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

时间: 2020-06-14 20:38:03 分类: 今日小说

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

   =================

  书名: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作者:银海路日光
  文案
  宋年捡的弟弟宋知遇死了,他得穿进弟弟写的小说里面达成完美结局才有机会穿回现实世界事发之前救弟弟。
  这小子每本书都把他俩写成主角也就算了,怎么这剧情走向还都是越走越糟糕啊,宋年扶额大喊:
  辛辛苦苦打通关,怎么回到现实弟弟他又死了!!!!!
  宋知遇:世上只有哥哥好,有哥的弟弟像块宝~
  友情提示:
  ①穿书世界为:修真→吸血鬼→古代权谋→末世ABO→兽人 请按次序乘坐列车~
  ②一般情况下是日更,有事情会请假~随机掉落双更。
  ③全文总体走向主感情线,有部分世界主剧情线。
  ④小虐甜苏,拿人头担保HE。
  ⑤攻受之间无血缘关系,弟弟是哥哥捡来哒!可可爱爱年下养成。
  ⑥剧情有埋雷,欢迎讨论互动~希望能看到最后呀。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年,宋知遇 ┃ 配角:陆天久,炮灰们 ┃ 其它:修真、abo、古代、星际、兽人
  一句话简介:辛苦穿书做任务,醒来弟弟又死了
 
第1章 我穿到了弟弟书里?
 
楔子
  在暗处伺机而动的蜘蛛注视着那只蝴蝶,只需要一步,再靠近一点,它就将成为茧中之物,成为黑夜的猎物。
  我的弟弟……像坠入蛛网的蝴蝶,坠入了那天的雨夜里。
  “哥!”
  “谁……是谁在叫我”。强烈的眩晕感刺激着神经,宋年在迷糊中听到一个声音.
  “你想让他回来吗?”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去他的小说里,补全故事,达成完美结局,我将给你一次机会回到他死亡的前一天救他。”
  “好。”
  ------------------------------------------------------------------------------------
  2018年8月7日,宋知遇的生命结束在了这一天。
  我的弟弟,宋知遇,永远回不来了。
  处理完各种繁杂的手续,宋年回到家中,沙发上是他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服,机械地将一件件折好放回宋知遇房间中,打开书房时,却发现知遇的电脑屏幕一直闪着幽光,近看是一篇还未编辑完的文档。
  傻小子,我怎么没发现有写小说的爱好呢,还把自己和我都写成了小说主角,笨蛋,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更纵容你一点,可惜,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宋年打开了电脑上的文档,发现了宋知遇已经悄悄写下了五本小说,每一本的主角都是他们,只是每一本故事都在渐渐走向不容挽回的地步,然后戛然而止。
  看到最后一本小说,暂停键停在了这里——阿年,如果我们注定没有完美的结局,那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完美。
  蠢货……宋年的意识像是被抽离般进入了黑暗中。
  睁开眼,却恍然撞进一双清澈的眼睛。定睛一看,这是……宋知遇??!!可是他怎么留着长发?
  百级石阶底下浩浩荡荡地站着一百多个小萝卜头,个个都穿着湖蓝色的劲装站得笔直,知遇扎了个俏皮的马尾站在人堆里,红扑扑的小脸出了点细汗,正憧憬地盯着自己。
  宋年在震惊之下看到了自己的装束,通体纯白的衣裳,银线细绣的腰束,腰间佩戴者温润的圆形玉佩,抬首间落下肩头如瀑的长发都告诉他这不是现实世界。
  “你好,欢迎来到《尘缘》小说世界,您的本次任务为补全本世界的剧情,达成完美结局。请积极完成任务。”
  所以,这个世界是知遇笔下的《尘缘》里的世界?我穿进了宋知遇写的小说里,成了书中的宋年,而眼前这个和弟弟相似的人是书中的宋知遇?但只要达成完美结局,我就可以回去救下弟弟!
  知遇,重来一次,我会填满所有遗憾。
  看这百来人的架势,这时应该是《尘缘》中苍山拜师大典的前一天,眼下这几百人正在经历最后的考验,最后成功的十二个就能在明天进行拜师大典。宋年深深看了一眼宋知遇转身离开了。按照记忆,把苍山都逛了一遍后宋年应邀来到掌门房中开会。
  仿佛是一场梦开始一般,宋年看着眼前这一切,干净整洁,没有什么过多的陈列,但却处处都让人感受到威严。房间两边摆着两幅长轴,上面画的山水,安静宁和,四个角落立着四盏灯,眼前茶褐色的黄花梨大岸几相比在办公室的会议桌要小不少,四个桌脚上雕刻的四大神兽仿佛威风地拥有过这个世界。
  “都说说吧,这届,你们看如何?”坐在中间的蓄着一搓胡子的掌门说着看向了宋年。
  “宋年师弟,这回也不知是谁如此好运气能被你收入门下啊!宋师弟可是少见奇才啊!”陆丰师兄随着师父的视线看向宋年开启了“宋吹”模式,引得众人对年少成名的宋年也是一阵猛夸。无论是原小说的宋年还是他自己都受不了这些,“师兄,我想起我种的那些个仙草还没浇水,改天再聊!”宋年随口找了个理由,就往外面走。
  “哎,那这徒弟——”陆丰话还没说完,宋年已经匆匆走远。
  宋年顺着早上的记忆,一边往自己住的地方——清心阁走去,一边梳理书中的剧情,他突然猛地一顿,不对,就是今天,宋知遇有危险!
  小说之中宋知遇可是一个魔童,而他第一次发病,就是今天。
  无论这完美结局是什么,我总得保护这个宋知遇,也不能让他死吧。
  “倒——”宋年出门随手朝着木桩试试这世界的法术,“倒——”又试了一遍,但木桩还是纹丝不动。
  我,我居然没有法术?!
  “系统,系统——我在这儿没法术,我不是师尊吗?”宋年有点崩溃又带着心急,原来的小说中宋年是通过法术封印了宋年的,可现在这样,我要怎么办。
  “你的意识是你的,不会因为小说里的角色能力强大所改变。你没有法术的意识,光身体会当然没用。我帮不了你,宋年。”系统冷漠的说完,又一次地消失了。
  宋年的脑海此刻如同塞满了鸡毛,涨的难受。不会法术还救个啥。
  不对,不会法术,好歹有法器和灵符吧!对!回住的地方,肯定有!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幸好下午熟悉了一遍苍山,宋年直往清心阁奔去。也亏得书中宋年平日有收拾的习惯,物品都一格格整齐地摆放着,很快就在里阁一个雕了花鸟的柜子上找到了镇魔专用的灵符和药丸。宋年取了一个玉清色的药瓶和两张灵符,就往后山跑去。
  夜晚的苍山,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但宋年却匆匆忙忙得来不及欣赏,一路搜寻,终于看到前方树木间透出幽幽的光。
  “没错,见魔草,知遇应该就在这儿附近了!”宋年加快跑了几步,来到那光的出处。
  四处寻找着,果真在树的另一侧,蜷缩着一个少年,看上去是十二三岁的大小,乌墨一般的长发散乱地披在黛青色修炼服上,这应该就是宋知遇了吧!
  宋年走上前,少年正疼的打滚,背着的面容一下子映入眼帘。
  这——是弟弟——
  下午时心神不定看的不甚清楚,只觉得和弟弟很像,恍然间还以为看到了小时候的弟弟,现在才发现,哪里只是相像,分明是一模一样!宋年虽早有想过弟弟小说中的宋知遇既然和他名字一样,会不会长得也一样,甚至想象过弟弟模样的小修仙道士的模样,但此时眼中的少年,眉目分明,清秀的脸庞上还没有褪去稚嫩的模样和当初刚见到的小知遇的已经远不能用相似来解释了。
  “啊——”倚在树旁的少年痛苦地叫出声来,眼珠子从纯碎的漆黑开始出现血丝,周围开始溢出一缕缕黑色的魔气。
  “不好”宋年收回飞散得思绪连忙把手里的其中一个灵符贴在少年额头,少年安静下来,伸手拽住了宋年的衣摆,眼睛变得仿佛没有灵魂般有些空洞。宋年把手上另一枚的灵符贴在少年胸口,又从药瓶中取出一颗,送服下去。
  少年回过神来,“你是谁?我刚才怎么了?你为何救我?”少年支起身子站起来,疑惑又警惕地退了几步,看向宋年。
  “我是你的师父,刚才见你痛的直打滚,我顺手救了你!”
  “我,怎么会突然......”
  “我替你看过了,应是初来我苍山,不适应山上饮食罢了。”宋年想到小说中宋知遇的处境,不免有些感怀,不过都是因为魔童身份罢了,告诉他也不过徒增他烦恼。也许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也会更加快乐吧!
  “我明日才拜师,你又如何是我师父。不过,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我宋知遇一定感激在在心。只求你别把今晚之事说出去。”少年向宋年举手作揖,眼睛中透出坚定但又有些羞涩的目光,“我怕连食物都消受不住,怕是没有师父会想要我。”
  “我说了,我是你师父!”宋年顿了顿,一字一顿地告诉少年,带有一丝不容置疑的笃定,轻轻揉了揉宋知遇的头发便走了。
  少年看着宋年远去的身影,仿佛又一丝熟悉感,仿佛相伴很久,但随即又回过神来,这明明是初见。
 
第2章 弟弟还是徒弟
  回到自己阁中的宋年一夜未睡,即使知道这个人不是弟弟,但这样鲜活的身影无法抑制地勾起了曾经的回忆,第一次相遇时,宋知遇也是这般年纪。
  那是宋年读高中时,他刚从姑妈家搬出来住在一个破旧的筒子楼里,对屋经常有个小孩哭哭啼啼地被他的酒鬼老爹赶出门外。小孩长得白白嫩嫩,一双葡萄眼睛亮亮的,瘦巴巴的脸上转着两个黑珠子,看着甚是讨喜。大爷大妈们经常背地里讨论,宋年没几天就听全了来龙去脉。是个可怜见的孩子,做妈的受不了跑了,把孩子丢给了这么一个男人,但周围邻居都不敢招他凶神恶煞的老爹,都害怕他发起疯来会不会牵连到自己,只敢在小孩被老爹丢出来时偷偷塞几块馒头。
  这家人好像……也是姓宋来着,这个姓怕不是沾了什么晦气。想想自己六七岁时父母一场车祸双双去世,由于自己未成年父母的遗产便交由姑妈接管,但到底不是一家人又没有多深厚的感情,遗产更是横亘在中间,到了高中便下定决心搬出来,最后在这边租了一间小屋,姑妈每月会寄一些钱过来维持生活。一个没爹没娘,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也不知道我俩谁更惨一点。
  宋年习惯了独来独往,从小寄人篱下的生活让他养成了较为孤僻的性格,现在从姑妈家搬出来了也无意沾染是非。
  雨也太大了,随着雷声浩浩荡荡地滚了下来,烂泥基地上的筒子楼那脆弱的像是一块要被泡发的面包散发着霉味。宋年收了伞正准备上楼,在楼梯上看到了个湿漉漉的小脑袋。看来这孩子今天又没晚饭吃。
  算了,就当我吃饱了撑的。
  “你叫什么名字?晚饭吃了没?”
  “啊……我叫宋知遇。”小孩被惊得呼得转身,低声道,“我爸说,今天没有晚饭吃。”
  宋年皱了皱眉头:“跟我来,你衣服都湿了,去我家吹一吹吧。”
  “我可以吗!谢谢哥哥!”那双大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宋年这次无意援助后,却被这臭小子赖上了。在如此压抑的环境中生活着,好不容易有个愿意跟他说话,还帮他吹衣服的的哥哥,宋知遇兴奋地不得了,成天哥哥哥哥地喊着,宋父不在就往宋年家里窜,蹭吃蹭喝不说,还强行要把家务包了,把宋年烦的要死。
  烦虽烦,心疼也是真的,他们两人像是错路的双生,对方的避风港,一旦相遇便是一辈子的相依。
  三年后宋傅在家中醉酒醉过头后便再没起来,那时候宋年早已毕业,并在读大学时与富二代室友陆天久合作创办了浪刻视觉传媒有限公司,宋年极有天赋,在他努力之下他也积累了一些余钱,做好充足的准备后,他回到那幢筒子楼,将宋知遇带去了另一个城市定居,并对外称是自己弟弟。凭借着过人的才华和充满灵气的设计,宋年的工作室越做越大,已经足够他们兄弟俩过上很好的生活。从颠沛混乱的童年一路走来,宋年觉得这样和弟弟两个人生活下去就很好。但是意外总是来得措不及防。
  宋年天生有个好皮囊,性格沉稳,才华出众,从来不缺追求者,但他从未发现,宋知遇却也在这里面。
  宋年工作起来总是忘了时间,每当宋知遇撒娇抱怨的时候就用赚钱养家堵他的嘴。这天晚上,宋知遇忍不了宋年的敷衍便赌气地挡住电脑屏幕故意眨巴他的大眼睛:“我不需要哥哥养,哥哥太辛苦了,反正现在已经高考完了,我去打暑假工好不好。”
  “得了吧,能有几毛钱?还不如我一天赚得多。听话,你先去睡,我改完这个稿子就睡了。”宋年无奈地敲了宋知遇的脑瓜把他推进他的房间里,“乖,睡吧。”

【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本页完)

  • 更多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推荐免费小说
  • 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by 一群土拨薯日期:06-14

    ================= 书名: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作者:一群土拨薯 文案: 盛星泽意外地穿进一本狗血耽美文中,成为里面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反派。 为了保命,他决定离主角远一点。 #你谈你的旷世绝恋,我做我的金牌调解# 导演和媳妇闹矛盾: 盛星泽:我来! 然后...

  • 婚后才发现老攻是天敌 by 秋雨心日期:06-14

    《婚后才发现老攻是天敌》作者:秋雨心 文案: 眼镜王蛇景佘成精了! 本来就是自然界横行的顶级捕食者,化为人形后依旧自带王者buff,短短两年间发家致富登顶福布斯,让众凡人仰望不已。 后来,他觉得自己该谈恋爱了。 一次偶遇,他在一位男士身上嗅到了同类...

  • [综漫同人]不是柱是超电磁炮 by 秉烟日期:06-14

    《不是柱是超电磁炮》作者:秉烟 文案: 常盘台贵族男校的电击王子,御坂真琴,在解决了两万个御坂弟弟的问题之后,穿越了到了有鬼的大正时代。 或许是穿越的途中出了点问题,他失忆了。 为了找回记忆,御坂真琴带着兜里的12枚游戏币重走寻找常盘台之旅。 不...

  • 穿成恶毒女配带球跑(GL) by 暮雨兮兮日期:06-14

    《穿成恶毒女配带球跑》作者:暮雨兮兮 文案: 黎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霸总文里的恶毒女配,肚子里还怀了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 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的小命,黎笙决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不参与男女主的任何剧情线。 四年后,孩子指着电视上的女演员兴奋的...

  • 九垓龙吟 by 如雷灌耳日期:06-14

    《九垓龙吟》作者: 如雷灌耳 文案: 外冷内热亦庄亦谐美人受人间理想忠犬仙帝攻 1v1,强强,互宠,he 落魄双神 一个关于相互救赎的故事。 副cp:霸道暴躁魔尊攻绝美炸毛丹圣受(番外有专栏) 百合cp:武力值爆表鬼主攻美艳霸气宗主受(大家想看在评论区留言...

  • 《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上一篇
  • 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by 一群土拨薯--预览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by 一群土拨薯-

       =================

      书名: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作者:一群土拨薯
      文案:
      盛星泽意外地穿进一本狗血耽美文中,成为里面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反派。
      为了保命,他决定离主角远一点。
      #你谈你的旷世绝恋,我做我的金牌调解#
      导演和媳妇闹矛盾:
      盛星泽:我来!
      然后众人围观导演拿着大喇叭全片场跑的表白媳妇。
      视帝和视后要分手:
      盛星泽:我来!
      然后视帝机场火热求婚单膝下跪挽留女友登上微博热搜。
      总裁和老婆想离婚:
      盛星泽:我来!
      然后总裁包下高楼给老婆道歉打下人傻钱多气管炎标签。
      影帝和男友吵架:
      盛星泽:……关老子毛事。
      某影帝:.....
      #误以为老婆喜欢穿女装被发现了,怎么办在线等#
      盛星泽的粉丝一直很苦恼,自家爱豆画风惊奇。
      别家爱豆争资源抢男主,自家爱豆一心只想做金牌调解员。
      别家粉丝见面会合影签名做游戏,自家粉丝见面会调节家庭矛盾,撮合吵架情侣。
      面对影帝当红明星倒贴蹭热度,自家爱豆再见咱不熟。
      #爱豆想息影转行做相亲节目主持人#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星泽,喻白 ┃ 配角:预收《突然成了皇太子的白月光怎么破》,《死对头破产后对我以身相许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影帝主动伸腿给我抱
      ==================
     
    第1章 穿书
      “停!盛星泽你要表现的是含情脉脉求而不得,不是捉奸在床!”
      意识从黑暗中回笼,朦朦胧胧中耳边炸开了这样的咆哮。
      视野尚未很好的恢复,人在宿醉初醒时是没法理解自己的处境的,眼前一片白光,像极了酒吧里最后昏迷过去的时候看见的镭射灯,刺的人眼睛生疼。
      是做梦了吗?他没法确定。
      盛星泽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吧台酒保推给他的那杯莫吉托日落,在昏暗的灯光下酒液呈现出摄人心魄的橙红色,就像是现在眼前的——
      橙红色的色块重新组合,像素调高,亮度提升,一个穿着橙色半袖的中年男子面带不愉地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拿着大喇叭,似乎正给他来上一下,见盛星泽茫然的样子,更是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但是又不敢直接发火,只得大喊,“休息十分钟!”
      又是这种片场的梦?但他敢肯定这里不是他记忆中的任何一个片场,盛星泽下意识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如果这是梦的话,这疼痛感也太真实了。
      导演和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就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忽然一个声音在耳边阴阳怪气:“盛星泽,不会演就自觉地早点退出剧组,省得拖大家的后腿。要是林穆来,我们才不用陪你NG这么多回。”
      这梦也太真实了吧…等等?林穆?
      盛星泽怔忪了一下,这个名字出奇的耳熟…他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说话的人,这特征…
      他试探性的开口:“元岫?”
      看来他猜对了,对方哼了一声,“怎么,盛大少爷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
      当然记得了,难怪总有这种奇妙的既视感挥之不去…这不正是自己不久前看的耽美小说吗?按照对方对自己的称呼来看——
      “当然了,若是元前辈能说动投资方把他换回来,我自然没意见喽。”
      小说里的盛星泽——很巧,跟他本身同名同姓,所以在看书的时候就多留意了一些,原身是个纨绔子弟,有点张扬但是心眼不坏,才能让元岫这种小角色都欺负到头上去,盛星泽拿起剧本,故意翻出哗啦啦的响声,“如果前辈真的有这种本事的话。”
      感谢万恶的资本主义。
      见元岫顿时没了声音,盛星泽垂眸,。
      元岫和原主这种带资进组的自然是没法相比,人脉和金钱都相当稀缺,而且脑袋明显也不太够用,恐怕是受了林穆的挑拨才敢来说几句风凉话。
      啧,人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蠢而不自知。
      按照自己看的那本小说里的走向,他在这部剧里饰演的苏锦木虽然只是男三,但是人设非常讨喜,只要演技基本在线,蹿红根本是板上钉钉的事。
      林穆本来计划着利用这个角色作为他进一步闯入娱乐圈的跳板,谁知道被盛星泽临门一脚抢走了,自然是气得不行。被抢资源后,林穆私底下找《星澜》的男主喻白说过几句原主的坏话。
      喻白是林穆的戏剧学院的学长,对林穆有几分好感,听他这么一说对原主的印象一开始便不太好,进组之后他不喜原主作风,爆出了原主耍大牌的黑料。
      喻白作为豪门出身的影帝,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很高,被他否认的原主碍于各种压力被迫退出娱乐。
      林穆等的就是这一刻,他背着喻白找了一群社会上的人生生打死了原主。原主的父母就这么一个命根子,突如其来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两个人在浑浑噩噩中因为一场“意外”车祸去世。
      原主被炮灰掉,林穆顺理成章地拿回了属于他的角色,从此走上娱乐圈的康庄大道。
      微妙的有点狗血...自己当时是怎么看的下去这种小说的?
      盛星泽揉了揉眉头,在外人看起来他就像是对剧本头疼一样,又引起一阵窃窃私语。
      “不会演戏进什么剧组?”
      实际上导演对他也很头疼,这笔钱对于剧组也很重要,不然也不能让盛星泽拿到这个角色,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可无论怎剪辑,以盛星泽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演技...
      剧中的主角白星澜是一位身中剧毒的顶尖药师,寻不到解药的情况下找来了体质特殊的苏锦木,想用他作为解毒药引。而苏锦木由师父一手养大,每日的相处,白星澜越来越狠不下心以小徒弟为药,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苏锦木对师父的孺慕之情逐渐变质。而马上要拍摄的就是苏锦木发现喻白饰演的男主和女主之间的暧昧互动,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决定放下自己心中的感情。
      这场戏并不是很难,穿越前他也是一位影帝,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才爬上了最顶尖的位置,演戏对他来说就如同本能。深吸一口气,盛星泽很快就带入了苏锦木的情绪,整个人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
      “ 准备集合!下一场就位!”
      导演拿着大喇叭叫就位,而此时站在片场的已经不是方才的盛星泽,他就是苏锦木。
      最后一个镜头,是苏锦木决心把自己对师父的感情永远封存。
      幽深的长廊中,稚气未脱的少年一身白衣,躲在转角处里望着心上人和别人言笑晏晏,紧咬下唇,贴在墙上的手指逐渐收紧,而后慢慢放开,眼中翻滚的爱恋不舍最后全都归于一片平静。
      少年明明脸上没有表情,却能让人感到他隐藏在坚硬外壳下一碰即逝般的脆弱。
      他就这样望着师父渐行渐远,哪怕白星澜已经消失在视野中很久,他的姿势也没有任何改变。
      四周一片寂静,连在场的灯光师都深受感染,他们仿佛看到这个剧中的少年人从故事中走了出来,就这么伫立在他们面前,无声的哀求他的师父再看他一眼——
      请您再看看我吧。
      “绝了!真是绝了!”导演如梦方醒,激动不已地查看拍摄的画面,每一帧画面中的盛星泽都完美到不出毛病,“你真是个演戏的好苗子!继续保持这个情绪!” 他如获至宝地揽着盛星泽的肩。
      当初他迫于无奈选择了盛星泽,和他竞争的林穆的演技虽然算不上上乘,但至少平均线是绝对能达到的,相比之下盛星泽怎么看都是一个徒有其表的花瓶。但现在他无比感谢自己做下的这个决定。
      “刚才那个眼神真的是绝了,剪辑的时候来个特写......”
      张朝也就是导演还在拉着他滔滔不绝,盛星泽微笑着时不时谦虚几句,“都是导演您指点的好,您刚才那声棒喝让我忽然能够理解了一部分的人物思维...不过我还有一点地方没有相同,您能给我解答一下吗?”
      导演自然是见猎心喜,一口答应下来,“来来来...正好吃午饭的时候我再给你讲讲戏..."
      盛星泽笑了一下,他现在这张脸其实长得很好看,明明是华国人,却带着一种混血的感觉,精致的面孔谁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可惜原主那孩子嚣张惯了,动不动拿鼻孔对人,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提不起好感,再加上气质一般,再贵的名牌也能被他穿出暴发户的感觉。
      但现在同一个壳子里换了个芯,他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好,我们不然就去外面吃吧?我正好知道附近一家不错的酒店,已经叫助理去订了,”他趁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手势,“不知道张导愿意赏脸吗?”
      助理米和秋懵了一下,什么酒店?这偏僻的地方哪有酒店?但是极高的职业素养使他没有在表面上流露出什么异样,而是假借打电话的样子出去了,导演见状也明白过来,盛星泽这是打算跟自己单独说说话,打点打点关系,“不必了不必了,午间休息的时间本来就紧张,在剧组随便吃口盒饭就行了。”
      这小少爷本来就是带资进组,哪用得攀这种人际关系?谁敢难为他?张朝苦笑了一下,“盛少这是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吗?”
      他还在思考,难道是自己刚才对这个纨绔子弟态度太急躁了?把他惹生气了?
      其他的人早就在宣布午休的时候一哄而散了,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说话自然是方便,“张导以为我是来兴师问罪的?”盛星泽似笑非笑,“哪能呢,我只是个角色,又不是角儿,就是斗胆想问一下,元岫是...谁塞进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突然变成皇太子的白月光怎么破》文案:
      双亲早逝,在福利院长大的苏格,一觉醒来变成了帝国皇太子的白月光。
      苏格:发生何事?怎会如此?
      沈听澜:我找了你好多年,跟我回家吧。
      亲卫队长:殿下单身这么多年,您是他唯一的ome

    ================= 书名: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作者:一群土拨薯 文案: 盛星泽意外地穿进一本狗血耽美文中,成为里面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反派。 为了保命,他决定离主角远一点。 #你谈你的旷世绝恋,我做我的金牌调解# 导演和媳妇闹矛盾: 盛星泽:我来! 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