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

时间: 2020-06-14 20:40:03 分类: 今日小说

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

   《午夜船说[无限]》作者: 典临

  文案
  豪华游轮哈迪斯在公海上失联。
  靠岸之前的每个夜晚,迎接他们的将是无尽光怪陆离的小世界。午夜蜡像馆,红桃皇后的棋盘,暴风雪山庄……
  在成为知名导演前,楚图曾在无限游戏中叱咤风云。金盆洗手多年之后,他意外和对家共同上了这艘驶向无限游戏的船。
  众人皆道,风流高傲的大导演楚图对清流男神商唤年图谋不轨,求而不得,在游戏里凭借力量胁迫萌新商唤年。
  楚图:“我不是!我没有!你快帮我作证!”
  商唤年面露羞涩,害羞一笑:“楚导他没有胁迫我。”
  众:小可怜,被逼着回答的吧。
  楚图:“……”好一朵大白莲!
  下一秒——
  他一脸懵地被压在了墙角。面前害羞纯情的男子轻笑着凑过来,下巴微微触及他的睫毛,温柔道:“是我先动的。”
  楚图:“???”
  闷骚温柔小狼狗攻X玩世不恭雅痞戏精受,年下强强
  假萌新X真大佬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无限流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躺平吃瓜的乘客甲乙丙丁等
  一句话简介:闷骚小狼狗攻&神经雅痞受
 
第1章 哈迪斯号
  傍晚伊始,楚图就很心烦。这条船上不仅有他最讨厌的那个人,而且似乎要遇上棘手的大.麻烦。
  上灯火通明,夕阳的余晖刚刚褪色,清冷的海上夜晚被这样的火热灯光照亮。
  这是一艘非常豪华的大游轮,光是客舱就有三层。现在搭乘在上面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和他们的家眷。
  夜晚刚刚降临,对于这纸醉金迷的一船人来说是夜生活的开始。三层甲板上流转的金色灯光和优美的乐曲仿佛能激活整片死气沉沉的大海。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
  “小周,今天的大雾竟如此喧嚣。”
  “是的楚导,雾的确太大了。”小周是说话者的助理,一个带着眼镜的文弱年轻人,他看上去很无奈,但是还是顺着楚图的话茬子说,“不过,楚导,你有听到我刚才说的吗?”
  楚图身子半伏,撑在甲板最高层的外延扶手上,兴致缺缺地看着下面两层甲板的精彩。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条纹西装,简洁严肃,肌肉线条将西装撑出了非常性感的形状,不像是小年轻一样单薄,刚好带着些岁月的味道。
  虽然刚刚说雾浓,他该戴着墨镜还带着墨镜,一点不因为外界改变自己的造型。
  小周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家老板。
  他表面上看上去正扮演着一个品味高雅、对红尘喧嚣厌烦的而立之年成熟男人,而实际上在孤芳自赏凹造型。这一点,让心里一清二楚的助理小周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掐住他脖子晃一晃他脑子里两磅水的欲望,语气温柔和善地重复刚才的话:“商唤年也在这条船上,要不要主动去打个招呼?”
  “不见,不见。”楚图似乎对漫天的雾更有兴趣,敷衍道,“这么多年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在怎么样也是他的前辈。”
  “那估计有要有报道说你摆架子了。”
  “让他们去说吧。”楚图吹了一口气,站直了,整理了一下西装。
  楚图,新生代导演里面异军突起的佼佼者,出生演艺世家,四年前从美国回来,不到三十岁已经负有盛名,最佳导演奖拿到手软。
  这样的背景,常常会被塑造成天才导演、艺术鬼才的形象,但是楚图不然。他的名气还有一部分来源于他自身——浮夸、花花公子、玩世不恭,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各种桃色新闻和八卦小报的豆腐干板块。
  可即使是这样,没有一个料是实打实的,楚图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都一副“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背后议论我”的坦然样子,举止彬彬有礼。
  正是因为他这种厚脸皮的坦然和不逊色于演员的样貌,脑补起来才更带感。
  楚图已经脱离了小鲜肉的年纪,但是还没到大叔的时候,正有些微妙的成熟男人的气质,这种表面斯文、内在禽兽的反差魅力,对于脑洞大于天的吃瓜群众而言竟如此该死的甜美,以至于其他人和楚图之间保持着诡异的平衡——楚图依旧扮演自己的文质彬彬坦荡大导演,其他人表面都承认他的正经,实际上看他时都带着桃色眼镜。
  “算了,我先找媒体那边打点一下吧……”小周无奈于自己老板的潇洒坦荡,只能当个扫尾老妈子。
  但是一转身,他就惊呼了起来!不知不觉中雾竟然已经那么浓了,他连身边有人都没有发现,和端着饮品的侍应生撞了个满怀!
  撞到他的侍应生忙不迭地拿袖子来擦撒到他身上的红酒:“先生真的对不起!我这就去找干净的衣服……”
  “不用了,时间要到了。”楚图走过来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小周和侍应生都一脸茫然地抬头看他。
  下面两层甲板上的雾气更加浓厚,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和女人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响声混杂在一起,场面听上去有些失控。
  小周正想要开口问自家导演,一张口,雾气竟仿佛有了灵智,从他的嘴里钻了进去,一溜儿连着七窍都被这种诡异的东西缠绕!
  雾一下子浓得连自己的鼻尖也看不清,如果这不是雾而是砂砾,那么这一条船就像是被整个埋进了沙漠地下!
  “这是什么……咳,咳……”小周迷迷糊糊间感到自己后衣领被一只手嫌弃地提着,之后再也没有意识了。
  .
  再次醒来,他们已不在船上了。
  楚图抱着手臂倚靠在宝绿色的墙壁上,脚边躺着刚醒的小周。
  大厅中除了他们还有八个人,小周是最晚醒的。
  这里的色调夸张得诡异,尤其是当他们从一片雾蒙蒙的地方过来,不免眼睛被刺痛。
  这座大厅非常空旷,只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和一扇门。
  墙壁是宝绿色的,遮住整扇窗的窗帘却是猩红的;除了头顶的大灯,沿着墙壁一圈布满了功率极大的打光灯,将红绿的辣眼搭配打亮得更上一层楼,地板是漆黑光亮的大理石,最大限度地反射着光,刺痛他们的眼睛。
  这是一个后现代主义的展览厅,前面应该会是挂满抽象画的画廊或者雕塑厅。身处其中的人不自觉会这么想。
  小周作为最后一个醒来的人迷迷糊糊地四周张望,最后被楚图一把从地上捞了起来。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楚导,这,这是哪里?”
  小周这问题一出,旁边几个或紧张或焦虑的人耳朵刷地竖了起来。
  还没等楚图回答,一个声音冷冰冰在他们背后响起,一下子将满屋子的人吓得半条命去见了阎王。
  “哦,我们亲爱的调查员,欢迎来到菲兹蜡像馆,我已经恭候多时了。”
  一个身着管家服的白人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恭敬地说道。
  这里灯光通明,但是犹比白日鬼域。
  那位老人没再说话,其余人也默不作声。
  突然,床帘刷地自己拉了上去,露出了透明的窗户!
  “啊——”
  随着一个女声的尖叫,大厅中传来了发条转动的响声。
  楚图用非常轻的声音,平静地回答小周。
  “这里是黎明航线的午夜世界。”
 
第2章 第一夜
  大厅中看不到广播器,小提琴的清亮旋律却逐渐开始萦绕。
  夸张的现代主义风格搭配上古典旋律,像是两个断裂的时空被强行拼凑在了一起。
  楚图拉着小周站在边缘,没有掺和进去。他在小周耳边的声音细若蚊声。
  “这是一个赌命的异次元游戏,游戏中只要死亡,现实中的存在就会被抹杀。没有人会记得你曾经活过。”
  “里面有很多超自然的事情,但是谜题永远有迹可循,有活路可找,只要自己不作死,就能活到天亮。”
  小周腿肚子在打颤,轻声问:“那,那就什么都不做等着天亮呗……”
  砰——
  老人身后的门突然打开。门里面黑黢黢的,看不到尽头。
  一屋子的人仿佛鹌鹑,脖子一下子缩紧了。
  作为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一群人,快速接受现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个矮胖的男人气呼呼地自发地成为了出头鸟,稍微一激就一个人气冲冲地离开了——在老人冰冷的目光下,从唯一的那扇门出了去,然后消失了踪影。
  凝固的空气又一次占领了大厅。小周在心底里煎熬着,数着秒却度着年。
  “啊——”
  突然,门后面传来了一声尖叫,那声音属于矮胖男人。所有人都如同被吓着的鹌鹑,蜷缩在一旁。那个老人走了过去,推开门。
  门外,那个矮胖男人一动不动。仔细看,他们才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人。
  他的脚黏在地上,身体和表情都定格在了最后尖叫的时刻,呈现出诡异的扭曲感。皮肤和衣服的质感发生了变化,隐隐约约中透出了僵硬。
  “他,他变成了蜡像!”一个女生脸色煞白,不禁地喊出了声。
  她身边的男伴带着恐慌地呵斥道:“别瞎说!人怎么会变蜡像!”
  老人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在空旷的房间内格外刺耳:“我们蜡像馆又有多了一具展品啊。”
  刚才的一男一女顿时身体僵直。场面一度十分安静,空气中似乎可以听到鸡皮疙瘩竖起来的声音。
  砰——门里面亮起了灯,和大厅中一样刺眼。
  “啊——”在场的两名女性一下子尖叫了起来。楚图皱紧了眉头。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蜡像馆的大厅,门里面就是展示厅。
  展示厅就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走道,狭窄走道的两侧是台阶高的展台,一组一组蜡像密布在走道两侧。
  这些人像的姿势各异,但绝对不是正常蜡像会有的姿势,他们像是在挣扎,在逃跑,在反抗,这些动作像是从极快速的过程中截取出来的一样,滑稽而扭曲。
  然而,他们都带着灿烂的微笑,一模一样夸张的微笑。
  “这,这是杜莎蜡像馆吗……”那个女生低声喃喃,说出了每个人的心声。
  蜡像非常逼真,漆黑的眼眸上涂着上好的油漆,在大功率的灯光下泛着流转的金光,仿佛在一群死物上强行撒上了一把活气。
  这么满满一屋子的蜡像站在活人和死物交界的边缘,不知下一秒他们会不会打破生死的边界。而在恐怖片里,这种类似人的东西,难免都会活动起来。
  那个老者走到那扇门前,转身面对众人,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各位,我是菲兹蜡像馆的经理。上周我们菲兹蜡像馆从隔壁州的蜡像馆借了蜡像来展览,但是因为我们那些该死的愚蠢实习生把借来的蜡像和原来的蜡像混在了一起。
  现在,还有最后一具蜡像混在里面。因此,我们雇佣了你们来调查,帮助我们把那座蜡像找出来。”
  说完,老者一鞠躬,彬彬有礼。
  空旷的大厅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吞咽唾沫的声音。不管他们还有没有明白状况,眼前这任务可是明明白白的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老者保持九十度鞠躬的样子,再也没有直起身来,自然不会回答。
  楚图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过去,伸出手。
  “楚导……诶,楚导你……”小周眼睛都瞪直了,连忙出声。但是楚图的动作比他的话还快,优雅地用手在老头的肩膀上推了一把。
  楚图回头看着九个人:“他也是蜡像。”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刚才出过两回声的女生怯生生地问,“我们不是在船上吗?”
  “我们运气太好了,撞了大运上了一艘黎明航线的船。”楚图说,“也就是说,航线结束前的每一个夜晚,我们都会被拉到一个游戏世界,只有活到黎明的人才能出去。”
  “那,那我们就这么呆到天亮,别进去了。”那女生瑟瑟发抖地看着他身后说。
  这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正是刚才离老人最近的那个青年男人,他打扮得很花哨,丝毫不比楚图差:“你看,从刚才到现在,那个钟的指针在走吗?”
  几人顺着他的话抬头向上看。那扇门的上面挂着一面非常普通的钟,正正指向了十点整,指针停止不动。
  “只有推动游戏进程,钟才会走,不然永远无法天亮。”那个年轻男人轻佻地说,“如果你愿意在这鬼地方呆到天荒地老,不妨试试看这种做法。”
  说完,他看向了楚图,脸上笑容不减:“看来,这里十人,哦,现在是九人了,里面竟然有两个是有经验的。真没想到啊,楚图大导演。”

【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本页完)

  • 更多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推荐免费小说
  •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日期:06-14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作者:月照懒人 文案 原名《死了一次后世界都变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灵力尽失,记忆全无,身娇体弱的一个大风就能给刮倒,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么? 君卿:有。 现在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乃魔道魁首,是他曾经的手下,忠心...

  •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穿越) by 涉坂长林日期:06-14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作者:涉坂长林 文案 杜夏穿到了恋爱向攻略游戏当中,说好的攻略女主??竟然变成了攻略男主。 第一次攻略成功杜夏还算淡定,第二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对劲,第三次渐渐习惯了怎么办。每次游戏都以true end通关,最后他把游戏...

  •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 by 东家小娘子日期:06-14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作者:东家小娘子 内容简介: 萧元景穿越了,和一口锅做了兄弟。 锅兄对他特别好,为他出谋划策,教他培养大腿。 陪他把现代的高科技一点一点挪向古代。 让他在古代奋斗出自己的事业赚大钱。 关键的是,锅兄还能奉献自己给他...

  • 路人甲超有钱!(穿越) by 长生千叶日期:06-14

    《路人甲超有钱...

  •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穿越) by 浮安衾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5371 营养液数:5437 文章积分:325,789,920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作者:浮安衾 文案: 郁清老祖渡劫失败,再睁眼已身在各种族异化崛起的星际时代,自己灵府破损,时不时能捡到爬进来的幼崽。 像龙又像虫的崽,每天专注地看着他要顺毛...

  • 《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上一篇
  •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预览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作者:月照懒人

     
    文案
    原名《死了一次后世界都变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灵力尽失,记忆全无,身娇体弱的一个大风就能给刮倒,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么?
    君卿:有。
    现在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乃魔道魁首,是他曾经的手下,忠心不二,要往东绝不往西,要杀人绝不放火的那种。
    然而当年自己曾一掌把他打下绝死之境,原因不明。
    君卿:……感觉自己马上就能死第二次了。
    =
    君卿: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长情:清高孤绝,不近人情,绝艳无双,只可远观……现在可以亵玩了(笑)
    君卿:…………
    ==
    ※主受1V1,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渣一些(然而总是失败了)的黑化攻VS情商低面瘫美受
    ※排雷:受长得非常好看,万人迷,攻恋爱脑爱脑补,少女心(碎了一地)
    ※狗血小甜饼(?),不用找逻辑,因为已经被渣作者吃掉了x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卿 ┃ 配角:于长情 ┃ 其它:美强受,复活,下克上
    一句话简介:恋爱脑魔尊&无口仙尊 
     
    第1章 自棺中醒
      君卿醒来时的第一个感受便是冷。
      这种冷不像是冬日的寒风那样刺骨明晰,却仿佛有数千根针隐晦的扎进骨头里,刺痛感缠绵地折磨着他的神经。
      交握着摆放在胸口的手指轻轻颤了下,躺在这里的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掀起那一帘细密睫毛,露出了下面一双灼灼的金眸,眸中似是有金沙在缓缓流动一般,叫人看时忍不住感到一阵目眩神迷。
      只是这双金眸现在的颜色却显得十分黯淡,像是风霜中将熄灭的烛火一样带着影绰的味道。
      君卿睁着眼,失神的望了一会头顶,过了许久,他才轻轻眨了眨眼,收回了游离的思绪。
      我在哪?
      这是他脑海里的第一个问题。
      接踵而来的是第二个疑问:我是谁?
      君卿感觉到自己似乎躺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他的头顶上盖着一片透明的晶体,透过这晶体他可以看到头顶上方如夜空一般漆黑的颜色,中间点布璀璨的星子。
      虽然美丽,却毫无生气,这不是真正的天空。
      虽然想再躺一会,但身下源源不断传出的寒意令君卿控制不住身体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他轻呼一口气,顿时在空中凝成了白雾。
      要离开这里……
      他这样想着,努力抬起虚软无力的手,朝头顶推去。
      皮肤直接接触到冰冷的晶体,顿时一股寒意笼罩住浑身上下,手指顿时有些颤抖起来,本就微弱的气力又消了大半。
      他僵持太久,以至于寒意竟在隐隐褪去,伴随而来的是一股睡意。
      君卿微微皱了下眉,抵在晶体上的手指已经用力到有些发白,忽然指尖一点刺痛传来,一滴殷红的血珠从伤口溢出。
      在接触到血液之时,一直阻挡在头顶的那块晶体瞬间消弭,如放在炎夏时的冰块一样,君卿抬起的手上触感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体内忽然多出的一股寒意。
      这是怎么回事?
      君卿暂时没空去纠结这件事情,他将手撑在身旁的“扶手”上,努力支使虚软的脚站起。
      当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君卿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并且身上只余一件单薄的雪白里衣,他动了动,视线中忽然出现一抹银白色彩。
      眨眨眼睛,君卿伸手一抓,然后就发现那银白色是他自己的头发。
      一身单薄的青年歪了歪头,并没有在意自己这罕见的发色,只是抬脚跨出刚才拘禁着他的地方,回头一看才发现那竟是一具由透明的冰冷晶体所铸成的棺材——
      “我原来是个死人?”君卿自言自语道。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却分明感受到了其中缓慢而有节奏的跳动。
      虽然出了“冰棺”,周围的温度却依旧很低,君卿朝手心呵了一口白气,伸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臂,试图为自己保留一点体温。
      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华美却毫无生气的纯白宫殿,殿顶是一片虚造的星空,美轮美奂。
      而他刚才所躺着的冰棺是这一切寒气的源头,也是这宫殿的中心地点。
      君卿走到窗户边,正尝试着想要开窗,外面却突兀地出现了一张脸猝不及防的与他对视上。
      四目相对,君卿眨巴眨巴眼睛,那人却忽然发出一声惊叫,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脚下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啃屎,然后连滚带爬的朝外面跑去。
      君卿:……
      他长得有这么可怕么?
      忍不住看了眼自己垂在肩头的银白长发:莫不是他其实是个满脸皱子的老头?
      又看了眼自己的手,皮肉紧嫩,肤色白皙,骨节细瘦手指纤长,很显然是一个年轻人的手。
      那刚才那人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是因为……
      正在君卿敛眸沉思之时,从外面紧封起的殿门被人轰然打开,一个黑色的高大身影逆光站立于门口,虽然看不清面容,却可以感觉到那人一身极盛的魔气与压迫感。
      君卿忍不住后退一步,为那人身上所带的压迫感而感到不适。
      那高大的男人一时间并没有动作,只是用炽热的目光死死盯着君卿,从他赤衤果的足尖到那消瘦的身躯,往上直至那张脸上。
      这直白且肆无忌惮的目光令君卿本能感到了冒犯,他眉头一皱,下意识从口中呵斥出声:
      “放肆!”
      这一声却仿佛打开了那人的某个开关,只见他面上表情先是一僵,随即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放肆?”
      他喃喃低语,将这两个字缓缓在口中咀嚼,一边抬脚朝君卿踱步过去,随着他的靠近,君卿的眉头越发紧皱,脚下不由向后退去。
      面前的男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头隐忍许久的猛兽,随时要将他吞入腹中一般。
      这个人……很危险!
      念头刚刚在脑海里浮现,君卿眼前却是一花,不过一瞬那男人的身影已经闪现至他的眼前!
      先是一惊,君卿本能想要躲开,然而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却是连一个身体健康的凡人都比不过,脚下动作笨拙得厉害,就好像是有一个铅袋将身体绑住,沉重不已。
      我到底是怎么了?
      没等君卿对自己的状况疑惑,他的手已经被那高大的黑衣男子给抓住,过于纤细的手腕仅仅一只手便能握住,手下细腻又带着一点温度的触感令男人不禁眼神一黯——
      这是过了多少年了?
      掌下的温度提醒着他,面前的不是那无知无觉躺在冰棺中的尸体,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那个让他万般痛恨,却又无法忘怀的人。
      遥想当年,他家族覆灭,一夕之间从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堕为谁都能踩上一脚的败犬,却又被仙尊捡回,人生的大起大落谁能料想?
      复仇之后,他抛弃过去的名字和过往,求仙尊为他取名,那绝尘之人凝视他半晌,缓缓吐出三字来:
      “于长情。”
      自那以后,于长情便成为他唯一的名字。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于长情注视面前沉静的青年,只觉得心绪翻腾几乎要激起心魔,他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出口讽刺两句,君卿忽然皱眉低声道:“疼。”
      下意识得便松了手,于长情看到因为他方才心绪浮动导致没控制好手上力道,君卿被他握住的地方已经显出两道红印,被周围白皙的皮肤衬得格外刺目。
      君卿揉了揉自己微微发烫的手腕,再看了眼于长情,眼中显出几分若有所思来。
      看刚才于长情的动作……这个人,恐怕同自己有着很深的渊源。
      只是看他表情和语气,恐怕这份渊源并不怎么美妙罢了。
      那边于长情很快反应过来,眼底浮现几丝懊恼,他看着君卿冷静的样子忍不住张口冷嘲道:
      “想不到你这样的人竟也会玩诈死这一招,不过我也早在那时候便看清了你的为人。”
      说着想起自己当初听闻这人死讯后的疯魔,以及痴傻的将他的“尸身”存于冰棺千年的行为,于长情只觉得又是羞耻又是恼怒,见君卿还目光散漫不知在想些什么,他顿时忍不住伸手去捏住君卿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神:
      “既然你现在已经醒来,那我们是不是也该算算那几笔陈年旧帐了?”
      君卿不是很喜欢被人强迫的感觉,他看着于长情,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了。
      于是他眨了眨眼,看了于长情一会,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那个问题:
      “……你是谁?”
      他话音刚落,面前原本不可一世的黑衣尊者气势一泄,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
      排雷:万人迷受,黑化攻=v=
      受是病弱大美人,剧情可能比较狗血。
      然鹅全文的虐点担当基本都在攻的身上(攻:???)
     
    第2章 不忆往昔(捉虫)
      失态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黑袍的魔尊很快便再度在自己武装成了一派冷漠的姿态。
      他轻哧一声,一双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却是死死地盯在君卿身上,口中吐出的话语细听之下可以品出几分咬牙的味道来:“你想耍什么把戏?你以为装作失忆就可以让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么?”
      君卿皱着眉,面前的男人比他要整整高上一个头,捏着他的那只手用力很大,让他的下巴不时传来生疼的感觉,他的头被迫仰得很高,这令他觉得不太舒服。
      自知自己的力气无法对抗面前的男人,君卿索性也就没有反抗,只静静的等待对方放弃。
      就这样对视了数秒后,于长情忽然松开了手,他紧攥成拳,用力之大以至于手背上冒出条条狰狞青筋来。
      面前人的神情实在不似作伪。
      也是,向他那样高傲的人,根本不屑于去伪装自己……恐怕就算面前的人没有失忆,面对他的诘问也只会露出平静而冷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作者:月照懒人 文案 原名《死了一次后世界都变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灵力尽失,记忆全无,身娇体弱的一个大风就能给刮倒,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么? 君卿:有。 现在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乃魔道魁首,是他曾经的手下,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