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

时间: 2020-06-14 20:38:35 分类: 今日小说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作者:小越儿

  [本文文案]
  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动心谁是狗。
  白玉堂:汪汪汪!
  展昭:??
  食用指南:
  1.特别事的炸毛鼠x特别皮的腹黑猫
  2.肯定he,必须1v1,大概ooc。
  3.主感情线,辅剧情线,逻辑轻拍,作者怕疼
  内容标签: 七五 情有独钟 甜文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预收文《[七五]我把你当兄弟》 ┃ 其它:鼠猫,架空,1v1
  一句话简介:江湖秘闻:锦毛鼠恋爱了,和只猫
 
第1章 第一回
  “启禀范大人,周围数里全找遍了,没人。”
  范里眯起眼,抬起未持刀的手蹭了蹭下巴,“他身上有伤,定然跑不远。再搜。”
  “是!”
  手下抱拳领命,才要转身离开,忽然听得一声高呼:“范大人!这里有血迹!”
  范里眼中光芒一闪,当即笑出一口尖牙,“带路,同我过去看看。”
  二人前脚离开,后脚身后一间无人居住的破屋门便被悄然打开。
  展昭背靠在门板上,小心查看外面的情况,见此刻四下无人,立即用手在自己肋下的伤口处用力一压,随即提起一口气,足尖点地,身子已如飞燕一般轻盈掠了出去,转眼便融于夜色之中。
  与这条街相邻的一条,名为烟柳街。白日里门户紧闭,清净萧条的仿若一条死街。可一旦到了晚上,各家店铺又全都门窗大开,歌舞升平,好像谁家门窗开的小了,歌舞声势不够大了就是耻辱一样。
  沿着烟柳街一路奔里走,行至尽头,有一座靠水而建的船形建筑,名为“风月闲”。
  每到晚上,京中上至达官,下到贫民,但凡手上有几个子儿的,全都挤破头一般要到这风月闲中坐上一坐。
  只为碰碰运气,盼望自己得以一见满京之中风月场上最红的花魁禅音姑娘。
  传闻风月闲的禅音姑娘不但拥有倾城之貌,且才气过人,寻遍京城才子,也全然不及禅音姑娘的一根指头。有多少人为了能够看禅音一眼,与她当面谈学论道,不惜千金散尽,可若不是禅音姑娘亲自点头,谁也别想见到。
  为此,不但没能打消那些人的好奇,反而让禅音姑娘更为神秘,盼着求着见禅音的人也越来越多。
  不过今日,这些怀揣期待的人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只因此时此刻,禅音姑娘的绣房中早已有了别的客人。
  按理来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位贵客既已入了禅音姑娘的绣房,就该抓紧时间,好好办事。然而这位爷却一反常态的避的远远的,手中一把折扇不疾不徐的扇着,眼睛更是看也不往禅音那边看上一眼。
  “之前交代你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
  禅音不习惯与人隔着那么远说话,边朝那人款步走去边缓缓回道:“五爷交代的事儿,我自是上心,不过这回你托我查的东西不似以往,到现在也还没有什么眉目。”
  这位被称作“五爷”的男子眼见禅音越发靠近,忽然收起折扇,指着她道:“停,别再往前了——你这屋里熏的这是什么香,臭死人了,你短银子花吗?没银子买好香就差人去白府和管家说,让人知道还以为我白玉堂虐..待下人。”
  禅音闻言,当即瞪大眼道:“什么臭的!这可是上好的雪中春信!”
  白玉堂以扇掩鼻,朝她挥挥手,示意让她滚远点,“以后回我的话,站那边就行了。”
  说罢起身,看样子这就要走了。
  “等等!五爷!”禅音见他要走,本能就要冲过去留人,被白玉堂拿扇子一点,又不太敢靠近,只好原路退回几步,软着声音道,“今日天色已晚,您就别走了,不如留在我这安歇一宿,这时候走,就是住店也都客满了。”
  白玉堂重新打开折扇摇起来,“我几时说过要住店了。”
  禅音对他眨眨眼,眼底满是疑问。
  白玉堂:“前边就是开封府了,我去会会老朋友,顺便借他的猫窝蹭上一宿。”
  禅音略反应了片刻才意识到这位“老朋友”指的是谁,刚要张口问话,屋内的窗子却忽然被人大力撞开。
  紧接着一道身影飞燕一般地轻轻落了进来。
  禅音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略愣了一下,终于还是把方才那个已经到嘴边的名字唤了出来:“……南侠展昭?”
  “正是展某。”展昭手还捂在自己的伤口上,脸上、嘴唇因为受伤的缘故而显得有些苍白。可即便如此,他在回禅音的话时也眼含微笑。
  这一笑,笑的禅音有些发怔——干她这一行的,不说阅男无数,数量也十分可观了,可她竟从来也没见到过哪个男子能在面无血色之时还能将笑容展露的如此得体好看的。
  禅音盯着他的这抹笑,忍不住在心中品评:“展昭这模样,怕是要赛过我家五爷了。”
  边想边摸着下巴偷眼去看白玉堂,继而马上又否定自己:“不对,还是五爷略胜那么一小筹。”
  在禅音胡思乱想之际,展昭也已经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白玉堂。
  “五弟?”展昭惊讶不小,“你如何也在?”
  话问出口,他忽然想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又是跳了谁的窗,顿时一阵尴尬道:“罪过罪过,在下绝非是来坏五弟好事的,只是后有猛虎追赶,实在走投无路……”
  展昭话未说完,发现白玉堂脸色忽然沉了下来,以为自己坏人家好事,把他惹恼了,当即不敢再多说,立马调转回身,一只脚已经踩上了窗框,“非礼勿视,在下这便换个地方,五弟大可继续,只当展某从未来过。”
  他深深提了一口气,又用力一按伤口,没成想这次伤口没像先前那样老老实实任他摆布,反而闹起脾气来,张牙舞爪的回应他一阵灼烧与针扎相交般地疼痛。
  他才提起的这一口气当即因为这伤痛又如数泄了个干净。
  这么一档的功夫,白玉堂已经快步行至他跟前,出手如电的扣住他手腕,想要查看他伤势。
  展昭紧紧捂着不给他瞧,苍白的脸上又漾出一个比之前还要灿烂的笑容,道:“不碍事,是方才跑太快,扯到伤口了。”
  白玉堂才不管他,见他不肯松手,居然灌了内劲在手,大有他不松手自己就把他手掰断的架势。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展昭面对他的咄咄逼人,也丝毫不肯妥协,两人一捂、一掰居然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动起手来。
  禅音虽然懂武,但在这两尊大神面前实在拿不出手。她有心想劝架,奈何这俩人一过起招来,中间无论如何也再插不进旁人。
  她便只能一面左闪右躲的避免被殃及池鱼,一面以商量态度好言讨饶,只求这俩人要打滚出去打,留她这一方小地独自清净。
  两人身法极快,功夫本身也不相上下。转眼过了三四十招,谁也没能讨到便宜,反而切磋较量的心头欢喜,快意畅然。
  不过碍于屋内空间窄小,两人都是以掌力拳脚相拼,谁都没有拔兵刃。
  又是二三十招过去,白玉堂与展昭互相对了一掌,仍不满足,当下舔了舔唇,提议:“这巴掌大的地方太过碍手碍脚,不如出去打。”
  展昭才要应声“好”,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轻飘飘的钻入他的耳朵,他这才想起自己是在逃命中,立马收敛气息,摆手道:“不打了,为兄先行一步,咱们后会有……嘶,白玉堂!你干什么!”
  白玉堂单手将他扛在肩上,大步流星的朝着屏风后的雕花大床走去,经过禅音时,只浅淡的抛下一句:“今晚床归我了,你自便。”
  惊的禅音下巴差点砸地上。
  等他家五爷果真鸠占鹊巢的揽着人上了床,禅音才忽然想到:刚不还百般嫌弃自己这儿,要千里之行去蹭猫窝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
  呵,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旧坑重写。
  一边谈情说爱一边随手破案。
  剧情不重要,作者逻辑废,一切BUG都是存在即合理。
  么么哒!
 
第2章 第二回
  “你这是刀伤。”白玉堂将展昭轻轻放在床榻上,眼睛略一扫过心里便有了数,“凭你的功夫,谁能伤得了你?你方才说‘猛虎’追赶?是什么人追你?”
  展昭先前捂着伤口不给他瞧,就是知道这人见了肯定婆婆妈妈问东问西,于是只好挠头装傻,倾尽演技,端着满脸茫然问道:“什么猛虎?我有说过吗?”
  白玉堂撩起眼皮,静静地望着他。
  展昭莫名被看的心里一虚,揉着鼻子干咳了一声,“……那可能有吧。那什么,猛虎就是猛虎,畜牲一头,不足挂齿。”
  白玉堂懒得跟他掰扯,当即一扣他手腕,道:“究竟是不是畜牲,我们回开封府立刻便能知晓。”
  展昭听到“开封府”三个字,脸色微微一变,就连一路狂奔逃跑时都未曾凌乱的气息,在这一瞬也窒了一下。
  白玉堂眯了下眼,十分精准的捕捉到他的表情变化,“怎么?追你的是开封府的人?”
  展昭斩钉截铁道:“不是。”
  “那也是和他们有关的。”白玉堂忖了片刻,猜测,“莫非是宫里……”
  “玉堂。”展昭不及他说完,忽然抬高音量将他打断,“这事儿和你没关,你最好还是不要多问。”言罢,手腕一翻,十分轻巧的脱离开白玉堂的钳制,推开他站起来。
  白玉堂面上一黑,被他这句话噎的心里极不痛快,也立刻闪身到他跟前,用自己身体堵住他的去路,压着火道:“我拿你当朋友,才想要替你解围!”
  “我明白。”展昭抬手在他肩头拍了拍,绷紧的表情微微松动,笑道,“好意心领了,但这件事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白玉堂眉头皱的更深,还要再与他讲理,忽听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像是有什么人不顾阻拦的冲了上来。店掌柜的声音也夹杂其中,一个劲儿的高呼:“官爷!官爷!我们这真的不曾藏什么朝廷钦犯!”
  白玉堂立马抬眼去看展昭。
  展昭自然也已经听见了动静,忙回身拿好自己的巨阙,对白玉堂一抱腕,道:“旁的话以后再说,我得先行一步——待会儿他们要是找上来,问起来,就说从没见过我这个人,切记!”
  他说完就要走,可惜白玉堂还堵在跟前,犹如木桩一样,半寸也未挪窝。
  展昭以为自己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又听外面吵闹、脚步声临近,当即急迫的唤了一声:“玉堂!”
  白玉堂懒洋洋的抱住手臂,好像展昭越急,他越悠闲一样。
  “你说,”白玉堂一挑眉,唇边浮现点点笑意,“如若我此时将你交给外面的人,会怎样?”
  展昭沉默的抿了抿唇。
  白玉堂又问:“朝廷钦犯?啧啧,那我交了人会给赏银吗?”
  外面的声音越发临近,眼看已经到了门口,展昭再也淡定不下去。他后退小半步,嘴上道了一声“得罪”,冷着脸拔..出自己的剑。
  白玉堂早备着他这一手,趁他动作时,两指并拢,在他伤处周围一点,展昭顿时痛呼出声,本能的弓了下..身。白玉堂便趁此时机弹回他已拔。出来的剑身,接着在他身上轻轻那么一推,已然将展昭推回床榻之上。
  展昭猝不及防,整个人朝床内倾倒下去。
  这张雕花大床之上铺了好几层鹅绒被,又香又软,即便展昭这么没轻没重的摔上去,也丝毫不觉半分疼痛。
  他人倒在这软绵绵的床帐中,精神还紧绷着,待手臂才一触及床面,立马支撑着欲起,然而白玉堂却没给他机会,几乎是在他倒下的同时,白玉堂也随之贴过来,并用身体和手臂将他紧紧圈在床与自己之间。
  展昭不知他要做什么,当即蹙眉脱口:“白……”
  “嘘!”白玉堂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唇上一压,轻声道,“噤声。”
  说完,眼眸扫过他高束的头发,直接抬手解了他的发带。
  没了发带的束缚,展昭如墨的长发顷刻间散开。
  白玉堂手指卷起一缕头发,凑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轻笑道:“都是你的味儿。”
  这话说得暧昧又轻挑,展昭被他刺。激的脸上一烫,忍着羞愤从牙缝里挤话道:“白玉堂,你到底做什么?!”
  白玉堂居高临下的看着展昭一副惊慌不已的表情,说不上为什么居然心情很好,“别怕,五爷疼你。”
  这句话,他没压着声音,而是刻意侧头朝门口方向说的。
  话音才落,屋子大门突然被人大力破开。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本页完)

  • 更多[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推荐免费小说
  • [综漫同人]退休横滨惨遭修罗场 by 胖奶油日期:06-14

    《退休横滨惨遭修罗...

  • [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日期:06-14

    《文学大家芥川君》作者: 岳九思 文案: 这个男人,生于蛮荒的文学时代,却已一己之力,将文学捧上王座之巅。 《我眼中的芥川龙之介》 对野口编辑和绫小路议员的评价,以下人员有话要说: Mafia首领:还我混黑的部下们啊! 武侦社长:横滨之光,仅凭笔墨就足...

  • 神医老公 by 莫邪日期:06-14

    《神医老公》作者: 莫邪 文案: 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家二少贺芝兰从云都深山请了个大夫给堂兄治伤,结果把自己当诊费付给那大夫了...... 小剧场一: 李元羲:过来,我给把把脉。眼下发青,眼睑浮肿,腰身无力,脚步虚浮,脉博微弱......这是温补的方子外加食补...

  •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日期:06-14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

  • 裴宝 by 池总渣日期:06-14

    收藏: 34474 评论: 30534 海星: 28.84万 点击: 292.35万 《裴宝》作者:池总渣 文案: 顾宝在家里破产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小宝贝 谁都愿意跟他做朋友,除了邻居家的裴大哥裴廷。 裴廷冷口冷面,顾宝粘人又烦人,裴廷很不喜欢 直到顾宝找到了女朋友 顾...

  •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上一篇
  • [综漫同人]退休横滨惨遭修罗场 by 胖奶油--预览[综漫同人]退休横滨惨遭修罗场 by 胖奶油-

       《退休横滨惨遭修罗场》作者: 胖奶油

      文案
      梦魔有三好:肤白,貌美,武力高
      森原千夜,种族梦魔,作为穿越司的前员工,
      在不同世界花式浪完了自己成年前的梦魔生,
      成年之后,果断选择在横滨定居退休,
      准备什么时候找个顺眼的人一起过日子。
      只是退休没几年,
      就被世界意识请(xie)求(po),
      去曾经浪过的世界处理烂摊子。
      收敛是不会收敛的,千夜选择更浪。
      但是致命的是,
      浪过世界的人都开始莫名其妙出现在横滨,
      吵着嚷着要千夜给个说法。
      千夜:你们不要过来啊!
      阅读指南:
      1.男主又美又强
      2.私设多的满天飞
      3.cp是中也啦啦啦
      4.傻作者渣文笔,不喜请务必右上角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爽文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森原千夜 ┃ 配角:横滨众人,大正众人,蛤蜊家族众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梦魔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第1章 
      接到来历不明的空白号码电话的时候,千夜正巧面临一场恐怖袭击。
      持木仓的的恐怖分子大声呵斥,要求作为人质的人群赶快集中到商场的大厅去,一边骂骂咧咧的和警方在电话里谈着条件。
      慌乱无措的人群中回荡着低声的啜泣和小声的咒骂,夹杂着婴儿无休止的哭泣。
      总之,乱的一匹。想打电话的话,不扯着嗓子喊,对面根本听不见你在说啥。
      出于对自己嗓子的珍惜,以及对这个大概率是难得一见的诈骗电话的尊重,千夜非常友好的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设置了静音。
      “电话来啦,魔法少女梅莉喊你接电话啦~”
      可惜的是,挂断电话不到一秒,魔性的手机铃声携带着压倒性的音量卷土重来,一时盖过了人群里熙熙攘攘的声音,把打电话的恐怖分子都吓了一跳。
      哭的不哭了,骂的不骂了,几百号人齐刷刷地盯着手机捏在手里还没收回去的千夜,眼神示意他尽快处理一下。
      恐怖分子劫持商场的时候,并没有抢走所有人的随身物品。他们的目标是制造恐慌,顺便可以和官方交涉。人质惊慌失措的扩散消息,加大事件的影响力,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
      人群里不是没有打电话的,只是铃声这么奇葩到精神污染的只有千夜一个。
      千夜在众人的怒目而视中,嘴角抽搐了几下,他也很想挂断啊,这破手机连按几次挂断都毫无反应!
      连恐怖分子都听不下去,大声吼道:
      “那个白毛,给我把那铃声关了!再不关一枪崩了你!”
      千夜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压低音量接通了电话。
      “你好哪位有话快说我现在正忙。”
      电话另一头传来温和的女声,“看来我打扰你了,千夜。”
      “盖亚....!”瞬间就听出这个声音属于谁的千夜瞬间心虚。
      森原千夜,种族梦魔,今年不知道多少岁。作为穿越司的退休员工,目前定居横滨。在职期间以搞事能力无人能敌,上蹿下跳天下第一而闻名于世。
      忽然接到老上司的电话,就很慌。
      当然,现在已经是一只成年梦魔的千夜现在已经过上了平静的生活,靠着写轻小说养家糊口,目前立志于找个可靠的对象过日子。
      只是退休后沉迷死宅生活的千夜至今没有实现他小小的梦想。
      千夜跟着乱糟糟的人群来到商场大厅,按照恐怖分子的指令蹲下抱头,努力压低声音回答道。
      “这不是盖亚老大吗?有什么事呀?”
      快点结束话题吧!旁边红色头发的小哥已经奇怪的看了他好几眼了!
      盖亚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反而不紧不慢的拉起了家常:
      “听说你最近在写轻小说?你的水平应该不差,不如跟我详细说说?”
      千夜快疯了,还得腆着笑脸:“还行还行,就是经常被编辑追着交稿。今天刚被邀请去参加作者大会,现在正在买衣服。”
      “那听起来不错。对了,今天我打电话给你是要告诉你,过段时间你得重新返工,有些小世界出了点问题。既然你现在在忙,那我也不打扰你了。”
      “等等,要返工多久啊?你说说清楚啊!”千夜一时激动,直接急的站了起来,对着电话大吼出声。
      千夜手里攥着传出忙音的手机,站起来后的一秒就后悔了。环顾四周,十多个黑洞洞的木仓口整齐划一的对准他的脑门,如果他有什么轻举妄动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你小子,想干什么!刚刚就是你在播放诡异的音乐对吧,你到底想干什么!等等,你不会是异能力者吧!”
      虽然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武力值保住周围的人,顺便把这群恐怖分子统统暴打一顿,但是作为三好市民的千夜并不想引来什么麻烦,更不想得到过多的关注,就只是露出纯良的笑容,把手机举过头顶,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各位大哥实在对不住,刚刚我亲妈打电话来,说要改嫁给一个流氓地痞。我实在气不过,就喊出了声。”
      恐怖分子的首领上下瞥了千夜几眼,示意伙伴放下枪,嗤笑出声。
      “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一副小白脸样子,也没什么战斗力,老子也不跟你计较,给我闭上你的嘴乖乖蹲着。”
      非常讨厌被他人质疑性别的千夜头上蹦出一根青筋,忍了忍自己暴打这群人的冲动,一声不吭的蹲下了。
      刚刚看了千夜好几眼的红棕色头发青年在千夜蹲下之后,默默地凑过来,小声劝道:
      “你要不要再给你母亲打个电话?嫁人不能嫁人渣啊。我可以给你稍微掩护一下。”
      千夜乐了,觉得这个小哥很有意思,也起了几分攀谈的想法,凑过去小声逼逼:
      “不用不用,刚刚我是糊弄那帮人的。我是森原千夜,今天来这里买衣服被卷进了麻烦,你呢?”
      这个穿着沙色长风衣,胡子拉碴有些不修边幅的青年叫做织田作之助,是横滨一家侦探社的普通外派事务员,因为来商场调查一起婚内出轨事件被不幸卷入。
      “你收养了五个孩子?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啊!”千夜认为人类幼崽是最柔弱的存在,对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子一贯保持着高度喜爱,本来就觉得织田作之助相当有趣,现在更是好感迅速拔高。
      收养了五个孩子这件事,基本上从来都是被吐槽的。织田作难得遇到一个像千夜这样非但不惊奇,反而说有趣的,惊奇之余也乐意多说两句。
      “孩子们都很乖巧,就是我之前换工作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让他们担心了,现在小的几个特别黏人。”
      千夜猛的一拍大腿,“这样不行啊织田先生,小孩子要早一点学会独立才行,向我之前带的孩子,很小就学会了独立,现在都成为了可靠的大人了。”
      一向被叫做织田作,忽然被称呼织田先生还有点不习惯的织田作听到这仿佛子孙满堂的发言,仔细看了看千夜的外表。
      银白色的短发和瑰丽梦幻的紫色眼眸,千夜的容貌堪称昳丽。但怎么看都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实在不像是养大过几个孩子的样子。
      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性,织田作问道:
      “冒昧的问一下森原先生的职业?”
      对自己的职业非常自豪的千夜神秘的眨了眨眼,充满自信的回答道:“你可以猜一猜我的职业。是爱与希望的传播者。”
      “是偶像?”
      “......是轻小说家。”
      织田作心下了然,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果然,是创作者独有的妄想症状。不过跟能完整的构想出培养几个孩子的过程的森原先生相比,他在小说创作上的想象力还差的远,看来轻小说家都是一群相当了不起的人物。
      完全不知道织田作的脑回路已经歪到天边的千夜感受到织田作惊叹的目光,骄傲的扬了扬眉。原本正打算再和织田作分享一下育儿心经,讨论一下培养孩子独立性的重要性,一声突兀的枪响打断了千夜还没说出口的话。
      “都给我闭嘴!”
      恐怖分子首领和警方的交涉很不顺利,再加上大厅里几百号人一直在嗡嗡嗡吵个不停,惹的人心烦。烦躁不已的恐怖分子直接对着地板开了一枪,让这些人安分点。
      千夜的眼神沉了下来。
      人群死寂了几秒,隐隐约约有小女孩的啜泣声。惊慌失措到流下眼泪的年轻母亲不断抚慰着受惊的孩子,却效果甚微。
      气急败坏的首领直接打开了电话的免提,大步走进人群,不顾年轻母亲的苦苦哀求,一把把哭泣的小女孩提起来,示意旁边的伙伴把枪口对准小女孩的额头。
      在确保小孩子的哭声能清晰的传到电话里,首领对着电话冷笑道:
      “如果你们还不同意我的要求,我就直接杀了这个孩子。我给你们十秒的思考时间。十,九,八.....”
      很好,看来这群人是在他的雷区上跳舞。千夜用看死人的目光注视着那群用小孩子威胁的人渣,指尖弥漫起淡紫色的烟雾。
      还没等千夜出手教训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恐怖分子,刚刚还和千夜攀谈的织田作从腰间拔出一把□□,对准首领的膝盖就是一枪。
      伴随着首领的哀嚎,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几秒钟里,织田作已经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动作干净利落的踹开对准小女孩的□□,把即将跌倒在地的孩子一把护在怀里。
      目睹了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千夜目瞪口呆。
      这就是所谓的,普通外派事务员?
     
    第2章 
      织田作动作之利落干脆,神情之坚毅帅气,惹的人群中一片赞美的惊呼。
      其实这次的恐怖袭击,恐怖分子人数并不多。只是因为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持有热武器,才让人不敢反抗。
      虽然织田作先一步去救下了小女孩,千夜指尖凝起的淡紫色烟雾依旧没有散去,而是悄无声息的融入人群。
      人太多了。
      虽然织田作的体术非常出色,远超常人,但是大厅里的人太多了。虽然现

    《退休横滨惨遭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