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

时间: 2020-06-14 20:40:57 分类: 今日小说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的秘密。
  年上,攻22受18,轻松调剂文,狗血虐恋第三者白月光追妻追夫火葬场——统统都没有!
  一对母胎直男纷纷误以为对方看上自己不情不愿不约而同为对方弯了
  轻轻松松谈恋爱顺便领略校园民俗风情感知新时代祖国花朵日常都干啥
  的绝美爱情故事
  封面感谢@一个神秘的帅气秋
  ※因字体版权限制更换了新封面,感谢原封面作者@十道横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费辛,俞仲夏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们直男真会玩
  vip强推奖章:化学系大四学霸费辛,因故来到第七中学做实习老师,在他任教的班级里有一位名叫俞仲夏的奇怪中学生,而在俞仲夏眼中,这位实习老师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殊不知两人对彼此的荒诞认知,只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故事由误会开始,又由误会延续,两位主角逐渐显露出赤诚之心,并建立起亦师亦友的情感。一个孤独但闪光的灵魂,在人海之中,与另一个灵魂遇见并迸发出了奇妙的反应。作者通过欢脱的文字和目不暇接的搞笑梗,与读者共同聚焦和讨论师生关系、青少年友谊、家庭教育等校园热点问题。
 
第1章 
  八月中,流萤似火,蝉鸣将尽。
  傍晚,费辛从外面回来,追风一般,骑着山地车进了小区大门,车把上挂的网兜里装着刚才打完球换下来的脏球衣。
  他耳朵里塞着AirPods,和同学讲电话:“九月一号正式上岗,前几天去给校领导试讲,今儿上午通知,说让我教高二。”
  “哇!辛哥牛逼,我还寻思准是要让你给特级老教师当助教。”
  “牛逼个溜溜球,给高二文科班上化学,还是俩特长班,真还不如去当助教。”
  “那也还行……起码不忙,至少比研究所轻松多了是吧,还不耽误你复习考研。哎,你是真决定放弃保送啊?再考虑考虑?我还是觉得没必要,你这人就是太较真……”
  “都说了别提这事,是还嫌我不够烦吗?挂了,我到家了。”
  “那成吧,祝费老师,桃李满天下,春晖遍……”
  费辛不听他贫完,就敲耳机挂了电话。
  接电话前听到一半的歌继续唱着:
  如果我在角落里遇见他,碰巧有风吹乱他的头发
  ……
  我会伸出还温热的手掌,告诉他明天会有多晴朗
  ……
  他家住的是个新小区,入住率不高,七月暑假开始后,费辛才和父母搬来入住新居,费家住在小区最后面的联排,窗后是人工湖,湖那边是湿地公园。
  人少,还远离闹市,整座小区在这傍晚时分显得安静幽深。
  经过某一排时,砰!——一声。
  费辛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远山把渐沉的夕阳藏了起来,小区路灯刚刚打开,那处灯下,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正在打架。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单方面的施暴。
  两个看起来十六七岁,打人那男生高壮一些,费辛见过两次,知道也是住这儿的邻居,是个玩滑板还爱装酷的小帅哥,只不清楚是哪户。
  这邻居孩子正暴戾地把另一个男生掼倒在地,撞到了旁边巨大的公共垃圾箱,刚才的声响就是垃圾箱发出来的声音,挨揍那小孩的背部狠撞了上去,单是听听都好疼。
  那男孩踉跄着摔倒,邻居孩子不罢休地又上前,抬脚便踹在他身上,不知是踢到了哪里,地上那男孩当即痛叫一声。
  现在中学生都这么凶残了吗?
  费辛蓦然以单脚撑地,刹住山地车,暂停了音乐。
  邻居家那高个子男生果真凶残得一比,非但不收手,还嘲讽着骂道:“还他妈装是吧?装你妈啊!”仍然不依不饶,又狠踢了地上男孩几脚。
  那个男孩只好蜷起身体护着自己的腹部,边躲避踢打边低声求饶。
  离得有点远,他声音又小,费辛听不清楚他都说了些什么,只听到那高个子不停用脏话骂他。
  他应该也看到了这边的费辛,但并没有出声向费辛求助。
  很多常被暴力的青少年,清楚向别人求助也许能逃过这一次,但过后往往会被欺负得更惨,所以他们很少选择向大人求助。
  ——即将去做实习灵魂工程师的费辛,最近格外关注这方面的社会新闻。
  “干吗呢!”费辛还是高声阻止,对邻居家男孩道,“我知道你家住哪栋,再不住手就去找你家长了!”
  那男生转过头,不礼貌地回道:“滚,狗拿耗子!”
  费辛将车把一转,山地车朝那边冲过去,到俩男孩面前停下,他一只脚撑着地,另只脚还踩着山地车的脚蹬,冲那高个子中学生一扬眉,说:“很能打嘛?来,跟我打。”
  他摘了耳机,随手塞进裤兜里。
  那高个子男生打量他。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看对方,那意思就是,要打快点打,不打就滚咯。
  刚去打了半天球回来的费辛,穿着篮球鞋运动短裤,跟腱修长,臂肌有力,露在外面的四肢被晒成麦色。
  身高一米八多,二十出头的男青年,又这种体育生似的打扮,表情也刺头儿一样,一眼看上去就是不太好惹的类型。
  邻居家这男孩比同龄人高出不少,可到底只是个中学生,扔下一句:“神经病。”又嫌恶地瞥了地上那男孩一眼,一阵风地跑走,转个弯就不见了。
  费辛也不是真想和小孩打架,这下倒还省了麻烦。
  他看看挨揍的人,那男孩费力地坐了起来,浑身上下一团狼狈,右手臂的手肘被蹭破了一大片,鲜血淋漓,刚被推的那下摔得是真有点重。
  “能站起来吗?要不要扶你一把?”费辛问道。
  “不用。”男孩皱眉显是忍着伤处的痛,慢慢地站起身来,声音很低,道,“谢谢。”
  费辛道:“你家也住这儿吗?快回家去吧。” [由Www.sUsuxsw.Com整理]
  男孩抬起眼睛,谨慎地看了看费辛,道:“不住这里。”
  费辛发现他长得还挺好看,皮肤很白,一双大眼睛被稍长的刘海遮挡了一点,看起来很内向腼腆,像个小姑娘。
  在遭遇同龄人暴力的青少年群体之中,这样略“娘”的小男生,是有不少。
  费辛的视线落在他手臂上血糊糊的伤处,道:“这附近还没诊所,你家远吗?”
  男孩道:“地铁就几站。”
  费辛道:“你这样还去坐地铁?一上地铁就吓着别人,还当你被丧尸咬了呢。”
  男孩不说话了。
  帮人到底送佛到西,费辛提议道:“我家就在后面几步远,去帮你先处理下伤口?”
  男孩:“不用……不用了。”
  费辛说:“跟我来吧,我爸妈都是医生。”
  他把山地车转了个头,下来推着走,身后很轻的脚步声,那男孩跟着他来了。
  向小区深处走数十米,转个弯,就到了费辛家。
  “你随便坐。”进门后,费辛朝楼上叫人,“妈!没在吗?爸!妈?”
  没人应声。
  男孩站在门边看着。
  费辛只得道:“还没下班,我找下药箱放哪儿,你先坐。”
  男孩进到家里,大约是怕弄脏了沙发和地毯,也没有去坐,拘谨地站在茶几前的空地上。
  费辛拿了药箱过来,说:“那就我来,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男孩不信任地说:“你会吗?”
  “不会,”费辛打开药箱,道,“要么你自己来?”
  男孩听出他是开玩笑,又不做声了。
  费辛帮他清理了伤口的血污,碘伏消毒,再酒精脱碘,再涂紫药水,动作干净娴熟又利落。
  男孩手肘上的伤看起来惨烈,是刚狠摔那一下的擦伤,擦得狠了些,万幸是没蹭上什么脏东西,不用打破伤风。
  他倒也是很能忍痛,费辛本来还有点怕他会哭,结果他从头到尾没出过声。
  费辛问他:“刚才那个是你同学吧,他为什么欺负你?”
  男孩:“……”
  费辛道:“你家又不住这儿,来这儿干吗?”
  男生:“……他叫我来的。”
  费辛:“他叫你就来啊?”
  男生的表情越发难堪,脸色红白交加。
  费辛从他的语气和表情,忽然猜到了一种最可能的情况,当即也有些尴尬。
  涂好紫药水,处理好了伤口,男孩道:“你也是医生吗?”
  费辛说:“我不是,家里有俩还不够?全去当医生,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男孩也笑了一下,像是在附和费辛的话。
  费辛说:“我是个高中老师,教化学。”
  男孩:“……?”
  费辛道:“怎么,我不像吗?”
  当然不像,他太年轻了,加上今天这身着装,完全是大学生的样子,哪里像是高中老师?
  男孩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费辛笑起来,说:“不像就对了,现在就还不是。我开学该念大四,这学期是要去高中实习,过几天等高中开了学才去报到,到时候才能算是。”
  他从茶几下的隔层拿了放在那里的一本《中学教育心理学》,扬起来给男孩看,道:“喏,这两天还在临阵抱佛脚。也没准到时候教你呢,你哪个学校的?”
  男孩:“应该……不会吧。”
  全市高中那么多,倒也不会巧到刚好费辛就去他就读的学校实习。
  费辛把书丢了回去,收拾刚用过的棉球纱布,道:“那你是哪个学校的?上高几了?”
  “我是一中的,开学上高三。”男孩道。
  费辛要去的是七中而非一中,说:“这样啊,那我教不着你了。”
  男孩说:“老师……你能借我件衣服吗?”
  他身上的T恤很脏,刚才挨揍,还蹭到了血迹。
  “穿这个回家,会被我妈发现。”他说。
  费辛了然道:“你不准备告诉你爸妈,被同学欺负了?像这样……多久了?”
  “就这一次,真的。我不想我妈担心,她要是知道会急疯了。”男孩越说声音越小,道,“我是单亲家庭,你不明白我们这种……我们这种生活。”
  他刚才进门时就看到了,楼梯旁的照片墙上,都是费辛和父母去各地旅行拍的照片,有彩云之南,有北欧雪原,有长白之巅,还有黄金海岸,也还有几张只是日常随机抓拍的合影。
  一家三口有着非常相似的幸福笑脸。
  显而易见,费辛有一个很幸福完满的家庭。
  “你胳膊上这伤可藏不住,你妈还是会发现的。”费辛道。
  “不会,她每天都很多事情要做,不会仔细看我。”男孩道。
  费辛:“……”
  “好吧。”他起身,去给男孩找了件自己从前的T恤。
  “谢谢。我能用洗手间吗?”男孩得到了费辛的允许,才到洗手间去洗了下手和脸,又换了衣服,大概是看到了商标,知道这牌子价格不菲,而且衣服还很新,出来后,他就对费辛说,“我会洗干净,再来还给你的。”
  费辛道:“不用了,这件我买回来没穿过,一时大意洗错了缩水变小,我反正不能穿,当是送你了。”
  男孩坚持道:“我会还你的。”
  他一直都怯生生的。
  一个单亲家庭的小孩儿,妈妈给的关注又不够,比较缺爱,看起来不太有自信。
  可能还喜欢上了同性同学。
  被暴力对待也并不敢跟家里说。
  当代中学生真复杂。
  “衣服真不用还。”费辛说,“你是个男生,不要太软弱,也别太钻牛角尖,为了不值得的事和人委屈自己,不是太聪明。”
  他说得算是很委婉,这男孩却明显是听懂了,呆了数秒,道:“我明白,谢谢老师。”
  九月份,全市中小学都开了学。
  颍城市第七中学也是市重点高中,和市一中比起来是要差一点点,但每年在高考取得的成绩也还算不错。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本页完)

  • 更多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推荐免费小说
  •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GL) by 阳明十三日期:06-14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作者:阳明十三 文案: 点击之前我想说一句:朋友们,这是一篇沙雕文。 当下最火的恋爱游戏莫过于《绯色曙光》,聚集国内外一流的插图画师,具有硬核的剧情设定,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赞人设,《绯色曙光》甚至在发布期...

  • 开局一只鲲(穿越) by 昼眠梦君日期:06-14

    《开局一只鲲》作者:昼眠梦君 文案: 开局一只鲲,进阶全靠吞。 星际时代,向沉就穿成了这样一只鲲。 他用三个月的时间实现了进化史上的奇迹由鲲变人。 然后成功把自己吃的差点儿破产。 无奈之下,他参加了一场奇葩大胃王直播比赛,从此一战成名。 当日热搜...

  • 穿成神明后我拯救了灭世暴君 by 路人小透明日期:06-14

    《穿成神明后我拯救了灭世暴君》作者:路人小透明 文案: 艾利穿进了一本书,变成了被背叛后惨遭封印的太阳神 人间失去阳光万年,光明神的力量也阻止不了大地冰封 他变成人类侥幸脱困,丧失神力,神的光环却还在,所到之处冰雪消融,万物生长 不知情的各种族...

  •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穿越) by 睡神再世日期:06-14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作者:睡神再世 文案: 林周一朝穿越,成了男主升级流修真小说中的炮灰反派不仅不是人,而且是马上要被炮灰的那种。 感受着周围滂湃的杀意,他果断上演假死大戏,顺利遁走千里,在镇上开起了小店。每天卖卖药草,数数灵石,日子过得...

  • 穿成团宠文中攻二的合约情人 by 青柠微甜日期:06-14

    《穿成团宠文中攻二的合约情人》作者:青柠微甜 文案: 是本以主角受第一人称叙述的团宠耽美文,一众读者嚷嚷嗷嗷带感,纷纷梦想成为主角受时,谢方舟翻了个白眼,哼声评论:小白莲! 他对主角受没什么好感,倒是心疼那个被毁容毁嗓子,但依旧很温柔的攻二赵...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上一篇
  •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GL) by 阳明十三--预览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GL) by 阳明十三-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作者:阳明十三

     
      文案:
      点击之前我想说一句:朋友们,这是一篇沙雕文。
      当下最火的恋爱游戏莫过于《绯色曙光》,聚集国内外一流的插图画师,具有硬核的剧情设定,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赞人设,《绯色曙光》甚至在发布期间以各种方式霸占热搜前三。
      萧时作为一名专业攻略恋爱游戏的百万up主,表示:“这个热度我蹭定了!”
      然后她就穿进去了,穿到了一个路人甲身上。
      路人甲有个哥哥,是可攻略人物之一,表面温柔黑暗系,实则是个神经病,不过由于脸长得好,人气颇高。
      根据游戏发展,路人甲将会惨死在哥哥手上。
      萧时表示:“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
      ——为何哥哥的胸这么大?仿佛塞了西瓜。
      cp是海洛,出现较晚。
      可攻略人物全员性转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现代架空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时 ┃ 配角: ┃ 其它:性转,百合
      一句话简介:但是可攻略人物为何全都转性了?
     
    第1章 
      很少有人知道“白番茄”网站中被粉丝按头贴上“既生瑜,何生亮”“天理不容,有你就没我”的游戏区两大up主其实是一对“就算我放个屁都要塞到你嘴里”的狐朋狗友。
      不但如此,还是同班同学。
      早晨七点,班主任无声无息走进教室时,在一片朗朗读书声中,一眼就看见了某个把书搭在脸上,倚在后桌边,白天鹅似的高昂着头睡得正香的某人。
      而在某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快把头塞到柜子里正在疯狂吞咽早餐的同桌。
      要是偷偷吃几个包子就算了,班主任面无表情伸长脖子一瞧,发现唐之景手里捧得居然是一碗面条。还冒是着热气得那种。
      班主任:“?”
      他果断走到忙于快乐嗦面的唐之景旁,敲敲了她的桌子,平静地说:“吃完了吗?”
      唐之景猝不及防吓了一跳,瞪大眼睛,张嘴就打了手拉手一起蹦出来的串嗝。还带着一股不轻不重的酱油味。
      “唐之景,你在放鞭炮啊?”也不知是不是被这酱油味的嗝给吵着了,那位睡得八风不动,连朗朗读书声都唤不醒的学习委员居然有了动静,挑着指尖把书勾下来,露出一张漂亮地美人脸,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
      班主任冷着脸,把脖子又扭到这刚睡醒的人面前。
      萧时在发现自己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班主任后,她重新闭上了眼,扬起了一个自信满满的笑,慷锵有力地吐出几个字:“我一定是在做梦。”
      于是,她重新把书搁到脸上,继续睡。
      唐之景双手抱拳,嗝出一声鸡鸣,以表佩服。
      最后两人被班主任一起“请”到门外站着。
      一般脸皮薄的女孩被罚站,肯定是要红着脸,不敢抬头。但这两人早就在无数次的游戏直播中,面对粉丝各种虎狼之词锻造出一身铜墙铁骨,就算罚站也要站得骚包。
      唐之景还好,只是双手抱臂,下巴微抬,一副大佬样。萧时直接是摆出画报拍摄姿势,背部微微倚着墙,一手撩着垂在耳边的长发,冲着路过的几个巡逻的学生露出一个冷漠又温柔的笑容。
      这笑容还是挺高难度的,一做不好很容易被当做面部神经抽搐送去医院。
      巡逻的学生习以为常,面色平稳地快步走过。其中有一位袖子上别着“学生会”三字红色袖章的女生好脾气地回给她一个微笑,轻声说:“萧时,你又在早读课睡觉了?”
      萧时撇撇嘴巴,佯装生气:“学姐,我可没那么奇葩,天天在课上睡觉。”
      唐之景心里嘀咕,你还真的就是一朵奇葩。
      女生哑然失笑:“也对,你可是你们班学习委员。你也用不着喊我学姐,太生分了吧。”
      萧时从善如流的改口:“沈雪,你们学生会也太忙了吧,每天都要巡逻好几圈,不累吗?”
      呦,唐之景记得这人前天还一脸羡慕地牙痒痒:“你看看,这些人也不用上早读课,就在外面溜达几圈,也太爽了吧。”
      “还行吧。”沈雪自然不知道唐之景心里活动,只是笑着摇摇头。正好此时,前面一个学生挥挥手忽然喊道:“沈雪,要走啦。”
      沈雪应了声,没有继续说下去,笑着和两人告了别便离开了。
      “哎呦,”唐之景凑过去,睁着一双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问,“您老和学生会主席关系还挺好的哦?”
      萧时:“我原来和她是同班同学。”
      虽然不过半学期,她就因为车祸休学了一段时间,她们同学之情还没来得及稳固发芽便凋死在了时间的无情中。
      萧时对上唐之景依旧瞪得圆溜溜的眼睛,不由抽了抽嘴角:“你要是能把这好奇心分一半上数学课,还怕数学考55?”
      “啧。”提到伤心事,唐之景仰天长叹,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啪的扭过头,拍拍萧时的肩膀,面容严肃:“萧仔,你帮我做件事。”
      萧时咧嘴一笑,其实她是有虎牙的,露出来的时候要么叫人心痒痒,要么叫人牙痒痒。
      “先说好,我可不是变态。”
      唐之景:“???”我也不是好吗!
      她拍拍胸口,告诉自己肚量大,不能和智障儿童一般见识。做了几个深呼吸几口气,唐之景难得用上正经的语气:“说是让你帮忙,其实是想给你提建个议。你知道最近白番茄要举行一次创作比赛吧。游戏区的大up主全参赛了,你不如也报名。就用《绯色曙光》做解说视频怎么样?”
      萧时和唐之景两个都是手残患者,混得是靠吐槽为主力输出的恋爱游戏区。最近一个月,恋爱游戏区所有新出的视频可以说是被《绯色曙光》承包了。
      这也难怪,作为一名公布发售不出一个月的女性游戏,《绯色曙光》的的游戏视频在男性用户较多的白番茄热门榜单上达成屠榜,并且形成了一种不论质量好坏,只要标题有“绯色曙光”四字肯定会有上千播放量的不良现象。这游戏销量实力也很能打,蝉联二十几天付费游戏第一名。
      萧时不是没动过用《绯色曙光》参赛的念头,但是——
      她轻轻拽了拽唐之景的马尾,又觉得手感不佳,一脸嫌弃地甩到一边:“你不是用它去参赛吗?”
      唐之景龇牙咧嘴的把自己命根子从萧时的猪蹄子里夺回来:“还不是下周要考试,我妈说我数学要是再不及格直接把我快递给孤儿院。现在我得好好复习,没时间做视频。”
      “哦——”萧时懒洋洋拉长语调,在唐之景疑惑望向她时,眼角弯弯地笑着说,“我不想做。”
      “卧槽!为什么?这么大一个热度你就甩手不要了?”
      “......少安毋躁,我是懒得做,你不觉得在题材滥大街的情况下,不追大流的我,有一种洁白孤高的精神品质吗?”
      哇,唐之景感叹一声,听听,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萧时挥挥衣袖,双手背后,眉目一片清冷,缓缓道:“世人皆醉我独醒,唯吾出淤泥而不染。”
      这两句诗也能给她整到一起,唐之景翻个白眼,冷漠吐出一句话:“比赛优胜奖金五十五万。”
      萧时:“......多少?”
      唐之景:“五十五万,在我的数学成绩后多加一个‘万’字。”
      萧时:“去他妈的洁白孤高,这个热度我蹭定了!”
      于是当晚,萧时便大笔一挥,立即购买游戏,乘着下载安装的功夫,去粉丝群里下了大佬玩家自制的游戏手册。
      第一页是游戏简介:
      “白银四十五年,波斯提亚世界坍塌,世界体系得到清洗与重组,名为及妖的物种出现。
      世人厌恶它们,痛恨它们,将它们赶尽杀绝——却又利用它们,挖尽它们最后的血肉。
      恶行使得新的祸根就此种下,迟早有一日会长为绝望的巨树,无尽的黑暗与恐惧将覆盖住这片土地。
      而你,将是打破黑暗的绯色曙光。”
      这简介风格和普通恋爱游戏的相差太大,萧时感兴趣了。
      第二页是不同国家的背景以及可攻略人物的介绍。由于是玩家自制,资料来源除只有以公开情报和已开放的游戏剧情,所以多数内容都有待补充与修改。
      萧时对着攻略人物一眼扫下去,被他们五彩斑斓的头发颜色刺得有些晃眼,特别是其中有几位的发色让萧时怀疑是不是加了荧光剂进去,亮过头了吧!
      她低下头做了一会儿眼保健操,粗略一数,居然整整有十八人!
      这人数要是再多几个,就能凑一支足球队了。
      更厉害的是这十八位攻略对象还是制作组特地请了不同作者来建立性格模型。关于这件事,网络上有一段总制作人的采访视频盛行一时。
      当被问到“为什么《绯色曙光》的可攻略人物如此多”时,那位长发飘飘的美女制作人微笑着吐出一句至今还被玩家津津乐道的金句:
      “因为不知道玩家喜欢什么类型的人,所以我们都准备了。玩家一定会感受到我们的良苦用心。”
      换言而之――我就不相信都十八个男人还满足不了你们!
      待萧时把手册看完,《绯色曙光》游戏已经安装成功,一行“是否运行游戏”几个大字无声地在屏幕中央亮起。
      萧时不假思索地点了“是”。
      就在那一瞬间,时空仿佛被割裂成了两半,天旋地转。无数的人声拥挤过来却又在眨眼之间全部消失,只留下一片静寂——
      萧时愣愣地坐在地上。
      狭窄的房间内,石墙斑驳,上面印着不知是血还是什么液体的干涸痕迹。栅栏铁门冰冷地将视线完全隔绝,偶尔能听见四面八方传来的痛苦□□。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过期肉类腐败的腥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作者:阳明十三 文案: 点击之前我想说一句:朋友们,这是一篇沙雕文。 当下最火的恋爱游戏莫过于《绯色曙光》,聚集国内外一流的插图画师,具有硬核的剧情设定,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赞人设,《绯色曙光》甚至在发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