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

时间: 2020-06-14 20:41:24 分类: 今日小说

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

   《穿成炮灰攻之后》作者:屋里的星星

  文案:
  傅荀不慎穿进一本小说中,成为死缠烂打主角受的小炮灰
  小炮灰家世样貌都不错,就是缺心眼一般地和主角攻争
  情场失意后,小炮灰一时冲动,约了个人
  最主要的是,小炮灰醉酒后认错了人
  傅荀刚穿过来,就面对这个让人傻眼的情况
  看着被他欺负得凄凄惨惨,咬牙冷眼看着他的男人
  生平第一次,傅荀觉得头有些疼
  注:
  主攻文,攻宠受,从傅荀视角写
  前期涉及一些校园,因为小受还是个大学生,笔墨较少
  同性恋可婚背景
  重要的事,多说几遍,主攻!主攻!主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荀,苏君彦 ┃ 配角:其他 ┃ 其它:甜文
  一句话简介:一觉醒来,就是火葬场
 
第1章 
  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入夜带来了些许凉意,迷迷糊糊的傅荀微皱了皱眉头,想扯一下被子,却意外地摸到身边的人。
  昨天,他好友告别单身派对,他喝得有些多,此时脑子还有些不清楚,只以为旁边的人是好友叫来陪他的。
  傅荀虽然醉得厉害,但是还是皱起眉头,他不喜欢碰外面的人,虽然他身边也没人。
  只是可能是酒水太醉人,再加上脑子昏昏沉沉地疼,似乎挤进了许多东西一样,他不像往日那般坚定,手下触感不错,一时也动了些许心思。
  ***
  傅荀的生物钟很准时,早上八点钟的时候,他就睁开了眼睛,只是宿醉后留下头疼的后遗症,让他皱起眉头,有些不适地捏了捏额头。
  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微暖烈的阳光透着窗纱射进来,刺得人有些眼疼,傅荀拿手遮了遮眼前,才彻底清醒过来。
  只是这一醒,他就忽然愣住了。
  房间布局很眼熟,酒店的套房都大概如此,虽然不是他熟悉的那家酒店,但是可以认为是好友帮他另开了房。他瞥了一眼床的另一边的男人,皱了皱眉,昨夜的事他还有印象,也能接受。
  但是,他脑子里突然多出的记忆是tm什么鬼?
  小说?他还是个死缠烂打的小炮灰?不仅如此,他还没有争过另一个男人?
  情伤之后,他连续几日买醉,后来一时冲动找了个mb,ok,非常好,可以。
  但是,为什么他身边躺的人和他找的那个mb不是同一个人?
  傅荀将脑子里的记忆整理清楚后,不由得低骂了一声,艹,这都什么事?
  找mb就算了,你tm还认错人了?!
  最主要的是,傅荀记得很清楚,昨天夜里将人睡了的人是他,而不是原身,这下子,他不想背这个锅都不行。
  傅荀捏了捏眉心,还没有将原身那堆破事想好,另一侧的人忽然有了动静。
  傅荀停了脑子中的想法,抬眼看过去,床上的男人最多二十出头,容貌不必说,比一般男性要精致一些,显得更艳丽一点,皮肤很白,摸起来很舒服。
  傅荀摸了摸鼻子,从上到下将人打量了一番,人太瘦了一些,身材保持得还算好,但就是仿佛吃不饱饭一样,很瘦很瘦,傅荀看得微皱起眉头,他视线朝上移,忽地对上一道冷冷的视线,还带着一些愤恨。
  傅荀微顿,然后迅速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人死咬着牙,似乎想将他打一顿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头疼,他忍不住又捏了捏眉心。
  话说,他本身就是一个富二代,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人争家产,为人也挺自律,公司管理得也很好,年轻的时候,虽然混过,疯了几年,但是现在完全没有苦恼,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穿书的人是他?
 
第2章 
  没等他想出结果来,眼前的人明显不想看到他,有了动作,冷着一张脸下床,像是想要找自己的衣服。
  傅荀清了清嗓子,心底也有些不是滋味,他第一次睡人,原以为是你情我愿的事,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到底睡了人的是他,他捏了捏眉心,声音还算平静:
  “我们谈谈?”
  人家根本不领情,冷着一张脸,声音清淡,明显不想和他扯上关系:“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傅荀没有管他,一脸平静地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昨天晚上我喝醉了,认错了人。”
  苏君彦,也就是昨天被睡了的那人扯了扯嘴角,明显地不信他这套说辞。
  傅荀心底啧了一声,却不得不把事情说清楚:“昨天我找了人,说好了在吧台那里见面,结果我到那里的时候,那里只有你,我喝的迷糊,没仔细看,这才把你认错了。”
  苏君彦穿衣服的动作不停,却是轻皱了下眉头,因为昨天他是替人代班的,他家里情况有些复杂,总之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只能靠自己。
  他在“夜色”里当服务员,昨天吧台那里有个人临时有事,让他代一个小时的班,工资双倍付,昨天刚好休息,他也就没有推辞。
  只是此时听着傅荀的话,他心底顿时后悔,早知如此,他怎么也不会为了那双倍工资去给人代班。
  虽说知道了此事可能并不怪傅荀,可是他那处还有些疼,也不可能将此事当作没有发生,便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微缓了缓。
  傅荀一直看着他,自然将他的神色变化看在眼底,挑了挑眉,倒是不记仇。若是他被人压了,不管那人是不是有意的,他都能搞死对方。
  将事情解释清楚后,傅荀才又说道:“对不起。”
  他表情较为坦荡,苏君彦看得微愣,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
  傅荀也没想从他口中听到原谅的话,可能因为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或者是头还有些疼,他伸手抓了抓头发,看了眼地上脏乱的衣服,没那个心情再穿一天。
  瞥见苏君彦身上已经有些发白,并且经过昨夜里,有些脏的衣服,他皱了皱眉头,伸手拽住一边衣摆,拧着眉头道:“别穿了。”
  苏君彦一顿,看向他的眼底浮上一丝警惕,毕竟昨晚刚发生过那事,此时傅荀的话不得不让人多想。
  傅荀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想岔了,他摸了摸鼻子,松开手,补充道:“这衣服脏了,我让人重新送一套过来。”
  苏君彦心情有些复杂,敛着眼皮:“不用了。”他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两个人本就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
  傅荀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他耐心不是特别好,但是对着自己认可的人还算温柔,目前,他对苏君彦还有些歉疚,自然不会放任他不管。 [由wWw.suSuxsw.COM整理]
  他耐着脾气,又说了一遍:“别穿了。”
  苏君彦的裤子已经穿好了,还差一件衬衣没穿,他身材不错,只是偏瘦,而且过于白皙,裤子上方正好露出腰,昨天傅荀掐着他的腰,在腰窝上留下了痕迹,还挺深,傅荀不过瞥了一眼,就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态度更软了些。
  “嗯?”
  他晨起的声音微沙哑,那一声鼻音让苏君彦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他低低沉沉的喘息,他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却也没有继续穿衣服的动作。
  傅荀见他听话不作,也觉得挺顺心,想到昨天那事后,两人都没有洗澡,他就有些受不了身上,不过去洗澡前,他问了一句:
  “你要不要先洗个澡?”顿了顿,他有些不自然道:“咳,听说那个挺不舒服的。”
  苏君彦脸颊一红,不仅是想到昨天的事,还有些是因为气闷,只是傅荀虽是问了他,却是自己先进了浴室洗澡,玻璃门被关上,房间里只剩下苏君彦一人。
  他松了一口气,他性子比较闷,除了室友外,没几个认识的人,也不怎么会说话,也因为这样,醒来之后,他虽然对傅荀厌恨,也没有和他多说话,后来知道这其中有误会,底气散了些,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荀很快就出来了,浴巾裹着下半身,身上的水滴也没有擦干,一手抓了抓湿湿的头发,不管是这个身体,还是傅荀原本都长得不错,容貌硬朗,棱角分明,身材挺拔。
  苏君彦昨天就知道他力气很大,却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身材,此时能看到了,他也不敢看,微低着头坐在床边,阳光洒在脸上,特别勾人。
  反正傅荀此时就觉得他挺勾人的。
  但是也没脸去说,再做一次。
  虽然,他有点想。
 
第3章 
  很快有人将衣服送来,傅荀没管来人有些惊讶的神色,拿过衣服,就把门关上,没让人看见苏君彦。
  他伸手抓了抓快干了的头发,将衣服扔到从浴室刚出来的苏君彦身边,没忍住看了他一眼,还是低着头坐在床边,傅荀也没有说话,自己拿着另一套,走进了浴室。
  从那段陌生的记忆里,傅荀知道,这人脸皮挺薄的,自己在这儿,他肯定不会换衣服。
  等傅荀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苏君彦已经换好了衣服,白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下摆塞进黑色休闲裤里一点,隐隐可见腰线,傅荀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
  苏君彦正弯腰从地上捡起他的东西,傅荀没管,斜坐在沙发上,捞起手机点开,低着头,从苏君彦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些许冷硬。
  苏君彦抿唇,将原本自己的衣服收进自己的背包里,待站直后,想要离开,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开口,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拧着眉僵在原处。
  傅荀捞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也没有注意到他,几分钟后,傅荀扔了手机,靠在沙发上,眉宇间似乎有些烦躁。
  他抬头就看见苏君彦站在那里,顿了顿,想着两人还未吃早饭,问他:“想吃点什么?”
  苏君彦抿了抿唇,他不想和他有太多交集,修长的手指紧紧捏着背包的一角,摇头:
  “不用了。”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要走了。”
  说完,他没有去看傅荀,转身就想离开。
  傅荀可有可无地点点头,他能理解苏君彦不想看到他的心情,当下站起来开口:
  “我让人送你。”
  “不用。”
  苏君彦拒绝得很干脆,傅荀耸了耸肩,没有太赶着,示意他随意。
  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傅荀眉头一皱,又捞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消息:
  【段枫:傅哥!傅哥!人呢?】
  【段枫:快来“夜色”,顾余笙在这儿!】
  ……
  【段枫:傅哥,不用来了。】
  【段枫:顾余笙被接走了。】
  【段枫:傅哥,你今天在干嘛呢?】
  最后一条信息似乎很是疑惑,傅荀看得直皱眉。
  原主记忆里,段枫是和他从小穿一条裤子的那种兄弟,而顾余笙就是他一直追求的人。
  他和顾余笙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到现在也有六年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顾余笙,唯独顾余笙不知道。
  傅荀对此保留疑惑,因为在记忆里,原主每次打算放弃追求顾余笙的时候,顾余笙都会适当地关心他一下,导致原主认为顾余笙也是喜欢他的。
  傅荀挑了挑眉,对这段关系轻啧了一声。
  段枫对他追求顾余笙一事,一直不太赞同,劝过他好几次,但是因为原主坚持,段枫虽然看不过眼,后来也只能选择帮他。
  所以,这次看见了顾余笙,才会一直给他发消息。
  傅荀觉得,段枫现在肯定很奇怪,毕竟以往他要是得到顾余笙的消息,肯定早就赶过去了。
  傅荀看着段枫发消息过来的时间,大略估摸着,应该就是他把苏君彦带到酒店的时候。
  他眯了眯眼睛,忽地扯开嘴角轻笑了一声,给段枫回了条消息后,顺着记忆给助理发了消息,让人来接他。
  ……
  傅荀坐在车里,助理将早饭递给他,车还没有开动,就有人敲响了车窗。
  傅荀皱了皱眉,降低车窗。
  是酒店经理追了出来,笑着说:
  “傅总,清洁人员从您刚刚退了的房间里,捡到一串手链,应该是之前走的那位先生落下的。”
  经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家酒店是段枫他们公司下的,这间套房一直是给傅荀留着,从没有别人入住过。
  其次,他手里拿的手链只是很普通的银色手链,不像是傅荀会有的东西。
  傅荀看了一眼那条手链,下意识想到自己后背上火辣辣的疼意,神色微异地从经理手中接过手链,道了声谢。
  酒店经理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紧接着脸上的笑意更多了些。
  车子往公司开去。
  傅荀指尖夹着手链,还不待仔细看一眼,手机突然响起,他随手将手链放进口袋里,接起电话:
  “嗯?”
  “傅哥,你终于回消息了,我都以为你被绑架了。”
  傅荀手指敲点着手机后壳,没有接话。
  那边的段枫也没在乎,而是突然压低了声音,又带着些兴致说:
  “傅哥,听说你昨晚带了人去景丰?”
  傅荀轻啧了一声,才从记忆里想起,昨晚住的酒店就是他家的,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从电话里传来段枫的揶揄笑声:“得了,你应该也要去公司了,中午一起吃饭?”

【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本页完)

  • 更多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推荐免费小说
  •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 by 公子柔日期:06-14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作者:公子柔 文案: 我,霸道总裁,豪门老男人,天王凉破,一朝破产,反而被自己养的金丝雀小明星给包了! 但是我不仅不觉得耻辱,我还美滋滋! 重生前,楚青是霍历养的金丝雀。 楚青是天才创作歌手,霍历是忙碌的大总裁,连锁公...

  •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by 折难日期:06-14

    书名:《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作者: 折难 文案: 从无限世界回来后,阮陵成了拳打宇宙、脚踢核弹的超级大佬。 他只想做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 然而总有事情找上他。 他被迫和轮椅大佬同居,卷入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案件, 在正义组织、反派组织和郭嘉之间反复...

  •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by 敲茶/笛鼓声日期:06-14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作者:笛鼓声/敲茶 文案: 第一次穿越是他在流星街这个地方瞎搞结果翻车。 第二次穿越是作为一把刀被召唤到一个叫本丸的地方,他变成了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刀,谢谢,他肉体凡胎当不起这个称呼。 第三次穿越是被紫色烟雾一样的人吐吐出...

  • 沉迷你的信息素 by 月华涟日期:06-14

    《沉迷你的信息素》作者:月华涟 文案: CP:学渣/狼狗/臭弟弟/Alpha攻*冷艳清高/学神/Omega受 傅晟是北外校史上家世最显赫,性格最野的校霸。 没人敢挑战他,反对他,就连全北外老师看见他都绕道走。 除了一个人:学生会主席阮云溪 虽身为傅晟的竹马邻居,...

  •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by 徐徐图之日期:06-14

    当前被收藏数:16408 营养液数:13375 文章积分:471,821,920 ================= 书名: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作者:徐徐图之 文案: 【师生关系存续期间没有爱情】 第七中学新来了一位名叫费辛的化学老师。 开学第一天,初次见面,俞仲夏就发现了费老师不可告人...

  • 《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上一篇
  •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 by 公子柔--预览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 by 公子柔-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作者:公子柔

      文案:
      ——我,霸道总裁,豪门老男人,天王凉破,一朝破产,反而被自己养的金丝雀小明星给包了!
      ——但是我不仅不觉得耻辱,我还美滋滋!
      重生前,楚青是霍历养的金丝雀。
      楚青是天才创作歌手,霍历是忙碌的大总裁,连锁公司全球开,一直在国外拼搏他的事业,给予楚青的爱是每个月准时到账的钱。
      霍历回国后,迎接他的是楚青自杀的新闻,因为抑郁症。
      霍历重生回到三年前后……
      霍历直接宣布破产,回国陪媳妇。
      霍历:青青,我破产了,没房住,能和你一起睡吗?
      说罢转身马上和秘书串通:秘书,把我那家别墅卖了,快!
      霍历:青青,我破产了,我很伤心……我需要一个安慰。
      霍历两只眼睛可怜巴巴,动作却满是侵略与霸道。
      楚青:??
      ——霍历大总裁就这样变成了楚青小歌手的金丝雀。
      ——这个金丝雀还让自家金主怀崽了。
      内容标签: 生子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青、霍历 ┃ 配角:余未晞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豪门老男人是我的金丝雀。
     
    第1章 霸总求包养
      “据说……霍家家主,那个霍历破产了?”
      “不会吧……应该只是谣言。”
      “是啊,霍家家大业大,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
      酒店大厅上觥筹交错,此次宴会的主角是霍家的小千金。即便她的大堂哥,霍家现任家主——霍历在米国的公司破产的谣言近日四起,但小千金的生日宴依旧办得风风光光便是了。
      霍历作为霍家长子,先是继承了霍家留给他在本国的小娱乐产业,再以此作为踏板,早年便去了米国自己创业,随后一跃成了商业大鳄。背后势力盘根错节,财大势大。
      霍家在本国的产业是霍历的弟弟——霍辽打理,对于霍历的真实情况,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此刻都只是些闲言碎语。
      楚青捏着高脚杯,站在一旁听着身边一群人在嘴碎,微微蹙眉,有些不高兴。
      “不不……和你们说,我弟弟在霍辽公司上班,听人说家主似乎是回来了,经济好像也出了什么问题。”
      “真的吗?”
      “千真万确,这次小千金的生日宴他好像也在?不过也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见的。”
      楚青一顿。
      “那个。”楚青深吸一口气,上前对那几位嚼舌根的男女道:“我们如今参加的是霍家的宴席,还是不要在背后议论人家家主的好……”
      “啧。”其中一个女人看了眼楚青,却摆出了一副瞧不上的态度。
      楚青察觉到那个女人的看低,见几人收声了,也不再逗留,转身就走。
      “那是谁啊?”旁人好奇地问了女人。
      “楚青啊,你们不知道?”
      “啊……!难怪那么眼熟,也难怪他为霍家说话,不是说他被霍家小总,那个家主的弟弟霍辽包/养来着?”
      “是啊,肮脏的东西。靠着资本拿了几部大导的电影,然后演砸了,毁了人家的心血和原著,还被爆出包/养,就这么被全网黑了。”
      “可惜了……他之前出道时候不是被人夸什么什么创作天才,声音干净空灵的么……”
      那些人的话楚青隐约听见了,不过他也不在意。
      犹豫了片刻,楚青还是选择转身上了楼。
      霍历的弟弟,霍辽就在上头。
      ……
      “哟,难得你主动来找我。”
      大厅上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宾客,而上楼属于私人聚会了,霍辽此刻就在一个包厢里,听说楚青来找他,特意把剩余的人都给遣散了。
      霍辽眉眼轻浮,一身骚红色的西装,此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靠在沙发上,桌前都是酒瓶和烟蒂。
      楚青站在门边,深吸一口气道:“霍历先生回来了?他……是不是真的遇上了什么困难。”
      霍辽表情一僵。
      “是为了我哥啊。”霍辽冷哼了声,靠着沙发皮笑肉不笑道:“你怎么不亲自去问他?”
      楚青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哦,还是说,你不敢?”霍辽摇头道:“毕竟你只是他早些年包/养的一个穷学生而已。”
      楚青微微蹙眉。
      霍辽变本加厉,起身走到楚青身前笑眯眯道:“小楚青,我哥他根本不在乎你,可能连你名字都忘了。你跟我不好么?他能给你钱,我也能给你。”
      说着,霍辽俯身就想要靠近楚青。
      楚青伸手拦住了人,垂眸道:“请自重,我来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若是您不愿意答,那就算了。”
      楚青转身就打算走。
      原本以为霍辽再怎么着也会给他透露几句,如今看来还是算了。
      “站住!”
      霍辽拉住了楚青的手,把人给推到墙上,揪住楚青的衣领道:“就你和我哥那些个见不得光的关系,你现在还想知道他的现况?”
      “我和霍历先生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楚青咬牙道:“当年他……他资助我读书,就这样。外人误会的,只会是你和我。”
      之前要不是霍辽硬要给他塞资源,大张旗鼓地换人,故意威逼利诱把他逼到无路可退,他也不会被全网误会和霍辽有什么,被帖上包/养的标签。
      “那又怎样?你在我哥眼里就是一条狗,跟了我说不定更好。”霍辽嗤笑。
      楚青道:“虽然也许是一条狗,但如果您继续纠缠下去,我不介意把事情闹大,到时候闹到霍历先生那边,你看看谁有好日子过。”
      “你……”霍辽咬牙切齿。
      楚青心道,看霍辽这个反应,像是默认了霍历在国外。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楚青推开了霍辽的手,转身想要开门。
      霍辽面目有些狰狞,伸手就想要抓住人。
      楚青后退几步躲了过去,一脚踩上了霍辽的脚,趁机逃走了。
      “……妈的。狗东西。”霍辽扶着墙,抓着自己的脚咒骂。
      霍辽气得一拳砸在了门上,动静成功引来了身边的保镖。
      “喂!过来。”霍辽朝保镖勾了勾手指,低声道:“帮我做一件事。”
      嘿嘿,他楚青不是自恃高傲么,那他就……
      ……
      楚青下楼后,被人拉着喝了几杯酒,随后头有些晕,就打算自己打车走了。
      他现在都已经是这么个全网黑的十八线了,自然是不会有助理、司机这些的,喝醉了也没法开车。
      “唔……”
      楚青微微蹙眉。
      身上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不像是单纯的喝醉。
      楚青晃了晃头,看见了不远处霍辽的保镖正朝他走来。联想到之前莫名其妙的敬酒,还有自己身体上的异样,楚青心底一凉,赶紧转身就要逃走。
      霍辽这个混账……!
      身上药效开始发作,楚青觉得四肢有些乏力,还有一些难以言喻的糟糕感觉。
      楚青只得撑着意识,用尽所有力气地往最靠近的大门跑了出去。
      身后那个保镖也跟着加大了步伐。
      楚青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发现那是酒店的后门,有一条柏油路给车子放人下来,而四周都是草坪。
      无处可躲。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楚青有些害怕和焦躁,漫无目的地往前跑,伸手从口袋掏出了手机打算报警。
      ……他可真的,一点都不想坐实和霍辽的包/养绯闻。
      “砰!”
      却是迎面撞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楚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伸手环住了。
      楚青眼前一片黑,想来是那男人的西装,男人个子高大,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是很内敛和沉着的香气。
      楚青下意识地就挣脱。
      “别动。”头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暗哑、低沉。
      楚青一愣。
      这个声音……?
      虽然和霍历多年未见,但是楚青没有忘记这把声音。
      然而楚青还未来得及确认男人的长相,便迷迷糊糊地失去了意识,身子软倒在了男人怀中。
      楚青似乎隐约听见男人叫人清理那保镖,随后便被抱上了车。
      ……
      —— XXXX ——
      早晨的阳光从落地窗打了进来,楚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腰部有些酸,浑身上下都在疼,身后某个难以言喻的部位更疼,楚青动了动起身后便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
      “醒了?”
      楚青一愣,僵硬地转头,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床边抽烟。
      男人此刻只留了一个背部给他,虽然那宽厚、紧绷的背线条优美流畅,一看就是有锻炼的,但是上头的指甲印和抓痕也过于瞩目了一点……
      楚青机械般低头,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
      还有床边一大堆布料,他的衣服,再加上一套皱巴巴的西装。
      ……
      ???
      楚青张大了嘴。
      凡是有常识的,都知道此刻发生了什么。
      男人把烟头熄灭,随手扔入了一旁的垃圾桶,随后转身看楚青:“我昨晚帮你擦了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霍历把一袋药递给了楚青。
      这一转身不得了,楚青直接被雷劈,僵在了原地,瞪眼看着他。
      这男人……这男人……
      不是霍历吗?!
      ???
      比他年长了快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作者:公子柔 文案: 我,霸道总裁,豪门老男人,天王凉破,一朝破产,反而被自己养的金丝雀小明星给包了! 但是我不仅不觉得耻辱,我还美滋滋! 重生前,楚青是霍历养的金丝雀。 楚青是天才创作歌手,霍历是忙碌的大总裁,连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