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by 折难

时间: 2020-06-14 20:41:14 分类: 今日小说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by 折难

   书名:《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作者: 折难
  文案:
  从无限世界回来后,阮陵成了拳打宇宙、脚踢核弹的超级大佬。
  他只想做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
  然而总有事情找上他。
  他被迫和轮椅大佬同居,卷入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案件,
  在正义组织、反派组织和郭嘉之间反复横跳,堪称二五仔之王。
  只是为了能有一张书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参加高考而已。
  某年某月某日,他抬手灭杀最终BOSS,面对众人或惊惧或狂热的表情,
  不由思索:“话说最开始,我只想普普通通参加高考。”
  怎么一不小心就拯救了世界呢?
  天地昏沉,血光呼啸。
  一发千钧之际。
  ——他来了,遮天蔽日。
  鸟人轮椅攻vs大佬美人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天之骄子 异能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陵 ┃ 配角:慕绍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然而却被迫拯救了世界
 
第1章 身首分离
  四月初清晨的暖阳,格外和煦,打在熬夜苦读的学子身上,更是令人昏昏欲睡。三中的校猫小花脸伸了个懒腰,一跃而起爬上树梢,压在枝干上,偷偷观察房间里的两脚兽。
  一只好高好大的两脚兽在前面,拿着白色棍子砸墙,这只两脚兽在干什么呢?想要引起其他两脚兽的注意吗?可是底下的两脚兽要么在吃东西,要么一直挥动爪子磨来磨去,还有两脚兽一直趴着呢!
  ——根本没人理那只两脚兽呀!他好可怜哦!
  “喵~”小花脸动动尾巴,决定下次大发慈悲让那只两脚兽摸摸自己,这样就不会伤心啦!
  “……石嘉荣。”
  “石嘉荣——”高二三班的教室里,讲台上的班主任拖着长长的尾音,“回神!猫有什么好看的,函数它不优美吗?”
  正冲外头的小花脸作鬼脸的学生一个激灵,赶忙转过头来,端正姿态盯着黑板上的双曲线,用行动表明自个儿的选择。
  班主任罗翔满意了:“这就对了——来,大家看看这支双曲线……”
  早课,是无数高中学子的温床,而早上的数学课,更是学子们一听就倒的安眠药,效用之强,上则睡觉。可是到了高二,各科老师都强调一定不能上课睡觉落后课程,变态的教务处还专门出了一项规定——上课睡觉被逮到的人,要被请家长教育!
  此令一出,所有高二学子登时打起十分精神,扇耳光涂清凉油掐大腿肉,各种手段尽出,就是为了不在早课上睡着。
  因此高二三班的数学课上才是这样一个景象,根本就没人趴下睡觉——不对,还是有一个人的。
  年纪前十的学霸,秋水,数学课代表,班主任罗翔的掌中宝、心头肉。秋水是标准的好学生,从没见过她上课睡觉的,今天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吧,所有老师连带学生都这么想。
  “把解析式算出来,再把值带入……”
  突然地,一直趴着的秋水猛抬起头来,神情慌张像是被噩梦惊醒一般,一头长发皆被汗水打湿。
  罗翔见状,亲切询问:“秋水啊,是身体不舒服吗?”
  秋水好似根本没听见他的话,一反常态将教室打量一遍,几乎掩盖不住的惊喜在她脸上迸发,她喃喃:“教室……上课……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最后一句的声音尤为大,罗翔察觉了其中的异常,担心学生是出现了幻觉,忙放下手中的粉笔,往她座位走去。
  “秋水,你说什么?”
  哪知秋水神情立即由喜转悲:“不要过来!”
  她双唇颤抖,眼眶溢出泪水。像是想起了什么,秋水向左后方转头——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窗的地方,空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书,以及一杯已经被喝光的柠檬果茶。
  “……我不甘心…不甘心……”
  泪水止不住地流。
  秋水深深地、深深地,向那无人处凝望,那也是她十七年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注目。
  ——下一刻,她身首裂开,伤口平滑,像是被一柄极为锋利的刀切开,鲜血迸溅飞扬,洒在周遭懵然的学生身上。
  “哒——”
  “哒——”
  血珠顺着学生苍白的脸颊,顺着棱角分明的课桌,顺着写满笔记的作业本,一点,一点,落在地上。
  “啊啊啊啊!!”
  -
  “姓名?”
  “阮陵。”
  “年龄?”
  “刚满十八岁,上周五刚过生日。”
  ……
  C市槐花区公安分局中。
  白炽灯直晃晃打在桌上,李成甩甩断墨的中性笔,一边询问一边记录:“听同学说你和秋水的关系很好?”
  对面的少年清瘦,套一件单薄卫衣,形状优美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少年想了想,道:“秋水成绩好,经常帮我补课。她性格也不错,班上同学都很喜欢她。”
  这名叫阮陵的少年刚被从家里叫出,似乎还没怎么睡醒,内双的眼睛里雾蒙蒙的,他甚至还打了个哈欠。他长的极好,从骨相来看就是美人,皮肤是在水乡里养出的白,一头黑发软趴趴的,眉眼干净,扑面而来的少年气。
  只是安静了些。
  这样的男生,在学校里应该是不少姑娘们日思夜想的初恋。
  李成弯弯眼角,细密皱纹压在一起,不自觉带出点慈爱来:“只是普通朋友,没别的了?”
  似是被说中了,阮陵抿抿嘴唇,眼神有些游离,半晌,只憋出一句话:“学校不允许早恋。”
  这孩子。上了年纪的李成不由失笑,又想起他们口中的另外一个女孩,原本还算轻松的心情顿时沉重了不少。
  他虽然没有到案发现场,但听同事的语气,这姑娘死状很凄惨。
  “请问……”
  阮陵鼓起勇气:“请问你们把我叫来……是、是秋水出了什么事吗?”
  是抢劫?还是出了车祸?
  在单纯的少年视角里,世界上最令人难过的事情也许就是这些了。而他的小女友,说不定就在医院里,纱布把手脚裹得跟粽子一样,眼泪汪汪等着男朋友来安慰。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李成有些不忍心,换了个话题:“今天怎么没去上学啊?不是星期一吗?”
  阮陵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熬夜补作业,睡过头了。”
  李成:“起来一看表,早就上课了,干脆就不去了?”
  阮陵乖巧点头。
  “你这孩子,”李成不自主操起了老父亲的心,“我女儿也跟你一样,周末疯玩儿,晚上打着灯补作业……熬夜对身体不好,你们还在长身体,要少熬夜。”
  “我知道的。”
  沉默片刻,阮陵又问:“请问,秋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见阮陵眼神坚定,李知叹了口气,还是告诉了他:“秋水死了。”
  阮陵:“……?”
  他一脸茫然无措,似乎没有听明白李成说了什么:“……抱歉?”
  李成一字一顿:“秋水死了。”
  ……
  “……事情就是这样,你不要多想,我们呢,就是想找你了解了解情况……”
  阮陵一脸苍白,失魂落魄,被李成带出来,没有任何反应,只垂着头,愣愣地顺着走廊行走。
  身旁经过了许许多多的人,黑色皮鞋,女靴,渔夫鞋……
  还有一个银白色的轮椅。
  “回去呀,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上一觉,你才高二,要好好学习……秋水的事情……会给交代……”
  阮陵停住脚步,回头望去。轮椅上的人也停下来,转过头看他,蜜色肌肤,眉目俊朗,遥遥冲他一笑。
  很奇怪,这人衬衫捋至手肘处折好,从那露出的半截手臂来看,肌肉线条流畅,看着就很有威慑力,不至于虚弱到坐轮椅……哦,也许是脚受了伤。
  失去兴趣,阮陵收回视线,被李成带出了公安局大门。
  “那谁?”慕绍看着那少年单薄的背影,饶有兴趣问道,“长挺好。”
  眉心还有一粒红痣,是个美人。
  萧天瑞:“今天早上那案子,他是学校里和小姑娘关系最近的人。你可别想些有的没的,人家才刚成年!”
  他推着轮椅,抱怨道:“这轮椅不是自动的吗,怎么还要我推。”
  “这是组织给你的考验,要好好把握。”
  萧天瑞翻了个白眼:“得,您就扯呗。”
  慕绍:“他跟那姑娘谈朋友?”
  萧天瑞:“又是帮辅导功课的,又是给买柠檬水的,不是男女朋友是什么?纯洁的友情?——也就骗骗年级主任。”
  “不派人跟着?”慕绍低头,理理腿上毛绒绒的毯子,“也不怕出事。”
  萧天瑞:“人不都跟学校那儿琢磨着吗,要不您老人家出马,保护祖国未来的花朵?”
  他也只是玩笑一提,谁料慕绍竟真开始考虑这个建议:“也不是不行。”
  “你禽兽吗!”萧天瑞才不信慕绍是真的想保护别人,只以为这厮丧心病狂到要对祖国花朵出手,“你可别动歪脑筋啊,我国这儿可有一套完整的刑法!”
  慕绍没理他,摩挲下巴,若有所思。
  -
  C市气候瞬息万变,早上还是大太阳,现在天空却已是灰蒙蒙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落雨。
  阮陵从公安局出来,和李成告了别,慢慢悠悠走上回家的路。
  公安局这一条街上,还算是繁荣,一溜儿的面食小吃店,不带重样的。一路上香气扑鼻,阮陵还没吃午饭,嘴巴里口水直冒,拐弯去买了袋猪肉馅的军屯锅盔。
  外皮酥脆,内里软而香,一口咬下去,滋溜溜直冒油水。阮陵细嚼慢咽,好一会儿才吃了半块。
  却没了刚才的失魂落魄,整个人就像是被魂穿了一样,神情大变,冷静极了,还有闲心冲卖锅盔的老阿姨微笑。老阿姨人到中年,摆摊讨生活这么些年,还没见过这样乖的孩子,干脆就没收钱了。
  路过花坛,余光瞥见土里埋着一枚一元硬币,半截身子露在外头,馋人。
  见四下无人注意,阮陵食指微动,硬币从土里拔出,抖擞身子,颤巍巍飞至他掌心。
  一块钱,不要白不要。
  阮陵的家在槐花区东边,那儿挨着三中,学区房,地段金贵,小区环境优美、安保得力,一路上没碰见什么混混二流子,连溜的狗都穿着小裙子,矜持极了,主人一边溜,一边还跟着捡屎。
  打开门,房子里冷冷清清,没有第二个人。他整理好一片狼藉的床铺,又简单烧了点菜填填肚子,这才有功夫坐下来静静。
  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回来的那一天。
  他以为要在那个法度规则全无、强者至上的世界里呆一辈子,却没想到真的在最终战后回到了这里,回到了翘课的早晨。
  钟,冰箱,电脑,桌子,手办,游戏机……阮陵一个一个看去,在心中默默回想他们的用途——无限世界里,下一秒就可能失去性命,整天打打杀杀,有些东西他还真就没怎么碰过。
  一路走回来,出了一身汗。阮陵脱了卫衣,摸索着打开卫浴,痛痛快快冲了个热水澡。
  擦着头发出来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
  一下一下,颇有节奏。
  “谁?”
  咚咚——
  阮陵从猫眼往外看,并没看到有人。
  他又喊了一声:“谁?”
  咚咚——
  仍是雷打不动的敲门声。
  他也不耐烦想些有的没的,索性直接给开了门。
  “是你。”阮陵有些惊讶,外头是那个公安局里坐轮椅的男子,怪不得猫眼看不到人。
  “嗳。”男子应了一声,手提了提,一个纸袋子,“给你带的。”
  他抬头想冲阮陵笑笑,缓解少年的尴尬,孰料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撞入眼帘——阮陵洗完澡后,还没来得及穿上衣。男子顿时大惊失色,像是被恶霸调戏的良家妇女一般,迅速用纸袋子挡住眼睛:“你怎么没穿衣服!”
  “快,快进去穿上——小小年纪,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这么说着,男子一边挡住眼睛,一边推动轮椅,极为灵巧地进了门,“那沙发上不是有一件衣服,快去套上。”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by 折难】(本页完)

  • 更多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by 折难推荐免费小说
  •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日期:06-14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作者:笛鼓声/敲茶 文案: 第一次穿越是他在流星街这个地方瞎搞结果翻车。 第二次穿越是作为一把刀被召唤到一个叫本丸的地方,他变成了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刀,谢谢,他肉体凡胎当不起这个称呼。 第三次穿越是被紫色烟雾一样的人吐吐出...

  •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日期:06-14

    《沉迷你的信息素》作者:月华涟 文案: CP:学渣/狼狗/臭弟弟/Alpha攻*冷艳清高/学神/Omega受 傅晟是北外校史上家世最显赫,性格最野的校霸。 没人敢挑战他,反对他,就连全北外老师看见他都绕道走。 除了一个人:学生会主席阮云溪 虽身为傅晟的竹马邻居,...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

  •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GL) by 阳明十三日期:06-14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作者:阳明十三 文案: 点击之前我想说一句:朋友们,这是一篇沙雕文。 当下最火的恋爱游戏莫过于《绯色曙光》,聚集国内外一流的插图画师,具有硬核的剧情设定,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赞人设,《绯色曙光》甚至在发布期...

  • 开局一只鲲(穿越) by 昼眠梦君日期:06-14

    《开局一只鲲》作者:昼眠梦君 文案: 开局一只鲲,进阶全靠吞。 星际时代,向沉就穿成了这样一只鲲。 他用三个月的时间实现了进化史上的奇迹由鲲变人。 然后成功把自己吃的差点儿破产。 无奈之下,他参加了一场奇葩大胃王直播比赛,从此一战成名。 当日热搜...

  •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by 折难》上一篇
  •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预览[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作者:笛鼓声/敲茶

     
      文案:
      第一次穿越是他在流星街这个地方瞎搞结果翻车。
      第二次穿越是作为一把刀被召唤到一个叫本丸的地方,他变成了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刀,谢谢,他肉体凡胎当不起这个称呼。
      第三次穿越是被紫色烟雾一样的人吐吐出来。
      第四次穿越他到了一个用超能力运动的地方,对不起人,走错了。
      第五次穿越,他终于回家了,一转眼看到幼年小伙伴成了a级通缉犯,我不认识他们。
      然后
      “我觉得我能安顿下来,找个姑娘结婚生子。”
      “怎么,你想让你的孩子跟小杰一样千里寻爹吗”
      “对不起,我错了T T”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星河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第1章 
      我的同伴似乎不太正常。
      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能拿着一张电饭锅的使用说明书津津有味的看一下午,然后还能够兴致勃勃的过来和我讨论科技对生活的便利之处。
      不是,你是在写小论文吗
      星河慢慢磕着发硬能当锤子砸人的面包,旁边的库洛洛握着发黄的纸喋喋不休,“你看这个计量单位,去年数值在一百上下浮动,今年六月份却到达三百,横向对比前几年的数值可以粗略测量出外面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他撑着下巴,“这是到了某种特定时期开始井喷式发展了”
      “好无聊。”
      星河含着面包,对库洛洛的发言不屑一顾。
      “就算外边的世界遍地黄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依旧缺食物。”
      “不。”
      库洛洛仔细把泛黄的纸收好,将纸叠好放在自己的凳子底下垫凳脚。
      “这和时代有关。”
      “无聊。”
      “星河。你要重视我在这个团队中的地位。”
      “什么地位,小白脸吗”
      虽然年幼但是肤色确实很白的库洛洛语气一顿,“我承认你对我外貌的赞美,但是我也希望你重视我的能力。”
      “好了,你不要插话,我要重新介绍一下,你觉得飞艇空投的垃圾数量换句话说飞艇空投食物的数量会增多吗”
      “我希望会。”
      星河牙齿一合,硬邦邦的面吧被碾成渣子,他喉咙一动,将这些硌人的渣子吞了下去,“不过这和你那些垃圾有什么关系。”
      “我那几天看书,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
      “世界就像一个不断上升发展的螺旋体,会不断重复诞生、孕育、爆发、衰落这一过程。”
      库洛洛手边有一个小小的蜡烛头,芯子快要烧尽,光色越发昏黄暗淡,他面孔半明半暗,语调一如往昔的平静。
      “我不断收集垃圾山的文字经过推算觉得那个大爆发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星河怀抱双臂,他藏在阴影里,倾颓倒塌的墙壁给他了遮身之地,“所以”
      “外面世界物资极大丰富,他们丢到流星街的垃圾也会增多,食物丰富流星街外围的存活率增多,一些本该死但没死的人得以存活。”
      “被黑帮或者其他地下势力选中,前往外面的世界。”
      “他们或多或少,有意无意都在搭建一个上升的社会。”
      “可是,有能力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活的很好吧,哪怕是沙漠也能走出一条生路,那么物资丰富与否并不重要。”
      “但是不能否定丰沃的土地才能结出好果实不是吗要不是流星街被污染的太严重,无法大面积种植作物,我们也不会这么依赖外界地下势力吧。”
      “等等我们不是在讨论食物的事情吗”星河突然发现自己悄然转移了话题,“你吃饱了吗这么喜欢闲聊。”
      库洛洛摸了摸肚子,双手一摊,“刚刚想的太入神忘记吃了,星河,我的食物在你那里吗”
      星河把怀里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面包扔出去,“接着。”
      库洛洛接住面包,尝试着啃下一些渣子,但很不幸他牙齿不如星河那么坚硬,“好硬啊。”
      “我来。”
      “麻烦你了。”库洛洛将面包递出去。
      只见星河将面包向空中扔去,随后抽刀,雪亮的刀光闪烁织出无数星辉,将硬面包切成许多小块。
      库洛洛接过包在布里的小块,夸赞说“每次看你的剑术都觉得很美。”
      “一般般啦。”
      “我记得星河你说自己是古武道场出身”
      “哎我还说过这种事情”
      “啊,大概是某一天我们捡了一瓶酒,星河你喝完以后就开始说话,什么七岁的时候尿床就把床单扔到池塘里去销毁罪证”
      星河抱着剑,“原来我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吗,家里居然还有池塘。”
      库洛洛吹熄了蜡烛,他交叉双手撑着下巴,“星河全忘记了你是古武道场那一辈天赋最杰出的弟子,据说当时的门主已经决定好好培养你成为继承人,发布这个消息的第二天,你就被扔到了流星街。”
      他眨眨眼,“这不过是两年以前的事情,没想到星河这么快就忘记了。”
      “又不是重要的事情,记得做什么。”
      星河说的蛮不在乎,他语气薄凉,把外界的一切和自身的过往全部丢掉,轻飘飘的仿佛是丢掉一张纸。
      借着,星河说“库洛洛啊,我记得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吧,穿金戴银,女仆成群,面包吃一口扔两个的豪奢人家。”
      “不,”库洛洛长叹一口气,“星河你不要随意炫耀成语,把我说的那么奇怪。”
      “只是一个稍有些财富积累的家族罢了,算不上累年盛名的老钱,也不是井喷般爆发的新钱,没有什么名声,很普通的家族而已。”
      星河摸索着刀身,像弹琵琶一样轻点,“将来你什么时候发达了要回去继承家业,记得拉兄弟一把。”
      库洛洛轻笑。
      星河的过去,不是库洛洛说的三两句可以诉说完整的。
      他记得初见时这个人高坐山顶,将所有图谋不轨的全部斩落,他手里的刀不沾血,人也如开锋的利剑,不染尘埃,只有冷冷刀光。
      或许是上天钦定优秀的人总会相遇,后来他们成了同伴。
      星河从不谈起他的过去,对无止的抱怨毫无兴趣,他天生就强韧,像铸刀的钢铁,是一块好胚。
      直到有一天他喝了酒,开始闷头大哭,边哭边脱衣服,还要把刀子往心里捅,说什么“你看看我啊,你怎么那么可恶”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把自己的老底掀了个彻底,在一旁吹冷风乘凉的库洛洛由此发现,这位同志是如此闷骚。
      原谅他的好奇心,他诱导着星河,一步步推测终于发现了一出狗血纠葛大戏星河躺家里不用开电视就能看的饱的那种。
      事情是这样的。
      星河之前还有一个受众人爱戴的大弟子,他几乎已经成为钦定的继承人如果星河没出现的话。
      但事实不可能更改,星河出现了,并且天赋惊人,惊到师父不愿意让星河离开宁愿推翻培养了二十年的大弟子。
      此事在道场内引起颇多议论,但师父的决定无人违背,他们在接受剑道教育的时候同样也接受了那近乎残酷的精神训导。
      然而星河的母亲却在命运的拐点重重一推,将星河推到了流星街。
      她受过大弟子的恩情,将大弟子视若救命恩人,知道星河的出现致使大弟子地位不保,十分后悔发言宁愿星河未出生过,也不希望他扰乱大人的鸿途。
      于是一个夜晚,一杯迷药,星河体质特殊迷药没起作用,于是他趴在被子里,安静地听着母亲的安排。
      星河不懂,不过他一贯是不懂大人的想法的。
      他的名字叫星河,在运往流星街的飞艇上,他看了一晚上的耀耀星河。
      当星河讲完自己的故事以后,却发现库洛洛用看智障一样的神态看着自己。
      “等等,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
      “因为我发现了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比如什么样地恩情才能让母亲违背门主的意思呢,如果真心为大弟子着想把你送走岂不是更奇怪”
      “够了。难道我会无聊到编这种谎话骗人吗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说不定,毕竟你喝醉了。”
      库洛洛一抬头,发现星河神情恐怖,是那种你在说一边我就动手的大魔王状态。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是真话,不过我觉得有些细节”
      “你死定了”
      说真的,库洛洛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解释,虽然深挖同伴痛楚不是好行为,但他觉得很多地方细节都有问题,不过看星河这幅样子还是算了吧。
      毕竟他自己都说已经发生的事再探讨没意义。
      第二天一早。
      星河听库洛洛描述自己醉酒的样子,“哈你说的那个智障是谁”
      哦,库洛洛及时闭嘴,再说下去,怕是有人要恼羞成怒。
     
    第2章 
      天光冲破灰黑浓烟交织而成的密网,隐隐露出一线。
      乌鸦粗哑的鸣叫和振翅声打破这片寂静,但不久又重归死水一般无波,不久飞艇轰然而至,在高高的上空停顿随后打开舱门倾倒垃圾,暴雨一般骤降的废旧物如闷响的鼓点重击地面,把原本积累出尖角的垃圾山半腰斩断,又将低洼填平。
      倾倒完毕后,飞艇升空离开。
      星河藏阴影深处,他比最静谧的生物还要悄然无息,漠然注视着那些小心翼翼潜藏身形向垃圾堆前进的人。
      估算的差不多了,星河转身离开。
      “和你说的一样,飞艇的数量增多,人数也多,出现了许多没见过的新面孔。”
      星河找到拿着一张新纸在看个不停的库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作者:笛鼓声/敲茶 文案: 第一次穿越是他在流星街这个地方瞎搞结果翻车。 第二次穿越是作为一把刀被召唤到一个叫本丸的地方,他变成了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刀,谢谢,他肉体凡胎当不起这个称呼。 第三次穿越是被紫色烟雾一样的人吐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