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19)

时间: 2020-06-14 20:36:29 分类: 今日小说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19)


  夏珺看着他,直白问道:“……我想说,其实我很喜欢你,你能跟我交往吗?”
 
第26章 
  周岁寻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同学们一下的起哄声口哨声提醒着他这并不是幻觉。
  夏珺向自己告白了——他竟然在这样的场合跟自己告白?
  周岁寻完全不能理解, 他不仅感受不到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夏珺或许是喜欢自己的, 更不能接受夏珺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下说出这样的话。
  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对他来说是个人隐私的一部分,他无法接受夏珺当众说出——即便他愿意都不行, 更不用说他不可能愿意。
  夏珺的行为完全是在他的雷区上狠狠踩了一脚还嫌不够, 又用力地跺了几下。这或许也是隐瞒身份的弊端吧, 如果夏珺知道他是这个星球的小皇子,肯定不敢做出这样的事了。
  周岁寻生平头一次面对这样尴尬混乱的场合,没有任何经验, 又有点生气, 连拒绝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但还好,他不是一个人,傅祈砚正在他的身后。
  周岁寻的长时间冷漠也让气氛冷了下来,所有人都没能从他脸上找出半分是愿意答应的模样,连夏珺都只站在原地, 有些不知如何收场地看着他。
  他似乎是想补救, 想再说什么。
  可夏珺这次再来不及说什么,傅祈砚直接走上去,将周岁寻挡在了自己身后。
  现在他心里只有一股冲动, 那就是将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把火烧成渣算了。
  哪怕理智告诉他这个小子不可能知道周岁寻的真实身份,勉勉强强算是情有可原, 可双手对待夏珺的举动却是一点都不客气。
  他过去就揪起了夏珺的衣领,力气大到让夏珺都无法反抗。
  傅祈砚气场冰冷, 而帽子使人看不到他的脸, 黑乎乎一片贴上去时, 甚至都有些吓到夏珺。
  夏珺想要掰开傅祈砚的手:“……你是谁?你做什么?”
  傅祈砚阴沉森冷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语气之间满满都是无法忽视的威胁,气氛完全变了。
  夏珺大概也不愿意在周岁寻面前丢脸,说道:“……你最好现在就放开我,不然被我知道你是谁,我才不会放过你。”
  头一次被这样的小子威胁,傅祈砚冷笑一声,双手用的力更大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傅祈砚当然不会真这么做,可他的脸部表情叫人看不清,语气又这样冷,听着就好像是认真的。
  坐在周围的同学都被突然冒出来的傅祈砚吓到,面面相觑,一时没人敢上前阻拦。而周岁寻站在傅祈砚身后,没阻止他这么做——倒不如说,傅祈砚上去的那一刻,他还安心了不少。
  夏珺的所作所为完全将他冒犯,要是他表明身份,这怎么都是一个轻视调戏皇子的罪名,可夏珺不知道,那就这么教训一下罢了。
  周岁寻不觉得傅祈砚有错,今晚还好傅祈砚来了,要不然这场面是要他怎么处理?
  夏珺不是傅祈砚的对手,落于下风,场面难看。这才有同学上前来劝,可对方是为夏珺说话,因此还没说上两句,周岁寻就先看着对方的衣服烧了起来。
  这下场面就更混乱了。
  周岁寻知道这是傅祈砚的能力,他曾亲眼看着傅祈砚打个响指就生出了火堆。但伤及无辜就不是他想要的了,教训夏珺一个对他来说就够了。
  周岁寻上前拉了拉傅祈砚:“……哥哥,不要这样。”
  傅祈砚是生气,可周岁寻劝他了,他怎么都得收手。
  再待在这里也不好,傅祈砚松开了手里的夏珺。
  “你不说你叫什么也没关系,我会知道的。等我查到你,结果都一样。”傅祈砚最后威胁了一句,“以后离傅寻远点,再让我看到你,我打断你的腿。”
  说罢,傅祈砚就拉着周岁寻离开了。
  傅祈砚是独自开车来的,他让周岁寻先上了车,进去后摘下帽子——周岁寻一直盯着他,头一回看到脸色这么臭的傅祈砚。
  傅祈砚问:“这小子在学校里也这么占你便宜吗?”
  周岁寻连忙摇头:“没有,在学校里他看着挺正常的,也不知道今晚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这样了。”
  想到自己跟夏珺的匹配度竟然有73%,周岁寻就不愿接受,他觉得肯定是酒吧里的测试机器坏了。他很不喜欢夏珺的所作所为,他们的真实匹配度绝对不可能是测出来的数值。
  “他叫什么名字?”
  周岁寻感觉傅祈砚的语气很危险,反有点不敢告诉他了,只说:“……他是班长。”
  但这样就够了,周岁寻入学所有事项都是傅祈砚一手安排的,他知道这个班的班长是谁,虽然记不得名字,至少能记得他父亲是校董事会的,姓夏。
  路上傅祈砚没多说什么,是到了家后,才对周岁寻说:“以后不能去这样的地方了,你也不应该去这样的地方。”
  周岁寻对酒吧还是毫无了解,傅祈砚这么说,他就顺着问:“为什么?那不是我能去的地方吗?”
  “你是小皇子,当然不能去那样的地方。”
  但傅祈砚这个说辞让周岁寻不太能接受。
  又出现了,这是他听过最多最不喜欢的话。
  尽管他一切的尊贵都是小皇子的身份所给,可一切的束缚规矩也是这个身份带来的。
  “……可是你说过,我在傅家能做在皇宫时不能做的事情。这是班级的聚会,大家都在那里,难道我也不能去吗?”
  “这也分情况,像刚才这样的地方,你就是不能去。”傅祈砚道,“要是让帝后知道你去了那样的地方,肯定会以为是傅家没有做好。”
  “……所以,你是怕皇宫怪罪吗?”
  想到可能是这样,周岁寻莫名有些低落。
  刚看到傅祈砚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他是很惊喜的。虽然对着夏珺出手的傅祈砚让他觉得有些危险,可他喜欢像那样被傅祈砚维护在身后的感觉。
  他希望傅祈砚做这一切是为了他,单纯只是为了他,而不是因为他的身份,或他们之间的某层关系。
  可问出口后,周岁寻就知道自己的问题多傻了。
  要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他们的关系,他跟傅祈砚也不可能会有这一步。
  “当然不是,我是在生气。”傅祈砚道,“那个混蛋小子对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以后还怎么放心让你去学校上课。”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周岁寻愣了愣,他觉得自己隐隐约约好像能抓到傅祈砚的重点:“……是因为他对我说了那些话,所以你生气了吗?”
  傅祈砚当然是为了那些话在生气。
  周岁寻这才去了学校多久,这就被别人盯上了?那将来得是什么样了?
  但被周岁寻这么一问,理智回来了几分,他又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并没有为了这些话生气的资格。
  他们的结婚协议还一人一张在手上呢,上面明白写着不会干涉对方是否跟别人在一起,最多是要求低调罢了——关键是,这张协议还是周岁寻亲手写的。
  傅祈砚意识到自己的怒火毫无道理甚至是越界了。
  于是接着说道:“当然,更多还是因为担心你。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都是夫妻,你的事都是我的责任,我不希望你会遇上任何危险。像刚才那样的地方鱼龙混杂,你真的不能去。”
  而周岁寻才有些期待希望的心情,因为傅祈砚这几句降到反比先前更低的地方去了。
  果然还是因为这样,他们之间也只能这样吧。
  明明今天是傅祈砚回来的日子,气氛不该像现在这样的。
  之前他不在的时候,周岁寻心里希望他能回来,还想着等他回来后一起安排茶会的事。结果被一场意外搅了个干净不说,还拉着周岁寻再度确认一遍他们这场关系的真实。
  周岁寻心头低落下来,但自尊心不允许他展露分毫,面上还是平日里该有的样子:“……嗯,那我知道了,我以后不去了。”
  小皇子的答应本该让傅祈砚安心的,可傅祈砚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他似乎感受到了周岁寻微妙的情绪变化。
  但说不出个具体所以,最后只道:“嗯,以后不去就行了。至于刚才在酒吧那样,我也有些冲动了,后面的事情我会负责安排好,大概需要几天,这几天你就先在家里休息吧。”
  周岁寻没有异议地点点头,他也不想明天就再次看到夏珺:“好,你安排就是了。”
  换作往日,傅祈砚不至于跟这么一个孩子生气,再说夏珺又不知道周岁寻的真实身份,不知者无罪。
  可一回想起夏珺拉扯周岁寻的画面,想到夏珺对周岁寻说过的那些话,他就暴躁,随时都有可能走火。
  他没太为难夏珺,但是非常过分地刁难了一下夏家,差点连同其他董事一块儿挤出了夏珺父亲在学校的位置——当然,找的理由也波及无辜。傅南星无辜躺枪,他成了理由,是因为夏珺在学校欺负了傅南星,所以傅祈砚才会如此。
  傅南星觉得自己好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关键是,傅祈砚的操作让他在混乱这条路上更进了一大步——所以哥哥跟小皇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是真夫妻还是假夫妻?要是真夫妻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协议?可要是假夫妻怎么都不至于做到这步吧?
  傅南星终于受不了,决定向傅祈砚问个清楚。
  怕问不好会被傅祈砚打,他问的时候还跟傅祈砚保持了一定距离,方便傅祈砚手或脚万一过来,他能为自己的逃跑争取宝贵时间。
  这个准备当然是正确的,因为他真的差点就被傅祈砚打了。
  因为酒吧的事,傅祈砚这两天也正烦。
  他感觉跟周岁寻的相处哪里出了些问题,偏找不着原因。
  怎么看酒吧的事情都已经算过去,他跟周岁寻也没起争执——可这两天的相处总有一种奇怪,傅祈砚觉得周岁寻比以前更注意跟自己保持距离。
  之前睡觉时总会不知不觉转到自己怀里的人,这两晚却睡得无比规矩安稳,偶尔不小心过来一些,都会立刻缩回去。而他在外面时还能收到周岁寻满满的消息,回来之后周岁寻却不怎么跟他说话了。
  就算看着还是跟平常一样温柔礼貌,但傅祈砚清楚这是假象。
  难道是小皇子讨厌自己了?难道是管他去酒吧这件事让他不开心了?难道他跟那个班长真有什么关系不满自己妨碍了他?
  这样的状态又叫人不能做什么的。
  因为他们不是吵架,所以根本不存在说开什么。他们之间也不存在夫妻关系,所以更无法就这点问清楚。
  傅祈砚能做的是尽量忽视这件事。
  他警告自己不能僭越,如果小皇子不喜欢他这样,他不可以再管太多。他们跟之前一样,保持住该有的和平友好就行了。
  偏傅南星喜欢在这样的时候撞枪口。
  傅祈砚在大书室里找资料,傅南星偷偷摸摸地过去。
  里面安静,傅祈砚都能察觉到他的脚步声,傅南星还没走到身边,傅祈砚就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南星没料到自己就被这样发现了。
  他不是故意暗中接近不发出声音,只是介于自己要问的事情有些紧张,所以不知不觉就搞得鬼鬼祟祟了。
  傅南星保持些距离站住了,他看向傅祈砚,问:“……哥,我最近有件很好奇的事情,跟你有关。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要是问你,你能将真相告诉我吗?”
  “不能,你可以滚了。”傅祈砚毫不犹豫地拒绝,他对傅南星这惹祸精没有半点期待,“不要妨碍我找资料,不然我亲手把你丢出去。”
  没想到亲哥如此无情。
  但傅南星没有放弃:“……难道你不好奇我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吗?”
  “不好奇。”傅祈砚道,“你是准备现在自己出去,还是等会儿我一脚把你踢出去?”
  事实证明在傅祈砚这边卖关子是没有用的,傅南星觉得傅祈砚的好奇心可能是被千斤石头糊住了,勾不起来不说,还得把钩子拗断了。
  他忍不住了,自己实说道:“……我在小皇子那里看到了你们的结婚协议书,你们原来只是假结婚吗,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傅祈砚终于有反应了。
  刚才看傅南星还是无谓淡定的眼神,一下犀利了起来,盯着傅南星:“你怎么看到的?”
  傅南星循着本能后退了一步,傅祈砚的眼神叫人有些害怕:“……我就是去问小皇子借书的时候,不小心在书架上看到了。我也不敢问他,所以才来问你了。”
  傅祈砚将手里的书重重合上,“啪”的那声都让傅南星心惊,傅祈砚开口:“这件事情你不用知道,也不许跟任何人提起,不然你就没了,明白吗?”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19)】(本页完)

  • 更多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19)推荐免费小说
  •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日期:06-14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

  • 与巨巨的白月光争锋 by 柒耳日期:06-14

    《与巨巨的白月光争锋》作者:柒耳 日常战斗模式 一、 白月光:他根本不爱你,他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我。 林锐:爱不爱的得用实际行动证明,比如说,你们睡过吗? 白月光:你! 林锐:嗯,是我,我们睡过。 二、 白月光: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和默契根本不是...

  • 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日期:06-14

    《小老弟!整一个?》作者:木松音 文案: 一开始余书衔以为晏橙就是个清秀单纯的小白兔、充满青春活力的翘屁小嫩男。 初见。 晏橙微低着头,声音很轻不敢看他,说话时手指还微微哆嗦,一口一声哥叫的是又软又好听。 后来。 晏橙红着眼圈可怜巴巴地跟他借钱...

  • [历史同人]遗剑归唐 by 挑兰灯日期:06-14

    《遗剑归唐》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

  •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by 久戈日期:06-14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作者:久戈 文案: 在绑定复仇系统的同时,怀亚特失去了记忆。 只有死得心有不甘才会被系统绑定,你将因此获取复仇的殊荣。 怀亚特:??我并不想啊? 怀亚特:上辈子发生了什么? 系统:权限不足,无法查询。 怀亚特:那我该向谁复仇...

  •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19)》上一篇
  •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预览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安因反派在选秀节目被冷落,无人捧场时。
      虚拟恋人叫来一帝国的人,险些挤爆观众席。
      反派:“……”
      祝轻安被黑子讽刺没钱贫穷时。
      虚拟恋人让一队价值千万的豪车,在黑子面前来接送祝轻安…去上洗手间。
      全帝国都以为祝轻安谈了个强大的恋人。
      “您恋人的资产达到几千亿了?是帝国首富吗?”
      “您恋人的地位是不是比皇帝还高?”
      祝轻安:“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有个纸片男人而已qwq”
      =
      我不想我们再隔着一个世界般的冰冷屏幕。
      ——我想亲手碰他,亲他,抱他,圈养他。每天萌生而出的渴望和占有欲,能让我发狂。
      他是我的全世界。
      【拒绝在评论区提起本文以外任何文、游戏等,拒绝Ky喷子,谢谢。】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娱乐圈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轻安,秦恒翼 ┃ 配角: ┃ 其它:企鹅搜索“咬猫耳朵的窝”有番外
      一句话简介:我的虚拟恋人超有钱。
     
    第1章 
      星际城郊外,云梦流浪动物生活基地。
      “过来。”少年独有的温润清澈声音,在微风中响起。一大群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小动物,随之起身,呼噜呼噜地朝声源凑去。
      祝轻安站在暖融融的阳光中,穿着米色及膝大衣,半张娃娃脸埋进棉花似的羊毛围巾里,只露出一对洋溢着笑意的莹黑眼眸。
      他蹲下身,给小动物们喂起小肉干。许久,他终于喂饱了这些崽子们。拍拍衣角上的小爪印。准备走进基地里的休息屋。
      祝轻安是这家流浪动物基地的老板,也是唯一一个员工。
      他生活拮据,在横城当群演,偶尔打些小工。
      唯一能让他骄傲的,只有这家只属于他、小小的流浪动物生活基地。虽然不像那些著名的大基地有很多员工、很好的设备资源。
      但已经足够了,有很多毛茸茸都爱着他。
      祝轻安打开光脑,草草瞥了一眼光脑桌面,倏然发现桌面多出一款软件。
      白色方形框,中间有个黑色爱心。
      底下有个小字《虚假爱情》
      病毒软件?
      祝轻安第一反应便是拖动软件图标,丢进垃圾桶删除。可他不小心戳到了图片,屏幕立马暗下来,变成一个黑白爱心相间的背景,中间弹出一个白底黑字的文字框。
      [这是一款光脑手游游戏。]
      [欢迎来到《虚假爱情》,这是款关于爱的养成游戏。]
      [您将在这里遇到游戏主角——秦恒翼。]
      [秦恒翼意外失忆,不记得一切,甚至忘记自己的名字。性情变得狂躁不安,渴望被爱被安抚。]
      [您需要声称您是最爱他的恋人,安抚他,爱他……哪怕这份爱是扮演的。]
      简单来说。
      就是游戏主角失去一切记忆,性情狂躁不安。与主角素不相识的玩家,为了安抚主角,必须善意地欺骗主角——“我是最爱你的恋人。在你失忆前,我们就相爱过好长段时间,我很爱你,可以照顾你……”
      很刺激。特别是不小心被发现真相后。
      但不必太担心主角会怀疑,主角记忆一片空白。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否真有个恋人。大概这也是这款游戏叫《虚假爱情》的原因。
      [本游戏无需氪金,拒绝肝帝,游戏主角亲自为你花钱,守护你,甚至改变你的命运,走上人生巅峰。]
      祝轻安本不敢兴趣,可看到最后一句话,愣了下来。
      帝国最有名的游戏,也不敢这么声称……游戏主角再厉害,也都是没用的纸片人。
      这三无游戏想搞什么?
      [是否选择开始?]
      神使鬼差下,祝轻安点了开始。
      [您的扮演恋人旅程开始了,祝您愉快。]
      黑白背景图散去,屏幕再度陷入黑暗。
      祝轻安抿起唇。这是款三无的小游戏,他要求不高,做好了看一个满满的马赛克画风游戏的准备,顺带一卡一卡的游戏体验、以及逻辑死的游戏剧情。
      漆黑画面弹出一个字框。
      [请玩家戳戳屏幕,点燃蜡烛!]
      祝轻安戳戳屏幕。
      咔嚓。
      一个暖黄色的亮光从他的位置散发而开,照亮了方圆内。
      游戏的视角很广,能一眼将空间收入眼帘。
      这是个没有窗户没有门的四方小空间,墙壁地板灰扑扑的……
      只有一张小铁床……
      祝轻安抬眼望去,游戏随之将视线转到铁床前。
      他也被吓一跳。
      床上坐着一个男人。那便是名叫秦恒翼的游戏主角。
      男人很高大,小床根本容不下他。他只能坐着床靠着墙壁。
      他身穿黑色衬衫,很好地将他修长的身材勾勒出来。但衣服却不是光鲜亮丽的,沾满干涸的褐色血迹和尘土。
      他长得很俊美,即使光线昏暗,也能看得出他面廓刚硬,鼻梁高挺,偏欧式的五官。
      他似乎在睡觉,没察觉到有人靠近。
      祝轻安松口气。
      可下一秒,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正好和他对视。
      ——这是双深邃晦暗的深红色眼睛,像浸满了粘稠腥甜的血浆,令人毛骨悚然。
      祝轻安:“……”
      虽然现在是星际社会,人种混杂,但绝对不会有红色眼睛的纯人类。
      除非是外星类人、非生命体、人外混血……
      这个游戏太缺乏常识了。
      男人看见了祝轻安,站起身,一步步地朝对方逼近。
      皮鞋踩在地面响起啪嗒嗒的低沉声音。
      阴森恐怖的气氛呼之欲出。
      下一秒这男人似乎就会裂成血呼呼的两半,尖笑着朝祝轻安袭来。变成个恐怖游戏。
      男人望着祝轻安,红眸微眯,薄唇微启。
      “你是谁?”
      他的声音从光脑中传出。
      很好听,有着一种成熟与沉稳感,磁性暗哑,像古老的大钟,久久在祝轻安耳边回荡。
      祝轻安:“……”
      他怎么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想径直点叉,却退不出。
      一个红色的紧急提示框框弹出。
      [请玩家尽快回答主角的问题!]
      [答案提示:现在您要做的,是声称您是最爱他的恋人,给予他安抚,先让他的情绪安定下来。]
      祝轻安:“…………”
      游戏里的男人静静地等待。
      祝轻安细细瞅着男人安静的模样。
      男人的眼睛虽然是红色,但睫毛很长很软,恰好能挡住眼眸,头发也有点微卷,软蓬蓬的样子肯定很好摸。
      像基地里那头因为打仗残疾被丢弃的犬科战斗兽。它也丢失了记忆,很大很壮,但性情活泼温顺,每天都有很多问题。
      祝轻安会一一帮它回答。
      作为回报,它会给毛茸茸的犬尾巴给他摸。
      这游戏画工似乎做得不错,值得一玩。
      祝轻安决定按游戏提示的做。
      他最近在做群演,偷师过几把小演技,更不乏做过一些苦情配角。
      他长着一张白皙清秀的娃娃脸,微垂的眼睛天生看起来就水盈盈的,眼眶和脸颊还带有点草莓色的红晕。
      是一幅很想让人抱在怀里亲吻的相貌。
      他慢吞吞地开口,声音温软清晰,轻易就能表达出委屈的情绪,甚至还带有点害羞深情的意味:
      “我是最爱你的恋人。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
      作者接档文《厉鬼们都想圈养我》文案,已开文:
      作者接档文《收养厉鬼反派们后》文案:
      季糖有一座厉鬼收容所,日常任务便是为它们清除怨气,给予它们求而不得的温暖。
      他面对受过童年虐待,而手提电锯报复社会的少年厉鬼时:“放下电锯。握住我的手,你永远是我最疼爱的男孩。”
      面对在战场上冤死,成为历史罪人的将军厉鬼:“即使万人质疑你又如何?你永远是我的英雄,我是能为你摇旗呐喊、簸土扬沙的不二之臣。”
      面对双耳被人刺聋的音乐家厉鬼:“你听不见一切没关系。你能感受温暖的怀抱、炙热的亲吻。以及我的爱,就好。”
      后来,他成了厉鬼间的第一团宠。再后来,他撩过的厉鬼大佬们发现了彼此的存在。
      *
      死去的我以为一切都会结束。
      直到我遇到了你。
      黑白天空变得深碧湛青。万里冻土从此冰消雪融。
      心脏再次炙热地跳动,眼泪夺眶而出。
      ——你是比生命更温暖的存在。
      *治愈救赎,修罗场。精分攻。
     
    第2章 
      游戏内。
      男人望着面前声称是自己恋人的祝轻安,微微皱眉,眼里闪过几丝疑惑。
      祝轻安:“……”
      游戏画面和人物做得太过真实,以至于让他觉得自己在面对真人。
      很紧张,很刺激。
      祝轻安缩缩脖子,后背绷得很紧。他怕男人怀疑,再次强调了他“爱慕”对方的人设。
      “我一直很喜欢你……我爱你,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问题。”
      少年的声音特别轻柔温软,很深情,像把小羽毛。眼睛也总是干干净净的,像纳入了无数颗小星点,笼罩住他眼里的男人。
      秦恒翼一愣。
      他虽然失忆了,但他凭着感觉——莫名地觉得这次第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