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

时间: 2020-06-14 20:39:36 分类: 今日小说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

 

当前被收藏数:15371 营养液数:5437 文章积分:325,789,920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作者:浮安衾
  文案:
  郁清老祖渡劫失败,再睁眼已身在各种族异化崛起的星际时代,自己灵府破损,时不时能捡到爬进来的幼崽。
  像龙又像虫的崽,每天专注地看着他要顺毛,外在冷漠却是小火炉。
  巴掌大小的小人,常常躲在他的口袋里哭泣,最爱躺在他掌心睡觉。
  唔唔叫的小丧尸,经常面瘫状看着他流口水,致力于丧尸平权运动。
  神叨叨的小怪物,一直神出鬼没害羞又自卑,藏着世代的忠诚守护。
  星际时代,母星变成一个被放弃的,危险丛生的荒星。
  荒星中最神秘危险的地方被称为试炼地,觉醒不了异能的王子公主会被送进去,在帝国国民下共同见证下,最后一次激发异能。
  那个莫名熟悉,让他们无端想要亲近的人,俯身拾起一个个继承人硬壳下的孤单小灵魂。
  与王子公主们同一视角的星球一一沦陷,春暖花开,全星际陷入恋爱。
  你是我心上神,因为你的掌心风雨不侵,让我安心闭眼做宝宝。
  “所有种族都爱他”受v“全星际没人爱他”攻。
  阅读指南:
  1.高亮:攻因限制暂时无法变成人,变回成人后才恋爱。
  2.几乎所有物种都爱主角,不合常理尬苏,介意慎入。
  内容标签: 星际 打脸 爽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清 ┃ 配角:可爱的崽崽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所有物种都爱我
  作品简评:
  修仙界的郁清老祖渡劫失败,本以为会在雷劫中神魂俱灭,没想到在一个各种族异化崛起的星际时代醒来,这个时代动物能进化成人,异能强悍,和人类平起平坐。郁清灵府破损,时不时能捡到爬进来的幼崽,这些幼崽神奇又可爱,使得郁清的星际生活趣味横生,温暖美好。
  本文温馨治愈,作者想象力丰富,笔下的每一个幼崽新奇有趣,与众不同。虫族幼崽是只毛茸茸,像龙一样长着犄角和尾巴;小蜗牛能化成巴掌大小的小人,小房子变成小背包,又软又嫩;唔唔叫的小丧尸,像个木偶,走起路来有节奏的咔咔作响,呆呆面容下,小脑袋里天马行空,致力于丧尸平权运动;神叨叨的小怪物,丑萌丑萌,一口可以吞下一个巨大星舰……读来让人不禁莞尔,心生暖意。
 
第1章 
  初春时分,曾经春暖花开,绿意盎然的蔚蓝星球,现在只余一片萧条和幽森。
  阴惨惨的天空下,除了荒漠砂石,龟裂的土地上唯一能证明植物存在过的证据,就是那黢黑可怖的粗桠树干。
  它们能存在,不是因为它们干枯的枝干坚硬,即便再坚硬的树干也敌不过从古地球到星际时代,一场场战争摧毁和战争带来的辐射。
  没有灰飞烟灭是因为它们异化了,和这个被星际放弃的星球上的怪物们一样。
  这里是星际各个种族装在心里最柔软处的母星。
  早在三百年前,这里生态崩溃,恶劣的环境不再适宜生物生存,大部分生物不得不放弃这里,搬向周边星球,乃至更远的星系,宇宙中一个个星球被点亮,帝国诞生崛起。
  有极少数留在这里的生物,其中植物大多数灭绝,而动物在末世和战争带来的污染辐射下异化,变成未知恐怖生物。
  几百年后,当不同物种再次回望母星时,这里已成为危险丛生,不可掌控的星球,星盟和几个帝国仅有的影像里,未知生物的异能和长相一样恐怖,连虫族的星舰都能吞噬。
  越是恐怖,越想研究。
  慢慢的,星盟发现,遍体鳞伤的母星中,有一个神奇的区域,这个区域不仅有令人人胆寒的异化动物,还有植物。
  要知道,一般来说,植物的生命力和适应能力远低于动物,星际植物稀缺,这里竟然还有植物躯干,并且是有生命力的植物,足以让任何物种惊讶。
  后来,经过反复研究,星盟发现这个最危险的区域,竟然能神奇地激发异能。
  每一个种族都有异能者,异能代表力量,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觉醒异能是星际所有有意识生物最大的愿望。
  不管是危险激发的,还是有什么神奇物质,这一结论都诱惑力十足,但因为承载力和能力的限制,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到达这里,能来这里的每个生物,身份都足以被津津乐道一下午。
  此时,星际上唯一经历过末世和星际战争依然存活的黢黑植物下,一只毛茸茸的幼崽正趴在那里休息。
  它一身灰色的绒毛,底绒丰厚,顺滑柔软,眼瞳是罕见的青灰色,头上两只犄角随着呼吸起伏,小翅膀伏在后背,即便在休息时,四只爪爪也紧绷着,随时会跳起来。
  这是一只虫族幼年期的崽崽,虫族的生命期分为幼年期和成年期,幼年期就是这种毛茸茸的形态,成年期有两种形态,新人类形态和原始形态。
  新人类形态,顾名思义,外表看起来和人类一样。
  整个星际的物种都有这个形态,末世之后物种大规模进化,最终进化成功的物种,觉醒异能,智力飞速提升,并且都可以变成人类的样子。
  虫族的原始形态就是成年后,躯体强化变大,最利于作战的原始状态。
  幼年期和成年期没有统一的时间划分,最厉害的虫族幼年期只有不到十年,十年之内可以化成人形,而有的虫族幼年期要经历几十年,这一类虫族即便进入成年期,也无法转化成人类形态。
  这是一只幼年虫族,可又不是常见的虫族幼崽,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他瞳孔的颜色。虫族瞳孔常见的颜色是黑色、褐色和灰色,这是一只眼瞳为青灰色的幼崽,浅灰色里洇开一抹古朴的青,独一无二。
  青灰色的眼瞳像是朝暮的烟霭里沉淀下来的,因为疼痛不够亮,但清澈漂亮。
  虫族幼崽的状态并不好,绒毛和犄角上沾着血,厚厚绒毛下,伤口还在不断向外渗出鲜血。
  乌云低垂,黯淡无光,阴凉的风在幽暗的枯林里呼啸着,举目四望,阒无一人。
  如果是普通崽崽现在可能早就哭了,作为一只虫族幼崽,宿熔眼里不见惧色,思考着在重伤之时,怎样度过这新的一天。
  风似乎更大了,宿熔头上黑黢黢的枝干剧烈地颤抖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痛出现了幻觉,宿熔甚至听到了它激动的呜咽。
  轰隆隆一声惊雷炸破天际,呼啸的风声中呜咽声愈加明显。
  不知道为什么,宿熔在这一刻想到了曾经听某个人类老头讲的一句话:惊蛰来,春雷起,龙抬头。 [由www.sUsuxsw.Com整理]
  他想不起其他的,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疼痛愈演愈烈,疼得他头疼昏胀。
  忽然,他伸出毛茸茸的前爪揉揉眼睛,青灰色的眼瞳里淡定不再。
  扒在地上的两只前爪前面,黑色皲裂的土地里钻出一抹绿,星际最稀缺最珍贵最柔软的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宛如神迹。
  稚嫩的幼芽,在宿熔不可思议的眼神里,倔强又欢快地,迫不及待从坚硬的土地里钻出,舒展着身姿,不符合常理地茁壮快速生长。
  一棵又一棵,脚下延绵出柔软绿色,覆盖住冷硬干燥的黑色泥土,和这个荒星个格格不入,即便是冷漠的虫族心里也因柔软生机的小草有一丝软化。
  宿熔揉揉眼睛,眼前的景象依然在,如果眼睛看到的是假的,那鼻尖嗅到的清香呢?
  头顶上,弯曲嶙峋的枝干上,小小的绿叶一寸寸厚起来,鲜嫩可爱地覆盖住黢黑树干的每一处,浅绿色的小花苞,锁着春色,羞涩又激动地等待。
  干燥到难以呼吸空气中氤氲着青草的气息和鲜花的清香,渐渐融成怡人的湿意,绵延要远处。
  远处无一不神奇,在春雷声中,长风浩荡,万物生长,大地焕发生机,蓬勃有序。
  宿熔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倏然间,头顶和远处鲜花浩瀚盛开。
  青草随风摇曳,溪流叮咚,被连年战争摧残的土地都变得湿润柔软,草叶延绵的另一边有脚步声传来。
  不疾不徐,轻缓缓。
  宿熔身体里更加疼痛,莫名地,心跳剧烈到慌乱。
  脚步声越来越近,身着青衣的人越来越近。
  宿熔完全控制不住身体里愈发激烈的情绪,身体里火烧般的疼变得虚无缥缈,天地间只剩下心跳声和脚步声。
  脚步声停下后,世界变得安静,心跳更加喧嚣。
  宿熔抬起头,那一刻有什么没人能解释的复杂情绪,汹涌而来。
  幼崽忍住不发出任何呜咽声,火热凶猛的情绪从心底燃烧到四肢百骸,头上的绒毛被汗水濡湿,身体和大脑都被攻占,空白中生出的紧张,让宿熔完全不知所措。
  那个人从远处走近,靠近他身边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这一下宿熔连呼吸都忘记了,呆愣间,那个人继续向前走远了。
  虫族幼崽不知道自己心里生出的是什么样的心情,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望,或者还有酸涩的委屈。
  刚刚松了一口气,脚步声又近了,那个人转身向回走,他走到宿熔身边,垂首打量着宿熔。
  眼光并不灼热,宿熔身体里的疼痛却变成一团火,他身上有数不清的毛绒,细软得一声轻轻的叹息就能拂弯,这一刻每一根都直直立起来。
  那个人弯腰,黑发垂落,一只手伸向他。
  宿熔见过很多虫族的人形,也见过人类,从未见过这样细白又有力的一只手。
  大脑呆愣没有任何反应,等宿熔反应过来,忍不住伸出自己汗湿的前爪,想要靠近时,那只手收回去了。
  宿熔心里一紧,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巨大的失望落在心上。
  自从感受到这个人后,身体里那股莫名的躁动愈演愈烈,在这一刻火烧火燎起来。
  一片洁白清香的花瓣,又轻又软,颤悠悠地落在宿熔的头顶上,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一根树枝被那双好看的手折断。
  树枝带着稚嫩的绿叶和清新的花朵,这在星际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应该在研究院被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这样随手折断是要被全星际骂的,可是如果是这个人,这双手,宿熔觉得恰到好处。
  树枝靠近宿熔,就像是献上一枝春色,一簇娇羞的花。
  宿熔心里的失落和阴翳如此轻易地被这一枝花枝拂去,怔怔地望着面前的人,什么都无法思考。
  树枝伸到他柔软的肚皮下,虫族幼崽僵硬地屏息,树枝停顿了一下,把他翻了过来,肚皮朝天。
  属于他的力量传过来,两个人仿若有了接触,毛茸茸紧绷成一团,呼吸还是错乱了,他的感知被无限放大,身体里的血液有了生命,不受控制地急速流动。
  面前的人弯腰看向他的腹部伤口,这一刻,宿熔完全呆滞,有种心跳骤停的天旋地转感,彻底变傻。
  不止是他,他们不知道,数不清的虫族和宿熔一样呆滞,他们呆呆地注视着这个人,眼瞳不自觉恢复成最原始的形态。
  星际最为残暴,被别的种族嘲笑不懂情感的种族,这一刻心底涌上一股令虫陌生的情绪,上瘾般移不开视线。
  这个人让他们变得奇怪,他们亢奋得暴躁,又被这个人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彻底安抚,矛盾地几乎要维持不住人形。
  他们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还是对一个人类,虫族和人类关系僵硬,人类是虫族最讨厌的种族之一,仅次于丧尸。
  可是,又觉得好像是根植在骨血里般理所当然。
  从未有过,陌生,但不讨厌,莫名地想要亲近这个从天而降的人,难以控制。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有小天使能在当天出现吗?
  暗中观察的作者求撒花,求按爪,开文前三章留言,有小红包飞向你们的怀抱( ̄︶ ̄)↗
 
第2章 
  这里是星盟命名为试炼地的地方。
  星盟研究院经过反复实验,得出这里有激发异能的结论,提议各个星系,有实力且急需异能,急需到可以不顾那里危险的人,去试炼地激发异能。
  普通家族很难有这个实力,能安全把人送进去,这一条已经堵死了99%的人,即便可以,惜命的人没有护身的资本,也不敢冒这个危险。
  最初进试炼地的是星际五大帝国之一的人族帝国的小王子,在这样一个星际战争结束不到百年,实力为尊的时代,想掌控一个庞大的帝国,没有异能不可能。
  星际上存在十六星系,每个星系有无数个星球,经过几百年的战争与势力划分,目前形成相对稳定,互有牵制的五个帝国,人类凭借早于其他种族的资本和科技积累,占据了两大星域,成就人族帝国。
  人类如果六岁前不觉醒异能,以后几乎不可能,在最后一年,小王子被送入试炼地。
  小王子从试炼地浴血而出,带回了一身异能,人类帝国陷入别的种族无法理解的狂喜,并且帝国国民对这个曾经不受关注的小王子的喜爱和拥戴,以及帝国的团结都提升到空前水平。
  星盟亲自去了解后,不得不承认,或许在异能上人类跟其他种族比相对弱势,但人类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智慧,足以令他们这些新生种族惊叹。
  “其实就是在光脑上加一个小软件,类似全息直播,佩戴者清醒时自动开启,睡觉时自动关闭,有了这个之后,全人类都可以在一个巨大的直播间与王子五感相通,看到他看到的一切,闻到他闻到的一切,听到他听到的一切,感受到他身体上所有感受。”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本页完)

  • 更多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推荐免费小说
  • 神兽都想喊我爹 by 鸟惊庭树日期:06-14

    书名:神兽都想喊我爹 作者:鸟惊庭树 本文文案: 白若尘大四毕业后,稀里糊涂就被一家公司捡走了。 他沉浸在找到工作的喜悦中时,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个摊位的编号是404,这个面试的工作人员,没有影子。 当白若尘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晚了。 老板戈雁声幸灾乐祸...

  •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by 深临日期:06-14

    书名: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作者:深临 文案: 穿越到全息网游又重生,尤金终于佛了,要什么争霸升级流,这辈子他决定好好种菜! 于是尤金在买来的荒地里种下白菜、卷心菜、萝卜、豌豆、洋葱、鹰嘴豆、葡萄、石榴、苹果、蓝莓、无花果还在镇子上开了一家小酒馆...

  •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by 一窈风日期:06-14

    《(聊斋同人)巫医人设不能崩》 作者:一窈风 文案: 半步圣人聊斋日常:满级大号虐菜新手村! 天道:你在想屁吃 被迫化去九成功力后,每回使用法力还要跳大神 医续断:我真傻,真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装逼~ 以黑山老妖为代表的反派们:QAQ 食用指南: ①主角...

  • [综漫同人]迦勒底旅行社 by 玻璃纸之夜日期:06-14

    《迦勒底旅行社》作者:玻璃纸之夜【完结】 文案: 工作学习之余,你想不想放松一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好消息!好消息!迦勒底旅行社特别推出新套餐! 异世界?大正横滨并盛町,任君挑选!导游?更是不在话下,战力天花板为你保驾护航! 只不过这个天...

  • 爱豆和校草同桌了 by 长腿美人鱼日期:06-14

    《爱豆和校草同桌了》作者:长腿美人鱼 文案 天才练习生纪廷怒怼黑粉后直接退了圈,决心回归校园,做个乖学生。 乖学生上学第一天,就和校霸沈知行差点打起来,还莫名其妙成了同桌。 校霸恶名在外,却是个骚话连篇的沙雕,日常以调戏自己的新同桌为乐。 可惜...

  •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上一篇
  • 神兽都想喊我爹 by 鸟惊庭树--预览神兽都想喊我爹 by 鸟惊庭树-

       书名:神兽都想喊我爹

      作者:鸟惊庭树
      本文文案:
      白若尘大四毕业后,稀里糊涂就被一家公司捡走了。
      他沉浸在找到工作的喜悦中时,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个摊位的编号是404,这个面试的工作人员,没有影子。
      当白若尘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晚了。
      老板戈雁声幸灾乐祸的看着白若尘:“祝愿你能活着熬过实习期。”
      白若尘如临大敌,全副武装的来到了岗位上。
      结果只见到俩孩子气呼呼的过来找他调解纠纷。
      白若尘无语了:“你为什么打他?”
      小天狗耷拉着尾巴不满的哼唧:“它扒拉我!”
      小烛九阴委屈的吹了个鼻涕泡:“我不能睁眼,没看见它。”
      小天狗不相信:“我不管!我就要你睁眼给我看!”
      烛九阴扁扁嘴,睁眼了。
      瞬间,刺目的光闪瞎了白若尘这个菜鸡人类的眼。
      “……”实习工资我不要了,我要辞职……
      【嘴贱心软逮谁凶谁炸毛攻X温柔耐心勤俭持家后期战斗力爆表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若尘,戈雁声 ┃ 配角:预收已开,求戳专栏收藏么么叽~ ┃ 其它:暴躁护短神器攻X温柔软萌神兽受
      一句话简介:夫夫俩打打小怪兽
     
    第1章 面试撞到鬼
      九月初的天气,暑气还没有完全散去,下午两点,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但一反常态的是,操场上挤满了人,白若尘也是其中之一。
      他轻轻地拽了拽脖子上过紧的领带,不得不说,借来的衣服,确实不怎么合身。但尽管如此,他也不得不穿成这样,以期能给面试官留下一个好印象。
      白若尘,物流管理专业大四学生,正面临着人生当中的一个重要拐点——找工作。
      “不好意思同学!麻烦让一让!”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姑娘,不客气的挤开了白若尘,排到了前面的队伍中去。
      这大概是一家很不错的公司,排在帐篷前等着面试的人竟然有二三十个。白若尘被身上偏小的西装勒的一身的汗,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着实不想凑这个热闹。
      “那就先从人少的公司开始吧……”于是白若尘理了理手中的简历,四下看了看。在一个小角落里,有一个空无一人的招聘单位,摊位前的巨幅海报上歪歪扭扭的写着:“招管理人员。”
      好吧,这专业也还算对口。白若尘拽了拽身上的西装,走了过去。
      “您好……”白若尘打了个招呼。
      一个瘦瘦的HR窝在椅子里,正抱着个手机十指翻飞的打游戏,同时嘴上也是输出不断:“我看你是脑阔有饼蹦!硬是哈戳戳瓜兮兮嘞!”
      白若尘挑起了一根秀气的眉毛,他又一次试图打断这个网瘾少年:“您好,我是一名物流管理专业大四的学生,关于贵公司的管理人员一职,我想了解一下。”
      那个HR显然很是不耐烦:“就是个管理员嘛,有啥子好了解的?”话音还未落,这个HR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嗷”的一声蹦起来了:“葫芦娃救爷爷咩?一个跟着一个的送人头!?做啥子嘞?今儿个清明节撒?”
      随着一声响亮的game over提示音,这个HR愤愤不平的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坐在椅子上缓了半天,这才抬眼看了看白若尘。
      令人惊奇的是,这次蹦出来的竟然是普通话:“简历给我,你可以走了。等着我们的人来找你,我们老板要是看得上你,你就算是正式入职了。”
      白若尘愣愣的戳在摊位前面,他搞不明白,自己就看着他打了一场游戏而已,这就算是面试通过了??
      那个HR看着白若尘发呆的样子,又想起来了游戏里的猪队友,于是气鼓鼓的抢过了白若尘手里的简历:“走走走,回去等通知去!大概在今晚七点钟的样子,你留意一下手机。”
      说罢,不由分说的轰走了白若尘。白若尘同学人生当中的第一次面试,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整个面试的过程都太过玄幻,以至于白若尘并没有发现,身旁的同学看自己的眼神,满是惊恐;自己刚刚面试的那个公司,摊位号码是404;而且那个打游戏输出全靠嘴炮的HR,他,没有影子。
      
      白若尘把室友的西装挂了起来,只穿着一个几乎洗到变形的白衬衫,疲惫的爬到了自己的床上,面朝下软软的瘫了下去。
      他在初次玄幻的面试之后,又向几家不同的公司递交了简历,但收到的都是一些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么看来,最有可能通过的公司,竟然是第一家。白若尘叹了口气,他为了今天的校招,推掉了好几份兼职,如果这次不能被成功录用的话,那就只能继续找工作了。
      白若尘翻出了口袋里的手机,他是个孤儿,这个平价的智能手机,还是在他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孤儿院的院长奶奶送他的。
      这个用了快四年的智能手机,是白若尘最贵重的家当了,所以他一直贴身收着。由于刚刚出了一身汗,手机的屏幕上也沾上了些许汗渍。
      白若尘擦干净屏幕之后,熟门熟路的划开了微信。微信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你可以添加自己为好友,这对于没有父母的白若尘来说,实在是一个很不错的倾诉对象。
      他点开了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框,历史消息里,白若尘总是给自己发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
      小到自己平时的开销,大到自己那异于常人的性取向。白若尘几乎把这个完全隐私的账号,当成了自己的日记本。
      而现在,下午六点五十分,他又打算写日记了。
      【白若尘:这几天的气温太高了,一会儿要记得给奶奶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那些小孩儿的衣服留着等我星期六回去洗。这么热的天,小老太太可别太累,万一中暑怎么办。】
      白若尘想了想,继续往下写,而这个时候,是下午六点五十五分。
      【白若尘:今天第一次面试,好紧张啊。不过话说回来,第一家面试的公司应该能过吧。那个HR可真的是太逗了,那个小孩儿看上去应该还未成年吧,竟然已经是HR了,呃……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第一家公司那么像传销组织啊?拐卖未成年儿童?雇用童工?】
      白若尘写着写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这个时候,屏幕右上角的时钟,轻轻地滚动了一下——19:00
      白若尘的手机猛地震动了一下,他的微信上收到了一条新的消息。
      更令人惊慌的是,这条消息,竟然是【白若尘】给白若尘发进来的。
      在那条【雇用童工?】的消息下面,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文字泡。
      【白若尘:放屁,那个混蛋今年几百岁了,别看长得那么水灵,他可是个货真价实的老畜牲。】
      白若尘整个人都僵了,他就像是一只被人钉在标本夹上的蝴蝶一般,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收到的最后一条消息。
      突然,他的屏幕黑了。
      猛然黑下来的屏幕上,如镜子一般,映出了他的脸,白若尘一动不动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时候还算正常,镜子里的自己也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微微张着的嘴巴诉说着惊讶。
      但紧接着,就不正常了。
      白若尘并没有动,但镜子里的“白若尘”,却缓缓地合上了嘴巴,然后轻轻地勾了勾唇角,扯出了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一瞬间,天旋地转。
      “白若尘!”他的室友回来了,可是宿舍里的灯虽然开着,却没有一个人在,“哎?他校招还没回来吗?”
      白若尘的床铺上,静静地躺着一部黑屏了的手机,昭示着机主的离开,可能并非自愿。
      
      白若尘的鼻翼轻轻地动了一下,他闻到了一种很好闻的香气。这种气味近似于草木灰的清香,闻久了之后,还让人浑身上下都暖融融的。
      但哪怕是这么好闻的香气,也没能让白若尘感觉好一点。因为刚刚,他仿佛被扔到了一个抽水马桶里,然后被人毫不客气的,“冲”到了另一个地方。
      滚筒洗衣机一般的工作过程,让白若尘整个人都晕的不行。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就看到刚刚的那个四川HR,被人掐着脖子举了起来,那人一个用力,白若尘就看到,那个四川小伙的头软软的垂了下去。
      听到那一声清脆的颈椎断裂声后,白若尘瞬间就清醒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杀人凶手毫不在意的把尸体丢到了地上,那人嘴里叼了一根烟,注意到白若尘在看他之后甚至还优雅的吐出了一个烟圈。
      这人剑眉入鬓,五官棱角分明,薄薄的唇抿出了三分世态炎凉,工字背心下流畅的肌肉,让这个人从内而外的散发出一种桀骜的气质,他周身的气场太强大了,以至于让白若尘忽视了,这人锋利的脾气下竟是个不折不折扣的帅哥。
      白若尘盯着地上那具软软的尸体,剧烈的呼吸着,死死地抵住身后的椅背,竭尽全力克制住自己嗓音中的颤抖:“你杀人了。”
      戈雁声叼着一根明明灭灭的烟,饶有兴趣的盯着眼前坐在椅子上的青年。他不喜欢人类,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这个小孩,让他觉得莫名亲切,他突然觉得,跟这人一起搭伙工作还是很有趣的。
      看得出来,这个人类是真的很紧张,白若尘的头发应该很软,都垂下来挡到视线了,他也吓得忘记要去撩一下。但饶是如此,他还是在努力的伸张正义,分明浑身抖得像是淋了雨的鹌鹑,却仍是固执的重复了一遍那句话:“你杀人了,去自首吧。”
      戈雁声把烟夹在两指之间,扯出了一个懒散又流氓的笑意,小孩眼中的惊恐取悦了他,体内的邪恶因子开始作祟,他想逗逗这个人类:“是啊,我杀人了,不仅如此——”
      戈雁声把拿着烟的手放到了尸体的正上方,轻轻地弹了下烟灰:“我还要毁尸灭迹。”
      当烟灰落到尸体上的一瞬间,像是在煤气罐里扔了一根火柴一般,疯狂的火舌不要命的舔了上去,那具还带着余温的尸体瞬间就

    书名:神兽都想喊我爹 作者:鸟惊庭树 本文文案: 白若尘大四毕业后,稀里糊涂就被一家公司捡走了。 他沉浸在找到工作的喜悦中时,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个摊位的编号是404,这个面试的工作人员,没有影子。 当白若尘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晚了。 老板戈雁声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