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垓龙吟 by 如雷灌耳

时间: 2020-06-14 20:37:36 分类: 今日小说

九垓龙吟 by 如雷灌耳

   《九垓龙吟》作者: 如雷灌耳

  文案:
  外冷内热亦庄亦谐美人受×人间理想忠犬仙帝攻
  1v1,强强,互宠,he
  落魄双神
  一个关于相互救赎的故事。
  副cp:霸道暴躁魔尊攻×绝美炸毛丹圣受(番外有专栏)
  百合cp:武力值爆表鬼主攻×美艳霸气宗主受(大家想看在评论区留言,有缘开番外单本~)
  一个因为好奇“你为什么可以解开我的封印”而化身牛皮糖。
  寒云深:“可不可以再帮我解一解,我好去报仇。”
  一个遇谁谁说是他熟人,被动懵逼收集东西发现东西原来都是自己放的。
  君向若:“你们都有病吧?”
  两人都很忙,但得空还能谈谈恋爱。
  一起刷副本揭秘上一任仙帝的阴谋
  一起弄清楚为什么这么多我从没见过的人偏要说是我熟人的奇怪事件。
  寒云深:“//////”
  君向若:“滚。”
  “我不信天道。它伪善。”
  寒云深去拉君向若的手,“那信我好吗?”
  君向若看了他很久,谨慎又认真:“好。”
  茫茫宇宙,谁人伟大?
  迩来万古,何人不朽?
  天道不言,极尽玄奥。
  “天界没有第二个主!”
  “你是魔龙!”
  黄泉海底三百年的黑暗,直到一缕血打破了这孤寂。
  “我看了你二十年。”
  寒云深有太多的故事不能讲述了,在人界活得太过洒脱,世间的事只有“想”与“不想”,可当真如此吗?
  仇恨之外也许别有洞天。
  “我的过去已是鲜血淋漓,你是我失去一切之后唯一想守护的人。”
  “喜欢你是我的事,你不必回应也不必躲我。”
  君向若笑笑,“太多虚伪和欺骗,我分不清真心。”
  而你何尝不是我唯一的光。
  涅槃柱的谎言……
  铁链深锁那远古的神……
  是谁步步紧逼,暗度陈仓?
  “他是怎么做到的?”
  “是谁?”
  那些从未见过却自称故人的人们,何解?
  寒云深看着他,“君向若,我是不是曾经见过你?你又是谁?”
  疑团重重,破解一个万古的阴谋。
  叮呤——
  “我迟早会杀了他。”
  武林篇
  寒云深携君向若回归江湖再续旧事,风云变动,物是人非。
  武林共主晏清风的死牵扯出了江湖的新仇旧恨,一点点蔓延,蚕食中原武林。
  真真假假,暗度陈仓。
  那些可念而不可说,那些离经叛道。
  清潭一搅也会污泥浑水。
  江湖泥沙俱下,翻天覆海岂是难事?
  牵一发而动全身,风雨满江湖。
  修仙分级:炼气——筑基——金丹——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化神)——合体——渡劫——小乘——大乘
  —————————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向若(受)+寒云深(攻) ┃ 配角:江翰墨+陈延昭+顾戚行+霍清允+鹤迎天+温行舟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落魄双神cp,相互拯救
 
第1章 黄泉林黄泉海遇龙
  火光如一条恶龙蜿蜒在曲折的山道上,黑压压的人头在火把下窜动着,杀气肆虐,让这夜里蛰伏的恶鬼也不敢喘息。
  火光将这山头照亮了半边,连风都没有,草叶被踩得飒飒作响。古木静立也在提心吊胆。
  “他们在那!”
  “追!”
  恶龙急转方向,扑了过去。
  而另一边的黄泉林依旧在一片暗潮涌动的死寂里。血腥味经年不散。妖兽残骸碎裂,内脏混在泥土里,空气粘稠得令人作呕。
  白骨被一脚踩碎,碎裂之声在岑寂里回响引百鬼哀鸣。
  一道浅浅的喘息声微弱如蚊。
  疾驰的脚步踉跄不已。踏碎未寒的尸骨,险些被盘根绊倒。
  鲜血顺着指尖滴落,被甩到身后。荒草和灵植如饥似渴,为这天降的“甘霖”狂欢。
  身后“沙沙”声响仍不紧不慢地跟着,气定神闲地玩耍着自己的猎物。
  君向若一路逃到悬崖边上。
  腥风阵阵,夜空中光带飘飞,流动的绿色妖异如许。
  笼着夜色的海水像黏稠浓墨,在崖底咆哮。浪花撞击崖壁,水沫宣天,连月光也在迸溅。暗藏幽冥的鬼爪,想把崖上十六岁少年拉入深渊。
  “沙沙”
  “沙沙”
  从树丛中窜出的黑影硕大——灵寂期的魔蛛妖兽!
  数只腥红色眼睛凌乱散布,紧盯着他,肆虐的贪婪把它眼底的月光也染成血色。
  九只长脚如刀锋锃亮,缓缓逼近,紫色唾液从獠牙密布的嘴里滴落,在地上掀起一股白烟。
  以君向若金丹期间修为从它手里逃出已是奇迹,若是硬碰硬,必死无疑。
  他紧锁着眉,缓缓后退,淹死总比撕碎来得痛快吧?当机立断,他仰面倒下崖去。
  海水瞬间向他涌来。
  血在海水里氤氲开来。
  周围气泡翻涌,哗然响成一片,脑袋昏沉欲裂,视线也渐渐模糊。
  朦胧间,一条玄色的巨龙从黑暗里游戈到他的面前。
  借一抹月光,那一身玄色鳞片,在微光下光华潋滟,一对黑色龙角如冰晶凝就,鬓毛若水墨飘散,琥珀色的双眼安静地注视着他。
  妖兽?
  君向若有些想笑了。
  希望死相别太难看——呵,兴许连尸骨都没有。
  龙的身影被血水隐没,意识远去。
  君向若醒来就是一阵猛咳,扯到身上的伤,痛得他一阵痉挛,待视线渐渐清明,他发现自己竟已躺在岸边,四周没有人影,夜空依旧诡异地飘着极光,海水漫过沙滩又退回去。
  像梦一样……
 
第2章 踏雾结冰花入霞光
  界城,地处仙海之上,虚空之间,四周波涛怒吼。
  凡界与修仙界交际之处自该是这样的一派繁华。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来来来!各位爷看看啰!”
  “客官您里边请嘞!”
  “上好的法器看一看!”
  “符篆!不灵不要钱!”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叫卖声掀得比浪头还猛。
  说书人在大路上龇牙咧嘴,故事讲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话说败魂宗那霍宗主协助魔尊盗取妖丹已然过去了五十个年头!害!五十年对这修仙界的诸位来说弹指一挥间!大家可还记得这事吧!”
  兹事重大,沸沸扬扬,附和他的人自不在少数。
  界城热闹远近闻名,街上斗法也是屡见不鲜,五光十色,好不闹腾!
  话说这界城最热闹的去处当属“清渊楼”。
  这酒楼生意红火,上上下下的堂中无一例外的熙熙攘攘,聚集于此的人来自圆觉大陆三千洲,各种口音混杂一室,其中也不乏妖兽、异族的身影。修仙者、凡人、异人买卖来往,倒是一派诡异的融洽。
  店里的小二早就练就了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睛,所以当他看到一只绣着祥云暗纹的白色靴子迈进来时,眼睛噌地一亮。
  来人身形修长,一袭银色劲装长衣曳地,窄腰上束一抹流云白腰带,袖口用玉护腕扎紧,简单干练。
  墨发一半披散,一半高束。左鬓角一缕白发勾进发冠里,一缕白在满头青丝中却不突兀,反而风华别样。高鼻薄唇,眉尾隐入鬓中,肤白如雪,俊美无俦。
  君向若目光在大堂里扫了一圈,找了个无人的位置坐下。
  小二提着水壶屁颠屁颠正要过去,一个身影飞快地从后堂蹿出来奔了过去,竟是抢先了一步,定眼一看,原来是老板啊。
  “君公子,请喝茶。”陈老板把他臃肿的身子挤过去,给君向若倒了杯茶,笑得满脸殷勤。
  君向若看了一眼茶杯,“我叫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诶。”陈老板坐下身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目露精光,“涅槃珠是何等难得之物君公子心知肚明,这价钱嘛——您看……?”
  君向若将一袋上品灵石扔在桌上。
  涅槃珠是圆觉大陆的圣物,统计四颗,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单单一颗只是灵气充沛的装饰物,但传说只要收齐四颗就可助人飞升,还有起死回生之能。
  此物是飞升的半步仙人用精血凝成来封印妖尊的,如今散落三千洲,带着强大的结界,有没有人见过都是问题,更别说集齐了。
  不过,近些年,它们的结界莫名地松动了,有心人自然可以探知一二。
  而放眼三千州,最大的“有心人”当数这清源楼的陈老板了。
  陈老板看了一眼灵石,眼底藏笑,装出一派不动声色,“漤洲最近开启的虹霞之境里就有一颗。”
  君向若没说话,抿了一口茶。
  陈老板察言观色,精得很,“哎哟!君公子您放心,我的消息您还不知道吗?要是假的,我这招牌送你拿去砸了!”
  君向若放下茶杯,把灵石推给他,“自是信你。”
  陈老板笑嘻嘻地把灵石揣进自己的空间囊,咂巴了一下嘴,又道:“虹霞之境宝贝不少但凶险万分,君公子——”
  君向若寒声道,“这就不该你关心了。”
  “这神奇的珠子,不知君公子志在必得是为了什么?”陈老板一双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君向若看也没看他,“也不该你关心。”
  陈老板自讨没趣,倒也不恼,又给君向若斟了一杯茶,他舔了舔嘴唇,一手肘撑在桌上,向君向若凑近了几分,故作几分神秘的样子,低声道:“话说,方才那人也正好问过我关于虹霞之境的事。”说着,目光向角落里扬了扬。
  君向若顺着他目光看去。
  角落里坐着一位玄衣的俊朗青年,脸色是失血的苍白,衬得一头长发浓黑如墨,面容深邃如刀削,长眉下那双俊目竟是琥珀色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酒杯举向清冷的薄唇,也朝君向若这边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
  “与我何干。”君向若起身要走。
  “君公子。”陈老板也站起身。
  “还有什么废话吗。”君向若转过身看着他。
  “茶钱您还没给呢。”
  “……”君向若又扔了几颗灵石过去,用唇语道:“奸商。”
  陈老板笑着摊了摊手。
  *
  漤洲。
  虹霞之境三十年一开,不属于任何宗派,悬浮于万丈云海,孤立于悬崖上。
  一旁是九天悬泉倾泻而下,水沫漫天,一道长虹与山体相连,因此得名。
  长虹虚空无实体,脚是不能踏上去的,崖下有不知名的千年玄石,在其上的所有修仙者都会暂时失去法力,所以运用法力是过不去的。
  有几个不信邪的人想要御剑飞过去,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抽光了法力,人同剑一齐坠入云海之下。
  之后,没有人敢贸然过去,气馁的修士都站在悬崖边上。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一道披着斗篷的身影跃至崖边,脚尖轻点地面,腾空而起。
  但见他虚空踏步,在虹霞上轻轻一点,微微侧身,再一个翻腾便到了对面,抬脚走进一片霞光里。
  太快了!
  反应过来的众人一阵惊呼!
  “体术。”一个着白衣,带着帷帽的男人低声道。
  “师父,那是什么?”他身旁一个十五岁浓眉大眼的男孩牵着他的袖子。
  江翰墨在他的头上拍了一巴掌,“叫你平时好好看书你不看。”
  江白一脸委屈地揉了揉头,小声嘀咕:“谁看你给的小人书啊,幼稚。”
  江翰墨全当没听到他的话,解释道:“我们修仙讲究练气,吸收天地灵气储存在丹田,再将灵力由丹田输出身体便是法术。这些玄石会让灵力不能输出体外。而体术却把体内灵力任意聚于体内某一处,靠武术发挥,气力万均。灵力,体外为法术,体内为体术。”
  “不过,不是谁都能练体术,得是根骨奇佳之人,并且要从小练起,使全身经脉疏通,得以随意控制体内灵力。另外,对武术也很有讲究,否则就会走火入魔。”
  “体术,鲜也。”江翰墨轻叹着摇头,眼前的白纱随着一起晃动,他索性一把摘了帷帽,露出一张无论谁看了都会呼吸一窒的绝美容貌,没有半分妖娆和脂粉气息,反而带着清冷出尘的气质。

【九垓龙吟 by 如雷灌耳】(本页完)

  • 更多九垓龙吟 by 如雷灌耳推荐免费小说
  • 全世界都以为我想死 by 淡意衬优日期:06-14

    《全世界都以为我想死》作者: 淡意衬优 文案: 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丞宁表现的十分正常,该吃吃,该喝喝,思维逻辑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人,然后有一天,他被人从顶楼上推下去了,偏偏还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自己寻死,丞宁想,以为他自己死的那就以为吧,反正死了...

  • 以牙之名 by 绿野千鹤日期:06-14

    总书评数:127175 当前被收藏数:142902 营养液数:116196 文章积分:4,609,048,576 《以牙之名》作者:绿野千鹤 文案: 初拥:血族的传统技艺。以特殊手法将濒死的人类转变成吸血鬼,并以长亲身份对新成员负责。 现代社会,这种古老的技艺即将失传,作为最...

  • 在娱乐圈拯救世界(穿越) by 下雷打雨日期:06-14

    书名:在娱乐圈拯救世界 作者:下雷打雨 文案: 上古大妖池卿渡劫失败,被九天劫雷劈了个灰飞烟灭。 再醒来时,穿成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小透明,为替好赌的父亲还债被迫签订**契约,正站在48层高的大厦顶层,准备跳下去一了百了。 九天劫雷都没把他劈死,更遑论...

  • 越放纵越苏爽(快穿) by 橘子舟日期:06-14

    《越放纵越苏爽(快穿)》作者:橘子舟 文案 林佑从小到大,运气巨好,就在他以为自己会就这么挥霍无度,肆意享受的过完这一生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关于前世的记忆,而且是很多个前世。 而在那些前世当中,他被背叛,被设计陷害,被抢走了原本...

  • 分手,我要嫁别的Alpha[穿书] by 秋凌日期:06-14

    书名:分手,我要嫁别的Alpha 作者: 秋凌 文案: 门不当户不对?嫌弃他弱? 被男友的亲戚刁难,被男友的下属瞧不起。 都觉得他矫情做作?觉得他无能? 哦,你们都想让那个Alpha娶更好的Omega...

  • 《九垓龙吟 by 如雷灌耳》上一篇
  • 全世界都以为我想死 by 淡意衬优--预览全世界都以为我想死 by 淡意衬优-

       《全世界都以为我想死》作者: 淡意衬优

      文案:
      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丞宁表现的十分正常,该吃吃,该喝喝,思维逻辑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人,然后有一天,他被人从顶楼上推下去了,偏偏还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自己寻死,丞宁想,以为他自己死的那就以为吧,反正死了就行。
      然后他就卷进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游戏……
      系统:检测到宿主有强烈求死意识,自动绑定”白月光”系统,请宿主不要放弃希望。
      丞宁:我其实想活着的。
      【副本一】
      boss:宁宁,我把你关在这儿是怕你想不开。
      丞宁:我想的开,你放我出去
      【副本二】
      boss:宁宁,听话,绑着你是为你好
      丞宁:不,我不觉得
      ……
      佛系抑郁症受x精分大boss攻
      微博:淡意衬yo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无限流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丞宁,顾郗森 ┃ 配角:各种npc ┃ 其它:无限流,灵异
      一句话简介:我真的想活着!
     
    第1章 新手村(一)
      暖冬疗养院顶楼,丞宁穿着一身纯白的病号服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突然往前走去。
      明明身边没有人,他却像是被人拉着走一样,以一种不合常理的姿势不停的向边缘的栏杆走。
      “你是谁呀?你想干什么?”丞宁还是笑着,仿佛遇到不科学事件的不是他一般,他本就长得好看,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他目光定定的看向身前的一块空地,仿佛能看到什么东西一样。
      “你想我死吗?”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最边缘的位置了,暖冬疗养院因为怕病人们轻生,所以顶楼一直都是锁着的,可能是因为一直锁着可今天他被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拉着上来的时候,门却是大开的。
      那股力量并没有理他,反而又拉着他往边上走了走,一副要把他拉下去的作风。
      丞宁笑了起来,他主动往前走了一步,说:“好吧,我自己来就好了啊。”
      他说完了话,还没等到回复,就又跑了几步,然后在疗养院的顶楼,一跃而下。
      坠落的那一瞬间,丞宁拉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笑容跟他平时一点也不一样,是发自内心的,略带解脱的笑。
      “嘀!”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丞宁颇为不满地睁开眼,看到眼前一片荒芜血腥遍地的景象也不惊慌,只是觉得自己又没死成有点可惜。
      “检测到宿主有极端轻生意识,自动绑定白月光系统,请宿主乐观积极面对生活。”
      丞宁:……
      什么鬼东西?
      那个系统又说:“欢迎宿主来到大型真人灵异游戏,轮回,作为该游戏的第五百万个玩家,宿主你获得一张抽奖券。”
      “这游戏是干什么的?”
      丞宁看到浮现在自己眼前的半透明奖券,看见弹出一个收入背包的选项,顺手点了,垂下眼帘,问。
      “宿主你会在这里经历许多副本,在副本中死亡就是真实死亡,每场游戏结束后可以获得积分,积分可以在商城兑换物品,只有积累够一定积分才能回到真实世界。”
      系统的声音冷冰冰的,但是十分负责任的给他解释了一遍游戏规则。
      “宿主,你要干什么?!”
      系统看着他的动作,突然大声尖叫起来。
      “没事呀,我只是好奇。”
      丞宁习惯性的笑笑,被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他随手把沾了血的碎玻璃扔远,手腕在衣服上蹭蹭,然后向前边一亮:“看,还没有割到动脉。”
      那语气乖的跟他只是偷吃了一块糖一样。
      系统把之前的积极乐观面对生活又给他放了一遍,然后打开了他的人物资料板。
      “姓名:丞宁
      性别:男
      绑定系统:白月光系统
      积分:0
      背包:抽奖券x1
      备注:重度抑郁症,幽闭恐惧症患者,请宿主不要放弃对生的希望,人间很值得。”
      丞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我玩过恐怖游戏,都有一个新手村的,那我的新手村在哪里呀?”
      “请宿主沿直线行走,一百米后将抵达安全屋。”
      丞宁一点都不犹豫,抬了腿就往前走,觉得这个系统的地图功能应该还是非常好的。
      “新人?”
      到了目的地,有个中年男人给他开门,扫了他一眼,问。
      “嗯,我叫丞宁。”
      他的笑一路上就没停过,此时就跟个孩子一样,男人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好了,人都到齐了,老规矩了,先自我介绍吧。”中年人把他领进去,屋里明显占领导位置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说,“我叫成奕橪,这是第三次游戏。”
      “陈毅,第二次。”领他进来的中年男人第二个介绍自己。
      丞宁接着他介绍了一下自己,他后边介绍的也是两个新人。
      那是一对双胞胎姐妹,长的一模一样,红裙子的是姐姐,叫杜蕊,粉裙子的是妹妹,叫杜媋。这个时候正搂在一起发着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最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身上还穿着一套大学校服,明明是个男生,眉眼之间却总带着点女气,他说话的声音也有点显娘,父母可能是有一个儿子不够,给他起了名字叫蔡召弟。
      所有人都简单认识了一下,成奕橪又说:“这一次的副本是孤儿院,我们的设定都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孩子,这次因为小时候埋在树下的东西回来,那准备好了咱们就走吧。”
      众人都没有意见,于是做了一下心理准备就出了门。
      走了差不多一刻钟,眼前就出现一个破旧的老院子,铁门上喷了红漆的”阳光孤儿院“五个字已经残破不堪,“儿”字还掉了右边的一半,透过铁门还能看到院子里边的游戏设施,都露出了油漆底下的灰白色,怎么看都不是个好地方。
      “走吧,不走也没办法不是吗?”
      成奕橪耸了耸肩,看每人敢去推门,就自己走了两步,推开了门。
      锈迹斑斑的老铁门发出嘎吱的刺耳声响,明明成奕橪用的力气不大,门却全都开了,喷泉嗞嗞的运作着,秋千无风自动,仿佛在欢迎他们的到来。
      “你们来啦,小林和小阮早就到了,屋里等你们挺长时间的呢,快进来吧。”
      孤儿院的屋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奶奶拄着拐杖走过来,头上戴着个暗红的方巾,围住了半边脸,他们也看不出这人长什么样。
      “奶奶,我们路上有点堵,您就担待担待嘛。”
      丞宁跟真的看到自己的长辈一样,笑着上去挽住了院长的胳膊,细心地扶住她。
      “小宁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啊。”院长拍拍他的手,很是慈爱,“你们也别在这站着了,都赶紧进屋坐着吧。”
      其他人看着他的动作都没敢说话,默默的跟在他们后边进屋了。
      “你们应该都不认识,这是林媛,毕了业就出省了,这是阮向容,就比你们早走几个月,不过当时你们都小,估计也记不大清楚了,这次是专程来看我的。”
      院长奶奶带他们来到大厅,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一男一女给他们介绍。
      林媛是个扎着辫子的少女,要不是知道她已经二十多快三十了,指不定他们还要认成十七八岁。看见他们还打了招呼,笑起来很可爱。
      阮向容则跟她的性格完全相反,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却微笑着对丞宁点了点头。
      丞宁不明所以,不过这人长得挺合他的审美的,就也冲他笑了笑,露出两个小酒窝,看着乖巧的不得了。
      其他人忙着看周围的环境,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的互动。
      “先上去看看今晚住的房间吧,饭还等一会儿好呢。”院长一直都很慈祥,“小容带他们上去吧,女孩们住一间,剩下两间房男孩们分着住,一个房间只能住三个人。”
      阮向容没有说话,话也不说就直接转头走人,一点都不在意他们是否跟上了。
      不过他也真的不用担心这种问题,因为其它人都很快的跟上了,尤其是那个新人男孩儿,走的飞快,既怕落后了会死,又不敢离这个npc太近,脸色难看的成了灰色。
      “还好吗?”
      阮向容就跟身后长了眼睛似的,突然转身,一把扶住丞宁,另一只手不知道往哪里一按,灰暗的长走廊立刻变得明亮起来。
      “嗯,谢谢。”丞宁捂着胸口喘息了两下,脸色略带苍白的对他笑笑
      。
      他有幽闭恐惧症,刚刚仿佛永无止境的昏暗走廊刚好引发了他的病,这会儿灯开了就好多了。
      阮向容没说什么,抬起自己的手用袖子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扶着他慢慢往前走。
      “这个npc怎么回事儿?”怎么一路上盯着丞宁。
      陈毅悄悄放慢速度跟其他人走在一起,小声说。
      “我,我觉得他好像有问题,哪,哪有人跟鬼这么亲的啊。”
      杜蕊攥着妹妹的手,抬头看了阮向容的背影一眼就赶紧收回来,生怕多看一眼自己就会死。
      “他还不一定就是鬼,别乱想。”他们是一个团队,身为领导人成奕橪不想看到自己人出现分歧,出声制止话题。
      陈毅他们没再说话了,跟在后边默默的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还是没到院长说的房间。
      “我没事了。”丞宁觉得自己没问题了,拉了拉阮向容的袖子,小声的让他放手,表示自己可以的。
      阮向容低下头去看他,跟他看来的眼神撞在一起,轻轻的放开了本来握着的手,然后说:“到了。”
      众人向前看去,走廊里不止这几扇门,但是就三扇没门锁,一看就是他们要分的房间,一扇粉色,两扇蓝色。
      “女孩子都住粉色房间,男生……”成奕橪看了一圈人,“丞宁和陈毅,蔡招弟住一间,我跟,阮向容住

    《全世界都以为我想死》作者: 淡意衬优 文案: 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丞宁表现的十分正常,该吃吃,该喝喝,思维逻辑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人,然后有一天,他被人从顶楼上推下去了,偏偏还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自己寻死,丞宁想,以为他自己死的那就以为吧,反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