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by 逸烛/慕言一

时间: 2020-06-14 20:38:41 分类: 今日小说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by 逸烛/慕言一

   作者: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作者:逸烛
  文案:
  楚钰看了本狗血文,对里面跟自己名字相近,却被渣攻虐得死去活来,最后还为了救渣攻车祸残疾的炮灰替身气不打一处来。
  然而当天他就穿成了这个替身,还不小心睡了渣攻那个据说身患隐疾的病秧子养父。
  回想起自己被对方翻来覆去折腾的那一晚,楚钰忍不住怀疑人生:这算哪门子的身患隐疾啊?
  算了,可能他是死精吧。楚钰心想。
  然而没多久,更让他怀疑人生的事情出现了——
  他肚子里揣了个崽。
  楚钰:???不是……作者你能不能靠点谱?感情身患隐疾的这个隐疾是只能让男人怀孕吗??
  原书作者:这锅我不背谢谢。
  时·渣攻他爸·峥:……心虚.jpg
  ————
  时旭泽觉得楚玉不过是一个他看不上眼、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替身,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主动跟他分手。
  而且在甩了他之后,不仅从土里土气变得美颜盛世,还出道成天才设计师,甚至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后……爸?
  楚钰:不要叫我爸爸,我没有你这样不争气的儿子!
  时峥:宝贝说的都对。
  时旭泽:……
  ——————————
  阅读提示:
  1.能打会画/颜控/自恋/美人受X非人类/宠妻狂魔/隐藏大佬/醋精攻,攻受互宠爽甜文
  2.现代架空背景,攻不是人,有本体,崽是蛋生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钰,时峥 ┃ 配角:预收文《在虐文里被反派宠上天[穿书]》,《为了吃饱我嫁给了暴君》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怀了渣攻养父的崽,成了渣攻后爸
 
第1章 
  因为和其中一个配角名字相似,楚钰被朋友推荐了一篇狗血虐恋耽美文。对方宣称这是一本感动万千读者的虐心情感大作,真实唯美,动人心魄,楚钰便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然而不看不打紧,一看之后,楚钰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书里跟他名字相近的人物叫做楚玉,是主角在对白月光求而不得后找的替身,既打不过先来的白月光,也比不上后出现的正牌受,堪称全书最惨的炮灰工具人,没有之一。
  楚玉家境贫寒,性格自卑懦弱,被外在条件出色的主角稍微示好追求后,就忍不住春心萌动,踏进了对方这个大坑。
  他并不知道自己只是被当成替身玩物,因为过于自卑,哪怕主角对他忽冷忽热毫无尊重,主角的狐朋狗友更是对他态度恶劣,楚玉始终对主角一往情深,两人在一起活脱脱的一对渣攻贱受。
  主角过生日时,误把送他礼物的楚玉认成了白月光,表现十分失态。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当着许多人的面狠狠羞辱了楚玉一番。主角的一个小跟班早就垂涎楚玉,一直想等着主角腻了好尝尝味道,见此顿时觉得机会来了,直接下药迷|奸了他。
  清醒后的楚玉自然是大受打击,不过无愧于作者塑造出来的贱受形象,他情绪崩溃的方向竟然是觉得自己变脏变烂了,更加配不上主角。而主角明明之前一直嫌弃楚玉,只是拿他来睹人思人,根本不愿意碰他,却在得知他被人迷|奸的事后一下子暴怒起来,然后找到楚玉,不顾他濒临崩溃的精神状态,也把人给强|奸了。
  看到这儿的楚钰:……??什么鬼?!【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作者大概也不想让读者们真的把主角当成一个lowb强|奸犯,便在这一段用了许多心理描写为主角洗白,譬如主角虽然总是嫌弃楚玉比白月光差远了,但也并非没有被他默默付出的情谊打动,而是已经暗生情愫,但不愿意承认,对楚玉忽冷忽热只是傲娇。直到发现楚玉被人迷|奸后他控制不住的愤怒和后悔,主角才意识到自己对楚玉其实充满了占有欲,早就有所动心。
  出于占有欲,加上被楚玉对他的躲闪刺激到,主角才一时激动强|奸了对方,事后感到愧疚,给予了很多安抚和补偿。
  而替身楚玉一开始的抗拒只是因为心理状态和应激反应,其实他并不反感主角,反而对主角情根深种,此事之后两人的关系还变亲密了许多。
  这么看起来,主角的行为似乎就显得没有那么low了。
  不过楚钰完全没有被作者说服,他甚至想当场穿进书里,给又low又脑残的pua男主角和斯德哥尔摩的替身一人一顿打。
  渣攻贱受,又不是替身贱主角就不渣了。毕竟这时候主角还一边心心念念着白月光,一边开始对正牌受另眼相看呢。
  果然接下来没多久,渣攻主角就跟正牌受越走越近。
  跟光鲜靓丽充满活力的正牌受比起来,阴沉土气还有些神经质的楚玉又逐渐被主角看不上眼了。
  收到了远在国外的白月光订婚的消息后,主角终于决定就此放下白月光,于是疏远了跟白月光有几分相似的楚玉,跟正牌受在一起了。
  而楚玉还沉浸在之前亲密的状态里,突然遭到主角的厌弃,精神状态顿时出了问题,浑浑噩噩间摔下楼梯,受伤住院。
  主角这才决定跟楚玉说清楚,去了医院看他。只是在冷淡表明不会再跟对方联系之后,主角又被楚玉对他的痴情挽留打动,来了一发病房play,然后表示这是最后一次。
  楚钰:……???
  hello?你现在不已经是正牌受的男朋友了吗?说好的划清界限呢?你家跟前任划清界限的方式是打分手炮??
  楚钰再度感到了迷惑。
  他带着一脸黑人问号勉强继续往下看。
  甩掉楚玉后,主角和正牌受恩爱了一段时间,然后收到了白月光回国的消息。
  这位白月光实际是个绿茶白莲,回国后发现主角有了男友,不再是他的备胎了,就用了各种手段挑拨主角和正牌受的关系。
  与此同时,白月光还发现了楚玉这个替身的存在,于是借此安排了一个毒辣的计划,找人绑|架了自己和正牌受,准备趁机毁掉正牌受,并且嫁祸给楚玉。
  当然正牌受最后肯定是不会有事的,但白月光也算是成功了一半——没有脑子的主角因为白月光的几句误导鼓动,没有仔细调查就认定了楚玉是主使者,愤怒地把白月光想对正牌受干的坏事都用在了楚玉身上,给他注射了毒品,然后把他送给了一个有虐待癖的垃圾纨绔。白月光则得到了许多安抚补偿,之后还找人把楚玉毁了容。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楚钰感觉自己要瞎了:………………这究竟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啊??
  这个替身虽然确实眼瞎而且自轻自贱,但挨一顿打也就差不多了,这样的待遇未免太惨了点。
  至于这种脑残渣攻,一顿打大概不太够,还是直接和黑心白月光一起送火葬场锁死吧。
  就这还感动读者的情感大作??楚钰怀疑自己是被人驴了。
  忍着口吐芬芳的冲动,楚钰飞速划过了后面主角、正牌受、白月光,还有一个新冒出来的商业联姻未婚妻之间的纠缠,找到了替身再一次出场的剧情。
  主角和未婚妻家撕破了脸,最后凭借主角光环把对方家给搞破产了。期间主角发现白月光把主角公司的机密泄露给了他的竞争对手,进而终于得以发现了白月光的真面目,查出了当初绑|架事件的真相。
  得知冤枉了楚玉,主角找到对方想要道歉,结果恰好碰上怀恨在心的未婚妻试图开车撞死主角。
  这时的楚玉已经因为主角之前的那顿操作沦落到了社会最底层,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是面黄肌瘦、满身伤痕。以前他只是自卑怯懦,现在却仿佛已经半截入土般死气沉沉。
  然而就是这样,楚玉面对危险还是奋不顾身救了主角,重伤昏迷。而主角只受了轻伤。
  楚钰:…………
  我……他……妈……
  楚钰努力咽下堵在喉咙里的血气,忍不住喝了口菊花茶清火,结果往下一翻,顿时又是一口水喷了出来。
  重伤的楚玉最后落下了终身残疾还失忆了,而受了轻伤的主角脑震荡之后,突然想起了少年时的一段记忆,发现他因为以前受的伤记忆错乱认错了人,现在的白月光原来并不是他记忆里最初的那个“白月光”。他真正的白月光,其实是一直被当成了替身的楚玉!
  楚钰:…………
  脏话.jpg
  楚钰确定自己是被人驴了,推荐他这篇文的人肯定是故意来气他的。
  即便最后黑心白月光总算得到了报应,楚钰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爽感,因为书里楚玉的人生已经被毁了,而比白月光更恶心他的渣攻主角什么报应都没有,不仅圆圆满满地跟正牌受HE了,甚至还忽悠了失忆的楚玉,说他们一直是亲密的好朋友。
  结局是主角和正牌受的婚礼,楚玉坐着轮椅给他们当伴郎,真心实意地为“好友”的爱情献上了祝福,作者还美其名曰这是大家都美满了的大团圆。
  楚钰:…………
  绝了!楚玉这个角色怕不是作者拿仇人当原型写的,要不然他实在无法理解,对于一个没干过坏事,只是个性过于懦弱自卑就惨成了这样的角色,这么个结局美满在哪里?
  楚钰现在十分想要换一个没看过这篇文的脑子,并且把两个小时之前被人忽悠看这玩意儿的自己也打一顿。
  他一连又灌了两杯菊花茶,还是恨不得去把沙包当成主角渣攻,痛打上几十个来回。只是看了看时间,楚钰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打算,做完睡前护肤就勉强自己去睡美容觉了。
  大概是一肚子火气还没能平息,睡梦中的楚钰发现自己变成了书里那个炮灰替身,进入了他被人下药迷|奸的那段剧情。
  楚钰一开始以为这梦是让他打人出气用的,便先把眼前一脸淫|笑的主角跟班给揍了个痛快,接着就想去教训渣攻主角。
  结果过了一会儿,楚钰发现这可能其实……是个春梦。
  他身上中了药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不仅发软使不上力,还开始热起来,脑子也飘飘忽忽的,让身体里热意涌动的感觉越发难以控制,十分需要找个人来缓解一二。
  楚钰:……
  怎么说呢,这梦还挺严谨的……
  楚钰心想,春梦就春梦吧,就是对象怎么还不出现?总不能梦里也让我自己来吧?
  他晕晕乎乎地走到电梯前面,正好门开了,楚钰往里看了一眼,就被一阵金光闪得头晕眼花,不由踉跄了一下,直接撞进了里面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怀里。
  男人身材很好,楚钰撑着对方胸膛试图站稳的时候,感受到对方薄薄一层衬衫下起伏的肌肉,脑子里就条件反射地赞叹了一声。
  等他再抬头看到男人的脸,顿时只剩下一个念头——
  哇!就是他了!
  楚钰的长相非常出色,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脸看多了,他逐渐变成了一个挑剔的颜控。因为过于挑剔,虽然楚钰从不缺少追求者,但仍然至今还是个魔法师。
  他以前是时尚圈的,身边其实不乏俊男美女。即便他是个gay,也不存在难找对象的问题,毕竟时尚圈里十男九gay,而且其中不乏一些外形出色的知名模特或者明星。但楚钰一个也没能看上。
  身材过关的嫌脸太寡淡,脸能勉强的又嫌身材太差,身材和脸都过得去的,气质又不合格。也不是没有公认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但就是怎么都戳不中楚钰的点。
  楚钰的高标准劝退过不少追求者,然而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太想象得出让他满意的人到底该长什么样,甚至觉得可能永远也遇不到这么个人了。直到见到眼前这个男人,楚钰觉得对方几乎每一个地方都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
  完美比例的身材,实打实有力量而不只是花架子的肌肉和身体,完美的轮廓和深刻的五官勾勒出一张极其出色的脸,冷峻中带着几分野性。尤其是那双毫无温度的浅色眼瞳,只是简单地看过来,就透出一股睥睨的强大气场,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危险又性感。
  看清这个男人的长相之后,楚钰就觉得这个梦值了。当然恐怕也只有在梦里,他才能遇到这样完全符合自己审美的对象。对方可以说处处都合他的口味,只除了-……
  男人线条有力的脖子上挂着的两指宽的俗气大金链子……
  衣服上毫无设计感的鸽子蛋大的宝石纽扣……
  还有腰上镶金带玉的皮带……
  以及手表上密密麻麻的硕大钻石……
  ……
  也亏了对方的脸和身材足够能打,这么辣眼睛的造型也没有显得像土味社会大哥,反而有种华丽的异域感。但审美要求极高的楚钰还是不由被这些东西闪得脑袋一阵发晕,身体晃了晃,又跌进了男人怀里。
  “……你没事吧?”
  楚钰迷迷糊糊地听到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心想:啊,声音也超级合口味,想睡。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by 逸烛/慕言一】(本页完)

  • 更多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by 逸烛/慕言一推荐免费小说
  •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日期:06-14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 [综漫同人]退休横滨惨遭修罗场 by 胖奶油日期:06-14

    《退休横滨惨遭修罗...

  • [文豪野犬同人]文学大家芥川君 by 岳九思日期:06-14

    《文学大家芥川君》作者: 岳九思 文案: 这个男人,生于蛮荒的文学时代,却已一己之力,将文学捧上王座之巅。 《我眼中的芥川龙之介》 对野口编辑和绫小路议员的评价,以下人员有话要说: Mafia首领:还我混黑的部下们啊! 武侦社长:横滨之光,仅凭笔墨就足...

  • 神医老公 by 莫邪日期:06-14

    《神医老公》作者: 莫邪 文案: 帝都赫赫有名的贺家二少贺芝兰从云都深山请了个大夫给堂兄治伤,结果把自己当诊费付给那大夫了...... 小剧场一: 李元羲:过来,我给把把脉。眼下发青,眼睑浮肿,腰身无力,脚步虚浮,脉博微弱......这是温补的方子外加食补...

  •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 by 雨田君日期:06-14

    《我和校草的信息素锁了》作者:雨田君 文案: 盛阳初十四岁时被人书穿了,在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本书后,三年来他眼睁睁看着穿书者在熟知剧情的前提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仅把他从年级前十的学霸变成了成绩倒数的学渣,成了欺O霸A仗势凌B的校霸O,在曾经完...

  •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by 逸烛/慕言一》上一篇
  •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预览[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 by 小越儿-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作者:小越儿

      [本文文案]
      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动心谁是狗。
      白玉堂:汪汪汪!
      展昭:??
      食用指南:
      1.特别事的炸毛鼠x特别皮的腹黑猫
      2.肯定he,必须1v1,大概ooc。
      3.主感情线,辅剧情线,逻辑轻拍,作者怕疼
      内容标签: 七五 情有独钟 甜文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预收文《[七五]我把你当兄弟》 ┃ 其它:鼠猫,架空,1v1
      一句话简介:江湖秘闻:锦毛鼠恋爱了,和只猫
     
    第1章 第一回
      “启禀范大人,周围数里全找遍了,没人。”
      范里眯起眼,抬起未持刀的手蹭了蹭下巴,“他身上有伤,定然跑不远。再搜。”
      “是!”
      手下抱拳领命,才要转身离开,忽然听得一声高呼:“范大人!这里有血迹!”
      范里眼中光芒一闪,当即笑出一口尖牙,“带路,同我过去看看。”
      二人前脚离开,后脚身后一间无人居住的破屋门便被悄然打开。
      展昭背靠在门板上,小心查看外面的情况,见此刻四下无人,立即用手在自己肋下的伤口处用力一压,随即提起一口气,足尖点地,身子已如飞燕一般轻盈掠了出去,转眼便融于夜色之中。
      与这条街相邻的一条,名为烟柳街。白日里门户紧闭,清净萧条的仿若一条死街。可一旦到了晚上,各家店铺又全都门窗大开,歌舞升平,好像谁家门窗开的小了,歌舞声势不够大了就是耻辱一样。
      沿着烟柳街一路奔里走,行至尽头,有一座靠水而建的船形建筑,名为“风月闲”。
      每到晚上,京中上至达官,下到贫民,但凡手上有几个子儿的,全都挤破头一般要到这风月闲中坐上一坐。
      只为碰碰运气,盼望自己得以一见满京之中风月场上最红的花魁禅音姑娘。
      传闻风月闲的禅音姑娘不但拥有倾城之貌,且才气过人,寻遍京城才子,也全然不及禅音姑娘的一根指头。有多少人为了能够看禅音一眼,与她当面谈学论道,不惜千金散尽,可若不是禅音姑娘亲自点头,谁也别想见到。
      为此,不但没能打消那些人的好奇,反而让禅音姑娘更为神秘,盼着求着见禅音的人也越来越多。
      不过今日,这些怀揣期待的人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只因此时此刻,禅音姑娘的绣房中早已有了别的客人。
      按理来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位贵客既已入了禅音姑娘的绣房,就该抓紧时间,好好办事。然而这位爷却一反常态的避的远远的,手中一把折扇不疾不徐的扇着,眼睛更是看也不往禅音那边看上一眼。
      “之前交代你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
      禅音不习惯与人隔着那么远说话,边朝那人款步走去边缓缓回道:“五爷交代的事儿,我自是上心,不过这回你托我查的东西不似以往,到现在也还没有什么眉目。”
      这位被称作“五爷”的男子眼见禅音越发靠近,忽然收起折扇,指着她道:“停,别再往前了——你这屋里熏的这是什么香,臭死人了,你短银子花吗?没银子买好香就差人去白府和管家说,让人知道还以为我白玉堂虐..待下人。”
      禅音闻言,当即瞪大眼道:“什么臭的!这可是上好的雪中春信!”
      白玉堂以扇掩鼻,朝她挥挥手,示意让她滚远点,“以后回我的话,站那边就行了。”
      说罢起身,看样子这就要走了。
      “等等!五爷!”禅音见他要走,本能就要冲过去留人,被白玉堂拿扇子一点,又不太敢靠近,只好原路退回几步,软着声音道,“今日天色已晚,您就别走了,不如留在我这安歇一宿,这时候走,就是住店也都客满了。”
      白玉堂重新打开折扇摇起来,“我几时说过要住店了。”
      禅音对他眨眨眼,眼底满是疑问。
      白玉堂:“前边就是开封府了,我去会会老朋友,顺便借他的猫窝蹭上一宿。”
      禅音略反应了片刻才意识到这位“老朋友”指的是谁,刚要张口问话,屋内的窗子却忽然被人大力撞开。
      紧接着一道身影飞燕一般地轻轻落了进来。
      禅音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略愣了一下,终于还是把方才那个已经到嘴边的名字唤了出来:“……南侠展昭?”
      “正是展某。”展昭手还捂在自己的伤口上,脸上、嘴唇因为受伤的缘故而显得有些苍白。可即便如此,他在回禅音的话时也眼含微笑。
      这一笑,笑的禅音有些发怔——干她这一行的,不说阅男无数,数量也十分可观了,可她竟从来也没见到过哪个男子能在面无血色之时还能将笑容展露的如此得体好看的。
      禅音盯着他的这抹笑,忍不住在心中品评:“展昭这模样,怕是要赛过我家五爷了。”
      边想边摸着下巴偷眼去看白玉堂,继而马上又否定自己:“不对,还是五爷略胜那么一小筹。”
      在禅音胡思乱想之际,展昭也已经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白玉堂。
      “五弟?”展昭惊讶不小,“你如何也在?”
      话问出口,他忽然想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又是跳了谁的窗,顿时一阵尴尬道:“罪过罪过,在下绝非是来坏五弟好事的,只是后有猛虎追赶,实在走投无路……”
      展昭话未说完,发现白玉堂脸色忽然沉了下来,以为自己坏人家好事,把他惹恼了,当即不敢再多说,立马调转回身,一只脚已经踩上了窗框,“非礼勿视,在下这便换个地方,五弟大可继续,只当展某从未来过。”
      他深深提了一口气,又用力一按伤口,没成想这次伤口没像先前那样老老实实任他摆布,反而闹起脾气来,张牙舞爪的回应他一阵灼烧与针扎相交般地疼痛。
      他才提起的这一口气当即因为这伤痛又如数泄了个干净。
      这么一档的功夫,白玉堂已经快步行至他跟前,出手如电的扣住他手腕,想要查看他伤势。
      展昭紧紧捂着不给他瞧,苍白的脸上又漾出一个比之前还要灿烂的笑容,道:“不碍事,是方才跑太快,扯到伤口了。”
      白玉堂才不管他,见他不肯松手,居然灌了内劲在手,大有他不松手自己就把他手掰断的架势。
      展昭面对他的咄咄逼人,也丝毫不肯妥协,两人一捂、一掰居然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动起手来。
      禅音虽然懂武,但在这两尊大神面前实在拿不出手。她有心想劝架,奈何这俩人一过起招来,中间无论如何也再插不进旁人。
      她便只能一面左闪右躲的避免被殃及池鱼,一面以商量态度好言讨饶,只求这俩人要打滚出去打,留她这一方小地独自清净。
      两人身法极快,功夫本身也不相上下。转眼过了三四十招,谁也没能讨到便宜,反而切磋较量的心头欢喜,快意畅然。
      不过碍于屋内空间窄小,两人都是以掌力拳脚相拼,谁都没有拔兵刃。
      又是二三十招过去,白玉堂与展昭互相对了一掌,仍不满足,当下舔了舔唇,提议:“这巴掌大的地方太过碍手碍脚,不如出去打。”
      展昭才要应声“好”,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轻飘飘的钻入他的耳朵,他这才想起自己是在逃命中,立马收敛气息,摆手道:“不打了,为兄先行一步,咱们后会有……嘶,白玉堂!你干什么!”
      白玉堂单手将他扛在肩上,大步流星的朝着屏风后的雕花大床走去,经过禅音时,只浅淡的抛下一句:“今晚床归我了,你自便。”
      惊的禅音下巴差点砸地上。
      等他家五爷果真鸠占鹊巢的揽着人上了床,禅音才忽然想到:刚不还百般嫌弃自己这儿,要千里之行去蹭猫窝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
      呵,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旧坑重写。
      一边谈情说爱一边随手破案。
      剧情不重要,作者逻辑废,一切BUG都是存在即合理。
      么么哒!
     
    第2章 第二回
      “你这是刀伤。”白玉堂将展昭轻轻放在床榻上,眼睛略一扫过心里便有了数,“凭你的功夫,谁能伤得了你?你方才说‘猛虎’追赶?是什么人追你?”
      展昭先前捂着伤口不给他瞧,就是知道这人见了肯定婆婆妈妈问东问西,于是只好挠头装傻,倾尽演技,端着满脸茫然问道:“什么猛虎?我有说过吗?”
      白玉堂撩起眼皮,静静地望着他。
      展昭莫名被看的心里一虚,揉着鼻子干咳了一声,“……那可能有吧。那什么,猛虎就是猛虎,畜牲一头,不足挂齿。”
      白玉堂懒得跟他掰扯,当即一扣他手腕,道:“究竟是不是畜牲,我们回开封府立刻便能知晓。”
      展昭听到“开封府”三个字,脸色微微一变,就连一路狂奔逃跑时都未曾凌乱的气息,在这一瞬也窒了一下。
      白玉堂眯了下眼,十分精准的捕捉到他的表情变化,“怎么?追你的是开封府的人?”
      展昭斩钉截铁道:“不是。”
      “那也是和他们有关的。”白玉堂忖了片刻,猜测,“莫非是宫里……”
      “玉堂。”展昭不及他说完,忽然抬高音量将他打断,“这事儿和你没关,你最好还是不要多问。”言罢,手腕一翻,十分轻巧的脱离开白玉堂的钳制,推开他站起来。
      白玉堂面上一黑,被他这句话噎的心里极不痛快,也立刻闪身到他跟前,用自己身体堵住他的去路,压着火道:“我拿你当朋友,才想要替你解围!”
      “我明白。”展昭抬手在他肩头拍了拍,绷紧的表情微微松动,笑道,“好意心领了,但这件事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鼠猫]风流不羁的白五爷他居然是断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