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by 深临

时间: 2020-06-14 20:39:24 分类: 今日小说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by 深临

   书名: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作者:深临
  文案:
  穿越到全息网游又重生,尤金终于佛了,要什么争霸升级流,这辈子他决定好好种菜!
  于是尤金在买来的荒地里种下白菜、卷心菜、萝卜、豌豆、洋葱、鹰嘴豆、葡萄、石榴、苹果、蓝莓、无花果……还在镇子上开了一家小酒馆,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只是为什么这些上辈子的大佬纷纷跑来向他要任务,还要高价抢他家酒馆里的菜和酒?
  后来……
  [世界]魔兽又来袭击尤金老板的菜园了!
  [世界]不要脸的憨批又来尤金老板的店里吃霸王餐了!
  [世界]傻逼骑士又带人来欺负尤金老板了!
  众大佬: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尤金老板!
  尤金:囧~~
  攻:我看谁敢跟我抢(死亡视线)
  众大佬:不敢不敢
  排雷:
  1、全息背景西幻,蠢作者直接拿的旧文背景
  2、小受有金手指
  3、蠢作者不玩游戏,查资料的产物肯定有bug,可以指出,不能骂人。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金,凌汜 ┃ 配角:预收《不要欺负为师眼瞎》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大佬争着找我做任务
  ==================
 
第1章 CH 1
  “是尤金吗?”
  一个有些驼背,长着一个红鼻头的老人扛着半袋麦子在旁边犹豫不绝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上前去问道。
  尤金转过头看他,努力从记忆中搜索,突然一笑,道:“约翰老爹,是我。”
  老约翰激动地把肩上的麦子放下来,放在地上,对尤金说:“真的是你,你可好几年都没回来了。”
  “这次回来还走吗?”
  尤金面对关心他的老人,道:“不走了,我准备在蔷薇小镇住下来。”
  老约翰:“那好!那好!”
  作为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几年前尤金的父母意外遇难,办完丧礼后,这孩子就不声不响地走了。
  虽然不知道这些年这孩子都经历了什么,但是他能再回到蔷薇小镇,老约翰一直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老约翰不知道,尤金其实并不是他看着长大的那个尤金。
  这个世界甚至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也不是尤金原本的世界,它是一个全息游戏。
  现在的尤金,是由一个华夏人穿越而来的。
  尤金原本的名字也叫尤金,姓尤,名“金”,这个名字体现了他爸妈身为劳动人民朴实的愿望。
  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
  倒是现在,这个名字成了他穿到这个名为“奥古世界”的全息网游的契机。
  尤金上辈子穿越后,发现这是一个游戏世界,背景类似于中世纪的西方魔幻游戏世界,又标配一个金手指,便立即把自己带入了升级流主角。
  意气风发,志在星辰大海,大步迈向争霸路线。结果却众叛亲离,被好兄弟插刀而死。
  直到这一刻,尤金才感受到死亡的恐惧,才发现自己原来不是天选之子,不是真正的玩家,没办法无限复活。
  他拿命去陪别人玩游戏,多可笑。
  再次重生回来之后,尤金在距离蔷薇小镇几个小时路程的塔塔城休息了几天,在这段时间里,他思考了很多,也稍微收拾好了情绪,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尤金走入塔塔城的赏金公会,脱下自己身上的顶级魔法袍,换成一袋金币,返回蔷薇小镇。
  这个本来属于“尤金”的小镇。
  “先跟我回家吧,你离开太久了,原本你父母的房子都被别人买了。”
  “谢谢你,约翰老爹。”尤金说道。
  老约翰准备重新把那半袋麦子提起来扛在肩上,尤金连忙接过,“约翰老爹,我帮你拿。”
  约翰老爹乐呵呵地应下。
  他们走在小镇里,一个扛着锄头路过的小镇居民好奇地问,“老约翰,这年轻人是谁啊?”
  老约翰爽朗的笑着,用力地拍打着尤金的背,大声地招呼道:“是尤金!是尤金回来了!”
  对方听完,立即高兴起来,“原来是尤金回来了啊!”
  老约翰:“这是大汉克,我们小镇的铁匠,你离开好几年,不认识他了吧。”
  尤金立即笑着说:“汉克大叔。”
  大汉克:“哎,好好,回来就好,外面再好,哪里有家里好呀。”
  虽然尤金身上穿着矜贵的衬衫,裤子和靴子,但没穿外套,就显得有些落魄,在这些长辈眼里,尤金出去好几年,一定吃了很多苦。
  再加上尤金的父母意外双亡,他们都很心疼可怜尤金。
  接着又碰到了好几个人,面包房的珍妮太太,镇长爷爷的儿子安德蒙先生,他们都向尤金表示了温情的接纳和关心。
  蔷薇小镇拥有非常美丽的风景,具有特色的两层建筑阳台处总是种着小花,随处可见的蔷薇长在路边或者墙角,爬满窗台的一侧,这些蔷薇是小镇名字的由来。
  尤金上辈子在这个小镇待了不到一天,原身的父母下葬之后,原身悲痛昏厥,再醒来就变成了尤金的灵魂。
  尤金不知道原本那个尤金去哪儿,也许和爱他的父母一起走了,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
  当时的尤金才十七八岁,只是一个孩子,父母意外惨死,对他太残忍了。
  但是现在,尤金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小镇。
  尤金跟着老约翰很快来到约翰老爹的家里,老约翰的儿媳妇,丽娜姑妈出来迎接,“爸,你回来了,这位是…尤金吗?”
  尤金把那半袋麦子放下来,对丽娜姑妈说道:“丽娜姑妈,是我。”
  丽娜姑妈立即欣喜地笑,“回来了呀,回来就好,你走的时候,我天天担心你。”
  丽娜姑妈和原本尤金的妈妈,关系很好,老约翰一家,都很亲近他。
  “我去做饭,想吃什么,丽娜姑妈给你做。”
  晚上,丽娜姑妈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虽然由于饮食文化问题,就是面包、稠糊地炖汤,还有熏肉,但尤金感受到了丽娜姑妈的热情。
  这个游戏世界的一切都随了西方,据尤金观察,饮食差多就是英国人的水平。
  “尤金,回来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约翰老爹问。
  尤金父母原本的房子也有新住户了,老约翰很担心他。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尤金:“约翰老爹,你知道咱们小镇,谁会建房子吗?我想开个小酒馆。”
  “那是老莫尔吧,咱们小镇的男孩要结婚,如果有一栋老莫尔帮忙建的房子,就觉得最有面子。”丽娜姑妈说道。
  老约翰:“嗯,开个小酒馆也不错,最近小镇隔三差五就有冒险者来,可以接待他们。”
  老约翰口中的冒险应该就是玩家,对于游戏世界中的nc而言,这些突然出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具有强大力量的人,nc就把他们叫作冒险者。
  这个世界原本就有冒险者,他们由职业者扮演,魔法师、牧师、术士,骑士、战士、弓箭手,nc只不过给了玩家们一个他们最能理解的身份。
  老约翰想了想,“前几天有魔兽从塔罗达山里下来袭击小镇,就是一个路过的冒险者帮忙解决的。”
  “不过那个冒险者非常奇怪,他竟然只是一个小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一个孩子,竟然是魔法师大人。”
  约翰老爹印象太深刻了,忍不住说出来给尤金听。
  “尤金,这几年你去外面,都做了些什么?”约翰老爹询问,他很关心尤金有没有在外面吃苦。
  “我去做了冒险者。”
  约翰老爹立即露出不赞同的神色,“这可不是个好营生。”
  尤金笑着和老约翰说,“嗯,以后再也不做了。”
  老约翰这才停止了准备对尤金的谆谆教导。
  “你打算建小酒馆,但在小酒馆建成之前,就先住在这里吧。”
  丽娜姑妈也说:“对,住在家里,姑妈也好照顾你。”
  尤金知道自己没有更好的选择,诚挚地道谢,并在心里决定,之后一定要好好答谢约翰老爹一家。
  丽娜姑妈将尤金带去二楼的房间,接着又去找出了两套衣服给尤金,埋怨道:“才春天,天气还冷着,怎么穿那么少?”
  尤金只笑不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外袍卖掉了吧。
  “早些睡吧,你今天赶路一定累了。”丽娜姑妈怜爱地说。
  “谢谢你,丽娜姑妈。”
  关上门,尤金却没按丽娜姑妈说的赶快去休息,而是盘腿坐在床上。
  不知他做了什么,一块面板突然出现,在昏暗蜡烛点亮的房间中,悬浮着散发出纯净的光芒。
  它是个很神奇的物质,既不是固体,也不是纯粹的光线投射,伸手去触碰时,明显能感受到你碰到了东西,但又可以用手穿透它。
  这就是尤金曾经的金手指,再看到它,尤金就觉得心情十分复杂。
  尤金把它叫作游戏面板,在尤金穿越后出现,它让尤金能伪装成一名游戏玩家,搅合到真正的玩家中去。
  尤金上辈子的悲剧,如果说他的中二病与不合时宜的野心是根源的话,这个游戏面板就是助长他野心的一把野火,让他实力强大、自负傲慢、识人不清。
  现在这个游戏面板已经变成了白板状态,原本丰富,塞满整个面板的功能全都消失无踪,整块面板纯白的一片,上面时不时闪现蓝色的光流,飞快地出现、流动、然后消失,周而复始。
  尤金怀疑,自己能够重生,就是因为面板,也使得面板变成了如今这样,让他如何对这块面板不五味陈杂。
  尤金伸手捏住面板的边缘往后旋转了一下,面板便由立起来的状态平躺下去,然后尤金点了一下“人物”那个按钮,一个缩小的他出现,立在面板上,旁边还悬浮着几行字:
  名字:尤金
  职业:魔法师
  生命值:100
  魔力值:5999
  ……
  这是现在面板上唯一可以出现的内容,而之前,人物栏魔力值下面还有威望值、经验、等级、头衔等等许多东西。
  人物界面上原本的装备、技能栏、背包、宠物等更是不见。
 
第2章 CH 2
  第二天早上起床,尤金呼吸了一口蔷薇小镇清新的清晨空气,然后从珍妮太太的面包房买了一块松软的面包当早餐,顿觉心情明快许多。
  尤金决定去拜访约翰老爹说的那个匠人老莫尔,请他帮忙修建自己想要的小酒馆。
  约翰老爹告诉了尤金老莫尔在什么地方,他家有一个特别宽阔的院子,尤金找到老莫尔的时候,老莫尔正在抽卷烟。
  他是一个很喜欢抽烟卷的老人,看起来有些干瘦,其实非常精壮,当他干活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他胳膊上的肌肉。
  “莫尔爷爷。”
  “是尤金啊。”老莫尔吐出一串烟圈,“昨天听说你回来了,找我有什么事啊?”
  尤金在老莫尔身边坐下来,说:“我想请你帮忙建一个小酒馆。”
  老莫尔想了想,说:“你现在还没有房子住是吗?”
  尤金笑着说:“嗯,我现在住在约翰老爹家里。”
  尤金想要一个两层的小酒馆,带一个厨房、一个酒窖,还有一个后院。
  小酒馆一楼用来招待客人,二楼则是他自己的地盘,后院里可以种上乘凉架,酒窖里要装满他喜欢的葡萄酒。
  尤金的要求和老莫尔曾经建过的房子都不一样,他建过很多房子,它们大都大同小异。尤金想要很宽敞的门和很大的窗,整个空间要建得比较开阔、明朗,老莫尔顿时来了兴趣,他也追求挑战。
  老莫尔抽了口烟草,说道:“好,我马上帮你建,让你也能快点搬进去。”
  尤金弯了弯眼睛,说:“谢谢你,莫尔爷爷。”
  尤金有一头柔软的茶金色头发,长相好看得不得了,很懂礼貌,从小就讨人喜欢,他回来了,老莫尔心里也感到很高兴。
  “你想建在什么地方?”老莫尔问。
  尤金:“小镇还有什么地方有大的空地吗?”
  “那就只有镇尾了。”
  蔷薇小镇本来就不大,百来户人家,小镇中间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空地给尤金建小酒馆。
  “那就在哪里吧。”
  老莫尔的手艺非常吃香,有好几个跟着他学习的学徒,还和许多提供材料的人有联系,说马上建,就能立即动土。
  尤金把所有工作都全权交给了老莫尔,但在建小酒馆前期的时候,他也不能轻松,当个甩手掌柜。
  尤金需要决定用什么样木材、什么样的石头,具体建成什么样子,尤金自己的想法和老莫尔的想法有没有发生偏差。
  毕竟他们没有图纸这回事。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by 深临】(本页完)

  • 更多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by 深临推荐免费小说
  •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by 一窈风日期:06-14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作者:一窈风 文案: 半步圣人聊斋日常:满级大号虐菜新手村! 天道:你在想屁吃 被迫化去九成功力后,每回使用法力还要跳大神 医续断:我真傻,真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装逼~ 以黑山老妖为代表的反派们:QAQ 食用指南: ①主角...

  • [综漫同人]迦勒底旅行社 by 玻璃纸之夜日期:06-14

    《迦勒底旅行社》作者:玻璃纸之夜【完结】 文案: 工作学习之余,你想不想放松一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好消息!好消息!迦勒底旅行社特别推出新套餐! 异世界?大正横滨并盛町,任君挑选!导游?更是不在话下,战力天花板为你保驾护航! 只不过这个天...

  • 爱豆和校草同桌了 by 长腿美人鱼日期:06-14

    《爱豆和校草同桌了》作者:长腿美人鱼 文案 天才练习生纪廷怒怼黑粉后直接退了圈,决心回归校园,做个乖学生。 乖学生上学第一天,就和校霸沈知行差点打起来,还莫名其妙成了同桌。 校霸恶名在外,却是个骚话连篇的沙雕,日常以调戏自己的新同桌为乐。 可惜...

  • 抢了竹马的校草名头 by 荒人说梦日期:06-14

    《抢了竹马的校草名头》作者: 荒人说梦 文案: 又名#抢了邻居家哥哥的校草名头# 学校里所有人都知道,物理系来了一个新生莫焰,一来就占了校草的名号,成为了新一任校草。 不仅不爱搭理人还整天带着个墨镜。 所有人都说,新校草除了脸好看,一点都比不上温...

  • 星球掮客(穿越) by 蜃光阴日期:06-14

    《星球掮客》作者: 蜃光阴 文案: 一朝穿越到阿斯塔罗德星系,地球青年厨王除了万味刀,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钱,没有文凭,也没有房子的青年厨师只好从事了最不需要文凭,又能免费住宿的职业:星球掮客。 那些有珍贵动物,风景不需要前期开发,或者非常危险...

  •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by 深临》上一篇
  •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by 一窈风--预览[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by 一窈风-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作者:一窈风
      文案:
      半步圣人聊斋日常:满级大号虐菜新手村!
      天道:你在想屁吃
      被迫化去九成功力后,每回使用法力还要“跳大神”……
      医续断:我真傻,真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装逼~
      以黑山老妖为代表的反派们:QAQ
      食用指南:
      ①主角外表禁欲冷美人,实则放荡不羁只想浪
      ②单元故事,副CP有感情线
      ③背景参考宋初,架空勿考据
      内容标签: 强强 打脸 穿书 聊斋
      搜索关键字:主角:医续断 ┃ 配角:《二嫁的夫君称帝了》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真的只是一个大夫
     
    第1章 小倩
      浙江兰溪,诸葛村。
      梅雨淅淅沥沥,落在檐间瓦上,无端吵得人心烦。
      那面如冠玉的少年人双目赤红,靠坐在榻下轻轻喘息。
      “老祖宗……”
      榻上的乌生两颊凹陷、脸色蜡黄,正独臂撑着身体,探头往地上张望。
      乌生已病了半年,渐渐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他对外的身份是个游学的书生,实际却连人都不是。而那坐在榻下的清俊少年,便是他以血脉召唤来的……老祖。
      医续断抬手擦去额头汗珠,一双眼尾上挑的飞凤眼轻轻眯起,觑向乌生的眼神锋利如刀。
      他堂堂半步圣人,洪荒六圣之下第七人,就被这么一个将死的病秧子连累,生生化去了九成的法力!
      乌生被那目光一蜇,喏喏道:“晚辈阳寿将尽,不愿我巫族身躯被鬼魅所占,更有心愿未了……”
      医续断磨磨牙。
      看在他是巫族流落异界的血脉,帮帮他本也无妨。
      但这异世界容纳不下祖巫的浩渺法力,他方才破碎虚空而来,若不是反应迅捷、当即散去周身神力,只怕便不是自己帮他,该是乌生给他送终才对……
      当初破碎虚空离开洪荒,不就是因为贼老天针对巫族,不让他们成圣嘛!
      现在好了,法力只剩下一成,他怎么在这里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老祖宗久久不语,乌生心里一急,俯身咳出大口污血。
      血点子溅在医续断雪白的衣衫上,那属于巫族的稀薄灵气唤回他的神志,这才从地上站起身。
      乌生的生机已然断了。
      他直挺挺伏在枕上,眼底满是遗憾。盘桓在梁间的恶鬼桀桀怪笑,撕打着冲向那具尚且温热的身躯。
      巫族本就是盘古大神血肉所化,肉身强横非常。
      即使乌生的血脉已稀薄得几近于无,但若是抢占了这副身躯,无论是还阳还是修炼成鬼王,都是很轻易的事情。
      医续断冷眼瞧他们厮杀,等那最后的胜利者耀武扬威地冲向乌生,这才一挥袖将它打散。
      即使他只剩下一成的法力,也不容这些鬼怪放肆。
      “同族一场,你的心愿,我会帮你了结。”
      晨起时梅雨已停,三三两两的浣纱女结伴往溪边去,远远见个身姿挺拔的俊逸男子,不由发出一阵惊呼。
      “这是天神下凡吧!”
      少女的心事总是直白简单,她们沉醉于那男子的美色,便一路小跑着追逐而去。
      “哎呀,他撑船走了……”
      女孩子娇软甜糯的抱怨,实在让人心旷神怡。
      医续断戴好斗笠,把篙轻轻撑两下,广袖被溪风吹得招摇,金色晨曦里果然如同天神一般。
      乌生是个被人类同化的巫族。
      他虽然不曾修炼过,却也会几个血脉赋予的小术法。这些术法虽没什么大用,作弊考个功名,也足以让他大富大贵。
      但他仍是住在一间破败的草庐里,至死都是个穷秀才。
      医续断看过他的一生,那一幕幕匆匆而过,枯燥乏味得很。
      只有一位美丽的姑娘,算他巫生中最鲜艳的一抹。即使人家已经是别人的妻室,也教他至死念念不忘。
      小船漂流了数日,从兰江驶入金华江。医续断晃晃龟甲,终于弃舟登岸。
      金华的父母官十分清廉,在他的治理下,不单百姓过的好,连飘荡的孤魂也常常有祭飨。
      能入城的都是善鬼,医续断摸摸咕咕作响的肚子,砸吧砸吧嘴。
      善鬼吃了不顶用,味道也跟生嚼蜡烛似的,还是算了。
      他举目远眺,终于在城郊背面瞧见了冲天的怨厉之气。
      “兄台小心!”
      医续断无端被人一扯,见是个书生打扮的男子,正要说话,却觉怀中龟甲一动。
      这书生面相刚直,隐隐可见禄气,正是乌生恋慕那女子的丈夫。
      一个身量矮小的叫花拔腿逃窜,书生追了两步,又折身朝医续断拱手。
      “小生方才见这贼人欲要摸你钱袋,这才唐突了兄台,还请兄台原谅则个。”
      医续断眯眼一笑。
      那钱袋是乌生的,他为乌生入殓后,随手收了来,算和那女子相认的凭证。
      “兄台急公好义,不敢见怪。”
      宁采臣头回见到如此出众的男子。见他一袭白衣赛雪,容貌更胜潘安,气度也与常人不同,即刻折服于他的风采。
      “小生宁采臣,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医续断还礼道:“在下医续断。”
      宁采臣道:“听伊兄口音,不似浙江人士,可是到此游历?”
      医续断面露困窘之色:“囊中羞涩,正欲往北面庙中借宿。”
      宁采臣喜道:“可巧愚兄也欲前往,不若你我二人结伴同行?”
      那庙建在城郊,山路不大顺当。
      医续断两手空空,宁采臣却背着行囊,不过片刻便面露疲色。
      宁采臣有心请他帮帮忙,却又张不开嘴,自忖道:“这位伊兄虽言辞温文,却自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我还是不要麻烦他了。”
      庙宇笼在一片黑雾下,凡人肉眼却看不见这妖氛。
      宁采臣擦把汗,目光扫过“兰若寺”的牌匾,笑道:“可算是到了!”
      寺中佛塔、大殿维护尚好,只有蓬草不曾拔除,已长得比人还高。
      “仿佛许久没有香客来过。”宁采臣左右瞧瞧,“僧人们外出去了?”
      医续断摸摸那粗壮的竹子,摇头道:“应当已是一座空庙,没有僧人念经打坐了。”
      宁采臣不信,把那东西两面的僧舍一一看过,见桌椅都积了厚厚的尘垢,这才死了心。
      他走得腿脚酸软,便闷闷坐在荷塘边,望着天边夕阳发愁。
      没有僧侣,自然也没有斋饭。城中屋舍耗费甚巨,住在这庙里虽不操心房钱,饭食却成问题。
      医续断瞧着他懊恼纠结,忽觉一股异样气息,不由回身看去。
      一个书生打扮的高壮汉子站在门口,定定望着医续断:“在下姓燕,字赤霞。阁下如何称呼?”
      “医续断。”
      “这庙宇已空了,若是不嫌弃,可在南边院中暂住。”
      燕赤霞把南面的院门一推,引着他们去看房舍,“我也是借住在此的。”
      他整个人锋利如一柄利剑,虽尽力做出柔和的表情,却还略显生硬。
      除去燕赤霞的屋舍,空屋子还有三间。宁采臣见里头并无床榻桌椅,忙把行李放下,去抱草秸铺床。
      燕赤霞这才低声问:“伊兄……可是道门中人?”
      这小兄弟气韵清正淡泊,面上隐隐霜意,瞧着便像名门高徒。
      医续断摇摇头,“在下的姓氏,乃‘巫医’的医。”
      燕赤霞一怔,折段竹枝在地上写个“毉”字。
      这便是巫族的本源,也是巫医的由来。
      燕赤霞凝眉想了半晌,纠结道:“跳大神?关外萨满?”
      他背上系着一个包袱,里头裹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气息凌厉,像是把斩妖除魔的利器。
      医续断估量了一下两人的武力,闷闷道:“差不多。”
      鲁莽乌生害我啊!
      这少年人根骨不凡,又不沾染红尘,若是有名师好生教导,未来必然大有作为。
      可惜他那是世代家传的路子,燕赤霞不好劝他不学,心里大是惋惜。
      宁采臣抱着柴草回来,很快铺了厚厚一层,权且算个安歇的床铺。
      “伊兄不若与我同住?”
      医续断摇摇头,随手推开一扇房门,“我住这里。”
      宁采臣见他草秸也不铺,有心帮他抱些来,却实在四肢疲累的很,便只得罢了。
      他今日走了许多路,腹中早已空空,饿的有些发慌,又是新地方睡不习惯,一直到半夜都不曾合上眼。
      “小倩怎么这么久还不来?是不是对姥姥有怨言?”
      北边仿佛有人声,宁采臣起身推门,借着墙上的石窗朝里张望。
      那说话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被个暗红衣裳的老妈妈挡着,看不清容颜。
      老妈妈道:“没听她抱怨什么,怕是身子哪里不舒畅。”
      妇人埋怨几句,不多会便见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款款而来。
      这女子穿着素色的单纱,纤细腰肢不盈一握,夜色朦胧看不真切,却也知道是个少有的美人。
      妇人笑道:“小倩如今越**亮了,我若是个男人,魂儿也被你勾走了。”
      宁采臣见那小倩柔媚一笑,眼风仿佛朝自己看来,忙矮身蹲在窗下。
      那怕是住在这庙中的女眷,不可唐突。
      他与家中贤妻早有约定,是立誓终生不找第二个女人的。
      宁采臣悄悄回到屋里,腹中还在作响,脑海里那小倩姑娘的脸容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小倩,你在瞧什么?”
      小倩咯咯一笑,轻轻舒展腰肢,“今日又来了两个生人,瞧瞧去找谁好。”
      妇人道:“南面第二间,里头住着个顶顶俊俏的年轻人,瞧着还是个雏儿……”
      老妈妈也笑道:“气度也好,怕是皇帝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作者:一窈风 文案: 半步圣人聊斋日常:满级大号虐菜新手村! 天道:你在想屁吃 被迫化去九成功力后,每回使用法力还要跳大神 医续断:我真傻,真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装逼~ 以黑山老妖为代表的反派们:QAQ 食用指南: ①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