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5)

时间: 2020-06-14 20:36:29 分类: 今日小说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5)


  皇宫里好久没有像这样热闹了,宫人偷偷去外面看了一圈,跑着回了周岁寻的宫殿,进门就嚷道:“小殿下,今天外面可热闹了,大家都等着见到你呢。”
  周岁寻却没有多少开心。
  虽然一身锦衣华服将他衬托的更加贵气,可他脸上没有笑,甚至连一丝期待都没有。他光着脚踩在用花瓣铺出的路线上,最后抱着猫在自己的床边坐下,只淡淡地一句:“这样啊。”
  宫人想哄他开心,只是一直都不知道周岁寻是为了什么不开心:“傅家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我瞧见他们已经进入皇宫了。”
  于是周岁寻的心情更紧张了。
  来了来了,躲不掉的真相揭露终于要来了,只希望到时候傅祈砚看到要娶的人就是自己时不要太惊讶,这样周岁寻还能表现得自然一些。
  不过比较周岁寻从几天前就安静地等待着这天的到来,傅祈砚忙多了。
  越临近婚礼,事情越多,心里也紧张,莫名其妙地梦到好几次小皇子在婚礼前夕突然逃婚了,醒来后傅祈砚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期待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是该庆幸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但到婚礼当日,他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下来。
  一切都已经成了定数,小皇子没有逃,他更不能逃。
  傅家是知更星首富,这回轮到傅家长子结婚,自然是将最气派最招摇的行头都拿了出来。其实照傅史德的想法,最好是能让所有人都看到这场婚礼的进行,让所有人都知道傅家现在是皇室亲家。
  但帝后并不允许他们过度张扬,所以他只好打消想来场强制星际直播的念头。
  傅祈砚是骑着火马步入皇宫的,一路到了小皇子的宫殿门口才下,然后就被蒙上眼睛——因为这是一场越过阶级的婚礼,作为对小皇子从此忠心不二的保证,他必须处处按照传统规矩进行。
  他被要求在被蒙上眼睛的情况下找到小皇子所处。然后单膝跪在小皇子面前,亲吻他的脚背,向他宣誓自己的忠诚,在得到小皇子的许可后,他才能摘下黑布。
  对傅祈砚而言,要找到周岁寻并不是难事,他记住了周岁寻身上独特的香气,而在双眼失去视线的情况下,嗅觉就变得格外灵敏,他几乎没什么困难地就确定到了周岁寻所在的位置。
  稍微蹲下身摸了摸地,果然都是铺着的花瓣,傅祈砚就知道自己找对了。
  再顺着在往旁边摸了摸,他就摸到了周岁寻的脚,毫不费力。
  不过被傅祈砚摸到的时候,周岁寻下意识就往后收了收脚。傅祈砚原没想着要去抓他的脚,反而是周岁寻一避,傅祈砚就用力抓住了。
  小皇子的脚很小,能完全被自己握在手掌里,皮肤略有些凉,不过却很柔软。一摸就知道是娇生惯养大的,连脚摸着都很细腻。
  傅祈砚像完成任务一样在他脚背上亲了一口,但他感受到小皇子在那一刻都颤抖,就更用力地握紧了,而后说道:“往后我将忠心于您,请您嫁给我。”
  照理而言,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小皇子就该允许他拿下蒙着眼睛的黑布了。但傅祈砚等了许久,都不见得面前的人有说话。
  一直到他都要以为自己握错了脚亲错了人后,才听着小皇子终于开口:“……你可以将黑布揭下来了。”
 
第7章 
  听到终于可以将黑布摘下来,傅祈砚才放下心,这声音是小皇子的,不是别人。
  他单手将黑布解开,光明重回的一瞬,他最先看向的是自己的手——那里面还包裹着小皇子的脚掌。
  脚趾根根圆润可爱,脚背细腻白皙,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尊贵的小皇子连脚掌都透着娇气。
  视线这才从下往上走去,傅祈砚去看这小皇子到底长什么模样。
  或许心里是有着那么一点两点好奇期待的,毕竟这是自己未来的配偶,也是至少未来几年内,傅家需要照顾讨好的对象。
  目光落在小皇子那张白玉般的脸庞上时,傅祈砚还有一点庆幸,还好不是长相奇特之人,这位小皇子生的精致极了。眼眸是好看的灰蓝色,鼻梁秀气高挺——就是轻皱着细眉,嘴唇微抿,似乎是有些不开心。
  傅祈砚还以为他是因为今天要举行的婚礼而不高兴,可当他将小皇子的模样完全看尽后,隐隐约约就觉得,这人的面貌无比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傅祈砚盯着周岁寻,他确定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小皇子,可到底是在哪里,怎么一下子就想不起来了。
  周岁寻被傅祈砚这样盯着,心跳加速,紧张起来。
  他不确定傅祈砚是不是认出自己了,毕竟他们见面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而今天他算是隆重打扮了一番,或许相较先前有些不同。
  但即便现在傅祈砚还没认出也是暂时的,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是谁了。
  只是按照规定,他也需要亲吻傅祈砚的额头,宣以同样的誓言。
  所以周岁寻趁傅祈砚还没反应过来的间隙,立刻俯身亲吻了他的额头,说道:“我愿意。从此我会尊重您,忠诚于您。”

  周岁寻俯身靠近的那一刻,身上的奶糖香气最浓烈。
  傅祈砚嗅到满鼻腔的香气,宛若大梦初醒——这就是小黑啊,就是这一个月来,自己将皇家巡逻队附近居民都查了一遍,却始终没有找到的那个小家伙。
  傅祈砚满眼不敢置信,他平生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事,他还在处处寻找这个带有神奇能力的小家伙,结果他竟然就是这个星球的小皇子,今天正在自己面前。
  他是很少将情绪外露的人,可此时此刻完全呆滞傻眼,再想,难怪上一回来的时候小皇子不肯见自己,原来是因为这样,竟然是因为这样。
  他还在想自己要娶的小皇子到底是长什么模样,结果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就已经相处过几天,而自己更是看中了他的能力。
  就一点很不好。
  傅祈砚想起来,当时他听到了自己跟傅史德说话,问自己是不是不愿意跟小皇子成婚,那时傅祈砚觉得他多嘴,现在想,大概是那些话伤到了他。
  四目对视。
  他们就这样看着彼此,双方眼神复杂,谁都没动。
  周岁寻连眼睛都没眨,傅祈砚经过盛装打扮,一身贵族英气,看上去俊朗不凡。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岁寻就觉得他长得好看,可那回傅祈砚穿着随意,说话又嚣张直白——或许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对比,所以周岁寻愈发觉得他今日与众不同。
  他们默默对视不语的时间维持太久,久到站在一旁的宫人忍不住提醒:“两位殿下该去向帝后行礼了。”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这才将两个人点醒。
  周岁寻觉得傅祈砚一定是认出自己了。他不敢去看傅祈砚,但目光还是会忍不住往傅祈砚身上落——他会不会因此生气?会不会无法接受自己对他这样的隐瞒?
  可从傅祈砚的表情来看,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周岁寻看着他起来,接着将自己横抱起,然后一步步走出了房间——在到傅家以前,周岁寻的双脚不能落地,反是需要步行的地方都必须由傅祈砚抱着,或落在花瓣铺满的地上。
  从周岁寻的宫殿到帝后的正殿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这跟刚才让傅祈砚蒙眼找人一样,都算是对他的考验,而且一路还有许多宫人相随,傅祈砚也不能够偷懒。
  周岁寻抱着傅祈砚的脖子,心里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他觉得到这步自己或许该说些什么,可又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因此只有沉默应对,一直没有开口。
  身后的宫人并没有跟很近,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傅祈砚先开口说话,他说:“原来是你,难怪我找了许多叫小黑的,却没有一个是你。”
  傅祈砚这么说,周岁寻脸都红。
  现在看,当时自己隐瞒身份还编造这样一个假名的行为好像特别蠢。
  “我……”周岁寻只说出这么一个字,其他该说什么,就不知道了。
  这种感觉太尴尬了,跟他心里想的一模一样,唯一好些的地方是现在他被傅祈砚抱在怀里,所以不用去看傅祈砚是什么模样。
  当然,傅祈砚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开始懊悔,要是先前没让周岁寻听到自己跟傅史德说过什么就好了,这样现在他还能说些场面话出来。就算周岁寻是不是金尊玉贵的小皇子,单是为了他的能力,傅祈砚都保证会好好对待他——更不用说傅家还需要他在整个贵族阶级中站稳脚跟,至少在这个目的达成以前,傅家都会对尽可能对他好。
  偏偏他当着周岁寻的面表达过对这桩婚事不是很满意的样子,眼下再想着补救显然是有些晚了。
  难怪上次周岁寻都不愿意见他,即便到了房间,还要用大屏风将他们隔开。
  不过再想到上次,傅祈砚就顺着想到,哪怕是那样的前提下,周岁寻都还是给自己送了礼物——那水晶上全是周岁寻的味道,也许他就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他了,只是他一直没有发现。
  傅祈砚又觉得,也许一切都还有补救的机会。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傅祈砚直白地问道,“在飞船里的时候你不说,我能理解。可为什么上次也不见我,还不告诉我?”
  周岁寻之前也觉得自己这样隐瞒不好,可被傅祈砚质问,就下意识为自己辩解:“如果你有心,你上次就该发现我是谁了……”
  周岁寻这么说也没错,傅祈砚也觉得自己的反应迟钝太多了,竟一直到今天才发现。
  抱着周岁寻到了帝后的殿内,傅祈砚才将他放下,周岁寻光着脚落在花瓣里。
  向帝后辞行后,傅祈砚就算完成接新娘这步了,接下去便是坐马车离开皇宫,带着周岁寻前往傅家打造的宫殿内举行结婚仪式。
  周岁寻站着,而傅祈砚是单膝下跪。
  帝后对这桩婚事没有任何不满,傅祈砚除了没有贵族的身份外已经是各项条件最适合周岁寻的人。更不用说傅家富可敌国,与他们结亲,对皇室而言也有不少好处。
  帝后能说的无非就是那些官方的祝福说辞,让他们互相扶持互相照顾。
  辞别帝后后,周岁寻又被傅祈砚抱着坐上了马车。
  这时,宫人将半张面具递到傅祈砚手边:“请殿下为小皇子戴上吧,这是皇后的吩咐,小皇子的模样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看去了为好。”
  傅祈砚没有立刻接过来,他先看了看周岁寻,似乎是在等待他的意见。
  周岁寻下意识就差点顺从答应,只是想到从今天以后,他就要去到别的地方生活了——为终结父母对自己的提防担忧,他想自己已经将能做尽的事情都做完了,这面具就像是宫中层层将他围绕的枷锁,但现在他已经不想再被这些东西束缚了。
  最后周岁寻说道:“不用,我不想戴,我的模样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宫人犹豫说道:“皇后也是为了小皇子考虑……”
  周岁寻没等对方将话说完,又坚决说道:“我不戴。”
  宫人将目光投向傅祈砚,但傅祈砚也没有将面具接过来。
  毕竟之后要跟自己相处的人是周岁寻,而周岁寻又有他心心念念想要的能力,自然是周岁寻的看法更重要些。
  傅祈砚道:“不戴面具,我们出发吧。”
  两位都不答应,宫人只好退下了:“是。”
  由十二只独角兽拉着的马车终于出发了,周岁寻跟傅祈砚并排坐着,这路上没再说什么话。
  因为马车很快就会驶出皇宫,路边能看到的民众也渐渐多了起来。
  周岁寻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但心头却没什么紧张害怕的情绪。前后有宫内最专业强大的护卫送行,身旁还是能力不凡的傅祈砚,周岁寻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遇到危险。
  周岁寻的心情又莫名轻快起来,看着路两边围着的民众都在笑着冲他挥手打招呼,有好多人都在为了这件事情高兴,他也应该高兴,而不是愁眉苦脸的。
  很快到了傅家,一下马车,周岁寻就看到了地上用花瓣铺出来的一条长道,竟从大门的位置一直铺到了举行婚礼的正殿。
  要知道皇室婚礼上,即便是只用来踩的花瓣,那都是非常珍贵罕见的。
  可皇宫里都只是铺在周岁寻房间跟帝后殿内的花,傅家却直接铺了一条路出来。
 
第8章 
  周岁寻看着眼前这条花路,先是意外,后是担忧——这里到正殿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难道这条路都要他自己走吗?
  傅家里面的人可不比皇宫的少,坐在马车上周岁寻还没什么感觉,但要在被这么多人盯着的情况下步行,他难免不好意思。
  好在傅家也就只是为了显摆炫耀而已,没有真让周岁寻步行的道理,最后周岁寻是被傅祈砚背进去的。
  毕竟周岁寻的身份高贵,傅祈砚或抱或背,也是意料当中。
  婚礼仪式在布置华丽精美的正殿内举行。帝后已经到场,在他们的要求下,能够亲身步入殿内目睹这场婚礼经过的人并不多,这让周岁寻略安心。
  证婚人是一位活了上百年的“老仙人”,他饲养了一个“水神”,如今像是专为皇室服务,在其他贵族的婚礼上都很少露面了。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5)】(本页完)

  • 更多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5)推荐免费小说
  •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日期:06-14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

  • 与巨巨的白月光争锋 by 柒耳日期:06-14

    《与巨巨的白月光争锋》作者:柒耳 日常战斗模式 一、 白月光:他根本不爱你,他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我。 林锐:爱不爱的得用实际行动证明,比如说,你们睡过吗? 白月光:你! 林锐:嗯,是我,我们睡过。 二、 白月光: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和默契根本不是...

  • 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日期:06-14

    《小老弟!整一个?》作者:木松音 文案: 一开始余书衔以为晏橙就是个清秀单纯的小白兔、充满青春活力的翘屁小嫩男。 初见。 晏橙微低着头,声音很轻不敢看他,说话时手指还微微哆嗦,一口一声哥叫的是又软又好听。 后来。 晏橙红着眼圈可怜巴巴地跟他借钱...

  • [历史同人]遗剑归唐 by 挑兰灯日期:06-14

    《遗剑归唐》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

  •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by 久戈日期:06-14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作者:久戈 文案: 在绑定复仇系统的同时,怀亚特失去了记忆。 只有死得心有不甘才会被系统绑定,你将因此获取复仇的殊荣。 怀亚特:??我并不想啊? 怀亚特:上辈子发生了什么? 系统:权限不足,无法查询。 怀亚特:那我该向谁复仇...

  •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5)》上一篇
  •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预览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安因反派在选秀节目被冷落,无人捧场时。
      虚拟恋人叫来一帝国的人,险些挤爆观众席。
      反派:“……”
      祝轻安被黑子讽刺没钱贫穷时。
      虚拟恋人让一队价值千万的豪车,在黑子面前来接送祝轻安…去上洗手间。
      全帝国都以为祝轻安谈了个强大的恋人。
      “您恋人的资产达到几千亿了?是帝国首富吗?”
      “您恋人的地位是不是比皇帝还高?”
      祝轻安:“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有个纸片男人而已qwq”
      =
      我不想我们再隔着一个世界般的冰冷屏幕。
      ——我想亲手碰他,亲他,抱他,圈养他。每天萌生而出的渴望和占有欲,能让我发狂。
      他是我的全世界。
      【拒绝在评论区提起本文以外任何文、游戏等,拒绝Ky喷子,谢谢。】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娱乐圈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轻安,秦恒翼 ┃ 配角: ┃ 其它:企鹅搜索“咬猫耳朵的窝”有番外
      一句话简介:我的虚拟恋人超有钱。
     
    第1章 
      星际城郊外,云梦流浪动物生活基地。
      “过来。”少年独有的温润清澈声音,在微风中响起。一大群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小动物,随之起身,呼噜呼噜地朝声源凑去。
      祝轻安站在暖融融的阳光中,穿着米色及膝大衣,半张娃娃脸埋进棉花似的羊毛围巾里,只露出一对洋溢着笑意的莹黑眼眸。
      他蹲下身,给小动物们喂起小肉干。许久,他终于喂饱了这些崽子们。拍拍衣角上的小爪印。准备走进基地里的休息屋。
      祝轻安是这家流浪动物基地的老板,也是唯一一个员工。
      他生活拮据,在横城当群演,偶尔打些小工。
      唯一能让他骄傲的,只有这家只属于他、小小的流浪动物生活基地。虽然不像那些著名的大基地有很多员工、很好的设备资源。
      但已经足够了,有很多毛茸茸都爱着他。
      祝轻安打开光脑,草草瞥了一眼光脑桌面,倏然发现桌面多出一款软件。
      白色方形框,中间有个黑色爱心。
      底下有个小字《虚假爱情》
      病毒软件?
      祝轻安第一反应便是拖动软件图标,丢进垃圾桶删除。可他不小心戳到了图片,屏幕立马暗下来,变成一个黑白爱心相间的背景,中间弹出一个白底黑字的文字框。
      [这是一款光脑手游游戏。]
      [欢迎来到《虚假爱情》,这是款关于爱的养成游戏。]
      [您将在这里遇到游戏主角——秦恒翼。]
      [秦恒翼意外失忆,不记得一切,甚至忘记自己的名字。性情变得狂躁不安,渴望被爱被安抚。]
      [您需要声称您是最爱他的恋人,安抚他,爱他……哪怕这份爱是扮演的。]
      简单来说。
      就是游戏主角失去一切记忆,性情狂躁不安。与主角素不相识的玩家,为了安抚主角,必须善意地欺骗主角——“我是最爱你的恋人。在你失忆前,我们就相爱过好长段时间,我很爱你,可以照顾你……”
      很刺激。特别是不小心被发现真相后。
      但不必太担心主角会怀疑,主角记忆一片空白。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否真有个恋人。大概这也是这款游戏叫《虚假爱情》的原因。
      [本游戏无需氪金,拒绝肝帝,游戏主角亲自为你花钱,守护你,甚至改变你的命运,走上人生巅峰。]
      祝轻安本不敢兴趣,可看到最后一句话,愣了下来。
      帝国最有名的游戏,也不敢这么声称……游戏主角再厉害,也都是没用的纸片人。
      这三无游戏想搞什么?
      [是否选择开始?]
      神使鬼差下,祝轻安点了开始。
      [您的扮演恋人旅程开始了,祝您愉快。]
      黑白背景图散去,屏幕再度陷入黑暗。
      祝轻安抿起唇。这是款三无的小游戏,他要求不高,做好了看一个满满的马赛克画风游戏的准备,顺带一卡一卡的游戏体验、以及逻辑死的游戏剧情。
      漆黑画面弹出一个字框。
      [请玩家戳戳屏幕,点燃蜡烛!]
      祝轻安戳戳屏幕。
      咔嚓。
      一个暖黄色的亮光从他的位置散发而开,照亮了方圆内。
      游戏的视角很广,能一眼将空间收入眼帘。
      这是个没有窗户没有门的四方小空间,墙壁地板灰扑扑的……
      只有一张小铁床……
      祝轻安抬眼望去,游戏随之将视线转到铁床前。
      他也被吓一跳。
      床上坐着一个男人。那便是名叫秦恒翼的游戏主角。
      男人很高大,小床根本容不下他。他只能坐着床靠着墙壁。
      他身穿黑色衬衫,很好地将他修长的身材勾勒出来。但衣服却不是光鲜亮丽的,沾满干涸的褐色血迹和尘土。
      他长得很俊美,即使光线昏暗,也能看得出他面廓刚硬,鼻梁高挺,偏欧式的五官。
      他似乎在睡觉,没察觉到有人靠近。
      祝轻安松口气。
      可下一秒,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正好和他对视。
      ——这是双深邃晦暗的深红色眼睛,像浸满了粘稠腥甜的血浆,令人毛骨悚然。
      祝轻安:“……”
      虽然现在是星际社会,人种混杂,但绝对不会有红色眼睛的纯人类。
      除非是外星类人、非生命体、人外混血……
      这个游戏太缺乏常识了。
      男人看见了祝轻安,站起身,一步步地朝对方逼近。
      皮鞋踩在地面响起啪嗒嗒的低沉声音。
      阴森恐怖的气氛呼之欲出。
      下一秒这男人似乎就会裂成血呼呼的两半,尖笑着朝祝轻安袭来。变成个恐怖游戏。
      男人望着祝轻安,红眸微眯,薄唇微启。
      “你是谁?”
      他的声音从光脑中传出。
      很好听,有着一种成熟与沉稳感,磁性暗哑,像古老的大钟,久久在祝轻安耳边回荡。
      祝轻安:“……”
      他怎么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想径直点叉,却退不出。
      一个红色的紧急提示框框弹出。
      [请玩家尽快回答主角的问题!]
      [答案提示:现在您要做的,是声称您是最爱他的恋人,给予他安抚,先让他的情绪安定下来。]
      祝轻安:“…………”
      游戏里的男人静静地等待。
      祝轻安细细瞅着男人安静的模样。
      男人的眼睛虽然是红色,但睫毛很长很软,恰好能挡住眼眸,头发也有点微卷,软蓬蓬的样子肯定很好摸。
      像基地里那头因为打仗残疾被丢弃的犬科战斗兽。它也丢失了记忆,很大很壮,但性情活泼温顺,每天都有很多问题。
      祝轻安会一一帮它回答。
      作为回报,它会给毛茸茸的犬尾巴给他摸。
      这游戏画工似乎做得不错,值得一玩。
      祝轻安决定按游戏提示的做。
      他最近在做群演,偷师过几把小演技,更不乏做过一些苦情配角。
      他长着一张白皙清秀的娃娃脸,微垂的眼睛天生看起来就水盈盈的,眼眶和脸颊还带有点草莓色的红晕。
      是一幅很想让人抱在怀里亲吻的相貌。
      他慢吞吞地开口,声音温软清晰,轻易就能表达出委屈的情绪,甚至还带有点害羞深情的意味:
      “我是最爱你的恋人。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
      作者接档文《厉鬼们都想圈养我》文案,已开文:
      作者接档文《收养厉鬼反派们后》文案:
      季糖有一座厉鬼收容所,日常任务便是为它们清除怨气,给予它们求而不得的温暖。
      他面对受过童年虐待,而手提电锯报复社会的少年厉鬼时:“放下电锯。握住我的手,你永远是我最疼爱的男孩。”
      面对在战场上冤死,成为历史罪人的将军厉鬼:“即使万人质疑你又如何?你永远是我的英雄,我是能为你摇旗呐喊、簸土扬沙的不二之臣。”
      面对双耳被人刺聋的音乐家厉鬼:“你听不见一切没关系。你能感受温暖的怀抱、炙热的亲吻。以及我的爱,就好。”
      后来,他成了厉鬼间的第一团宠。再后来,他撩过的厉鬼大佬们发现了彼此的存在。
      *
      死去的我以为一切都会结束。
      直到我遇到了你。
      黑白天空变得深碧湛青。万里冻土从此冰消雪融。
      心脏再次炙热地跳动,眼泪夺眶而出。
      ——你是比生命更温暖的存在。
      *治愈救赎,修罗场。精分攻。
     
    第2章 
      游戏内。
      男人望着面前声称是自己恋人的祝轻安,微微皱眉,眼里闪过几丝疑惑。
      祝轻安:“……”
      游戏画面和人物做得太过真实,以至于让他觉得自己在面对真人。
      很紧张,很刺激。
      祝轻安缩缩脖子,后背绷得很紧。他怕男人怀疑,再次强调了他“爱慕”对方的人设。
      “我一直很喜欢你……我爱你,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问题。”
      少年的声音特别轻柔温软,很深情,像把小羽毛。眼睛也总是干干净净的,像纳入了无数颗小星点,笼罩住他眼里的男人。
      秦恒翼一愣。
      他虽然失忆了,但他凭着感觉——莫名地觉得这次第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