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

时间: 2020-06-14 20:36:12 分类: 今日小说

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

   《小老弟!整一个?》作者:木松音

  文案:
  一开始余书衔以为晏橙就是个清秀单纯的小白兔、充满青春活力的翘屁小嫩男。
  初见。
  晏橙微低着头,声音很轻不敢看他,说话时手指还微微哆嗦,一口一声“哥”叫的是又软又好听。
  后来。
  晏橙红着眼圈可怜巴巴地跟他借钱:“哥,我妈生病需要钱,你能借我点儿吗?你让我做、做什么都可以……”
  余书衔忽略他话中的暧昧深意,很大方地抽了张卡给他。
  彼时他没注意到男孩眼中一闪而逝的懊恼。
  再后来。
  余书衔在酒吧无意撞见完全变了一副嘴脸的晏橙。他点了一桌子名贵酒,众星拱月一样坐在卡座里,脚踩桌台一副痞子样儿,满嘴的脏话:“艹!那余书衔也太TM难搞了!老子使了那么多招数都没用!谁说的他喜欢清秀小男孩儿的?!谁?MD是不是诓我呢?!”
  余书衔眯眼冷笑,到头来自己才是那个清秀单纯的小白兔!
  余书衔: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晏橙:还以为你喜欢小奶狗,害老子装的好累。
  成熟迷人每天都在散发雄性魅力的优雅年上受VS表面小白兔内里暴躁假装是受的犬系年下攻
  排雷:攻受均非C,洁党慎 入!
  围脖→@木松音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书衔,晏橙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最好的猎人总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第1章 业界大牛
  天色刚刚擦黑,天上就开始飘雨点了。
  初春的天就像娃娃的脸,这雨说下就下。
  窗前站立着的男人双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散漫随意中透着慵懒。他上身一件宽大的灰绿色卫衣,下身深色工装裤,脚踩运动鞋。这套休闲风的打扮怎么看怎么跟房中其他西装革履的男人格格不入。别人都是领带衬衫小西装,三七分的头发用发胶打理得那叫一个一丝不苟。偏就窗前站着的那人,穿得不规矩就算了,连头发也不规矩。
  他的头发比一般人稍微长那么两寸,还抓了个蓬松花哨的发型。打眼一看跟明星似的。
  怎么说呢?就是那种一看就知道跟他们不是一类人的人。
  男人身高足有一米八多,宽肩窄腰大长腿,气质很好。最重要的是一张脸帅的让人都不好意思多瞅。
  刘主管看了眼那个男人,又看了眼站在那人旁边的自家老板,心想现在这年轻人还真是不一般。都是年轻有为,也都样貌上佳。
  “怎么样?这活儿想不想接?”同样身形高大却穿着考究刻板的男人淡笑着问道。
  身旁慵懒的男人也笑了下,点了点头:“看在程大老板三顾茅庐的份儿上,这活儿说什么我也得接。”
  正巧此时被叫做程老板的男人的助理推门进来送过来两提热咖啡,一人一杯给大家分了下去。样板间现在还是清水房,没供暖,很冷。喝口热咖啡属实浑身舒坦。
  接过程与舟递过来的咖啡,余书衔淡声说了句:“谢谢。”
  “那就提前跟余兄说一句合作愉快了。”程与舟笑得温和,“我知道你轻易不出山,这回也是我厚着脸皮跟你攀着往日的交情才把你拉来我这清水样板间。你能答应,就是给足我面子了。”
  余书衔失笑。
  这男人本就生的好看,五官舒朗清隽,气质清雅,一笑起来就像那戏文里说的翩翩贵公子一般。程与舟心想,这妖孽要是哪天懒得做室内设计了,靠这张脸也饿不死。
  他无奈摇头,明明两人差不多的年纪,这余书衔就是看起来比他显着年轻。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程兄说笑了。虽说我近来是有闭关的想法,但看过你这几间样板间后确实脑子里生出了许多想法。愿意一试。”
  程与舟点点头:“我信得过你。”
  身后一众同行人员都不由得松了口气,好像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今天他们这些人陪着这位据说在室内设计界大牛级人物的余书衔上上下下看了不下十个样板间,把新楼盘几乎逛了个遍,两条腿都快溜细了。
  从中午逛到傍晚,他们累得跟狗似的,偏偏那两位大佬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虽说这其中也有人心里不爽,但谁都不敢表现出来。虽然他们并不了解这个余书衔究竟有多牛,但能让隆发地产总经理程与舟亲自登门请了三次才请出山,想必肯定不是个小角色。所以一行人这大半天都是赔着小心的。
  “刘主管,把文件准备一下,一会儿跟余总设计师签约。”
  刘主管忙扬起笑脸,一张满是肥肉的脸把绿豆大的眼睛挤成了两条小细缝。
  “早就准备好了。”
  文件签好后那些人便被程与舟打发走了,清水房里只剩下了程与舟和余书衔两人。
  “才六点多。吃个饭去?”
  余书衔笑着点点头:“老板都发话了,岂敢不从?”
  程与舟大笑,拍了他一下:“你小子……”
  ***
  余书衔跟程与舟私交甚好,这次会接下隆发地产新开发楼盘样板间设计的活儿也是有不少人情在里面的。
  余书衔确实是室内设计界的大佬级人物,不仅在国内数一数二,就连世界上都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国内外各大奖几乎拿了个遍。所以能请动余书衔亲自设计,要么关系够铁,要么钱包够鼓。
  跟余书衔认识了这么多年程与舟是知道这个朋友的。别看光环加身快要被神化了,其实就是个很接地气的人。余书衔这人生活态度随意懒散,所谓闭关不过是找个借口躲懒罢了。这家伙明明满身才气,偏生了个懒惰性子。而这次所谓的三顾茅庐也没有旁人想象的那么艰难,不过是他没掌握好时间,三次去找三次这家伙都在睡大觉,概不见客。
  要不是承诺报酬丰厚,他也不能点头。
  财迷一个。
  不过程与舟倒是很喜欢他的性子。他是了解余书衔走到今天这步有多不容易的。他也不是天生懒散爱财,不过是年轻时太劳累太穷苦了,现在事业有成了便想好好享受。
  程与舟今年34岁,余书衔比他小两岁,两人年纪相仿所以还挺聊得来的。
  他自从二十岁开始接触家族产业,到今天也快十五年了。可对于隆发地产他仍不能完完全全掌握,里面嵌了好几个硬钉子。这次新开发楼盘是他上任以来亲手做的第一个项目,自然要做到最好。所以才会叫余书衔来给样板间进行设计。 [由Www.sUsuxsw.Com整理]
  两人离开新楼盘后各自开着自己的车驱往同一个地方,瀚清阁。
  余书衔先下的车,程与舟在后。下车后程与舟看了眼余书衔的车,笑了:
  “换新车了?”
  余书衔挑挑眉。
  程与舟不由得点点头:“你可真舍得,这车我都没下定决心买。”
  “谦虚过头可就是炫耀了啊,隆发地产CEO缺这五百来万?”
  “听着好听罢了。说白了我还不是给我老爹打工的?”
  “我真是痛恨你们这些富二代啊。”余书衔摇头失笑,“不过我记得你对车不怎么感冒来着,这车外形够低调了还是被你瞧出来了。怎么?最近开始研究豪车了?”
  程与舟笑着跟余书衔一同进了瀚清阁,边走边说道:“也不是。是我弟弟,搞了个跑车俱乐部,整天给我洗脑,我想不了解都难。”
  “你还有弟弟?”
  “多新鲜呐?我还有个妹妹呢。”
  “我还以为你独生子女呢。那你弟弟干什么的?同是爱车人士,我倒想认识一下了。”
  “小屁孩儿一个,美国读书呢!你瞧不上他的。不说这些了,一会儿咱俩可得好好喝几杯。上次喝酒都是半年前的事儿了。”
  “就你那酒量还要跟我喝?你确定?”
  “大不了你给我背回公司。”
  “那你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
  五毛都快把嘴里的甘草杏儿砸吧没味儿了才等来美国飞来的那趟航班。
  接机口远远瞧见自己兄弟高兴的跟个什么似的蹦着高挥爪子:“大橙!大橙!这儿!在这儿了!”
  通道里那个个子最高的男孩子嚼了嚼嘴里的口香糖,微微收了收下巴,修长的食指轻轻将鼻梁上架着的墨镜往下移了两寸,眼睛从上边儿缝隙瞧着接机口一蹦三高跟个活猴子似的五毛,笑了。
  五毛那开心的样子活像他美国室友养的那条拉布拉多,上蹿下跳。屁股后头要是有个尾巴都能摇上天去。
  “我操!你可算回来了!”五毛等不及了直接冲上前给男孩儿一个大大的拥抱,那强劲的冲击力差点儿把人撞翻。
  晏橙笑着狠狠抱了下五毛:“是不是想你橙哥哥了?”
  “去你的!”
  两人说笑着出了航站楼,走向等在外面的两辆车。
  “你车给你开来了啊。我媳妇儿开我车,我开你的。”五毛给晏橙介绍了下自己女朋友然后注意力不自觉又转到晏橙身上,“你小子这几年跟他妈大葱似的噌噌长个儿。吃的啥啊?喂尿素了?”
  “滚你妈的!”晏橙笑着锤了五毛一拳,“老子这叫基因优秀!你看我家爷们儿有一米八以下的吗?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跟个土豆子似的?”
  “嘿!你小子喝了两年洋墨水儿现在骂人都不吐脏字儿了是吧?”
  出国前晏橙跟五毛就是好兄弟,这么些年在美国读书两人也没断了联系。虽然大家样子都发生了变化,但那份情谊还是没变过的。
  兄弟俩又侃了会儿便准备分开了。
  “兄弟几个晚上给你组了局子,来不来?”
  晏橙伸手开了自己车的车门,撇了下嘴:“不去。”
  “真不去?一帮朋友想见你呢!”
  “不去。老子累死了,一会儿找我哥吃个饭晚上还得去医院看老爷子。”
  五毛挑了挑眉:“在Addy酒吧给你组的局,真不去?”
  晏橙脚步顿了下,抬眼瞅向五毛:“景春街那个?”
  五毛忍着笑点点头。
  晏橙轻咳一声:“既然盛情难却,那我就去露个面意思意思。”
  “出息!”
  直到晏橙都已经开车走了五毛的女朋友还在望着远去的车屁股星星眼。也不怪她犯花痴,她确实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儿。那五官精致极了,一扬眉一勾唇帅气中还透着邪气。更别提他那令所有女人心动向往的身高了。
  得有一米八五以上了。
  凭她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瞧,身材肯定贼棒,而且床上那活儿指定也不差。真真是个极品啊!能把青春阳光和霸气邪佞集于一身,此人只应天上有啊!以前怎么不知道五毛还有个这么帅的哥们儿?
  “别瞧了!哈喇子都快淌出来了。”五毛捏了捏女友的脸。
  女孩儿瞪了她一眼揉揉自己的脸,想了想忽然说道:“不对啊,我记得Addy是个gay吧啊?你们约在那玩儿真的好吗?没有你这么坑兄弟的吧?”
  五毛挑挑眉:“你知道的还挺多。”
  小丫头正想说不行你们换个地儿,可脑袋里忽然就想起了刚才晏橙的神色,忽然睁大眼睛捂住嘴,看向五毛。
  “不是吧?那大帅哥是弯的啊?”
  五毛拉着女朋友上车,继而发动车子,闻言哼笑一声:“别出去瞎说啊。”
  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但这基本也就是默认了。
  小丫头流下了宽面条泪:“这个世道太不公平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耽美,尝试一下换个感觉。喜欢的多多收藏撒花哈~
  因为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了,所以肯定没有上大学的时候空闲时间多,新书也是推到现在才开。但木头坑品还是很好的,大家可以放心跳进来!
  工作比较忙,所以这一本可能不会像上一本更新那么高频,但基本的日更3000我还是能保证的。只要条件允许我肯定会加更的!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呦~
 
第2章 顽劣少爷
  程与舟这人可能是高位坐久了,这些年越发刻板老气,就连吃个饭也一堆的讲究。
  余书衔瞅了眼他擦拭餐具的动作,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这人毛病这么多,你老婆是怎么忍受你的?”
  程与舟挑挑眉:“我这些毛病可都是我家夫人养出来的,见了她你就知道了,她比我还讲究。”
  余书衔笑了。
  秉持着饭桌上不谈工作的原则,两人聊的话题基本都是家常。
  “你那车不是在国内买的吧?”酒过三巡程与舟的脸微微有点红,想起了余书衔停在外边儿的车随口问道。
  “嗯。前几天才从英国运过来,光是运费就这个数。”说着余书衔比了两根手指头,“肉疼。”

【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本页完)

  • 更多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推荐免费小说
  • [历史同人]遗剑归唐 by 挑兰灯日期:06-14

    《遗剑归唐》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

  •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by 久戈日期:06-14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作者:久戈 文案: 在绑定复仇系统的同时,怀亚特失去了记忆。 只有死得心有不甘才会被系统绑定,你将因此获取复仇的殊荣。 怀亚特:??我并不想啊? 怀亚特:上辈子发生了什么? 系统:权限不足,无法查询。 怀亚特:那我该向谁复仇...

  • 撒娇鬼有糖吃[快穿] by 果姑日期:06-14

    书名:撒娇鬼有糖吃[快穿] 作者:果姑 文案: 唐林远看着是个温温吞吞的贵家子, 实际上就是个撒娇鬼, 吃不得半点苦 对他毫不在意的霸总?撒娇就好。 对他唯恐避之不及的Alpha将军?撒娇就好。 对他冷淡疏离的师尊?撒娇就好。 他最擅长的就是用撒娇为自己创造...

  • 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by 坐下发呆日期:06-14

    书名:反派大呼:虎崽误我![穿书] 作者:坐下发呆 文案: 楚迟穿书了,穿成了一本很久之前看过的复仇虐渣小说里一个反派boss。 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距离这个反派凄惨死亡还有几千年,楚迟对这个寿命感到非常的满意,并决定主角什么的,爱滚哪滚哪,他不...

  •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by 开心是福嘛日期:06-14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作者:开心是福嘛 文案: 景淮睡前看了一本脆皮鸭文学。 主角受出生在一个又穷又古板的中医世家,为了振兴家业,被迫和青梅竹马的男友分手,被家族送去和季家联姻了。 然后攻受开始各种虐心虐身、误会吃醋,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

  • 《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上一篇
  • [历史同人]遗剑归唐 by 挑兰灯--预览[历史同人]遗剑归唐 by 挑兰灯-

       《遗剑归唐》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一生。
      直到那日域外天魔压境,前太子李建成折了一枝宫墙柳,招摇着一张春水桃花面从胭脂美人堆里转出来——
      煌煌一剑越千年,照破万古长夜。
      前太子懒懒笑了一声,隔世惊鸿照影来。
      ——昔年碎剑而亡,今朝魂醒归唐。长睡三月,一梦千年。
      预警:
      *依旧无CP,是隔壁奇遇记的IF线,倘若洪荒不曾回溯。
      *背景非正史,私设特别多,考据党吐槽从轻发落吖QAQ。
      *封面即男主人设,大图见围脖@素手挑兰灯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建成(李昭明) ┃ 配角:接档文《好大人今天也很难》求预收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满级大号回家睡觉。
     
    第1章 
      「君既久藏锋,却如何朝如青丝暮成雪?」
      「尝于混沌探微光,名剑无端惹风月,灼灼血海亦生莲。一朝入迷途,洪荒旧人非旧友,五十弦琴声声彻。」
      「前尘往事,漫如烟云。」
      「只道是——」
      「大梦千年,方觉晓。」
      *
      武德九年秋,长安城。
      连年的战乱似乎并未波及到这座繁华的城市,街道熙熙攘攘,来往的百姓商人穿梭其中,面上难得洋溢着笑容。
      大唐新建,虽仍有一些失地未曾收回,但在这新朝帝都人看来,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罢了。
      毕竟,他们有战无不胜的将军和仁慈显明的开国君主,还曾有一位风评颇佳的继承人。
      新生的帝国展露出无与伦比的生命力,让原本或者观望或暗自下场的邻国都生出了别样的心思,思考着自己的站位。
      帝国现在的继承人,可没有原先那位好糊弄。
      街东酒楼,吆喝来吆喝去的小二穿梭于桌椅之间,麻利地为客人送上酒菜,时而应和一声客人们的高谈阔论。
      “要我说,太子爷战功本不如秦王殿下,这一病可就是现成的靶子了。”
      “是啊是啊,听说这太子爷醒了,醒了又如何?东宫已经易主。”
      “还叫太子爷呢,太子爷换秦王殿下当了,现在啊,该叫宸王殿下了!”
      “你说陛下在想什么呢,废了前头的太子爷,又给了这么个封号,这让其他几位殿下怎么想?”
      “嗨,这位好歹曾经是太子,就算莫名其妙昏迷了几个月被废了,那也还是圣上的嫡长子!当然要区分开来。”
      “说起来,太子、不,宸王殿下这昏迷的也太蹊跷了,东宫和天策府那段时间斗得你死我活,结果宸王殿下这一倒下就是三个月,刚巧在天策府那位上位后醒来,你们说这......”
      “噤声,噤声,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嗨,有什么好怕的,这圣旨都下了,五湖四海谁不在猜想这事儿啊?况且现在的太子殿下带兵在外面了,能有个什么问题?”
      “也是啊,现在的太子殿下用兵如神,且知人善用,想来战乱很快就能平息了。这样一想,换了太子爷也没什么区别啊。”
      “前头那位太子爷手底下可没什么人,哪像现在这位,你看......”
      “你们好大的胆子!皇家内务是你们能议论的?!”
      越来越露骨的讨论让靠窗坐着的几位衣着华贵的男子眉头越皱越高,听了一会儿,其中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双目圆睁,胸口不住起伏,到底是挣脱了身边人的阻拦起身大喝。
      “秦王不在长安,齐王可不是。”
      正兴致勃勃谈论着皇家事的几个客人猛地被这如雷鸣一般的怒吼喝住,回头看到一身材壮硕,面目阴鸷的男子正恶狠狠盯着他们,覆盖了半边脸的疤痕在这样的表情下更为狞狰,不由得被震住了。再看那华贵的衣料,嘴碎了大半天的几人到底是不敢再说话,生怕被这男子教训一般,迅速结账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等到出了门不久,这几人猛然想起来,世传齐王殿下李元吉生来貌丑,脸带胎记,且性情阴沉,猜鸷骄侈,这这这、这里是长安,他们不会那么倒霉,碰上了齐王殿下吧?
      可如果是齐王李元吉,听到他们那么编排天家兄弟,怎么会那么容易放过他们?
      齐王李元吉可是前太子的忠实拥簇......
      几人面面相觑,不敢再细想下去,匆匆离开了这里,回到落脚处后迅速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
      幸好他们并非长安本地人。
      眼睁睁看着那群胡说八道的人离开,李元吉气呼呼地坐下来,转头对方才拦住他的同伴道:
      “三哥,为什么拦着我教训他们?”
      被他唤作“三哥”的青年穿了一身月白的锦袍,眉目俊朗,脸色却有些许苍白,一副气血不足的模样。
      “咳咳,”青年咳嗽了几声,这才抬眼看向李元吉:“大哥才刚走没多久,你就要在长安惹事了吗?他的话你都不记得了?”
      “我当然记得!”李元吉大嗓子吼了一句,话音一落便反应过来,讷讷道:“我就是气不过,他们凭什么这么议论大哥?”
      “他们说的本就没错,莫说是长安,现在恐怕全天下都在议论这件事吧。”
      衣着华贵的病弱青年皱了皱眉头,重重叹了口气:“长安城中还能有所收敛,其他地方...但愿世民不要被这些言论影响到了。”
      “呵,他李世民能被影响个屁?”李元吉不屑地回话:“得了太子之位,可不乐死了。”
      “元吉!”
      “三哥!”李元吉双目充血:“我知道你向来和李世民关系好,谁让你和他是双生子,可你别忘了,你这条命,是谁拉回来的!”
      “四哥,你这话就诛心了。”
      方才一直没有出声,只安静听两位兄长谈话的青年茶杯在桌面上重重一放:“你明知道三哥不是这个意思。”
      “哼,那是什么意思?”李元吉自知话过分了些,他这个三哥自小身体就不好,现在还是拿药吊着命,但他也是实在气不过,遂干脆不再提。
      “你们啊......”锦衣青年苦笑着摇摇头。
      元吉,你还是不明白,大哥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就是不知世民现在,是否查到了大哥的下落......
      自月前大哥离开后,他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哪怕是太子府的旧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父皇新建的宸王府一直空着,不见主人半分人影。各方势力追查了这么久,连前太子一根头发都没有发现,好像这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了长安城。
      不,或许魏征是知道的。
      只是哪怕魏征现在听从大哥留下的话,投入了世民麾下,也决计不会肯告诉他们大哥的下落的。
      锦衣青年摇了摇头,看向窗外的浩渺青空,幽幽地叹了口气。
      *
      就如皇城中人所言,皇家内部继承人更迭的消息早在前太子昏迷之后就传遍天下,尘埃落定后各种阴谋论更是沸沸扬扬。
      在长安城天子脚下,人们议论尚且还会收敛一些。然而天高皇帝远,在远离京城的江南地带,说话可就不这么客气了,毕竟如今大唐新建,却仍有许多地方还处于战乱之中,并未归于大唐治下。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白裙女子踹开院门,大步走了进去。
      此时已是深秋,日光淡淡,庭院枯枝梢头尚还留几分微黄。
      天气渐凉,女子却似感受不到秋日的寒风一般,只一件单薄的白裙挂在身上,赤足在庭院中踩来踏去。
      本是惊艳诡媚的容颜,却在黑瞳中分明的怒火下去了几分妖气。被气得狠了,恶狠狠撅着嘴的模样,竟有些普通女儿家的娇俏。
      而这是从未出现在这个女子身上的。
      “谁这么有本事,把我们婠婠姑娘气成了这样?”
      身后传来的声音似金石相击,婠婠回头,只见一金衣公子抱着双臂,正靠着门扉轻笑。
      这公子模样看起来极为年轻,却有一头霜雪白发,银簪高束,松松散散地垂下来两条金色的发带,尾部还缀着同色的银杏叶状饰品,站姿散漫极了,衣袍纷飞间带着一身令人心折的疏狂。
      “哥哥!你知不知道外面那群人怎么说你的?!”
      说你贪生怕死,说你怕败给李世民,自导自演这一场大病。
      说你技不如人,早该退位让贤,说你如今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废太子。
      看着眼前人云淡风轻的面容,婠婠气得直跺脚,狠狠地偏过头去,不说话了。
      “好啦好啦,随他们去,别为不相干的人生气了。”
      金衣公子随手在门扉边折了一截枯枝,在手里轻轻拨弄着,然后将它举到了婠婠面前。
      “不要生气了,啊?”
      那一截枯死的树枝,在公子举过来的动作间陡然一亮,仿若新生般鲜艳了起来,瞬息间在枝头开出了几朵春色。
      花儿在树枝上巍巍颤颤地抖动着,分外娇艳。
      枯木生花......
      婠婠看着伸到眼前的这一支灼灼桃花,目光落在了桃花后笑得温雅如风的青年身上,到底是不情不愿地接过了花枝,闷闷地“嗯”了一声。
      “你倒是窝在这里落个清静了,知不知道外面都吵成什么样了?”
      闻了闻花香后婠婠撇撇嘴,将花枝作簪挽起了披散的长发,整个人便显得利落起来。鬓边落下一缕发丝,又添了别样风情。
      “吵就吵呗,吵完了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金衣公子耸耸肩,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状:“我还能把他们封口不成?”
      束发的发带随着他的动作从肩头垂落下来,尾部缀着的银杏叶

    《遗剑归唐》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