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

时间: 2020-06-14 20:41:47 分类: 今日小说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

   《抱走那只小可怜》作者:枕月而眠

  文案
  齐时渊看上一只小白兔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小白兔要把他打包带走,却被一场天降车祸截了胡。
  为了救回自家小白兔,齐时渊绑上系统就走上了漫漫寻妻路。
  世界一:齐时渊:你那个助理我帮你收拾了?
  小白兔:不用,我收拾过了。
  世界二:齐时渊:天凉了,该让你那个渣爹退位了。
  小白兔:哦,我已经让他和天气一起凉了。
  世界三:齐时渊:都是和平年代了,猎人什么的也不用存在了吧?
  小白兔:他已经变成自己最讨厌的吸血鬼了。
  后来小白兔退下伪装化身成狼,齐时渊忽然意识到事情哪里不对:“(#°Д°)难道我不是攻?”
  自以为天下无敌大总攻的宠溺受×一不顺心就想黑化见受怂的病娇攻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时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家小白兔他超凶会咬人
 
第1章 影帝是怎样炼成的【一】
  齐时渊靠着车习惯性地点燃了一颗烟,放到嘴边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将它拿开了,看着那微弱的光有些发呆,冰冷的脸上有了些温柔,直到手指被烧了一下才缓过神来,将剩下的烟头就近扔进垃圾桶,抬脚走进了面前的酒吧。
  这间叫做弯道的酒吧在H市倒是挺有名的,设施和服务都不错,在他的资料里很多有钱有势的人也会约在这里,不过他今天可不是来玩儿的。
  “帅哥?是一个人吗?”齐时渊一出现便有人上前搭讪道。
  实在是他的形象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再加上眉眼间透着的冷漠,怎么看也不像是来蹦迪的,倒像是来视察工作的。一进来便吸引了一拨人的关注。
  刚刚搭讪的男孩又扫了眼他的腕表,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帅哥叫什么啊?介不介意交个朋友?”
  被迫停下脚步,齐时渊这才将四处打量的目光放在了面前的男孩身上,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眼神中滑过些厌烦:“闪开。”
  推开那男孩,齐时渊直接就走向了右边的豪华包厢区,还没等他进去,便见一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大概是实在撑不住了,那人一头钻进了齐时渊怀里,攥着齐时渊的衣服气息都有些凌乱:“帮我……有人要害我。”
  齐时渊垂眸便看见那人绯红的脸,大大的猫眼有些迷茫,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死拽着他的衣服不撒手,“好热……”
  齐时渊僵硬的站在那里,任由那人拽着自己,戳戳系统问:“幺零零,是他吗?”
  “是的呢。”机械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齐时渊这才将怀里的人扶住抱了起来,无视掉周围探究的目光快步地走了出去。
  将人直接带回自己的别墅,找私人医生开了药,等到他的情况稳定下来,齐时渊才放下心,看了眼床上已经睡着了的人问道:“他就是黎清安?”
  系统:“您刚刚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幺零零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您任务对象确实是他,没有任何误差。”
  齐时渊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是他绑定系统后的第一个任务,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可见到任务对象之后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看了眼床上熟睡的黎清安,他的脸颊已经没有那么红了,而是透着一种健康的粉色,眉宇之间还有些稚嫩,安安静静的样子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可又有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会变成一个嗜血成性的杀人狂魔呢?
  黎清安的人生一直都笼罩在黑暗中,从没有过阳光出现,就连童年都不曾有过温暖。在他还不记事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他便成了一个累赘,被父母甩给了年迈的爷爷。到后来他的父母甚至连生活费都不再提供给他,一老一少只能依靠爷爷捡垃圾为生。
  因为没钱,初中毕业之后他便辍学了,辗转来了H市,这才是他噩梦的真正开始。在这里他遇到了那个毁了他一生的人——周维江。
  周维江是黎清安在租房的城中村认识的,比黎清安大上两岁,已经在H市打拼了一段时间。黎清安刚到的时候就是他帮忙收拾的行李,他还帮黎清安找了工作,一来二去的两人变的熟络起来。一开始周维江确实像个大哥哥一样尽力帮着黎清安。
  这是除了爷爷之外黎清安感受到的第一丝温暖,再加上周维江长得还不错,又恰在最好的年岁,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每天又将自己收拾的齐齐整整,黎清安竟真的喜欢上了他,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捧出来给他。
  那样炙热的感情,周维江那样的人怎么会感觉不出?只是觉得好玩,便一直吊着黎清安,享受着那种被人深爱的感觉。
  而转折就在两人为了赚外快去做群演的那天,黎清安因为一句台词被导演发现了天赋,导演便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给了他一个去演网剧男三的机会。虽然只是男三,可人设十分讨喜,黎清安竟因此而有了小红的趋势。
  这个网剧是边拍边播的,黎清安的走红完全是意料之外,两人商量之下决定让黎清安进军娱乐圈,而周维江则做了他的助理。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也没什么,只是人心隔肚皮,周维江的心思可没有那么简单。
  在黎清安刚刚有了些粉丝基础的时候,周维江将他带到了一个饭局,说是见一些导演和投资人,其实周维江私下里和那些人做了交易,酒里是掺了药的。之后他还用针孔摄像头将整个过程拍了下来,隔日便传到了网上。
  黎清安从此身败名裂,回到家发现爷爷也被气死了,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后来他还是从网上看到周维江顶替他成了网剧的男三。彼时,他虽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可还是不愿相信那个大哥哥一样的人会这么对他,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回到H市,竟然在他买下的公寓中见到了周维江,而在周维江身边还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么多年了,我终于不用再被你缠着了。”
  “你以为我会喜欢你?真是可笑,是你自己自作多情好吗?”
  “你知不知道被你喜欢有多恶心,只要一想起来我就觉得恶心的不行。”
  “不过你也算是帮了我,多亏了你王总才答应把我塞进剧组……王总应该能满足你吧?正好你也喜欢男人。”
  …… [由www.sUsuxsw.Com整理]
  当所有的伪装都被卸下,只剩难堪的真相摆在面前,黎清安心中最后的防线也崩塌了。周维江的嘲讽声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硬生生地撕扯着他的灵魂,直至扭曲。
  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便成了报复,对啊,为什么所有的苦难都要他一个人来承担呢?大家一起痛苦不是会更好吗?
  黎清安甚至主动去找了那个王总,他们约在了曾经的那个酒吧,同样的包厢,同样的人,同样的位置,他也将迷药下在酒里,王总,周维江,所有人……他将他们的心脏一颗颗的挖出来,呵,原来也是红色的。
  ……
  接受完世界线信息,齐时渊不禁倒吸了一口气,看着黎清安的眼眸中带着些庆幸,还好在第一个时间节点就把他救了回来。
  齐时渊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要改变黎清安的生命线,避免不幸的发生,降低他的病娇值从而改变他的结局。
  今天就是黎清安被周维江带去饭局的时间,齐时渊早早的就去弯道蹲点儿了,没想到还真的把黎清安给救了。
  “不可以……”床上的黎清安忽然呢喃道。
  正走神的齐时渊吓了一跳,走到床边才发现黎清安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紧锁着,额头上渗出冷汗,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噩梦。
  轻轻地拂平他皱着的眉,正想给他擦擦汗,却忽然被抓住了手,黎清安紧闭着双眼,明明是睡着的,却还是紧紧的攥着齐时渊的手:“陪陪我好不好,不要不和我玩儿……”
  细小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怜兮兮的样子忽然就和记忆中的另一道影子重合。齐时渊勾起唇角,就势坐到了床边,轻轻拍了拍黎清安,那样子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陪着你……”
  黎清安这才又安静下来,只是手还是不安地攥着齐时渊。这样的他让齐时渊很熟悉,回握住那只温热的手,齐时渊有些恍惚,那个人最后也是这样握着自己……看着黎清安的眼眸暗了暗,齐时渊问:“幺零零,他也会来到这个世界吗?”
  难得的,平时活泼的系统竟然沉默了片刻,才十分正经地说:“抱歉,此问题不在访问权限内,系统无法告知。”
  果然,齐时渊苦笑一下,放弃了从系统这里找到答案。和黎清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躺下,齐时渊又盯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看了片刻才慢慢的睡着了。
  …….
  昏睡了一晚,第二天清晨黎清安的意识渐渐的回拢,头疼的不行,眼睛也是酸酸胀胀的,迷迷糊糊的感受到身边的温暖,忍不住往热源处钻了钻,可还是没有醒来。
  头好疼啊……对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他被周维江带去了一个饭局……然后他喝醉了,不,不是醉了,是酒里被下了药……
  然后,然后他假借着去洗手间的名义跑了出来……他好像还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抱住了自己,他是谁?他是要救自己吗?自己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已经逃出来了?
  猛地睁开双眼,黎清安一阵的眩晕,稍稍适应了一下,竟然发现他正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抱着自己的男人还在睡,嘴角还带着笑意,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美梦。
  黎清安低头检查了一下,发现身上的衣服都好端端的,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他正枕在男人的胳膊上,两人挨得极近,样子说不出的亲昵,像是对正在热恋期的情侣。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黎清安的脸一黑,往身后缩了缩,想离男人远一些。
  感受到怀里的人的动静,齐时渊的睫毛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看着往后缩的黎清安,眼神有些茫然:“早安。”
  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却说不出的诱人,刚刚睡醒的齐时渊还有些迷糊,没了平日里凌厉的气场,给人的感觉很温柔。黎清安脸上一红,有些不知所措。
  等那迷糊劲儿过了,齐时渊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坐起了身,看了眼从他醒过来就跑的离他老远的黎清安说道:“嗯……我昨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你放心啊,我什么都没做。”
  黎清安黑沉沉的眸子看着他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这个人没做什么。
  见黎清安不理他,齐时渊更尴尬了,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那个,要不你收拾一下?你现在穿的衣服有些脏了,我昨晚不太好帮你换。旁边是我让管家给你准备的衣服,不知道合不合身……我先去洗漱了。”说完,齐时渊就逃也似的走向了卫生间。
  黎清安这才坐起身,收起脸上不知所措的表情,冷着张脸,看着齐时渊背影的眼眸中满是凌厉,像只盯上猎物的鹰。这个人对自己很好的样子?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黎清安缓缓地收回视线,抿了抿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齐时渊:你听我解释,我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干。
  黎清安:啧,大好的机会,可惜了......
  齐时渊:(#°Д°)
 
第2章 影帝是怎样炼成的【二】
  “叮~,检测到命运改变20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脑海中响起系统的提示音,齐时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笑,看来这个任务也没那么难。估摸着黎清安也该穿戴好了,齐时渊才走出卫生间。
  房间中的黎清安已经下了床,赤着脚站在地上,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而管家准备的那套衣服依旧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看起来黎清安连碰都没碰一下。
  齐时渊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有些不理解黎清安的行为,问道:“怎么不换上那套衣服?你身上的这套衣服已经脏了。”
  不仅脏,而且还很廉价,衬衣旁边的衣缝已经有些开线了,隐约能看到里面白嫩的细肉。赶紧移开视线,齐时渊的眼神有些躲闪。
  “不麻烦您了……”注意到齐时渊的视线,黎清安用胳膊挡了下开线的地方,低下头眼睛里暗潮汹涌。对啊,他就是这么一个卑微的人,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不知道黎清安在想什么,齐时渊直接走过去把床头的衣服放到了黎清安手上说:“不麻烦,我还怕你嫌弃呢,这是我之前的衣服,现在已经穿不下了,管家看和你的身材差不多便拿过来了……你要是介意就算了,待会儿我让他们再送一件新的来。”
  黎清安抬头便对上齐时渊温柔的眼眸,拿着衣服的手紧了紧,原来不是想要嘲讽我么……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本页完)

  • 更多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推荐免费小说
  •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穿越) by 简单贰壹日期:06-14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作者:简单贰壹 文案: 云长生走出大山,按照爷爷遗愿去与未婚夫完婚。 谁知遭到嫌弃,他乖乖的点头赞同,只是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事。都说高娶低嫁,我今天不让你们为难,求娶少将军好了。 云长生:哎呀呀!不让入府...

  • 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by 中原逐鹿日期:06-14

    书名:我穿成刑侦小说里的傻子 作者:中原逐鹿 备注: 沙雕修罗场文,甜出糖尿...

  • 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by 词酒日期:06-14

    书名: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作者:词酒 文案: 研究人工智能的顶级科学家周诚将人工智能研究到了极致,为了测试成果的安全性,将人工智能的手环植入到自己的手腕上,结果他就魂穿到了互联网萌芽的初期,变成了一个被富豪家族错养十七年,最后扫地出门的同名假...

  • 穿成炮灰攻之后 by 屋里的星星日期:06-14

    《穿成炮灰攻之后》作者:屋里的星星 文案: 傅荀不慎穿进一本小说中,成为死缠烂打主角受的小炮灰 小炮灰家世样貌都不错,就是缺心眼一般地和主角攻争 情场失意后,小炮灰一时冲动,约了个人 最主要的是,小炮灰醉酒后认错了人 傅荀刚穿过来,就面对这个让...

  •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 by 公子柔日期:06-14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作者:公子柔 文案: 我,霸道总裁,豪门老男人,天王凉破,一朝破产,反而被自己养的金丝雀小明星给包了! 但是我不仅不觉得耻辱,我还美滋滋! 重生前,楚青是霍历养的金丝雀。 楚青是天才创作歌手,霍历是忙碌的大总裁,连锁公...

  • 《抱走那只小可怜(穿越) by 枕月而眠》上一篇
  •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穿越) by 简单贰壹--预览少将军的乡下男妻(穿越) by 简单贰壹-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作者:简单贰壹

      文案:
      云长生走出大山,按照爷爷遗愿去与未婚夫完婚。
      谁知遭到嫌弃,他乖乖的点头赞同,只是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事。都说高娶低嫁,我今天不让你们为难,求娶少将军好了。”
      云长生:哎呀呀!不让入府可真好,我其实是想把人扒拉回家呀。哈哈哈,真是太好了。
      但事情哪能让他如愿!
      国公府少将军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乃是京都众多联姻对象,突然某一天传出有人求娶,惊掉了一众人下巴。
      许长峰看着面前笑容甜美温软的乖巧少年,敛下眼睑违逆家人想法,“两个选择,一、取消婚约保你一生富贵。二、嫁进来。”
      云长生急忙伸出三根手指,“我的提议可做第三种呀。”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长生许长峰 ┃ 配角:预收文:《实力宠夫》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乡下男妻拐个将军回归青山绿水
     
    第1章 
      大卫京都,一个少年站在震国公府门前,看着高大门楼上黑匾金漆的“国公府”三个字出神。
      真要进去吗?
      云长生扪心自问,爷爷的遗愿重要,还是自己心意重要。
      他思索片刻后,终是一咬牙迈出艰难的一步。
      爷爷为自己付出良多,为谋求这门婚事费尽心思,他不能对不起这份心。
      “这位大哥,许国公可在府上?”
      云长生乖巧的一笑,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请通传一声,小子求见许国公。”
      “嘁。”门子不屑的看眼云长生,一身粗布短打还有几块补丁,“哪来的穷小子,还想见国公爷,赶紧哪要饭的去哪,别等打断你腿送到官府关押几年。”
      “咦?”
      云长生瞪大眼睛,真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开口就是打断腿,还要送官府关押几年。
      他眨眨毛嘟嘟的大眼睛,眉头一蹙随即松开,快速的让人无法注意,轻咬一下舌尖:爷,我忍。
      在门子喝骂驱赶声中,眼看就要动手过来推搡的时候,云长生抬手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给门子看,“这个可能让你通禀许国公?”
      “唰”的一下,就一眼的功夫,云长生手里的东西让门子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聚在额头上,像是突然犯了疾病。
      “小的有眼无珠,请小少爷原谅奴才。”
      门子打着哆嗦结结巴巴的说道,眼里满是祈求的神色,像是看到了不得的东西,片刻的功夫吓的他要死。
      “通禀。”云长生不想废话,直接把东西扔在门子怀里。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门子不敢耽搁,手忙脚乱的接住云长生甩过来的信物,顾不得再说祈求饶恕的话,转身踉踉跄跄的跑进府里。
      一旁站着看热闹,对那个门子辱骂云长生视而不见的另一个门子,一脸惊恐的看着云长生。
      军令?这个少年怎么有许家军令,那是老国公持有的东西,见令如见国公爷,若有怠慢他们这些奴才可能会被军法处置。
      云长生看着眼前高墙碧瓦,金碧辉煌的国公府,默默垂下眼眸,看来这里不好混。
      刚出生为婴儿时,耳边的那些话语争吵,还有爷爷看着自己叹息操心的模样,让他暗下决心一定要保住爷爷苦心谋来的这门亲事。
      哪怕自己不需要,万分不愿意与一个男人成亲,还是嫁入这个高门大户,自己也要成全爷爷对自己拳拳爱心。
      是爷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把刚刚出生的自己从荒山野岭捡回去细心精养,才有了这条命,自己决不能辜负。
      云长生低眉垂目,想着自己心事,对于周遭探寻的目光一点不在乎。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大门里面传来脚步声,云长生收回思绪抬头看去,见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快步向他走来。
      “这位可是云大夫派来?”
      王管家看着眼前乖巧等候的云长生,开口问道:“云大夫没来吗?”
      云长生对老者一笑,轻声说道:“没有,只有我一人。”
      “哦。”王管家奇怪的看眼云长生,侧过半边身子做个请的手势,“请进,国公爷已经等着了。”
      云长生跟在他身侧,默不作声的走进国公府大门,无论里面多么精美雅致,他都没有多看一眼。
      还是先见过许国公,把自己的事定下来再说,无论如何他是志在必得,爷爷的心愿一定要达到。
      “请稍等。”
      一路来到国公爷书房,王管家不知道怎么称呼云长生,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一句,急忙转身进去禀报。
      对于国公爷口中说的云大夫,变成一个小少年,王管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得快些禀告给国公爷才是。
      “少年?”
      端坐在书案后面的许国公,听到王管家禀告,眉头微微蹙紧敛眉思索片刻,说道:“请人进来。”
      此刻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好像明白云长生的到来代表着什么,心里沉甸甸的有些难受。
      “见过国公爷。”
      云长生被王管家请进来,看着威严端坐的许国公,抱拳施一礼道:“小子云长生,乃云大夫孙子,奉爷爷遗愿登门完婚。”
      他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目的,并点出爷爷已经去世这件事。
      “云大夫?”
      许国公吃惊的站起身,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又坐回椅子,叹息一声:“还以为能再见到云大夫呢!”
      他抬手示意云长生坐下,仔细打量一番,少年身姿挺拔气度闲适,正乖巧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一副好奇的模样。
      “来到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用拘束。”
      许国公尽量让自己看得平易近人,脸上却是笑不出来,“三年前,接到云大夫的信,说是三年后上门完婚,我已经做好准备,你先不用着急。”
      他说着示意王管家,“云小子一路辛苦,先安排去休息,晚上准备家宴见见府里人。”
      云长生没想到许国公这么上道,没用自己废话就一锤定音,把亲事直接定下来安自己的心。
      他乖巧的起身,一脸听从安排的模样,“多谢国公爷,小子先下去了。”
      “嗯。”许国公满意的点头,轻声说道:“有事找王管家,有什么需要也可以过来找我,安心住下就是,这里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家。”
      云长生眉眼温和,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笑容灿烂看着特别讨喜,温软天真的应道:“知道了。”
      他随着王管家离开,这时也有心情看看国公府风景,环廊曲折环绕,花草茂盛点缀在四周。
      此时正是初夏,百花盛开枝繁叶茂,处处风景布局精巧别致,再加上高大辉煌的建筑,不愧是高高在上的豪门世家。
      想他前世也是豪门中的一员,只是现代与古代终究不是一个层次,审美观亦不会相同。
      要云长生说,讲究园林造诣,还有古典优雅风格,当属古代这些土着,特别注重风景环境和建造布局。
      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物,思想和喜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就是那些仿古建筑也不如现在他亲眼看到的国公府。
      云长生一路走一路看,心里“啧啧啧”感叹:真是太奢华了!
      高墙碧瓦美轮美奂,景物精致布局巧妙,整个国公府占地巨大,云长生只是从许国公到给自己安排居住的小院,足足用了一刻钟。
      “云少爷,请进。”
      王管家带着云长生来到客院,把他恭敬的请进去,心里虽然充满疑惑,但依照许国公的态度,他是一点不敢表现出轻视。
      这是一个小院子,里面种满花草,靠近院子一角儿,一丛翠竹迎风招展,倒是清净优雅,只是云长生知道这是国公府边缘。
      他看眼毕恭毕敬的王管家,心里洒然一笑,这是看不起自己呀!
      云长生知道,若是没有刚才许国公的态度,这个院子不一定让自己住,他真是猜中了王管家的心思。
      “有劳王管家。”
      无论心里作何想法,云长生始终乖乖巧巧,这是他来到这里的人设,当然是为了抚养自己长大的爷爷。
      他收起自己野性,甘愿做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只是为了让爷爷高兴,算是报答他救命抚养之恩。
      “云少爷有什么吩咐,尽管让人找我知会一声。”
      王管家没有太多别的情绪,说完这一句就吩咐一旁跟着的小厮,“好好照顾云少爷,不得有丝毫怠慢。”
      “是。”小厮恭敬的应答,微弯着腰送走王管家。
      “云少爷,奴才给您沏茶,您先休息一会儿。”
      他看云长生背着一个包袱,上手要去接,被云长生微微一侧身躲开,“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云长生说着,把包袱从背上解下来放到一旁,又转身坐到一张圆桌旁边,笑着看眼小厮,“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啊?”
      司竹一愣,急忙弓腰回禀,“奴才司竹,今年十三岁。”
      云长生想到他刚才看到这个小院子门上匾额,明晃晃写着“鸣竹苑”,司竹这个名字倒也应景。
      “这个院子就你一个人,还有其他人吗?”
      司竹低头回答,“没有,就奴才一人看守院子。”
      他悄悄瞥眼云长生,看他一身衣服还不如自己穿的好,心下了然王管家怎么把他安排这个偏僻无人的小院。
      “云少爷有何吩咐,尽管唤奴才便是。”
      司竹说完就想告退,去给云长生沏茶,却被叫住又问了一些话,才被云长生放走。
      司竹走以后,云长生敛眉思索,他在这古代虽然一睁眼就是个刚生下的婴儿,随爷爷隐居乡野十八年。
      但前世二十五年,他可不是白给的人物。世家人心复杂,云长生没少经历,特别他生在一个古老的武学大家族。
      他生性喜爱

    《少将军的乡下男妻》作者:简单贰壹 文案: 云长生走出大山,按照爷爷遗愿去与未婚夫完婚。 谁知遭到嫌弃,他乖乖的点头赞同,只是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做言而无信之事。都说高娶低嫁,我今天不让你们为难,求娶少将军好了。 云长生:哎呀呀!不让入府...