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by 太紫重玄

时间: 2020-06-14 20:35:29 分类: 今日小说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by 太紫重玄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作者: 太紫重玄

  文案:
  大齐四皇子夏焉今年二十岁,是个白芍药花般的率性少年,阴差阳错,人生的前十八年流落民间,被当成女孩养,还一不小心成了亲。
  前夫程熙,重臣子弟,文武双全君子翩翩,从小到大优秀顺遂,在婚后发现被自己视若珍宝连碰都不敢碰的妻子……居然是个男人的时候,整个世界坍塌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和离!出走!
  两年后,程熙外调归来,正在宫中躺平混日子的夏焉心情很复杂:
  ——不会要来找他报仇吧?得赶紧跑。
  ——可是程熙的君子包袱很重,说话都不大声,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应该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而且他更成熟更英俊了,啊,想看!
  就因为多看了几眼,夏焉被程熙堵在屋角按住,听他狠狠地说:“我从前以为你是个姑娘,百般宽容忍让,如今你既不是,我便要……”
  夏焉弱小可怜瑟瑟发抖:说好的温润如玉呢?英俊腿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后来,夏焉的肚子大了起来,悲愤地想:英俊腿长真地可以为所欲为。
  备注
  1.活泼可爱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傲娇皇子受&平时温柔优雅只会被受气炸的文武双全世家子弟攻,双暗恋,互怼互气互醋互宠互甜。
  2.剧情设定,受有少量女装情节,受不娘。攻受第一次成亲有内情,非骗婚。架空世界私设体质,男男可婚可生子,生子在后半程。系列文《说吧,孩子归谁》《开国右相是我妻》欢迎阅读!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熙,夏焉 ┃ 配角:《被最A的Omega逼婚》《孩子他爹是疯狗》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互气互醋互宠互甜双暗恋
 
第1章 前夫来报仇
  大齐国建平二十七年九月初一。
  当朝右丞相兼太子太傅、少师景澜五十大寿,今上特赐一日休沐、一席御宴、一场焰火以示荣宠。皇城内苑,侍从侍女三三两两来往忙碌,路过角落里花草掩映的如归暖阁时,眼角一瞥,小声议论起来——
  “听说四皇子也给景相送寿礼了,竟然没被轰出去,景相当真好涵养。”
  “可不是嘛,两年前,流落民间的四皇子殿下为借相府之力重回宫廷,竟男扮女装嫁去做景相儿媳,这骇人事大伙儿都记得清楚呢!”
  一侍女不解道:“为何要男扮女装?”
  一侍从道:“你新来的,怕是不知道,景相与他夫君程侍郎的长子,也就是上届科举武举的双料状元,名满京城风度翩翩的程熙程大公子呀,他不喜欢少年人,喜欢大家闺秀名门姑娘。哎,可叹程大公子新婚燕尔正欲甜蜜,一掀床帐却发现……”
  “程大公子气坏啦,”另一侍女道,“当即仕途都不要了,和离之后调职青州,但终归是君子风度,一句四皇子的坏话都没说,还尽心竭力地向皇上证明了四皇子的身份,若非如此,四皇子如今怎能在宫中享福?!”
  侍从连连叹气,“四皇子也太坏了。”
  先头那侍女一脸迷惑,道:“我倒觉得四皇子挺好,长得好看,像御花园的白芍药!将作监制的新衣也属他穿上最是贵气亮眼!而且他心地好,路上偶遇,我向他行礼,他不光说‘免礼’,还对我笑,离开时还挥手!瞧着就是个好少年!”
  “表象,都是表象。”侍从道,“长得好看穿衣漂亮有什么用,咱们大齐皇子各个精神百倍文武双全,唯独这位四殿下,日常晚睡晚起好吃懒做不思进取,把皇上给气得呦!”
  侍女还想再辩,另一侍女却先截过话头:“就是,这回景相寿辰,程大公子也回来了,隆重场合上一照面,四殿下就该羞死了!”
  几人走远,议论渐消,如归暖阁被他们抛在身后,沐浴在葱茏的花草与氤氲的沉香中。
  无端被议论一番的四皇子夏焉正躺在阁中的金丝纹凤榻上,穿一身靛蓝滚银边公子袍,脸上盖着书,光着的莹白双脚/交叉斜蹬着榻旁的条案,左臂夹着个银盘,右手隔三差五从盘中摸出葡萄,通过书册下方的空隙送入口中。
  书册蠕动片刻,喷嚏声响。
  “谁想我呢……”夏焉吸吸鼻子,扔开书坐起身,将葡萄盘搁在腿上,脚伸进翘头银靴,抖抖躺得凌乱的马尾发辫与额前碎发,兀自发了会儿呆,然后拍脸,吸气,打起精神站起来——
  中等个头清瘦身材,面容白皙精致,眼眸洋溢着清亮的少年光彩。
  他打开双臂上下蹦顺衣摆与裤腿,趿拉着靴子蹭到书案后坐下,取墨滴开砚台,笔架上摸了支细毫,捏着于指尖一转,铺纸,下笔,一气呵成。
  “小方,快来谋划。”
  小方是位忠心耿耿的黑衣侍卫,闻言从屋角过来,站到书案边,低头,见夏焉于纸上写出“躲避程熙路线图”七字,又在旁边以线条粗暴地描了个小人儿——
  头顶方方高高公子冠,下垂长线拟作头发,平直的三条线是眼睛嘴巴,两斜线在胸前交叉算作手臂,两臂间画了个竖长条,便是佩剑,往下再画上更长的两条竖线,乃是双腿,一个程熙便跃然纸上,神形兼备。
  夏焉坐直,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孩童画,接着歪歪斜斜地绘出宫中大小道路,标明重要殿阁,又换笔蘸赤色颜料,描出行进路线,道:“今日景相休沐,程熙在家陪伴,今日不愁。但明日,父皇会在大朝会上授予程熙新官职,午后皇子们文学武艺的切磋演练,景相是评判,程熙当会陪同,还有晚上宫中的焰火盛会……”眼珠转转,笃定道,“这些我一定都不能去。”
  小方忠厚老实的脸随即皱起,“殿下,圣上对您已经不满,明日那些重要场合您再故意缺席,不知圣上会怎样罚您。”
  “罚就罚呗。”夏焉摊手。
  “您就非躲程大公子不可?”
  夏焉托腮认真道:“是啊,我把他害得那么惨,他这次回来,说不定会找我报仇。”
  小方拿起路线图看了看,又放下,道:“属下觉得程大公子不是那种人,况且都两年多了,程大公子既然愿意回来,想来也是缓好了。”
  夏焉蹙眉思索一阵,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以防万一。”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小方:“又不能躲一辈子。”
  夏焉:“能躲一时是一时。”
  “外头谣言传成那样,全是一知半解歪曲事实,也不见殿下操心着澄清,如今躲起人来倒是很操心。”小方低声嘀咕,“让人知道了,岂不又要说殿下心虚?”
  “心虚!我真地很心虚!想到程熙回来了我简直紧张得要死!”夏焉漂亮的脸紧紧缩成一团,起来绕出书案,四处跳脚蹦跶了一阵儿,“谣言虽并非真相,当年的事也的确颇有内情,可我又怎能轻飘飘说一句与自己无关就潇洒地放下呢?我不理谣言,是因为那些人我不在意,但程熙不一样,程熙一家都是很好的人,景相五十大寿这样重要的日子,我不能出现,不能给他们添堵!”
  小方见劝不动,只好道:“那呆在屋里不就好了?”
  夏焉煞有其事道:“呆在屋里能躲程熙,却躲不过父皇派来捉我的侍卫。所以我给咱俩划了不同的线路,我跑,你掩护,一定要好好记住。”郑重其事地将路线图按在小方手里,目光殷切。
  想到明天,想到那个人,夏焉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如临大敌之感,他焦躁起来,浑身发急无处发泄,只好跑到一边去,抬脚面狠狠地踢了一会儿墙,才稍微有点痛快。
  翌日清晨,程熙获封礼部郎中,一月后上任。午后,太子及众皇子聚于文思殿,切磋文学武艺,今上建平帝与右相景澜前往观看,程熙陪同。同一时候,夏焉与小方犹如两只锦鼠,在皇宫的犄角旮旯里谨慎逃窜,躲避巡查侍卫,直到掌灯时分才略有消停。
  秋晚月明,宫柳拂风。
  皇宫僻静处,湖水木廊上,夏焉独坐休息。他穿着藏青底绣银叶锦袍,外罩一领白绒短披风,马尾以碧玉小簪束在脑顶,清澈的眼眸百无聊赖地对着夜空轻眨,带出满池星子,宛如名家笔下意境幽美的画卷。
  焰火盛会正在远处准备着,模糊的繁华热闹令夏焉心中微感凋零,他疲惫地卸去浑身气力,倚上廊柱,两手恹恹搭下,一腿曲起蹬着座位,一腿垂向廊外,靴尖与水面似挨非挨,时不时晃悠两下,点起条条涟漪。
  肚子有些饿,他从怀中摸出中午从御膳房顺走的饼,也不管是否硬了凉了就嚼,眼珠机灵地四处转动,转向上方时心生一计——若是爬上廊顶,不就也能看焰火了?据说这焰火班底非常厉害,为给景澜贺寿,还特意排了许多新花样。
  说干就干。
  几口啃完,他拍拍饼渣,扶着廊柱站上座位,抖抖披风踩踩靴子,双臂抱紧廊柱,双腿左右一缠,猛一吸气,目光坚定向上爬!
  他不会武,爬柱十分艰难,每每憋气向上吭哧一寸,就又立刻滑下两寸。呼哧呼哧了好一会儿,白芍药变成红芍药,全身汗流浃背都快抽筋了,才终于蠕动了将近一半。
  “简直胡闹。”
  一声威严批评破空而来,缩在柱上的夏焉猛地一个激灵,扭头看,湖水对岸交映的花草打开,一大群人站在那里,明亮宫灯照耀下,前方正中最威风凛凛的那个,便是他的父皇,大齐开国皇帝,建平帝夏期!
  “禁军钦卫找了你一天都没找见,长能耐了。好在小程爱卿聪颖,算到了你的躲避路线。你既不怕丢脸,朕就带着大伙儿来瞧一瞧,堂堂皇子究竟能差劲到什么地步。”
  建平帝痛心疾首,夏焉听来更仿佛雷霆捶心:什么小程爱卿?什么聪颖?什么算到了路线?
  什么意思?!
  视线漂移,夜色灯影里,独有一人白袍高挑,身姿潇洒,满载君子温润,在一众乱七八糟的人当中释放着格外出挑的、如月光般的采采清辉,并用一双英俊深邃的眼眸不带任何感情地看着他。
  目光相接的一刻,夏焉的头脑顿时一烧,胸腔震动,心脏狂跳,血液由四肢百骸唰地回冲向头脸,面颊与脖颈通红滚烫,双目刺痛,口干舌燥。
  那、那个人……
  是……程熙。
  程程程程程……程熙。
  夏焉四肢收紧,脸羞愧地埋进臂弯,此时此刻,他想到的不是躲避程熙的大计居然这么快就宣告失败,不是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究竟有多么丢脸即将会受到何等惩罚,而是程熙……比之两年前……好像更稳重、更成熟、也更英俊了。
  好想多看他几眼啊……
  但是不能!坚决不能!
  夏焉拼命坚持挂在廊柱上,浑身僵直酸痛呼吸异常困难,怦怦怦怦的心跳犹如擂鼓,脑袋昏昏沉沉嗡嗡乱响,却极为清晰地回放着两年前他与程熙决裂分别时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个时候,他站在他们新婚宅院的厅堂上,看着程熙道:“我只是为了让相府帮我澄清身份,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厅堂宽大敞亮,冰冷的回声震耳欲聋。
  程熙愣了一下,又笑了一下,片刻后一贯宽和地回应:“我……臣早就知道了,臣心中除了迎殿下回朝这一件事外,同样再无其他,只是从前不便直言,难免做一做戏,冒犯殿下之处,望殿下恕罪。”
  他觉得程熙的语调和神情好像有些不自然,好像在克制压抑着什么,但他并未多想,因为他的心中亦是一团乱麻与无数迷惑。
  然后,他转身走了,走进这座富丽宏伟的皇城,与程熙再不相见,直至此刻。
  此刻的程熙站在那里,一如当年,又全然不同,繁杂的人群、初秋的月色、宫廷的灯影与浅浅的馨香重重包围着他,他依旧出挑,依旧一骑绝尘,直令夏焉晕乎冒汗,什么都想不通,什么都看不透。
  “小程爱卿。”建平帝道。
  程熙在人群中优雅躬身,“微臣在。”
  “距离你去礼部还有一个月,也是闲着,不如先到四皇子宫中,教教他,给他做做榜样,想办法把他这不学无术的样子扭回来。”建平帝顿了顿,“是了,为四皇子好,朕许你便宜行事。”
  程熙长腿向后撤步,衣摆一撩,潇洒地单膝跪地,“微臣遵旨。”
  建平帝点头,又道:“景卿,程卿,朕借卿的儿子一段时日,可以吧?”
  景澜与程有立刻躬身,景澜道:“臣等惶恐,程熙乃微臣之子,更乃皇上之臣,为皇上效力是他的荣幸,万万不敢担此‘借’字,更不敢担皇上特意询问。”
  “好。”建平帝笑了,“走吧,为景卿贺寿,看焰火去。”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by 太紫重玄】(本页完)

  • 更多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by 太紫重玄推荐免费小说
  • 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日期:06-14

    《刑侦:全城戒严》作者: 小断秋 本文文案: 深沉内敛忠犬攻X又皮又怂小霸王美人受 (刑警头子X心理专家) 强强he沙雕甜文,案件紧凑程度极其飘忽不定,为感情服务 = 作为一个沉默寡言但善于动粗的靓仔,刑侦队大队长徐季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冷不可攀的。...

  • 盲圈 by 执灯弈棋日期:06-14

    《盲圈》作者: 执灯弈棋 文案: 都市刑侦文。 高智商低情商/大男子主义/醋缸攻 VS 身残志坚/外冷内热/纯情哑巴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凉,束辛。 ┃ 配角:方遇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高智商刑侦队长身...

  • 攻略男主白月光[快穿](GL) by 疯兔仔日期:06-14

    攻略男主白月光[快穿] 作者:疯兔仔 文案: 作为女配部的金牌业务员,为了让男主能专心致志地同女主谈恋爱,谢书奕的任务就是攻略男主的白月光,让她们能幸福安宁地过完余生。 第一个世界《她的独占欲》伪高冷真软萌学霸(cp) X 表里不一转学生 已完成 第二...

  • 有耻之徒(GL) by 讨酒的叫花子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4639 营养液数:16941 文章积分:293,785,344 《有耻之徒》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文案: 沐青上山静修,途中捡到一只狐妖。 狐妖当晚就化形了,妖冶美艳,纤腰玉腿不着寸缕,无骨似的伏趴在她身上,蓬松的尾巴散漫地轻晃摇动。 沐青: 正派宗师...

  • 一目余生(GL) by 秦寺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23064 营养液数:11330 文章积分:358,597,568 《一目余生》作者:秦寺 文案: 上班第一天,佟瑶打扮得体,还戴副黑框眼镜装得沉稳努力。新公司环境优渥、福利丰厚钱多事少。 一切都好。 如果眼神似寒刀的领导不是她昨晚的一夜/情对象就更好了...

  •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by 太紫重玄》上一篇
  • 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预览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

       《刑侦:全城戒严》作者: 小断秋

      本文文案:
      深沉内敛忠犬攻X又皮又怂小霸王美人受
      (刑警头子X心理专家)
      强强he沙雕甜文,案件紧凑程度极其飘忽不定,为感情服务
      =
      作为一个沉默寡言但善于动粗的靓仔,刑侦队大队长徐季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冷不可攀的。
      后来刑侦队众人知道了他还有个外号叫哆啦A梦,知道了他睡衣上画着一堆大白熊,知道了他床单是卡通版。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讲述者方可棠:“因为是我买的啊。”
      #这个实习生不简单,或许应该叫嫂子#
      #别讨论了别讨论了徐队来了#
      #那我只能随个份子钱#
      #我怎么感觉徐队还没把人追到手啊#
      =正经文案=
      刑侦队心理专家顾庭出国参加一项研究,找来自己的学生方可棠代班三个月。
      方可棠和刑侦队队长徐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自认是个过来度假的关系户,谁知一桩桩错综复杂的案件接踵而来,让方可棠在探寻真相的途中真正的爱上了这份工作。
      也明白了徐季一直以来怀揣的那颗真心。
      所以,他愿意用真心换真心。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季,方可棠 ┃ 配角:徐队的一卡车情敌和各式各样犯罪嫌疑人 ┃ 其它:叮当他为何那样!
      一句话简介:现耽强强小甜文~
     
    第1章 任职
      “哎我说,别举着了,累不累啊兄弟?”
      阴暗潮湿的废弃车厂,方可棠被缠了满身的麻绳勒在一把破木椅子上,外面警笛声震天响,身后对着他后脑的,是一把自制的枪。
      “别说话!再说一句就崩了你!”身后的人朝椅背警告般地猛踢,之后继续观察四周动静。
      方可棠嘲笑般的嗤了一声,又说:“你呀,不会杀我的。”
      柯肃往前一步,枪口抵住了他的后脑凑到他耳边恶狠狠的问:“我为什么不会杀你?今天绑你就是给那帮条子看的,杀鸡儆猴,以后少管老子的事!”
      方可棠扭头看了他一眼,依旧不紧不慢:“要我看啊,你绑我就是为了跟警察谈谈条件。”
      “我跟警察有什么好谈的!”
      “谁不是想求一条活路啊兄弟,你想想你要是一枪崩了我,要么你被外面的人直接枪毙,要么抓到牢里公示枪毙。”方可棠语气一转,往后凑了凑,放低声音侧头看着他说,“要是不杀我,你身上少背一条人命不说,谈话的时候再把你们逃跑的那个老大干的事藏的货随便供出来点减个刑,牢里再好好表现,蹲个一两年出来还是一条好汉。”
      “总之,你杀了我一点用都没有反而一辈子都搭上了,我为什么要怕你杀我?你杀了我你才是真的完了。”方可棠不在意般的说完。
      柯肃有些动摇,但还是握紧了枪猛地抵住他的头。
      方可棠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依旧装作无所谓的说:“别紧张嘛,我又不是警察,都是兄弟。”
      “你不是警察?”
      “我当然不是啊!以前跟道上混的,后来这不出点事进去了。哥们儿我机灵啊,招了点有用的东西,这不,没多久就给放了,还把我原来那个老大开的那酒吧赏我了,就是今天你去的那个。嗨呀,你别怕那些条子,他们更愿意跟我们做生意。就那个徐队长,你看他表面一丝不苟的,实际上可是我们酒吧的常客,好那口啊。”方可棠意味深长的加重语气,话音落在常客二字上,“今天你去我那酒吧闹事,我不得下来做做样子帮着警察说两句?你倒好,一下给我绑了。”
      听他一副二流子语气,细皮嫩肉的模样又好,倒真是像夜店的人,以前也没怎么见过。柯肃想了又想,心里有些动摇。
      ——————
      徐季接到消息赶到现场的时候柯肃已经抱着头被压出来了,他出示了警察证推开拦着他的警察钻了隔离带冲进去死死的抓住被两个警察压着的人,声音慌乱带哑:“你挟持的那个人呢!”
      旁边警察提醒他说:“徐队,人质没受什么伤,就是情绪不太好,被带到警车上了。”
      听了这话徐季才勉强松了一口气,恨恨的放开了手转身去找人。
      方可棠坐在车后座上休息,双手交叠垫在前面的靠背,头抵在手上,看着极不安稳。
      车门没关,徐季扶着车门俯下身低声叫他:
      “小棠。”
      方可棠抬了头看他,眼睛通红,刚刚压下去的害怕和委屈顿时全部涌出来,刚想说些什么,一开口就哽咽住了。
      徐季抱他进怀里,这才发现怀里的人全身冷汗,衬衫已经全部湿透了,手移上去安抚性的摸了摸后颈,也全是汗。
      “别怕,回家了。”
      几个警察看见徐季过来也有点意外,齐齐的叫了声徐队。徐季刚给一个案子收了尾,一队的人都休了一天假,按理说这次出警是不用来的。
      他走过去对着这几个警察指了指后面的车说:“人我先带走了,后续做笔录了解情况什么的明天再说,明天我把他带过去。”
      “好的。”
      徐季交代完事情回去牵方可棠下警车,方可棠这会儿还是后怕,腿软的厉害,只能撑着徐季的手走路。徐季知道他现在状态不好,也没说话,给他开了车门准备先带人回自己家。
      “去我家吧,你现在这样回去你爸妈要担心的。”
      等方可棠嗯了一声之后,徐季才发动了车。
      路上车不多,方可棠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徐季时不时的侧头看两眼,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
      “今天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让你跟他们出警了,你这个职位是负责谈判和刑审的。”
      方可棠说:“没跟着出警。今天就是去局里报了个道,局长说明天再去上班。”
      徐季没再多问,小区已经到了,他想让方可棠到了家情绪稳定下来再说。
      两个人下了车,徐季背对方可棠蹲下,示意他上来。
      方可棠轻轻踢了一下他小腿,说:“不用了,能走。”声音闷闷的,哑的厉害。
      徐季没起来,侧头笑了一声问他:“我背你还少?快点上来。”
      方可棠撇撇嘴,乖乖的趴了上去紧紧的环着他脖子,等徐季站起来之后熟练的抬起腿环住腰,徐季两手托住,开始往楼里去。
      背的确实不少。徐季背着方可棠上楼,满脑子都是高中的时候。
      徐季初中的时候妈妈改嫁,就跟着妈妈住到了方可棠家也在的大院里。方可棠从小浑到大,小时候就三天两头打架,高中的时候更是批评榜上的常驻人士。徐季正好相反,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模样好又乖顺。
      方可棠那时候看徐季闷葫芦一个总是不说话,虽然不准大院里别人欺负他,但自己没少捉弄他。只是徐季对他好像总是有求必应,没什么拒绝的,久而久之的觉得没意思,也就安安生生的和他当起了朋友。
      也因为这个,方可棠还给徐季起了个外号,叫叮当。因为方可棠觉得徐季足够神奇,就像哆啦A梦一样,自己办不成的事徐季总能帮他弄好,自己想吃的东西也总能从徐季书包里找出来。
      高中是方可棠打架最频繁的时候,三天两头的浑身疼。徐季每天晚上等方可棠一起回家,经常是一等就是一个小时,等来个一瘸一拐的大傻子对着他笑得傻兮兮。
      所以,徐季总是动不动就得背着方可棠回家。
      只是没想到现在考警校当警察的是徐季,正经考大学学了心理专心学术的却是方可棠。
      一晃几年,徐季已经在刑警队工作很久了,方可棠出国进修刚毕业,谁知道一回来就遇上了这种事情。
      “叮当,我差一点点就没了。”
      方可棠把头埋进他脖子里,声音闷闷的传出来。徐季听见这话歪头撞了一下方可棠脑壳说:“这情况,以后不会发生了。我没想到你刚进队报到就跟着老李出任务,也怪我没交待他们。”
      听见出任务这三个字,方可棠心虚的没回话,徐季继续说:“现在都快跟我一样高了,怎么还是这么轻。”
      “身高一米八一,体重一百二,和你高三一模一样。”
      “太瘦了,我高中那是被咱们学校的饭逼的。回头跟我健身,遇到这情况还能反抗一下。”
      方可棠嗯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说:“其实我今天去那个酒吧是去玩的,刚好遇见穿便衣的警察过来,我看那几个警察我白天报道的时候见过,就想帮个忙,没想到反而添乱了。不是……去出警的。”
      徐季刚迈上台阶的腿收了回来:“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别去酒吧玩?今天怎么回事,那人怎么主动把你放了?走的时候我看小许他们大狙都快架上了。”
      “谈判加引诱,然后编了点谎,说我是监狱里出来的,提供情报立了功,现在跟警察做暗地里的生意。反正就编呗,我毕生所学都用上了,到最后手都是抖的,就怕他看出来我是装的。”
      两个人安静了很久,徐季依然后怕,按了电梯之后扭头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方可棠还是安慰自己:“不会有下次了。”
      徐季这个房子是工作之后为了方便上班买的,一室一厅,很小。
      “今晚先住我这儿,明天送你回家。”
      徐季把他放在沙发上,回自己卧室拿了自己的T恤和没拆过包装的内裤给他。
      “先把这当睡衣,洗个澡来我屋睡觉。什么都别想,有什么事明天去局里一块说。”徐季揉揉方可棠的头,“我去给你熬点梨汤。”
      方可棠看着徐季往厨房走觉得有点新奇也就跟着去了,看徐季在厨房熟练的样子感觉几年没见徐季变得更贤惠了。
      “叮当,你觉得我适合这份工作吗?”方可棠凑过去问,“我今天光说个瞎话都手抖,还怎么去审讯室跟别人斗智斗

    《刑侦:全城戒严》作者: 小断秋 本文文案: 深沉内敛忠犬攻X又皮又怂小霸王美人受 (刑警头子X心理专家) 强强he沙雕甜文,案件紧凑程度极其飘忽不定,为感情服务 = 作为一个沉默寡言但善于动粗的靓仔,刑侦队大队长徐季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冷不可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