正经文案=
  刑侦队心理专家顾庭出国参加一项研究,找来自己的学生方可棠代班三个月。
  方可棠和刑侦队队长徐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自认是个过来度假的关系户,谁知一桩桩错综复杂的案件接踵而来,让方可棠在探寻真相的途中真正的爱上了这份工作。
  也明白了徐季一直以来怀揣的那颗真心。
  所以,他愿意用真心换真心。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季,方可棠 ┃ 配角:徐队的一卡车情敌和各式各样犯罪嫌疑人 ┃ 其它:叮当他为何那样!
  一句话简介:现耽强强小甜文~
 
第1章 任职
  “哎我说,别举着了,累不累啊兄弟?”
  阴暗潮湿的废弃车厂,方可棠被缠了满身的麻绳勒在一把破木椅子上,外面警笛声震天响,身后对着他后脑的,是一把自制的枪。
  “别说话!再说一句就崩了你!”身后的人朝椅背警告般地猛踢,之后继续观察四周动静。
  方可棠嘲笑般的嗤了一声,又说:“你呀,不会杀我的。”
  柯肃往前一步,枪口抵住了他的后脑凑到他耳边恶狠狠的问:“我为什么不会杀你?今天绑你就是给那帮条子看的,杀鸡儆猴,以后少管老子的事!”
  方可棠扭头看了他一眼,依旧不紧不慢:“要我看啊,你绑我就是为了跟警察谈谈条件。”
  “我跟警察有什么好谈的!”
  “谁不是想求一条活路啊兄弟,你想想你要是一枪崩了我,要么你被外面的人直接枪毙,要么抓到牢里公示枪毙。”方可棠语气一转,往后凑了凑,放低声音侧头看着他说,“要是不杀我,你身上少背一条人命不说,谈话的时候再把你们逃跑的那个老大干的事藏的货随便供出来点减个刑,牢里再好好表现,蹲个一两年出来还是一条好汉。”
  “总之,你杀了我一点用都没有反而一辈子都搭上了,我为什么要怕你杀我?你杀了我你才是真的完了。”方可棠不在意般的说完。
  柯肃有些动摇,但还是握紧了枪猛地抵住他的头。
  方可棠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依旧装作无所谓的说:“别紧张嘛,我又不是警察,都是兄弟。”
  “你不是警察?”
  “我当然不是啊!以前跟道上混的,后来这不出点事进去了。哥们儿我机灵啊,招了点有用的东西,这不,没多久就给放了,还把我原来那个老大开的那酒吧赏我了,就是今天你去的那个。嗨呀,你别怕那些条子,他们更愿意跟我们做生意。就那个徐队长,你看他表面一丝不苟的,实际上可是我们酒吧的常客,好那口啊。”方可棠意味深长的加重语气,话音落在常客二字上,“今天你去我那酒吧闹事,我不得下来做做样子帮着警察说两句?你倒好,一下给我绑了。”
  听他一副二流子语气,细皮嫩肉的模样又好,倒真是像夜店的人,以前也没怎么见过。柯肃想了又想,心里有些动摇。
  ——————
  徐季接到消息赶到现场的时候柯肃已经抱着头被压出来了,他出示了警察证推开拦着他的警察钻了隔离带冲进去死死的抓住被两个警察压着的人,声音慌乱带哑:“你挟持的那个人呢!”
  旁边警察提醒他说:“徐队,人质没受什么伤,就是情绪不太好,被带到警车上了。”
  听了这话徐季才勉强松了一口气,恨恨的放开了手转身去找人。
  方可棠坐在车后座上休息,双手交叠垫在前面的靠背,头抵在手上,看着极不安稳。
  车门没关,徐季扶着车门俯下身低声叫他:
  “小棠。”
  方可棠抬了头看他,眼睛通红,刚刚压下去的害怕和委屈顿时全部涌出来,刚想说些什么,一开口就哽咽住了。
  徐季抱他进怀里,这才发现怀里的人全身冷汗,衬衫已经全部湿透了,手移上去安抚性的摸了摸后颈,也全是汗。
  “别怕,回家了。”
  几个警察看见徐季过来也有点意外,齐齐的叫了声徐队。徐季刚给一个案子收了尾,一队的人都休了一天假,按理说这次出警是不用来的。
  他走过去对着这几个警察指了指后面的车说:“人我先带走了,后续做笔录了解情况什么的明天再说,明天我把他带过去。”
  “好的。”
  徐季交代完事情回去牵方可棠下警车,方可棠这会儿还是后怕,腿软的厉害,只能撑着徐季的手走路。徐季知道他现在状态不好,也没说话,给他开了车门准备先带人回自己家。
  “去我家吧,你现在这样回去你爸妈要担心的。”
  等方可棠嗯了一声之后,徐季才发动了车。
  路上车不多,方可棠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徐季时不时的侧头看两眼,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
  “今天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让你跟他们出警了,你这个职位是负责谈判和刑审的。”
  方可棠说:“没跟着出警。今天就是去局里报了个道,局长说明天再去上班。”
  徐季没再多问,小区已经到了,他想让方可棠到了家情绪稳定下来再说。
  两个人下了车,徐季背对方可棠蹲下,示意他上来。
  方可棠轻轻踢了一下他小腿,说:“不用了,能走。”声音闷闷的,哑的厉害。
  徐季没起来,侧头笑了一声问他:“我背你还少?快点上来。”
  方可棠撇撇嘴,乖乖的趴了上去紧紧的环着他脖子,等徐季站起来之后熟练的抬起腿环住腰,徐季两手托住,开始往楼里去。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背的确实不少。徐季背着方可棠上楼,满脑子都是高中的时候。
  徐季初中的时候妈妈改嫁,就跟着妈妈住到了方可棠家也在的大院里。方可棠从小浑到大,小时候就三天两头打架,高中的时候更是批评榜上的常驻人士。徐季正好相反,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模样好又乖顺。
  方可棠那时候看徐季闷葫芦一个总是不说话,虽然不准大院里别人欺负他,但自己没少捉弄他。只是徐季对他好像总是有求必应,没什么拒绝的,久而久之的觉得没意思,也就安安生生的和他当起了朋友。
  也因为这个,方可棠还给徐季起了个外号,叫叮当。因为方可棠觉得徐季足够神奇,就像哆啦A梦一样,自己办不成的事徐季总能帮他弄好,自己想吃的东西也总能从徐季书包里找出来。
  高中是方可棠打架最频繁的时候,三天两头的浑身疼。徐季每天晚上等方可棠一起回家,经常是一等就是一个小时,等来个一瘸一拐的大傻子对着他笑得傻兮兮。
  所以,徐季总是动不动就得背着方可棠回家。
  只是没想到现在考警校当警察的是徐季,正经考大学学了心理专心学术的却是方可棠。
  一晃几年,徐季已经在刑警队工作很久了,方可棠出国进修刚毕业,谁知道一回来就遇上了这种事情。
  “叮当,我差一点点就没了。”
  方可棠把头埋进他脖子里,声音闷闷的传出来。徐季听见这话歪头撞了一下方可棠脑壳说:“这情况,以后不会发生了。我没想到你刚进队报到就跟着老李出任务,也怪我没交待他们。”
  听见出任务这三个字,方可棠心虚的没回话,徐季继续说:“现在都快跟我一样高了,怎么还是这么轻。”
  “身高一米八一,体重一百二,和你高三一模一样。”
  “太瘦了,我高中那是被咱们学校的饭逼的。回头跟我健身,遇到这情况还能反抗一下。”
  方可棠嗯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说:“其实我今天去那个酒吧是去玩的,刚好遇见穿便衣的警察过来,我看那几个警察我白天报道的时候见过,就想帮个忙,没想到反而添乱了。不是……去出警的。”
  徐季刚迈上台阶的腿收了回来:“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别去酒吧玩?今天怎么回事,那人怎么主动把你放了?走的时候我看小许他们大狙都快架上了。”
  “谈判加引诱,然后编了点谎,说我是监狱里出来的,提供情报立了功,现在跟警察做暗地里的生意。反正就编呗,我毕生所学都用上了,到最后手都是抖的,就怕他看出来我是装的。”
  两个人安静了很久,徐季依然后怕,按了电梯之后扭头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方可棠还是安慰自己:“不会有下次了。”
  徐季这个房子是工作之后为了方便上班买的,一室一厅,很小。
  “今晚先住我这儿,明天送你回家。”
  徐季把他放在沙发上,回自己卧室拿了自己的T恤和没拆过包装的内裤给他。
  “先把这当睡衣,洗个澡来我屋睡觉。什么都别想,有什么事明天去局里一块说。”徐季揉揉方可棠的头,“我去给你熬点梨汤。”
  方可棠看着徐季往厨房走觉得有点新奇也就跟着去了,看徐季在厨房熟练的样子感觉几年没见徐季变得更贤惠了。
  “叮当,你觉得我适合这份工作吗?”方可棠凑过去问,“我今天光说个瞎话都手抖,还怎么去审讯室跟别人斗智斗勇啊。”
  方可棠的大学老师顾庭原本是徐季所在刑警队的心理专家,这次因为一个合作项目出了国,正好就在方可棠的学校。两个人见面之后顾教授很是欣赏现在的方可棠,知道他毕业了马上就要回国这才推荐他接替自己的工作。
  方可棠本来是准备回母校当讲师的,结果一听是徐季的单位,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要相信自己是最优秀的,况且你今天不是成功的让他放了你吗?”徐季把汤倒进碗里加了一点蜂蜜帮他端去了外面餐桌上,“顾老师前几天跟刘局推荐你的时候可是把你夸得天花乱坠,他可不是喜欢编瞎话的人。”
  “来喝,喝完洗澡睡觉。”
 
第2章 任职2
  方可棠今晚精神消耗太大,喝了汤洗了澡之后很快就睡了,徐季洗完澡过来的时候方可棠平躺在那里,呼吸平稳,已经是睡着了。
  徐季轻手轻脚睡到了他旁边,侧躺着盯方可棠的侧脸。
  这人还是那么好看,像个精致的玩偶。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方可棠脸蛋,软软的,可爱的不得了。
  以前朋友们都说他对方可棠好,但在他自己眼里,他对方可棠远不及方可棠对他。小时候方可棠打架他也知道,无非是大院里的孩子排外,也听了各家家长偶尔的言语,背后编着说他和他妈妈的坏话。
  方可棠从刚开始就帮他出头,高中也是,虽然方可棠没说过,但他知道最开始方可棠跟那群混混打架是因为领头的那个去方可棠那里说他的闲话,说自己一天天的一声不吭看着娘的很,以后肯定是个同性恋,劝方可棠离自己远点。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徐季又戳了一下他的脸小声控诉。
  最开始徐季知道的时候以为方可棠是喜欢自己的,后来慢慢的才意识到方可棠对朋友都是这样仗义的,年少的心事也就只能这样不了了之。
  戳来戳去的,方可棠哼唧一声咂了咂嘴,徐季这才收了手躺平了,还没等闭眼,手机又嗡嗡的震了起来。
  徐季轻手轻脚的迅速爬起来按掉了电话,队里打来的,估计是有事了。他关上卧室门去客厅回了电话,那边乱糟糟的像是大家都在。
  “徐队,今天二队抓的那个柯肃招了不少东西,上头下令马上分批出警,我们一队也在名单里,兄弟们都通知到了。”
  “知道了,二十分钟到。”
  徐季回卧室在衣柜里取了警服去客厅穿好衣服,想了想自己天亮前应该回得来,但还是撕了张便利贴写了个‘出任务去了’贴在了门上。
  到了局里的时候一队的人都到齐了,徐季看了发下来的文件简单交待了两句,队里的人领了枪和防弹衣之后一块朝着一队分下来的点去了。
  柯肃虽然不是这伙人的头,但也是个说得上话的,招了不少有用的,还透出来几个窝点。徐季在车上闭目养神,听车里别的人叽叽喳喳的都在谈论今天被柯肃挟持的那个人质。

【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本页完)

  • 更多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推荐免费小说
  • 盲圈 by 执灯弈棋日期:06-14

    《盲圈》作者: 执灯弈棋 文案: 都市刑侦文。 高智商低情商/大男子主义/醋缸攻 VS 身残志坚/外冷内热/纯情哑巴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凉,束辛。 ┃ 配角:方遇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高智商刑侦队长身...

  • 攻略男主白月光[快穿](GL) by 疯兔仔日期:06-14

    攻略男主白月光[快穿] 作者:疯兔仔 文案: 作为女配部的金牌业务员,为了让男主能专心致志地同女主谈恋爱,谢书奕的任务就是攻略男主的白月光,让她们能幸福安宁地过完余生。 第一个世界《她的独占欲》伪高冷真软萌学霸(cp) X 表里不一转学生 已完成 第二...

  • 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4639 营养液数:16941 文章积分:293,785,344 《有耻之徒》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文案: 沐青上山静修,途中捡到一只狐妖。 狐妖当晚就化形了,妖冶美艳,纤腰玉腿不着寸缕,无骨似的伏趴在她身上,蓬松的尾巴散漫地轻晃摇动。 沐青: 正派宗师...

  • 一目余生(GL) by 秦寺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23064 营养液数:11330 文章积分:358,597,568 《一目余生》作者:秦寺 文案: 上班第一天,佟瑶打扮得体,还戴副黑框眼镜装得沉稳努力。新公司环境优渥、福利丰厚钱多事少。 一切都好。 如果眼神似寒刀的领导不是她昨晚的一夜/情对象就更好了...

  • Alpha他不够凶猛 by 大雪丰年日期:06-14

    《Alpha他不够凶猛》作者:大雪丰年 文案: 文案一: 穿越到一万年后星际世界的垃圾星球上,还成了幼崽孤儿!在这两眼一抹黑的未来科幻世界里,李瀚感觉很懵逼! 开局一个人,装备全靠捡垃圾,李瀚表示很无奈。 这是一个披着星际背景皮的日常成长故事,也是...

  • 《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上一篇
  • 盲圈 by 执灯弈棋--预览盲圈 by 执灯弈棋-

       《盲圈》作者: 执灯弈棋

      文案:
      都市刑侦文。
      高智商低情商/大男子主义/醋缸攻 VS
      身残志坚/外冷内热/纯情哑巴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凉,束辛。 ┃ 配角:方遇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高智商刑侦队长&身残志坚哑巴受
     
    第1章 序章
      如果生活中没有某些无限的,某些深刻的,某些真实的东西,就不会留恋。——梵高
      清风你好:
      许久未和你通信,眼下我即将回国,在这三年的培训中,我见识了很多复杂的案件,我都曾经给你逐一留过言。
      无论罪犯是高智商社会精英还是以蛮力取胜,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知识的确可以改变素养,但却改变不了人性,无论是高知识分子还文盲,他们都生活在自己的盲圈里走不出去。
      在这个盲圈里,无关知识、无关素养、无道德、无其他任何的束缚,只有最为本能的冲动。
      接下来,我将继续回归本职,依旧和推理有关,只是和网站中的模拟环境不一样。
      期待那个时候,你我的较量。
      ——霁月,2019年9月9日。
      在洛杉矶酒店里的季凉按下了发送键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提起自己的行李,去往机场。
      他回头看了一眼洛杉矶凌晨四点的太阳,果然有着黑曼巴所描述的美丽。
      渭江市警察局
      警局刑侦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刚刚上班,各自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只见空了一段时间的队长办公室里仿佛有人影。
      小胡好奇地走了过去,推开了门;
      “——以后,记得推门之前先敲门!”清冷的声音响起,小胡看着挺拔年轻的背影,忽然产生了一丝莫名的畏惧:“好....好的。”继而默默就退了出去。
      不用问,新任的头儿来上任了。
      胡飞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次的头儿据说以前在警校就是学神般的存在,毕业在警局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被国家保送到国外深造,这两天刚被调回从基层做起,也是上头为了解决这件大案子专门所派遣过来。
      其他的同事陆陆续续地都到了办公室里,季凉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
      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眼前这人穿着极其随意,但难掩其耀眼的光芒。
      黑色鸭舌帽檐压的极低,上身一件科比纪念款黑色长袖帽衫,下身一件及膝的黑色运动短裤,纯黑色运动长袜提及小腿,露出一段肌肉线条分明的修长腿部,脚上是一双科比一代篮球鞋。
      所有人暗自匪夷,这人是体育明星还是健身教练,亦或是某个明星偶像?
      冰冷的眼神扫视了一圈座位上的所有同事,继而利落地拍了拍手,低沉的声音不威自怒:“大家停一下,我是季凉,新上任的队长。我这里只要办事的人,其余想要在这里混日子的人最好另谋出路,懂?”
      季凉天生自带气场,短短几句话已经起到了威慑的作用,让身边想要介绍季凉的副局长默默咽了咽口水,决定保持缄默。
      大队里也都是各个分局调派过来的精英,最近手头的案子的确让他们焦头烂额,急切的需要一个领头的人出现,季凉的各方面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季凉看着面前这群同样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们,微微点了点头,而后便看向张副局长。
      张副局咧嘴笑了笑,“季队长今天凌晨刚到局里,想必还没找到住处吧?要不我领你去局里的宿舍瞧瞧?”
      季凉摆了摆手,“多谢,刚才已有人替我找好的住处,不用麻烦了。”
      语气不卑不亢,没有任何多余修饰的成分。
      张副局嘴角抽了抽,带着尴尬的笑容准备转身离去,季凉忽然伸出手来微微一笑,“以后还请张副局多多指教。”
      张副局愣了一下,他缓缓伸出手握住了季凉的手,对方指尖的温度令他不由心中一颤,心中莫名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哪里哪里,季队长舟车劳顿,今天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上班就好。”
      季凉微微点头,看着外面的初升的晨曦,早晨8:30分,阳光正好。
      在做过简单的交接任务后,季凉一手托着便携式行李箱,一手拿着电话走出了警局。
      身后顿时引起一片热议:
      “我去,新来的队长真有范儿啊,刚才看见张局的神情了吗?”
      “可不是么,太帅了!简直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帅!”
      “诶,听说他来头不小,连个人档案都是加了密的。”
      .....
      季凉来到警局隔壁的一所半新不旧的小区中,小区正好夹在警局和渭江大学之间。
      电话那头的哥们声音叽里呱啦:“凉子,哥们给你找的地儿好吧。离你单位上班近,又安静,就适合你这种夜猫子。听说你的隔壁住的也是大学生,其中有一个还是个哑巴,正好你也不用多和他们打交道,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
      季凉拿着电话,按照对方给的地址,找到了自己的新住处。他扫了一眼室内的环境,大体上还算满意。
      室内装潢整体采用的是北欧风格,简约淡雅,正和自己的心意,但这里是小区房,自己出去买饭还要走很远。
      季凉用模糊的鼻音应了一声,继而道:“还不错,就是买饭不方便。”
      电话那头嗤笑道:“哥们,我说你在国外呆傻了吧,叫外卖啊!”
      季凉无语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好哥们儿吊儿郎当的吐槽,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下载了一个外卖软件,在上面随意点了一份汉堡和可乐,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帮忙找房子的哥们儿很懂自己,知道自己喜欢运动,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摆放了一些健身器材,墙上还挂了一把的Gibson的电吉他。
      他快速整理好本就不多的东西,随身携带的只有两套纯黑色的运动装,一件The North Face的纯色冲锋衣、一双Dr.Martens的皮靴,和一本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
      季凉脱去了帽衫,穿着一件宽松的背心,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起《罗生门》翻了一页:
      不知是谁,用看不见的手悄悄地拨掉了我胸上的小刀。同时,鲜血又涌到我嘴里来。从此,我就永远沉沦在冥世的黑暗中了。...
      正当季凉看的入神时,手机抖动了起来,电话上面显示着标记为快递。
      季凉沉声道:“喂?你好哪位?”
      片刻后,电话那头依旧没有一丝声音,季凉皱着眉头打算继续详细询问的时候,电话却被挂断了。
      紧接着一个短信迅速地发送过来:你好,我是外卖员,不好意思我是个哑巴,你下单后没有填写详细的地址,请把你的地址发给我,谢谢。
      季凉有些诧异,现在国内的外卖竟然如此便捷,可以直接送来家里?
      .....
      收到短信的束辛揉了揉眼睛,这个地址分明是自己的隔壁?
      再三确认自己没看错后,束辛心中略感欣慰。送完这一单,就可以回家休息了,正好也省了自己的焦虑,因为那件事.....自己最近实在是无心工作。
      季凉听到门铃的时候,清楚是自己的外卖到了。他开门看到了面容清秀的外卖小哥束辛,心中闪过一丝惋惜;这样年轻俊秀的长相,可惜是个哑巴。
      束辛抬起头,双手拎着外卖,强忍着心中的悲恸,努力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
      季凉愣了一下,眼前的少年虽然不会说话,但双眸却是如此澄澈又带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悲伤,不禁让他想起了网友“清风”曾让他看过的一幅梵高的著名画作《星空夜》,对方瞳孔中闪耀的点点星光宛如沉重黑夜中的那一抹流动的璀璨星云。
      他低沉着声音说了句“谢谢”,在接过外卖后正准备关门时,惊讶地发现外卖袋中的可乐竟然泼洒了满满一袋子。
      “喂!小朋友,这个你该怎么解释?”季凉再次打开门,挑了挑眉,拎起袋子在面前晃了晃。
      正准备转身开门的束辛闻声转过头来,诧异地发现因为自己的心不在焉竟然没留意到可乐是什么时候倒的。
      他大惊失色,连连向季凉90度鞠躬致歉。因为不会说话的原因,他下意识地用手语想去解释,可惜季凉根本不能理解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束辛急了,他慌忙接过季凉手中的外卖,试图将袋中的汉堡从湿漉漉地可乐中拯救出来,可惜他发现可乐早就从汉堡外的包装盒外流了进去....
      下一秒,束辛做了一件让季凉惊掉下巴的举动,他直接将整个袋子丢进了门口的垃圾桶内。
      季凉皱了皱眉,诧异道:“你丢了我的午餐,我吃什么?”
      束辛慌忙拿起手机,在上面写道:“实在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现在去重新给您买一份,可以吗?”
      “重新买一份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季凉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清秀的少年,用戏谑的口吻道:“你的工作态度有问题,上班的时候心不在焉,我是不是可以告诉你的老板?”
      束辛垂下肩来,眉间浮起一抹愁云。他上班这么久以来,还从未遭到过投诉。自从上个月发生了那件事后,自己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接过单了,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没想到又造成了这样的失误。
      看来,今天上午是白干了....
      束辛叹了口气,再次在手机上写道:“您可以投诉我,但是请给我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请等我一刻钟,我去给您再买一份午餐。”
      季凉看着眼前态度诚恳的哑巴少年,不忍在继续逗他,其实对方如果不将外卖丢进垃圾桶内,他也是可以将就一下的。
      季凉清咳一声,扬声道:“算了,我又不饿了,就这样吧。”
      束辛惊讶地伸了伸脖子,心想,这下完了,对方一定是生气了,他一定会投诉自己。
      在季凉准备关门的那一刻,束辛连忙用手将门挡住,再次鞠了一躬,而后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盒炸串串,递到对方的面前。
      季凉顿了顿,用手指了指自己,“请我吃的?”
      束辛连忙点了点头,一只手在手机上快速写道:“我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买

    《盲圈》作者: 执灯弈棋 文案: 都市刑侦文。 高智商低情商/大男子主义/醋缸攻 VS 身残志坚/外冷内热/纯情哑巴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凉,束辛。 ┃ 配角:方遇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高智商刑侦队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