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

时间: 2020-06-14 20:41:08 分类: 今日小说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作者:笛鼓声/敲茶

 
  文案:
  第一次穿越是他在流星街这个地方瞎搞结果翻车。
  第二次穿越是作为一把刀被召唤到一个叫本丸的地方,他变成了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刀,谢谢,他肉体凡胎当不起这个称呼。
  第三次穿越是被紫色烟雾一样的人吐吐出来。
  第四次穿越他到了一个用超能力运动的地方,对不起人,走错了。
  第五次穿越,他终于回家了,一转眼看到幼年小伙伴成了a级通缉犯,我不认识他们。
  然后
  “我觉得我能安顿下来,找个姑娘结婚生子。”
  “怎么,你想让你的孩子跟小杰一样千里寻爹吗”
  “对不起,我错了T T”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星河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第1章 
  我的同伴似乎不太正常。
  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能拿着一张电饭锅的使用说明书津津有味的看一下午,然后还能够兴致勃勃的过来和我讨论科技对生活的便利之处。
  不是,你是在写小论文吗
  星河慢慢磕着发硬能当锤子砸人的面包,旁边的库洛洛握着发黄的纸喋喋不休,“你看这个计量单位,去年数值在一百上下浮动,今年六月份却到达三百,横向对比前几年的数值可以粗略测量出外面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他撑着下巴,“这是到了某种特定时期开始井喷式发展了”
  “好无聊。”
  星河含着面包,对库洛洛的发言不屑一顾。
  “就算外边的世界遍地黄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依旧缺食物。”
  “不。”
  库洛洛仔细把泛黄的纸收好,将纸叠好放在自己的凳子底下垫凳脚。
  “这和时代有关。”
  “无聊。”
  “星河。你要重视我在这个团队中的地位。”
  “什么地位,小白脸吗”
  虽然年幼但是肤色确实很白的库洛洛语气一顿,“我承认你对我外貌的赞美,但是我也希望你重视我的能力。”
  “好了,你不要插话,我要重新介绍一下,你觉得飞艇空投的垃圾数量换句话说飞艇空投食物的数量会增多吗”
  “我希望会。”
  星河牙齿一合,硬邦邦的面吧被碾成渣子,他喉咙一动,将这些硌人的渣子吞了下去,“不过这和你那些垃圾有什么关系。”
  “我那几天看书,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
  “世界就像一个不断上升发展的螺旋体,会不断重复诞生、孕育、爆发、衰落这一过程。”
  库洛洛手边有一个小小的蜡烛头,芯子快要烧尽,光色越发昏黄暗淡,他面孔半明半暗,语调一如往昔的平静。
  “我不断收集垃圾山的文字经过推算觉得那个大爆发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星河怀抱双臂,他藏在阴影里,倾颓倒塌的墙壁给他了遮身之地,“所以”
  “外面世界物资极大丰富,他们丢到流星街的垃圾也会增多,食物丰富流星街外围的存活率增多,一些本该死但没死的人得以存活。”
  “被黑帮或者其他地下势力选中,前往外面的世界。”
  “他们或多或少,有意无意都在搭建一个上升的社会。”
  “可是,有能力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活的很好吧,哪怕是沙漠也能走出一条生路,那么物资丰富与否并不重要。”
  “但是不能否定丰沃的土地才能结出好果实不是吗要不是流星街被污染的太严重,无法大面积种植作物,我们也不会这么依赖外界地下势力吧。”
  “等等我们不是在讨论食物的事情吗”星河突然发现自己悄然转移了话题,“你吃饱了吗这么喜欢闲聊。”
  库洛洛摸了摸肚子,双手一摊,“刚刚想的太入神忘记吃了,星河,我的食物在你那里吗”
  星河把怀里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面包扔出去,“接着。”
  库洛洛接住面包,尝试着啃下一些渣子,但很不幸他牙齿不如星河那么坚硬,“好硬啊。”
  “我来。”
  “麻烦你了。”库洛洛将面包递出去。
  只见星河将面包向空中扔去,随后抽刀,雪亮的刀光闪烁织出无数星辉,将硬面包切成许多小块。
  库洛洛接过包在布里的小块,夸赞说“每次看你的剑术都觉得很美。”
  “一般般啦。”
  “我记得星河你说自己是古武道场出身”
  “哎我还说过这种事情”
  “啊,大概是某一天我们捡了一瓶酒,星河你喝完以后就开始说话,什么七岁的时候尿床就把床单扔到池塘里去销毁罪证”
  星河抱着剑,“原来我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吗,家里居然还有池塘。”
  库洛洛吹熄了蜡烛,他交叉双手撑着下巴,“星河全忘记了你是古武道场那一辈天赋最杰出的弟子,据说当时的门主已经决定好好培养你成为继承人,发布这个消息的第二天,你就被扔到了流星街。”
  他眨眨眼,“这不过是两年以前的事情,没想到星河这么快就忘记了。”
  “又不是重要的事情,记得做什么。”
  星河说的蛮不在乎,他语气薄凉,把外界的一切和自身的过往全部丢掉,轻飘飘的仿佛是丢掉一张纸。
  借着,星河说“库洛洛啊,我记得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吧,穿金戴银,女仆成群,面包吃一口扔两个的豪奢人家。”
  “不,”库洛洛长叹一口气,“星河你不要随意炫耀成语,把我说的那么奇怪。”
  “只是一个稍有些财富积累的家族罢了,算不上累年盛名的老钱,也不是井喷般爆发的新钱,没有什么名声,很普通的家族而已。”
  星河摸索着刀身,像弹琵琶一样轻点,“将来你什么时候发达了要回去继承家业,记得拉兄弟一把。”
  库洛洛轻笑。
  星河的过去,不是库洛洛说的三两句可以诉说完整的。
  他记得初见时这个人高坐山顶,将所有图谋不轨的全部斩落,他手里的刀不沾血,人也如开锋的利剑,不染尘埃,只有冷冷刀光。 [由WWw.susuXsw.COm整理]
  或许是上天钦定优秀的人总会相遇,后来他们成了同伴。
  星河从不谈起他的过去,对无止的抱怨毫无兴趣,他天生就强韧,像铸刀的钢铁,是一块好胚。
  直到有一天他喝了酒,开始闷头大哭,边哭边脱衣服,还要把刀子往心里捅,说什么“你看看我啊,你怎么那么可恶”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把自己的老底掀了个彻底,在一旁吹冷风乘凉的库洛洛由此发现,这位同志是如此闷骚。
  原谅他的好奇心,他诱导着星河,一步步推测终于发现了一出狗血纠葛大戏星河躺家里不用开电视就能看的饱的那种。
  事情是这样的。
  星河之前还有一个受众人爱戴的大弟子,他几乎已经成为钦定的继承人如果星河没出现的话。
  但事实不可能更改,星河出现了,并且天赋惊人,惊到师父不愿意让星河离开宁愿推翻培养了二十年的大弟子。
  此事在道场内引起颇多议论,但师父的决定无人违背,他们在接受剑道教育的时候同样也接受了那近乎残酷的精神训导。
  然而星河的母亲却在命运的拐点重重一推,将星河推到了流星街。
  她受过大弟子的恩情,将大弟子视若救命恩人,知道星河的出现致使大弟子地位不保,十分后悔发言宁愿星河未出生过,也不希望他扰乱大人的鸿途。
  于是一个夜晚,一杯迷药,星河体质特殊迷药没起作用,于是他趴在被子里,安静地听着母亲的安排。
  星河不懂,不过他一贯是不懂大人的想法的。
  他的名字叫星河,在运往流星街的飞艇上,他看了一晚上的耀耀星河。
  当星河讲完自己的故事以后,却发现库洛洛用看智障一样的神态看着自己。
  “等等,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
  “因为我发现了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比如什么样地恩情才能让母亲违背门主的意思呢,如果真心为大弟子着想把你送走岂不是更奇怪”
  “够了。难道我会无聊到编这种谎话骗人吗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说不定,毕竟你喝醉了。”
  库洛洛一抬头,发现星河神情恐怖,是那种你在说一边我就动手的大魔王状态。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是真话,不过我觉得有些细节”
  “你死定了”
  说真的,库洛洛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解释,虽然深挖同伴痛楚不是好行为,但他觉得很多地方细节都有问题,不过看星河这幅样子还是算了吧。
  毕竟他自己都说已经发生的事再探讨没意义。
  第二天一早。
  星河听库洛洛描述自己醉酒的样子,“哈你说的那个智障是谁”
  哦,库洛洛及时闭嘴,再说下去,怕是有人要恼羞成怒。
 
第2章 
  天光冲破灰黑浓烟交织而成的密网,隐隐露出一线。
  乌鸦粗哑的鸣叫和振翅声打破这片寂静,但不久又重归死水一般无波,不久飞艇轰然而至,在高高的上空停顿随后打开舱门倾倒垃圾,暴雨一般骤降的废旧物如闷响的鼓点重击地面,把原本积累出尖角的垃圾山半腰斩断,又将低洼填平。
  倾倒完毕后,飞艇升空离开。
  星河藏阴影深处,他比最静谧的生物还要悄然无息,漠然注视着那些小心翼翼潜藏身形向垃圾堆前进的人。
  估算的差不多了,星河转身离开。
  “和你说的一样,飞艇的数量增多,人数也多,出现了许多没见过的新面孔。”
  星河找到拿着一张新纸在看个不停的库洛洛,“我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人,”他压低声音,“很适合下手。”
  “星河。”库洛洛语调平淡,“不要用这种诡异的声音,好像我们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抢劫这种事怎么也算不上能见人吧。”
  “是吗”库洛洛诧异的抬头,用那双深黑的双眼看着星河,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为了生存而已,难道很难为情吗不过星河你到这里已经两年了,以为你很熟悉这种事了。”
  “你是为反驳我而生的吗”
  “当然不是,我们来讨论别的事情吧。”
  星河挑了一个地方,开始等着库洛洛宣布他的战略布局,星河觉得库洛洛很适合当那种电视节目里喋喋不休的大腹便便领导,梳着大背头抹上发油,用一种调动人心的诱哄语气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
  看来库洛洛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已经选择了不得的职业发展方向了。
  虽然观众只有星河一个,但库洛洛依旧说的十分兴奋,他综合分析了一下垃圾堆物资大丰富之后带来的后果,面对这次发展机遇,西南部和东北部两个往常十分克制的势力会产生冲突,生活在夹缝之中的流浪人比如他们将会不得不加入其中一个势力。
  星河举手提问“向以前一样避免冲突不可以吗”
  库洛洛在地上画了两个圆圈,并标注上ab,“a是西南部,b是东北部,这两个圆圈代表着他们的势力范围,我们生活在二者的夹缝之中,可以说正事因为两方势均力敌我们才能有生存空间。”
  星河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麻烦你简言意骇一点。”
  “如果一旦一方扩大独占一方,”库洛洛画了一个将两个小圆包围的大圆,他点点大圆,“那么我们会被包围在他们势力之中。”
  “要去寻找新的居住地”
  “当然不是。”库洛洛满脸深意。
  又来了,这种故弄玄虚的表情,话说一半然后让人猜,最后再神情莫名的表示你的对,但我说的更对。
  同志,你装哔上瘾吗
  看到星河神情不妙,库洛洛连忙清咳几声,“我们可以加入一个势力,与其在战况结束做些不轻不重的帮助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不如在事情未发展之前就操纵过程。”
  他知道星河一贯不喜欢束缚,所以才大费周章说了这么多,昨天的对话里可以看出星河的观点,他认为有才能的人哪里都会发光所以不拘于地点与身份,但是如果能轻松一点何乐不为呢。
  “还记得我昨天说的话吗爆发期将要来临,无论身处何方都会被席卷。”库洛洛这时候的神情很有煽动性,他的身体语言与神态都在无意中引导着人的思维转向狂热,如果背景不是荒凉的垃圾山,观众只有一个星河。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本页完)

  • 更多[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推荐免费小说
  •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日期:06-14

    《沉迷你的信息素》作者:月华涟 文案: CP:学渣/狼狗/臭弟弟/Alpha攻*冷艳清高/学神/Omega受 傅晟是北外校史上家世最显赫,性格最野的校霸。 没人敢挑战他,反对他,就连全北外老师看见他都绕道走。 除了一个人:学生会主席阮云溪 虽身为傅晟的竹马邻居,...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

  •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GL) by 阳明十三日期:06-14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作者:阳明十三 文案: 点击之前我想说一句:朋友们,这是一篇沙雕文。 当下最火的恋爱游戏莫过于《绯色曙光》,聚集国内外一流的插图画师,具有硬核的剧情设定,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赞人设,《绯色曙光》甚至在发布期...

  • 开局一只鲲(穿越) by 昼眠梦君日期:06-14

    《开局一只鲲》作者:昼眠梦君 文案: 开局一只鲲,进阶全靠吞。 星际时代,向沉就穿成了这样一只鲲。 他用三个月的时间实现了进化史上的奇迹由鲲变人。 然后成功把自己吃的差点儿破产。 无奈之下,他参加了一场奇葩大胃王直播比赛,从此一战成名。 当日热搜...

  • 穿成神明后我拯救了灭世暴君 by 路人小透明日期:06-14

    《穿成神明后我拯救了灭世暴君》作者:路人小透明 文案: 艾利穿进了一本书,变成了被背叛后惨遭封印的太阳神 人间失去阳光万年,光明神的力量也阻止不了大地冰封 他变成人类侥幸脱困,丧失神力,神的光环却还在,所到之处冰雪消融,万物生长 不知情的各种族...

  •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上一篇
  •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预览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

       《沉迷你的信息素》作者:月华涟

     
      文案:
      CP:学渣/狼狗/臭弟弟/Alpha攻*冷艳清高/学神/Omega受
      傅晟是北外校史上家世最显赫,性格最野的校霸。
      没人敢挑战他,反对他,就连全北外老师看见他都绕道走。
      除了一个人:学生会主席阮云溪
      虽身为傅晟的竹马邻居,却处处与他作对。
      管傅晟仪容仪表,旷课缺勤,就连他看上的Beta都要和他抢。
      为此,傅晟单方面看阮云溪不顺眼。
      不是将他壁.咚在地上耍赖,就是将他堵在车里挑衅。
      阮云溪冷着一张脸,无比的嫌弃:“没意思、无聊、滚!”
      直到有一天,傅晟看见平时冷硬如大理石的阮云溪,无力的靠在墙角,软的就像一滩.水,却仍提着一根棍子撂倒了五名Alpha。
      之后更是抓着自己的衣袖,听.话的判.若两人。
      傅晟的心,融化了!
      *
      全校都知道校草主席阮云溪最看不惯的,便是无法无天、不守规矩的校霸傅晟。
      结果有一天---
      有人看到,禁欲冷艳的阮主席被傅晟抱在怀里,眼眸绯红、低声的喘息:“够了吧,放开我。”
      傅晟轻笑:“主席哥哥,放开你,你还站的稳么!”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云溪,傅晟(sheng) ┃ 配角:完结文《我被宿敌影帝标记了》可宰~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让我咬一口
     
    第1章 :阮主席,你是不是喜欢我
      2020316
      我对你,无比沉迷
      月华涟
      夏日的北城热的像蒸笼,烈日下北外门前的沥青路散发着松脂般的清香。
      在一面矮墙根下,傅晟抬眸看了一眼四周,没人。这个时间正上早自习,走校门显然是不现实了,那就只能翻墙。
      傅晟往后退了两步,仰头看着上方,鼓起的喉结映着光,向后微倾的身子,弯折出锋利的弧度。
      阳光的剪影折射进剔透的凤眸,变幻出狡黠的光影。
      下一刻,alpha少年踩着墙壁,如旋风般腾空而起,跃上了墙顶。刚稳住身形,便看见了墙檐下那名无比熟悉的身影。
      傅晟卡住了,无奈的跨在墙上,毫不退让的与底下那名少年对视,“哟,阮主席,早啊!”
      墙檐下的阮云溪规整的穿着校服衬衣,纽扣系到了最上面的一颗,正好卡在他微微凸起的喉结上。左肩上的红袖章像是一枚勋章,光荣的象征着他学生会主席的身份。腿上的黑色牛仔裤平整干净,好似每一条裤线都用熨斗烫过。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自持严谨的禁欲气息。
      文质彬彬的仰头,神情淡漠的看着傅晟,“你迟到了。”
      傅晟:“”
      alpha少年不紧不慢的收拾蹭乱的校服。
      昨夜兄弟成全求爱失败,校霸团体陪着唱了一晚上的《给你一杯忘情水》,至今耳朵里还徘徊着哭腔,不迟到就有鬼了。
      迟到就迟到吧,傅晟无所谓。但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阮云溪总能发现他。
      说来也奇怪,阮云溪他的竹马邻居,从小一起长大,是彼此小时候唯一的玩伴,可从高一开始,阮云溪便处处与他作对,不是管他仪容仪表、就是抓他旷课缺勤。
      一抓一个准。
      今天,为了避免被阮云溪抓住,傅晟都快溜了五个墙根了,最终才选择了这面人迹罕至的矮墙根,结果还是被阮云溪抓住了。
      阮主席就像是故意在等他一样,难不成是闻着他的味来的。
      “阮主席,这都上早自习了,您老怎么还在外面晃悠啊?”
      阮云溪点了点手臂上红色的袖章,算是回答了傅晟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阮云溪一贯性子冷,没意义的话多一句都不想说。
      傅晟看着阮云溪那张冷淡脸,心中无比的憋闷,莫名的就想使坏,想看阮云溪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因为他而变化出不一样的色彩。
      alpha少年撑着胳膊,长腿一伸,利落的从墙上翻了下来,并且相当精准的扑向了墙檐下的阮云溪,双臂大开,不给底下的阮云溪留下一丝逃跑的机会。
      撑着胳膊、架着身子、压在了阮云溪的身上。
      阮云溪有洁癖,最反感的便是与人接触,在傅晟压在他身上的同时,便已经伸出了胳膊,厌恶至极的将胳膊肘顶在了傅晟的喉管下,大有再靠近就遏住喉咙的架势。声音冷冽的宛如冻彻心扉的冷泉,“下去!”
      傅晟敛着眉笑,鼻尖的小痣萃着晶光,轻狂又傲气。
      其实,傅晟长得很帅。浓眉如峰,凤目狭长,挺俏的鼻尖上融着一颗痣,小小的一点,灵动非常。浑身上下都透着alpha少年独有的骄傲与狂气,青春勃发的令人心悸。
      在北外评选的校草人选中位列第二,而第一则是现在躺在傅晟身下的-----阮云溪。
      “至于嘛?你以为我想压啊,我这不是被你强悍的信息素震慑得没站稳么。”话是这么说,但傅晟从没闻到过阮云溪的信息素,或者准确的说,在北外任何人都没有闻到过。
      “信息素”这三个字好似触了阮云溪的逆鳞,他蹙了下眉,毫不留情的抬脚准备将傅晟踹出去。
      傅晟见阮云溪来真的,赶忙一个翻身挪到了一边,“这就生气了?你汽油桶啊。”
      阮云溪冷酷的站了起来,嫌恶的拍了拍被傅晟压住的衬衣,好似被他挨过的地方沾染着病菌一样。
      看的傅晟两眼冒火,阮云溪总是有这个本事,轻而易举的便能惹恼自己。
      阮云溪整理好了校服:“进班吧,你分到了高二三班。”
      傅晟笑了,一瞬不瞬的看着身前熟悉的少年:“这么在意我啊,这都知道?”
      “因为我也在三班。”阮云溪错开了傅晟的目光。
      “”
      傅晟看着阮云溪嫌恶的表情,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正打算走,似想起什么来,回头道:“阮主席,你这么讨厌我,不会是还在记恨初三那年,我把你按在墙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阮云溪打断了傅晟的话,一双风情的桃花眸中像是淬着万年不化的冰。
      傅晟耸了耸肩:“行,当我没说。”
      阮云溪看着廊庭间傅晟健硕的背影,金灿灿的光铺成在他的身上,像是为他而生。片刻后,他转眸看向了分班册上另一个名字------夏知秋。
      -
      高二(三)班里同学们正指着花名册满班乱窜,抱怨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靠!咱们怎么活呀?傅晟在咱们班!就是那个无法无天、老师都嫌的狂神…”
      “没事,班里不还有阮主席呢嘛?阮主席一出马,魑魅魍魉皆消散!”
      “傅晟与阮云溪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你们有见过傅晟怕过阮云溪吗?”
      叽叽喳喳的同学们静默了,突然又有一名少年轻轻地安抚道:“没事,这不是还有夏知秋呢嘛?看他稳如老狗的模样,没问题的。”
      坐在倒数第二排,正在喝焦糖奶茶的夏知秋一下就呛住了,猛地咳嗽了几声,雪白的脸上泛上了些许绯红。
      beta夏知秋特别想死。
      傅晟是他能罩住的吗?是他能管住的吗?
      他就是个无辜的beta,只想老老实实的念书,考个一流大学,找个可爱的beta,然后再生个beta。
      人生圆满了。
      至于alpha是他想都不敢想,惹都不敢惹的祖宗啊!
      一个女生酸溜溜地说,“夏知秋这回可幸福咯!喜欢他的两个a都和他分到一起了,他还不得被宠到天上去啊!”
      “是啊是啊”
      “就是就是”
      …
      一众附和中的夏知秋:“…”喂,到底有没有人能听到我的呐喊啊,我只是个弱小又无助的beta啊!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傅晟插着兜,梳着利落的短发,两条狭长的凤眸中异彩流动,鼻端一颗小小的痣如点睛之笔,荡着令人目眩的光芒,吊儿郎当的进了班。
      刚刚还一片嘈杂的班级,顿时落针可闻。
      大家手忙脚乱的开始自由拼座,旁边没人的赶忙拉了一个过道里的,过道里的看见还剩一个空座位的,立即将屁股挤了上去。
      全班哄抢座位,就像在抢不要钱的白菜。
      几乎在傅晟进班的瞬间,夏知秋就一把推开了面前最爱的焦糖奶茶,随机的从过道里捞了一名正欲往前冲的同学,也不管那位戴着眼镜的女生愿不愿意,就把她死死地按在了椅子上。
      被按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beta吴晴:“…”
      不多时,刚刚还满班乱窜的同学们便全部坐在了座位上,佯装漫不经心的开始收拾自己的课桌。
      傅晟:“”
      坐在后面的沈阳朝傅晟招了招手。沈阳从高一便跟着傅晟,是校霸团体中的一员,平时最是明白傅晟的心思,早已眼观鼻,鼻观心的帮傅晟留好了座位------夏知秋的后边。
      “傅哥,这里。”
      傅晟迈着两条笔直健硕的长腿,坐在了夏知秋的身后,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和夏知秋打招呼,“嗨,知秋,好久不见。”
      夏知秋一哆嗦,脖子一缩,颤颤巍巍的回头点了下小小的脑袋:“傅哥。”
      这一声傅哥,把傅晟叫爽了,挠了挠头,正准备多说两句,伸出去的手就被一声推门声给震的停在了半空中。
      后门大开,丰神俊朗的阮云溪冷冷的站在门口,风情万种的桃花眼中寒霜密布,神清骨冷的盯着傅晟与夏知秋。
      一瞬间,傅晟正欲挠头的手,重重的拍在了夏知秋的肩膀上。
      傅晟喜欢夏知秋,听说阮云溪也喜欢。
      这么一个挑衅的机会,傅晟怎么能放过。
      他转而轻蔑的看向了站在门口的阮云溪,轻狂的挑了挑眉,五个宣示主权的大字招摇的挂在脸上:他是我的人!
      夏知秋缩着脖子,顶着傅晟宽厚的手掌,就像如来佛手底下的小猴喳,偷偷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阮云溪。
      他

    《沉迷你的信息素》作者:月华涟 文案: CP:学渣/狼狗/臭弟弟/Alpha攻*冷艳清高/学神/Omega受 傅晟是北外校史上家世最显赫,性格最野的校霸。 没人敢挑战他,反对他,就连全北外老师看见他都绕道走。 除了一个人:学生会主席阮云溪 虽身为傅晟的竹马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