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

时间: 2020-06-14 20:38:14 分类: 今日小说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美帅气的竹马A转学回国后,还开启了戏精附体争风吃醋各种作妖的疯狂倒贴模式。
  忽然有一天,盛阳初发现霸占他身体的坑货原地消失了。
  ——
  晏星沉的人生堪称主角模板,开满了挂的那种,家里有矿,马桶镶钻,出国三年归来后第一天就把校草挤下位,之后还抢了年级第一的学霸宝座,全校的A都想和他拜把子,全校的O都想给他生孩子,校园生涯最大的遗憾是曾经软萌可爱的竹马成了死缠烂打戏还很多的极品奇葩O,被迫开启冷漠の男神模式。
  忽然有一天,晏星沉发现当年的那个小竹马好像回来了。
  ——
  盛阳初:是时候逆袭了。
  晏星沉:是时候真香了。
  ——
  1.ABO文,正文不生子【大概
  2.奶味A+茶味O=奶茶CP,必须锁了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逆袭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阳初,晏星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奶味A茶味O
 
第1章 
  十月八号,A市一中国庆长假结束后的第一天,天晴。
  早读刚刚结束,距离早上第一节 课上课还有十分钟,趁着上课铃还没响,很多学生离开了教室到走廊上活动,不过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大多数学生的“活动范围”都在高二一班附近。
  有人若无其事地从高二一班的走廊上路过了一次又一次,有人则干脆站在高二一班的门窗前假装聊天看风景。
  A市一中是全A市升学率最高的重点高中,而高二一班则是汇聚了高二年级成绩前五十的尖子班,但和一般人想象中满是书呆子眼镜学霸的班级不一样,放眼望去,高二一班有好几道亮眼的风景线,大大拉高了整个一班的平均颜值。
  尤其是坐在第一排窗边的一位黑发少年,他正单手托腮,五指瓷白而修长,另一只手则漫不经心地翻着面前的书,清晨的阳光从窗外倾泻而下,为他的脸镀上了一层自然光。
  他的眉眼精致而不失英气,五官深刻却不显粗糙,骨相极其优越,从眉骨到鼻梁,再到下颌线条,一切就像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
  毫无疑问,黑发少年正是高二一班走廊“人来人往”的重要原因。
  姜宁萌坐在课室最后一排,他是一个男O,伸长脖子盯着黑发少年看了半天后,他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澎湃之情,在抽屉里用手机打开了一个群——
  一中第一男神晏星沉后宫应援群(999)
  “我好了!我又好了!美好的一天要从吸校草开始!”
  “今天也是被校草帅到窒息的一天!我为校草疯我为校草狂我为校草哐哐撞大墙!”
  “我宣布我和晏星沉锁了!钥匙被我吞了!抗议无效!”
  “呜呜呜看到沉沉的锁骨了!我想在沉沉的锁骨里游泳!”
  “啊啊啊沉沉的锁骨?沉沉快把衣服穿好!妈妈不许!妈妈不许你露锁骨!不许看你们都不许看!”
  “不要男妈妈不要男妈妈!有没有高清近照?我出一百!”
  姜宁萌也开始低头打字,加入了这一场群魔乱舞的大混战——
  “呜呜呜为什么老王要把我调到最后一排!现在只能看到校草的后脑勺了!虽然校草的后脑勺也是辣么英俊迷人,但人家家还是更想看校草的正脸啊!”
  忽然,群里的风向变了。
  “今天怎么没看到云哥?我说今天班里的平均颜值怎么好像下降了呢!”
  “云哥早读的时候好像去老王办公室了,估计又打架了,虽然才刚刚放假回来……”
  “卧槽!你们这两个叛徒!这里是校草应援群!快把这两个叛徒叉出去!”
  “讨论顾穿云回你们的群!这个群只能讨论校草!就算是前校草也不行!”
  “等等!快看楼下!盛阳初好像在威胁夏小雨!”
  姜宁萌顿时一愣,和晏星沉一样,盛阳初也是一班的风云人物,不过两人扬名一中的原因却天差地别——
  晏星沉,一个月前才从国外转学回来,开学第一天就把前校草顾穿云挤下位,还在周考和月考中抢了年级第一的学霸宝座,长得又帅成绩又好就算了,据说家里还有矿,用的马桶都镶钻,偏偏还是个顶级Alpha,光靠信息素就能制霸百分之九十九的A,征服百分之九十九的O,毫不夸张地说,全校的A都想和他拜把子,全校的O都想给他生孩子。
  盛阳初,成绩永远倒数第一的终极学渣,虽然是个珍贵的Omega,但他却从高一开始便欺O霸A仗势凌B,不仅在同学中A嫌O弃,就连老师也大都看不惯他,偏偏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死皮赖脸地赖在一班,还对转学的晏星沉一见钟情,各种戏精附体争风吃醋各种作妖疯狂倒贴。
  果不其然,当姜宁萌往楼下看去,便看到一个没穿校服的少年正双手叉腰一脸嚣张地站在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面前,显然是在行威胁之事。
  明明是在校园之内,那少年不仅没穿校服,反而还穿了一身极其嚣张的私服——一身红色旺仔紧身套装,不仅胸口印着旺仔大脸,裤子的屁股上也印着一张旺仔裂开的大脸,非常魔性。
  除此之外,少年还留着齐刘海锅盖头,脚踩一双豆豆鞋,豆豆鞋上印着字,左印“义薄”,右印“云天”,他两条白瘦的胳膊上也有纹身,左纹“盖世”,右纹“英雄”。
  精神小伙套装往身上这么一穿,仿佛他随时都能左来一段社会摇,右来一段摇花手。
  而对面的少女显然正常多了,穿着干净整洁的一中校服,长相清秀,气质文静,低头垂眸,就像小兔子一样怯怯的。
  盛阳初扬了扬下巴,一脸嚣张:“就是你国庆的时候给晏星沉表白了?长得也就一般般吧,花花世界人迷眼,没有实力别赛脸!”
  少女鼓起勇气反驳:“晏星沉又没有接受你!”
  盛阳初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沉:“你懂什么?他迟早会和我在一起的!阳哥不笑你别闹,我给你脸你就得要!”
  少女一脸莫名奇妙:“……什么鬼?” [由www.sUsuxsw.Com整理]
  盛阳初冷笑道:“真是不自量力!我可是在江湖混的!你问问整个一中谁不知道阳哥我?校里校外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少女咬了咬唇:“你……你神经病啊!”
  盛阳初一脸嚣张得意,然而就在此时——
  忽然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哐当一声把他砸了个正着!
  少女瞬间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刚刚还嚣张不已的盛阳初缓缓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她下意识尖叫了起来:“啊!!!”
  二楼走廊,刚刚从办公室出来的顾穿云趴在围栏上,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语气十分漫不经心:“啊,不小心手滑了。”
  少女目瞪口呆地看着盛阳初脸朝地倒下,后脑勺开始汩汩流血。
  同时,一块橡皮静静地躺在旁边……等等,一块橡皮?!
  目睹了全程的姜宁萌同样目瞪口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直到群里忽然开始疯狂刷屏——
  “据说是顾穿云手滑了……真的是手滑吗?”
  “虽然但是……我觉得云哥干得好!”
  “震撼我妈!我刚刚好像看到校草笑了!有没人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还是说一切只是我的幻觉?”
  “卧槽啊啊啊!沉沉笑了!我死了!我要溺死在沉沉的小酒窝里!谁也别来救我!”
  有人往群里发了一张偷拍照,照片中晏星沉单手托腮歪着头看着窗外,唇角微微勾起,凹陷出了两个小小的浅坑,原本的高冷男神一下子变成了酒窝少年,又酷又盐,又帅又甜。
  “呜呜呜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沉沉一笑,生死难料!”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愿意为了沉沉的笑后脑开瓢!”
  ……
  姜宁萌瞬间忘了刚才的事,开始疯狂存图疯狂舔屏。
  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顾穿云手滑用橡皮砸晕了盛阳初的事就传遍了整个一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块橡皮能把人砸晕,但不妨碍大家对此表示喜闻乐见,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大仇得报,有人等着看好戏——
  虽然盛阳初经常自称一中校霸,但谁不知道顾穿云初中的时候才是正儿八经的校霸,虽然上了高中后稍微低调了一些,让盛阳初抢了风头,但余威尚在。
  一中大部分都是好学生,按理来说应该和盛阳初顾穿云这样经常搞事的坏学生天然对立,然而顾穿云成绩不错,年级前十,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很服顾穿云的,愿意叫他一声“云哥”。
  相比之下,喊盛阳初“阳哥”的基本都是贬义讽刺居多,偏偏盛阳初还自我感觉良好,有多少人看盛阳初不顺眼,就有多少人希望盛阳初和顾穿云打一架,然后顾穿云就能把盛阳初好好整治一顿了。
  奈何盛阳初再怎么万人嫌,本质也是个O,顾穿云毕竟是个A,好A不和O斗,于是两人高一相安无事了一整年,虽有小摩擦,但无大矛盾。
  顾穿云给盛阳初开瓢的事传遍一中后,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来了来了!终于要来了吗!他们最期待的情节!终于要来了!
  就在一中众人坐等看好戏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欺O霸A仗势凌B的“阳哥”已经换了个芯。
  A市中心医院,VIP病房。
  后脑勺包满绷带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睛,从病床上挺身坐起,他呆呆地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眼眶一红,泪流满面。
  “我回来了……”
  他是盛阳初,真正的盛阳初,三年前,他在十四岁生日时忽然分化当场晕倒,眼一闭一睁,他就被人穿了。
  他的意识游离在两个世界之间,逐渐发现自己的世界原来只是一本书,而穿到他身体里的人竟然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穿书者,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盛阳初从一开始的气得爆炸到冷眼旁观再到逐渐麻木,他渐渐目空一切四大皆空我佛慈悲,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立地成佛原地飞升时,忽然就在今天天降正义,那个霸占他身体的坑货从他身体里消失了,而一旁围观的他则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
  等盛阳初回过神来,他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回来了。
 
第2章 
  唯一令盛阳初庆幸的是,虽然那个坑爹穿书者抽烟喝酒烫头,逃课打架蹦迪,但至少没有真的跑去杀人放火黄赌毒……当然了,那个穿书者平时没少调戏长得好看的男孩女孩,性本放浪,奈何为O,身体条件限制了他的色心。
  就在盛阳初准备仔细检查一下穿书者常年在网吧熬夜通宵的行为有没有掏空自己的身体时,忽然就有两个人叫叫嚷嚷着闯进了病房。
  “老大!你怎么了!”
  “老大!你没事吧?”
  盛阳初抬头一看,来人一高一矮,一瘦一胖,对比鲜明,非常有喜剧效果,正是穿书者在一中横行霸道时收的两个小弟。
  那矮胖子性子最急躁,急急忙忙凑到盛阳初床边:“老大!阳哥!听说你的头是顾穿云砸的!凶器是一块橡皮!那小子肯定是故意的!听说他在一中初中部的时候是校霸,肯定是上了高中后被老大抢了校霸的位置,所以对你怀恨在心!”
  等矮胖子说完,高瘦子才补充了一句:“顾穿云是个Alpha,据说也是个顶级Alpha,一个A被老大你一个O抢了校霸位置,肯定觉得很没面子!”
  这两人虽然还算规矩地穿了校服,但同样从头到尾充满了精神小伙的气息,齐刘海锅盖头豆豆鞋,一看就知道是“盛阳初”手下小弟。
  盛阳初顿时一阵脑壳疼,自从知道这个世界只是一本书后,他便将这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剧情早已烂熟于心,但苍天可鉴,这只是一篇普通的校园小甜饼,主角受和主角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没事谈个小恋爱,虽然偶有小风波,但基调从头甜到尾……结果他现在人设OOC了,从传统型小甜O一下子变成了精神小伙沙雕O,还要参与什么校霸争位赛?!他不想打打杀杀!他只想好好学习啊!
  盛阳初欲哭无泪,只能面瘫着一张脸:“哦。”
  “我们一定要报复回去!不然他们会以为我们青龙帮好欺负!阳哥说吧!什么时候动手!”矮胖子一拍胸口,豪情万丈。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本页完)

  • 更多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推荐免费小说
  • 裴宝 by 池总渣日期:06-14

    收藏: 34474 评论: 30534 海星: 28.84万 点击: 292.35万 《裴宝》作者:池总渣 文案: 顾宝在家里破产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小宝贝 谁都愿意跟他做朋友,除了邻居家的裴大哥裴廷。 裴廷冷口冷面,顾宝粘人又烦人,裴廷很不喜欢 直到顾宝找到了女朋友 顾...

  • 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日期:06-14

    ================= 书名: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作者:银海路日光 文案 宋年捡的弟弟宋知遇死了,他得穿进弟弟写的小说里面达成完美结局才有机会穿回现实世界事发之前救弟弟。 这小子每本书都把他俩写成主角也就算了,怎么这剧情走向还都是越走越糟糕啊,宋年...

  • 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by 一群土拨薯日期:06-14

    ================= 书名: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作者:一群土拨薯 文案: 盛星泽意外地穿进一本狗血耽美文中,成为里面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反派。 为了保命,他决定离主角远一点。 #你谈你的旷世绝恋,我做我的金牌调解# 导演和媳妇闹矛盾: 盛星泽:我来! 然后...

  • 婚后才发现老攻是天敌 by 秋雨心日期:06-14

    《婚后才发现老攻是天敌》作者:秋雨心 文案: 眼镜王蛇景佘成精了! 本来就是自然界横行的顶级捕食者,化为人形后依旧自带王者buff,短短两年间发家致富登顶福布斯,让众凡人仰望不已。 后来,他觉得自己该谈恋爱了。 一次偶遇,他在一位男士身上嗅到了同类...

  • [综漫同人]不是柱是超电磁炮 by 秉烟日期:06-14

    《不是柱是超电磁炮》作者:秉烟 文案: 常盘台贵族男校的电击王子,御坂真琴,在解决了两万个御坂弟弟的问题之后,穿越了到了有鬼的大正时代。 或许是穿越的途中出了点问题,他失忆了。 为了找回记忆,御坂真琴带着兜里的12枚游戏币重走寻找常盘台之旅。 不...

  •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上一篇
  • 裴宝 by 池总渣--预览裴宝 by 池总渣-

     

    收藏: 34474 评论: 30534 海星: 28.84万 点击: 292.35万
      《裴宝》作者:池总渣
      文案:
      顾宝在家里破产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小宝贝
      谁都愿意跟他做朋友,除了邻居家的裴大哥裴廷。
      裴廷冷口冷面,顾宝粘人又烦人,裴廷很不喜欢
      直到顾宝找到了女朋友
      顾宝才发现,裴廷弯了……
      冷漠深情黑化攻x粘人貌美直男受。
      裴廷攻,顾宝受。
      (有强制剧情)
      (受天然渣,撩人不自知)
     
    第1章 
      裴廷找到顾宝的时候,青年正懒懒散散地坐在酒吧的舞台上,踢掉了一只鞋,怀里抱麦,用绵软的声音轻唱情歌。
      顾宝曾经是顾家的宝贝,从名字都能看得出全家的宠爱与偏心。可惜也许名字起得太好,命反而不好。
      裴廷太忙了,等他收到顾家出事的消息时,已经是一个礼拜后。裴家老宅几十米远,就是顾宅,现已经被贴上红条,让银行给封了。
      顾宝的父亲顾正进了监狱,顾母得知这个消息后,直接昏迷进了医院,一检查,雪上加霜,她得了胃癌,好在是早期。
      整个顾家靠的不过是顾正一人,顾家不像是裴家,有着几代的积累,好听些算是C市的后起之秀,难听点叫暴发户。
      顾正没了,顾家便也倒了。事情发生的突然,裴廷有想过帮忙,却被父亲叫去了书房谈心。
      裴父只用手指点了点上面,神情严肃,裴廷明白过来,顾正是很难被捞出来了。
      那天夜里裴廷抽了许多根烟,最后还是拨出好几通电话,找北京的关系,寻最好的律师。他没有去联系顾宝,他们已经有许久没通过电话,上一次见面,还是顾宝的订婚宴。
      顾宝,顾家之宝,初次见面的时候,裴廷就觉得,怎么会有男孩生得这样漂亮,冷白的皮肤,宽而深的眼皮,睫毛又卷又翘,淡粉色的嘴唇。
      就像一位小混血,又似娃娃。
      少年的身子骨刚抽条,身上没有那种让人讨厌的汗臭味,哪怕他刚疯玩回来,胳膊里还夹着足球,汗水坠在了鼻尖上,冲他露出牙齿甜甜的笑。
      他差点以为顾宝是个短发的小姑娘。
      顾宝其实也紧张,顾正让他好好亲近这个邻家的大哥。
      他一早就听过裴廷的名字,传闻中别人家的孩子,十九岁就已经提前毕业,在帮自己父亲手下做事,能力很强。
      顾宝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在心里补充了一条,还很英俊。
      这么帅的男人,他也想长得这么帅,不想和现在这样,像个小姑娘似的。
      班里的朋友们老是笑他,说他被班花拒绝,是因为班花不想跟男朋友合照的时候,拍出来就像两姐妹,而不是男女朋友。
      顾宝气坏了,故意想要晒黑自己,结果黑没晒成,反而晒伤了,被他妈唠叨了好久,又养了一段时间的皮肤,变得更白。
      顾宝心如死灰。
      他的偶像是施瓦辛格,他大概要重新投胎,下辈子才能长成那样了。
      但是裴廷就很有潜质,顾宝看着这个大自己三岁,却比自己高出了快两个头的男人。
      那肩宽腿长,露出来的胳膊结实,血管分明,瞧着很有力量,能打两个他。
      顾宝将球搂在身前,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努力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哥哥好,我叫顾宝。”
      好友们说,只要他的笑容没几个人能抵挡,能把铁石心肠都软成摊水的那种。
      可是面前的裴家大哥哥,显然就是那几个人里的其中一位。
      他冷淡地扫了顾宝一眼,转头跟顾正说:“叔叔,我先走了。”
      顾正笑呵呵的,好似没看见裴廷无视了自家宝贝儿子:“叔叔送你出去。”
      裴廷矜贵地摇头,礼貌不失客气道:“不用。”他语气顿了顿:“让您儿子送我出去就好。”
      说罢,裴廷转身朝大门走去,他没有走得很快,脚步大却缓慢,姿态优雅,没一会,身后就传来了急促凌乱的脚步声,顾宝急匆匆地跑了上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在他身后不远处停下。
      顾宝和裴廷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距离,直到裴廷上了自家的轿车前,他回头看了看顾宝:“不用送了。”
      男生脸颊粉扑扑的,跟树上刚结出来的蜜桃似的,他腼腆地对裴廷说:“哥哥,我的宝是宝贝的宝。”
      裴廷扶着车门的手微微收紧:“我知道。”
      “那哥哥你呢?”
      裴廷静了许久:“手伸出来。”
      顾宝乖乖地将一双手摊开展示在了裴廷面前,男生的掌心粉而细嫩,肉乎饱满,十指却纤细。
      裴廷微凉的指尖,在他的掌心上划下了自己的名字:“裴廷。”
      顾宝的掌心酥酥麻麻的,搞笑的是,明明裴廷一笔一画写得认真,顾宝却除了觉得痒,硬一个字都没记住,只知道将手攥起来,冲裴廷笑:“我知道了,裴廷。”
      他还在变声期,声音青涩微哑,其实不算难听。
      偏偏在他话音刚落,顾宝就发觉了裴廷的眼神,那样严肃,近乎严厉,甚至有几分嫌弃的意味。
      他很能察觉出别人的喜恶,所以他才能讨人喜欢。
      裴廷微微点头,便快速地上了车,疾驰而去,就像迫不及待地远离某件让他无法忍受的事物。
      顾宝皱眉回到顾正身边,顾正瞧见自己儿子蔫巴的表情,心疼地问:“怎么啦,裴廷给你气受了?”
      只见顾宝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球衣下摆沾了一大片污渍,又闻了闻自己身上:“爸爸,裴廷是有洁癖吗?”
      在自己父亲面前,顾宝倒不乖乖巧巧,一口一个哥哥了,他直呼其名,放肆得很,因为眼前的人是他最亲近,也最疼他的人。
      顾正回想了下:“没听说过。”
      顾宝轻轻地哦了声,那就不是嫌他脏,是嫌他这个人了。
      见心肝宝贝受委屈了,顾正说:“宝儿别搭理他,我虽然和你裴叔叔做生意。但这是大人的事,你不用跟他好。”
      顾宝坐到了顾正身边,刚运动完的男孩身上温度高,汗也出得多,顾正不嫌弃,大手抄着顾宝的脸揉搓,被儿子翻了白眼,还哈哈大笑。
      汤玉美端着菜出来,埋汰自个儿子:“去洗澡,别弄脏了阿姨刚擦完的凳子。”这个家也只有她这个妈敢凶顾宝。
      顾宝从椅子上起来,经过汤玉美身边的时候,还用手捻了块肉塞嘴里,汤玉美差点大叫:“你脏死了!洗过手没啊你就下手!”
      顾正乐呵呵地说:“男孩子脏点就脏点,没那么娇气。”
      “你就知道护着他,顾正我给你说,要是顾宝以后脏得找不到媳妇,都是你给惯的!”汤玉美重重把菜放在桌上。
      顾宝经过自家保姆身边的时候,还嘴甜道:“陈姨做的菜比我妈做得好吃,我喜欢。”
      汤玉美大叫:“顾宝!你给我过来!”
      顾宝快速地逃蹿上楼冲了个澡,湿着头发下楼吃饭,又被汤玉美照着背心狠狠拍了几下,因为他不吹干。
      汤玉美人到中年,成了位丰腴美人,跟随体重增加的是她的手劲。顾宝才刚到一米七的个子,硬生生被她拍得左摇右摆。
      顾宝叼着筷子,莫名地想起了裴廷,他那么高的个子,这么壮的身体,汤玉美肯定打不过他。
      要是跟他玩得好了,两个家隔得这么近,走两步路就到了,他出门打篮球玩滑板骑摩托,都有伴了不是吗!
      而且要是裴廷过来吃饭,汤玉美就不能打他了,有客人在,汤玉美不敢这么凶。
      怎么算都是笔划算买卖。
      最重要的是,他在这个小区没有朋友,连踢个球都要司机李叔送他到小伙伴们约好的地点。
      裴廷这么高,伸个手就能碰到篮筐,他要是能请来这个外援,下次篮球赛,肯定打爆三班那群狗东西。
      顾宝越想越乐,问他爸:“爸爸,裴廷是哪个裴,哪个廷?”
      顾正夹了一大块肉给顾宝:“宝儿问这个做什么?”
      顾宝无辜地眨眼:“你叫我跟他做朋友啊。”
      顾正:“他不是不喜欢你吗?”
      顾老父亲一句话扎穿了顾宝的心,十六七岁的男生最幼稚了,他把筷子一撂:“没人会不喜欢我!没!有!人!”
      汤玉美刚纹好的眉梢一挑:“谁准你在饭桌上拍筷子的?”
      顾宝老老实实地把筷子拣起来:“我错了妈妈。”
      桌下顾正偷偷塞给了顾宝一张名片,裴廷来的时候给他的。上面有名字,有电话,还有微信。
      顾正冲儿子眨了下右眼,顾宝笑嘻嘻地比出了ok的手势。
     
    第2章 
      年少轻狂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小男生无所不用其极,尤其像顾宝这么幼稚的家中宠儿。平日里汤玉美在,还能治一治他,但架不住顾正偷偷宠着。
      好在父母给了副好皮囊,人也够义气,哪怕性子里偶尔那点作冒出头来,也不那么令人讨厌,人们总对长得好看的人心软。
      顾宝知道自己的优势,也时时运用得很自如。
      第一次遇到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讨厌他,很好,很特别,这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中二期的顾宝趴在床上,抱着小枕头,加上了裴廷的微信。
      他在床上等啊等,翻了好几个身,没等到,就忍不住发送无数次验证,从裴大哥你好,我是顾宝,再到裴哥你理我一下呀。
      后来便自娱自乐地发哈哈哈,发表情,幼稚得不行。
      裴廷很忙,忙着工作,没工夫跟小孩子过家家。
      顾宝的头像是枚笑脸荷包蛋,有恶意卖萌之嫌。裴廷间隙中点开微信,瞧见了那好友添加的对话框里,顾宝一个人舞出台大戏,手指抽插了两下,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回复一句:好玩吗?
      顾宝在验证中迅速回复:好玩!
      顾宝:你怎么还不加我啊?
      裴廷早熟,稳重,拥有一切长辈欣慰夸赞的品质。此时此刻,却不知道脑子里抽了哪根筋,他回复道:不想加你。
      回复以后,

    收藏: 34474 评论: 30534 海星: 28.84万 点击: 292.35万 《裴宝》作者:池总渣 文案: 顾宝在家里破产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小宝贝 谁都愿意跟他做朋友,除了邻居家的裴大哥裴廷。 裴廷冷口冷面,顾宝粘人又烦人,裴廷很不喜欢 直到顾宝找到了女朋友 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