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同人]活人不医 by 南陶

时间: 2020-06-14 20:40:08 分类: 今日小说

[聊斋同人]活人不医 by 南陶

 

当前被收藏数:19832 营养液数:4374 文章积分:193,596,816
  《[聊斋]活人不医》作者:南陶
  文案:
  穿越到聊斋,被迫接手一家破败的医馆。
  谢晏看着面前这家门庭冷落满室灰尘的医馆沉默了,为了打出神医之名,谢晏大手一挥给自己换了一个牌匾——活人不医。
  然后,他的医馆就真的没来过活人。
  医馆之中,谢晏坐在书案后面,神情冷漠道:“排队,看病二两一次,药费另算。”
  一众妖魔鬼怪瑟瑟发抖,刚才那个闹事的,被鲨了,真的鲨了啊!
  “那个。”人群中有一个美艳女鬼走了出来,她含情脉脉道,“但愿与先生露水情缘一次。”
  谢晏:???
  下一刻,金光划过,女鬼化作黑雾钻进了谢晏身后的画卷里。只见一名丰姿隽爽公子施施然走进来,笑着对谢晏道:“阿晏,让我为你百妖绘卷再添一员可好?”
  谢晏:……不好!滚!
  这是个对外重拳出击对内可怜兮兮的大魔王龙君天天骗自己情缘是小鹿斑比,结果翻车了的故事。
  病弱医师受x龙君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古典名著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晏,容郁 ┃ 配角:预收《[洪荒]为龙》,戳专栏可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医不医,拒绝医闹
 
第一章 
  当旭日将秋日里的雾气轻轻拨开,坐落在黑山脚下的升龙镇慢慢显露出它的面目来,等到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这座镇子里的人一一走了出来开始他们忙碌的一天。
  大街小巷的行人络绎不绝,对面季家药铺刚刚推出的防寒汤更是让这间不小的药铺门庭若市。反观谢晏这里,一间不大不小的医馆,破败不堪,唯一崭新的地方就是门上挂着的一个牌匾,然而那牌匾上却写着四个大字——活人不医。
  谢晏抱着手中画卷,抬头看着自己前几日刚刚找镇子上的木匠打造出来的牌匾有些想不通,为什么没人找他看病呢?
  谢晏看着自己门可罗雀的医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可是花了自己手中大半钱财做出来的牌匾啊,再不来病人看病,他就该饿死了。
  这样想着,谢晏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上显露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来,好看到让人心惊。
  而站在药铺台阶上的季管事看着这一幕却是嗤笑一声,他以为对面医馆的臭老头找什么人接管了自己手里的医馆,原来是找了一个病秧子,还把医馆改名叫做活人不医,他也不想想活人哪里敢去那里看病。
  “走,给那位公子送些吃食去。”季管事随意抓了一个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店铺伙计道。
  店铺伙计愣了愣,然后立马依言去后院准备了一些吃食给谢晏送过去。
  季管事说完便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往谢晏那边走去,然后在谢晏的面前站定。
  正当季管事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谢晏开口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更快。
  “莫问,问就不卖。”
  说完,谢晏还附赠了季管事一个好看的笑容。
  然而这个笑容看在季管事的眼里就是这么的欠揍,让人觉得牙痒痒。
  最后,季管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努力放缓和语气道:“谢公子,你看这家医馆这么破落,而且你也快没钱吃饭了吧,我们东家愿意出一千两买下这家医馆。”
  季管事说着不由露出一个笑容来,一千两银子,在这个小镇子中有些人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多钱。
  然而,回答季管事的依旧是谢晏好看的笑容和两个字“不卖。”
  这家医馆虽然很破,但是谢晏不卖是有他的原因。这家医馆是别人送给他的,他自然不能做主将医馆随意卖掉。而且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得到手中的画轴后,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在这个世界他能够让自己这幅要死不活的身体变好,而这座医馆就是关键,所以谢晏绝对不会卖掉这间医馆。
  季管事闻言不由冷哼一声,看了谢晏一眼后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一个人能撑得了多久。”
  说完,季管事便转身拂袖离去刚好撞到了来送吃食的伙计。
  “狗东西你撞着我了!”季管事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莽撞的伙计。
  伙计见此不由摸了摸头,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东西还送吗?”
  季管事看了看伙计手里提着的食盒,挥了挥袖子道:“送什么送!饿死他得了。”
  说完,季管事便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而站在枫树下的谢晏则是一脸微笑地看着季管事离去,仿佛不在意季管事的态度一般。
  站在原地的伙计看着站在枫树下的谢晏忍不住嘀咕道:“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做什么?”
  说完,伙计又看了一眼谢晏,只见火红的枫叶从树上飘落下来,落在了谢晏的白衣上,而此时谢晏也和伙计的视线对上,然后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
  看着谢晏的笑容,伙计拔腿就跑,完全不敢停留。
  而站在原地的谢晏却懵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长得有这么可怕吗?”
  说完,谢晏放下手转身进了医馆,然后在医馆里的长桌上展开了自己手中的卷轴。
  卷轴很长,上面画着的不是山川河流而是一堆剪影,剪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不乏奇形怪状的非人类。
  谢晏的手指轻轻从剪影上划过,有人告诉他只要把这些剪影全部点亮,他这幅身体也能恢复健康。
  但是谢晏看着上面长得不似人形并且身躯庞大的怪物有些为难,虽然接受了自己来到了一个有鬼神的世界,但是要他一个普通人去解决这么大的妖怪还是有点吃力。
  而且……
  谢晏抬头看向门外,来这里快半个月了了居然没有撞上一个妖魔鬼怪,他都有点怀疑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
  忽然间,谢晏的肚子发出了咕咕声,接着谢晏便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肚子,追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再不来病人看病他就该饿死了。
  谢晏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直接了当地拒绝季管事,毕竟这样他还可以蹭一顿饭。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谢晏慢慢将画轴卷好准备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食物。
  对面的季家药铺中,季管事气呼呼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旁边忙活的伙计见了立马狗腿得走到季管事身边道:“管事可有什么烦心事。”
  季管事瞥了一眼对面的医馆,一脸没好气地道:“还不是对面的事情。” [由Www.sUsuxsw.Com整理]
  说着,季管事便不由哼出了声,对面的病秧子就跟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如果不是东家给了他一万两银子一定要他把对面医馆给买下来他才懒得和谢晏打交道。
  凑在季管事身边的伙计闻言眼睛一转,立马在季管事的耳边低语了一番。
  听完伙计的话,季管事不由一愣,而后立即问道:“这真的能行?”
  伙计笑道:“他长得那么好看,即便是有土匪抓了他做压寨相公也是正常的,而且这样管事你也不用花上了那些银子。”
  季管事闻言想到了东家给自己的一万两银子,真的是心里痒痒,有了这些钱他能把家搬到府城去,而且还能让自家孩子上个好一点的私塾。
  “有你的啊,王二。”季管事笑道,这就算是同意了王二把对面病秧子杀了装成土匪抢人的样子了。
  王二闻言笑了笑,弯腰道:“管事舒心就好。”
  而在黑山中的一棵可以遮天蔽日的古树之下,几个妙龄女子站在树荫之下纷纷伸头向升龙镇的方向望去。
  “那里的阳气好重啊!”一个身穿绿衣的少女一脸陶醉地感叹道,“想必一定是一些精气浓厚的男人。”
  站在绿衣女子身边的黄衣女子也忍不住感叹道:“对啊,这要是吸上一口,我怕是都敢站在太阳下几日。”
  “想吸,那就去吸咯。”红衣女子看着升龙镇的方向出声道,脸上写满了志在必得。
  然而她们中的白衣少女却是担忧地看着红衣女子道:“红玉,姥姥说过少靠近升龙镇。”
  只见被称作红玉的红衣女子瞪了白衣少女一眼道:“小倩你莫要假惺惺地劝我,你就是不想让我吸的精气超过你罢了。”
  大家都是树妖姥姥的手下,做的便是帮树妖姥姥吸取男人精气的事,小倩从来都比她吸的精气多,姥姥自然也更爱重小倩,给小倩修炼的资源也更多,红玉自然心中不满。论容貌姿色,她一样都不比小倩差。
  小倩看着红玉这个态度忍不住摇了摇头开口辩解道:“我没有……”
  然而等来的却是红玉的冷哼一声,接着红玉的身影便消失了。
  小倩看着红玉消失,面色更加忧心忡忡,而那几个一同说话的女子也仿佛看不惯聂小倩这幅模样跟着红玉一起消失了。
  夜幕降临,升龙镇的店铺纷纷关闭,谢晏的医馆也不例外。就在谢晏准备关上最后一扇门的时候,一只手拦住了他。
  谢晏抬头看去,手的主人是一个女子,长得很漂亮,于是谢晏试探着问道:“姑娘是来看病的?”
  红玉愣了愣后回答道:“是。”
  红玉在没见到谢晏之前以为谢晏是一个阳气充足的精壮大汉,然而未曾想到却是一个如此俊美病弱的小郎君,这不由让她愣了愣神。不过是个俊美小郎君更好,进行鱼水之欢的时候她也更乐意。
  谢晏见此松了关门的手,走到桌子前坐下后开口问道:“姑娘是哪里不舒服?”
  尽管谢晏觉得一个女子大晚上地跑来看病很可疑,但是谢晏想了想平日街上看不到一个年轻女子,看病也要戴着帷帽的情形,谢晏又瞬间可以理解了。
  如果这个女人是个女鬼,那么谢晏可以更加理解。
  红玉见此立马走到了谢晏的面前,捂着自己的心口道:“大夫,我心口疼。”
  说着,红玉不由皱起了眉头,宛如西子捧心,让人我见犹怜。
  然而谢晏面无表情地伸出了手来,红玉见此心里不由一喜,面上仍然是微微皱眉的模样,心里却已经等着谢晏的手像以往的那些男人一样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了。
  只见谢晏伸出的手比了一个二后,他对着面前娇俏柔媚的红衣女子道:“姑娘,看病挂号二两银子。”
  “什,什么?”红玉觉得自己在那一刻出现了幻听。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重要的话说三遍,本文主受,本文主受,本文主受!
  主角绝对中立,非完全好人,反派自己送上来就不要怪主角心狠手辣,觉得不能接受的请迅速撤退。
 
第二章 
  谢晏以为面前的女子没有听清,于是又重复了一遍道:“看病挂号二两银子。”
  红玉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裂开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对于自己的美色无动于衷。
  最后,红玉还是给出了二两银子,正当她以为能够继续和谢晏说下去的时候,红玉的脸色不由一变,她听见了树妖姥姥的召唤。
  树妖姥姥只有有急事的时候才会这样召唤她们,红玉看了看面前的谢晏有些不甘心快要到嘴的鸭子飞了。
  “怎么了?”谢晏看着红玉突变的脸色开口问道。
  话音落下,红玉嘴里吐出一口雾气来,谢晏原本清明的眸子变得茫然起来,仿佛成了一个人偶。
  “小郎君,你记住,明天晚上到黑山山顶一个大槐树让的寺庙里找我。”红玉站起身来,低头看着面前的漂亮郎君轻声叮嘱道。
  “好。”谢晏抬头,一双显得有些空洞的眼睛看着红玉开口道。
  红玉见此不由露出了一个微笑,若不是不能在这升龙镇中shā're:n,她真的想立即吸干面前的小郎君。
  “真乖。”
  说完,红玉的身形渐渐往后退出。等她走到门口时,两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医馆门前。
  一个大腹便便,一个贼眉鼠眼,看着就让人觉得分外不喜。红玉看了一眼两人手中木棍凶器以及麻袋,心中没好气地用袖子一挥。
  红色的雾气撞向季管事和伙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两人便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红玉冷眼看着地上的两人,冷哼一声便化作了一团烟雾往黑山上的大槐树赶去。
  等红玉彻底离去后,坐在桌子前的谢晏眼睛在一瞬间恢复了清明,他抱着卷轴慢步走到了门口,看着地上躺着两人,谢晏望着红玉离去的方向轻声道:“是鬼啊。”
  话音落下,谢晏略微垂眸,看着季管事和王二身边散落的棍棒、b-i'sh0u和麻袋,他微微勾起了一个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对不起了。”
  说完,谢晏便将两人拖到了对面门口,顺手扒光了衣服将人以六九的方式叠了起来。
  谢晏做完这一切后,忍不住用手捂了捂眼睛点评道:“有点辣眼睛。”
  最后,谢晏给医馆重新关上了门,希望今晚就不要有人或者鬼来打扰他了。

【[聊斋同人]活人不医 by 南陶】(本页完)

  • 更多[聊斋同人]活人不医 by 南陶推荐免费小说
  • 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日期:06-14

    《午夜船说[无限]》作者: 典临 文案 豪华游轮哈迪斯在公海上失联。 靠岸之前的每个夜晚,迎接他们的将是无尽光怪陆离的小世界。午夜蜡像馆,红桃皇后的棋盘,暴风雪山庄 在成为知名导演前,楚图曾在无限游戏中叱咤风云。金盆洗手多年之后,他意外和对家共同...

  •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 by 月照懒人日期:06-14

    《诈死醒来后我成了病弱美人》作者:月照懒人 文案 原名《死了一次后世界都变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灵力尽失,记忆全无,身娇体弱的一个大风就能给刮倒,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么? 君卿:有。 现在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乃魔道魁首,是他曾经的手下,忠心...

  •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穿越) by 涉坂长林日期:06-14

    《论如何在攻略游戏里找对象》作者:涉坂长林 文案 杜夏穿到了恋爱向攻略游戏当中,说好的攻略女主??竟然变成了攻略男主。 第一次攻略成功杜夏还算淡定,第二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对劲,第三次渐渐习惯了怎么办。每次游戏都以true end通关,最后他把游戏...

  •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 by 东家小娘子日期:06-14

    《穿越后我成了宫里最厉害的崽》作者:东家小娘子 内容简介: 萧元景穿越了,和一口锅做了兄弟。 锅兄对他特别好,为他出谋划策,教他培养大腿。 陪他把现代的高科技一点一点挪向古代。 让他在古代奋斗出自己的事业赚大钱。 关键的是,锅兄还能奉献自己给他...

  • 路人甲超有钱!(穿越) by 长生千叶日期:06-14

    《路人甲超有钱...

  • 《[聊斋同人]活人不医 by 南陶》上一篇
  • 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预览午夜船说[无限] by 典临-

       《午夜船说[无限]》作者: 典临

      文案
      豪华游轮哈迪斯在公海上失联。
      靠岸之前的每个夜晚,迎接他们的将是无尽光怪陆离的小世界。午夜蜡像馆,红桃皇后的棋盘,暴风雪山庄……
      在成为知名导演前,楚图曾在无限游戏中叱咤风云。金盆洗手多年之后,他意外和对家共同上了这艘驶向无限游戏的船。
      众人皆道,风流高傲的大导演楚图对清流男神商唤年图谋不轨,求而不得,在游戏里凭借力量胁迫萌新商唤年。
      楚图:“我不是!我没有!你快帮我作证!”
      商唤年面露羞涩,害羞一笑:“楚导他没有胁迫我。”
      众:小可怜,被逼着回答的吧。
      楚图:“……”好一朵大白莲!
      下一秒——
      他一脸懵地被压在了墙角。面前害羞纯情的男子轻笑着凑过来,下巴微微触及他的睫毛,温柔道:“是我先动的。”
      楚图:“???”
      闷骚温柔小狼狗攻X玩世不恭雅痞戏精受,年下强强
      假萌新X真大佬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无限流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躺平吃瓜的乘客甲乙丙丁等
      一句话简介:闷骚小狼狗攻&神经雅痞受
     
    第1章 哈迪斯号
      傍晚伊始,楚图就很心烦。这条船上不仅有他最讨厌的那个人,而且似乎要遇上棘手的大.麻烦。
      上灯火通明,夕阳的余晖刚刚褪色,清冷的海上夜晚被这样的火热灯光照亮。
      这是一艘非常豪华的大游轮,光是客舱就有三层。现在搭乘在上面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和他们的家眷。
      夜晚刚刚降临,对于这纸醉金迷的一船人来说是夜生活的开始。三层甲板上流转的金色灯光和优美的乐曲仿佛能激活整片死气沉沉的大海。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
      “小周,今天的大雾竟如此喧嚣。”
      “是的楚导,雾的确太大了。”小周是说话者的助理,一个带着眼镜的文弱年轻人,他看上去很无奈,但是还是顺着楚图的话茬子说,“不过,楚导,你有听到我刚才说的吗?”
      楚图身子半伏,撑在甲板最高层的外延扶手上,兴致缺缺地看着下面两层甲板的精彩。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条纹西装,简洁严肃,肌肉线条将西装撑出了非常性感的形状,不像是小年轻一样单薄,刚好带着些岁月的味道。
      虽然刚刚说雾浓,他该戴着墨镜还带着墨镜,一点不因为外界改变自己的造型。
      小周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家老板。
      他表面上看上去正扮演着一个品味高雅、对红尘喧嚣厌烦的而立之年成熟男人,而实际上在孤芳自赏凹造型。这一点,让心里一清二楚的助理小周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掐住他脖子晃一晃他脑子里两磅水的欲望,语气温柔和善地重复刚才的话:“商唤年也在这条船上,要不要主动去打个招呼?”
      “不见,不见。”楚图似乎对漫天的雾更有兴趣,敷衍道,“这么多年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在怎么样也是他的前辈。”
      “那估计有要有报道说你摆架子了。”
      “让他们去说吧。”楚图吹了一口气,站直了,整理了一下西装。
      楚图,新生代导演里面异军突起的佼佼者,出生演艺世家,四年前从美国回来,不到三十岁已经负有盛名,最佳导演奖拿到手软。
      这样的背景,常常会被塑造成天才导演、艺术鬼才的形象,但是楚图不然。他的名气还有一部分来源于他自身——浮夸、花花公子、玩世不恭,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各种桃色新闻和八卦小报的豆腐干板块。
      可即使是这样,没有一个料是实打实的,楚图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都一副“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背后议论我”的坦然样子,举止彬彬有礼。
      正是因为他这种厚脸皮的坦然和不逊色于演员的样貌,脑补起来才更带感。
      楚图已经脱离了小鲜肉的年纪,但是还没到大叔的时候,正有些微妙的成熟男人的气质,这种表面斯文、内在禽兽的反差魅力,对于脑洞大于天的吃瓜群众而言竟如此该死的甜美,以至于其他人和楚图之间保持着诡异的平衡——楚图依旧扮演自己的文质彬彬坦荡大导演,其他人表面都承认他的正经,实际上看他时都带着桃色眼镜。
      “算了,我先找媒体那边打点一下吧……”小周无奈于自己老板的潇洒坦荡,只能当个扫尾老妈子。
      但是一转身,他就惊呼了起来!不知不觉中雾竟然已经那么浓了,他连身边有人都没有发现,和端着饮品的侍应生撞了个满怀!
      撞到他的侍应生忙不迭地拿袖子来擦撒到他身上的红酒:“先生真的对不起!我这就去找干净的衣服……”
      “不用了,时间要到了。”楚图走过来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小周和侍应生都一脸茫然地抬头看他。
      下面两层甲板上的雾气更加浓厚,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和女人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响声混杂在一起,场面听上去有些失控。
      小周正想要开口问自家导演,一张口,雾气竟仿佛有了灵智,从他的嘴里钻了进去,一溜儿连着七窍都被这种诡异的东西缠绕!
      雾一下子浓得连自己的鼻尖也看不清,如果这不是雾而是砂砾,那么这一条船就像是被整个埋进了沙漠地下!
      “这是什么……咳,咳……”小周迷迷糊糊间感到自己后衣领被一只手嫌弃地提着,之后再也没有意识了。
      .
      再次醒来,他们已不在船上了。
      楚图抱着手臂倚靠在宝绿色的墙壁上,脚边躺着刚醒的小周。
      大厅中除了他们还有八个人,小周是最晚醒的。
      这里的色调夸张得诡异,尤其是当他们从一片雾蒙蒙的地方过来,不免眼睛被刺痛。
      这座大厅非常空旷,只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和一扇门。
      墙壁是宝绿色的,遮住整扇窗的窗帘却是猩红的;除了头顶的大灯,沿着墙壁一圈布满了功率极大的打光灯,将红绿的辣眼搭配打亮得更上一层楼,地板是漆黑光亮的大理石,最大限度地反射着光,刺痛他们的眼睛。
      这是一个后现代主义的展览厅,前面应该会是挂满抽象画的画廊或者雕塑厅。身处其中的人不自觉会这么想。
      小周作为最后一个醒来的人迷迷糊糊地四周张望,最后被楚图一把从地上捞了起来。
      “楚导,这,这是哪里?”
      小周这问题一出,旁边几个或紧张或焦虑的人耳朵刷地竖了起来。
      还没等楚图回答,一个声音冷冰冰在他们背后响起,一下子将满屋子的人吓得半条命去见了阎王。
      “哦,我们亲爱的调查员,欢迎来到菲兹蜡像馆,我已经恭候多时了。”
      一个身着管家服的白人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恭敬地说道。
      这里灯光通明,但是犹比白日鬼域。
      那位老人没再说话,其余人也默不作声。
      突然,床帘刷地自己拉了上去,露出了透明的窗户!
      “啊——”
      随着一个女声的尖叫,大厅中传来了发条转动的响声。
      楚图用非常轻的声音,平静地回答小周。
      “这里是黎明航线的午夜世界。”
     
    第2章 第一夜
      大厅中看不到广播器,小提琴的清亮旋律却逐渐开始萦绕。
      夸张的现代主义风格搭配上古典旋律,像是两个断裂的时空被强行拼凑在了一起。
      楚图拉着小周站在边缘,没有掺和进去。他在小周耳边的声音细若蚊声。
      “这是一个赌命的异次元游戏,游戏中只要死亡,现实中的存在就会被抹杀。没有人会记得你曾经活过。”
      “里面有很多超自然的事情,但是谜题永远有迹可循,有活路可找,只要自己不作死,就能活到天亮。”
      小周腿肚子在打颤,轻声问:“那,那就什么都不做等着天亮呗……”
      砰——
      老人身后的门突然打开。门里面黑黢黢的,看不到尽头。
      一屋子的人仿佛鹌鹑,脖子一下子缩紧了。
      作为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一群人,快速接受现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个矮胖的男人气呼呼地自发地成为了出头鸟,稍微一激就一个人气冲冲地离开了——在老人冰冷的目光下,从唯一的那扇门出了去,然后消失了踪影。
      凝固的空气又一次占领了大厅。小周在心底里煎熬着,数着秒却度着年。
      “啊——”
      突然,门后面传来了一声尖叫,那声音属于矮胖男人。所有人都如同被吓着的鹌鹑,蜷缩在一旁。那个老人走了过去,推开门。
      门外,那个矮胖男人一动不动。仔细看,他们才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人。
      他的脚黏在地上,身体和表情都定格在了最后尖叫的时刻,呈现出诡异的扭曲感。皮肤和衣服的质感发生了变化,隐隐约约中透出了僵硬。
      “他,他变成了蜡像!”一个女生脸色煞白,不禁地喊出了声。
      她身边的男伴带着恐慌地呵斥道:“别瞎说!人怎么会变蜡像!”
      老人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在空旷的房间内格外刺耳:“我们蜡像馆又有多了一具展品啊。”
      刚才的一男一女顿时身体僵直。场面一度十分安静,空气中似乎可以听到鸡皮疙瘩竖起来的声音。
      砰——门里面亮起了灯,和大厅中一样刺眼。
      “啊——”在场的两名女性一下子尖叫了起来。楚图皱紧了眉头。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蜡像馆的大厅,门里面就是展示厅。
      展示厅就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走道,狭窄走道的两侧是台阶高的展台,一组一组蜡像密布在走道两侧。
      这些人像的姿势各异,但绝对不是正常蜡像会有的姿势,他们像是在

    《午夜船说[无限]》作者: 典临 文案 豪华游轮哈迪斯在公海上失联。 靠岸之前的每个夜晚,迎接他们的将是无尽光怪陆离的小世界。午夜蜡像馆,红桃皇后的棋盘,暴风雪山庄 在成为知名导演前,楚图曾在无限游戏中叱咤风云。金盆洗手多年之后,他意外和对家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