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妖怪当翻译的那些年 by 司十四

时间: 2020-06-14 20:36:35 分类: 今日小说

我给妖怪当翻译的那些年 by 司十四

   《我给妖怪当翻译的那些年》作者: 司十四

  文案:
  某大学宅男外语老师晏拾语,莫名被吸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和他一起倒霉的竟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妖怪们。
  作为妖怪群中唯一的人类,晏拾语靠着自己掌握多国的语言技能,成功担任起了翻译官的工作。
  西方龙:这根像没浇酱的意面居然是龙?
  晏拾语:他夸您身形矫健、体态优美。
  东方龙:什么?这种笨重又无礼的家伙也好意思叫龙?
  晏拾语:我上司说,没想到西方的龙如此魁梧,不拘小节。
  作为妖怪群中唯一的人类,别妖的剧本是群雄争霸,只有他仿佛是走错片场的种田流。
  晏拾语:我实在不想再吃烤肉了。
  敖峥(掏出炼丹炉改造一番):应该可以煮饭了。
  晏拾语:地板实在太硬了,腰疼。
  敖峥(召集众妖):今天的任务是做一张漂亮舒适的木床。
  晏拾语(咬被角):龙君,我有点冷。
  敖峥: 勤加锻炼,不要熬夜,早睡早起身体好。
  Cp:金龙敖峥×小晏老师
  鬼话连篇,认真你就输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拾语,敖峥 ┃ 配角:各路妖怪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论掌握多门外语的重要性
 
第一章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死宅男晏拾语做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他觉得自己不能一下课就窝在公寓里,太颓废了,必须出趟门,哪怕是晒晒太阳。
  教师公寓后面不远处就是个小公园。非常小,小的晚上广场舞大妈们都瞧不上眼,但对晏拾语来说,这个距离已经要超出他正常的活动范围了。
  公园四周是一圈他叫不上名字的灌木丛,稀稀拉拉长着几棵梧桐树,树下一张破旧的长椅,长椅前则是人工挖凿的湖泊。
  晏拾语坐在长椅上,双目无神地盯着湖面发呆,许久感叹了一声:“好无聊啊。”
  是番不好看还是游戏不好玩?他为什么要出门当个晒太阳的蘑菇?青年看了看手表,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多分钟了,可以回去了。
  就在晏拾语站起身准备离开时,湖泊里突然传来奇怪的水流声。他下意识看了过去。
  只见应该是一潭死水的人工湖中间竟出现了漩涡,漩涡越转越大,仿佛湖底变成了一个大漏斗。
  晏拾语好奇地走近。
  他忘了一句话——好奇心害死猫。
  在靠近湖边的一瞬间,青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他附近根本没有可以拽住的东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浮起来,然后一头扎进了漩涡之中。
  一阵猛烈地天旋地转,晏拾语觉得自己仿佛被塞进了正在脱水的洗衣机,转得身体和魂魄都要分离两处了。
  然后“噗通”一声,他从漩涡的底部,被吐了出来。还未等他缓过神,紧接着又迎来了自由落体运动。
  “啊啊啊————”
  下坠的时候晏拾语根本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放声大喊,眼瞅着要当场昏厥,他的叫喊声因为身体的撞击停了下来。
  “嘶——”晏拾语龇牙咧嘴地抬手去揉摔疼的屁股,手背却碰到了奇怪的触感。
  坚硬又冰凉的,有些刺手的边缘,感觉像是鳞片之类的东西。晏拾语当机的大脑开始重新运转,映入眼帘的,是天空中犹如下雹子似的掉落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
  他隐约看到了独脚的牛,三只头的狗,皮被吹翻一半,露出白骨的女人……
  晏拾语想,他可能没睡醒,还在做梦。
  身下的东西蓦地加快了俯冲的速度,来了一个甩尾,晏拾语吓得赶紧俯身抱住。这时他才发现,身下这只长长地,长满金色鳞片的动物身上挂了很多……奇妙的生物。
  一只七条尾巴的黑猫摔到了晃动的尾巴上。黑猫往前走了走,站稳后才松了口气,用肉垫拍拍脚下的鳞片,竟口出人语道:“老龙,谢谢你了,这要是摔下去,我又白修炼一百年。”
  晏拾语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像锈蚀的机器人般缓慢扭过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只龙头。
  他虽对妖怪之类的不感兴趣,但作为龙的传人,长得这么特点鲜明的东西,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天哪,我真的还活着吗?”
  那黑猫听到晏拾语说话,立刻站起来往青年那里走了几步,仰起头嗅嗅,突然间毛都炸了起来,尖声道:“老龙!你背上有个人!!!”
  晏拾语感觉身下的金龙抖了一下,转头就和他脸对脸。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片刻后,金龙发出了一声长啸,惊得他身上的小妖们险险掉了下去。
  幸好金龙还记得自己正在救不会飞的妖怪,赶紧噤了声。
  金龙没有继续在天上游荡,而是快速又平稳地落到了地面。人类可比妖怪脆弱多了,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妥妥摔成肉泥。
  晏拾语踩到地面,一直悬空的心才稍稍踏实了些。他隐约能够感觉到,这些妖怪对他没有恶意。
  为了了解现在的情况,晏拾语强忍着发麻的头皮,问道:“这是哪里?你们都是妖怪?”
  金龙甩了下尾巴:“吾还要去救同伴,回来再与你说明,小黑,替吾保护好他。”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七尾的猫咪拍着胸脯保证。挂在金龙身上其他的小妖怪们自觉地将青年围在了中间,偷偷摸摸地,小心地打量着他。
  “妖怪雹子”还在下,周围接二连三不断响起“扑通”、“咣当”的落地声。那些善于飞行的妖怪身上,都是挂着一串串的。
  金龙飞冲上天,身边祥云环绕,鳞片在阳光下闪烁异样的神采,让人不由心生敬畏。
  “妈呀,我居然真的看到龙了!”晏拾语喃喃自语道。
  “是啊,这可是妖界最后一条龙了。”黑猫贴心的回应道。
  这时晏拾语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低头看着黑猫,问道:“妖怪也说普通话?”
  黑猫舔了舔爪子,道:“这事啊,说来话长……”
  妖怪们出生在不同的年代,生活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种族之间交流的方式也不一样,所以经常因为沟通不顺,大打出手。
  作为领袖的金龙深深感到,这样是不行的,必须要统一一个语言解决问题。
  但你能让猫学龙啸吗?能让狐狸学老虎叫吗?且不说哪个种族都希望自己的语言成为通用语,就算能学的像也不一定理解其中的意思。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后来还是九尾狐想到了办法,她说:“很久以前,我们和人类共同居住的时候,不都是用人类的语言沟通的嘛。”
  “可是,跨度大的朝代发音语意也不统一,有些妖怪还有口音,根本听不懂讲的什么东西。”金龙叹了口气。
  九尾狐建议道:“老龙,不如你去人界一趟,看看他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于是金龙跑到人界,发现炎黄子民正式场合交流时,都在说一种叫做“普通话”的语言。
  学好普通话,走遍全国都不怕!
  哦哦哦,人类果然是最聪明的!金龙胸口涌起一股子女特别优秀的老父亲般的自豪感。
  然后,他化作小孩的模样,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要不是担心妖界,金龙真想感受一下大学生活。
  金龙回到妖界后,主动担起了老师的身份。他不仅给妖怪们上课,他还会拖堂,还会补课,还会布置家庭作业……
  “妖怪们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学习?”晏拾语以过来人的身份质疑道。
  “怎么可能~”黑猫晃晃爪子,“不过,这点问题难不倒老龙。”
  “?”
  “老龙会随时随地抽查作业和学习情况的,”黑猫眯起眼睛回忆道,“那个时候,老龙、我和九尾,到处抓妖怪用普通话提问,凡是答不出来的,通通暴打一顿!久而久之,大家的普通话水平突飞猛进。虽然有些妖怪的口音很难改掉,但也就是听起来有点搞笑,交流完全没问题。”
  “猫仗龙势,随便打妖怪的日子真是让人怀念啊~”黑猫感叹道,“自从大家都学会了普通话,我这个学霸就再也没办法作威作福了。”
  晏拾语:“…………”
 
第二章 
  这种微妙的心情晏拾语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非要说的话,大概就像,他在某站听说还有伏黛这种神奇的cp时的感觉吧。
  黑猫一副少见多怪的模样,懒洋洋道:“我们妖怪也是与时俱进、紧跟潮流的,不思进取的妖怪会被淘汰的。”
  “妖怪不是很长寿又很厉害吗?”晏拾语不解。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黑猫跟个大爷似的斜躺着竖起指头,但下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藏在肉垫里的尖爪噌的露了出来。他一个弹跳站了起来,浑身毛都炸开了,戒备地瞪着右手边的树林,发出尖锐的叫声。
  围着青年的小妖怪们马上摆出了迎站的姿态。
  “怎、怎么了?”晏拾语不由紧张了起来,他视力一般,隐约看到林中某棵树后面仿佛有个黑影。
  “前面那个鬼鬼祟祟的妖怪听着,这小子可是老龙护着的,识相的赶紧滚,要不老子今天拿你当下酒菜!”黑猫威胁道。
  树后的黑影依旧一动不动。
  “啧,不会是个听不懂普通话的傻逼吧!”黑猫一脸不爽地走到众妖的前面。
  “黑老大,要打吗?”一只提着大锤的小妖问道。
  “你们退后!”黑猫用前爪重重地拍了下地,紧接着长大嘴巴“喵嗷”一声,那声音震得整个山谷群鸟惊飞。
  晏拾语看着原来不到他小腿的猫咪慢慢膨胀起来,变成一个巨大的黑影,七条尾巴张牙舞爪地晃动着。
  “喵嗷——”
  晏拾语感受不到妖气,这一声嚎叫对他来说,除了声音太大,绝对能列入噪音范围,震得脑袋疼外,就没有其他感觉了。
  而他周围的一些小妖两股战战,差点扑通跪下了。
  不知是不是妖气的威吓起作用了,黑影慢慢退后,消失在了密林中。
  黑猫见对方离开,“嘭”地一声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在空中转了两圈稳稳落在了青年的肩上。
  “少年人,”黑猫用前爪拍拍晏拾语的脑袋,“你一定要记得,妖怪也是分派系的。你运气好,碰到老龙这个‘亲人派’,要是傲因那种喜好吃人的,你脑子早就被舔没了。”
  “怎么?吓傻了?”黑猫看着呆滞的少年,不由反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了。
  “啊?”晏拾语抓了抓脑袋,“还好吧,怎么说呢,你说的那个傲因什么的妖怪,好像更符合我对妖怪的认知。”
  比学普通话还用傻逼骂妖怪的妖怪正常多了。
  妖怪的坠落声渐渐变少,金龙从天上飞下,化作人类的模样。
  许是很久没有变化,他忘记收起龙角,偏又时尚地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将身形勾勒得非常完美,看起来又骚包又帅气。
  “老龙,情况怎么样?”
  金龙皱着眉道:“有麻烦了,方才吾在空中观察了一下,这个空间连吾等原来世界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掉进来的妖怪还有许多从来没有见过的,约摸是其他国度的。”
  “啊,刚刚有个不长眼的盯上了这小子,我说他是你罩的都没用,后来还是化成原型才吓走了。”黑猫推测道,“这么说来,他可能不是炎黄的妖怪,所以听不懂我说啥。”
  金龙道:“空间有限,后续怕是要为地盘起冲突了,最好立刻召集各区妖怪代表开会,商讨方案。”
  各、各区代表?开、开会?晏拾语一脸呆滞,暗暗想道,莫非你们也实行XX代表大会制度?
  金龙话音未落,众妖惊觉头上投下了好大一片阴影,青年下意识和他们一起抬头看向天空。
  便见一个张开翅膀,有着粗壮尾巴的庞然大物遮住了太阳,正快速降落。只听“轰”得一声,两只巨大的脚掌落地,震起一阵尘土。待烟尘散尽,来者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晏拾语知道的妖怪不多,好巧不巧,眼前这个又是个知名妖怪。
  “龙!”晏拾语吓道。
  “唤吾何事?”金龙看向青年。
  晏拾语摆摆手,指了指前面,语无伦次道:“不、不是喊您,我是说它,它是龙。”
  东方龙抬头打量了一下西方龙,道:“这种挺着个像是中年大叔发福的大肚子,看起来又蠢又笨的大块头居然叫龙?!”
  “呃……”可翻译过来,就是龙。
  那只西方龙性格似乎很恶劣,垂着眼皮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他们,招呼也不打,忽然张口就是一阵滚烫的火焰喷来。

【我给妖怪当翻译的那些年 by 司十四】(本页完)

  • 更多我给妖怪当翻译的那些年 by 司十四推荐免费小说
  •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日期:06-14

    《奶糖罐里的宝贝[星际]》作者:四未 文案: 家族联姻无法拒绝,傅祈砚不情不愿地娶了小皇子周岁寻。 虽然基因匹配度高达99%,但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他们约定,等到周岁寻大学毕业,就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傅祈砚觉得小皇子越...

  •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by 咬猫耳朵日期:06-14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作者: 咬猫耳朵 文案: 祝轻安有一款不一样的恋爱游戏。 人家需要氪金耗肝各种养虚拟恋人。而他家游戏里的虚拟恋人,喜欢养他宠他:) 祝轻安被后妈驱赶出小破屋,无家可归时。 虚拟恋人送给他一座豪华大别墅。 后妈:?? 祝轻...

  • 与巨巨的白月光争锋 by 柒耳日期:06-14

    《与巨巨的白月光争锋》作者:柒耳 日常战斗模式 一、 白月光:他根本不爱你,他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我。 林锐:爱不爱的得用实际行动证明,比如说,你们睡过吗? 白月光:你! 林锐:嗯,是我,我们睡过。 二、 白月光: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和默契根本不是...

  • 小老弟!整一个? by 木松音日期:06-14

    《小老弟!整一个?》作者:木松音 文案: 一开始余书衔以为晏橙就是个清秀单纯的小白兔、充满青春活力的翘屁小嫩男。 初见。 晏橙微低着头,声音很轻不敢看他,说话时手指还微微哆嗦,一口一声哥叫的是又软又好听。 后来。 晏橙红着眼圈可怜巴巴地跟他借钱...

  • [历史同人]遗剑归唐 by 挑兰灯日期:06-14

    《遗剑归唐》作者:挑兰灯 本文文案: 武德九年,大唐帝国的皇位之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矛盾一触即发。 六月初三,东宫传出消息:太子无端陷入昏迷。 国之储君为基石,然太子长睡不醒。 三月之后,东宫易主,一切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以为前太子必然就此颓废...

  • 《我给妖怪当翻译的那些年 by 司十四》上一篇
  • 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预览奶糖罐里的宝贝 by 四未-

       《奶糖罐里的宝贝[星际]》作者:四未

     
      文案:
      家族联姻无法拒绝,傅祈砚不情不愿地娶了小皇子周岁寻。
      虽然基因匹配度高达99%,但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他们约定,等到周岁寻大学毕业,就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傅祈砚觉得小皇子越来越吸引人了。
      无论是撅着半个身子趴在地上撸猫,还是在家穿着oversize的衬衫睡衣从自己面前晃过,或偶尔用软糯腔调喊自己一声哥哥,都让傅祈砚这颗心脏阵阵发紧。
      连身上独特的香气都越来越好闻,傅祈砚像被勾了魂。
      周岁寻也觉得一贯正经严肃的傅祈砚变了。
      以前总是礼貌疏远,习惯性眼里没有他。
      现在却对自己体贴照顾,偶尔还动手动脚。
      捏脸是家常便饭,偷亲更是随时随地。尤其回回眼里闪着精光,看着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周岁寻犹犹豫豫将当初签订的婚姻合约拿出来摆在他面前,但还没来得开口,就看着薄纸被撕碎。
      傅祈砚面不改色地说道:“我后悔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做我真正的妻子。”
      周岁寻:“??”
      傅祈砚:“今晚就来下蛋吧。”
      周岁寻:“???”
      —小剧场——
      周岁寻受筑巢习性影响,睡觉的时候喜欢把被子团成小窝形状,然后蜷在里面。
      傅祈砚每次路过:宝贝真可爱/睡觉的样子好乖/好想揉揉亲亲怎么办
      *角色均已成年
      *星际皇室设定/萌宠向/生子
      *富商·战斗力爆表·狮鹫攻×小皇子·金贵可爱·金丝雀(小凤凰)受
      内容标签: 生子 婚恋 星际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岁寻,傅祈砚 ┃ 配角:下一本《快把尾巴还给我》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夫娇妻婚后生活
     
    第1章 
      黏腻闷热,昏暗潮湿。
      周岁寻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长满苔藓植物的幽绿洞穴内。
      手臂被尖锐的树枝刺穿,又痛又痒,而浑身上下被某种坚韧带刺的藤蔓缠满,刺在皮肤周围试探。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只觉得空气稀薄,呼吸困难。尝试着动了一下身体,缠在身上的带刺藤蔓就立刻开始收紧,尖刺扎入皮肤。
      疼到窒息,呼吸都是破碎的。
      濒死的阴影将他笼罩,无法动弹生出更深的绝望。
      但意识逐渐涣散之际,周岁寻隐隐约约听到附近草丛中好像有脚步从中经过的声响——心脏在那一刻提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死前幻觉,可这种地方要出现什么生物,大概是为吞食他而来。
      强烈求生本能让周岁寻尝试再次挣扎,可四肢都已经失去知觉,连身上的痛感都麻痹,用尽浑身力气,他还是在原处丝毫未动。
      草丛被拨开的声响越来越近,不仅是脚步声,他甚至听到了呼吸声,带着一闪一闪的暗弱光线,缓缓朝自己靠近。
      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呼吸也更为急促艰难,他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汗水自两鬓落下。
      直到听到了交谈说话的声音。
      “这里竟然有个人?”
      “刚才有架不明飞行器坠落,估计就是他吧。”
      “他是不是死了?还活着吗?我们要救他回去吗?”
      “还样子还活着,带他回去看看吧,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里。你帮我拿着这个,我抱他起来。”
      身上缠着的藤蔓枝条尽数砍去,可被扯掉之前依旧用力地缠了紧,成倍的痛感悉数爆发,周岁寻几乎要昏厥。
      接着他像一块无骨的肉,被陌生人抱了起来。
      “……我们这么带个人回去没事吗?万一他是这里长出来的东西怎么办?老大会不会不高兴啊?”
      “你以为砚哥是你吗?畏畏缩缩怕这怕那的,走前面去,好好给我照明带路。”
      气候诡异,地势颠簸,而洞外雨势巨大,雨点像一颗颗石头砸在身上,周岁寻浑身上下都在疼,睁不开眼。
      等到将爆炸一般的雨声隔绝在外时,是他被两个陌生人带到了一艘飞船内。
      “他还活着吗?”
      “死不了,刚才睁了一下眼睛。”
      “他这一身伤可真重啊。”
      “先把毒刺挑出来,要不然就真没命了。”
      拿器具的声音响起,他隐约感觉得到自己被翻了个面,而后身上的衣服被剪开。
      有第三个人的声音传来:“你们带了东西什么回来?”
      “一个在洞里的小家伙,我寻思着还有救,就带回来了。”
      后面似乎还说了什么,但周岁寻听不清了。
      他被疼痛团团包围,再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是在很久后,周岁寻睁开眼,发现自己是在氧气舱内。
      意识还算清楚,起码记得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就是浑身都疼,伤口刺刺发热。
      周岁寻费劲摸到开关开舱,然后从里面爬了出去。
      浑身几乎都有伤口,他被古怪的藤蔓缠住时,刺扎进了全身上下——低头看,现在手上脚上都缠着纱布。
      幸亏有路过的人救了他,不然他不仅没命,可能都已经被分解干净了。
      周岁寻扶着墙慢慢走出去,一直走到主驾驶舱外面。
      不过还没进去,就先被里面的人发现了。
      一个体型略显矮胖的男人出来,见他似乎有些惊奇:“哟,你醒了?”
      接着另一个男人过来,他们的模样大概相似,不过这位身形更为高大强健:“你还好吗?”
      周岁寻记得这两个人的声音,也辨得出来当时要救自己的是后面这位。
      他向他们道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你饿不饿,进来里面吧,里面有好吃的。你伤得真重,第一眼我还以为你就是长在洞穴里的东西。对了,你是哪个星球来的,怎么会一个人去到那样的地方?”
      “行了,你有完没完,哪里来这么多问题。”身形相对高大的那位对周岁寻说道,“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我们是兄弟,这是我弟弟。你叫他小白就行,我叫老白。”
      周岁寻摇摇头:“没事的,谢谢你们救了我。”
      老白让他进去:“进来吧,里面有吃的。”
      “嗯。”
      主驾驶舱内空间很大,大概占了飞船的二分之一,里面设备一应俱全。
      老白给他倒了杯温水,随后才问:“你是一个人在外面吗?怎么会落到那里去的?”
      说来话长。
      原本这是周岁寻用作成年纪念的秘密活动。
      他是知更星球的小皇子,前几天刚过完成年礼。
      皇室规矩森严,有着不到二十岁便不得离开星球的规定。
      他被好友跟哥哥怂恿——他们说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就起了偷偷出航的心思,驾驶着哥哥的飞行器出来了。
      他原本只是想在外面转一圈,然后就回去的。
      但飞行器偏离预定轨道,遇上未知黑洞,将要被黑洞吞噬之际,又被一颗骤然划过的小陨石撞飞——最后才落在了一颗气候诡异的星球上,还被直接砸进了那个洞穴内。
      他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自己又是离开了多久,他只知道得尽快回去,不然发现自己失踪,皇宫内誓必乱成一团。
      毕竟三天后是他要同婚约者见面的日子。
      虽然周岁寻对这场政治联姻不抱任何期待,但父母没有给他拒绝的选择,他只能接受。
      要是婚约者来了,可他还没回去……那画面他想都不敢想,父母一定会非常生气。
      周岁寻想到这个就不安,于是问道:“……我能先问一下,这艘飞船会降落在哪里吗?我是从知更星来的,跟你们的航线顺路吗?”
      小白接上:“巧了,我们就是知更星来的,不过现在还在途中,大概三天后才能回去。”
      三天后,这未免也太不巧了。
      但能被他们救起来已是幸运,周岁寻不能再提其他要求。
      “……三天后,一定能回去吗?”
      “当然能回去了。”小白大咧咧说道,“我们老大马上就要结婚了,三天后要先去看新娘的。”
      周岁寻一愣:“嗯?”
      要这样,他跟这位“老大”也太巧了些。
      但被老白打断:“行了你,胡说什么呢,这是能乱说的事情吗?”
      “这也可以说吧,这不是整个知更星球都知道的事吗?”
      整个星球都知道的事。
      这种表达方式,怎么都有些惹人怀疑。
      周岁寻刚才就注意到舱内壁上刻着不少“傅”字,连手下这张桌子上都有,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又不敢确定。
      想了想,问道:“……整个星球都知道的事,是指什么呢?”
      小白嘴快:“皇室的小皇子,就是我们老大的新娘,这是举国关注的婚事。”
      小皇子。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周岁寻心脏都震动,没想到真会到自己头上。
      但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驾驶舱的门先开了。
      周岁寻下意识扭头,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从外面进来。
      他将手里的武器放下,然后摘掉了面罩,声音低沉:“给我倒杯水。”
      或许对方还没见过自己,但周岁寻已经看过他的许多照片跟采访,认得他的模样——这就是他的婚约者,傅家长子,傅祈砚。
      没想到他们会这样遇上。
     
    第2章 
      周岁寻看着傅祈砚脱去身上的软甲装备,一步步朝着这边走近——他的身材精壮,面容俊朗,身上是件深色的衬衫,脸庞上浮着一层薄汗。
      老白为他倒了杯水:“

    《奶糖罐里的宝贝[星际]》作者:四未 文案: 家族联姻无法拒绝,傅祈砚不情不愿地娶了小皇子周岁寻。 虽然基因匹配度高达99%,但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他们约定,等到周岁寻大学毕业,就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傅祈砚觉得小皇子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