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老公 by 莫邪

时间: 2020-06-14 20:38:19 分类: 今日小说

神医老公 by 莫邪

   《神医老公》作者: 莫邪

  文案:
  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家二少贺芝兰从云都深山请了个大夫给堂兄治伤,结果把自己当诊费付给那大夫了......
  小剧场一:
  李元羲:过来,我给把把脉。眼下发青,眼睑浮肿,腰身无力,脚步虚浮,脉博微弱......这是温补的方子外加食补的....先吃一个月看看。
  贺芝兰捧着方子眼前发黑:鹿血若干,蛇骨若干,龟甲若干,虎草若干......
  小剧场二:
  李元羲亲手制作药膏,贺芝兰屁颠屁颠又是碾药又是帮忙挑洗药材,热火朝天一顿忙后好奇问‘这是做什么?’
  李元羲:春风玉露膏。
  贺芝兰:干什么用的?
  李元羲:...你猜?
  有个神医男朋友的好处就是当你肾亏的时候分分钟帮你补,以及晚上为爱鼓掌时可以省一大笔润滑剂费用,且各种香味、各种功效、各种药效任君挑选,无不良后遗症、不含激素、全天然纯手工无污染,值得拥有!
  有个神医男朋友的优势就是:一、从不要担心肾亏;二、不用买润滑剂、三、小龙虾随便吃、四、说‘不要’的时候他会明白你这是情趣还是实话;五、腰酸腿软的按摩手法绝对专业!
  长得好有点皮没定性受VS在别人面前冷淡只在受面前不一样攻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芝兰、李元羲 ┃ 配角:贺藏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公是神医的各种好处
 
第1章 贺家芝兰
  在机翼轰隆声中庞然大物的铁飞鸟降落在云都机场,随机舱内空姐甜美的提示声音,服务于头等舱的空姐放轻脚步,一个个叩响单独间隔开的独立座位,到其中一间时正当她抬手,推拉门便先一步打开了。空姐吓了一跳,好在她职业素养扎实,立马露出甜美一笑便去唤醒别人了,不过走时视线还是忍不住在对方脸上转了圈,心漏跳一拍,好帅!
  贺芝兰架上墨镜,挡住远优于常人的眉眼。
  负责此次随行保护的刘军迎上来,喊了声‘贺少’,随即取下行礼随行下了飞机,穿过机场走VIP道,早等候的王戈打开车门。
  贺芝兰跨上后座,王戈关上车门,视线忍不住扫向放行礼的刘军,刘军摇了摇头关上后尾箱,绕行上到副驾室。车门一关,精心打造的豪华座驾滑向车道。
  王戈握着方向盘,早没之前开豪车的兴奋感,从后视镜瞥了眼后座,干咳下问:“贺少。您是先回酒店休息一下,还是现在就出发?”
  豪车就是豪车,不管是从舒适度来说还是空间良心都是杠杠的,当然,价钱也是杠杠的。贺芝兰翘起二郎腿,宽敞的空间丝毫没有委屈那双长腿,副驾驶室的刘军瞥了眼后视镜,问王戈:
  “现在走跟午后走有什么区别?”
  王戈一边盯着前方注意开车,一边回:“现在走,天黑之前能到县城,跟向导见个面确认一下路程,最好还要跟当地的行政部打个照面,因为时间紧促我没有去过那边,听传言,因为地处偏僻,附近几个村子很少有外人走动,想要打听‘神医’的行踪,估计还要当地人帮助才行。”
  华夏地广物博,这几年加大的扶贫政策解决了不少偏僻地的疑难杂症,也托各种记录片跟旅行爱好者的福,再偏僻的地方也有外人足迹,但他们找的人比较特殊,自然有当地人帮助是最好的。否则那大山连绵不决的,别说一个,十来百把个毛都摸不到!
  “不过现在走,之后近七个小时都会在车上,中午饭也只能在车上随便对付点了,”王戈还待说,后座贺芝兰拿下墨镜。
  “现在走。”
  “好嘞,
  贺少坐稳,我加速了!”
  远优于常人的高颜值让贺芝兰往往不易被人拒绝,就算他下了飞机半个字都不说,冷着一张脸连眼神都吝啬一个,配上那本就优越太多人的身份家世,高傲高冷高高在上的姿态一摆出来,要放在别人身上王戈估计就是表面意思意思背地还不知怎么吐糟,有钱怎么啦?有权怎么啦?不就是投了个好胎?投胎谁不会,不就是幸运值多常人那么一丢丢?可配上贺芝兰那张脸,王戈只想说,真是投了个好胎呀,我等凡人羡慕不来!
  现在世道,人不如狗,颜狗遍地走,只要长的好,你会发现世界如此美好,哪怕你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家世;反之,你有钱有权有家世,但不会长,你总会在某一刻意识到那种让人无奈的遗憾,总感觉人生不是那么的完美。
  别说残缺的人生也是种美!你是不知道那些有钱有权但没有颜的人的酸楚,同一家报纸杂志访谈,别人都是玉树临风英俊帅气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到你这就跟卡顿似的憋出个气质儒雅,呵呵,‘红粉骷髅’这四个字从古说到今,但历来栽在高颜值人身上的帝王名将还少吗?
  时代在进步,以前‘女/色’当道,现在‘男/色’占半边天,钱有风水轮流转,总会成为别人的;权有三十年河东河西,总是指尖沙。
  脸是自己的!
  别说有钱可以整容,就华夏国情、人文,再进步一百年,‘整容’二字也是贬义!
  扯远了。
  王戈、刘军轮流开车,终在傍晚之前赶到云都的一个下辖县城,休整一个小时,王戈、刘军约上向导跟当地行政人员吃顿饭,把行程跟时间确定好,回到酒店敲开贺芝兰房门。
  别问这顿饭贺芝兰为什么没参加,这种应酬还劳不动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少参与。
  贺芝兰开门让两人进来,另一手拿着平板冲视频另一端道:“哥,刘哥他们回来了。”视频那端贺藏锋说了句,贺芝兰把平板递给刘军。
  刘军接过平板。“教官!”
  以前被贺藏锋操/练习惯的王戈下意识一迸腿,站的笔直:“教官好!”
  视频那端贺藏锋笑了下:“我已经不是你的教官了,不用这么紧张。”贺藏锋正当三十,理该是男人精气神最为饱满的年龄阶段,但自受伤一年多来,病痛的打击、前程的打击、旁人或可怜或同情的视线,以及未婚妻的毁婚,让贺藏锋的状态远不及当初训练新兵时的铁血。
  王戈眼睛犯酸,大声道:“一日为教官,终身为教官!教官好!!”
  贺藏锋无奈笑下,只得压了压手:“好好,王戈学员好。”
  悬城的信号不比帝都,两边不同步的差距,把‘戈’听成‘哥’的王戈心里一抖,忙不好意道:“教官就叫我小王吧,听着亲切。” [由Www.sUsuxsw.Com整理]
  “那好,小王。小刘。云都植被丰盛生态复杂,多蛇虫鼠蚁及各种兽类,特别是毒蛇毒虫这一类,虽然还没到惊蛰但云都近几天天气炎热,多备些防蛇防虫的药物,以免有冬眠的蛇提早醒过来。”
  旁边听着的贺芝兰没好气把平板掰过来,白眼道:“离惊蛰还早呢,哥,你就少操心吧!”
  贺藏锋瞪他眼:“我不操心你操心谁?你去云都我不拦着,想上山入林我也不拦着,但贺芝兰你给我听好!入深山老林不是你们玩的郊游,危险防不胜防,要听专业人员的指导,别杖着自己年轻健康就胡来!听清楚没有?!”
  贺芝兰一气把平板推开,没好气挥手:“听清楚了听清楚了!真是年纪越大越罗嗦...”
  王戈:“......”确认过眼神,这个弟弟绝对是亲的,羡慕!
  刘军:“......”亲弟弟羡慕+1!换作他们,‘铁血教官’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操/练他们的时候说一句都要烧高香了,更多的是让他们自己领悟,领悟不了那就加练!再加练!罗嗦?不存在的。
  平板推回来,瞧见视频那端的贺藏锋,两人下意识迸腿:“教官好!”
  “别紧张。”贺藏锋摆手,到不吝啬笑下道:“芝兰这次就拜托你们了,他什么都不懂你们多照看点,但别惯着他,该训就训该骂就骂,一切以安全为重,他要不听劝直接一手刀砍晕了,不用给我面子。”
  这才是‘铁血教官’的风格嘛,两人咧嘴笑了下,贺芝兰就不乐意了,伸手夺回平板冲那头贺藏锋怒道:“一手刀砍晕?这么对弟弟,你是亲哥不?!”
  贺藏锋冷眉:“你叫我爸什么?”
  “大伯呀。”
  贺藏锋继续冷眼:“你叫我爸‘大伯’,我叫你爸‘二叔’,你说是不是亲的?”
  “堂兄弟怎么就不是亲的了?!”贺芝兰盘腿坐到床上气的想摔平板,眼瞧两兄弟隔着平板就要吵起来,王戈、刘军两人忙以收拾东西为由出门去了,还好心的带上门,却不知这就是两兄弟从小到大的相处方式,贺藏锋碰到贺芝兰秒从‘铁血教官’变成‘碎碎念老妈子’,贺芝兰碰到贺藏锋,‘高冷贵公子’无缝隙秒接‘傲骄中二病’,总之这兄弟俩的相处方式在帝都圈子就是个迷。
  就像现在,原本吵着吵着气的要摔平板的贺芝兰话风一转。“成了成了,我不跟你吵架。爷爷呢?还没睡吧?沈家今天有没有来找麻烦?”
  贺藏锋也是可以的,语气立时跟着低了个八度:“还没睡呢,这会应该在书房练字。沈家今天没来,来了也是白来,爷爷还健朗,我爸任期还没满,二叔路子稳打稳扎,沈家还翻不了天去。”要是以前,贺藏锋还可以把自己说作靠山,但一年前出任务被震伤内腑又伤了腿,他现在就是个废人。
  想到这里贺藏锋垂掩去眼内过黯然,转尔严肃道:“芝兰。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老实跟我说,沈念那王八蛋跟你说了什么才气的你给他开瓢?”
  把盘着的腿伸直:“不是都说了么,沈念那王八蛋对你言语不敬,我气不过给他开瓢了。”
  三天前,在帝都顶级俱乐部内,帝都赫赫有名的沈家少爷沈念被人用水晶烟灰缸开了瓢。血窟窿开的挺狠,直接把沈念砸的满头满脸的血,送到医院缝了十七针,把沈老爷子吓的都要晕了,这可是他们沈家的独苗苗,平日磕着碰着沈老爷子都要心疼,更别说直接给开瓢了!
  沈家苗苗被人开了瓢,整个帝都圈子都震惊了!有那担惊受怕的第一时间把自家子弟抓回来,生恐就是个坑爹的,得知不是自家孩子不知多少父母松了口气,可一打听给沈念开瓢的是贺芝兰!
  整个帝都圈子就跟炸开了花似的!叫一个热闹!
 
第2章 开瓢内情
  贺沈两家都是帝都一等一的人家,所谓‘权贵功勋’说的就是这种,这俩庞然大物因政见不合本就没少掐,又因为两家子孙辈年纪相防,为了各种利益更是没少摩擦,以往贺家继承人贺藏锋出类拔萃,沈家继承人沈念却是个纨绔子弟,可一年前贺藏锋出任务受了重伤,伤了内腑又残了腿眼瞧是个废人了,剩下的贺家二房贺芝兰亦是个纨绔,两家一比好像没强弱多少。
  帝都旁人家没少等着看戏的,可不,这不过一年,贺芝兰就把沈念给开瓢了!缝了十七针呀,这有个三长两短添个后遗症的,这沈家不得疯?!这不隔天沈家就打上贺家,沈老爷子更是放出狠话要废贺芝兰一条腿!
  贺老爷子也不是吃素的,干脆把事情闹大,闹到最上面,当天贺家那叫一个热闹,满屋子来的都是老一辈功勋人士,随便点出一个都是为国家为人民做出杰出奉献的大佬级人物,连退位养老的老首长都不得不出面调停了!
  那级别那场面,早个二十年,这场会面怕不是讨论核弹问题才够!
  沈老爷子声嘶力竭要贺家给个说法,贺老爷子力持震定,一口咬定贺芝兰绝对不是无故伤人的人,一定是沈念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所以要想定罪讨说法,可以,把沈念带来,以及当时所有人带来,一对一对质!
  逻辑上贺老爷子说的是对的,这俩家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小辈都这么大了,要打早就开打了还等到现在?区别是什么?不就是贺藏锋出任务受伤成了废人一事吗?就冲贺藏锋打小照顾贺芝兰的情份上,沈念当着贺芝兰的面戳贺藏锋的伤疤,这不炸还是个人嘛?!
  需知贺芝兰打小没娘,贺醇又是外任,工作繁忙之余根本没时间照顾儿子,勉强照顾到三岁送到帝都,说是给贺老爷子帮忙带着,但当时贺老还没退任也是忙的不行,贺家大房贺建国夫妻俩也是早出晚归的忙,三岁的奶娃娃贺芝兰大半时间都是大他四岁半的贺藏锋给带大的。
  当年国家条件还没有现在这么好,几家的院子离的都不远,自己还是个孩子的贺藏锋带着三岁的贺芝兰,喂饭穿衣哄睡哄玩,就没不妥当的。就因为贺藏锋照顾的太好,贺芝兰保姆都不带理的,只小尾巴似的跟着贺藏锋,把不少人乐的不行。
  没个几年国家条件好了搬了独栋别墅,兄弟俩也大了,但贺藏锋对贺芝兰那真是半点不带厌烦的。上幼儿园别人都是父母或爷爷奶奶接送,到贺芝兰这都是贺藏锋;上小学别人检查作业都是爸妈,到他这都是贺藏锋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检查;初中、高中,别人家都是花重金请家教,贺芝兰这补课全部由贺藏锋给包了!直到贺芝兰度过青春期,贺藏锋这才真正进到部队去做自己的事。

【神医老公 by 莫邪】(本页完)

  • 更多神医老公 by 莫邪推荐免费小说
  •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日期:06-14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

  • 裴宝 by 池总渣日期:06-14

    收藏: 34474 评论: 30534 海星: 28.84万 点击: 292.35万 《裴宝》作者:池总渣 文案: 顾宝在家里破产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小宝贝 谁都愿意跟他做朋友,除了邻居家的裴大哥裴廷。 裴廷冷口冷面,顾宝粘人又烦人,裴廷很不喜欢 直到顾宝找到了女朋友 顾...

  • 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日期:06-14

    ================= 书名: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作者:银海路日光 文案 宋年捡的弟弟宋知遇死了,他得穿进弟弟写的小说里面达成完美结局才有机会穿回现实世界事发之前救弟弟。 这小子每本书都把他俩写成主角也就算了,怎么这剧情走向还都是越走越糟糕啊,宋年...

  • 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by 一群土拨薯日期:06-14

    ================= 书名: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作者:一群土拨薯 文案: 盛星泽意外地穿进一本狗血耽美文中,成为里面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反派。 为了保命,他决定离主角远一点。 #你谈你的旷世绝恋,我做我的金牌调解# 导演和媳妇闹矛盾: 盛星泽:我来! 然后...

  • 婚后才发现老攻是天敌 by 秋雨心日期:06-14

    《婚后才发现老攻是天敌》作者:秋雨心 文案: 眼镜王蛇景佘成精了! 本来就是自然界横行的顶级捕食者,化为人形后依旧自带王者buff,短短两年间发家致富登顶福布斯,让众凡人仰望不已。 后来,他觉得自己该谈恋爱了。 一次偶遇,他在一位男士身上嗅到了同类...

  • 《神医老公 by 莫邪》上一篇
  •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预览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美帅气的竹马A转学回国后,还开启了戏精附体争风吃醋各种作妖的疯狂倒贴模式。
      忽然有一天,盛阳初发现霸占他身体的坑货原地消失了。
      ——
      晏星沉的人生堪称主角模板,开满了挂的那种,家里有矿,马桶镶钻,出国三年归来后第一天就把校草挤下位,之后还抢了年级第一的学霸宝座,全校的A都想和他拜把子,全校的O都想给他生孩子,校园生涯最大的遗憾是曾经软萌可爱的竹马成了死缠烂打戏还很多的极品奇葩O,被迫开启冷漠の男神模式。
      忽然有一天,晏星沉发现当年的那个小竹马好像回来了。
      ——
      盛阳初:是时候逆袭了。
      晏星沉:是时候真香了。
      ——
      1.ABO文,正文不生子【大概
      2.奶味A+茶味O=奶茶CP,必须锁了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逆袭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阳初,晏星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奶味A茶味O
     
    第1章 
      十月八号,A市一中国庆长假结束后的第一天,天晴。
      早读刚刚结束,距离早上第一节 课上课还有十分钟,趁着上课铃还没响,很多学生离开了教室到走廊上活动,不过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大多数学生的“活动范围”都在高二一班附近。
      有人若无其事地从高二一班的走廊上路过了一次又一次,有人则干脆站在高二一班的门窗前假装聊天看风景。
      A市一中是全A市升学率最高的重点高中,而高二一班则是汇聚了高二年级成绩前五十的尖子班,但和一般人想象中满是书呆子眼镜学霸的班级不一样,放眼望去,高二一班有好几道亮眼的风景线,大大拉高了整个一班的平均颜值。
      尤其是坐在第一排窗边的一位黑发少年,他正单手托腮,五指瓷白而修长,另一只手则漫不经心地翻着面前的书,清晨的阳光从窗外倾泻而下,为他的脸镀上了一层自然光。
      他的眉眼精致而不失英气,五官深刻却不显粗糙,骨相极其优越,从眉骨到鼻梁,再到下颌线条,一切就像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
      毫无疑问,黑发少年正是高二一班走廊“人来人往”的重要原因。
      姜宁萌坐在课室最后一排,他是一个男O,伸长脖子盯着黑发少年看了半天后,他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澎湃之情,在抽屉里用手机打开了一个群——
      一中第一男神晏星沉后宫应援群(999)
      “我好了!我又好了!美好的一天要从吸校草开始!”
      “今天也是被校草帅到窒息的一天!我为校草疯我为校草狂我为校草哐哐撞大墙!”
      “我宣布我和晏星沉锁了!钥匙被我吞了!抗议无效!”
      “呜呜呜看到沉沉的锁骨了!我想在沉沉的锁骨里游泳!”
      “啊啊啊沉沉的锁骨?沉沉快把衣服穿好!妈妈不许!妈妈不许你露锁骨!不许看你们都不许看!”
      “不要男妈妈不要男妈妈!有没有高清近照?我出一百!”
      姜宁萌也开始低头打字,加入了这一场群魔乱舞的大混战——
      “呜呜呜为什么老王要把我调到最后一排!现在只能看到校草的后脑勺了!虽然校草的后脑勺也是辣么英俊迷人,但人家家还是更想看校草的正脸啊!”
      忽然,群里的风向变了。
      “今天怎么没看到云哥?我说今天班里的平均颜值怎么好像下降了呢!”
      “云哥早读的时候好像去老王办公室了,估计又打架了,虽然才刚刚放假回来……”
      “卧槽!你们这两个叛徒!这里是校草应援群!快把这两个叛徒叉出去!”
      “讨论顾穿云回你们的群!这个群只能讨论校草!就算是前校草也不行!”
      “等等!快看楼下!盛阳初好像在威胁夏小雨!”
      姜宁萌顿时一愣,和晏星沉一样,盛阳初也是一班的风云人物,不过两人扬名一中的原因却天差地别——
      晏星沉,一个月前才从国外转学回来,开学第一天就把前校草顾穿云挤下位,还在周考和月考中抢了年级第一的学霸宝座,长得又帅成绩又好就算了,据说家里还有矿,用的马桶都镶钻,偏偏还是个顶级Alpha,光靠信息素就能制霸百分之九十九的A,征服百分之九十九的O,毫不夸张地说,全校的A都想和他拜把子,全校的O都想给他生孩子。
      盛阳初,成绩永远倒数第一的终极学渣,虽然是个珍贵的Omega,但他却从高一开始便欺O霸A仗势凌B,不仅在同学中A嫌O弃,就连老师也大都看不惯他,偏偏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死皮赖脸地赖在一班,还对转学的晏星沉一见钟情,各种戏精附体争风吃醋各种作妖疯狂倒贴。
      果不其然,当姜宁萌往楼下看去,便看到一个没穿校服的少年正双手叉腰一脸嚣张地站在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面前,显然是在行威胁之事。
      明明是在校园之内,那少年不仅没穿校服,反而还穿了一身极其嚣张的私服——一身红色旺仔紧身套装,不仅胸口印着旺仔大脸,裤子的屁股上也印着一张旺仔裂开的大脸,非常魔性。
      除此之外,少年还留着齐刘海锅盖头,脚踩一双豆豆鞋,豆豆鞋上印着字,左印“义薄”,右印“云天”,他两条白瘦的胳膊上也有纹身,左纹“盖世”,右纹“英雄”。
      精神小伙套装往身上这么一穿,仿佛他随时都能左来一段社会摇,右来一段摇花手。
      而对面的少女显然正常多了,穿着干净整洁的一中校服,长相清秀,气质文静,低头垂眸,就像小兔子一样怯怯的。
      盛阳初扬了扬下巴,一脸嚣张:“就是你国庆的时候给晏星沉表白了?长得也就一般般吧,花花世界人迷眼,没有实力别赛脸!”
      少女鼓起勇气反驳:“晏星沉又没有接受你!”
      盛阳初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沉:“你懂什么?他迟早会和我在一起的!阳哥不笑你别闹,我给你脸你就得要!”
      少女一脸莫名奇妙:“……什么鬼?”
      盛阳初冷笑道:“真是不自量力!我可是在江湖混的!你问问整个一中谁不知道阳哥我?校里校外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少女咬了咬唇:“你……你神经病啊!”
      盛阳初一脸嚣张得意,然而就在此时——
      忽然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哐当一声把他砸了个正着!
      少女瞬间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刚刚还嚣张不已的盛阳初缓缓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她下意识尖叫了起来:“啊!!!”
      二楼走廊,刚刚从办公室出来的顾穿云趴在围栏上,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语气十分漫不经心:“啊,不小心手滑了。”
      少女目瞪口呆地看着盛阳初脸朝地倒下,后脑勺开始汩汩流血。
      同时,一块橡皮静静地躺在旁边……等等,一块橡皮?!
      目睹了全程的姜宁萌同样目瞪口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直到群里忽然开始疯狂刷屏——
      “据说是顾穿云手滑了……真的是手滑吗?”
      “虽然但是……我觉得云哥干得好!”
      “震撼我妈!我刚刚好像看到校草笑了!有没人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还是说一切只是我的幻觉?”
      “卧槽啊啊啊!沉沉笑了!我死了!我要溺死在沉沉的小酒窝里!谁也别来救我!”
      有人往群里发了一张偷拍照,照片中晏星沉单手托腮歪着头看着窗外,唇角微微勾起,凹陷出了两个小小的浅坑,原本的高冷男神一下子变成了酒窝少年,又酷又盐,又帅又甜。
      “呜呜呜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沉沉一笑,生死难料!”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愿意为了沉沉的笑后脑开瓢!”
      ……
      姜宁萌瞬间忘了刚才的事,开始疯狂存图疯狂舔屏。
      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顾穿云手滑用橡皮砸晕了盛阳初的事就传遍了整个一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块橡皮能把人砸晕,但不妨碍大家对此表示喜闻乐见,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大仇得报,有人等着看好戏——
      虽然盛阳初经常自称一中校霸,但谁不知道顾穿云初中的时候才是正儿八经的校霸,虽然上了高中后稍微低调了一些,让盛阳初抢了风头,但余威尚在。
      一中大部分都是好学生,按理来说应该和盛阳初顾穿云这样经常搞事的坏学生天然对立,然而顾穿云成绩不错,年级前十,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很服顾穿云的,愿意叫他一声“云哥”。
      相比之下,喊盛阳初“阳哥”的基本都是贬义讽刺居多,偏偏盛阳初还自我感觉良好,有多少人看盛阳初不顺眼,就有多少人希望盛阳初和顾穿云打一架,然后顾穿云就能把盛阳初好好整治一顿了。
      奈何盛阳初再怎么万人嫌,本质也是个O,顾穿云毕竟是个A,好A不和O斗,于是两人高一相安无事了一整年,虽有小摩擦,但无大矛盾。
      顾穿云给盛阳初开瓢的事传遍一中后,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来了来了!终于要来了吗!他们最期待的情节!终于要来了!
      就在一中众人坐等看好戏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欺O霸A仗势凌B的“阳哥”已经换了个芯。
      A市中心医院,VIP病房。
      后脑勺包满绷带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睛,从病床上挺身坐起,他呆呆地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眼眶一红,泪流满面。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