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

时间: 2020-06-14 20:39:57 分类: 今日小说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作者:月照懒人

 
文案
原名《死了一次后世界都变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灵力尽失,记忆全无,身娇体弱的一个大风就能给刮倒,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么?
君卿:有。
现在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乃魔道魁首,是他曾经的手下,忠心不二,要往东绝不往西,要杀人绝不放火的那种。
然而当年自己曾一掌把他打下绝死之境,原因不明。
君卿:……感觉自己马上就能死第二次了。
=
君卿: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长情:清高孤绝,不近人情,绝艳无双,只可远观……现在可以亵玩了(笑)
君卿:…………
==
※主受1V1,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渣一些(然而总是失败了)的黑化攻VS情商低面瘫美受
※排雷:受长得非常好看,万人迷,攻恋爱脑爱脑补,少女心(碎了一地)
※狗血小甜饼(?),不用找逻辑,因为已经被渣作者吃掉了x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卿 ┃ 配角:于长情 ┃ 其它:美强受,复活,下克上
一句话简介:恋爱脑魔尊&无口仙尊 
 
第1章 自棺中醒
  君卿醒来时的第一个感受便是冷。
  这种冷不像是冬日的寒风那样刺骨明晰,却仿佛有数千根针隐晦的扎进骨头里,刺痛感缠绵地折磨着他的神经。
  交握着摆放在胸口的手指轻轻颤了下,躺在这里的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掀起那一帘细密睫毛,露出了下面一双灼灼的金眸,眸中似是有金沙在缓缓流动一般,叫人看时忍不住感到一阵目眩神迷。
  只是这双金眸现在的颜色却显得十分黯淡,像是风霜中将熄灭的烛火一样带着影绰的味道。
  君卿睁着眼,失神的望了一会头顶,过了许久,他才轻轻眨了眨眼,收回了游离的思绪。
  我在哪?
  这是他脑海里的第一个问题。
  接踵而来的是第二个疑问:我是谁?
  君卿感觉到自己似乎躺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他的头顶上盖着一片透明的晶体,透过这晶体他可以看到头顶上方如夜空一般漆黑的颜色,中间点布璀璨的星子。
  虽然美丽,却毫无生气,这不是真正的天空。
  虽然想再躺一会,但身下源源不断传出的寒意令君卿控制不住身体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他轻呼一口气,顿时在空中凝成了白雾。
  要离开这里……
  他这样想着,努力抬起虚软无力的手,朝头顶推去。
  皮肤直接接触到冰冷的晶体,顿时一股寒意笼罩住浑身上下,手指顿时有些颤抖起来,本就微弱的气力又消了大半。
  他僵持太久,以至于寒意竟在隐隐褪去,伴随而来的是一股睡意。
  君卿微微皱了下眉,抵在晶体上的手指已经用力到有些发白,忽然指尖一点刺痛传来,一滴殷红的血珠从伤口溢出。
  在接触到血液之时,一直阻挡在头顶的那块晶体瞬间消弭,如放在炎夏时的冰块一样,君卿抬起的手上触感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体内忽然多出的一股寒意。
  这是怎么回事?
  君卿暂时没空去纠结这件事情,他将手撑在身旁的“扶手”上,努力支使虚软的脚站起。
  当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君卿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并且身上只余一件单薄的雪白里衣,他动了动,视线中忽然出现一抹银白色彩。
  眨眨眼睛,君卿伸手一抓,然后就发现那银白色是他自己的头发。
  一身单薄的青年歪了歪头,并没有在意自己这罕见的发色,只是抬脚跨出刚才拘禁着他的地方,回头一看才发现那竟是一具由透明的冰冷晶体所铸成的棺材——
  “我原来是个死人?”君卿自言自语道。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却分明感受到了其中缓慢而有节奏的跳动。
  虽然出了“冰棺”,周围的温度却依旧很低,君卿朝手心呵了一口白气,伸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臂,试图为自己保留一点体温。
  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华美却毫无生气的纯白宫殿,殿顶是一片虚造的星空,美轮美奂。
  而他刚才所躺着的冰棺是这一切寒气的源头,也是这宫殿的中心地点。
  君卿走到窗户边,正尝试着想要开窗,外面却突兀地出现了一张脸猝不及防的与他对视上。
  四目相对,君卿眨巴眨巴眼睛,那人却忽然发出一声惊叫,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脚下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啃屎,然后连滚带爬的朝外面跑去。
  君卿:……
  他长得有这么可怕么?
  忍不住看了眼自己垂在肩头的银白长发:莫不是他其实是个满脸皱子的老头?
  又看了眼自己的手,皮肉紧嫩,肤色白皙,骨节细瘦手指纤长,很显然是一个年轻人的手。
  那刚才那人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是因为……
  正在君卿敛眸沉思之时,从外面紧封起的殿门被人轰然打开,一个黑色的高大身影逆光站立于门口,虽然看不清面容,却可以感觉到那人一身极盛的魔气与压迫感。
  君卿忍不住后退一步,为那人身上所带的压迫感而感到不适。
  那高大的男人一时间并没有动作,只是用炽热的目光死死盯着君卿,从他赤衤果的足尖到那消瘦的身躯,往上直至那张脸上。
  这直白且肆无忌惮的目光令君卿本能感到了冒犯,他眉头一皱,下意识从口中呵斥出声:
  “放肆!”
  这一声却仿佛打开了那人的某个开关,只见他面上表情先是一僵,随即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放肆?”
  他喃喃低语,将这两个字缓缓在口中咀嚼,一边抬脚朝君卿踱步过去,随着他的靠近,君卿的眉头越发紧皱,脚下不由向后退去。
  面前的男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头隐忍许久的猛兽,随时要将他吞入腹中一般。
  这个人……很危险!
  念头刚刚在脑海里浮现,君卿眼前却是一花,不过一瞬那男人的身影已经闪现至他的眼前!
  先是一惊,君卿本能想要躲开,然而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却是连一个身体健康的凡人都比不过,脚下动作笨拙得厉害,就好像是有一个铅袋将身体绑住,沉重不已。
  我到底是怎么了?
  没等君卿对自己的状况疑惑,他的手已经被那高大的黑衣男子给抓住,过于纤细的手腕仅仅一只手便能握住,手下细腻又带着一点温度的触感令男人不禁眼神一黯——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这是过了多少年了?
  掌下的温度提醒着他,面前的不是那无知无觉躺在冰棺中的尸体,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那个让他万般痛恨,却又无法忘怀的人。
  遥想当年,他家族覆灭,一夕之间从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堕为谁都能踩上一脚的败犬,却又被仙尊捡回,人生的大起大落谁能料想?
  复仇之后,他抛弃过去的名字和过往,求仙尊为他取名,那绝尘之人凝视他半晌,缓缓吐出三字来:
  “于长情。”
  自那以后,于长情便成为他唯一的名字。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于长情注视面前沉静的青年,只觉得心绪翻腾几乎要激起心魔,他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出口讽刺两句,君卿忽然皱眉低声道:“疼。”
  下意识得便松了手,于长情看到因为他方才心绪浮动导致没控制好手上力道,君卿被他握住的地方已经显出两道红印,被周围白皙的皮肤衬得格外刺目。
  君卿揉了揉自己微微发烫的手腕,再看了眼于长情,眼中显出几分若有所思来。
  看刚才于长情的动作……这个人,恐怕同自己有着很深的渊源。
  只是看他表情和语气,恐怕这份渊源并不怎么美妙罢了。
  那边于长情很快反应过来,眼底浮现几丝懊恼,他看着君卿冷静的样子忍不住张口冷嘲道:
  “想不到你这样的人竟也会玩诈死这一招,不过我也早在那时候便看清了你的为人。”
  说着想起自己当初听闻这人死讯后的疯魔,以及痴傻的将他的“尸身”存于冰棺千年的行为,于长情只觉得又是羞耻又是恼怒,见君卿还目光散漫不知在想些什么,他顿时忍不住伸手去捏住君卿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神:
  “既然你现在已经醒来,那我们是不是也该算算那几笔陈年旧帐了?”
  君卿不是很喜欢被人强迫的感觉,他看着于长情,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了。
  于是他眨了眨眼,看了于长情一会,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那个问题:
  “……你是谁?”
  他话音刚落,面前原本不可一世的黑衣尊者气势一泄,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
  排雷:万人迷受,黑化攻=v=
  受是病弱大美人,剧情可能比较狗血。
  然鹅全文的虐点担当基本都在攻的身上(攻:???)
 
第2章 不忆往昔(捉虫)
  失态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黑袍的魔尊很快便再度在自己武装成了一派冷漠的姿态。
  他轻哧一声,一双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却是死死地盯在君卿身上,口中吐出的话语细听之下可以品出几分咬牙的味道来:“你想耍什么把戏?你以为装作失忆就可以让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么?”
  君卿皱着眉,面前的男人比他要整整高上一个头,捏着他的那只手用力很大,让他的下巴不时传来生疼的感觉,他的头被迫仰得很高,这令他觉得不太舒服。
  自知自己的力气无法对抗面前的男人,君卿索性也就没有反抗,只静静的等待对方放弃。
  就这样对视了数秒后,于长情忽然松开了手,他紧攥成拳,用力之大以至于手背上冒出条条狰狞青筋来。
  面前人的神情实在不似作伪。
  也是,向他那样高傲的人,根本不屑于去伪装自己……恐怕就算面前的人没有失忆,面对他的诘问也只会露出平静而冷漠的神情吧。
  于长情这样想着,攥紧的指甲却愈发深陷进皮肉中,几乎要刺破手掌。
  但他又怎么可能甘心呢?!
  那在魔气丛生的荒芜之地流离的三百个年头,日日夜夜辗转反侧,为那一日的一掌耿耿于怀,这样的过往怎么可能是一个轻飘飘的失忆便能勾销的!
  于长情带着恨意抬眼,见到面前的一身素白的仙者看着他的眼神平静如同冬日冰封的湖水不见一丝波澜,那完全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哪怕他现在没有记忆,身上一丝灵息波动也无,但站在那里的模样依旧高洁。
  从以前便是那样,仙尊所立之地无人胆敢侵/犯,他只要站在那里,便自成一片领域。
  那时候的于长情也是众多仰望仙尊背影的人之一,而现在……
  他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曾经如天空中的皓月一样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就在他的眼前,触手可得。
  君卿看着面前的男人面上神色一片变幻,不等他想好开口要会说什么,对方突兀的开口道:
  “于长情。”
  君卿有些茫然,似是不明他忽然吐出这三字的缘由。
  黑衣魔尊斜了他一眼,道:“这是我的名字,记好了。”
  君卿:?
  没等他开口询问,君卿忽然感到眼前一花,脚下一阵失衡的感觉传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稳住身形,入手的却是一片柔滑的布料。
  他眨眨眼,发现自己被男人给打横抱了起来,而自己的手正揽在对方的肩上。
  于长情悄悄掂量了一下怀中的青年,入手的身体很轻,隔着一层薄薄布料透来的体温也不怎么热乎,令他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他抱着君卿抬脚往外走去,待他走出后,那殿门便自动合上,三层禁制重新打开,将那冰棺锁在其中。
  从今以后,他大概都不用再回这个地方了。
  一出去到了外面,君卿便明显感受到温度升高了不少,他轻轻了打了个颤,睡意伴随着温暖的感觉涌了上来。
  君卿闭了闭眼,也不强令自己清醒,干脆的睡了过去。
  于长情走了两步,发现怀中的人意外的安静,再一低头不禁失笑——这人竟还能睡着,也不知是多没神经。
  他的心情不过上扬了一秒,很快又落了下去。
  毕竟他和君卿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完。
  于长情看到先前通报他过来的下属有些瑟缩的在那里等待着,在看到他后瞳孔微缩,然后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还有哪出地方是空着的?”于长情没有发觉他在开口说话时下意识的压低了音调。
  那人的视线在他怀中一顿,又跟被火燎到一样飞快的收回:“万、万春殿还无人入住……”
  得了答案,于长情没再说什么,只径直往那走去,身后那下属刚想松口气,忽然感觉心口一凉,不过眨眼间他便化作了一团飞灰,再也不存于世间了。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本页完)

  • 更多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推荐免费小说
  •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穿越) by 涉坂长林日期:06-14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作者:涉坂长林 文案 杜夏穿到了恋爱向攻略游戏当中,说好的攻略女主??竟然变成了攻略男主。 第一次攻略成功杜夏还算淡定,第二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对劲,第三次渐渐习惯了怎么办。每次游戏都以true end通关,最后他把游戏...

  •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 by 东家小娘子日期:06-14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作者:东家小娘子 内容简介: 萧元景穿越了,和一口锅做了兄弟。 锅兄对他特别好,为他出谋划策,教他培养大腿。 陪他把现代的高科技一点一点挪向古代。 让他在古代奋斗出自己的事业赚大钱。 关键的是,锅兄还能奉献自己给他...

  • 路人甲超有钱!(穿越) by 长生千叶日期:06-14

    《路人甲超有钱...

  •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5371 营养液数:5437 文章积分:325,789,920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作者:浮安衾 文案: 郁清老祖渡劫失败,再睁眼已身在各种族异化崛起的星际时代,自己灵府破损,时不时能捡到爬进来的幼崽。 像龙又像虫的崽,每天专注地看着他要顺毛...

  • 神兽都想喊我爹 by 鸟惊庭树日期:06-14

    书名:神兽都想喊我爹 作者:鸟惊庭树 本文文案: 白若尘大四毕业后,稀里糊涂就被一家公司捡走了。 他沉浸在找到工作的喜悦中时,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个摊位的编号是404,这个面试的工作人员,没有影子。 当白若尘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晚了。 老板戈雁声幸灾乐祸...

  •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上一篇
  •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穿越) by 涉坂长林--预览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穿越) by 涉坂长林-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作者:涉坂长林

      文案
      杜夏穿到了恋爱向攻略游戏当中,说好的攻略女主??竟然变成了攻略男主。
      第一次攻略成功杜夏还算淡定,第二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对劲,第三次……渐渐习惯了怎么办。每次游戏都以true end通关,最后他把游戏里的男朋友带回了家!
      =>第一个游戏闯的比较艰难,后面的游戏无论难度多大受都自带通关宝典,唯一cp是主角
      内容标签: 无限流 游戏网游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夏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
     
    第1章 都市恋爱物语1
      杜夏,年二十三,初入社会的上班族,和父母关系良好,有一个小他六岁在上高中的妹妹。
      暑假妹妹来他所在的城市玩,寄住在他的租房里,杜夏每到假期,都不得休息,被身为二次元宅女的妹妹拖去参加漫展之类的,累得快要晕倒。
      就在这样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出差外市的机会,杜夏自然不肯放过这样好的摆脱杜樾的机会,嘱托她一个人在家里注意安全,并给她留下足够的生活费后,前往外市进行为期半月的培训。
      培训也不轻松,在累成狗的时候,收到了来自杜樾的简讯,得知杜樾已经回到A市,杜夏松了一口气。
      当他终于回到家中的时候,面对的是杜樾并未收拾积累在家中的大量食物残骸……
      在沙发桌上看到杜樾留下的纸条:作为抛下我一个人在家里的惩罚。
      一般来说,像杜夏和杜樾这样,之间有着美妙的年龄差,是很容易培养出一个妹控来的,但杜夏却没有成为一个妹控……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了吧,这是因为杜樾太像个恶魔的原因。
      杜夏认命的拖着疲累的身体打扫起卫生来,因为他不打扫的话好像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房间被垃圾堆到了无法容身的程度。
      等一切都完成的时候,杜夏彻底累瘫了,叫了一份外卖,吃了之后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到太阳落山。
      杜夏从床上揉揉眼睛起来,肚子倒是不饿,就是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大概是平时缺乏锻炼的缘故,今天打扫了一下卫生竟然就变成这样了,暗暗下定决心要到健身房去锻炼身体,但三秒之后杜夏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他来到了电脑桌前,电脑没有关闭,播放器播放长篇电视剧,这个集合视频足有六十几个小时,现在播放到一半左右。
      杜夏摸摸自己的宝贝电脑,只觉后脑勺是滚烫滚烫的,他小心使用的电脑遭遇了怎样恶劣的事情啊!……一边在心里问候那个小恶魔杜夏一边关闭了播放器,只见电脑桌面上也多出了许多陌生的图标。
      以后再也不用生日当访问密码了!一边后悔不已,杜夏一边将图标拖进回收站,其中还有一个是去除不了的,看来是安装在电脑上了,杜夏仔细看了一下,“都市白领恋爱物语”,恶俗的名字让杜夏的手指抖了抖,一不小心双击了。
      杜夏就见那个程序在电脑上运转了起来。
      短暂的黑屏之后,桌面上出现了很精美的画面,一个白领打扮的都市丽人身边站着几个气质各异的美男子,并出现了一闪一闪的按钮“开始游戏”。
      杜夏嘴角抽了抽,这是……女性向游戏?
      原来杜樾喜欢玩这种游戏,不是……玩就玩啊,竟然都不删除的吗?而且是在哥哥的电脑上!真是任何兴趣爱好都不加遮掩,堂堂正正的性格,他不知道是该夸她还是该骂她了。
      杜夏绝对不是有意的,他只是不经意间一瞥,忽然发现其中一个男人和他长得有几分相似。
      这绝对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要知道杜夏别的优点没有,长得还算是不错,从小学开始就是校草,兄弟们都对他说“真羡慕你将来可以靠脸吃饭”,可是为人正直的杜夏绝没有走上歧途,就算可以靠脸吃饭,他现在也是靠一纸学历在职场上辛苦的打拼啊!
      当鼠标从男人身上晃过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四个字“确定攻略”。
      杜夏愣了愣,不可否认心中有那么一点好奇,想知道那个和自己长得有些相像的男人在游戏里是什么定位。
      女性向游戏嘛,肯定是可攻略人物之一了,看站位不是官配男主级别的人物,但也是个挺重要的配角。
      你问杜夏没玩过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咳咳,没玩过女性向的男性向的还是多多少少接触过一点的,正所谓万事皆有共通之处嘛。
      杜夏心想也许该男子已经被杜樾那家伙攻略了,自己不攻略掉不是太可惜了吗?抱着奇怪的想法,他单击了鼠标的左键,只见画面上一阵白光闪过,白光如同要从屏幕中照到外面一样,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杜夏有些目眩的抬手遮住了眼睛,就在这时,一阵强风把他拉向电脑屏幕,杜夏的头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亮白的光晕里……
      杜夏揉揉眼睛,从地上爬起来。
      “安澜,这个文件你处理一下,下午就要用。”
      他听到有人这么说,一个柔和清亮的女声响了起来:“好的,经理。”
      杜夏转过头,就见一个清秀的姑娘坐在办公椅上,对着电脑屏幕打字。
      姑娘越过屏幕朝他这边看了一眼,杜夏往身后一看,是一堵墙。
      等等,她不是刚才游戏主界面上的那个妹子吗?
      他正在一间大办公室里,除了叫安澜的妹子以外,还有男男女女的职员在工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看不到自己。
      杜夏伸出手在安澜面前晃了晃,她眼睛都没眨一下,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屏幕。
      “我是谁?”
      “我现在在哪里?”
      “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杜夏在办公室里喊了三声,并没有人回答他,杜夏觉得只有靠自己来理清现状了。
      他是杜夏,只是现在好像变成了灵魂体,周围的人都看不到他。
      他现在在一家公司的办公室里,他身上发生了……杜夏大脑死机了几秒,沃日……他这是穿到了刚才打开的那款游戏里面。
      虽然很难相信,但事实好像确实是如此。
      ……
      时间太漫长,漫长到杜夏从很不淡定变成了淡定。
      经过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探索,他发现他只能在安澜身边三米范围内移动,本来想利用灵魂体去做点不可告人的事情,现在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了。
      现在他坐在办公桌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安澜埋头工作,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安澜不知道工作的时候走神想了什么,忽然笑了一下。
      天知道安澜什么时候能从办公椅上起来,就在杜夏这么想的时候,安澜面前的电脑响了一声,屏幕暗下去了,她拎起包包站了起来。
      杜夏一个激动也从办公桌上跳了下去,心想终于能行动了。
      安澜和同事们道别,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手机连续发出好几次震动。
      她低头看得认真,杜夏也有些好奇,就凑过去看了看手机的内容。
      “你最近工作很努力,有你这样的部下真是让人放心,想请你去附近的餐馆一起吃顿晚饭,聊一些工作方面的事情,今晚有空吗?发件人:陈旭川”
      “安姐,最近你工作好努力啊!作为比你晚一点进入公司的后辈,我也要努力,不输给安姐才行!对了,今晚我和公司同期订在xx火锅聚餐,安姐要来吗?工作很重要,人际交往同样重要哦!期待你的回信。发件人:夏熏”
      “小澜,好久不见,鼓起勇气给你发一封简讯,如果你的通讯号码还是原来那个就好了,希望你能收到。我反思了很久,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无法忘记你,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这次我承诺不会让你伤心难过,会让你看到我的改变。看到请联系我,无论能不能重新在一起,我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这样和你断了联系。发件人:周亦星”
      “X-ray咖啡馆今天的special甜点:奶油水果蛋白饼。来自新西兰的美味甜品,今日八折,甜品爱好者千万不能错过![附图]琳琅满目的水果、口感纯正的鲜奶油与蛋白酥的完美邂逅,你还不动心吗?电话订购请拨1xx xxxx xxxx。地址:香槟大道xx号曼兰大厦旁。”
      看完杜夏眉头动了动,心想,这果然是女性向恋爱游戏啊……
      不用说,陈旭川、夏熏、周亦星三人都是可攻略角色,虽然一堆来自攻略对象的短信里混进了奇怪的广告。
      安澜在接到简讯后表现的很淡定,挑了挑眉,把所有的短信全部选中,正准备扔到垃圾桶里,手指顿了顿,最后把甜品那条短信留下来了。
      安澜来到公司外面,正打算去车站,就见车前停着一辆劳斯莱斯,一位男士斜倚在车门前面。
      安澜看到那人,有礼的打了声招呼:“叶董。”
      叶……叶董?
      杜夏猛的咳嗽了一声,差点没缓过起来。
      ——来自上流阶级的暴击。
      对面霸气外露的男子沉稳的“嗯”了一声,他好像在等人,安澜打完招呼后正准备离开,叶风从身后叫住了她。
      “今天我要参加一场舞会,女伴这个点还没来,我也不打算等了。”叶风看了看手表,神情有些不悦,接着说:“要不你陪我去吧。”
      这霸总……杜夏已经认出来他是游戏主界面站在C位的男子,也就是说,他是游戏的官配。
      可恶啊,杜夏心想,平时被资本主义剥削不够,到了一款游戏里还要被老板压过一头,简直是……简直是太真实了。
      人艰不拆。
      安澜有些困惑的看着他,显然对状况还没有很好的了解。
      “我说请你陪我去参加舞会,当然,有额外报酬,就当做了份兼职,不是很好吗?”大老板说着露出他那炫目又优雅的微笑,睨着身穿工作装苗条亮丽的年轻女子,在这乏味的人群中,她的存在不知为什么有些特殊,他忽然起意向她搭话。
      “……我不合适吧,”安澜在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作者:涉坂长林 文案 杜夏穿到了恋爱向攻略游戏当中,说好的攻略女主??竟然变成了攻略男主。 第一次攻略成功杜夏还算淡定,第二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对劲,第三次渐渐习惯了怎么办。每次游戏都以true end通关,最后他把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