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

时间: 2020-06-14 20:41:02 分类: 今日小说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

   《沉迷你的信息素》作者:月华涟

 
  文案:
  CP:学渣/狼狗/臭弟弟/Alpha攻*冷艳清高/学神/Omega受
  傅晟是北外校史上家世最显赫,性格最野的校霸。
  没人敢挑战他,反对他,就连全北外老师看见他都绕道走。
  除了一个人:学生会主席阮云溪
  虽身为傅晟的竹马邻居,却处处与他作对。
  管傅晟仪容仪表,旷课缺勤,就连他看上的Beta都要和他抢。
  为此,傅晟单方面看阮云溪不顺眼。
  不是将他壁.咚在地上耍赖,就是将他堵在车里挑衅。
  阮云溪冷着一张脸,无比的嫌弃:“没意思、无聊、滚!”
  直到有一天,傅晟看见平时冷硬如大理石的阮云溪,无力的靠在墙角,软的就像一滩.水,却仍提着一根棍子撂倒了五名Alpha。
  之后更是抓着自己的衣袖,听.话的判.若两人。
  傅晟的心,融化了!
  *
  全校都知道校草主席阮云溪最看不惯的,便是无法无天、不守规矩的校霸傅晟。
  结果有一天---
  有人看到,禁欲冷艳的阮主席被傅晟抱在怀里,眼眸绯红、低声的喘息:“够了吧,放开我。”
  傅晟轻笑:“主席哥哥,放开你,你还站的稳么!”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云溪,傅晟(sheng) ┃ 配角:完结文《我被宿敌影帝标记了》可宰~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让我咬一口
 
第1章 :阮主席,你是不是喜欢我
  2020316
  我对你,无比沉迷
  月华涟
  夏日的北城热的像蒸笼,烈日下北外门前的沥青路散发着松脂般的清香。
  在一面矮墙根下,傅晟抬眸看了一眼四周,没人。这个时间正上早自习,走校门显然是不现实了,那就只能翻墙。
  傅晟往后退了两步,仰头看着上方,鼓起的喉结映着光,向后微倾的身子,弯折出锋利的弧度。
  阳光的剪影折射进剔透的凤眸,变幻出狡黠的光影。
  下一刻,alpha少年踩着墙壁,如旋风般腾空而起,跃上了墙顶。刚稳住身形,便看见了墙檐下那名无比熟悉的身影。
  傅晟卡住了,无奈的跨在墙上,毫不退让的与底下那名少年对视,“哟,阮主席,早啊!”
  墙檐下的阮云溪规整的穿着校服衬衣,纽扣系到了最上面的一颗,正好卡在他微微凸起的喉结上。左肩上的红袖章像是一枚勋章,光荣的象征着他学生会主席的身份。腿上的黑色牛仔裤平整干净,好似每一条裤线都用熨斗烫过。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自持严谨的禁欲气息。
  文质彬彬的仰头,神情淡漠的看着傅晟,“你迟到了。”
  傅晟:“”
  alpha少年不紧不慢的收拾蹭乱的校服。
  昨夜兄弟成全求爱失败,校霸团体陪着唱了一晚上的《给你一杯忘情水》,至今耳朵里还徘徊着哭腔,不迟到就有鬼了。
  迟到就迟到吧,傅晟无所谓。但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阮云溪总能发现他。
  说来也奇怪,阮云溪他的竹马邻居,从小一起长大,是彼此小时候唯一的玩伴,可从高一开始,阮云溪便处处与他作对,不是管他仪容仪表、就是抓他旷课缺勤。
  一抓一个准。
  今天,为了避免被阮云溪抓住,傅晟都快溜了五个墙根了,最终才选择了这面人迹罕至的矮墙根,结果还是被阮云溪抓住了。
  阮主席就像是故意在等他一样,难不成是闻着他的味来的。
  “阮主席,这都上早自习了,您老怎么还在外面晃悠啊?”
  阮云溪点了点手臂上红色的袖章,算是回答了傅晟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阮云溪一贯性子冷,没意义的话多一句都不想说。
  傅晟看着阮云溪那张冷淡脸,心中无比的憋闷,莫名的就想使坏,想看阮云溪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因为他而变化出不一样的色彩。
  alpha少年撑着胳膊,长腿一伸,利落的从墙上翻了下来,并且相当精准的扑向了墙檐下的阮云溪,双臂大开,不给底下的阮云溪留下一丝逃跑的机会。
  撑着胳膊、架着身子、压在了阮云溪的身上。
  阮云溪有洁癖,最反感的便是与人接触,在傅晟压在他身上的同时,便已经伸出了胳膊,厌恶至极的将胳膊肘顶在了傅晟的喉管下,大有再靠近就遏住喉咙的架势。声音冷冽的宛如冻彻心扉的冷泉,“下去!”
  傅晟敛着眉笑,鼻尖的小痣萃着晶光,轻狂又傲气。
  其实,傅晟长得很帅。浓眉如峰,凤目狭长,挺俏的鼻尖上融着一颗痣,小小的一点,灵动非常。浑身上下都透着alpha少年独有的骄傲与狂气,青春勃发的令人心悸。
  在北外评选的校草人选中位列第二,而第一则是现在躺在傅晟身下的-----阮云溪。
  “至于嘛?你以为我想压啊,我这不是被你强悍的信息素震慑得没站稳么。”话是这么说,但傅晟从没闻到过阮云溪的信息素,或者准确的说,在北外任何人都没有闻到过。
  “信息素”这三个字好似触了阮云溪的逆鳞,他蹙了下眉,毫不留情的抬脚准备将傅晟踹出去。
  傅晟见阮云溪来真的,赶忙一个翻身挪到了一边,“这就生气了?你汽油桶啊。”
  阮云溪冷酷的站了起来,嫌恶的拍了拍被傅晟压住的衬衣,好似被他挨过的地方沾染着病菌一样。
  看的傅晟两眼冒火,阮云溪总是有这个本事,轻而易举的便能惹恼自己。
  阮云溪整理好了校服:“进班吧,你分到了高二三班。”
  傅晟笑了,一瞬不瞬的看着身前熟悉的少年:“这么在意我啊,这都知道?”
  “因为我也在三班。”阮云溪错开了傅晟的目光。
  “”
  傅晟看着阮云溪嫌恶的表情,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正打算走,似想起什么来,回头道:“阮主席,你这么讨厌我,不会是还在记恨初三那年,我把你按在墙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阮云溪打断了傅晟的话,一双风情的桃花眸中像是淬着万年不化的冰。
  傅晟耸了耸肩:“行,当我没说。”
  阮云溪看着廊庭间傅晟健硕的背影,金灿灿的光铺成在他的身上,像是为他而生。片刻后,他转眸看向了分班册上另一个名字------夏知秋。
  -
  高二(三)班里同学们正指着花名册满班乱窜,抱怨的声音此起彼伏。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我靠!咱们怎么活呀?傅晟在咱们班!就是那个无法无天、老师都嫌的狂神…”
  “没事,班里不还有阮主席呢嘛?阮主席一出马,魑魅魍魉皆消散!”
  “傅晟与阮云溪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你们有见过傅晟怕过阮云溪吗?”
  叽叽喳喳的同学们静默了,突然又有一名少年轻轻地安抚道:“没事,这不是还有夏知秋呢嘛?看他稳如老狗的模样,没问题的。”
  坐在倒数第二排,正在喝焦糖奶茶的夏知秋一下就呛住了,猛地咳嗽了几声,雪白的脸上泛上了些许绯红。
  beta夏知秋特别想死。
  傅晟是他能罩住的吗?是他能管住的吗?
  他就是个无辜的beta,只想老老实实的念书,考个一流大学,找个可爱的beta,然后再生个beta。
  人生圆满了。
  至于alpha是他想都不敢想,惹都不敢惹的祖宗啊!
  一个女生酸溜溜地说,“夏知秋这回可幸福咯!喜欢他的两个a都和他分到一起了,他还不得被宠到天上去啊!”
  “是啊是啊”
  “就是就是”
  …
  一众附和中的夏知秋:“…”喂,到底有没有人能听到我的呐喊啊,我只是个弱小又无助的beta啊!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傅晟插着兜,梳着利落的短发,两条狭长的凤眸中异彩流动,鼻端一颗小小的痣如点睛之笔,荡着令人目眩的光芒,吊儿郎当的进了班。
  刚刚还一片嘈杂的班级,顿时落针可闻。
  大家手忙脚乱的开始自由拼座,旁边没人的赶忙拉了一个过道里的,过道里的看见还剩一个空座位的,立即将屁股挤了上去。
  全班哄抢座位,就像在抢不要钱的白菜。
  几乎在傅晟进班的瞬间,夏知秋就一把推开了面前最爱的焦糖奶茶,随机的从过道里捞了一名正欲往前冲的同学,也不管那位戴着眼镜的女生愿不愿意,就把她死死地按在了椅子上。
  被按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beta吴晴:“…”
  不多时,刚刚还满班乱窜的同学们便全部坐在了座位上,佯装漫不经心的开始收拾自己的课桌。
  傅晟:“”
  坐在后面的沈阳朝傅晟招了招手。沈阳从高一便跟着傅晟,是校霸团体中的一员,平时最是明白傅晟的心思,早已眼观鼻,鼻观心的帮傅晟留好了座位------夏知秋的后边。
  “傅哥,这里。”
  傅晟迈着两条笔直健硕的长腿,坐在了夏知秋的身后,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和夏知秋打招呼,“嗨,知秋,好久不见。”
  夏知秋一哆嗦,脖子一缩,颤颤巍巍的回头点了下小小的脑袋:“傅哥。”
  这一声傅哥,把傅晟叫爽了,挠了挠头,正准备多说两句,伸出去的手就被一声推门声给震的停在了半空中。
  后门大开,丰神俊朗的阮云溪冷冷的站在门口,风情万种的桃花眼中寒霜密布,神清骨冷的盯着傅晟与夏知秋。
  一瞬间,傅晟正欲挠头的手,重重的拍在了夏知秋的肩膀上。
  傅晟喜欢夏知秋,听说阮云溪也喜欢。
  这么一个挑衅的机会,傅晟怎么能放过。
  他转而轻蔑的看向了站在门口的阮云溪,轻狂的挑了挑眉,五个宣示主权的大字招摇的挂在脸上:他是我的人!
  夏知秋缩着脖子,顶着傅晟宽厚的手掌,就像如来佛手底下的小猴喳,偷偷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阮云溪。
  他想让阮云溪救他,可是他不敢。
  人人都说学生会主席阮云溪与校霸傅晟喜欢自己,但阮云溪的喜欢不像傅晟,明天给他买个限量版球鞋,后天给他买个游戏手办。
  阮云溪的喜欢只停留在别人口中,夏知秋从来没感觉到过,甚至此时此刻才算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
  傅晟察觉到了夏知秋求助的目光,抓着夏知秋的手紧了紧,警告的目光示意阮云溪,“你不要过来啊!”
  夏知秋缩了缩脖子,恨不得像千年的王八一样将头缩到壳中。
  阮云溪无视傅晟警告的眼神,毫不退让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傅晟的旁边,一把打掉了傅晟鸠占鹊巢的咸猪手。
  傅晟:“…”
  夏知秋如获大赦。
  肩膀不疼了,脖子不缩了,就连心脏都不跳了,心中疯狂的输出经典广告台词;“beta啊,一上了年纪就容易缺钙。过去我经常补钙,可是一天三遍的吃,麻烦!现在我有了学生会主席阮云溪,一人顶过去五片,方便!”
  傅晟怔愣的看了片刻自己被打开的手。冷笑一声,将身子斜了过来,颀长的身形压在了桌子旁。狭长勾人的凤目自带一股撩人轻佻的韵味,狂妄恣意起来,更是撩人于无形。
  “阮主席,你是不是喜欢我?”
 
第2章 :阮主席,过来
  气氛微妙。
  全班都听见了傅晟这个问题,一边佩服傅校霸的胆大,居然敢惹万年冰山的阮主席。一方面又有些同情阮主席,居然被恶魔校霸傅晟缠上了,那不就相当于半只脚踏进棺材了么。
  校霸团体也陷入了自闭。他们怀疑昨晚上傅老大的酒一定还没醒。徐家洛用胳膊肘碰了下身旁的沈阳:“这什么情况?
  全校谁不知道阮主席与傅校霸势同水火,生死不容。结果刚分班一个小时,两人之间就浓起了一股暧昧,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沈阳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我觉得如果不是世界出了问题的话,就是我出了问题。”
  阮云溪冷淡的看着傅晟,厌恶的往后挪了挪身子:“你想多了,毕竟人和狗有生殖隔离。”
  操!
  “你说谁是狗?”傅晟一把抓住了阮云溪的手腕,淡淡的龙舌兰酒香从他身上溢了出来。
  阮云溪蹙眉,如同被蝎子蛰了一下的往回抽手,可奈何傅晟手劲太大,挣扎了很久仍旧没有挣脱,“放手!”
  “不放,你求我啊。”傅晟拉着阮云溪的手腕,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
  阮云溪偏瘦,手腕纤细略薄,摸上去又滑又软。傅晟轻轻地揉了两下,视线不自觉的下移,那段腰又软又韧,忽的就让傅晟想起了刚刚把他压在身下的感觉,软绵绵的像是蹭着羽毛。
  “我再说一遍,松手!”
  阮云溪眼里那深切的厌恶刺了一下傅晟,少年心气盛,心想道:要不是看你柔柔弱弱的书生模样,我早把你按了地上叫爸爸了!”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本页完)

  • 更多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推荐免费小说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

  •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GL) by 阳明十三日期:06-14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作者:阳明十三 文案: 点击之前我想说一句:朋友们,这是一篇沙雕文。 当下最火的恋爱游戏莫过于《绯色曙光》,聚集国内外一流的插图画师,具有硬核的剧情设定,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赞人设,《绯色曙光》甚至在发布期...

  • 开局一只鲲(穿越) by 昼眠梦君日期:06-14

    《开局一只鲲》作者:昼眠梦君 文案: 开局一只鲲,进阶全靠吞。 星际时代,向沉就穿成了这样一只鲲。 他用三个月的时间实现了进化史上的奇迹由鲲变人。 然后成功把自己吃的差点儿破产。 无奈之下,他参加了一场奇葩大胃王直播比赛,从此一战成名。 当日热搜...

  • 穿成神明后我拯救了灭世暴君 by 路人小透明日期:06-14

    《穿成神明后我拯救了灭世暴君》作者:路人小透明 文案: 艾利穿进了一本书,变成了被背叛后惨遭封印的太阳神 人间失去阳光万年,光明神的力量也阻止不了大地冰封 他变成人类侥幸脱困,丧失神力,神的光环却还在,所到之处冰雪消融,万物生长 不知情的各种族...

  •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穿越) by 睡神再世日期:06-14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作者:睡神再世 文案: 林周一朝穿越,成了男主升级流修真小说中的炮灰反派不仅不是人,而且是马上要被炮灰的那种。 感受着周围滂湃的杀意,他果断上演假死大戏,顺利遁走千里,在镇上开起了小店。每天卖卖药草,数数灵石,日子过得...

  •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上一篇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预览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的秘密。
      年上,攻22受18,轻松调剂文,狗血虐恋第三者白月光追妻追夫火葬场——统统都没有!
      一对母胎直男纷纷误以为对方看上自己不情不愿不约而同为对方弯了
      轻轻松松谈恋爱顺便领略校园民俗风情感知新时代祖国花朵日常都干啥
      的绝美爱情故事
      封面感谢@一个神秘的帅气秋
      ※因字体版权限制更换了新封面,感谢原封面作者@十道横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费辛,俞仲夏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们直男真会玩
      vip强推奖章:化学系大四学霸费辛,因故来到第七中学做实习老师,在他任教的班级里有一位名叫俞仲夏的奇怪中学生,而在俞仲夏眼中,这位实习老师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殊不知两人对彼此的荒诞认知,只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故事由误会开始,又由误会延续,两位主角逐渐显露出赤诚之心,并建立起亦师亦友的情感。一个孤独但闪光的灵魂,在人海之中,与另一个灵魂遇见并迸发出了奇妙的反应。作者通过欢脱的文字和目不暇接的搞笑梗,与读者共同聚焦和讨论师生关系、青少年友谊、家庭教育等校园热点问题。
     
    第1章 
      八月中,流萤似火,蝉鸣将尽。
      傍晚,费辛从外面回来,追风一般,骑着山地车进了小区大门,车把上挂的网兜里装着刚才打完球换下来的脏球衣。
      他耳朵里塞着AirPods,和同学讲电话:“九月一号正式上岗,前几天去给校领导试讲,今儿上午通知,说让我教高二。”
      “哇!辛哥牛逼,我还寻思准是要让你给特级老教师当助教。”
      “牛逼个溜溜球,给高二文科班上化学,还是俩特长班,真还不如去当助教。”
      “那也还行……起码不忙,至少比研究所轻松多了是吧,还不耽误你复习考研。哎,你是真决定放弃保送啊?再考虑考虑?我还是觉得没必要,你这人就是太较真……”
      “都说了别提这事,是还嫌我不够烦吗?挂了,我到家了。”
      “那成吧,祝费老师,桃李满天下,春晖遍……”
      费辛不听他贫完,就敲耳机挂了电话。
      接电话前听到一半的歌继续唱着:
      如果我在角落里遇见他,碰巧有风吹乱他的头发
      ……
      我会伸出还温热的手掌,告诉他明天会有多晴朗
      ……
      他家住的是个新小区,入住率不高,七月暑假开始后,费辛才和父母搬来入住新居,费家住在小区最后面的联排,窗后是人工湖,湖那边是湿地公园。
      人少,还远离闹市,整座小区在这傍晚时分显得安静幽深。
      经过某一排时,砰!——一声。
      费辛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远山把渐沉的夕阳藏了起来,小区路灯刚刚打开,那处灯下,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正在打架。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单方面的施暴。
      两个看起来十六七岁,打人那男生高壮一些,费辛见过两次,知道也是住这儿的邻居,是个玩滑板还爱装酷的小帅哥,只不清楚是哪户。
      这邻居孩子正暴戾地把另一个男生掼倒在地,撞到了旁边巨大的公共垃圾箱,刚才的声响就是垃圾箱发出来的声音,挨揍那小孩的背部狠撞了上去,单是听听都好疼。
      那男孩踉跄着摔倒,邻居孩子不罢休地又上前,抬脚便踹在他身上,不知是踢到了哪里,地上那男孩当即痛叫一声。
      现在中学生都这么凶残了吗?
      费辛蓦然以单脚撑地,刹住山地车,暂停了音乐。
      邻居家那高个子男生果真凶残得一比,非但不收手,还嘲讽着骂道:“还他妈装是吧?装你妈啊!”仍然不依不饶,又狠踢了地上男孩几脚。
      那个男孩只好蜷起身体护着自己的腹部,边躲避踢打边低声求饶。
      离得有点远,他声音又小,费辛听不清楚他都说了些什么,只听到那高个子不停用脏话骂他。
      他应该也看到了这边的费辛,但并没有出声向费辛求助。
      很多常被暴力的青少年,清楚向别人求助也许能逃过这一次,但过后往往会被欺负得更惨,所以他们很少选择向大人求助。
      ——即将去做实习灵魂工程师的费辛,最近格外关注这方面的社会新闻。
      “干吗呢!”费辛还是高声阻止,对邻居家男孩道,“我知道你家住哪栋,再不住手就去找你家长了!”
      那男生转过头,不礼貌地回道:“滚,狗拿耗子!”
      费辛将车把一转,山地车朝那边冲过去,到俩男孩面前停下,他一只脚撑着地,另只脚还踩着山地车的脚蹬,冲那高个子中学生一扬眉,说:“很能打嘛?来,跟我打。”
      他摘了耳机,随手塞进裤兜里。
      那高个子男生打量他。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看对方,那意思就是,要打快点打,不打就滚咯。
      刚去打了半天球回来的费辛,穿着篮球鞋运动短裤,跟腱修长,臂肌有力,露在外面的四肢被晒成麦色。
      身高一米八多,二十出头的男青年,又这种体育生似的打扮,表情也刺头儿一样,一眼看上去就是不太好惹的类型。
      邻居家这男孩比同龄人高出不少,可到底只是个中学生,扔下一句:“神经病。”又嫌恶地瞥了地上那男孩一眼,一阵风地跑走,转个弯就不见了。
      费辛也不是真想和小孩打架,这下倒还省了麻烦。
      他看看挨揍的人,那男孩费力地坐了起来,浑身上下一团狼狈,右手臂的手肘被蹭破了一大片,鲜血淋漓,刚被推的那下摔得是真有点重。
      “能站起来吗?要不要扶你一把?”费辛问道。
      “不用。”男孩皱眉显是忍着伤处的痛,慢慢地站起身来,声音很低,道,“谢谢。”
      费辛道:“你家也住这儿吗?快回家去吧。”
      男孩抬起眼睛,谨慎地看了看费辛,道:“不住这里。”
      费辛发现他长得还挺好看,皮肤很白,一双大眼睛被稍长的刘海遮挡了一点,看起来很内向腼腆,像个小姑娘。
      在遭遇同龄人暴力的青少年群体之中,这样略“娘”的小男生,是有不少。
      费辛的视线落在他手臂上血糊糊的伤处,道:“这附近还没诊所,你家远吗?”
      男孩道:“地铁就几站。”
      费辛道:“你这样还去坐地铁?一上地铁就吓着别人,还当你被丧尸咬了呢。”
      男孩不说话了。
      帮人到底送佛到西,费辛提议道:“我家就在后面几步远,去帮你先处理下伤口?”
      男孩:“不用……不用了。”
      费辛说:“跟我来吧,我爸妈都是医生。”
      他把山地车转了个头,下来推着走,身后很轻的脚步声,那男孩跟着他来了。
      向小区深处走数十米,转个弯,就到了费辛家。
      “你随便坐。”进门后,费辛朝楼上叫人,“妈!没在吗?爸!妈?”
      没人应声。
      男孩站在门边看着。
      费辛只得道:“还没下班,我找下药箱放哪儿,你先坐。”
      男孩进到家里,大约是怕弄脏了沙发和地毯,也没有去坐,拘谨地站在茶几前的空地上。
      费辛拿了药箱过来,说:“那就我来,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男孩不信任地说:“你会吗?”
      “不会,”费辛打开药箱,道,“要么你自己来?”
      男孩听出他是开玩笑,又不做声了。
      费辛帮他清理了伤口的血污,碘伏消毒,再酒精脱碘,再涂紫药水,动作干净娴熟又利落。
      男孩手肘上的伤看起来惨烈,是刚狠摔那一下的擦伤,擦得狠了些,万幸是没蹭上什么脏东西,不用打破伤风。
      他倒也是很能忍痛,费辛本来还有点怕他会哭,结果他从头到尾没出过声。
      费辛问他:“刚才那个是你同学吧,他为什么欺负你?”
      男孩:“……”
      费辛道:“你家又不住这儿,来这儿干吗?”
      男生:“……他叫我来的。”
      费辛:“他叫你就来啊?”
      男生的表情越发难堪,脸色红白交加。
      费辛从他的语气和表情,忽然猜到了一种最可能的情况,当即也有些尴尬。
      涂好紫药水,处理好了伤口,男孩道:“你也是医生吗?”
      费辛说:“我不是,家里有俩还不够?全去当医生,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男孩也笑了一下,像是在附和费辛的话。
      费辛说:“我是个高中老师,教化学。”
      男孩:“……?”
      费辛道:“怎么,我不像吗?”
      当然不像,他太年轻了,加上今天这身着装,完全是大学生的样子,哪里像是高中老师?
      男孩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费辛笑起来,说:“不像就对了,现在就还不是。我开学该念大四,这学期是要去高中实习,过几天等高中开了学才去报到,到时候才能算是。”
      他从茶几下的隔层拿了放在那里的一本《中学教育心理学》,扬起来给男孩看,道:“喏,这两天还在临阵抱佛脚。也没准到时候教你呢,你哪个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