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

时间: 2020-06-14 20:38:25 分类: 今日小说

[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

   《文学大家芥川君》作者: 岳九思

  文案:
  这个男人,生于蛮荒的文学时代,却已一己之力,将文学捧上王座之巅。
  ——《我眼中的芥川龙之介》
  对野口编辑和绫小路议员的评价,以下人员有话要说:
  Mafia首领:还我混黑的部下们啊!
  武侦社长:横滨之光,仅凭笔墨就足以拯救横滨。
  哒宰:至死都是老师的忠实粉丝。
  ……
  芥川龙之介:出乎意料。
  内容标签: 历史衍生 业界精英 异想天开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芥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东大英文系一年生芥川参上!!
 
第1章 名为芥川
  我十岁之前的生活应当极其符合世俗意义上的幸福,起码是在物质上。
  芥川家在轻井泽买了足足有二十余间的大房子,即便数遍整个东京圈也是凤毛麟角。
  家人们生活富足,即使不用工作也有一大笔钱可花。他们视工作为钻营。
  当我询问为什么的时候,表兄抖了抖他那冒着青烟的大烟斗,笑嘻嘻说,“龙之介啊,你不懂,我们可是贵族!贵族怎么能干那种事?”
  我不懂,于是我就去问了家里最最具权威的外公。
  然而我打开那扇几乎从未打开的房门时,却惹了祸。我打碎了一个古董。
  当时,外公正在仔细侍弄着一副画。
  以我粗浅的艺术鉴赏水平来看,那画线条凌乱,用色并不协调,阴影更是滑稽得可笑,画像里的人比起人,更像是披人皮的某种动物。
  外祖之所以这么看重这副不像话的画像,恐怕不是因为其艺术价值,而是因为那个怪物便是缔造了所谓贵族气派的先祖。
  对,就是那个传下古董的祖先。
  所以,可想而知,打碎了先祖花瓶的我当时是多么害怕啊。
  然而,外祖没有打我骂我,他只是冷冷地瞥了我一眼,阴阳怪气地说。
  “哼哼,新原的孽子。”
  时至今日,我也记得他那吝啬而嫌恶的一瞥。
  对此,开始我极失望极苦恼,然而到后来,我却庆幸起来。
  某天开始,我那疯了的母亲被逼死,与我交好的使女跳河自杀……一件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这时候外祖、表兄居然还是原先那副子,该抽烟抽烟、该玩古董玩古董……
  我想,他们的心难不成是石头疙瘩做的!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书房里传来了外祖和表兄低低的交谈声。
  “终于死了呢。”
  “小姨也很可怜,便好好葬了吧。”
  “贤文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只剩下那家伙和小姑娘了。”
  ……
  我想我已经知道外祖为何拥有那样古怪的的审美。因为他们便是那披着人皮的怪物,在他们眼里,那种四不像的生物恰恰是同类。
  从那以后,或许是为了报复,我拜托罗生门将我送上书房外的那颗桐树上,倘若蹲到外祖和表兄都不在,我便借助罗生门延伸出的藤蔓荡秋千似的从窗户翻进书房——我不被许可进入的房间。
  然后,如饥似渴地阅读着古往今来的书籍。
  以我的识字水平,最初只能看连环画一类的东西,字迹很是不清晰,但我却看得津津有味,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水浒传。
  就这样,我读了不少书,每当我做这种事,便有一种自得——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我越发喜爱文字,在我的涂鸦之作受到老师的赞美后,这份来之匆匆的喜爱越发诚挚。
  某个晚上,我的妹妹银忽然抱着枕头慌里慌张跑到了我这个做兄长的房间里,拖鞋穿错了套、衣服歪歪扭扭、眼里还有着泪花……
  妹妹就这样说,“我听到自己要被杀死了。”
  “谁?”
  虽这么问,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外祖说梦话了。”
  这样的场景我曾经预料到过,因此我当时并不怎么惊讶,只是劝告银快点换衣服、拿上零花钱和一些干粮……叮嘱他的时候我自己也没放松。
  银不明所以,却还是顺从我的吩咐,她一向乖巧。
  正因为如此,我必须要保护好她。
  “我们去哪里?”
  看来银已经意识到什么了。
  但老实说,我没想好,妹妹也不生我这个哥哥的气,她歪了歪头,“干脆抓阄好了。”
  在这种紧要关头,我们就真抓起阄。
  结果是横滨。
  我连夜带着银乘坐电车去了横滨。
  在横滨的生活并没有我预想中的那么好。我们身上穷得响叮当,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衣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常常有新款的、西式的、毛荣的……我只有一件黑色风衣,另外节省了一点钱给银买了一条嫩黄色的裙子,她穿上去很漂亮。
  但银并不常穿,她总是一身黑。
  当我问她,她总是说,“这样就和你一样了。”
  我于是又高兴又难为情,不再好意思问。
  物质上不再丰裕了,然而离开了那个家,我却感受到新鲜的、前所未有的气息。
  我和银甚至交到了一些伙伴。
  要说我们之间有多么深厚的情谊吧,倒也不是,而是一种深深羁绊着彼此的信任。
  我们共享食物、共享衣物、共享药品——一人死亡其余人必定为其报仇,不死不休。
  他们其实并不是多么上等(依旧不指名利),甚至有些卑劣,偷窃、甚至抢劫……杀人倒是没干过。
  但他们也有善的一面,最初我和银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们接济了我们,在我最开始没开发出罗生门的战斗能力时,那些食物都是他们为我和银抢的。
  而我需做的是什么呢?
  我只需要给他们背诵一篇童话!
  老实说,在贫民窟,食物和药品就是生命的延续品。在他们眼里,一篇童话能和生命等同,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童话是美,施舍是善。
  我在富足平静的生活中苦苦追寻而不得的东西,却偏偏在最动乱不堪的地方找到了。
  我不得不承认,和他们在一起很舒服,偶尔甚至想就此一辈子下去也不无不可。
  然而。然而。凡事最怕一个然而。
  依旧是银,她流着血、眼睛通红通红,忽然抱住我,“宗介他们都死了。”
  那一瞬间,我居然想的是——果然啊。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我这种境地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好命?
  我所渴望的永远苦苦追求,我所拥有的总会失去。
  我的同伴们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被黑手党残忍地杀害,仅仅是因为他们目睹了黑手党的军火交易。
  他们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我决定按照约定,为他们报仇。
  只有这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恸,平息我的憎恨。
  近了。
  我闻到了他们身上残虐的血腥气。
  我躲在灌木丛里,荆棘扎得我生痛,但这些都比不过我内心的痛楚。敌人有六个人,他们很强,不是我一个小孩子能解决的。所以,我要示弱。
  我抽出别在侧腰的刀,朝着荆棘扎出的伤口狠狠刺了进去,然后剜了几圈。
  鲜血淋漓,我却露出畅快的笑。
  更近了。
  “救…救救我…”我发出微弱的哀嚎,像瑟瑟发抖又愚蠢至极的小动物一样祈求猎人的好心,“我和同伴不小心看到…港黑的交易现场,大家都被……杀掉了…我不想死。”
  一切像安排好的剧本一样。
  他们掉以轻心,上了当。我连着杀了四个人,只剩下最后两个了。其中一个还在晕厥。我打算先把他搁置一边。
  还清醒的那个人杀红了眼,他的力气很大,还拿有枪,我卖了他一个破绽——代价是我的小腹中弹。
  我忍着痛,摸着黑,凭感觉抓住了男人的手臂一把将他固定在树上。一刀一刀一刀又一刀,我像不知疲倦的刽子手一样对犯人施予阿鼻地狱的极刑。
  杀人者终究是要被杀的。子弹的破空声划过我的耳际,我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但它迟迟没有到来,我睁开眼睛。
  一个古怪的少年救了我。
  “……你是谁?”我声音嘶哑地问,“为什么要救我?”
  “我来邀请你入伙喔。我是港口黑手党干部太宰治。”
  “这个男人是送给你的礼物。来,随便你处置吧。”
  我看到了太宰所说的“礼物”——一个濒死之人。
  男人的脸上透出死线将近的安详。像地震时的瘸子、海上遇到风浪的水手,那种无能为力的宁静。
  我残忍地杀害了一个手无寸铁、为朋友之死而报仇的人……听听这描述吧,他是多么眼熟?
  是不是像极了我、像极了我的伙伴?
  就在这一瞬间,另一种感情击中了我的心灵。
  那是作为人最基本的同理心。
  我正想说些什么,胸膛里却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痒意,喉间争先恐后涌出来拼命的咳嗽声。
  这当会儿功夫,太宰已经放开了我,我躺在地上剧烈喘息,他递给我一张手帕,还帮我擦了擦脸上溅到的血迹。
  “好歹是我未来的部下,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他坐在我身边,双手撑着草坪,心情很好地哼着“两个人~~才能殉情”古怪的歌。
  有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之间是沉默的。但这个自称太宰的男人并不着急,他已经笃定我必然会接过他伸出的橄榄枝吗?
  又过了一会儿,我的咳嗽完全平复下来,这时候,太宰问,“芥川讨厌杀人?”
  我摇摇头,“我讨厌的并不是杀戮这件事,而是为杀戮而杀戮,就像“完成任务”一样。”
  “啪、啪啪……”太宰治轻轻鼓掌,惊奇地凑到我面前,仔细打量,“你说出了很是了不起的一番话。”
  大概是因为太无聊,我居然和黑手党干部搭起话,“加入黑手党要干些什么?”
  “审问叛徒、杀死敌人……嗯,没了。”
  和我料想的一样。然而和我对未来的规划却恰恰冲突了。
  “其实啊,今天过后我是想写小说的,记载各种各样的东西、死亡啊、生存啊、同伴啊、约定啊,各种各样的事情。”
  太宰的声音很轻,“所以?告诉我你的答案,芥川。”
  “看起来我不能加入港口黑手党了,你另寻高明吧。”
  作者有话要说:  芥川开头的情节有参考无心之犬和beast。改编了许多。
  奔跑就是芥川出场的样子。示弱是beast出现的情节。这两点是我必须要用的,因为想从芥川和太宰相遇这里划出区分线。后面遇到太宰更是改的面目全非。
  就酱。
  设定:宰是得到原作记忆的宰——有剧本人设不能崩
  芥川设定参考现实。
  涉及动画和漫画:文野、无头骑士异闻录和实力至上主义者教室(不分先后)
  已修。
  再修。4.11
 
第2章 新生
  我是用一种很放松的语气拒绝他的,就好像是和自己的朋友在交流“今天吃饭了吗”、“吃了”这样无关紧要的话题,然而背地里我却崩紧了肌肉,异能力也暗中发动。
  我在警戒着,因为这个比我大不了几岁少年可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
  这么年轻、却又这么不可思议的身份!
  太宰治给枪上了膛,即便我用罗生门使其方向偏转,可零星的子弹还是破空而出!
  我就地一滚,冒着硝烟味的子弹、飞溅的石块渗血的树皮紧随我的身后!
  很幸运地没有受伤。我甚至趁机从死者身上摸到一把枪。
  可下一秒,我僵住了。
  “芥川,我不介意再给你一次机会。”身后太宰治的声音慢悠悠的,谁能想到他正抽出我腰间的刀抵在我命脉处呢?
  “做出正确的选择吧。芥川。”
  “我相信你,乖孩子。”
  他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又宽容。
  我却像吞了寒冰,浑身冰凉。
  我握紧沉甸甸的枪,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倚仗了。心脏砰砰砰直跳,全身的神经末梢都发送着“危险、危险”的信号。
  沉住气、沉住气、不要慌张,芥川。
  我对自己说。又在心里呼唤罗生门——这是我的异能力。
  【罗生门、罗生门……】
  没有应答。虽然知道已经不理我几年的罗生门本就不大可能应我,然而我还是忍不住丧气。
  “嘛,已经好久了喔,芥川。”太宰将刀更加逼近我的动脉。“还是说,你想比比是你的枪快还是我快?”

【[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本页完)

  • 更多[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推荐免费小说
  • 神医老公 by 莫邪日期:06-14

    《神医老公》作者: 莫邪 文案: 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家二少贺芝兰从云都深山请了个大夫给堂兄治伤,结果把自己当诊费付给那大夫了...... 小剧场一: 李元羲:过来,我给把把脉。眼下发青,眼睑浮肿,腰身无力,脚步虚浮,脉博微弱......这是温补的方子外加食补...

  •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日期:06-14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

  • 裴宝 by 池总渣日期:06-14

    收藏: 34474 评论: 30534 海星: 28.84万 点击: 292.35万 《裴宝》作者:池总渣 文案: 顾宝在家里破产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小宝贝 谁都愿意跟他做朋友,除了邻居家的裴大哥裴廷。 裴廷冷口冷面,顾宝粘人又烦人,裴廷很不喜欢 直到顾宝找到了女朋友 顾...

  • 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by 银海路日光日期:06-14

    ================= 书名:弟弟他又死了[快穿] 作者:银海路日光 文案 宋年捡的弟弟宋知遇死了,他得穿进弟弟写的小说里面达成完美结局才有机会穿回现实世界事发之前救弟弟。 这小子每本书都把他俩写成主角也就算了,怎么这剧情走向还都是越走越糟糕啊,宋年...

  • 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by 一群土拨薯日期:06-14

    ================= 书名:穿书后我和豪门影帝HE了 作者:一群土拨薯 文案: 盛星泽意外地穿进一本狗血耽美文中,成为里面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反派。 为了保命,他决定离主角远一点。 #你谈你的旷世绝恋,我做我的金牌调解# 导演和媳妇闹矛盾: 盛星泽:我来! 然后...

  • 《[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上一篇
  • 神医老公 by 莫邪--预览神医老公 by 莫邪-

       《神医老公》作者: 莫邪

      文案:
      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家二少贺芝兰从云都深山请了个大夫给堂兄治伤,结果把自己当诊费付给那大夫了......
      小剧场一:
      李元羲:过来,我给把把脉。眼下发青,眼睑浮肿,腰身无力,脚步虚浮,脉博微弱......这是温补的方子外加食补的....先吃一个月看看。
      贺芝兰捧着方子眼前发黑:鹿血若干,蛇骨若干,龟甲若干,虎草若干......
      小剧场二:
      李元羲亲手制作药膏,贺芝兰屁颠屁颠又是碾药又是帮忙挑洗药材,热火朝天一顿忙后好奇问‘这是做什么?’
      李元羲:春风玉露膏。
      贺芝兰:干什么用的?
      李元羲:...你猜?
      有个神医男朋友的好处就是当你肾亏的时候分分钟帮你补,以及晚上为爱鼓掌时可以省一大笔润滑剂费用,且各种香味、各种功效、各种药效任君挑选,无不良后遗症、不含激素、全天然纯手工无污染,值得拥有!
      有个神医男朋友的优势就是:一、从不要担心肾亏;二、不用买润滑剂、三、小龙虾随便吃、四、说‘不要’的时候他会明白你这是情趣还是实话;五、腰酸腿软的按摩手法绝对专业!
      长得好有点皮没定性受VS在别人面前冷淡只在受面前不一样攻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芝兰、李元羲 ┃ 配角:贺藏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公是神医的各种好处
     
    第1章 贺家芝兰
      在机翼轰隆声中庞然大物的铁飞鸟降落在云都机场,随机舱内空姐甜美的提示声音,服务于头等舱的空姐放轻脚步,一个个叩响单独间隔开的独立座位,到其中一间时正当她抬手,推拉门便先一步打开了。空姐吓了一跳,好在她职业素养扎实,立马露出甜美一笑便去唤醒别人了,不过走时视线还是忍不住在对方脸上转了圈,心漏跳一拍,好帅!
      贺芝兰架上墨镜,挡住远优于常人的眉眼。
      负责此次随行保护的刘军迎上来,喊了声‘贺少’,随即取下行礼随行下了飞机,穿过机场走VIP道,早等候的王戈打开车门。
      贺芝兰跨上后座,王戈关上车门,视线忍不住扫向放行礼的刘军,刘军摇了摇头关上后尾箱,绕行上到副驾室。车门一关,精心打造的豪华座驾滑向车道。
      王戈握着方向盘,早没之前开豪车的兴奋感,从后视镜瞥了眼后座,干咳下问:“贺少。您是先回酒店休息一下,还是现在就出发?”
      豪车就是豪车,不管是从舒适度来说还是空间良心都是杠杠的,当然,价钱也是杠杠的。贺芝兰翘起二郎腿,宽敞的空间丝毫没有委屈那双长腿,副驾驶室的刘军瞥了眼后视镜,问王戈:
      “现在走跟午后走有什么区别?”
      王戈一边盯着前方注意开车,一边回:“现在走,天黑之前能到县城,跟向导见个面确认一下路程,最好还要跟当地的行政部打个照面,因为时间紧促我没有去过那边,听传言,因为地处偏僻,附近几个村子很少有外人走动,想要打听‘神医’的行踪,估计还要当地人帮助才行。”
      华夏地广物博,这几年加大的扶贫政策解决了不少偏僻地的疑难杂症,也托各种记录片跟旅行爱好者的福,再偏僻的地方也有外人足迹,但他们找的人比较特殊,自然有当地人帮助是最好的。否则那大山连绵不决的,别说一个,十来百把个毛都摸不到!
      “不过现在走,之后近七个小时都会在车上,中午饭也只能在车上随便对付点了,”王戈还待说,后座贺芝兰拿下墨镜。
      “现在走。”
      “好嘞,
      贺少坐稳,我加速了!”
      远优于常人的高颜值让贺芝兰往往不易被人拒绝,就算他下了飞机半个字都不说,冷着一张脸连眼神都吝啬一个,配上那本就优越太多人的身份家世,高傲高冷高高在上的姿态一摆出来,要放在别人身上王戈估计就是表面意思意思背地还不知怎么吐糟,有钱怎么啦?有权怎么啦?不就是投了个好胎?投胎谁不会,不就是幸运值多常人那么一丢丢?可配上贺芝兰那张脸,王戈只想说,真是投了个好胎呀,我等凡人羡慕不来!
      现在世道,人不如狗,颜狗遍地走,只要长的好,你会发现世界如此美好,哪怕你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家世;反之,你有钱有权有家世,但不会长,你总会在某一刻意识到那种让人无奈的遗憾,总感觉人生不是那么的完美。
      别说残缺的人生也是种美!你是不知道那些有钱有权但没有颜的人的酸楚,同一家报纸杂志访谈,别人都是玉树临风英俊帅气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到你这就跟卡顿似的憋出个气质儒雅,呵呵,‘红粉骷髅’这四个字从古说到今,但历来栽在高颜值人身上的帝王名将还少吗?
      时代在进步,以前‘女/色’当道,现在‘男/色’占半边天,钱有风水轮流转,总会成为别人的;权有三十年河东河西,总是指尖沙。
      脸是自己的!
      别说有钱可以整容,就华夏国情、人文,再进步一百年,‘整容’二字也是贬义!
      扯远了。
      王戈、刘军轮流开车,终在傍晚之前赶到云都的一个下辖县城,休整一个小时,王戈、刘军约上向导跟当地行政人员吃顿饭,把行程跟时间确定好,回到酒店敲开贺芝兰房门。
      别问这顿饭贺芝兰为什么没参加,这种应酬还劳不动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少参与。
      贺芝兰开门让两人进来,另一手拿着平板冲视频另一端道:“哥,刘哥他们回来了。”视频那端贺藏锋说了句,贺芝兰把平板递给刘军。
      刘军接过平板。“教官!”
      以前被贺藏锋操/练习惯的王戈下意识一迸腿,站的笔直:“教官好!”
      视频那端贺藏锋笑了下:“我已经不是你的教官了,不用这么紧张。”贺藏锋正当三十,理该是男人精气神最为饱满的年龄阶段,但自受伤一年多来,病痛的打击、前程的打击、旁人或可怜或同情的视线,以及未婚妻的毁婚,让贺藏锋的状态远不及当初训练新兵时的铁血。
      王戈眼睛犯酸,大声道:“一日为教官,终身为教官!教官好!!”
      贺藏锋无奈笑下,只得压了压手:“好好,王戈学员好。”
      悬城的信号不比帝都,两边不同步的差距,把‘戈’听成‘哥’的王戈心里一抖,忙不好意道:“教官就叫我小王吧,听着亲切。”
      “那好,小王。小刘。云都植被丰盛生态复杂,多蛇虫鼠蚁及各种兽类,特别是毒蛇毒虫这一类,虽然还没到惊蛰但云都近几天天气炎热,多备些防蛇防虫的药物,以免有冬眠的蛇提早醒过来。”
      旁边听着的贺芝兰没好气把平板掰过来,白眼道:“离惊蛰还早呢,哥,你就少操心吧!”
      贺藏锋瞪他眼:“我不操心你操心谁?你去云都我不拦着,想上山入林我也不拦着,但贺芝兰你给我听好!入深山老林不是你们玩的郊游,危险防不胜防,要听专业人员的指导,别杖着自己年轻健康就胡来!听清楚没有?!”
      贺芝兰一气把平板推开,没好气挥手:“听清楚了听清楚了!真是年纪越大越罗嗦...”
      王戈:“......”确认过眼神,这个弟弟绝对是亲的,羡慕!
      刘军:“......”亲弟弟羡慕+1!换作他们,‘铁血教官’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操/练他们的时候说一句都要烧高香了,更多的是让他们自己领悟,领悟不了那就加练!再加练!罗嗦?不存在的。
      平板推回来,瞧见视频那端的贺藏锋,两人下意识迸腿:“教官好!”
      “别紧张。”贺藏锋摆手,到不吝啬笑下道:“芝兰这次就拜托你们了,他什么都不懂你们多照看点,但别惯着他,该训就训该骂就骂,一切以安全为重,他要不听劝直接一手刀砍晕了,不用给我面子。”
      这才是‘铁血教官’的风格嘛,两人咧嘴笑了下,贺芝兰就不乐意了,伸手夺回平板冲那头贺藏锋怒道:“一手刀砍晕?这么对弟弟,你是亲哥不?!”
      贺藏锋冷眉:“你叫我爸什么?”
      “大伯呀。”
      贺藏锋继续冷眼:“你叫我爸‘大伯’,我叫你爸‘二叔’,你说是不是亲的?”
      “堂兄弟怎么就不是亲的了?!”贺芝兰盘腿坐到床上气的想摔平板,眼瞧两兄弟隔着平板就要吵起来,王戈、刘军两人忙以收拾东西为由出门去了,还好心的带上门,却不知这就是两兄弟从小到大的相处方式,贺藏锋碰到贺芝兰秒从‘铁血教官’变成‘碎碎念老妈子’,贺芝兰碰到贺藏锋,‘高冷贵公子’无缝隙秒接‘傲骄中二病’,总之这兄弟俩的相处方式在帝都圈子就是个迷。
      就像现在,原本吵着吵着气的要摔平板的贺芝兰话风一转。“成了成了,我不跟你吵架。爷爷呢?还没睡吧?沈家今天有没有来找麻烦?”
      贺藏锋也是可以的,语气立时跟着低了个八度:“还没睡呢,这会应该在书房练字。沈家今天没来,来了也是白来,爷爷还健朗,我爸任期还没满,二叔路子稳打稳扎,沈家还翻不了天去。”要是以前,贺藏锋还可以把自己说作靠山,但一年前出任务被震伤内腑又伤了腿,他现在就是个废人。
      想到这里贺藏锋垂掩去眼内过黯然,转尔严肃道:“芝兰。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老实跟我说,沈念那王八蛋跟你说了什么才气的你给他开瓢?”
      把盘着的腿伸直:“不是都说了么,沈念那王八蛋对你言语不敬,我气不过给他开瓢了。”
      三天前,在帝都顶级俱乐部内,帝都赫赫有名的沈家少爷沈念被人用水晶烟灰缸开了瓢。血窟窿开的挺狠,直接把沈念砸的满头满脸的血,送到医院缝了十七针,把沈老爷子吓的都要晕了,这可是他们沈家的独苗苗,平日磕着碰着沈老

    《神医老公》作者: 莫邪 文案: 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家二少贺芝兰从云都深山请了个大夫给堂兄治伤,结果把自己当诊费付给那大夫了...... 小剧场一: 李元羲:过来,我给把把脉。眼下发青,眼睑浮肿,腰身无力,脚步虚浮,脉博微弱......这是温补的方子外加食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