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by 坐下发呆

时间: 2020-06-14 20:35:51 分类: 今日小说

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by 坐下发呆

   书名: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作者:坐下发呆
  文案:
  楚迟穿书了,穿成了一本很久之前看过的复仇虐渣小说里一个反派boss。
  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距离这个反派凄惨死亡还有几千年,楚迟对这个寿命感到非常的满意,并决定主角什么的,爱滚哪滚哪,他不掺合。
  修炼品茗,养花种药,游玩集宝,这是怎么样一种惬意的生活?!!
  直到某次出门,楚迟遇到了一个差点断气的小脑斧。
  奄奄一息的主角司风费力睁开眼睛,原以为自己这一回定然难逃一死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楚迟低头:嗯?这个虎崽可怜兮兮的,要不带回去养着?
  *
  若干年后的楚迟:我就养个宠物,怎么突然就和主角搭上关系了???
  要是时光能倒流……他看了一眼某个嗷呜嗷呜卖萌的虎崽。
  楚迟:算了,就是时光倒流了,我还是会养的。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迟、司风 ┃ 配角:新文《替身他披马甲跑路了》求收藏呀! ┃ 其它:预收求收藏QVQ
  一句话简介:穿成反派,不识主角,遂翻车
 
第一章 
  身上有一股很难受的感觉,楚迟他费力睁开着眼睛,思绪万千纷乱的时候,好似耳边又听到了自己家里那条蠢狗崽的声音,奶声奶气的……
  “汪汪汪——”
  一只黑白分明的大团子站在客厅光洁的地板上中气十足的喊着,圆滚滚的脑袋傲气地高高昂着,有一种蠢萌蠢萌的霸气!偏它自己半点儿不觉得自己在人类的眼里特别蠢兮兮傻乎乎,“汪”的十分大声不说,到了后面,变成了奶声奶气的“嗷呜”声。
  而楚迟自己则葛优瘫在沙发上,把手机举到眼前,按下了录屏,然后等自己那头小二哈嗷呜得有了五六分钟了,这才按下红色的停止键。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点开一个叫做“起起落落落落落的生活”的群,点击“发送”。
  枸杞少女夏不落:(☆☆)好萌啊嗷嗷嗷嗷的!楚迟你这个日子完美了!
  人生赢假方顾佑:(☆☆)好萌啊嗷嗷嗷嗷的!楚迟你这个日子完美了!
  有了两个开头,几秒过后,这句话刷起了屏,可是楚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文字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总是有一种好像有什么在等着自己的感觉。
  外面大雨呜呜呜的声音,渗得人发慌,也许是后面势头更大了,还发出来好像小孩子哭的声音。楚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听着这声音,觉得屋子里实在是闷得人心烦意燥的。
  在群里讲了一声,各式聊天里夹杂着要他小心的话语,楚迟放下了手机,把一只狗玩累了的黑白团子抱起来撸毛。
  还好是还小,等大了,大概就不是蠢萌的嗷嗷嗷了,而是拆家了。
  楚迟苦中作乐的想着。
  突然一声很大的“轰——”一声,那是窗户上的木板夹层被大风刮进房间里了,在那短短一会,还夹了有玻璃碎掉的清脆声。
  楚迟怀中还抱着打瞌睡的黑白毛团,他似乎是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楚迟醒了。
  额头上没有以前像因为梦中惊醒一样的虚汗,醒来之后也没有一种疲惫的感觉,楚迟很是生无可恋的躺在冰凉凉的地面上,看着“天”陷入一种思考人生的呆滞状态。
  他顶上的空间楚迟自己看着就挺高的,虽然有点黑,但是有很多会发光的东西在上头镶嵌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反正楚迟确认不是灯。
  醒来时,还以为是在医院,谁知道是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个身体。在这个封闭的像洞窟一样的地方呆了很久了,把这里所有东西所有地面墙壁都摸索了一遍,楚迟觉得自己可能是,穿越了。
  就是有点惨。
  怎么原主就被关在这个地方了呢?
  绝望!
  身上的衣服袖子十分的宽大,楚迟觉得自己大概是穿到哪个古代了,他闭上眼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再次爬起来,不死心的观察看看能不能从这个封闭的地方出去。
  有得光源有得空气,肯定是有地方出去的,再找找,说不定马上就找到了呢?
  楚迟无奈之下感觉的像个洞窟一样的想法是对的,他所在的地方,的确是一个山洞。对所有事情都一无所知只能依靠自己二十几年的经验猜测自己穿越的楚迟,大叹几口气,在头顶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照明下,又苦哈哈地开始了摸索。
  ————————
  一片苍色的连绵山脉之中,在其中一座山峰的山道中,行走着三个人,三个人穿着类似的衣裳,是一个大些的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年人带着两个八九岁模样的小童。
  天色很好,万里无云,晴空朗朗,跟在后面的其中一个小童却在心中叫苦。这一路走来都是用两条腿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他现在还是外门弟子呢,没有那么多灵力,进入这几个山头的时候就有阵法流转了,他这么点的灵力和没有一个样,现在腿脚早就酸麻的不行了。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接香药峰照料药草的任务,不会就累死在这些山道上吧?
  心中暗暗叫苦的贺霄抬高头,目光放远,只见自己脚下这一条山路虽然有些“纤细”,却是一直长长的蔓延到了自己视角的尽头,他小眼神透露出失望,之前已经看过好几次这样的“尽头”了,可其实拐个弯,又是一条和之前差不多的常常的路……
  “师兄,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到香药峰啊?”
  前头领路被贺霄称呼师兄的少年听到这话回过头来,一回头就看见那个问话的外门弟子一脸眼巴巴的表情,当即就笑了起来。
  “怎么?走累了?”
  其实这话一讲出来,讲话的贺霄脸上就出现了懊恼的表情,他只是个外门弟子,照顾药草的任务虽然在很多修为高一些的师兄看来得到的灵石不多,门派积分也有点少,可是在他这个身份的年纪修为来说,其实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听许多师兄师姐说,这个任务是很轻松,自己要是显露出很累,等一下万一这个师兄把自己退回修竹峰怎么办!
  于是立马否认,连连摆手摇头:“没有没有!师兄我没有喊累!”
  看着贺霄惊慌失措的样子,这个师兄眼中浓浓的笑意,脸上的笑意也浓,小弟子一个人方了一会儿,感觉面前这个师兄比较和善的样子,也就慢慢的镇定下来了。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这一镇定,胆子也稍微大了起来,当然,主要还是他走的实在是太累了,他悄悄看了一眼这个师兄的脸色,没发现什么不悦的表情,于是问出自己想要问的问题,“师兄也是和我们一样,接了事务堂的任务来香药峰的吗?”
  “不是哦,我是这香药峰的弟子哦。”
  贺霄看着面前的师兄笑眯眯的说,一呆,喃喃自语,“这样啊。”然后,这个师兄他又补了一句,“不过也有点关系,因为这一次的任务是我到事务堂去发布的,所以就由我来接人。”
  贺霄点了点头,另一个一直没有开口讲话的小弟子贺梵听见这话也小心地抬眼看向这个少年人。
  “那师兄好厉害的样子啊!”这个声音比起先前的小弟子讲话的声音小了很多,贺梵整个人比起另一个同伴也多了一种内向腼腆的感觉。
  “哪里哪里,那是因为香药峰人少。”师兄有些不好意思,自郁章长老闭关以来,香药峰就少有招收弟子入峰,很多事情大师姐都是按着之前长老没有闭关前的来处理,但是人少又有很多事情,于是每一个弟子不管修为怎么样都被大师姐分了能做的事情在手上。不过这些事情,自然是没有必要和这两个小家伙讲,于是景同笑笑不再细说,和他们讲,“你们两个,可以喊我景同师兄。”
  “景同师兄好!”两人异口同声道。
  “景同师兄,我们还要多钱加才到香药峰啊?”贺霄看着那个即将到来的转角,问。
  “阵法之内,就已经是香药峰的山头了……”
  景同在前,继续带着两个师弟朝药田去,只是比起之前,三人之间的态度都少了一份生疏,阳光洒在山路上,亦多了一些话语声。
  嗯?人声!有人讲话的声音!
  在一片封闭中找出去方法找累了趟地上的楚迟突然眼睛一亮,亮到发出了两千瓦的光!然后在比一秒还短的时间里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了!
 
第二章 
  能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并不是错觉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说话的声音时远时近,有时候楚迟竖起耳朵只能隐隐约约的听两个词汇,隔上一会儿,声音又好像就响在耳边,犹如面对面交谈。楚迟一开始听到的时候,是猜测说话的人和自己有距离,因为距离的问题才会这样。
  但是好像还是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等过了个几天,把一些听到的内容结合起来,楚迟发现,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太对劲。
  外面的人不多,这段时间他老是能听到的,也是大概十个人声音的样子,但是这些人之间互相称呼,全都是“XX师兄”、“XX师弟、”“XX师姐”之类的,听着就让楚迟觉得自己怕是穿到什么门派里头了,不然这年代,谁不是喊名字的,就是学校,顶多来个“学长”也就是了。
  一开始都是听不清,听到的都是含含糊糊的,到后面,他只要是认真专注地去听,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这就不科学了哈。
  有了自己在听力上的异常的诡异亲身体验,楚迟把自己的碎掉的世界观捡起来粘一粘黏一黏,在听到什么“修为”、“药草”、“法诀”、“香药峰”等等一听就特别像以前看的古装玄幻电视剧和玄幻小说的名字的时候,就变得十分的淡定了。
  你看,这一个大活人,人都死了吧,还能穿越,那都能穿越了,再穿越到一个玄幻的能修仙的世界,也不是什么稀奇得事情了吧?
  楚迟这样子宽慰自己道。表面上十分淡定,心里头还是有一点点的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去的那种方。
  楚迟在为这个一点缝隙都没有的小黑屋发愁的时候,在有了外头是个能修仙的世界后,再次被吓一跳时,是听到有两个他比较熟悉的声音在谈论“无涯门”。
  一个被别人叫“盒饭”的小孩子的声音,在问另一个叫“景同”的师兄,“景同师兄,要怎么样才能和你一样,变成内峰的弟子啊?”
  “嗯?有志气,那么小就开始想升内门弟子了。”景同的声音有一点点清脆,偏偏又带些沙哑,楚迟猜测,这个景同师兄的年纪也大不到哪儿去,他又说,“不过问我不是一个太好的选择,因为师兄我从进无涯门开始,就是香药峰的弟子,一进来就是内门,没办法给你意见,你可以去问问你们修竹峰年纪大些的师兄或者其他从外门入内门的弟子……”
  从听到无涯门开始,楚迟脑海中就有什么在盘旋着,过了一会儿,他脑子轰的一声,终于算是想起来了。这耳熟的原因,是因为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里面出现过一模一样的设定……
  楚迟有个沙雕小群,那个小群是大学时老师分组让学生完成作业组建的,因为里头五个人合得来,一直苟到大学毕业,里头有工作的有考研的,直到楚迟挂掉的前一秒,还是个活群。
  很久之前,群成员之一的夏不落迷上了看小说,群成员之二的方顾佑某次在某个APP上面看了一本书在群里吐槽,恰好夏不落也在追那一本小说,一个人说又是这种前期爹不疼娘后期大杀四方的草根逆袭文,套路太重没新意,另一个人说那是主角崽崽从小到大没有感受过什么是对他的爱,所以才会变成后面这个样子,是个可怜崽崽你这样吐槽冷漠无情无理取闹……
  两个人各执所词,吵的天翻地覆——隔两三分钟,信息99+。
  楚迟和其他两个人在争吵中变为炮灰,楚迟记得那段时间是暑假还是寒假,比较闲,于是三个不看小说的人都被两个吵架中的沙雕逼着赶了全本,然后,给两方意见投票……扯远了。
  他苦恼的拉了拉自己的大袖子,努力回想自己还记得的剧情,那是一本叫《阎荣修仙录》的比较套路的复仇升级流小说,主要讲的就是有一个半妖血脉的男主,小时候因为自己的特殊被各种欺负,长大一点后因为身上有他娘留给他的宝贝和能用来炼药的身体,于是被各种追杀,但是身为男主,他前期的苦成就了后期的大杀四方,于是,有一个算一个,后面所有欺负过他的人,都死掉了,后面也是一路打脸反派和炮灰,直到成功飞升——难怪以前方顾佑会吐槽,要不是现在看着情况不太对,楚迟也会再吐槽一遍的。
  此时此刻,楚迟只想感谢当初的两个家伙,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就是有一种笃定,此“无涯门”,就是当年他看小说时候,出现在小说中的四大门派之一的无涯门!

【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by 坐下发呆】(本页完)

  • 更多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by 坐下发呆推荐免费小说
  •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by 开心是福嘛日期:06-14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作者:开心是福嘛 文案: 景淮睡前看了一本脆皮鸭文学。 主角受出生在一个又穷又古板的中医世家,为了振兴家业,被迫和青梅竹马的男友分手,被家族送去和季家联姻了。 然后攻受开始各种虐心虐身、误会吃醋,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

  • 仙君座下尽邪修(穿越 修真) by 道玄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33642 营养液数:6583 文章积分:419,411,520 《仙君座下尽邪修》作者: 道玄 文案: 玄微仙君江应鹤,修真界正派首屈一指的剑修,孤冷清绝,出尘拔俗。 而他的座下有三位弟子,一个比一个身世悲惨,一个比一个天资绝艳。 江应鹤把自己所有的耐...

  • 求偶期(穿越) by 七果茶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35827 营养液数:35228 文章积分:999,604,672 求偶期 作者:七果茶 文案 【请注意,有只强大的异族正在接近,对方朝您散发着浓郁的求偶信息素。】 半夏:??? 【本光脑自动为您生成了三个方案。 一,接受对方的求偶,异族会兴奋地将您带回...

  •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 by 太紫重玄日期:06-14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作者: 太紫重玄 文案: 大齐四皇子夏焉今年二十岁,是个白芍药花般的率性少年,阴差阳错,人生的前十八年流落民间,被当成女孩养,还一不小心成了亲。 前夫程熙,重臣子弟,文武双全君子翩翩,从小到大优秀顺遂,在婚后发现被自己视若珍...

  • 刑侦:全城戒严 by 小断秋日期:06-14

    《刑侦:全城戒严》作者: 小断秋 本文文案: 深沉内敛忠犬攻X又皮又怂小霸王美人受 (刑警头子X心理专家) 强强he沙雕甜文,案件紧凑程度极其飘忽不定,为感情服务 = 作为一个沉默寡言但善于动粗的靓仔,刑侦队大队长徐季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冷不可攀的。...

  • 《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by 坐下发呆》上一篇
  •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by 开心是福嘛--预览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by 开心是福嘛-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作者:开心是福嘛

      文案:
      景淮睡前看了一本脆皮鸭文学。
      主角受出生在一个又穷又古板的中医世家,为了振兴家业,被迫和青梅竹马的男友分手,被家族送去和季家联姻了。
      然后攻受开始各种虐心虐身、误会吃醋,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会变成船戏之路。
      而联姻的那位季家掌门,就是他们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季靖延作为季家掌门人,有钱,有颜,有地位,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可惜双腿残疾。
      完美戳中景淮所有萌点。
      最惨的是自称是洁党的作者给他的设定还是个直男,和受其实啥都没发生。
      他的存在完全是为了引发攻受之间的各种误会、吃醋、为原著攻和原著受的各种船戏服务,最后还被华丽归来的攻和受联手搞得身败名裂、横死街头。
      是个下场凄凉的炮灰。
      -
      原著攻:虽然我结婚,我出轨,我折磨你虐你,但我对你是真爱啊!
      原著受:虽然你结婚,你出轨,你折磨我虐我,但我还是原谅你啊!
      景淮:???
      可去你俩mua的吧!!!
      等看到原著攻抛弃了同妻,原著受抛弃了炮灰直男丈夫,两人为真爱私奔的时候,景淮气到吐血三升。
      弃文。
      然后在评论区真情实感地留了千字diss长评。
      第二天他醒来后,他变成主角受了。
      景淮:“……”
      结婚当天,景淮见到季靖延第一眼。
      高冷总裁腿上盖着薄毯子,西装革履坐在豪车里,面若冷月,眸如清辉,气质孤冷,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
      景淮:……我要让他感受世界的爱。
      【一见钟情】【先婚后爱】【直掰弯】【甜文】
      【只吃受软残疾总裁攻】X【阳光彩虹屁直球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靖延,景淮 ┃ 配角: ┃ 其它:先婚后爱
      一句话简介:我为所欲为
     
    第1章 
      景淮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间装修古朴的屋子里。
      身下是只在电视中见过的架子床,挂着白色蚊帐,窗前摆着一张案桌,上面还摆着毛笔、镇纸、砚台等东西,桌上还有副没练完的字。角落有架书架,放着专业类型的书籍,以他勉强及格的语文水平来看,应该是中医专业类。
      墙上挂着水墨画,不知道出自哪位大师之手,景淮说不出那股韵味,只会说好看。
      整间屋子古韵浓厚,但最吸引眼球的,还是窗上贴着的大红喜字。
      这房间横看竖看,都不是他的。
      他懵了一会儿,从床上坐起来。
      “小淮!”一道惊喜的女声传来,景淮循声望去。
      一个纤细美丽的妇人从门口走进来,她挽着发髻,神色温婉,穿着剪裁得体却有些旧的旗袍。见他醒来,眼眶顿时红了,泫然欲泣。
      “你总算醒过来了,还有半个小时季家的婚车就到了,要是你没醒来,可怎么办才好……”
      季家?婚车?
      捕捉到这两个词,景淮一下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一会儿,问:“……请问,你是谁?”
      “小淮?”美丽妇人惊讶地张大嘴巴,美眸先是疑惑,而后又是了然,然后真的哭了出来:“景家已经这样了,只有季家愿意救我们,虽然季靖延双腿残疾,但他是季家当家掌门,嫁过去有什么不好?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还装出失忆的模样来……”
      季靖延、季家当家掌门、双腿残疾……
      景淮呼吸一窒,脑子里面哐当作响。
      卧槽……这TM!怎么跟他昨晚上看的那本脆皮鸭文学里的炮灰男配这么像?
      昨晚睡觉前,身心放松的景淮随手打开了一本名叫《 束缚男友》的脆皮鸭小说,标签虐恋情深、破镜重圆,不狗血不要钱。
      评论里全是啊啊啊尖叫的土拨鼠。
      【MD这俩男的好配!】
      【带感!】
      【鼻血流出来了,太太写的也太棒了吧!】
      【太太文笔好,肉也足,入股不亏!】
      然后景淮一脚踏进了深渊。好巧不巧,这主角受还是和他同名,也叫景淮。
      《束缚男友》中,主角受出生在一个又穷又古板的中医世家,景家是医世家族,据说从唐朝起几代都是宫廷御医,后来随着时代变迁和战争频发,景家也随之慢慢没落,本还保存了一丝威望,但在文化大|革|命那些年,彻底被磨灭的一丝不剩,只留下了他太爷爷这只独脉。
      景老太爷年轻时是过了几年有威望的好日子的,尽管时代已经变迁到早已不是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但他却依旧用古板的旧思想来教育着儿女,出嫁从夫、三从四德。
      这样的教育以致于景家越来越接不上时代的步伐,不仅走向衰落,就连基本的温饱都已经成了问题。
      而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景老太爷却依然还打着重振景家威望的算盘。
      为了振兴家业,主角受被迫和男友分手,被家族送去和季家联姻了。
      自此开始,攻受开始了各种虐心虐身的道路。
      季靖延出场的时候景淮还是惊艳了一把,原文描述中,这位男配有钱,有颜,有地位,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可惜双腿残疾。
      完美戳中景淮所有萌点。
      但男配之所以是男配,就是他没有主角的命。
      为了表明这位男配是个直男,作者还给他配了个前女友,双腿就是在为了挽回前女友时出车祸断了。
      景淮啧了一声,果然够狗血!
      原着受嫁到季家后,和季靖延冷眼相对,认为是季靖延使用了不正当手段让自己和男友分手,为了自己那一手惊天地泣鬼神的针灸康复技术。
      受对前男友恋恋不忘,想方设法见了攻一面,攻得知受结婚,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原着攻:“季靖延不爱你!”
      原着受:“我没有办法,季靖延给了十亿礼金,我不嫁,景家就完了。”
      原着攻:“没想到你是这么肤浅的人,为了十个亿就放弃了我们的爱情!”
      原着受:“你借我十个亿还给季靖延,我们就可以重新在一起了!”
      原着攻:“呵呵,你果然是为了钱,跟我在一起也是吧,我看错了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
      看完这段的景淮:……说白了就是一个还不起,一个不想帮忙还,然后互相推锅呗。
      然后吃醋吃疯了的攻就对受强制性的为爱鼓掌,完事后回家同意了家族联姻,也怒而结婚。
      后面的内容就是季靖延充当各种导火线,让攻受开始各种狗血误会,强行囚禁play,虐心虐身,就这样缠缠绵绵了十来万字,攻受终于有了要和好的迹象。
      原着攻:虽然我结婚,我出轨,我折磨你虐你,但我对你是真爱啊!
      原着受:虽然你结婚,你出轨,你折磨我虐我,但我还是原谅你啊!
      景淮:???
      可去你俩mua的吧!!!
      季靖延就是当着受喝个水,攻都能找理由按着受再啪三天三夜!
      景淮忍了又忍,为了仅有点好感的男配继续看下去,但等看到原着攻抛弃了同妻,原着受抛弃了炮灰直男丈夫,两人为真爱私奔的时候,吐血三升。
      早干嘛去了?早还十个亿用得着私奔吗!
      然而读者们嗷嗷直哭,直呼带感,跪求男配放手,让两人赶紧在一起,他们已经承受不了更多了。
      于是作者马上安排上了。
      季靖延:要我离婚可以,十个亿的礼金退给我。
      景淮恨不得把头点掉。
      人家男配花了十个亿,就算不当伴侣也给人家治个腿吧,腿没治成,头顶还一片青青大草原,还钱,不过分!
      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原着攻找到季靖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致意思是:“季靖延,你失去的只是十个亿和两条腿,而我们失去的是爱情啊!”
      原着受:“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难道不是你俩作的吗?
      ……景淮看的很窒息。
      如作者所说,肉很足,却让人吃的膈应。
      暴躁的他直接翻到章节目录,跳到看似男配结局的那章。一看,嚯哟,攻已经从国外留学华丽归来,摇身一变,成为了全国最年轻的霸总,杀到了季靖延的公司,恶狠狠道:“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然后季家被攻搞破产,季靖延身负千亿债务,从百层高楼一跃而下,顶着“拖欠工资”的恶名被万人唾骂,被各大世家嘲笑,被媒体口诛笔伐。
      这还不算,这位炮灰男配死后连个墓都没有,被攻扔进海里喂鲨鱼了。
      而原着受假兮兮掉了几滴眼泪,对着攻哭啼啼道:“虽然我被迫跟他结婚了,但他也曾帮过我,我不怪他。”
      景淮再次:???
      hello?
      你有事吗?
      被攻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谁帮的你?被攻囚禁起来时是谁救你出来的?
      你这是吃水不仅忘了挖井人还嫌挖井人多管闲事咯?
      章节末两人还在季靖延的办公室来了一发。
      景淮……景淮已经佛了,给气笑了。
      他被雷的外焦里嫩,久久无法回神。
      明白了。
      季靖延的存在完全是为了引发攻受之间的各种误会、吃醋、为原着攻和原着受的各种船戏服务,最后的任务是华丽归来的攻和受联手搞得身败名裂、横死街头,以此凸显出攻受感天动地的真爱和两人有多牛逼。
      最后,景淮没忍住,在评论区真情实感地留了千字diss长评。
      “……你爸爸不要我们娘俩,这个事情我也做不了主,你不要怪妈妈,妈妈也是迫不得已。”
      景淮回神,没有理会妇人的卖惨,他有个大胆的想法。
      他这是……穿成原着受了?
      看个书,怎么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他垂死挣扎,颤抖着声音:“我是谁?”
      “景淮!”美丽妇人脸上浮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作者:开心是福嘛 文案: 景淮睡前看了一本脆皮鸭文学。 主角受出生在一个又穷又古板的中医世家,为了振兴家业,被迫和青梅竹马的男友分手,被家族送去和季家联姻了。 然后攻受开始各种虐心虐身、误会吃醋,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